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咯咯哒 ♥

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二章

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今天是星期六。

从星期一到星期六,哥哥裸身真空穿着黑胶衣,用跳蛋和双手挣扎自慰的样子,总是一次又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还有那个客厅墙后面的神秘世界,一样勾引着我的好奇心。

我在这五天里不停搜索SM的相关知识,我看了无数变态的视频,每看一个,我都兴奋异常。

那是个什么地方?

那是哥哥不舍得卖掉房子的缘由吗?

星期六是哥哥不在的时候。哥哥今天要上班,而我则今天放假。

是时候来检查一番了。

哥哥走后,我依样画葫芦,不一会儿找到了机关,打开了这道墙壁。

走进去,墙壁在我背后合上,打开灯,里面的一切让我震惊。

好比军械库放着无数的武器装备,这个巨大的密室,从头到尾,摆放着不计其数的SM玩具!

拘束用的绳子四处都有,胶衣像是普通衣服一样挂满了铁架,各种色气的情趣制服,内衣,丝袜,叠的整整齐齐储存在一起。我看见拘束靴,贞操带,铁胸罩,铁面具,像是骑士的盔甲一样被成套高高挂起,不同型号的跳蛋,自慰棒,炮机,随处可见。

我往里面去。里面有各种更变态重口的设备,比如真空床,真空柜,窒息play用到的重装面具,乳胶头套等等,失禁play用到的尿道封锁工具,居然还有一整套穿刺工具!我还看到了各式各样的发情药剂,在角落,我还看到了一台溺水play用到的机器和玻璃缸!

天啊,天啊,它们就在我眼皮底下!

我目瞪口呆的往里走,看到最深处,俨然挂着一幅巨型照片。

照片里的人…是爸爸和妈妈!

爸爸热衷健身,妈妈保养有道,两个近乎五十的人看身材体貌,不过三十的盛年。我们一家人出行,常被认成一个大哥哥领着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呢。

爸爸很好认,他穿着一身黑胶衣,和哥哥一样健美,只不过他身上也佩戴着好多拘束设备,比如阴茎上戴着贞操锁,贞操锁里面见缝插针的塞着一个跳蛋。凭控制器的光芒来看,跳蛋功率应该很微弱,爸爸只能发情,不能射精。爸爸手里拿着一条巨大的皮鞭,正看着被绑在拘束架上的妈妈。我是通过那个硕大的胸部辨认出妈妈的。

她的面部戴着厚重的铁面具,呼吸被一个气囊限制,使她只能不断呼吸气囊里混杂着高密度二氧化碳的稀薄氧气。她的四肢都穿着厚重的拘束具,像极了骑士的铁甲。而一前一后,两个炮机正不断抽插着妈妈的阴部和肛门。她白皙赤裸的小腹上,有无数鞭子的痕迹。

天啊。难道这么久……

这个家里,只有我是完全不知道这些秘密的人吗?

在相片下面,堆着无数光盘。光盘旁边有一台电脑。挨个打开来看,竟都是爸爸和妈妈游戏的记录影像。他们真的是把这当做了生活中的一部分。爸爸和妈妈两人喝利尿剂,比赛谁先失禁;爸爸和妈妈都在身上装上自慰器,比赛谁先坚持不住高潮;他们还有玩很野的时候。妈妈穿上女王装,高跟黑丝皮裙大皮鞭,俊朗的爸爸穿上拘束服和狗头,肛门还塞进了一个震动狗尾巴,不停地刺激着爸爸的前列腺。妈妈鞭打爸爸,强迫爸爸舔自己的下面,还脱了高跟靴,用丝脚在爸爸脸上流连。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妈妈穿上一身情趣ol服装,黑丝高跟透明衬衫齐逼裙,爸爸和妈妈玩的是剧情play,妈妈扮演一个被坏人(爸爸)抓住的女秘书。女秘书妈妈被坏人拷在了椅子上,震动棒和跳蛋都被固定在了女秘书妈妈的身体上。坏人给妈妈头上套上塑料袋,又用胶带密封好。这时候,坏人忽然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妈妈。可妈妈身上的跳蛋和自慰棒没有关,塑料袋也没有摘下!

妈妈看着离开的坏人,也并不着急,因为她知道坏人一定会回来要求她说出公司秘密,不会放任她被塑料袋憋死。可随着时间的流失,女秘书高潮了好几次后却发现坏人并没有回来。她开始着急了,大声喊叫,可因为嘴里塞了口球,下身还被刺激着,她只能发出淫荡的悲鸣。妈妈越来越着急,她疯狂地挣扎扭曲身体,想从被铐住的椅子上挣扎开,把两只手伸出来,撕开脸上的塑料袋。可凭一个弱女子,如何对抗锁住她的四个手铐?妈妈急得直跳脚,高跟鞋咚咚咚砸在地板上,两只手在手铐里绕啊绕,可就是挣脱不出来。天啊,我能感受到妈妈的绝望,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忘记自己还被禁止呼吸这回事了。他可能以为自己的妻子仅仅被跳蛋和自慰棒调教。妈妈的呼吸越来越紊乱,塑料袋里有限的氧气越来越少。妈妈一会儿叉开丝腿,一会儿又紧夹丝腿,妹汁从妈妈的下面流出来流了一地。妈妈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纤细的腰肢痛苦地扭来扭去,透过透明衬衫,我能看到妈妈的乳头早已变硬,经常服用催奶剂使得妈妈的乳腺里总是有奶水,而缺氧使得身体已经渐渐失去了对乳腺的控制,奶水自己从妈妈硬硬的乳头里流了出来。

啊,我真想亲临现场。这太淫荡了,穿着放荡的熟妇女秘书被拷锁紧紧束缚在椅子上,奶水和妹汁横流,透过她的黑丝袜滴落在地上。她扭动腰肢,丝腕与铁镣铐激烈碰撞,试图解放自己的双手;她的两条黑丝长腿绝望地踢蹬挣扎,以分散缺氧的痛苦感和跳蛋以及自慰棒带来的快感。这是濒死挣扎。我透过塑料袋,看见妈妈哭了,脸上满是惊恐。她尽管含着口球,但还是在叫着爸爸的名字,尽管听来含混不清,而她还是疯狂地叫着爸爸的名字,并含混发出一些音节。我能听出“我坚持不住了”“救救我”“我不想死”这类话。她一定特别后悔当时放任爸爸就这样毫无保险措施地把她的双手锁住,又放任爸爸用绝命的塑料袋套在了她的头上。

爸爸还是没有回来。妈妈的尖叫已经开始令人惊恐。我想这时缺氧和濒死的感觉已经压过了自慰器不断工作带来的快感,妈妈的尖叫声超级大,超级绝望,已经不是那种娇媚的窒息呻吟。随着一阵触电似的痉挛,妈妈似乎又高潮了。可高潮只能剥夺她赖以为生的氧气。显然,高潮让妈妈紧绷着的约括肌终于放松,并失去控制,一股黄色的尿液从妈妈的下面喷了出来。妈妈残存的意识里留着着最后的羞耻心,她夹紧丝腿,企图不让自己的死相太过难看。可她纯粹是痴心妄想。我不知道她的膀胱里到底有多少尿,总之,尿液震撼激射,即使妈妈夹紧丝腿,尿液也从丝腿中间喷了出来。

失禁之后,妈妈已经彻底失力,双腿叉开,脖颈一软,美丽的脑袋无力地彻底靠在了肩上。妈妈已经窒息昏迷了,只剩下手指头和小腿肚子还在神经反应式的微微颤抖。过了一会儿,妈妈连神经反应都没有了。

妈妈好像是死掉了。致死死不瞑目,满脸惊恐和绝望的表情。

可我的印象里,妈妈一直活得很健康啊?妈妈是空难才死掉的。

这时候爸爸不急不缓从一边走出来,看着各种体液趟了一地,已经死掉的妈妈,似乎很满意的样子。他甚至还围着妈妈的尸体拍了好几张照片。最后,她把塑料袋接下来,给妈妈服了几粒药,就开始给她人工呼吸。

天哪!妈妈竟然死中得活,过了一会儿,咳嗽起来。妈妈睁眼,又呜呜地开始哭。这时候爸爸抱住妈妈,录像也截然而止。

变态变态,真是变态。

原来我的骨子里,就流淌着变态的血液。

真是美丽呢……

我知道了,我知道怎么报答我亲爱的哥哥了……

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喜欢的话点个小红心吧。

Orz

<< 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一章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三章 >>
+13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3 thoughts on “与哥哥的调教高中生活 第二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