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咯咯哒 ♥

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三章

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孙俞成今天上班回来的时候,孙俞欣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粗茶淡饭,妹妹也是家里发生事情之后才学会做饭的,那一桌子菜诚意有余,味道不足。但老话说,犯是给饥人吃的。这些东西在饿了一天的孙俞成嘴里,无比美味。

妹妹笑盈盈地看着自己的哥哥吃饭,自己却一口没动。

“你吃啊。”孙俞欣满口塞满米饭,对妹妹说。

“我不饿。你多吃点。”

孙俞成笑笑。

“妹妹你做饭的手艺大有长进呀。”说罢指着那盘明显烧焦的白菜。“就是酱油可能放多了,显得黑。下次等哥哥有空的时候给你做点好吃的,你就旁边看着,好好学学,等以后……”

孙俞欣忽然噎住了。

“等以后……”

妹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哥哥看。

孙俞成忽然觉得脑袋嗡的一声。

“以后……”

“哥哥你不舒服吗?”妹妹关切地问,语音里藏着一种奸计得逞的小激动。

孙俞成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孙俞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大子型捆在床上。他现在赤身裸体,而他的身上,被人贴心地盖了一张小毯子。

房间里点着一盏魅惑的小红灯。孙俞成大概能看清楚,这是他自己的房间。他居然被绑在自己的房间了!孙俞成想呼救,却发现自己的嘴巴里被人塞进去一个口球,后面还用皮带绑着。

口球!

孙俞成印象里,戴口球一般都是在自己意识清醒的时候,可没有像这样,昏迷醒来发现被人戴上了口球。这是什么情况呀?孙俞成奋力挣扎,却发现这些绳子绑的异常结实,还极粗,尤其是两只手,被绳子一左一右,拴得极紧。凭自己的能力,根本就解不开。

就在这时候,门被打开了。

一只黑色的乳胶猫咪,溜了进来。

孙俞成脑袋后面被贴心地放了个小枕头,所以尽管他被捆在这里,仍能看见来人。

可来的是一个人吗?

魅惑红灯映在她黑亮的乳胶紧身衣上,胶衣则勤勤恳恳,巨细靡遗地包裹,勾勒并拘束着她青春而又娇美的雌性肉体。那人的脸隐在暗处,孙俞成并不能认出她是谁,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那人头顶戴着两只可爱俏皮的猫耳朵,而猫咪的手和脚都套着毛茸茸的玩具手套,甚至这个雌性猫咪两腿间,一根黑色的猫尾,还长长的下垂着。

孙俞成明显感到自己胯下的巨龙悄悄挺起。

空气中落针可闻,孙俞成也不可能不会注意到猫咪身上传来的,震动的嗡嗡声。猫咪乳胶衣的裆部开有贴心的小孔,小孔里透出一根黑色的线,黑色的线连着一个黑色的遥控器,遥控器正用腿带绑在猫咪修长诱人的黑胶大腿上。

遥控器慢慢闪光,说明此时乳胶猫咪小穴里埋着的一颗黑色跳蛋并未休息,正缓缓地刺激猫咪的阴道壁和性感带。

猫咪呼吸急促又没有规矩,渐渐变成了娇喘声。她就站在哪里,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走出黑暗,让孙俞成见识到她的面目。孙俞成也看得呆了,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终于,猫咪下定决心,走了出来。

不出各位看官老爷所料,那人正是他的妹妹,孙俞欣。

灯下看美人,越看越惊人,何况她本就是个漂亮可爱的妹妹,孙俞欣。她画了一个很成熟的妆,可再白的粉也掩盖不住下面红彤彤的脸颊。也许因为此时的羞涩与矛盾,也许因为下体埋着一颗正震动着的跳蛋,她轻轻咬着自己的红唇,红着脸,泪汪汪地看着孙俞成。

看着她,孙俞成脑袋里几乎一千空白。

“哥哥。”孙俞欣低声轻唤,仿佛一只黑色小猫般,急促又低沉。

孙俞成口中戴着跳蛋,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哥哥。我的好哥哥。”孙俞欣刻意走着猫步,可样子既笨拙又可爱。“哥哥,我一直在想怎么报答你。哥哥你知道吗?哥哥,自从爸爸妈妈去世,你就是我的全部了,你是我唯一的依靠。”

孙俞欣走到了绑缚哥哥的床前。

“可我是你的什么呢?我的前嫂子说得对,我是个拖油瓶,我是个没用的学生,我是个把你和嫂子隔开的滚蛋。我知道,都怪我,不怪嫂子。”

孙俞成拼命摇头。

“所以今天夜里,我要发挥我最后的一点价值。我要把我自己的一切都献给哥哥,我最亲,最爱的哥哥。”

孙俞成一边摇头一边喊叫,可只能发出一堆混乱的音节。

“哥哥你一定不是在拒绝吧?”孙俞欣歪了歪头。“我偶然发现了属于哥哥,爸爸和妈妈的小秘密。我想哥哥也是偶然发现的吧?哥哥你不会拒绝我的,因为我是个有用的妹妹,对吗?我是个能让哥哥高兴,能让哥哥舒服的妹妹。”

孙俞欣轻轻掀开了被子。果不其然,孙俞成的巨龙高高挺立。孙俞成的脸红了,孙俞欣的脸更红了。她迈开长腿,骑在床上,戴着毛绒手套的小手握住了孙俞成高高挺立的巨大阴茎。

“我是有用的妹妹,我是能让哥哥舒服的妹妹。”

这两句话恰似自言自语,可孙俞欣的眼中却泛出泪花。

孙俞欣支起大腿,另一只手直接一拧,把跳蛋调到了一个较高的档位。孙俞欣娇躯一震,撅起屁股,跪爬在哥哥的身体上,轻轻柔柔地抚弄着哥哥的阴茎。

“这是妹妹的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哥哥别担心,这都是我是和那些小电影里学的,我的身体只献给你。”

那只手抚弄得恰到好处。孙俞成戴着口球,所以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嘴巴,呻吟声就这么从口中漏了出来。孙俞欣听到哥哥的呻吟声显然更兴奋了,她扭着屁股,加快了速度。

“呀,哥哥。哥哥,你是最好的哥哥,我是…嗯呐…最差的妹妹。我不仅让你那么疲惫,还让你丢了爱人,丢了自己的爱好和生活。不要再养我了,好吗?就让我…啊…自生自灭吧。请,请离我而去吧。”孙俞欣的话语里渐渐带着哭腔,还带着几声若有若无的娇叫声。

孙俞欣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同时,她的身躯也在微微颤抖,这是高潮的前缀。

“啊~~哥哥,我要把我的一切,都献给你。哥哥,无论,今天晚上发生什么,请离开我,啊呀……唔!你不会再这么苦楚的活下去了!请收下,请收下,我最后的一点价值吧!”

孙俞欣直接把跳蛋打到最高档,在一阵淫叫声后,孙俞欣直接张开嘴含住了哥哥的阴茎。孙俞欣卖力地给哥哥口交,于此同时,孙俞欣却先高潮了。几乎没有性经验的女孩过分敏感,随着激烈地颤抖,孙俞欣在小跳蛋的折磨下两眼翻白,却还是兢兢业业地为他的哥哥口交。

孙俞成射了,射了她的妹妹满嘴。

孙俞欣倒下,关掉跳蛋,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哥哥。没想到,眼泪竟然稀里哗啦地流了下来。

“哥哥,为什么是我们啊。我想爸爸妈妈,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为我受罪了。”

妹妹的情绪相当不稳定,甚至带着一点癫狂。并不能怨她。长时间压抑的生活,内疚的心理,让她的感情无处释放。

“哥哥。哥哥。让我们进行今天晚上的最后一项吧。”她拉开裆部的拉锁,直接把连着一串淫水的跳蛋扔了出去。紧接着,孙俞欣擦干眼泪,下了床,拿了一堆东西过来。

她把两把匕首塞进了哥哥的手里。这两把匕首一左一右,倒着放的,多割一会儿肯定能割开手上的绳子。孙俞欣再次跨上了哥哥的身子。

“哥哥,谢谢你,照顾了我这么久。可是再这样下去,哥哥你早晚要垮掉的。哥哥,过一会儿你就用刀子割断绳子,如果你没割断,我明天早晨定了定时电话,打给咱们以前的老管家。哥哥,我爱你,请好好生活,找一个漂亮又善良的女孩子做我的嫂子。我…我要离开哥哥,去找爸爸妈妈了。”

孙俞成惊恐地看着自己的妹妹给自己的头上套上了一层极厚的塑料袋。一层不够,丧心病狂的孙俞欣甚至给自己套上了两层,三层。孙俞欣好像又哭了,哭声从塑料袋里穿出来。她胡乱地拿起一卷胶带,把塑料袋的口子在脖子上一圈又一圈的缠紧,直到她不可能存在任何一丝呼吸的机会。隔着三层塑料袋,孙俞欣甚至给自己戴上了一个口球——她不想让哥哥听到自己懦弱求救的声音。

孙俞欣裤裆锁链拉开,小穴对准孙俞成的阴茎直接坐了上去。处女的美好血液四溅。终于,孙俞欣拿着一个手铐,背过手,把自己铐了起来。

她,她,她要自杀?

孙俞欣一边哭一边卖力地抽动这自己的腰肢。无疑,哭泣消耗了大量的氧气,孙俞欣,就这样把自己生命最后的倒计时都献给了哥哥的肉体。

孙俞成急忙用左右手的两柄匕首割腕上的绳子,可孙俞成绝望地发现,这两把匕首都被孙俞欣可以做钝了。多割一会儿可能会割开,但在孙俞欣即将窒息身亡的当下,这种钝刀子显然用处不大。更别提孙俞欣还在不断地和他做爱呢,他的手几乎不听使唤。

孙俞成向着孙俞欣大吼。可孙俞欣早已经把双手锁在了背后,就算她回心转意,也绝无生还的可能。窒息感充盈了孙俞欣的大脑,而窒息感无疑将孙俞欣下体的快感扩大了无数倍。

少女又一次高潮了。

但窒息却提着死神的镰刀缓缓走来。孙俞欣还只是个孩子呀,窒息而死的痛苦却极为恐怖。孙俞欣在高潮过后,脑海中的性快感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只剩下了无助,恐惧和绝望。她停下了性交的动作,求生的本能占据了意识的主体。

果然,孙俞欣挣扎起来。她的两只手试图挣扎出手铐,但是没什么意义。孙俞成亲眼看着自己身体上的这只乳胶黑猫痛苦地痉挛起来。她摇晃着自己的身体,疯狂地甩着脑袋,口球里面呜呜乱叫,似乎想把袋子从脑袋上甩下去。

孙俞成几乎是在用命去割那几条该死的绳子。

啊!有眉目了!左手位的绳子要断了!

可忽然,孙俞欣又开始扭着身子和哥哥性交。孙俞欣尖叫着,挣扎着,却同时不停地抽送着哥哥的阴茎。铁铐在背后被孙俞欣撕扯地哗哗作响,可孙俞欣竟然还维持着最后残存的意志,企图给他的哥哥一次高潮。

没能想到,此时的孙俞成居然射了。射了不要紧,劲头一松,左手的刀子居然掉在了地上。

最后愿望的达成摧垮了女孩的意志。她摇摇晃晃站起身,似乎是想找点什么东西割开脸上的塑料袋。可氧气存量明显不够。孙俞欣摔倒在地,她爬了几下,随着一阵绝命抽搐,孙俞欣不动了。

她还有救!还有救!孙俞成头脑发热,继续用右手的刀子割绳子。

三十秒过去了。

四十五秒。

一分钟。

屋子里只剩下了孙俞成的呻吟声,和刀磨绳子的声音。

可没成想,此时孙俞成左手被刀子快割断的绳子,却在此时断了。

大概是有人在天上注视这这一切,在天上显灵。

第二天,孙俞成给孙俞欣请了假,自己也请了假。

病床上的妹妹脸色惨白,但起码活着。妹妹很早就醒来了,但孙俞成发现,自己已经无法面对自己的妹妹。

他做好了一切安全措施,以防这个女孩再次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

中午,孙俞成熬了粥,送到了妹妹的床前。

两个人几乎没怎么对视,尴尬的要命。孙俞成不知道怎么开口。

“哥哥,你放心,我再也不做出格的事情了。但,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孙俞成这才转过头,盯着妹妹苍白的脸颊。

“什么事?”

“我要做哥哥的性奴。

有什么玩法能让这对兄妹玩的吗,评论区评论。在线等,也不太急。

<< 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二章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四章 >>
+123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17 thoughts on “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三章”

  1. 我看的泪目了,建议考虑搞点胶衣动物play,或者妹妹沉迷于呼吸控制了也行

    +6
  2. 建议在胶衣的基础上增加动物play和呼吸控制,我已经嗨到不行了

    +9
  3. 让妹妹沉迷胶衣动物play,窒息,露出,高潮控制等一类play吧,哥哥别那么受了

    +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