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获壳依毒间 ♥

七张神座(仪座篇)献祭给神的祭品

七张神座(仪座篇)献祭给神的祭品 – 黑沼泽俱乐部

林立的超级大厦,五颜六色的离子灯管构建出了无与伦比的城市空间,无数显示屏上,摇晃着那温润可爱的倩影,那道影子裹着轻薄微透的细绸,束在那吹弹可破的娇躯上,在显示屏上扭动着白色丝缎紧裹的纤细的腰肢,抬起闪耀光滑反射着镁光灯条的珍珠白高筒袜,合金拉花边框裹不住而挤出一圈肉的肥厚白嫩大腿,让无数人得以看到她充满性欲的身体,爱席菈作为地方的超级偶像,身影活跃在人类帝国的每个角落,而她却从来没离开过自己的家乡,一个偏远的殖民星。

“曼哈顿博士!星标网络收集了十几年的变域资讯转换图像马上就可以完成!我们马上就可以看到我们的‘世界’真正的模样了!”一个扎着麻花辫,带着圆框眼睛的女孩看着投影电脑上即将到达底部的进度条,激动地转过头,看着实验室中一个唯一穿黑色研究所制服的中年男人,那个男人此时也难掩心中的兴奋,“马上投影到中央屏幕!这个发现是会让帝国..不,全体人类都振奋的好消息!”

人类从出生开始的最开始,最初是“无法理解”自身存在的,所以才会摸索自己的身体,而后到一岁左右开始完成“认识自我”,认识自我!也是真正迈向更广阔世界的第一步!为了这个目标,通过往尽可能远的地方发射星标,在星域周围布建“网格信号”的方式,组建了对内的超巨型探测设备!

这个设备将生成帝国中央星周围的数十个殖民星的内窥图,星体所有的内部的矿藏和资源都一览无余!人类将再也不只是开采表层资源的灰尘!

  “这是一个伟大的发现,我们终于看到了自己家园的全貌…噢,天哪!”随着中央投影屏幕的亮起,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那是!那是帝国支配下的十几个殖民星和数百个资源行星!此时此刻,在光与波的作用下,形成了一个个蓝色的立体且清晰的镂空影像,“看!我就说!哪怕是中央星也还有无穷的资源!”一个中年男士兴奋的指着图像中央,那颗圆形的蓝色镂空模型中,无数绿色红色各色色块代表的矿藏!虽然依然由于技术原因并不可能完全精确,但是对于确定矿藏已经太充足了!

一时间,研究所时不时发出一阵惊呼,大家睁大眼睛瞄着那张图,“那是金矿!天哪,这么大的矿脉,这都能动摇金价基准线了!”“混合矿脉!就在我的家乡地底下!”……

“等等,那是什么?”麻花辫女研究员发出了一个疑惑,大家纷纷朝她指着的地方看去,那是地图边角,基本没怎么显示的一个几乎是完全红色的点,好像还在跳动??

“把位置移动过去”所长发出了指令,那个红色的行星瞬间移动到屏幕最中央,并且放大。那是谷神星,一个偏远的殖民星,因为航线过于遥远,且并没有吸引人的矿藏,唯一值得自豪的环境,也因为难以开发而半弃置,人口不是很多,绝大多数还保留着原始自然风光,一些电影娱乐公司倒是经常来往采景。

此时,那盘桓整个行星内部,使得整颗行星在显示器上都闪烁着红色的光芒,巨大的存在感震撼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不!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存在的?!不,看那庞大的,血肉组成的地核,这整颗行星竟是在一个巨大的,活着的生命身上!那是一个蠕动的城市,在身体外有超过五公里的地壳,因此没有任何探测器发现其本质!张大嘴的人们心中毛骨悚然的恐惧已然压倒了一切,一时间寂静无声,而这些猩红的,蠕动的星球,竟然还不止一颗,零星分布在各个角落,警示器闪耀的红色光芒如同学者们内心的恐慌。

“已经靠的太近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声音。

研究所内屏幕爆闪,随着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所内的十几名研究人员,瞬间昏倒在地…

人类帝国中央在“天体勘探计划事件”后,就在帝国不止一颗殖民星上发现了奇异的现象,动物的狂躁、植物的活性化,昆虫的地方性巨大化,而伴随这些现象,甚至出现了一批邪教,索性这些邪教人数并不多,在铁腕的压制下,使其大多数都逼离了公众视线。但是其中,偏远的殖民星谷神星上,其异动更为强烈,甚至改变了地貌,无数帝国的科学家学者纷纷前往,一些军队甚至都在之后相应学者们的要求入驻其中,而这些,对不明真相的居民来说,就好比在这个星际时代随处可见的军备展示,不值得稀奇。

数年后……

偏远的居民行星上,爱席菈在准备她的演唱会。作为帝国最知名的歌姬,爱席菈拥有毋庸置疑的美貌,今天爱席菈的头顶带着粉色的装饰小水晶冠,梳着可爱的公主卷发,脸上只稍作点缀却已经是魅力非凡,穿着整个露肩一字领口上镶满了粉色钻子的公主服,腰部袖长笔挺被布料包裹紧绷着,华贵的裙子在膝盖上二十公分处散开裙摆,宛如娇媚的花朵,手上套着黄金雕花,手套边缘镂刻着繁复华丽金线,镶嵌珍珠和钻石的华丽白色长筒手套,大腿上套着和手套一样金属雕花封边,镶嵌点缀着珠宝的华贵白色长筒袜,紧紧的勒在大腿根部,她坐在演出室的后台沙发上,只能看到从裙下伸出的雪白长筒袜上的一缕金色雕花,温润如玉的嫩足曲线仿佛点睛之笔,踮着脚蹬在一双十几厘米的,镶嵌粉色钻石的华丽白色高跟鞋上,那双高跟鞋就像天鹅的颈子一样优雅细长,托着她宛如性器官一般娇弱的嫩足,将其绷成六十度的角—-华而不实的角度。

“还有五分钟就要开始了,话筒好像有点故障,小何,帮我去储物间拿下上次….小何?”粉唇轻启,温润甜美的嗓音情声呼唤了下助手,突然感到一阵恍惚,周身瞬间寒冷了几度,

一队军人闯入了化妆间,十几个战士将她包围起来,她倒也没怕,“您是?”爱席菈有些疑惑,她从不做危害帝国的事情,不知道军方找她一个歌女做什么?

一个威严的中年人走出来,一言不发,举起了手中的一个手电筒一样的柱体,一道红光闪过,爱席菈昏倒在了沙发上。

“带走”

爱席菈所不知道的是,她被运上飞船,贴着这颗星球的大气层飞快运动,直到降落在无数的科学家、军队星罗棋布分布的一片丛林中,她被抬出来,运送到了这些勘探者中心–一个巨大无比的,宛如女性阴部的张开的裂缝。

回过神,出现在美姬面前的,已经是冰冷的一条青色石头堆砌的,宛如地下通道一样的昏暗走廊,走廊散发着难以言喻的光芒,不知道从哪里发出,勉强能看清地面,萝爱席菈蹬的一下站了起来,惊觉脚下的地面的软糯感,竟是宛如活物的,肉壁一样的皮,或者内脏的肉块,散发着腥甜味,缓慢的,蠕动着。

萝爱席菈想大叫呼救,她勉强压过心中的惶恐,颤抖着声音道“有人吗,是谁在开这种玩笑!,我..我的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快点把我…”

空荡荡的走廊连回声都没有传来,萝爱席菈颤抖着后退了一下,不想后面的沙发竟然也消失不见,再往后看,那是一堵墙壁。

墙壁上突然亮开了一个点,刺眼的光亮让萝爱席菈眯了下眼,墙壁上展开了一个圆形的光环,吞咽着空气和黑暗。

“萝爱席菈,帝国公民,凯尔克萨人,16岁,父亲经商,母亲是谷神星上一个非开放区域山村的巫女……”一个声音从中传出,简直就像是机械摩擦的低吼。

“你…你们是谁?!你们要做什么!”萝爱席菈咬着牙“这不好笑!”

“别紧张,你的存在有至关重要的意义,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的。”那个机械的声音从圆环中传来,消失在背后已经异化到如肠道一样的黑暗肉廊内。

“虽然感觉没必要告诉你,但是献给究极祖神的‘祭品’终究要自己坐上不朽王座,所以我要对你解释清楚。”

什么?神?不朽王座?难道是蛮荒星球的邪教?

萝爱席菈呆了一下,她只在帝国宣传邪教的审判庭宣传词上见到过这些台词。

“不不不,不是邪教,祭品”这个电子声音好像看透了她,“我们就是帝国审判庭,还有国家仪式局,只不过很多事情不能轻易示人罢了”机械声音继续说道“我要告诉你你接下来的一生..不,也可能是永远?天知道这个东西半衰期是多久–要陪伴的东西”

“究极祖神 乌波·撒乌拉”爱席菈几乎要吓傻了,她完全不相信这是真的,还有从光环内发出得声音就像是魔鬼,只会对她吐出毒液。

“本来是要从谷神星,你家乡的小村子继续寻找祭品,但是奈何你们这代人就只有你了,我们别无选择,不过别担心,你会成为最伟大的明星的,我保证”

光环猛地颤抖,爱席菈有点不可置信的往后退了两步,但是那个光环直接凝聚成一道光速,射向了爱席菈的咽喉。

“咔哒!”咽喉猛地被锁紧,爱席菈的脖子上卡上了一道纯白的很宽的颈圈,抵住了下巴

好紧!快喘不过气了!

爱席菈拼命挣扎,但是项圈实在太紧了,而且严丝合缝,和她优美的颈子皮肤平合,根本拿不下来,而且光滑异常,她的手根本没有着力点,颈圈正中央有一颗红色的宝石,闪了闪光,之前的机械音传来

“是~首长,您对她讲吧”

“爱席菈,接下来你必须听从命令行动,才能达到目标,不然就只能原地徘徊,最终迷失在通道内!”

“目标?目标是什么!你们要对我做什么!”

怎么回事,镇定剂效果不是很好啊?不过问题不大。

“听着,我们需要你进入一个神殿祭坛内部,去…去开启一个东西的运转,这个东西必须由特定的血…你母亲遗传给你的,事成之后,我们不会再纠缠你”这个声音很洪亮,听起来就像帝国首相在电视里面的声音。

爱席菈只得往里走,起初爱席菈只敢靠着墙,那漆黑的洞穴仿佛邪恶生物的肠道,仿佛走不到尽头,尽管爱席菈已经习惯了穿高跟鞋,但是抬起那白丝包裹,卡着美脚的晶莹剔透的白色雕花高跟鞋的时候,爱席菈还是感到一阵酸疼。

多久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走了多久了?三公里?五公里?

越往内部,爱席菈却感到周围越是明亮,并非某个光源发出的光,而是越发仿佛脏器的整个通道的光亮,透着这光亮,爱席菈却是不敢靠着通道壁走了,那墙壁上一开始还丛生着石笋和裸露的岩块,如今完全变成了深海动物一般的粗大触须,端头如同阴茎一般喷吐着粘液,从墙壁上流了下来,铺满了地面,爱席菈行走时,腥臭粘稠的粘液就沾满了高跟鞋,通道中间更凹陷,粘液也更多,但粘液较少的墙壁到处都是寄生虫一般的触须,爱席菈不知道自己靠近会如何,但是那吞吐着粘液的东西她万万不敢靠近的,只能在通道中间行走。

又过了一会,通道的亮度已经提高到了犹如下午天空的程度,很远的地方也能看得清,爱席菈想揉一揉酸麻的脚,但是地面、墙壁,哪里都是恶心恶臭的液体和畸形的肉丛,只能咬牙向前,通道开始弯曲。

就像肠道,爱席菈想到。

转过了一个90度的扭曲的弧度,通道的环境已经弯曲变成了内脏的样子,一丁点也看不出来任何还有岩石的感觉,所见之处到处是畸形的肉瘤和胎盘一样的组织,还有依然看不到尽头的通道,爱席菈想继续往前走,走了太久的路,她的腿都开始发酸打颤了,但是她不敢停下。

爱席菈低头看向地面,从一个喉结一样的狭窄结缔组织中踏过,往后的地面让爱席菈干呕了起来。

那是如同浸泡在粘液里面的肉丸子一样的泥泞,爱席菈不敢想象其深浅,但是心中传来一个声音,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但是她必须走进去。

爱席菈打着颤迈出了一只白丝美腿,哪怕高跟上已经占满恶心的液体,但是珍珠白丝的大腿依然闪烁着迷人的光彩,就是这样肥美的柔贻,爱席菈一脚踩了进去,咕噜一生,白丝紧裹的美丽大腿就插入了恶臭的粘液中,这粘液稍有温度,就像刚刚分泌出来的汁,爱席菈试着用另一只脚踩着那些黏液中的肉块,但是这些肉块却仿佛海绵一样柔软,而且内部充满了更腥臭浓稠的液体,她的另一只脚也直接插了进去,比野兽精液还恶臭腥甜万分的粘液直接灌入双脚的缝隙、白色高跟内,双腿插在这恶心的肉和白汁水的池中,传来一阵温暖,恶心而恶臭的温暖,爱席菈感到一阵恶寒,却只能往前走,爱席菈不能迈步向前,整池挤满了肉块,也浸满了粘液,就像吸了精液的海绵,爱席菈只能高高抬起占满液体而散发腥臭的白丝大腿和高跟鞋,再把它们插入下一步肉瘤和粘液中,每走一步都极为费力,惊奇的是,仿佛这些恶心的液体也能给人营养,爱席菈能保持着这种姿势,竟然坚持着走到了下来。

扭动这纤细的腰肢,仅能遮住半个屁股的裙子下露出连体衣的V字口,勒住阴户使其凸出,由于靠液面太近,裙子没能包着的下半部分的屁股和连体衣勒出的肛门凹陷一片潮湿,往下滴答流淌着粘稠的白浊,抬起肥美香甜的大腿,那被光滑丝绸紧紧包裹的大腿上的布料破了几个洞,镂空的白色高跟鞋将她的脚撑起一个优美的弧度,然后,一脚踩进分泌满粘稠恶臭的胶质液体的如同肠道一样鲜红蠕动的肉块上,使脚下的肉块喷出了更多粘液和汁水,厚厚的糊满了整个小腿,一只脚插进烂肉里面,直接陷到膝盖的位置。

爱席菈已经到了相当往里的位置,和想象中的阴冷不同,这个“山洞”越往里面越像是物体的内脏,里面的一切似乎都活性化了,一些滚落的岩石就像蠕动的肉块,有的甚至还伸出触须进行轻微的运动。

越是往里走,周围的环境就越是仿佛异世界一般诡异,而更诡异的是这般恐怖的地狱都不能比拟的恶心状态,爱席菈竟不能感到恐惧,她的心情平静,哪怕她知道自己恶心的要吐出来,气味难闻的甚至想掐死自己,但是她依然心情平静的走着。

空气弥漫着让人窒息的荷尔蒙气味,就像把人关在酒窖中似的让她昏昏欲睡,走过淹没膝盖的肉质地毯,爱席菈估计那肉地毯得有将近三公里长,她的腿不知是吸收了粘液还是过于紧张的缘故,一开始艰难跨步的酸疼竟然无影无踪,虽然沾满了恶臭的粘稠白汁,但是美腿却滚烫发热而感到温暖和满足,连高抬着脚,裹着白丝大腿的腥臭液体回流经过阴户流淌到另一条腿,最终混入脚下的白浊中的动作,都愈发轻松,爱席菈感觉自己力气好像变大了。

仿佛一脚踩进比海绵还柔软的肉块,整个大腿都插进恶心恶臭至极的骚臭肉堆里,再抽出另一只脚,这烂肉混合着粘液,包裹着大腿,仿佛吮吸着每一寸肌肤,那恶臭和粘液浸泡这大腿,那温暖和粘性让爱席菈感觉自己的大腿每一个毛孔都在被强奸,自己的双腿正和烂肉性交!抽出大腿的时候如此恋恋不舍,每一个毛孔都在呼喊着空虚,直到再次被烂肉的吮吸和恶臭所满足。

爱席菈的礼服上半身依旧整洁,而小裙子下面,依旧犹如被几百头野兽发泄过欲望一般泥泞。

“嗯?”道路看到了尽头

爱席菈呆愣了一会,那尽头什么也没有,血肉组成的墙壁上长满了各种畸形的触须和内脏,和之前没什么两样,爱席菈想靠近那尽头,但是一抬脚,轻松的抬腿动作这次却没能成功,脚下的烂肉爆发出了强大的吮吸力度,她的大腿竟不能抬起,不能迈出一步。

这时候,爱席菈惊恐的发现,她在下陷!

不…不要!!我不要沉入这恶臭的烂肉里面去!

她拼命的挣扎,但是双腿却仿佛沉迷于与烂肉的性交中,根本无法动弹,很快,她的屁股完全没入了充满精臭和畸形肉块的池,她绝望的感到这些液体仿佛都是充满生命的蝌蚪,它们一蜂窝钻进肛门和阴穴,让它们充满恶臭,强奸自己的皮肤,让皮肤变得火热而焦躁,她的子宫一闻到这些恶臭的粘液和肉块,竟然自己张开了宫口,饥渴的大口喝着这些肮脏的白浊,自己的肉穴也张开了,如果不是紧身衣仅仅勒住自己的下体,爱席菈觉得自己的穴甚至想吞下那些畸形的肉块!,给我!给我,满足!想要满足!

“不!”爱席菈绝望的大叫了一声,可这时有有谁能救她呢,突然脚下一阵骚动,爱席菈察觉到自己脚下张开了一个腔室,深不见底!周围的粘液开始朝自己、朝着脚下的空腔汇聚!无数粗大如同手臂的触手从那些肉块中钻了出来,从脚下腔室伸出来更多,分泌着还冒着气泡的腥臭液体,困住了爱席菈的腰肢和手臂,猛地往下拖拽!

爱席菈被缓缓下拉,粘液已经淹到颈部,整个娇躯都被无数的触须磨蹭,更令她恐惧的是自己的身体,仿佛和烂肉腥精交合的大腿,,直接完全张开口,不顾她自己的意志开始吸收精汤的子宫和肛门,她的腰肢也不住地想扭动,屁股猛地抽搐,两瓣屁股猛地分开,肛门带着无尽的饥渴张开成了一个圆环,一张一合的拼命喝着,她的腰肢不受控制的在触须环绕中扭动,在肉块和粘液中抽搐,仿佛这样就能把所有的精液吸进自己的身体,“这…这为什么,我的身体?怎么了!啊…啊啊啊!”张开口穴,从屁穴里灌入,导致口腔内都泛着精臭,汗出的却是享受一般的呻吟,触须们强奸着爱席菈的每一寸皮肤,却不敢靠近爱席菈的几个穴,仿佛那是神圣的场所。

爱席菈的穴和肛门已经不受控制的不停吮吸液体有一阵子了,爱席菈感觉肚子里都充满了恶臭的粘液,浸泡在腥臭汁液中的绸缎紧裹着腰肢,而腰肢肚腹内灌满了腥臭!一股恶臭从喉咙内涌出来,我的。。我的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在渴求着糟蹋,在渴求精液的强奸!爱席菈惊恐的想到。

一只顶端开着恶心的肉花蕊的触手张开了肉苞,缠上了爱席菈卡着颈环的脖子,爱席菈伸出手抓住触须,但是滑溜溜的触手根本抓不住,爱席菈的整个手臂在这磨蹭下也开始发痒,“怎么…为什么手臂也…”套着镶嵌着珍珠的白丝手套早已经糊满了白色的腥臭液体,触手好像仿佛马的肉棒那样粗壮,滚烫的热量透过手心穿入大脑,双手好像也在吸收着精液,手心痒痒的,想进入,那里都想进入,哪里都好,哪里都想进入!!全身的皮肤好像都变成了子宫里的嫩肉,自己整个身体仿佛变成了一个生殖器。

如果…进入…

全身的开始发烫,全身都在吸收着液体!爱席菈虽然能感到自己自从进入洞穴之后一直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她完全无法就此思考,她张大了口穴,

进入我吧!

那个缠住爱席菈脖颈,吸住自己双手,马的阴茎一般粗大的触须,末端的花苞彻底展开,那是能包住人头的恶心厚膜,里面分泌着大量的恶臭粘液触目惊心的蠕动着无数的肉瘤和肿块不停地分泌着液体,最中央的花蕊,那是一个手臂粗,造型宛如螺旋塔,顶端裂开的褶皱打开,无数的软体管虫一般的触手群,爱席菈的瞳孔瞬间收缩,极度的恐惧挣脱了某种控制,“不!”但是已经太晚了。

只在瞬间,粗壮如手腕的花蕊就尽数插入了爱席菈的口穴,占满口腔,撑开喉咙,插入胃部,爱席菈剧烈的反抗在力气仿佛生物机械的触须面前仿佛根本就不存在。

“呃~唔,咕噜,咕噜,呜呜!❤❤!!!”搅拌着,粗大的花苞占满了整个口腔,爱席菈感觉自己被这巨大的生殖器填满了,喉咙被撑的好大!脖子拼命伸的笔直,全身巨大快感的干扰下,努力用喉咙,用内脏吮吸着肉花苞。

肉苞分出无数的触须和肉芽,搅拌着强奸着爱席菈的舌头和喉咙,巨大的排异感传来,但是身体的自我反应根本不足为提,最可怕的是,爱席菈感觉这排异感在逐渐消失,自己的身体,在飞速适应着这粗大的肉茎。

随后触手花苞合拢,爱席菈整个头部就被吞下,爱席菈感觉自己全身都沉入了恶臭的浆液中,和腥臭的触手裹着,被吸入最底部的腔室。

巨大的挤压感传来,衣服裹着厚重的粘液,挤压着粗大的触须,在全身上下剐蹭,吮吸,全身的衣服都被腔室内无数涌动的触手撕裂,化为碎片溶解,空气完全被阻隔,腔室内只有粘液的触手,就如同胃袋。要窒息了!要死了!巨大的恐惧传来,肉茎又猛地往爱席菈喉咙里插了一截,最后一点氧气带着白色的精液从爱席菈鼻孔里面挤出来,爱席菈翻着白眼,双手被裹的结实,只有粗大而灼热的触手龟头在手心滑动,双腿则被触手缠住抚弄,意识在一点点消散,很快,爱席菈在一波又一波的触手狂宴中昏了过去。

洞穴外

“长官,已经彻底失去信号了,推测祭女已经成功进入“宫”内。”科研人员在搭建的临时战地棚内紧张的对着一个中年男人说道,“嗯,也真是运气好,我们居然还能找到这神话和传说,并且祭祀家族居然还有活着的后人,虽然难以置信,这颗星球竟然是这样的存在,但愿和记载中说的一样,献祭一个女人让神明苏醒?可笑!虽然没能全部解读古代文献,但是神明的力量,上层居然相信这种东西能利用?哼,真无聊。”中年男人叹了口气,“等吧”。

一个月后….

一个巨大的空间亮起,这是仿佛血肉之井底部的深渊,中间有一个高达百米的又数不胜数的缠绕的喷吐精液的阴茎组成的血肉之柱,最顶端,裂开了一条缝,一个形状宛如倾斜浴池的血红色王座从无数畸形肉块的簇拥中,挤着白色的粘液钻了出来,王座开始颤抖,分泌出大量的粘液,多到将整个血肉之柱都浸泡了一遍,而座位的底部,活动了两下,竟钻出两个巨大的畸形而丑陋的肉根!!这两根肉根像失去了重量一般,在空气中摇摆颤抖,长满了青筋和肉芽的肉根喷吐着液体,等待着将要与其融为一体的人的到来,而整个座位它还在蠕动!这竟是一座活着的血肉端座,而这目之所及,竟都是这张椅子的延伸!这整个空间,就仿佛一个巨大的内脏,而这王座,就是留给生殖器官的接驳口!

咕噜咕噜~~随着巨大的呕吐一般的粘液分泌声,这个血肉之井底端的墙壁裂开了一条三十公分左右的小缝,猛烈的喷着浑浊的白色粘液,甚至形成一个粘液池而后几根白嫩的指头搅拌着精液从中滑了出来,接着是小腿,肥美的大腿和臀部,纤细的嫩腰,最后,一条仿佛脐带一样的东西裹着爱席菈整个脑袋滑了出来,爱席菈的大腿还在抽搐,在白色液体中搅拌,竟肉眼可见的把裹在皮肤上的精液都吸收进了体内,此时的爱席菈全身变得仿佛性器官一样完美,人类因为需要运动、生活、工作、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各司其职,而爱席菈吸收了无数的白色粘液后,身体的改造已经全部完成!此时的她,是一件完美的性器!胸部已经涨到头部大小,无视重力的水嫩油滑随着还在从口里插着肉花苞的爱席菈娇躯的扭动颤抖,臀部变得肥腻而高跷,而纤腰变得更挺拔细腻,而小腹还在时不时凸出一条粗大的东西,喉咙高高的凸出一个长条的棍状物,脑袋完全被裹住,什么也看不到,浑身的毛孔已经完全消失,细小的疤痕也都全然不见,此时的爱席菈,是“完美”的。

“咕噜,咕噜咕噜!!”随着巨大的抽动声,肉花苞慢慢打开,此时的肉苞和触手却仿佛快死了一样,活力尽失,竟不能从爱席菈身体里拔出,肉苞慢慢的往刚开始出来的缝里缩去,而爱席菈也被拖了好几米远,最后被周遭地面畸形的肉瘤卡住大腿,肉茎才从爱席菈的胃里,喉咙里拔了出来,让爱席菈的身躯一阵抽搐,随着粗大的肉茎撑开的凸起从爱席菈喉咙中拉出,一股浓浓的精液从爱席菈的嘴里、耳朵里、鼻子里溢了出来,肉穴和屁股也因为刺激,溢出了一股又一股浓稠的液体,爱席菈翻着白眼,显然意识已经,只有无尽的绝望和改造的快感还在脑海中回响,一个月的时间里,呼吸着粘液,喝着粘液,与无数的触手相伴,而无论快感到达极限,还是自己的身体到最后如何渴求,那些触手终究就是不敢插入爱席菈的肉穴和肛门,只能靠拼命夹紧喉咙,吮吸插满嘴巴,灌入维生精液来满足自己的欲望的肉花苞来满足。

爱席菈白嫩的足弯曲成弓,肉穴和肛穴竟然如同两张嘴巴,张开,张开到了极限!无比渴望填满的子宫口都开始蠕动,屁股和肉穴成了两个巨大的圆形洞,还一张一合的吞吐!!虽然没有触手的插入,但是一个月多的改造,已然是非人的肉体了。

随着“波”的一声,最后一截肉茎上的十几根触须离开了爱席菈的鼻孔和舌头,虽然还昏迷着,爱席菈还是大张着嘴,舌头和喉咙拼命蠕动,仿佛肉苞还插在自己的口器内。

过了许久,爱席菈躁动的身体渐渐平缓,爱席菈的意识才渐渐清醒过来。

“这是..哪儿”我没有死吗….

爱席菈睁开了双眼,干咳了两声,喉咙里面好痒…身体好空,不,这…这也太空了!!意识刚刚恢复,就几乎被身体无穷的饥渴感淹没,看着此时比之前丰满优美数倍的身躯,和巨大的乳房,乳房感觉很奇怪…虽然依然紧致圆润,但是…爱席菈抱紧了胸,浑身奇异的感觉冲击的她脑袋发蒙,这一抱不要紧,两个入枣一般的乳头竟然喷出了浓稠的汁水。

“啊!”爱席菈惊呼一声,不敢再用手去挤,身体敏感了好多,微弱气流的运动穿过足尖,划过大腿,从肛门处钻过,从后背处抚摸而过,全身都在尖叫,在嘶吼着欲望,哪怕是多么肮脏的精血也想用它填满,一缕风都能刺激其全身的悸动。

爱席菈强忍着浑身的欲望,抬头望向这片空间,扭曲的畸形的血肉组成的井底,竖着无数怪异阴茎缠绕成的巨大肉柱,上面好像还有什么东西,爱席菈想走近些,挣扎着用肘部压着软乎乎的地面,直起身来,肛门和肉穴的强烈渴求感冲击着她的神志,爱席菈双眼又迷茫起来,喉咙,嘴巴的欲望也愈发强烈起来,伸着舌头滴下白色的液体,在空气中吮吸着什么,爱席菈不由自主的把双手一前一后伸向肉穴和肛穴,张的好开,手指一碰到肛门边缘,开口的屁穴就收缩回去,夹紧手指,内部的软肉和肠道在蠕动,在吮吸,爱席菈还能感到一股不弱的吸力,但是无论爱席菈怎么抠挖,哪怕伸出的手掌都能感觉到肉穴的褶皱和尻穴的肠壁在如同生物一般蠕动,根本不能缓解欲望,扭着腰,爱席菈感到一个意志在指引自己,只要过去,只要过去就能满足….

“啊~~嗯嗯嗯~~呃啊啊~”张口只能吐出淫叫,爱席菈的脑子已经完全不能再思考了,扭着屁股,大张着肛门,在肉瘤地毯上爬行,肛门和肉穴里流了一地液体,在地上连成蜗牛爬过一样亮晶晶的线。

终于,爱席菈爬到了那巨大的阴茎之柱边上,爱席菈看到一根歪扭扭趴着的粗大肉茎,浑身一哆嗦,拼命的爬过去,把屁股穴对准那手臂粗的肉茎就坐了上去,没想到那肉茎竟然直接瘫软了,爱席菈一屁股座了个空

“求,求你了,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能插我,求你了!”

一屁股坐空,爱席菈竟然大哭了起来,眼泪和精液从眼睛里鼻子里流了出来,唾液滴湿了巨大的乳房。

“咕噜咕噜…”仿佛听到了爱席菈的呼唤

伴随着又一阵扭动,巨大的肉柱底部竟然生一个肉卵,这肉卵有三米多高,只有一层半透明的肉膜皮层,里面似乎灌满了白色的精液,而且在精液中,浸泡着什么物件,偶尔翻腾。而一个恶心到无以复加的,如同腐烂尸体发脓的声带里嘶吼出的声音从整个巨大的空间传来

选择吧,这是最后的机会

“怎么做都可以,怎么都可以,求你了,让我满足!”

穿上去,进入为你准备的王座

爱席菈抽搐着,一边用手抚摸着自己高耸并且张合的肛穴,一遍扭动着腰肢向那颗肉卵走去。

哗啦,肉卵从顶端破裂,乳白色的粘稠液体浇了爱席菈一身,爱席菈陶醉的闭上眼睛,张开口任由液体泼洒入喉,肛门一张一合喝着地上的腥臭液体,爱席菈感到一丝温暖从屁股传到肠道内,好舒服。

待到一滩腥精全部沉入肉毯,剩下的也被爱席菈的肛穴和口穴舔光,爱席菈抬起迷醉的眼睛,卵内是一滩好像堆在一起的毯子似的东西,好大一滩。

这是要自己穿上吗?

爱席菈用手拨开浸泡在参与白色粘液中的几件东西,竟然在蠕动,这是一件活着的衣服,和那些肉瘤一样,是畸形的肉块。

爱席菈困惑着看着内部完全是蠕动的血肉,如同阴道内的褶皱一样的肉褶,还蠕动着无数触手的皮,还有一堆好像产卵器一样的肉块,林林总总如同解刨的人的内脏摊在地上,感到无从下手。

一阵抽动,那怪异的衣服直接向爱席菈扑了过来,爱席菈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裹在一堆烂肉中,再次昏了过去。

“好紧,呼吸不过来了”

在差点窒息的挤压中醒过来,脸上,脸上有什么东西!看不见了!紧紧地贴着,爱席菈感到自己每一寸皮肤都被封在蠕动的血肉中了,眼睛刚刚睁开,就被一层肉膜涌进,再也无法闭上眼睛,而眼前所有的颜色都涂上了一层粉光,抬起手,天哪,那是闪烁着强烈反光,红色的乳胶手臂,再看看全身,鲜红的乳房如同两个油亮的气球 ,腰肢上裹着黑色的触手形成的乳胶皮,它们,它们竟然插入了自己的肚脐,因为贯入肠道,使其黑色的乳胶表面上凹陷了下去,连接了自己的内脏,让肚脐也变成了一个阴道,爱席菈感到肚子上那道细长的缝也痒痒的,微微张开,流出了白色的淫液,两双大腿和手臂甚至感到了高潮的酸麻,肥美的大腿中能感到触手在深入每一个毛孔,撑开,插入,然后接驳血肉,融为一体。

全身皮肤的饥渴感被暂时满足了,这身衣服仿佛代替了自己的皮肤一样,除了头发和全身的肉穴,全部都裹住了,肉穴和肛穴仍然大大的张开着,充满了无尽的饥渴,在肉穴、肛穴和嘴巴里面,也覆盖了一层极为薄的粉色肉膜,它们也在呼吸,在蠕动,这些肉膜从外面到内脏全方位挤压着爱席菈,爱席菈感到自己全身都要被勒断了,它们没有阻碍自己的触觉,反而令任何的感觉都往快感的方向转移,这是生殖器官应该有的皮肤,全身感到一阵刺痛,但是很快一股温暖的感觉传来,它们,在和自己融合,它们将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永远无法分开。

地上还有几块很大的肉块,此时竟然纷纷如同蛇类一样树立了起来,像眼镜蛇一样展开了自己的内在,那是比自己身上细小的触手更粗大可怖的内在,一个个手指粗细,将近二十公分长的肉茎在缠绕,在喷吐着粘液,向爱席菈扑了过来。

一件珍珠白公主裙趴在爱席菈身上,这些衣服都有将近一公分厚,里面的触手盘住了爱席菈已经裹满乳胶皮肤,敏感无比的性感躯体,刺激着每一寸皮肤,触手勒紧了爱席菈的乳胶乳房,使下半截得以用力,这白色的短裙吸住爱席菈硕大浑圆的美尻,勉强盖过半个屁股,连体的衣裙却依然不碰自己的肉穴和尻洞,绕过肛门和阴部,裹住了爱席菈的下体,自己的肛穴刚刚露在外面,一张一合,喷吐着液体。

随后,上身光滑的珍珠白的腰部和胸部的位置也蠕动了过去,本来就已经勒的很紧的胸部被无数的触手吸住,竟又喷出了一阵浓稠的液体,爱席菈娇喘一声,一切已经太迟了。

随着咔哒一声,白色肉褶的公主裙完全套在上身,猛地一颤,勒住胯部的肉皮和完全融合,爱席菈的屁股被勒的往上高跷着,完美的抬起肛穴,形成一个九十度的角度,那尻穴在研磨,在搅动,仿佛在呼吸一样张开闭合。

两条长条形的肉条爬了过来,裹住了爱席菈肥美的双腿,形成直至接近大腿根部的珍珠白长筒袜,两侧露出了触手长袜粉红色的血管,这些血管绘成如同华贵玫瑰花的形状,在脚心更是形成了一个心形花朵,在里面,这些血管扎入乳胶皮肤,插入爱席菈的血肉,与血管相连接,在这些血管插入整个大腿,插入脚心,与血肉连接的时候,爱席菈竟只能感到插入的快感和兴奋。

鲜红的乳胶双臂也爬上了两只白色的肉条,形成一双白色长筒手套,像腿上的血肉之裹一样,长筒手套上也有一长条裸露的血管,并且在自己手心中出现了心形的花瓣,在爱席菈期待的想象中,一声娇喘,血肉彻底相连。

很好

爱席菈抚摸着全身,抚摸脸部,能感觉到手心手臂里面的触手的蠕动,抚摸纤腰,能感到里面蠕动的触手搅拌着粘稠的液体,触须剐蹭着肚脐的周边,咕揪一声插入脏腑,爱席菈长叫一声,肥硕的大腿发软,支撑不住屁股坐在地上,触手搅拌着内脏,爱席菈不知道自己的五脏都已被改造,爱席菈的腹部脏器就是一个直连着嘴巴的巨大阴道,所以任其搅拌插入也不会死亡,爱席菈全身的肉穴,都是为了更伟大的东西做的准备,白色的长筒手袜和连身公主裙,露出的部分身体是闪烁着光泽的乳胶皮肤,而且,抚摸着自己的大腿,爱席菈能感到更细微的触觉,能感到每一个触手的颗粒在自己脚心划过,这些东西已经和自己生长为一体了。

接下来就是,王座

爱席菈趴在地上转过身,朝着巨大的血肉之柱攀登,血肉之柱极为粗壮,并且大致呈现金字塔形,坡度并不陡,不然,全身性器官化,肌肉和器官基本都被性功能压缩替换的爱席菈根本无力支撑自己攀爬,不过由于吸收性极好的皮肤和性器官,爱席菈的耐力倒是变得极为强大,珍珠白的长筒手套包裹着的手臂抓住肉茎,肚子里还在咕噜咕噜的被插着,扭动腰肢,高高撅起的屁股下探出长而肥美的白色珍珠白袜包裹的大腿,抬高到腰部,斜着踩住一根阴茎,使其受刺激喷出精液,并尽数被爱席菈高跷屁股上仿佛漏斗的肛门喝下去,就这样,爱席菈攀爬到的顶端。

那是一个圆滑的槽一样的座,周围有十几根大腿粗的孔洞,分泌着粘液,将槽内的一半都填满了,而骇人之物在这摊粘液中,在座位底端,粘液形成的小池内,两个超过马阴茎粗细,造型极为骇人的肉茎在空气中扭曲,伸缩。

一直被诡异的意志支配,只能扭动这渴望而无法满足的肉穴的爱席菈光看着就一下子泄了,胸部的触手来不及吮吸乳洞突然射精一般喷涌的汁液,从公主裙上乳沟缝中流了出来,双穴几乎同时喷出了一股浓稠的汁液,她一瞬间明白了自己的意义,她明白了为什么这些触手只允许自己用口穴高潮,那是因为自己的肛门和肉穴要献给这伟大的肉茎–神的阳具。

她的目光完全被两根阳具吸引,它们是那么特别,螺旋上升的触手形成通天塔一般的阶梯感,而周围是一颗又一颗盘旋的,仿佛眼球,亦或者某种生物的蛋一样的白色肉卵,它们在晃动,爱席菈痴痴的看着不知名的神的肉茎,仿佛全身心都被吸引了,一步,两步,每一步都从肛门、肉穴中流淌出泛滥的汁液。

宣誓吧,你的一切

这一定是伟大的神的声音

爱席菈想,我必须听从,爱席菈大开双腿,两根肉茎已经触手可及。

地面一阵蠕动,一道肉膜升起,阻隔了爱席菈和神的肉茎。

不!我要它的满足!我已经不能忍受了!为什么!

肉膜上出现四个按照四肢排列的纯白色圆环,以及正中央一个中心有着红色宝石的圆环,而后地面蠕动,竟然吐出了一双达到直角,超过20公分的白色高跟鞋,珍珠白的高跟鞋里灌满了极为粘稠的粘液,外侧用金线雕刻出复杂而华丽的花纹,而五个圆环周围也有同样复杂华丽的金色浮雕纹饰。

穿过去

爱席菈已经情迷意乱的伸着舌头,她的理智在被欲望淹没,一步一步走向肉膜。两双裹着珍珠白长袜的大腿插入高跟鞋,挤出了一滩精水,好紧,华丽的高跟鞋紧勒这爱席菈的脚,双脚严严实实的卡在了白色高跟鞋内,随着一声咔哒声,剧烈的快感传来,爱席菈翻着白眼,伸长了舌头,两双高跟鞋的金色浮雕花纹直接蔓延到双腿上,两只脚的骨骼都被固定成了只能用脚尖走路的形状,爱席菈直接摔倒在地上,想站起来,但是超过二十公分的高跟限制了爱席菈的行动,她挺直了腰,扶着肉膜,勉强起身,双腿岔开,露出如同活体一般张合的肉穴和尻洞,这双高跟彻底的和双脚融合,爱席菈能感受到插入肉穴的感觉从双脚传来。

“终于,我要,我要”嘴中只剩下喃喃的低语

我要被填满了。

双手双脚和头部穿过肉膜中的圆环,瞬间,这些圆环收紧,卡在了爱席菈的脖子上,圆环有一厘米厚,而紧箍的圆环甚至和皮肤平齐,她瞬间感到自己被勒成了人棍。

你的一切,都属于我

现在

爱席菈红色乳胶覆盖的面孔上露出了笑容,而眼角竟然淌满了泪水,那是绝望的泪水,还是喜悦的泪水呢?

转过身,背对着两根神茎,然后后退一步,两根比马茎还要粗大的狰狞巨物如同闻到了血的鲨鱼,被牵引着竖了过去,自己的肛门和肉穴疯狂的逼迫自己坐下去!填满!

仅仅是接触,爱席菈的肛门就获得了难以置信的快感,爱席菈全身的细胞都在欢呼,而面对过于巨大的肉茎,爱席菈努力的撑开已经在含着肉茎头部的肉穴和肛穴。

只要坐下去…

不…

仿佛知道了自己的命运,爱席菈仅存的理智在绝望的嘶吼,泪水从已经不能闭合的眼眶中留出,在嘴角,却发现是腥臭的精液一般的阴精,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

踏着白色高跟的珍珠色大腿带着巨尻猛地坐在了王座之上,神的肉茎瞬间挤开了两瓣裹着红色胶衣的屁股,撑开蠕动的阴道壁和尻穴,插入了爱席菈饥渴已久的肉穴和肛门,塞进阴道,撑开每一寸褶皱,插满每一寸内脏,她感到时间在变慢,她感到那神的阴茎在一毫米一毫米的进入她,自己的肠道被粗暴的挤压开,完全张开,屁股和子宫在拼命的讨好着,吮吸着神茎的每一滴,肉茎上面的每一个绒毛,每一个颗粒和褶皱,每一个凹凸和肉瘤都能让她高潮一万遍,她一瞬间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存在,那超越人类极限的快感根本就不可能是任何生物所能带来的。

“啊啊啊啊啊啊”爱席菈声音发颤,绝望的大叫了出来,“啊啊啊,不!!啊啊啊啊啊”这快感根本不是人能承受的住的,会死的,意识会消失!爱席菈用手撑住王座两边,让肉茎的最后一部分没有彻底插入自己,但是这怎么可能阻止呢,她自己的大腿就直接就因为剧烈的快感乱蹬了起来,手中一滑,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美尻上,美丽的尻穴吞咽着丑陋的巨物,终于在这一压之下,爱席菈的整个屁股浸泡在神的精液中,公主裙的裙摆也浸泡了一半,而两根神的巨大肉茎,则如同衣架一样,支撑着已经翻着白眼,嘴里、五官溢出精液,思维彻底被快感冲烂的爱席菈的腰肢。

爱席菈就像坐在王座上的公主,只是分别撑在两侧的大腿有些不雅。能看到一根巨大的柱子在爱席菈的触手公主裙光滑的珍珠白色腹部上撑起一个柱形,直捣入喉,堪堪停留在爱席菈的咽喉处,完全插入爱席菈身体的神之茎一圈的卵状器官散发着光芒,这光芒虽然不强烈,却穿透了爱席菈的口穴、肉穴和肛穴,穿过完全和皮肤融为一体的红色胶衣和公主服。

一个巨大的发光柱形物体在爱席菈的体内伸缩蠕动,爱席菈的全身都在抽搐,她仿佛就是一个串起来的肉虫,紧接着,王座周围数十个孔洞,每一个都伸出了粗大的触手,向爱席菈涌了过去,乳洞直接被手臂粗的肉根插入,一颗颗发光的卵被种了进去,这是和神共生的代价,嘴巴也被撑开,哪怕神茎已经从肛穴插到了喉咙,一团触手也塞满爱席菈的口腔和鼻子、耳朵、全身的洞,或者没有洞的地方都被奸污着,交配着。

而随着卡在爱席菈大腿末端和手臂末端的圆环散发出光芒,爱席菈的身体竟配合着触手,吞咽着肉瘤和卵。浸泡在精液凹槽中被公主裙掩盖住的爱席菈的身下,肉穴和肛门都被神之根撑的滚圆,一颗颗发着绿色荧光的,鹅蛋大,卵一样的东西被灌入爱席菈的体内,哪怕爱席菈身体内的两根神茎占满了爱席菈体内的每一个角落,这些蛋–神的生物质也源源不断的注入她的体内,她的身体只能在疯狂的高潮与欲望中,拼命的吸收这些物质。粗大的美腿被吸入管道一样的触手内,全身被无数触须蹂躏,随着越来越多的触手覆盖,光线终于一点点暗了下来,爱席菈将永远与神结合,她的肉穴、肛穴、口穴,全身的洞,整个身体都与神融合,她的肉体将与血肉之神共生。

洞穴外,帝国的学者惊讶的发现,洞穴周围活体化的触手在枯萎,凋零,血肉回廊在朝着最里侧“宫”房的位置收缩。

钥匙已经连接,苏醒的时候到了

而后,神的呼吸扰乱了大气,传遍了整个星球的每个角落

PS:计划上,这是个开头,再写七章结束,生活事务繁忙,还请多等待

+7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获壳依毒间            

23 thoughts on “七张神座(仪座篇)献祭给神的祭品”

  1. 大佬 能提供下那个收款码的图片是什么地址吗 超喜欢这种类型的 外加你的小说也贼好看

    +1
  2. 好久没有见到这么爽的高质量文了,大佬好文笔!
    要是出了本子真的我TM买爆!

    +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