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不要轻信试用产品

不要轻信试用产品 – 黑沼泽俱乐部

去年冬天我搬家到东京,搬进一个单身公寓,上一任租客似乎走得很仓促,几乎留下全套的家具。住了大半年,到了年底大扫除的时候偶然在沙发垫的缝隙里发现了几张纸,上面的内容很让人在意。我查了一下上一任租户,没有任何信息,就像凭空消失一样。我感觉很奇怪,总之我觉得应该把上面的内容发出来。

人类,总会有冒出愚蠢的想法的时候。有时候是结束了辛苦的一天以后,有时候摄入酒精以后,有时候则是做最喜欢的减压运动被打断以后。

碰巧的是,某一天有一个人,恰好在结束了辛苦工作的一天,晚上喝了不少酒,回家躺在单身公寓的床上用按摩棒自慰的时候,被老板的电话打断。她必须用一切如常的声音向老板做紧急的工作汇报,然后穿上扔在床下的衣服,在大半夜回公司处理并不是她造成的烂摊子。

这个人就是我。

我叫作美代子,朋友们大多叫我美代吉,也有旧识会叫我的旧名,惠美。我到东京以后惠美实在太多了,大学期间同学里有四个惠美,进入公司的同期里有两个惠美,就连去酒吧都能碰到一两个叫惠美的。因此我改叫美代子,结果这个名字的重名率也不低。

总之不管是叫我美代吉还是惠美,都无关紧要。因为我马上就不需要这个名字了。原谅我在这张纸上留下潦草的字迹,因为这是我最后的机会给大家分享以下这段故事。故事的开头是我诞生了一个奇妙的想法——尝试穿尽量多层的丝袜。

这个想法诞生于之前所说的悲惨的晚上。等我再次下班的时候,我穿着西装制服大半夜走过灯火通明的酒吧街,不远处还能看到几个穿着暴露的站街女。我在想她们难道不冷吗,唯一帮她们御寒的只有上身为数不多的一点点布料和下身的网袜。说起御寒,我穿着制服,下半身是一步裙丝袜和高跟鞋的标准搭配,风一吹也是冻的我想要跺脚。公司有着装规定,出勤的标准制服就是这样的。天这么冷,又不允许穿裤装,腿上的保暖该怎么办?

就我个人而言,我不喜欢那种内侧起毛的紧身袜,因为感觉压迫感太强。确实,那种紧身袜厚度足以御寒,但我就是不喜欢。我更喜欢比较薄的丝袜。如果一定要穿紧身袜,我一定会选择透气性好的80丹尼尔以下的那种。而冬季为了御寒的紧身袜都在120丹尼尔或者更厚。

所以,能不能穿两层或者更多丝袜代替?只要最外面穿黑色的,大部分人都看不出来里面的门道。

我抱着这个想法回到家,翻出这些年的收藏。都写到这里了,大家也该猜到了,我是个丝袜控。我从小学生时期就喜欢上了丝袜,这种柔软丝滑,紧致舒适的感觉,让我第一次穿就着迷了。我从初中开始每天都穿着丝袜出勤,书包里除了书本,永远放着两条替换的丝袜,即使体育课我也会在运动服下穿着丝袜。高中和大学更是变本加厉,高中开始为了上学,我搬到东京一个人住,晚上睡觉也会穿着丝袜。除了洗澡时,丝袜已经成为我的第二层皮肤。因此当公司规定出勤服装以后,我看到丝袜也被当做标准服装以后,心中的雀跃难以言表,恨不得上去和制定这个标准的人握手,虽然我的同事一个个都露出想要杀了他的表情。

自从开始工作以后,用来买丝袜的钱几乎花掉我工资每月盈余的三分之一,当然其中不乏一些高价丝袜,大多是我一时冲动买下来的。所以我有两个衣柜,一个装衣服,一个装丝袜。

我挑出一些颜色内敛的,先穿个三层吧,十几年穿丝袜的经验让我很快换好。从外面看,因为都是15丹尼尔的薄丝袜,就算穿了三层也看起来不是很显眼,最多就是看起来像穿了一条厚的灰色紧身袜。我慢慢摩擦双腿,多层丝袜的摩擦感觉和平时不一样,感觉更加迟钝了。我用手抚摸着腿部,感受着压迫感和顺滑的手感,突然想到如果穿很多层会是什么感觉。

于是我便产生了挑战到底能穿多少层丝袜的想法。这个想法就算睡了一夜也没从我的脑子里跑掉。我自认为是个行动力高的女人,于是在那个周末,我开始了准备。

我已经确定周日一整天都没人会来找我,老板那里已经打好招呼,父母提前也问候过。冰箱里囤积着两天的食物,也提前跟公寓管理员说好快递之类的帮忙代收。我要挑战穿最多层丝袜,然后穿着丝袜过一整天。

周天早上起来,天气晴朗,我昨晚就已经去澡堂洗过澡,稍微弄了点早餐吃了,然后把屋里的暖气温度稍微调低,因为我肯定要出汗。然后脱下居家服的裤子,想了想把上衣也脱掉,只留下内衣内裤。因为温度调低了,我打了个冷颤。

长舒一口气,第一层,3丹尼尔的肉色超薄丝袜,当初花了整整两千二百五十日元(含税)买下,可只穿了一次就因为不舍得保存起来了。我穿上这条超薄的丝袜,几乎看不出来我穿了丝袜,只有在灯光下才能隐约看出腿上似乎在反光。这正是超薄丝袜的卖点。

接着第二层,同样是超薄,但有所区别,这条是福O(译者猜测应该是著名品牌福助)的5丹尼尔的浅灰色水晶丝袜。2990日元。穿在脚上在灯光照射下会闪闪发亮。当然这也是冲动消费的产物。

第三层是塔布O(可能是塔布欧)的丝袜,同样是5丹尼尔,但颜色更亮一些。紧接着是第四层,第五层,第六层,厚度也慢慢从5丹尼尔增加到15丹尼尔。第七层开始,我的脚感觉已经有比较明显的压迫感了。紧绷感也变得强烈。

第八层,20丹天鹅绒包芯丝的丝袜。这个厚度是我最喜欢的。我开始改变穿袜子的手法。我把袜口从里面翻过来拉出来,在袜头处做成口袋的样子,把脚尖放进去,慢慢向上拉起。拉到膝盖处,再处理另一只脚。让两侧对称拉上来,一直提到大腿根部。最后轻轻用力提到腰上。我开始出汗了。这种方法可以减少脚尖受到的压迫,但操作起来也很累人呢。

第九层,福O的提臀加裆式连裤丝袜。前面的多是蝴蝶裆(T型裆),从这一层开始,要穿加裆式了。我早就开始出汗,但并没有产生什么影响。

接下来三层也勉强穿好了。我的双腿已经开始没办法弯曲了。毕竟是十二层丝袜啊。就算有很多都是非常轻薄的丝袜,但也耐不住层数多。寓言里老父亲让儿子们掰不断的箭就告诉我们这个道理。

第十三层是一条深灰色的天鹅绒连裤袜。30丹。一般来说,30丹就是紧身袜和丝袜的分界线,超过30丹的通常被认为是紧身袜。我是个对丝袜有着纯粹的爱的纯正丝袜控,因此不会去穿紧身袜,尽管两者差距并不大。这一层应该就是极限了。

这一层穿好以后,我端详起双腿。我的双腿变粗了一圈。不过不知道的人应该只会以为是一双比较粗的腿,穿了一条深灰色紧身袜,这些袜子应该加起来有一公分厚了。稍微动了动膝盖,还是可以活动,但很艰难。脚上受到的压力已经开始让表面积小的脚趾处发疼,踝关节和膝关节因为长时间固定一个角度,也开始产生不适感。我用手撑着, 床上挪到床边,鞋子就在床边。我想蹲下拾起鞋子,但蹲不下去。于是只能用脚尖挑起鞋。让膝盖和踝关节不打弯穿上鞋子并不容易,靠着腰部柔韧性,我总算是做到了。

站在地面上的感觉很奇妙,就像是踩在棉花上,地板好像变软了,我得扶住墙才能免于摔倒。走路几乎不可能,我勉强迈了几步试了试,换来的是差点扭伤自己的脚。我总算明白“拖着脚步”的意思了。两腿几乎抬不起来,只能用胯拖拽着大腿摆动,再靠大腿的动作拉动小腿和脚,让它们往前挪动,这些动作组合起来完成走路这一任务。只是从窗前走到两米远的椅子处,我就满头大汗,这样子是不可能去上班的。我本来是想要穿好多层丝袜去上班,但这个状态根本别说坐电车出勤,恐怕下楼就会让我摔个头破血流。

我坐在椅子上,开始准备脱下这些丝袜。脚尖已经很疼了。

脱到还剩下四层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前面已经说过,工作方面已经打过招呼了,快递之类的也会有房东帮忙签收,老家也不会突然找我。我实在不知道现在是谁给我打电话。

我接起电话:“你好,这里是吉川美代子,请问是哪位?”

“你好,这边是爱O宝袜业公司(这个真的不知道是什么牌子,而且原文是说“株式会社”,这可能是集团公司的名字,而非品牌名,并且结合后面剧情,这应该是一个虚构的公司),叨扰您十分抱歉,您在两年内购买本公司的产品消费额达到十六万元,公司规定定期对产品用户进行回访调查。请问您现在方便吗?”

这事还真是少见,我确实买了不少袜子,但已经超过十六万元了吗?或许得收敛一点了。“您客气了,我这里现在有时间。”

然后接下来十分钟,我回答了一些使用的感受和预期,大多没有多少营养,反正客户回访就是那种套路嘛。

在回答期间,我持续用双腿互相摩擦。四层丝袜这个厚度可能刚刚好,肉体没有什么负担,腿也不显得胖,只是因为袜子层数有点多,外面两层容易错位滑动,还总是掉裆。

客服人员对我参加回访表示感谢,然后告诉我会送一个小礼品给我。我便告诉他们收货地址,然后挂断电话。就这样,我把整个事情扔在记忆地下室的最边角的地方。

所以一周后,当我收到一个从冲绳寄来的包裹时,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包裹里是两个似乎装着什么液体的罐子。这好像是航空件吧?现在航空件能邮寄液体吗?我没有深究这档子事,将两个罐子取出来。罐子下面放着说明书和一封信。信中说这是之前回访的小礼品,是公司的新产品,请老客户率先尝试。“液体丝袜。”说明书上这么说。

这两个罐子里面装着的液体是丝袜?我来了兴趣。看起来只要将罐子里的液体喷洒到皮肤上,那些液体就会很快凝固,变得像蛛网一样,附着在皮肤上就能当做丝袜。脱下的时候只要用水洗掉就行。一个罐子里装着上述的液体丝袜,另一个则是固定剂,用来让液体丝袜定型的。

看到这,我很兴奋。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尝试一下。

我先在手背上喷了一点点,我感觉就如同蜘蛛网落在皮肤上,过了一会,喷着液体的部分感觉像是贴着胶布一样,真的有一小片像是丝袜的东西沾在手上。挺神奇的,似乎可以试试看。

反正今天是周五,这周周末也没什么事情,万一碰上什么问题,也有足够的时间去解决。不过在此之前,我得下楼去便利店买晚饭 。到了便利店,我买了两天的速冻便当。是的,这两天都不打算不下楼了。

我提着装满速冻便当的塑料袋回了家。刚把便当塞进冰箱,就把身上的衣服全都甩下来,扔进洗衣篓。我打算把脖子以下部分都喷满液体丝袜。是的,我早就想这么干一次了。之前也找过全身丝袜,但都没有合适的。这个液体丝袜恰好满足了我的需要。如果好用,那爱O宝会在我身上多赚一份钱。

我以最快的速度洗完澡,擦干,拿起喷液罐。剃毛平时就在做,多亏了平时的勤快,现在我可以立即投身于欲望。

我从肩膀开始,从上到下慢慢喷涂全身。后背很难喷,不过我还是克服了困难,可惜估计过一会我得花大力气清洗地面和落地镜。喷到小腹时,上半身的液体丝袜开始凝固了。我弯腰有些困难。对了,我想起我以前买过一个遥控跳弹。我放下喷罐,跑去翻出那个我只用过一次的遥控跳弹。因为只用过一次,所以电池几乎是满的。我把跳弹塞到小穴里,用液体丝袜把小腹喷满。因为刚刚中断了作业,我的手臂上的液体都已经凝固了,强烈的压迫感袭来,我弯曲手臂显得有些吃力。而且凝固速度还在加快,胸部也渐渐凝固。我感觉胸部像是被什么紧紧包裹。

我得快点。小腹结束后是屁股和大腿。最后是小腿和脚。脚的部分很麻烦,因为脚底没办法喷到。我等屁股上的液体凝固以后,坐在浴室的椅子上,向脚掌喷涂。然后伸着两脚不让脚掌落地,等待液体凝固。在此期间我注意到罐子里液体仅仅还剩一点点了。毕竟只是试用品,可惜这东西还没上市,这次用完了可能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法买到。这么想来还有点可惜。

终于,脚掌也有了那种被紧紧包裹的感觉。我把脚落到地上。站起来,端详着落地镜里的自己。镜中是一个脖子以下穿着绯红色紧身衣的前凸后翘的女人,她的脸像身上的衣服一样红。不过身上似乎深一块浅一块的,可能是喷的时候有的地方喷多了有的地方喷少了。

我再次拿起喷罐,对着镜子将明显的浅色区补好。后背仍然是个问题,不过我是个耐心的人,也是个不能忍受这种瑕疵的人,通过手机自拍和镜子,虽然很慢,但我成功了。

我用完了罐子里最后一点点液体,再次抬头端详。这次好多了。我活动着全身。因为刚刚的运动,我感觉开始出汗了。糟糕,汗水也会冲掉液体丝袜。在汗水毁掉我的杰作以前 我必须赶快把固定剂喷上。我急忙抓起固定剂喷遍全身。

绯红色的紧身衣幸免于难。我长舒了一口气。手中的瓶子又变得空空如也。刚刚因为焦急,不小心全用掉了。不过也无所谓。

固定剂也开始凝固了。我感觉全身更加紧绷。关节处要想弯曲得付出更大的努力。

说不定当时喷涂的时候关节应该喷少一点,但我为了防止因为不断转动关节让液体溜走,故意喷的厚实了一些。这下可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走出浴室,在屋子里来回走动,干啥这种舒服的紧缚感。走了两圈,我满头大汗。我把暖气温度调高,然后躺在床上,合了眼,准备休息一下。没成想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

再次睁眼 似乎已经深夜了。我活动起身体,结果意料之外的强大的阻力让我没办法顺利起身。

这时我想起身上穿着液体丝袜组成的紧身衣。这紧身衣似乎收缩了。我感觉压迫感更强烈了。虽然没有阻碍呼吸,但想要深呼吸还得多费点力气。

我深呼吸两次,再次尝试起身。这次成功了。我慢慢把脚放到地板上。可是脚早就失去知觉了。仿佛正坐了一个下午,我完全没办法感受到脚的存在。我从脚尖到脚踝彻底麻木。这时候不能勉强自己走路,否则必定会扭伤。

我只能跪在地上,打算用爬行的方法挪去浴室。此时,下身传来异样感。对了,我小穴里还塞着一个跳弹。当时我要继续喷涂,没空打开跳弹,所以设了一个定时开启。结果给忘了。这下可好,突然要启动了。

跳弹开始慢慢振动,这种程度我还能忍住。我把双腿并拢,用两手支撑,慢慢爬向浴室。

只要用水清洗就能洗掉这身紧身衣了。我把淋浴器的开关打开,水从花洒里喷出,喷到我身上。我跪坐在花洒下,等待身上的液体丝袜被洗掉。

然而几分钟过去了,我全身早就湿透了,液体丝袜构成的紧身衣不但没有被洗掉,反而收缩得更紧了。我意识到情况不对,急忙抬手关掉花洒,并想要从地上站起来。但我的腿完全不听使唤,只能保持折叠的状态。不仅仅是腿,上肢的关节也像是被束缚了一样,刚刚抬手的动作已经变得非常艰难。

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全身的紧身衣开始变硬了。我不仅一动也没法动,就连呼吸也受到巨大的阻力。不好,这样下去我会死的。我用起全身的力气,想要从浴室爬出去。但这是徒劳的,很快,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醒来以后,一个光头男人站在我面前。我似乎被什么支撑着坐在沙发上,但身体还是无法活动,只有手臂还能稍微活动。

“醒了吗?我很高兴的看到你如同我们预见的行动。该说你你运气不错还是运气差呢,你的身体已经发生了不可逆的转变,但我们再晚发现几分钟你就会因窒息而死了。因为我们的失误对您的身体造成的损害,我们深表歉意,因此我们决定补偿。现在,吉川美代子小姐,不,吉川惠美小姐,我们邀请您成为我公司正式员工,这里是合同。”说着,他把一堆文件放在我面前,可我根本没办法伸手去拿。

“看起来您现在有的不方便浏览合同。那就让我来帮忙介绍一下吧。邀请您做的工作就是试用我们各种新产品,作为模特,或者实验品,这只是个称呼,作为模特给我们提供实验结果和数据。放心,不需要担心人身安全。至于薪资,初步是这样确定的,您将在我公司任职三十年,初期每年的年薪为600万日元,每五年增加10%,食宿全包。我们会把你的工资汇给你的家人,反正你以后也不会有机会出门了不是吗?”

我没办法说话,一方面是因为震惊,另一方面是我的喉咙似乎出了什么问题。

“您已经同意成为我公司的员工了,”男人手里拿着我的印章,我伸手去抢,但男人动作比我快的多,“我们会帮忙解决您现在的社会关系,这需要花几个小时。趁着最后这点时间,向这个公寓和您过去的生活告别吧。我们会明天再回来,届时会把您运走。现在请自便。”说完,光头男人就走了。

我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了。但是我不想就这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想要留下一点痕迹,证明我曾经来过。沙发上掉落着一支笔,我把刚刚留下的合同最后几页空白页撕下来,一开始想要留下给家人的话和家人的联系方式,希望下一个租客能帮忙寄给我的家人,让他们救我。但想了想,还是撕掉了那些,仅仅把这个故事留在纸上,然后塞到沙发的缝隙里。这很不容易,因为我的腰几乎没办法转动,手虽然能动但也不太灵活。这花了一整夜。

在我做完这一切以后,天亮了。我听到玄关处传来响声。

大家好,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号主走之前留下的最后的文稿,没有完稿,于是我帮忙写完了,然后稍微做了一点修改。这个文案感觉可以展开来写,有点可惜。而且h浓度不是很高,更想是深夜兴致来了的妄想文。总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2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5 thoughts on “不要轻信试用产品”

  1. 我觉得D60以上的丝袜就不通爽了

    最后结局真好,有主人认领照顾下半生,一世无忧,成为优质的实验品

    +2
    1. 号主回老家相亲结婚去了,在老家上网不方便,翻译h文更不方便,就把号给我了让我帮他发文章。

      +1
  2. 这转号是什么鬼?不要停下来啊,团长!这样的吗?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