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二章

目录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可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的秘密有一天被人发现了。我的一个老客户,也是我的老朋友,有天在我灌肠的时候来找我玩,结果在洗手间发现了穿着紧身袜正趴在马桶盖子上给自己灌肠的我。

我当时就想,完了,我的人生结束了。

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我的动作。我那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不但没有停下,反而完成了灌肠,塞好肛塞,当着他的面,整理下体,穿好紧身袜。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我。我先忍耐不住了,我跪下来,祈求他不要告诉别人。他答应了,但是要求是让我穿女装和他约会一次,而且要以灌肠的状态。

明天再来找你。他留下一句话,就走了。留下跪在地板上的我。

女装,其实我试过一次。那次还是我上大学期间,社团的人说我体毛少,长的又小,像女孩子一样,开玩笑一样给我换上女装。因为可以穿长筒袜,所以我没有拒绝。我照镜子的时候感觉确实很合适。但我只对长筒袜有兴趣,对女装没啥兴趣。因此我再也没有女装过,就算后来接手店铺以后每天一半的时间都穿着丝袜。

我还记得如何给自己化妆,但我没有化妆品。向表姐借就行。随便编个理由,比如有正式场合,我得稍微打扮一下,借用一下她的梳妆盒。这个借口很好,表姐很快同意了。但我还没有女装衣服 ,虽然直接去买也行,但成本似乎很高。突然,我想起来表姐以前在这里休息室似乎留下来了一些衣服,我搬过来的时候问她怎么处理,她说扔掉就行,但我觉得可惜,就放在仓库了。我打开仓库,找了半天找到了那套衣服。是套OL装,衬衫西服上衣一步裙小皮鞋,一应俱全。最难办的问题也解决了。我贴出明天歇业的告示,就这样休息了。

第二天,为了我的人生,我起得很早。我先用剃刀把剃毛剃干净,由于上到胡子,下到腿毛,都稀疏的像青春期以前的男生,所以很快就刮完了。然后穿上丝袜,我应该最后再灌肠。我先穿好衣服,然后用借来的梳妆盒化妆。我提前上网查了一下化妆教程,而且我学的很快,所以花了一个小时,就把妆化好了。我用一个丝巾系在脖子上,挡住喉结。最后,按照他的要求,我得以灌肠的状态见他。

他提前发来短信,说十点到。现在已经九点一刻了。我稍微休息了一会,因为早起,我有点困。待时钟转到九点三刻的时候,我走进盥洗室开始给自己灌肠。他只说我要灌肠,但没说要灌多少,所以我打算只注入50cc。这个量就算一整天我也能忍住。

可是好巧不巧,他竟然提前来了。见我不在店内,便到后面来找我。他对我的妆容很满意,但对灌肠液瓶子里的容量颇有微词。我倒是希望他吐槽为啥要穿OL装约会。为了我的人生,我忍痛加到100cc,但他仍然不满意。因为在他眼里,100cc只是一口水的容量。最后,我向他求饶说100cc是我的极限了,他才终于勉强答应了。我没有说谎,我曾挑战过一次灌肠100cc忍耐一天。虽然那次挑战以失败告终,但我还是忍了两个多小时。

而且这次的灌肠液我刻意稀释过,蜂蜜也比较温和,只是约会一会,应该可以接受。

结束了灌肠,我用肛塞把100cc灌肠液封进我的肠道,穿好衣服 整理好丝袜,确认过大门锁好,就这样出了门。

约会的内容很老套,出门逛逛街,吃个饭就行。这是他之前告诉我的。我就这样陪他逛街,期间我不敢说话,虽然我的声音比较尖,但还是纯正的男声。所以我最多在被问道问题时点头摇头。

逛了一会,他也感觉无趣了,打算带我先去餐厅,这样正合我意。但路过一家精品店的时候,他突然一把拉住我。

给你买双鞋吧。他露出坏笑。

我惊恐着摇头。但还是被他拉进去。他让店员给我挑了双高跟鞋。是的,“高”跟鞋,真的很高。我身高虽然不算高,但也有170,不过站在身为正宗山东大汉,身高有189的朋友身边也确实矮了不少。

十公分的鞋跟让我走路都没法走,一步裙更是火上浇油。我从来没穿过高跟鞋。店员惊讶地看着我,但我又没办法开口说话,看向朋友,他也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我几次尝试以后,终于慢慢掌握了走路方法。朋友立即说,就这样穿着吧。说着让店员把我的鞋子装盒子里,掏出卡付钱。

这一系列动作如果是对普通女孩子,肯定攻略效果满满,但对我来说就是恶魔行径。我只好踩着不熟练的步子,一边攀住朋友的手臂,像依偎在男友身边的小女友一样走向餐厅。一路上受到的注目礼一点不少。

进入酒店,我们被服务员引导进入一个套房。这个套房有个巨大的会客室,沙发上的皮套让我这种外行都知道造价不菲,同时还连着住宿的卧室。

我向他递去不满的眼神,但他只是笑,也不回答。服务员在眼前我不能开口,只好作罢。服务员要按照一定的顺序上菜,但朋友强硬的要求一次性上完所有菜,然后不要再来了。这种无理的要求,服务员也答应了。我能闻到他上衣口袋里钞票的臭味。

十分钟以内,所有的菜品上完了。服务员撤掉餐车离开,而且贴心地把门关上。

好了,可以说话了吧。

我清了清嗓子,向他首先表示不满。但他没有理我。于是我只能说点别的话题。

你啥时间这么有钱了?

这两年我的生意还挺不错的。

你这么戏弄我,你开心吗?

开心,老实说,很开心。我以前就觉得你如果是女的,我肯定会追求你的,不过这样也没差。

……那之后,你想我怎么样?你要把我的变态行径曝光吗?

没有,我说到做到,我不会把你在自己家做的事告诉别人。其实我都没想到你会真的穿女装陪我约会,我还以为你会像以前一样哭着求我放过你。

难道我哭给你看你就会放过我吗?

现在不会了。

可恶,你这混蛋(;≥皿≤)

好了,别说了,逛了这么久,吃点东西吧。你没吃早饭对吧。

他招呼我吃饭。

其实我确实很饿,但是我有不能吃的理由。很简单,因为灌肠液我的肚子现在很难受,根本不可能吃下去。

我拒绝了一起进食的要求。但是也许是我的表情出卖了我自己,朋友强行要我吃东西。

我努力吃了几口,实在是不行,我求他饶了我。可这似乎激起了他的别样的欲望。

你肚子不舒服?

你以为是谁害的?

那么你现在最想干什么?

我想回家!

不,我是说 你的身体现在最渴望什么?

……上厕所(小声)

我听不到。

上厕所,上厕所啊,我快不行了,三小时真的不行,我要到极限了求你让我去厕所吧!

好吧,那就去厕所吧。

……真的?

我骗你干啥?走,去厕所。

……谢谢(小声)

嗯?

没事了。

我跳起来踢掉高跟鞋,冲向套房内的厕所。可是我没能关上门,因为一个一米八九的大汉抱着双肩站在厕所门口。

那个,我关一下门好吗?

你不是很着急吗?真的有空在这里发呆吗?

不是,我说我想关一下门。

不必了。

你这样我很不好意思的啊,再说吃饭期间跑到厕所看人上厕所,这不太好吧?

在饭桌上大声说自己要上厕所的人没资格说这话吧?

他说的是正论,而且我也真的没有盈余继续废话了。我只好在他的面前蹲下脱掉裙子,把丝袜退到膝盖,再脱下内裤,然后用手从后面把肛门塞抠出来,抠出来的瞬间,淡黄色的液体喷到便池里。

不要看,不要看啊。

可他根本不在意我的抗议。直到肚子里最后一滴液体也流出,我才用纸巾擦了擦屁股。更尴尬的事出现了,我居然因为灌肠排泄的快感而勃起了。厕所里一片寂静,只有水声。我把肛门塞清洗完,想要放在口袋里。但是朋友却让我再塞回去。在朋友面前塞肛门塞,这是哪种羞耻play啊,话说这貌似是第二次。我一边在内心诅咒他一边诅咒过去的自己。

看了这些东西,这饭是吃不下了。

虽然我有点想吃,但这时还是不要反驳了。

来吧,代替吃饭,让我吃点别的东西吧。

代替吃饭要吃东西?吃什么?

我的表情暴露了我的无知。朋友轻笑出声,拉着我走进套房的卧室。我突然明白了。

等等,我是男性啊,你是认真的吗?

没有哪个男性会穿OL装高跟鞋丝袜和另一个男性约会吧?没有哪个正常男人会在另一个男人面前灌肠而且还勃起了吧?

对不起,在你面前就有一个,当然我不是什么正常男性。

反正你也勃起了,不解决一下就这么压着也不好。来,让我帮你泄泄火。

不用了谢谢,我回去后自己解决就行。求你让我快走吧。

这可由不得你。说着,他把我强行拉上床。

我的衣服被粗暴的扯下,上衣扣子都蹦飞了,丝袜也撕破。但是意外的我没有抵抗,或许是性欲来了,或许是过度震惊,总之我没有抵抗,就这么看着他把我的衣服变得四分五裂。

他用手把我可怜的小阳具的包皮退到底,用手心不断摩擦。我很快颤抖着射出来了。只有一点点乳白色液体喷到他手上。

这么快吗,还这么少?他看起来有点惊讶。

我脸红了,不全是因为高潮余韵。

他从床头柜拿出一包套子,然后脱下裤子,从内裤里一根巨物。如果说我的是s码,我看过的毛片里男演员的就是l码,而他的是xxl码。我看着他的阳具咽了口口水。这东西,要放进哪里?

他熟练地戴上套子,把我的腿折成m型,屁股向上翻,塞着肛塞的肛门露在他面前。

他一把拔出肛门塞。拔的太快了,我感觉我的肛门都要被翻出来了。但是立刻一根更加粗大的肛门塞就捅了进来。这不是肛门塞,这是一根炽热的肉棒。我因为疼痛头向后仰起。但是他没有打算体谅我,开始了无情的抽插。

撕裂般的剧痛从下到上席卷我的全身。我靠哭声和断断续续的句子,表达我的痛苦。我想把他推开,但是手臂根本没劲,想用腿踢他,但双腿甚至不能合拢。此时的他就像一个恶魔,披着朋友的皮,做着最残酷的事。

酷刑随着他最后一次挺腰,然后短暂的颤抖而划上句号。此时的我已经说不出话了。我颤抖着,只能呜咽。他起身把已经变软的阳具从我肛门里抽了出来。看着几乎没办法活动的我,他变回了朋友平时的样子。

他去打了些水 给我擦拭身体,喂我喝了几口水,还让我吃了点饭。最后去买了身男装送给我。等我能动以后,开车把我送回了店里。

我要跟你绝交!虽然我很想这么对他说 但是他还握着我的把柄 所以我怎么也说不出来。我只能看着他开着我一辈子也买不起的轿车离开了。然后品味着他离开前留下的话:我承诺不会把你在“店里”做的事告诉别人,我说到做到。等我回去以后再看我给你的礼物,我们下次见。

那不是在店里的事就可以吗?像是确认一般,他最后递给我的纸袋里,是一套精美的兔女郎装。一股脱力感让我瘫倒在床上。对了,这个混蛋是个兔女郎控。

我的生活短暂恢复了正常。以上次为契机,我也开始练习化妆了。我上网上买了一些化妆品,这是我第一次网购,竟然是因为这种契机。

这个朋友会每隔几个周来找我一次,每次都带来不同的衣服,兔女郎居多,偶然也有女仆装。开始我得每次都歇业一天,后来我跟他说了这个问题,他派来一个人,在我和他约会期间替我看店。这也迫使我每次出门前都得确认我的休息室锁好没有。

后几次我也开始享受起约会了。肛交也开始慢慢适应,我自己私下也会练习,用网上买的假阳具抽插自己的菊花。

这种日子渐渐变成我的日常。但是一年多以后,他突然说不会再来了,他要结婚了。我一面恭喜他,一面却有些不舍。不知为何我有点喜欢起那些约会了。这一年,我穿过了很多cos装,高跟鞋也轻松驾驭了,化妆技术更是突飞猛进,就连最开始讨厌的肛交,也变得能获得快感了。

那天我们做了除了第一次外最激烈的肛交。我用腿勾住他的后背,喊着他的名字,不断扭腰,仅依靠后面的刺激射精了。他在我体内射了好几次,最后一次套子都满了,精液溢了出来,把我们相连的部分染成淫荡的白色。

他结婚那天我没去,虽然我收到了请帖,但我不想去。我穿着他最后送我的衣服——一套婚纱,自己在房间里,用假阳具把自己送上高潮。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女装过。

本来早就写好了,但是大佬说内容可能会暴露真实身份,所以听从大佬的建议,做了一些修改,可是改着改着就面目全非了,于是大佬说干脆把整个事件的框架改成完全虚构的事吧。所以第二章就变成了这样的纯粹的yy小说。

最近生意之类的忙起来了,可能要暂时告别这边。我们下次见面或许是来年开春的时候了。现实生活中我真的是个失败者,所以也不得不为了生计努力奔波。不过这个账号不会就这样沉寂。还要发五楼自习教室的译文,我会把账号和原稿交给大佬请他帮忙,问题是他不太会日文,后面的可能也就是机翻加稍微润色的水平了(还不知道大佬愿不愿意帮忙,如果大佬不愿意做,等明年我回来会努力把坑填完的)。然后大佬有时候可能也会发一些东西,不过他比较喜欢重口一点的,应该没问题吧。各位绅士,来年再见吧。

<<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一章
+1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2 thoughts on “一个抖m恋物癖的自述 第二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