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咯咯哒 ♥

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一章

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希望咱们班的同学,都能向孙俞欣同学学习。”

班主任公鸭嗓沙哑,教育着班里头昏昏欲睡的学生。我坐在第一排的最左边,低着头,假装被老师夸的不好意思抬头。

我就是孙俞欣。

“我觉得如果大家都能像她一样,保持爆满的学习劲头和精神,我们整个班级,必然会大不相同。俞欣同学次次全班第一,在全年级保持前十之内,并不是偶然的。”

是啊是啊,我又一次考了全班第一,甩开第二名二十几分。

我低着头,两手并拢,两腿夹紧。我们这个高中都是小班制教学,一个班大概三十多人,所以我没有同桌。

“我发现,同学们还是不能像孙俞欣一样,在上课时保持集中的注意力。”

大家都昏昏欲睡,没人注意到,我翘起了二郎腿。

“每一次成功和失败,都不是偶然的。”

我夹紧了我的腿,口中微微呻吟出声。这么小的声音,没有人听到。

“想一想,为什么成功的就不是你们?为什么失败的往往是你们?”

跳蛋的频率……似乎加快了。

对,我,孙俞欣,就是这个老师正在夸奖的好学生,夹着跳蛋上课。

我能感觉到这个不安分的小家伙在我的阴道里左冲右突,我的阴道正被刺激着,分泌出那些淫荡的液体。

“就是因为孙同学,能够忍受你们不能忍受的,能够在痛苦的时候,疲惫的时候,咬牙坚持。”

我的两条腿不自觉的纠缠起来,以分散阴道传递向大脑皮层的,一波又一波的性快感。我紧咬牙关,害怕自己不受控制的呻吟出声。

“你们看看,孙同学和你们一样吗?孙同学从来不穿你们那些奇装异服,从来都是踏踏实实的,做个学习者。”

黑色连裤袜紧紧包裹着我的两条长腿,因为我腿部不自觉的摩擦,我能感觉到校服裤子的粗糙布料和我的柔顺丝袜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那种丝滑摩擦感奇妙无比。

是啊,我从来没穿过什么奇装异服,只不过别的姑娘校服裤子里面是秋裤,我的是丝袜而已。

“孙俞欣同学上课,就能扎扎实实的坐住。你看看你们,一个个,屁股上是长钉子了吗?坐都坐不住。”

我能感觉到,淫水从小穴里流出来,浸湿了我的丝臀。对,我连内裤都没穿,下体只有薄薄的透明黑丝加以阻挡。

“孙俞欣同学,就好比有一个锁,能把她牢牢的锁在这个校园里一样。这是因为什么?你们说?为什么你们就不能被学习锁住呢?”

丝袜外面,校服裤子里头,我的下体紧紧锁着一个贞操带。我根本无法拿出折磨我的跳蛋。而下体传来的情欲,俨然让我吞下了一次又一次口水,让我心跳加快。

“真是的。看看你们!看看人家孙俞欣!学习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什么东西都不是一下就完成的。”

跳蛋共有十档。刚才,小跳蛋一直开在一档,酥酥麻麻,震了我十多分钟,还挺舒服的,没想到突然开到了五六档,我真的吃不消了。我的乳头变硬,身体微微颤抖。

老师打破脑袋也想不到,底下的这个美丽三好女学生正在像禽兽一样发情。

“学习是的循序渐进的过程,一定要慢慢来,慢慢来,才能取得成效。”

我受不了了。我用牙齿咬住校服袖子,喉咙深处发出难以抑制的,呃呃呃呃呃声音。我两条腿夹到异乎寻常的程度。我能感觉到,小腹灼热如似火烧,极乐高潮马上就要降临。

“但你们也要想孙同学一样,绝不骄傲,绝不自满,遇到困难挫折,绝不灰心。”

跳蛋突然停止了!在我马上就要高潮的刹那,从六档掉到了零!

我的娇躯被欲火焚烧,阴道壁敏感到几乎崩溃,我能感觉到我的小穴在刹那间紧紧吸住了小跳蛋,但那个小妖精再也不动了。我几乎下意识伸手,隔着校服裤子抚摸我的下体,却发现因为贞操带,我根本无法刺激我的生殖器。

“她在灰心时是怎么做的?孙同学?请你回答!”

天啊!她让我回答问题!

我猛地站起来,就这站起身来的刹那,跳蛋在我的阴道里随重力下坠摩擦了我的阴道壁,我一阵目眩神迷,差点淫叫出声。稳住心神,忍住浑身颤抖,我说:

“其实这也不难,劳逸结合,放松心态是制胜法宝。”

忽然,跳蛋跳上了十档!最高档!

我猛地站直,紧咬牙关,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两只拳头紧紧握着,撑着课桌。

“然后呢?”班主任殷切地问我。

然后?全班同学,老师的目光都看着我,他们怎么会想到,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正卡在高潮的边缘?

太羞耻了!

不能在回答问题时高潮呀!

“然后…”

我夹紧腿,绝望地抬起头,发现自己已经控制不住身体的颤抖了。我轻轻扭着自己的屁股以分散注意力,尽量不让别人看出端倪,潮湿的黑丝紧紧包裹我的大腿和臀部,小穴紧紧包裹那个小跳蛋,我的每一个细胞,都渴望着高潮的绽放。

然后呢?

“啊啊啊啊啊呀呀呀!”

我绝叫出声,一下子没控制住倒在桌子上。我的腰疯狂地弹起来,包括我的整个下身都在跟着触电似的颤抖。我就在全班同学还有班主任面前,羞耻地高潮了!

“你怎么了?”班主任问我。

“老师!老师!我,我急性胃疼!”我悄悄缓过神,冲出班级。我听到班主任在后面说::

“看到没有?孙俞欣最近常常忍受胃疼的折磨,但仍然能考第一!”

第一章

我永远忘不了三个月前,那个女人恶毒的眼神。

三个月前,我的父母,飞机失事了。我和哥哥孙俞成听闻噩耗,痛不欲生。

父母给我们留下的是个烂摊子。他们在前几年的确算是事业有成,他们的公司日进斗金,我也算过着富家女的生活。可在今年却因为错误的公司决策,他们资金链条一度断裂,负债累累,他们就是在出外寻求资金的旅途上,飞机失事去世的。

我吓傻了,除了哭,只会哭。

哥哥咬牙扛起了生活的重担。公司宣告破产,清算程序由哥哥一手操办,继承的遗产全都还了债。但所有遗产,仍然不能抵消全部债务。

还好要紧的债全都还完了,有些债还没到期,暂时不用太头疼。

我们的家,除了一个大房子外什么都不剩了。我以为哥哥会卖房抵债,但哥哥没有卖房子,他说,总得给爸爸妈妈留下点什么,就算是他们的灵魂回来了,也能找到家。

他说妹妹你别怕,剩下的债,哥哥一个人来还。

我在上高中,我的哥哥工作了,在医院里头当医生。医生的确是高薪工作,但对那如山的债务而言,还是显得十分渺小。哥哥上午下午在医院做医生,晚上就去任何能挣钱的地方打工,拼尽全力,咬牙挣钱。

我说我也要挣钱,我不读书了,哥哥你太累了。没成想因为这个提议,一向温和的哥哥对我发了很大的火。他说,哥哥最希望的是你能考个好学校,知识改变命运,而不是出去打工,耽误学业。他反复强调,有他一个人,就够了。

但他的辛苦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过去那个乐观开朗的哥哥不见了,我几乎每天都看不到他,只有吃饭时才能感觉得到,哥哥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差劲的很。他越来越消瘦,眉头间越来越萎靡。

难道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让哥哥更加苦恼吗?

那个晚上,我明白了。

那个晚上,哥哥的未婚妻,一个高挑的漂亮女人,对我曾经很不错,但那时是我家有钱的时候。

她是七点多闯进我家的,那时候哥哥正准备去上班。

很显然,她就是来找事儿的。我们家的家庭地位一落千丈,父母双亡,还欠了那么多的债,自然被这种势力的女人看不上眼。她骂的很难听,但大概意思就是,你为了你这个破妹妹,疏忽了对我的关心,什么你们家已经完了,没希望了,你还养你妹妹做什么,咱们远走高飞,让你妹妹自生自灭吧如何如何。

她恶毒的语言不堪入耳,泪水在我眼眶里打转。

哥哥气不过,给了那个女人一耳光。女人更疯了,直接骂道:

“孙俞成!你到底是要你老婆,还是要你这个没用的妹妹?!”

哥哥铁青着脸,慢慢把抽泣的我揽在怀里。

“好啊好啊,孙俞成,孙俞欣。”她的面容因为愤怒和势利而扭曲。“你和你妹妹过一辈子吧!孙俞欣,你哥哥可是个十足的变态!”

女人骂完就走了。

哥哥哭了。我在他怀里,我抱住他,他也在我怀里。

这是爸爸妈妈去世后这么久,我第一次见到哥哥哭。

“哥哥…你可以不要我的。”我说。

他哭着不说话,只是把我抱的更紧了。

哥哥为了我,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不要了。

我真是个十足的混蛋。

第二章

哥哥已经郁郁寡欢很多天了。很显然,那个女人尽管恶毒,但毕竟哥哥和她经历过很多很多,哥哥深爱着她,她的离去让哥哥无比的伤心。

要是坠机的是我就好了,要是离开的是我就好了。

这周一学校有特殊活动,不用上课。我就背起书包早早回了家。今天还挺特殊的,周一哥哥医院会给他放一天假,他的兼职也在晚上,所以今天是哥哥难得得休息日。

哥哥一定在家里睡觉。像是以前,我会买哥哥爱吃的零食,和哥哥一起来吃。可现在日子紧巴巴的,我只能回家。

我用钥匙打开家里大宅子的门。哥哥把门反锁住了?大概不希望被人打扰吧。唉,这么大的房子,现在除了必要的生活用品几乎空空如也。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变卖了。

我轻手轻脚的换上拖鞋。哥哥应该在睡觉,我不想打搅他。

令我惊讶的是,屋子里传来轰轰轰的奇怪声音。我注意到宅子里的窗帘全被拉住了。

这种声音像是…就像是有人穿着高跟鞋在跳。

哥哥在看电视吗?我蹑手蹑脚往里面走。玄关往里走,就是客厅。可当我看到客厅里的景象时,我呆住了。

那个人,那个人是哥哥吗?

那个人靠着墙坐在地上。看体型应该是个年轻又健美的男人。凭借那俊朗的身高和身材,我立刻断定,那就是我的哥哥。

可哥哥这穿的是什么东西呀!我的哥哥穿着一身黑色胶皮一样的连身衣。可那连身衣也太紧了,哥哥健美的胸肌和腹肌,还有哥哥纤瘦的腰身,完全被着黑胶连身衣勾勒,不,束缚着。我甚至能看到哥哥胸肌上,乳头的形状!

哥哥的脸上那都是什么东西?哥哥戴着一个黑色的眼罩,所以他没有看见我,他还戴着一个黑色的耳塞,所以他不能听见我。他嘴里的东西那时什么?哥哥的口含着一个红色的球,红色的球用皮带,像是马笼头一样,让哥哥被迫张大嘴。红球刚好束缚哥哥的口,让哥哥不能把球用舌头顶出来,吐出来。

我才发现,哥哥也有两条健美修长的大长腿,此时此刻被紧身连体衣勾勒,让我想起了性感这个字眼。哥哥,哥哥居然还穿着一双恨天高高跟鞋!哥哥现在一条腿伸直,另一条腿弓着,两条长腿慢慢踢蹬,不时用高跟鞋踏击地板,这就是我听到高跟鞋声音的来源。

可那,那是什么?

我羞红了脸。

哥哥两腿之间,小腹下面,那个坚硬挺立的巨大东西。这是什么衣服?连哥哥的阴茎,都要单独束缚出来吗?

那是黑色的巨龙,此时此刻,却用透明胶带绑着两个疯狂震动的东西。那是跳蛋,我认得那个东西,听说是那些淫荡女孩拿来自慰用的。可此时此刻,哥哥居然用透明胶带,在他的阴茎上一左一右绑了两个!跳蛋有线,线连着控制器。听说如果震速越大,控制器的光芒就越强,我看见,我看见那两个控制器上,闪着疯狂的,五颜六色的光!

哥哥坐在那里挣扎着,两只手不停的在身上抚摸。哥哥这是在干什么?跳蛋不停刺激着哥哥,哥哥越来越疯狂,挣扎的动作姿势越来越大。

我的心脏狂跳着,躲在了玄关旁,偷窥奇怪的哥哥。

不一会儿,哥哥好像射精了。他颤抖着蜷缩起来,戴着口球的嘴巴呻吟出声。

哥哥这是在自慰吧?我是高中生了,我知道很多东西,我不傻。

我尴尬极了。亲眼看着自己亲爱的,尊敬的哥哥,自慰高潮,直至射精……

那个恶毒女人走前最后一句话忽然冲进我的脑海。

“你哥哥可是个十足的变态!”

哥哥高潮了一次。可哥哥还是没有关掉跳蛋,而且哥哥的阴茎依旧坚挺。哥哥这次,居然在用跳蛋的同时,用手刺激阴茎。他抚弄自己的巨大阴茎,不断地扭动着健美的身体,口中销魂地不停呻吟。

我不知道怎么办了。我只能躲在玄关,看着疯狂自慰的哥哥。

他性欲太强了,高潮了一次,两次,三次……我不知怎的,心脏狂跳,面庞潮红,我感觉,我甚至感觉我的下面分泌出了奇怪的汁液!

哥哥折腾很久之后,终于在他近乎吼叫的声音中,在一次剧烈的挣扎后,在一次近乎完美的高潮后来到了顶点。哥哥关掉跳蛋,瘫在了地上。

我赶紧往里躲了躲。

哥哥瘫了整整十多分钟后才有了响动。我听声音,他好像脱掉了紧身衣,摘掉了面罩那些东西。忽然,我听到了奇怪的,哗啦啦的声音。

我抬眼望去,哥哥此时脱光了,裸身背对着我。他的屁股又白又翘,脱下紧身衣后,紧身衣居然在往外淌黄色的水……哥哥是尿在里面了吗?哥哥居然把自己玩失禁了…我的脸更红了。

我看见哥哥似乎在客厅墙壁上某个隐秘的地方拨弄了什么机关,大墙顺势打开。

我的家里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暗门!

暗门里面,我抬眼望去,里面太黑,却看不见什么东西。哥哥把所有他的玩具都抱进了里面,又在里面关上了暗门。

房间里安静了,只剩下哥哥玩剩下的,一地体液,混杂着他的尿和精液。

我赶紧恍恍惚惚的跑了出去,迷茫地逛了一上午大街。

“你的哥哥是个变态。”

“你的哥哥是个变态。”

我用手机搜索了那些东西。哥哥穿的,叫胶衣,戴的,叫口球。那些是变态SM者的玩具。

原来哥哥喜欢玩SM,喜欢胶衣,喜欢口球,还喜欢跳蛋。

我的哥哥是个大变态。

逛了一上午大街,我在中午时假装下学,回到家。

哥哥已经做好饭了,那一地体液早被清理的干干净净,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空气清洁剂的味道。我尽量不去想那个穿着黑色胶衣,自慰且呻吟的哥哥。我看客厅的那面墙,并知道,这背后有我所不知的一个世界。

他并不知道他的小秘密被我发现了。我们俩聊上学的事,并相互鼓励。但我发现哥哥的气色好多了,大概是这一上午游戏的关系吧。

吃完饭,我躺在床上午休。

哥哥是个变态。

可我不介意,他是我最好的哥哥。

我介意的是,那个女人走后,一定没人陪哥哥玩这些疯狂的游戏了。

ps:有一天看一天的更吧,慢慢写,毕竟平常写小说费头脑,写小黄文费肾宝片啊(>﹏<)

大家觉得喜欢戳一下左下方小红心就可以(*•̀ᴗ•́*)و ̑̑

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二章 >>
+38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9 thoughts on “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一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