♥ 作者: 未知 ♥

一个好看的乳胶触手文

一个好看的乳胶触手文 – 黑沼泽俱乐部

普拉姆用手压着自己的脸颊做出一个鬼脸来表示自己的挑衅。她喝的有点多,但是还有很多的乐趣等着她。她的朋友都在看着她。

“我才不怕,这只是一个老式大厦。”普拉姆说道。

“如果你这么确信为什么不去那里证实一下呢?”

这些就是普拉姆最后可以清晰想起的内容。现在她站在了那栋大厦前,在她的身后是看着她的伙伴。这栋在几十年前被遗弃的大楼看起来非常可怕。

这里有太多的故事,他们说这里会捕食进入的人,进去的人从来没有返回过,外面的人听到过里面的尖叫和哀嚎。

普拉姆认为这些都是吓人的故事。

现在她就在这里。

一阵寒冷刻骨的风吹进了她的连帽衫里。

也许她应该放弃她的骄傲然后转身离开。。这里看起来是那么的。。。那么的可怕

普拉姆回头看看。

她的朋友开始向她起哄。

握到了门把手的普拉姆扬起了一条眉毛,她发现把手竟然是暖的。

她转动了门把手,有点希望门是锁上的,但是没能如她所愿。门锁打开了,向内打开,普拉姆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这扇门就像是自己打开了一样。

“。。是风的原因”她像是安慰自己似得说道。

普拉姆再次向后面看了一眼,结果她的朋友都不见了。她走了进去,关上了大厦的门。

环顾了里面一眼之后普拉姆惊讶的张大了嘴,这个大厅太大了,一个巨大的像泰坦尼克号上的大楼梯坐落在房屋的中间,一个走廊在楼梯后延伸,旁边有好几个门。两座黑色的石头雕像放置在楼梯两侧,石像的后面有着3个双开门,其中的一扇半开着,但是暗淡的光线让普拉姆无法看清楚里面的东西。

普拉姆曾经担心过大厦里非常的脏,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里真是太干净了。从上面照射下来的月光照在雪白的楼梯扶手上,亮的好似在发光。

就在普拉姆探索欲望高涨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已经可以给她的朋友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转身抓住了门把手转了一下,结果把手纹丝不动。她的心一下就沉了下去,现在她需要找到另一条路离开这里。

她再次转过身时发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感觉雕像好像动了,也许需要去检查一下两座雕像。

她再次环顾了一下房间。。。好多房间。底层的三道门似乎通向同一个地方,楼梯上左右各有一扇门,还有一扇门在两个门中间。

普拉姆很快的选择了底层靠左边的那扇门,小心的避开那些雕像的目光(她觉得那些雕像有时似乎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她接近了那扇门,握上了门上的把手。把手和一开始大厦门把手一样,很暖和。她打开了房门。

门后面是很长的餐厅,一端是她选择的最左边的门,另一端在刚才看到的3扇门中的右边的门,3扇门都是这个餐厅的门。一张长长的桌子放在房间的中心,这里至少有30个座位,餐位上都放好了镀银的餐具。

普拉姆向前走去,小心的捡起一把餐具,仔细的检查后发现上面一点灰尘都没有。在餐厅对门的墙上放满了餐具和盘子,在这个没有窗户的墙上挂了大量的画作。

在餐厅很远的角落里,一个孤单的蜡烛燃烧着,照亮了桌子最后面的餐位。因为距离很远,普拉姆很难辨别出那里有什么。

普拉姆在她打招呼的声音回响在自己的右后方时吓得哆嗦了一下。她慢慢的接近着桌子的另一端,向着光的源头靠近。

一步接着一部,普拉姆向前移动着,试着去分清楚光和暗的分界线。

“。。。你好?”普拉姆柔声打起招呼。

烛光照亮了最后边的座位,上面放了一个盘子,盘子里有着牛排和土豆。看到土豆上慢慢升起的蒸汽普拉姆的额头皱了起来。

普拉姆眯起了眼。。。她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影。

“。。。是谁在那里?”普拉姆试着问道

在桌子的尽头坐着一个人,这让普拉姆不知所措,她不知道那是不是人,因为那个身影一动不动,而且对她的招呼充耳不闻。

普拉姆一步步的慢慢接近着那个黑色的身影,她在心里诅咒着摇曳昏暗的烛光,慢慢的将手伸向那个神秘的身影。

当普拉姆借助烛光看清楚眼前的人影时,她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这只是个雕像。

是一个有着黑曜石一般光泽,无面的苗条女郎的雕像。

也不能说是完全的无面,从脸部上的迹象来看还是能分辨出女孩双眼、鼻子和嘴的位置,甚至可以看到嘴唇间的凹处,这看起来就像是紧贴着脸部蒙上一层布。

普拉姆的心跳再次加速。

这应该不是真正的。。。人吧?

她凝视着这座雕像,想要从它身上看到呼吸或者其他的一些迹象。

这不可能有,普拉姆想着。这个人形雕像的材料看起来就像石头。闪烁的光芒好像是打磨过的黑曜石,而且,就算这是个人,她也应该有呼吸,并且在一开始就对她的招呼进行回应。

普拉姆转开了她的视线,让自己不去看那个人形雕像,她怕自己看到雕像呼吸的一幕。

普拉姆环视着四周,她感觉有一些目光监视着她。当寻找监视器无果后,普拉姆放弃了,大楼里太多阴暗的角落给她的寻找增加的太大的难度。

普拉姆跳着,尽量增加自己能看到的范围。她猛地回头向后看去,那里有她念念不忘的黑色石雕。它还是呆在原来的地方,难道刚才是错觉?烛光跳动着,雕像黑色的光泽闪耀着。也许只是光的原因?

普拉姆的手指及其缓慢的伸向雕塑,她甚至能感受到手指在伸向雕像的过程中的颤抖。

普拉姆屏住呼吸快速的用手指戳了雕像一下。

这个雕像竟然是柔软的!

“我的天啊!”普拉姆看到雕像转向她时吓得坐到地上。奇怪的是虽然雕像面对着她所在的方向,但是却伸出双手摸索着,似乎看不到东西。

看到雕像站了起来,普拉姆的心跳迅速加快。普拉姆甚至能听到雕像发出的急促吃力的呼吸声。

普拉姆尖叫着逃离那个雕像。。。不,是那个女性,她确信里面一定有一个女孩。她看着月光下的那些雕像,相同的大小而且非常神似。

即使这样,她还是不愿意去想如果那个女孩抓住她会发生什么。

普拉姆试图站起来,但是女孩身上发生的变化使她没有继续逃跑。一阵奇怪的“嗡嗡”声响起后,女孩的头向后仰去,身体弓成一个性感的样子,当看到那个女孩一手揉捏胸部一手捂住阴道时,普拉姆竟然湿了。

普拉姆困惑的看着那个女孩,因为那个女孩没有试图抚摸自己让自己获取更多的快感,她好像想去抓住什么东西。普拉姆看着那个女孩屈起膝盖蜷缩在她的面前,一只手仍然抓着下体而另一只手则抓着她的喉咙。过了一会,这个女孩停止了所有的动作停了下来。在寂静中普拉姆发现那奇怪的噪音消失了。

普拉姆又坐了一会,当她的心跳平息下来后又深呼吸了几下。

普拉姆抱着双腿蹲了下来,那个女孩则像个婴儿一样蜷缩着躺在她面前,微弱的呼吸几乎无法察觉。

“你。。。还好吗?”

没有回应,普拉姆又向着她移动了两步,但是那个女生似乎似乎没有察觉到。

“你。。。你能听到我的话吗?”

普拉姆停顿了一下。。。

。。。那个女孩仍然没有回应。

普拉姆轻轻的用脚点着地面,弄了一些声音出来。

但是仍然没有回答。

普拉姆靠近了女孩,她的心跳还在。她身上应该有个拉链,或者有什么接缝,不然这件衣服怎么套到她的身上?

普拉姆围着女孩转了一圈最后蹲在她的后背处,希望能看到一条拉链,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普拉姆再次把目光投向女孩,但是黑暗的环境让她很难看出什么。旁边不远处有些月光,也许可以将她挪动月光下。

普拉姆伸出手,想将女孩轻轻的挪到左边。就在她的手碰到女孩的时候,那个熟悉的“嗡嗡”声再次响了起来。普拉姆赶紧后退了两步,而女孩再次呜呜的叫着并且又抓着胯部,在地上痉挛着。普拉姆睁大了眼,看着这个女孩弓起了后背,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在无声中迎来了强烈的高潮。她长时间保持着那个姿势,恢复原样后又像原来一样躺在地上,这时那个震动声音再次消失了。

普拉姆远远的看着,意识到可能是因为那件套装的原因,女孩的叫声完全被隔绝了导致外面无法听到。她将一直这样孤独的,被紧紧的紧身衣套住,不停地接受快感,在这种孤独的环境中直到永远。

至少她是在光下。

普拉姆看着这个纹丝不动的女孩,现在她平躺在地上,胸口缓慢的起伏着,她身上的衣服反射着月光。

那个紧身衣上没有缝隙,没有拉链。女孩的头像一个椭圆的黑曜石,上面没有呼吸孔或是眼孔。普拉姆看着这个紧身的连体衣,猜想着这件衣服有多紧。女孩的肚脐清晰可见,但是胸部的乳房浑圆无比,没有该有的乳头。尽管这件衣服非常的紧,但是在胯部确实平整光滑的弧面,普拉姆猜想着里面可能是与外面完全不同的样子。

普拉姆仔细的观察着脖子,想要找到紧身衣和头套在什么位置相接,但是在月光下,女孩的脖子上没有任何的接缝,这件紧身衣就像是直接在女孩的身体上成形的。

普拉姆忘记了自己的触碰会导致什么后果,当她意识到的时候她已经碰到了女孩的身上。那个噪音再一次的降临了,只是这一次女孩仅仅蜷缩了起来并且抓着自己的胯部,没过多久震动就消失了。

普拉姆在女孩无缝的后背处跪了下来,她无法将里面的女孩从这个黑曜石般的监狱里解救出来。回想到大厅里大量的雕像,普拉姆在想到底有多少和眼前的女孩一样呢?

“你还好吗?还好的话点一下头,不好点两下。”

普拉姆蹲在女孩身旁,手指悬在手机上,期待着可能是永远得不到的回答。

女孩移动了起来,普拉姆向后倒退,手仍然伸着,另一只手握住手机的。她听到震动声再次响起,女孩如同意料之内的抽搐了起来。。。衣服内的那些东西再次启动了。女孩再次蜷缩起来,弓起了她的后背。

普拉姆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现在这个女孩正在向着她的方向移动,僵住了的普拉姆在逃跑和帮助这个女孩逃跑中难以抉择。

在做出决定之前,那个女孩的手摸到了普拉姆的脚,僵住了的普拉姆任由女孩拍着她的脚摸索着她触摸到的物体形状。接着,女孩慢慢的有些紧张的握住了普拉姆的脚踝。

这个时候的普拉姆清晰的感受到了紧身衣的动作,女孩手上的衣料在按摩着她的脚踝,这让普拉姆不禁去想这些‘按摩’会出现的位置以及它们的效用。

与普拉姆皮肤的接触似乎让女孩身上的套装工作起来,嗡嗡作响的声音越来越多,按摩般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强。女孩松开自己的手抓向胯部,她痉挛颤抖的身体通过普拉姆的脚传播出了身体的震动。

普拉姆看着这个女孩,在强烈的震动中被强行推上了高潮。女孩握着普拉姆脚踝的手就像被火烫到一样迅速的抽离了,接着一边与身上的衣服作着斗争一边向着普拉姆所在的方向爬去。在无法集中注意力和失明的困境中,这个女孩艰难的用膝盖前行。当触碰到普拉姆的身体后,女孩终于坚持不住倒在地上。

普拉姆赶紧接住女孩倒下的身体,为此她的手机滑了出去。手机落在餐厅硬质镶花地板上发出了一个沉闷的响声。普拉姆虽然接住了女孩,但是她被无力的女孩压住了。两人之间亲密的接触让女孩身上黑曜石一般的衣服震动的更加强烈了。

普拉姆能清晰的察觉到女孩身上衣服所传出的波动,这种震动将会给被困在里面的女孩带来极其强烈的快感。普拉姆甚至可以想象出女孩大声呻吟的表情。女孩仍然在努力的克制着,她最终摸到了普拉姆的手,并引导着普拉姆的手摸向她的脖子,并且发出几乎听不见的“唔唔唔唔”的声音。

在做完这些后,女孩终于无法继续克制下去了。她从普拉姆的身上滚了下去,身体再一次蜷缩成一团。

嗡嗡的震动声消失了,但是普拉姆的心跳仍然没有降下去。她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呼吸,并且尽量忘记下体湿润的感觉。

普拉姆又一次好奇的接近了这个神秘的女孩,然后将手轻轻的放在了女孩的脖子后面。熟悉的震动声回来了,但是女孩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动作,仅仅是将拳头握的更紧了一分,身体努力的蜷缩起来。

为了更好的帮助女孩,普拉姆用手指仔细的摸着女孩的脖子,试着去寻找缝隙或者用以密封套装的机关。但是这些工作都是徒劳的用工。普拉姆用力的将紧身衣的面料拽起来,紧绷的乳胶仅仅被拉起来一点后就从她的手中滑落。

李将手指插入女孩脖子的缝隙里,试着让乳胶裹住她的手指,然后试着将一部分拉起来。扭动了几下手指,让乳胶材质的面料将手指裹住后李发现乳胶紧紧的收缩起来。

没过多久,数量不够充足的乳胶材质的面料松开了裹住手指的部分,并且恢复成原来紧贴女孩身体的样子。好像想要安慰女孩一样,李轻轻的将手放在女孩的脸颊上,触摸到的像是一个硬质的头盔,用以阻止女孩与外界的接触。

李离开了女孩一点距离,好让衣服的震动停止下来。在她思考对策的时候女孩刚好能获得一点喘息的时间。

李抓起桌子一头仍然亮着的蜡烛,开始在银光闪闪的餐具里寻找着。在快速仔细的检查过一遍餐具之后,李在女孩曾经坐过的位置处的餐盘里发现了一个黑色的物件,一个和吉他上的弦差不多的东西。在旁边则有一把餐刀。

李将蜡烛移近了点,在烛光的照耀下这件物体反射了淡淡的光,那种材质和女孩身上的衣服是同一种材质。

“一个拉链头?”普拉姆大声的说着,希望女孩能听到并对此做出反映,很快普拉姆想到女孩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将餐刀和拉链拿在手里,普拉姆又俯身拿回她的手机。普拉姆拿着找到的拉链头在女孩身上来回尝试着,希望找到的“唤醒”按钮能起到应有的作用,可是试了半天依然没有一点用处。

普拉姆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也许是呻吟更为恰当。她走到月光下,看着手机屏幕上蜘蛛网一般的裂痕再次叹了口气。

借助仰头的动作艰难的移开自己的目光,普拉姆将自己的手机放入口袋,决定先将眼前的问题解决。

女孩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也许她知道手中的拉链头该怎么使用。

普拉姆跪在女孩面前,抓起她的手,同时也使得女孩身上的套装再次活动起来。

普拉姆轻轻的将拉链头放入女孩手里,期望着她能发觉手里的东西。也许被困的女孩会因为被套装阻挡视线,不能察觉到手里的东西。

在女孩黑曜石一般的手掌中,拉链头几乎无法看到,几秒钟之后,普拉姆发现拉链头竟然消失在女孩的手掌中。

普拉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拉链头融入了套装中。那个女孩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论是触觉还是其他感觉,又或者是套装内部发生了什么变化。不论是什么方式让女孩意识到套装的变化,她正指着自己刚才坐过椅子。虽然方向有点偏右,但是对于看不见的她来说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女孩指着椅子,又抓了抓后脖颈,然后又指着那张椅子。

普拉姆站了起来,快速的走向那张椅子,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期望从上面找到什么东西。回头看了看那个女孩,发现她已经再次蜷缩成一团。

普拉姆皱着眉头–是要把她搬到椅子上吗?

她看了看椅子,接着是前面的桌子,她发现刚才的那个拉链头回到了盘子里。普拉姆将它拿到手里,此时的她另一只手里还握着一把刀。

将手里的刀放到地上后,普拉姆再次靠近了那个女孩。将女孩摆成双膝跪地的姿势后,普拉姆翻来覆去的看着自己手里的拉链头,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眼花了。那个女孩的呼吸似乎变快了,所幸随着震动的减弱她的呼吸也逐渐平复下来。

意识到自己刚才将手里的拉链放到女孩手中,期望她自己察觉的愚蠢行为,普拉姆拿着拉链头试验性的贴在女孩的后脖颈上,但是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清脆的“咔嚓”声,没有刺眼的魔法光芒,但奇怪的是正在减弱的震动直接消失了。女孩小心的坐下,同时急促的呼吸着。

普拉姆将手抽了回来,但是期望中拉链被带回来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它粘在了套装上,挂在女孩的脖子上。她的潜意识里想象出一个带着巫师帽的小不点,挥舞着自己的手,创造出彩虹一般的光芒然后大声喊道“魔法!”。普拉姆甩甩头将奇怪的想法从脑海中甩开,将注意力唤回到现实中。

等了一会发现并没有发生什么之后,普拉姆用拇指和食指捏着拉链头向下拉。随着拉链将密闭的紧身衣打开,普拉姆的心跳越来越快,随后一个狭小的缝隙出现了。在黑色紧身衣下,是人类苍白裸露的皮肤。锁在里面的红色头发被汗水浸透紧贴在女孩的紧身衣上,同时还有一些湿滑的液体。

普拉姆继续拉开紧身衣,将女孩从里面解救出来。拉链头仅仅拉到女孩后背一半的地方处就融入套装里,再次消失不见。女孩此时的呼吸很急促,像是因为即将解脱而激动的。普拉姆向后退了几步,看着女孩将双手伸向背后,扒住套在头上的乳胶头套向两边分开。扒拉开的头套像是两半分开的片状披萨,展露出里面为了阻碍女孩行动的黑色橡胶触手。

在响亮的“呲啦”声中,紧身衣的头套被分开足够的空间,女孩的头终于从头套中解脱出来,口中不知道在嘟囔什么。突然她将脸转向普拉姆,但是眼中传达出的情感不是感激,而是歉意。两个女孩同时犹豫了片刻后,红发女孩急忙站起身,将自己身上的紧身套装向下脱,喃喃的说着普拉姆无法理解的话。

普拉姆靠近了一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可以感受到红发女孩颤抖的手,但是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对不起。。。。”普拉姆缓慢的绕着她转了一圈,女孩的脸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残留的汗水和泪水将火红色的头发散乱的粘在脸上。“。。。。对不起,对不起。。。”

女孩仍然在不停地道歉,但是普拉姆已经不想在听下去了。她将目光投向红发女子,脱下紧身衣上半身的她裸露着胸部,而脱下的紧身衣内层竟然是红色的。这种红色很鲜艳,就像是人的口腔。普拉姆的胃部像是变成了一个黑洞–黑色的紧身衣痛苦的扭动着。

当看到接下来的景象时,普拉姆惊呆了。红发女孩将紧身衣从自己的皮肤上剥下,紧身衣上红色的部分有着密密麻麻的凸起紧紧的吸附在女孩身上,黑色的触手像是不愿放开一样紧紧的缠绕在她的身体上。红发女孩大哭起来,同时手忙脚乱的加快脱下黑色紧身衣的动作。

普拉姆在靠近女孩的时候感到自己的肚子很痛“我叫普拉姆。。”然而女孩根本就没有听她说什么,她仍然专注的脱下还贴在她身体上的紧身衣。在“嘎吱嘎吱”的声音中她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现在的她只有肚脐向下的部分还被黑色的奇怪紧身衣包裹着。普拉姆再次靠近了一点。‘太近了’她的身体里似乎有什么声音在让她赶紧离开,与此同时又有一种现在逃跑太迟了的感觉,并且督促她再靠近一点。

“你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你又在向什么道歉?”女孩的动作似乎慢了下来,她抬头看了普拉姆一眼犹豫了一下。女孩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似乎想说的东西太多反而不知道怎么开口,最终她只是留下了泪水继续脱着剩余的紧身衣。“对不起。。。。这是唯一的方法。。。”普拉姆再次靠近了一些,因为她觉得与女孩沟通用行动比语言更有效。她抓着红发女孩腰上的黑色衣料,尽可能的帮助女孩脱下身上的衣服。

虽然普拉姆的本意是好的,但是真正实施起来后实际情况让她很尴尬,但她又不好意思离开。红发女孩将自己的手贴着身体插入皮肤与贴着身体的服装之间,撑开之间的间隙,这一幕让普拉姆看的很不舒服。在将紧身衣脱到臀部的时候,红发女孩停了一下,然后深吸一口气,迅速有力的将紧身衣向下拉,将下体从紧身衣的掌控中解救出来。在普拉姆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一大堆触手从红发女孩的下体里被拉了出来。被拉出来的触手立即缩回了紧身衣里,就在这时,仅有的烛光突然灭了,也将普拉姆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在黑暗中,餐厅里有两个金属声响起,一个在很远的地方,另一个则在附近。

普拉姆转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发现自己现在面对的方向是餐厅通往外界的门。她立即走到门口抓住门把手“什么?”她惊讶的发现自己握到的不是冰冷的金属,而是奇怪的温暖的黑色橡胶层。普拉姆低头看到门把手上被一层和女孩身穿的紧身衣相同材质的东西覆盖,她慌张的想要打开门,但是门却纹丝不动。

普拉姆害怕的转过身来,那名红发女子赤裸着身体缓慢向她走来,在她手上搭着刚刚脱下来的紧身衣。女子仍然在啜泣,但是现在已经很明白她在向谁道歉。“对不起。。。这是唯一的方法。”

“等下,我猜到你也想离开这,但是先将那件事先放下好吗?我们可以互相帮助,找一条新的出路从这离开。”普拉姆不知道那个红发女子的想法,她猜红发女子也不会因为她的一番话就将紧身衣放下然后说“好啊,让我们一起努力把。”

她只是想让女子的行动慢一点,让她犹豫一下该怎么做。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女子一点话都没有听进去。红发女子直接扑倒她,抱住她的膝盖,并用全身力气紧紧地箍住双腿,女子哭着说“。。你不明白的。。。想要离开这里没有其他办法”普拉姆看到红发女子手里还是紧紧的攥着那件紧身衣,心中很恼火,要不是女孩拿着它扑过来,很有可能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刚想到这,女子真的将手里的紧身衣松开了。但是很快普拉姆就希望她没松开手,因为她看到那件紧身衣竟然没有落到地上。她惊恐的看着大量触手从紧身衣后背的开口里伸了出来。普拉姆立即向着反方向逃跑,却发现自己被逼入房间的角落。紧身套装调整了一下开口方向确保后背的开口正对着普拉姆。纤细的弯弯曲曲的触手从开口里伸出,帮助紧身衣向前挪。那边的女子嚎啕大哭起来“。。对不起。。”

一股奇怪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很快就被普拉姆吸了进去,结果令普拉姆身体酥软,但是她的意识却清晰无比。这股气息并不是很难闻,相反就像是潮湿的空气。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不论那个紧身衣是什么,它都在快速的接近。旁边的女子竟然落井下石的帮助紧身衣快速接近。普拉姆努力的聚集力气,希望能躲开那件紧身衣然后跑到长桌旁。弥漫的奇怪气体就像是紧身衣的兴奋剂,但是对普拉姆来说,房间里的一切就像是慢镜头,每走一步都很艰难,眼前的长桌就像是在天边。即使这样,她还是要为自己的命运而抗争。在她即将跑到长桌边时,从紧身衣里伸出的触手缠住了她的脚踝。被触手绊倒的普拉姆面部朝下摔倒在地,接着触手迅速的将她拖了回去。

普拉姆努力的将身体翻了过来,入眼的是站在她面前的紧身衣。它向着普拉姆移动,就好像是在将她拖过去,它的速度很快。“铛”普拉姆并没有听到这样的声音,但是她在脑海中想象了出来。她知道接下来她将被它打,幸亏刚才为了逃跑她手中还握有一把餐刀,尽管那是一把可能什么用处都没有的牛油刀。普拉姆看着面前的袭击者,第一次感觉这件紧身衣是如此的渺小。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喉咙发干心跳加快,在肾上腺激素的刺激下,她觉得自己可以战胜眼前的敌人。

普拉姆感觉自己手中的刀变重了,因为紧张中手中的手汗让刀难以被握住。她的内心很生气,因为她竟然觉得如果穿上面前的紧身衣可能会体验到另一种快乐,一种被橡胶紧紧包裹的快感。不,我不要这样。普拉姆低头看了下手中的刀,锋利的刀尖,锯齿状的刀刃,并不是想象中的钝刀。她压低了身体,膝盖微微弯曲,双眼紧紧的盯着前面的敌人。

在肾上腺激素的刺激下,普拉姆冲向紧身衣的一侧,将刀子狠狠地刺向它的肋部。刀尖顶到了目标上,却被富有弹性的橡胶弹到一边,猝不及防的她信心全无,甚至有些绝望。坚挺的紧身衣迅速的转了个身面向普拉姆,她来回扫视想要找出刚才的划痕,但是光滑的表面让她的心沉了下去。

该死的紧身衣站在内心悸动的普拉姆面前,她再次冲了过去,将刀子插向它的手臂。一条触手缠上了她另一只空着的手,另有一条触手缠上了她的腰肢,但此时的普拉姆完全没有顾及到这些,她将全部的精力放到了手中的刀上。她睁大双眼,看着刀尖刺入乳胶之中,柔软的乳胶深深的陷了进去,将锋利的刀刃包裹住。在另一侧也显现出相同的形状。接着刀子被弹了出来,掉在地上。

普拉姆抗争着乳胶紧身衣拖曳的力量,防止自己被拉过去,但是她的努力是完全无用的挣扎,乳胶紧身衣突然改变行为方式,不再是两者的角力,而是将自己送到普拉姆的身上。另外一只蛇一样的手臂缠住了她的膝盖,在普拉姆反映过来前,紧身衣猛地向前一拉将她拉的跪在地上。“嘿,前任奴隶女孩,帮帮我,或者。。。啊。。我发誓我会逃出去的。。呃。。然后找到你。。。。然后再把你塞回这里面。”

这是她最后抗争的精神支柱,她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也无法挣脱眼前的诡异的现状—-她不愿相信这就是她的命运。她想象着那个女孩强忍着将眼前的景象看完。普拉姆用自己仅存的一点力气拉扯着身上的触手,她的行为实际上加速了被吞食包裹的命运。在离她不足半米远的地方,无数的触手将乳胶紧身衣拖向她。紧身衣将普拉姆身上的衣物全部撕碎。好奇怪啊,它怎么在这个时候让人心神不宁。普拉姆发现自己嘟囔着完全不相干的话,而她的双眼则悲伤的看着自己最喜爱的衣衫碎片。

乳胶紧身衣温暖的触感让她回到现实,现在的她将从脚一点点的被紧身衣包裹。脚上的触感立即传到脑海中,紧身衣在她的皮肤上震动着就像是在欢快的舞蹈,这种感觉的面积也在逐渐增加。她像是要窒息一样的喘息声回荡在餐厅中,而周围静谧的环境似乎将这声音放大了许多。普拉姆的脸部肌肉再次抽搐起来,紧身衣套上了她的腿部,将她的腿部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在那些胶质外皮所覆盖住的地方,紧身衣在变紧,就像是普拉姆的身体对它有着强烈的吸引,它为了取悦普拉姆进一步的将她紧紧的包住。现在普拉姆感觉非常困扰,理智告诉她现在再想从乳胶紧身衣的紧缚中解脱出来已经太晚了。

“给人快感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坏东西呢?”普拉姆内心的享乐主义在此刻占据上风“是啊。。。”

“哦哦哦”

普拉姆反映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在她做出决定前紧身衣就帮她做出了选择。它收紧了腿上原本已经紧绷的裤腿。普拉姆感到一只手贴上了她的身体,纤细的手指用力的握住她的手。即使普拉姆的大脑已经因为大量的荷尔蒙而混乱,她还是猜出那个女孩回来解救她了。她的头脑稍微清醒了些许,将手中的手握紧,另一只手也被那个女孩举起紧紧握住。

突然手中的手指不可思议的弯折让她惊恐的睁开双眼,她被紧握住的手指像是被钳子紧紧的咬住。普拉姆将目光移向下面的手臂,那只手臂太细了,顺着看过去,她发现这个手臂是从紧身衣手套内伸出来的。在强力的拉动下,紧身衣上的手套以惊人的速度滑上了普拉姆的双臂,手套在收缩中将她的手指挤入一个个指洞。乳胶紧身衣的胸罩将她的乳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吸住并紧紧的包裹起来。后背的开口一直延伸到臀部上方,开口成v字形。普拉姆感觉到肩膀处乳胶衣的收缩,使得她的上臂被乳胶衣紧紧地包裹住。

即使尽量将四肢伸直,这件乳胶紧身衣仍然紧紧地裹住她的躯体。它用力的收紧腰腹,极大的限制了普拉姆的呼吸。紧身衣的腿部太短,臀部的衣服也很不合适,可是普拉姆完全没有精力去评价这件不合身的乳胶衣。乳胶衣将她紧紧的裹住,每一寸接触的肌肤都迸发这快感的火花,剧烈的快感直接冲入她的脑海使她忘记了一切,忘记自己现在身处何处。

普拉姆急促的呼吸着“现在该怎么办?”乳胶衣在她的皮肤上缓慢的起伏着,这种感觉让她难受的扭动着,她觉得这件乳胶紧身衣在以一种不为人所知的方式呼吸。普拉姆低头看着锁骨前的黑色乳胶,她勉强一笑的神情就像是有什么问题在困扰着她。她怀疑–不,她知道在她不远处的那个女孩曾经也面对着相同的抉择。她面前似乎有无数的人像她一样坐着,也许这些都是空气中的奇怪气体搞的鬼,这些景象可能是过去曾经发生过的。普拉姆感觉自己精神似乎恢复了一些,是那些气体起作用了吗?

她伸出被迫戴上乳胶手套的手盖住脸,紧身衣像是在她的身边跳舞一般,在她身上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跳动着。当她拿起头套的时候身上的紧身衣似乎又变紧了些,普拉姆将手中的头套用力向上拉。乳胶衣似乎改变了她的思想,将她的四肢套的更紧了,背后的v字形开口逐渐合拢。她的臀部被温暖的乳胶皮包住,阴部因为那奇妙的触感而空虚,兴奋的乳胶衣将内部一个小型块状物体贴上她的阴核,同时还有一些小触手好奇的探入她的阴唇。

她将头套套上自己的头部,后背的v型开口逐渐向上合拢直至肩膀,缓慢的吞噬她的躯体。紧身衣不停地摩擦着她的乳头好像对其有着一种莫名的迷恋。普拉姆调整了下呼吸,将头垂下,双手在头前虚握,加上跪在地上的双膝,现在的她就像是牧师在仪式上祈祷。

她闭上眼睛抬起双臂,将自己毫无防备的样子展现给眼前的黑暗。当头上的开口呈现清晰的如同冠冕一样形状时,手臂上的乳胶衣也松了下来。紧身衣的头套紧紧的将头裹住,并且收紧再收紧。在乳胶衣紧紧的包裹感中普拉姆发出响亮愉悦的呼气声。乳胶皮像是有生命一样,后背的裂缝完全合拢,合拢的开口完全消失一点痕迹都没有。强烈的压迫感从身体的每一处传来,给她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后背的冷空气仅仅坚持了两秒钟之后就消失不见。

普拉姆伸出一只手在后背摸索,可是什么也没有摸到,只摸到坚韧光滑有弹性的乳胶。她花了点时间来调整呼吸,所幸乳胶紧身衣并不禁止呼吸否则她一定会窒息。即使到现在她的呼吸仍然急促,而呼出的气体则在内部回响。现在她无法从这无尽的快感中冷静下来。静谧的房间立即成了她遥远的记忆,乳胶紧身衣将普拉姆的裸体样子纤毫毕致的勾勒出来。除了乳胶的声音外什么也听不到,乳胶的内壁划过她的身体,起起伏伏间爱抚着她的身体。

普拉姆张嘴呻吟着,结果却使得乳胶更紧束缚住她,包裹住她的牙齿和舌头,让她无法说出话。乳胶深入她的鼻腔,使得她失去了呼吸的能力。起初的恐慌很快变成了疑惑,她的肺部仍然能膨胀收缩,尽管她丝毫感觉不到空气从她的鼻腔通过。乳胶紧身衣替代了她的鼻子成为呼吸的一部分,这真是一种新奇的感觉。普拉姆将身体向后仰,光滑的脸部对着天花板,顺着身体的动作双腿伸直分开。身体的饥渴本能下这些动作自然而然的完成了,她知道这一刻将不可避免“啊啊啊啊啊啊”

很快她的声音被堵了回去,几十个,不,是上百个触手从乳胶紧身衣内壁上长了出来。其中一些缠绕成一根粗大的阳具,迅捷的插入了普拉姆的口腔,快得让她完全来不及反抗。另外一些触手轻易分开她的阴唇伸了进去,这让普拉姆惊讶的瞪圆了她的双眼。现在的这一刻就是她一生中梦寐以求的一刻。乳胶紧身衣的触手填满了她下体的每一个洞,剧烈的快感使得她想要叫出来,却被填满口中的触手封住。即使口中被塞入一堆触手,她的双唇仍然露出了愉悦的微笑。她的屁股扭动着,努力的将更多的触手吞入,填满她的躯体。

普拉姆用自己的双手爱抚着自己的身体,将身体里的欲火彻底引爆,同时双手的爱抚激起了乳胶衣强烈的震动。“啊。。恩。。哼”深入阴道的大量触手突然分开,用力的摩擦震动这阴道,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普拉姆身体僵硬理智全无。胸部的触手缠上她的乳头,摩擦着她的乳房,整个人陷入无与伦比的快感中。

乳胶的嘎吱声和紧身衣的震动刺激了普拉姆的内心,她对外界的感知因为周身的震动而全部消失。普拉姆对周身世界的感知被震动驱赶的一干二净,她的意识被身体上流窜着的快感所淹没,白热的条纹在她的意识的边缘地带逐渐形成。突如其来的恐惧让普拉姆的身体僵住了,因为快感而流出的泪被紧身衣所吸收,她不敢动一下。当然,她可以通过乳胶衣让这种快感持续下去,但是这将会不断的侵蚀她的内心。她的胸部一起一落,在紧身衣的控制下有规律的进行着。她的身体在周围乳胶紧身衣的控制中,缓慢而坚定的脱离她的掌控。

时间似乎不存在这片空间,普拉姆对眼前的黑暗和静谧完全没有反应,陪伴她的只有将她紧紧包裹住的紧身衣和她的意识。她的身体对人原始本能充满渴望,但是她的意识对于这种本能充满恐惧。这种恐惧像是瘟疫一般,她身上的爱抚也如影随形。被亲吻舔舐的肌肤让她心烦意乱,普拉姆撕扯着紧身衣,想要寻求一些空间能让她静静的思考,但她也知道这些行为只是一种徒劳的举措。她甚至不敢通过挪动身体来证实自己的一些猜想。普拉姆压制了自己对快感的渴望,她知道她现在完全取代了刚才脱困女孩的地位,现在她终于知道那个红发女孩在恐惧着什么。

静止的空气和静谧的房间解救了被乳胶震动嗡鸣的声音充满的双耳,即使这让她能够快速的思考并且将注意力短暂的集中到冲出的想法上,紧身衣对她赤裸身体的挑逗却将她的想法驱赶的一干二净。有一瞬间普拉姆看到了自己正一动不动的跪在房间的地板上。就像是之前的那个女孩一样等待着什么人解救并取代她的位置。

需要等多久?一小时?一天还是一个月?不,谁知道会不会有人会好奇的落入这个陷阱中呢?而且她也不愿意有人替她牺牲,虽然她很想要有人来取代她。她可能会失去她的理智,但是至少不会有人会成为这种奇异情况的牺牲品。也许在幸运之下,她可以驾驭住这股力量并走出这里,不论是以什么方式。

如果她能靠自己呼吸,她的呼吸将是一种浅而急促的喘息。她的肺部不可能与这种能够活跃并有预知能力的漆黑监狱争夺空气。但是现在这套紧身衣依旧借用她的肺替她呼吸,她觉得安静的乳胶衣像是背叛了她一般。她仍然能感觉到触手填满了她的下体,一种被充实的快感充斥着她的内心。她将自己的双腿分开,双手在身上胡乱抚摸。紧身衣活了过来,她的行为进一步的点燃了欲火。“哼呣呣呣。。。啊哈嗯嗯。。。”

普拉姆下意识的摩擦双腿,吱吱的乳胶摩擦声在两腿间传出。海量的触手形成一张巨大的网爱抚着她的全身,并紧紧的缠在她身上每一处角落,一波波快感化作电弧冲击着她的神经。紧身衣的震动也加入了这场盛宴,并切由一开始低沉逐渐变的强烈。普拉姆双手抚摸这自己的头部,并为毫无瑕疵的光滑乳胶面而惊叹。大团触手摩擦着阴道的肉壁,强烈的快感化作白光冲入她的脑海。
“恩。。。哈。。咯。。啊”

当她将手伸入双腿之间后,整个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乳胶衣上的小块紧贴着她的阴核,之前的安静好似一个笑话,突然间从中心裂成好几部分,下体的胶衣突然贴紧,将阴蒂紧紧的包住。紧身衣将她流出的眼泪、汗水和下体的分泌物吞食干净。。。普拉姆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了,她眼前闪动着光,在一波波的快感之间不停的跳动着。她的阴蒂在强烈的吸吮中充血肿胀。

她的嘴唇划出一丝笑容,牙齿紧紧的咬着被包裹的乳胶。紧身衣的震动淹没了乳胶的嘎吱声,在极度的快乐中普拉姆失去的对所处空间的感知。现在的她是站着还是坐着?到底在哪里?这些都很重要吗?
“啊。。。啊。。。啊。。。啊。。”
她面朝下摔倒在地上,意识朦胧的感觉到自己的胸顶到了什么硬物。她将右手伸到颈后,摸索了两下后确认自己仍然被困在这个“天堂”的内部。她的左手伸到面前,五指张开想要从面前的地面上抓到什么东西。她知道自己无法阻止紧身衣将自己紧紧包裹的命运。

普拉姆摇晃着她的屁股,耸动着肩膀,让下体的紧身衣能够紧紧的贴在阴户上,但事实上乳胶衣并没有像她想的那样更紧的贴住阴户。普拉姆翻了个身,将手伸入双腿之间。深入她阴道的大群触手不再是拧成一股如同一个阳具,而是分散开来在她的肉壁上蠕动摩擦。它们紧紧压着她的g点,让她有一种完全被填满的感觉。在这一刻她觉得人类的进化就是为了这个。

各色的光芒在她的脑海中跳动着,它们化作一股快乐的漩涡,有时又化作无数的快感团流窜在她的身体和意识之中。这些快感团都想要窜入她的意识深处。普拉姆用尽力气将无法呼喊的快感用磨牙的方式来化解,否则她将会被这些快感侵蚀。她明白这些快感将要集中爆发出来,将她的意识撕碎,而这些正是她的期望。

她的双脚紧紧的顶在地面上,后背拱起抬起自己的屁股,她的身躯因为高潮的到了而僵硬,而双手则抓挠着坚硬的地板。
“啊哈。。哈。。”
她的脑海中像是有一团光迸发出来淹没了她的意思,快感的浪潮冲击着她的身心。她身上的肌肉无法控制的痉挛,她的身体在地板上翻滚扑打着。

普拉姆的意识完全消失了,对她来说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性的高潮才是她的全部。她感觉到这种能量离开了她的身体,她的肌肉颤抖着,高潮过后她再次回到了现实之中。身上的紧身衣开始缓慢的震动起来。

普拉姆的意识终于恢复了清晰,眼前只剩下无穷的黑暗。她的身体不再听从她的意志,震动的快感让她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她的感官意思能力已经完全的离开了她的身体。所有的一切都离开了。

普拉姆睁开眼看着眼前的黑暗,体会着周围的静谧,她的记忆慢慢的回到她的身体,周身被挤压紧缚的感觉让她快速的清晰过来,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同了。普拉姆深深的吸了口气,支起身子,发现自己身上的曾经不断挑逗自己给予她极大快乐的紧身衣像是冬眠一般,又像是得到了满足。

也许。。。。
普拉姆将戴着紧致的乳胶手套的手伸到身后摸了摸。
。。。一个裂缝一个从脖颈顺着脊椎向下的裂缝,本来平滑的后背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缝隙。普拉姆心跳加快了,紧身衣原本的胶皮变成一种半液体半固体的状态。

普拉姆快速的将手指伸入后背的缝隙之中,她以为她再也体会不到皮肤与紧身衣分开的感觉,寒冷的空气让她起了鸡皮疙瘩。,乳胶紧身衣脱下的时候比穿的时候更紧,但是随着将缝隙拉开,她感觉自己的骨头有些酸痛,并且还有一种舒展开的舒适感。用力的将头套到身前,肩膀上的乳胶衣也因为拉力脱了下来。

普拉姆坐在别墅的地板上,身上是由自己的汗水和紧身衣分泌物组成的奇怪液体,闻起来甜甜的。她回到家中,可脑中总还是在回味之前的快感。
第二天普拉姆又回到了那个地方,拿起了眼前的乳胶衣,钻了进去,很快,这件衣服像是感知到了什么重新塞住了普拉姆的嘴巴鼻子,伸出了百十条触手。
普拉姆沉沦在了天堂之中,不需要拯救。。。

其实可以再写的,但那样就没感觉了,就这样吧。

+141

           

6 thoughts on “一个好看的乳胶触手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