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一章

目录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毫不客气的说,我是个丝袜和紧身袜的恋物癖。我从小学时期就有这种倾向了,那时我家刚买了彩电,电视上歌星穿着丝袜跳舞的动作让我幼小的内心产生了极大的振动。我问母亲,她们的腿为啥颜色不一样。母亲告诉我,她们穿了丝袜。我查阅了所有能查的,弄清楚了丝袜是什么东西。从那以后,每当我看到电视上的女演员或歌星穿丝袜出镜,我都会驻足多看两眼。爸妈以为我只是想看美女,还调侃我是“小色狼”。千禧年近在眼前的时候,有个选秀节目风靡一时,我上初中,那时有一个现在已经忘记名字的选手,总是穿着短裙丝袜表演,她的腿很美丽,每场她的表演我都看了。我从不听歌,也不在乎她的相貌,只知道她生了一双适合穿丝袜的腿。后来她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总之她只有双腿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那算是我人生第一次追星吧。虽然也算不上追星。

我高中的时候玩过网游,就像所有lsp一样,我的网游角色也选的女角色,每次有新的时装出现的时候,我都会留意有没有丝袜的装扮。如果有,我会从拮据的零花钱里抠出来几十块买下它。是的,当时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满足自己的欲望。

上大学以后,我的生活费稍微宽裕了一些。我去了青岛上大学。青岛确实是个美丽的城市,而且远比我老家那种犄角旮旯的小县城繁华,繁华的都市晃花了我的眼。虽然之后我又去过上海和广州,但这两座城市给我的震撼远远没有从家来到青岛时的震撼程度。我猜是因为反差没那么大。

我到青岛读大学是有原因的,我的表姐就在青岛上的学,而且她毕业后留下来了,已经结了婚,所以我算是投奔她。

说到我的表姐,我得多花点笔墨。我的印象里她很漂亮,爱笑,笑起来很好看,至少比我见过的大部分女生都漂亮,如果你们见到她,应该也会有类似的想法。她比我大六岁,是家里的老大,我姑父身体不太好,表姐出生以后,一直以为要不上第二个了就一直当个儿子养,直到我表姐上了初中,他们家才又喜添老二,结果还是个姑娘。以前在老家,她像孩子王一样,下了课就带着我和我弟到处玩。有一年,她突然不爱笑了,也不再带我们玩了,后来我知道,她高考落榜了。我对她的记忆停留在我上初中那年,她复读一年后,高考考上了青岛大学,就此离开了我们那个小县城。

表姐家在青岛租了个门头房开店,她丈夫是中学老师,工作稳定旱涝保收,但收入不多,我姐原来在一个企业单位当会计,后来因为结婚辞职,我上大学的前一年,他们的老大出生了,为了喂饱这第三张嘴,就开起来店。大学期间,我常去她家吃饭。每次我去吃饭,她总是炒一大桌菜。我会把在学校里郁闷的事,辛苦的事,一股脑在饭桌上倒出来,然后就着饭菜再咽下去。表姐就坐在桌边,只是听,从不回话,时而听到哭声进屋去看看还没学会说话的老大。

我大三那年,她又怀孕了,但是这一胎,算是超生,我姐户口已经农转非,所以按道理不能生下来。但他们执意要生。可是计生办查的严,不能在青岛生,于是我表姐临产还有半个多月的时候,坐了四十个小时火车,跑到新疆去,把老二生了下来。生下来了要罚钱,前前后后花了将近三十万,这其中包括保住她丈夫的工作所要走动关系所花的钱。在这段时间,他们全家都站到了悬崖边上。我还只是个大三学生,真的一点忙都帮不上,唯一能帮上的忙就是替表姐看店。我在表姐去新疆和坐月子期间,替她看了俩月的店。也正是这段时间,把我本来已经熄灭的恋物癖的欲望又一次点燃。

忘了说,表姐开的这家店是卖内衣的。贩卖的东西包括但不限于,男女款的内衣内裤,袜子,当然还有女士丝袜。倒不如说,丝袜这一类的是卖得最好的。这两个月,最开始只是卖存货,存货卖完了,第一次进货是店里帮工带我去找的批发商。第二次以后就是我自己去了。

店里有一面墙都是展示丝袜的,我每天坐在店里,等待着说不定永远不来的客人,看着那面展示丝袜的墙,内心也渐渐变得奇怪起来。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走上去,拿起一包,装作检查的样子。帮工也没有在意。我装模作样地在记账本上比对,为了掩饰心虚,还故意跑到后面的仓库,假意检查库存。也许是我的演技奏效了,也许是那个帮工早就发现但没有说,帮工一直到下班时,都没对我的反常行为发出质疑。

天黑了,帮工下班回家,按道理讲我也该关掉店,回宿舍去了。但是那天,我没有按时关店回去。之前那包丝袜,还装在我的兜里。我关掉店门,把外面的灯熄了。然后走进后面紧挨着仓库的休息室。这个休息室是用来午休的,所以有张小床。我打开休息室的等,从口袋里掏出那一包丝袜。拆包,从包装里把丝袜取出来。这是一条60d的肉色连裤袜,牌子我已经忘了。我也是因为进货需要,才了解了丝袜的厚度和分类方式等等。我把它拿在手里,仔细端详,然后用手抚摸,最后,把它整个展开嗅了嗅化工纤维的味道,对着灯光观看。我早就在账本上把这条丝袜“买下了”,钱也好好放进柜台了。这是我买下的第一条丝袜,所以我对它做什么都不要紧。

就算自己穿也没关系。自己穿?从小到大,我都是喜欢看着别人穿丝袜的样子,自己穿还是第一次想过。但是这念头产生了就没发打消。反正今晚时间还早,外面的门也关了。没人会发现。这里恰好有床。万事俱备,没理由不试试。我快速脱掉裤子,内裤想了想还是脱下了,然后坐在床上,想着怎么穿。毕竟我是个男人,正常男人是不可能有穿连裤袜的经验的。但是我是那种天资比较聪慧的人。我曾有一次看见过表姐穿裤袜的样子。当时的记忆又在我脑子浮现。我记得当时表姐是把一边的袜子攒到一起,然后把脚伸进去,往上拉,另一边也用相同的方法。拉到膝盖处,有点拉不动了。汗流了下来,汗味混着纤维的味道让我的脑子变得更加奇怪。我慢慢向上提,一边轻轻拽拉裤袜。究竟是过了半小时还是更久 ,我也不知道,总之,我终于把裤袜提到大腿根,我一口气把最后一点套到腰部,阳具向上仰起,紧贴小腹。说来惭愧,我自幼发育缓慢,第一次梦遗是在高三时候,此前也从来没有自慰过。上了大学,才在室友那里看过毛片。但是当时只是觉得很恶心,也没有性欲。

可是这次,只是因为裤袜包裹着我的下半身,我就有了一种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很爽,但是下身又涨的难受。这就是勃起的感觉。

我隔着丝袜搓揉龟头 ,同时双腿互相摩擦,时而张开双腿时而夹紧,我变得越来越兴奋。终于我感到一股暖流冲到小腹,一种脱力感席卷全身。我难道是尿裤子了?我急忙查看。一些淡黄色的粘稠液体沾满我的小腹,也弄得裤袜湿答答的。我把裤袜脱下,取来湿纸巾,擦干净身体。裤袜就没办法了。擦了半天,上面留下一个斑点。

这就是射精的感觉啊。射精完,我的脑子冷却下来了,开始思考接下来的事。

我不能把裤袜带身上,万一被人发现,会很难办,放在宿舍也是同样的道理。但是随便放在店里也不妥,早晚也会被人发现。而且表姐并不是永远不回来,她早晚会回来的。

这条裤袜上散发出腥臭的气味,恐怕我身上也有那种味道。我得先去澡堂洗澡再回宿舍,要不然可能被发现。那天后来怎么样我忘记了,应该就是去澡堂洗了澡,把裤袜藏在店里,回宿舍睡觉了。

此后,我会时不时晚上打烊后留在店里,穿上丝袜,折腾一番,然后射精。第三次的时候,袜子破了,我只好扔掉,扔的时候塞到垃圾袋最深处,生怕被人发现。

两个月很快过去了,表姐也回来了。但她的老二没有一起带回来,而是放在老家,让她母亲看着。虽然这么小就被迫母子分离,但也是无奈之举。

表姐回来以后,因为长途跋涉生孩子,再加上在新疆水土不服,表姐身体大不如前,有时候甚至还会晕倒。我是非常心疼,也对那个未曾谋面的老二产生了不好的印象。

因为表姐身体不太好,所以偶尔还会去帮她看店,不过频率大大降低了。可多亏如此,我还能有机会继续我的恋物活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大学四年马上结束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留在青岛或是回老家。在做出选择之前,我又经历了一个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事。这事发生在我毕业典礼刚刚结束的一天,那几天我找了一份工,暂住在表姐家。

那天晚上,我在帮忙看店,表姐下午又头晕了所以提前回去了。我留到最后负责锁门。这天虽然比较赶巧,但我还是打算穿丝袜自慰。表姐回来以后,就不再雇那个帮工了,因为毕竟之前花了一大笔钱,所以店里只有我一个。

我照例锁了门跑到休息室去,这段时间以来我已经体验过不少款式的丝袜了,紧身袜和长筒袜也都有涉猎。自慰也有了一些“心得”,不再像第一次那样手足无措。

之前就说过,我的外生殖器发育迟缓,平时状态缩在一起,像很小的一团肉,火力全开的时候也才不到八公分,阴囊就更不必说,也很小。所以我都很少会去公共厕所能互相比较大小的那种尿池,就算小便也去隔间。因为自卑。

但穿丝袜自慰时,这又成了优势。我会在没有勃起的状态下,把包皮拉到后面,让阴茎尽量多露出,然后用保鲜膜整个包住,再用医用宽胶布把保鲜膜固定住,然后把阴茎和阴囊用力压到会阴处,再穿一条女款的三角内裤。这样,我的碍事的生殖器就变成了一个会阴处的小小的鼓包。我做完这些处理,已经有点出汗了。我打开风扇,并拿起一包新的丝袜。这是一款静脉曲张袜,但是并非那种医用治疗的型号,是预防类型的。压力值什么的我不是很懂,但这一款算是最近很受欢迎的商品。

静脉曲张袜穿法和一般连裤袜不同,首先,要把整条袜子置于平面抚平,然后将它整个翻过来,也就是把里面贴身的那面翻到外面。然后在袜头处,用手做出一个小口袋的形状,把脚尖伸进小口袋里,接着慢慢向上拉起,像是袜子慢慢吞掉下肢。拉到膝盖处,把另一只脚如法炮制,然后就可以把整个袜子一起向上提起。压力最大的部分在小腿部分。大腿部分的压力没有特别大。我仅仅是把袜子提到膝盖上一点,整个小腿被紧紧压迫着,这种紧迫感让我很愉悦。我一边抚平褶皱一边继续向上提,到了大腿根部。这条袜子没有设计加档部分,如果用户是一般男性,恐怕会感到不适。但我因为已经处理过下体,所以无所谓。我一边继续拉,一边整理内裤里不安分的阳具。看来因为压力,老二已经兴致勃勃了。还好我即使勃起也不会像情色小说里那样会变得“坚硬如铁”,或是变得像“炽热的铁棒”。只是稍微变硬而已。不,应该这不算好事吧。

我把袜子提到腰间,动手调整,直到没有色斑和褶皱。好了,我的双腿已经被纯黑色的裤袜完全覆盖了,整条腿变细了一圈。我用手摸上去,非常的光滑,摸起来很舒服。但是因为压力,就好像不是在摸自己的腿一样。我突然想到,这双腿好像以前看见过的表姐的丝袜腿。不,并不是像,几乎是一模一样。我只比表姐高几公分,体重也相近,静脉曲张袜让我的腿变细以后,确实像是一双女生的腿了。我情不自禁的掏出手机来,把双腿并拢,用相机拍了下来。然后我一边看着照片,一边抚摸双腿,就这样射精了。

做完这一切,我把照片删掉。大脑冷静下来了。我得赶快处理现场。首先是通风去味,用湿毛巾在空中挥舞能有效减少异味。我取来湿毛巾,不断挥舞。因为自己的鼻子是很难闻出自己的异味的,所以我一直挥舞到毛巾快干了才停下。然后得脱掉裤袜。把小老弟从保鲜膜里解放。因为是暑期,白天喝了不少水,刚刚一直处在勃起或半勃起的状态,所以感觉不到,实际上我已经有明显的尿意了。再说也出汗了,穿久了会让裤袜产生异味。

正当我打算脱掉的时候,我听到了门外传来开门的声音。等等,今晚会有人来吗?表姐一家今晚应该都不会来,那能用钥匙开门的只有一个,现在他正半裸着穿着裤袜站在休息室。没空多想开门的是谁,这条袜子穿都这么费劲,脱肯定也会很麻烦。没时间脱掉了,必须先穿上裤子。但是我突然发现,今天穿来的是条七分裤,穿上了脚脖子也会露在外面。然而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希望因为灯光昏暗那个进来的人没有注意到我的脚脖子是黑色的。

我套上裤子,为了不让人看到休息室的狼藉,急忙出门。

进来的是表姐。她说因为我很晚了一直没回去,所以来看一下。我找了个借口,说是有点累所以锁门后稍微休息了一下,结果不小心睡着了,同时挪到柜台的位置,让柜台挡住我的脚。表姐相信了,她叫我回去吃饭。但我现在的样子很糟糕,不能走到明亮的地方。我让她先走,但她执意要和我一起回去。为了不让她起疑心,我只能硬着头皮和她一起锁上门,踏上回(表姐)家的路。

多亏天色已晚,路上的路灯昏暗,表姐一直没发现。但随着越来越逼近表姐家,我内心的焦虑也不断增大。表姐家里肯定是开灯的。我记得今天只有表姐一个人在家,表姐丈夫因为快到期末了所以在学校加班,老大所上的幼儿园有晚托管,都是在那边吃完饭才会被接回来。我只需要想办法不要让表姐发现就行。

在短短的返途,我竭尽全力想出了一个不让姐姐发现的办法。

到了家,我领先姐姐一步走进家门。客厅的灯果然亮着,我先钻进厕所,厕所在玄关旁边,不需要走到明亮的客厅,我告诉姐姐自己要上厕所。当然我现在的状态是没办法上厕所的,虽然确实尿意很急。姐姐应了一声,去厨房收拾饭,我听到表姐的脚步声远去,赶紧从厕所出来,走到客厅,坐到最里面的座位。这个座位有点不方便,但脚会完全被桌子挡住。晚饭就这样安全吃完了。中间有个小插曲,姐姐的筷子掉在地上,弯腰去捡,我急忙也故意把筷子掉在地上,弯下身去挡住双脚,这才化解了这次危机。

吃完晚饭,我趁表姐收拾桌子离开客厅的时候回到客房,隔着门告诉表姐先睡了,我不敢直接脱掉裤袜,脱下内裤,因为此时我的尿意已经很着急了,担心任何多余的动作刺激到下体就回失禁,只能等着表姐去借老大。

时间流逝速度好慢,我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忍耐着尿意,同时,静脉曲张压力袜是不能长时间穿戴的,可我已经穿了几小时了,我的双腿也开始有些吃力,两腿有发麻的感觉。我想按摩一下,但又担心起身的动作会压迫到膀胱,只好忍住不动。

终于我听到玄关开门的声音。表姐去接孩子了。我爬起来,微微弯腰,扶着墙慢慢出了门进入盥洗室,站在马桶边。我一刻也忍不住了,把裤袜拉下来到膝盖,内裤也一并拉下了,用力扯下保鲜膜和胶布。胶布粘到皮肤了但我也没有一点点取下的盈余了,虽然很疼,但我还是快速扯下包裹着尿道的东西。因为一直被保鲜膜阻塞着,所以尿液没有大量流出,只是有一点点从缝隙里渗出来了。我把受尽折磨的小老弟扶起来,开始排空膀胱。可是也许是长久被压迫,所以解放后的老二竟然这个时候勃起了。勃起后的尿道收窄,尿液流出的速度被迫减缓了。我一边忍受着尿意,一边勃起的老二缓慢泄洪。我能清晰地体会到炽热的尿液流过尿道的感觉,更让我觉得无地自容的是,我竟然因此产生快感了。淅淅啦啦的声音持续了几分钟,中间还断流了几次,我才终于尿完。虽然感觉膀胱里还有一点,但已经一滴都挤不出来了。我把马桶冲干净,放下马桶圈,坐在马桶上。废了一番功夫,把裤袜脱了下来。保鲜膜和胶布扔进了垃圾篓里,表姐家的人没有翻垃圾篓的习惯真是太好了。

解决完这一切,我回到客房。裤袜被藏到我的背包里。我终于能睡着了。

这一夜,也许做了个梦,但我忘记了。

可是从那天以后,我变得能通过尿道产生快感了。憋尿也会让我产生快感。那种急迫感焦躁感,让我欲罢不能。我开始刻意憋尿。我很清楚憋尿过多可能引起膀胱炎,但我就是忍不住。

如果回家去,和家人朝夕相处的话,不但没有穿丝袜的机会,还可能让自己变态的兴趣被发现。为了不让自己这种变态的兴趣曝光,我留在了青岛。

我在一家建筑公司找了一份工作,住进了公司宿舍,也失去了能穿丝袜的场所。我唯一的慰藉是周末去帮表姐看店,表姐多次表示自己身体已经好了,不需要我帮忙了。但我的动机并没有那么高尚。我告诉表姐,大学期间受照顾这么多,只是看店根本不能算回报。我这么说了后,表姐很感动,每周六放心地把店铺交给我,自己去打零工。多亏如此,我每周有这样一个机会能满足自己 变态的欲求。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年多。

表姐的第二个孩子满三岁的时候被接了过来。这个孩子从两个月开始就断了母乳喝奶粉,但成长的很健康,而且似乎表姐的基因占了上峰,虽是男孩,但很漂亮,笑起来像表姐小时候。我对他的无名怒气在看到他的笑容以后不知道飞到哪去了。

接来第二个孩子以后,店里雇了个人,表姐彻底变成家庭主妇。我因此被迫和丝袜短暂告别了一段时间(但是憋尿还时不时会做)。姐夫(这里第一次用了姐夫这个称呼,因为之前“我”一直觉得是姐夫抢走了表姐,所以不愿意承认那个男人是自己的姐夫——编者注)升职了,他们家也开始慢慢的富裕起来,一家人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此时表姐一家想把内衣店关掉了。

提出关店的要求的是姐夫,他认为目前从经济角度来看已经没必要开店了。表姐也同意。那段时间经济形势也确实不好,内衣店已经有亏损的迹象了。这时,我刚刚从原来的单位辞职,虽然有一点积蓄,但对未来也没有什么计划。我提出接手这家店,于是表姐一家同意了。我以几乎是一半的价格接手了这家小店。因为常年在这里帮忙,因此我非常熟悉经营方式。更重要的是,我获得了一个可以随意支配的空间。这间门头房水电全齐,也有下水管,甚至能洗澡,除了没办法做饭,几乎可以算一个窝了。我因为先前辞职,所以没地方住,这个问题也解决了。我住在后面的休息室,白天开店,早饭在一边的早餐店解决,午饭自己出去买东西吃,晚上基本不吃,有时候表姐来送一点。

在这段时间,我又沾上了另一个癖好。

那年的夏末有段时间因为苦夏,加上饮食随意,作息也不规律,我便秘了。整整一个周,一点便意都没有,吃东西也吃不下,到了晚上感觉特别难受。向朋友提起这事,朋友推荐我用开塞露试试。于是我去药店买了些开塞露和开塞药片。

回到住处,我提前关了门,我忍着羞耻感问了药店开塞露的用法,那个大叔倒是很亲切,详细告诉了我。我听完感觉更加羞耻了。简单的说,就是像用栓剂一样,把开口塞到肛门里,然后用力挤压,把里面的液体挤进去。一会就能通畅了。他还提醒我有了便意要忍一会,否则效果不好。

我照着他说的做了。很快,久违的便意袭来。我记得要忍一会,但是要忍多久?一分钟还是五分钟?忍了一小会后肚子里就翻江倒海,恨不得马上坐上马桶。但大叔说不忍住效果会不好,所以我竭力忍耐。

两分钟后(我体感是十五分钟后),我觉得已经到极限了,但是一看表才过了两分钟。可是粪便感觉已经顶到直肠里,马上要喷薄而出。得忍住,有什么能不让自己喷出来吗?我四处张望。一根固体胶映入眼帘。我之前用来贴广告纸的,没有收起来就放在一边。我拿起这个固体胶。回头再买一根吧。一边想着,一边把固体胶整个插进肛门。这个固体胶挺粗的,但我的肛门此时已经松弛,所以意外轻松的插进去了。我好像听到噗嗤的声音,希望是听错了。

有了阻碍物还是没能让我忍过五分钟,我终于坐在马桶上,把固体胶拔出来,这些天来堆积的粪便马上随之涌来,排泄的过程就不再赘述。可是或许是因为我本来就是变态吧,我竟然因此获得了快感。是的,肚子里翻江倒海的感觉让我这个变态感到愉悦了。

从那时起,我开始主动寻找类似的事。于是,就这样接触了灌肠。我上网找了灌肠液的配方,尝试了很多种,最后蜂蜜制的让我最舒服。另外花了点钱,置办了一系列灌肠用的装置,包括注射用的软管,装灌肠液的瓶子,还专门去成人用品店买了个橡胶的肛塞。

我对灌肠的忍耐力也不断提升。最开始五分钟都忍不住,但过了一个月左右,我已经能忍耐一个小时以上了。

我有时早上起来吃完饭,就给自己做一个灌肠,用肛门塞塞住,就这样坐在店里,忍受着便意,有时还得就这样接待客人。

最疯狂的一次,我穿着紧身袜,一边憋尿一边保持着灌肠状态,在店里坐了一个小时。期间几次起身接待客人,还得装作没事。

之前说过,我出差期间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事。简而言之,遇到了一些同好 。和他们交流以后,意外的获得了不少鼓励。于是有感而发,和人合作写了这篇有点自传性质的小说。因为我的文笔真的一般,所以还多亏了另一位绅士相助才能写得这么顺利。先放上来第一节。大家喜欢的话之后再放后续。关于五楼自习教室的后续,在做了在做了(新建文本文档).JPG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二章 >>
+2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3 thoughts on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一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