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now ♥

乳胶娃娃叶卡捷琳娜 其一

乳胶娃娃叶卡捷琳娜其一 – 黑沼泽俱乐部

1936年,冬。列宁格勒(Ленингра́д)郊外,一所破败不堪的诊所之中。全身赤裸的金发女子有些茫然的透过布满灰尘的窗户看着外面寒冷的街道。

“穿上衣服吧,今年的列宁格勒比往年要冷得多。”年轻的男人坐在金发女子身后,用一种友善的语调提醒着她。

女子回眸,看着男人手里黑得发亮的连体服,带着一丝默然冷语道:“乳胶,不保暖。”男子看金发女人没有想要穿上乳胶衣的举动,有些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雾气从男人嘴里吐了出来;可以想见的是,这间破败的诊所即便是开了暖气,温度也不会高到哪里去。女人的胴体,有些颤抖。

“穿上它,我才能保你活命。”男人再次看向金发女,有些急躁的继续劝说:“克格勃既然能除掉你的同僚们,自然也不会放过你。”女人也再一次看向男人;她盯着那件乳胶衣很久,最终再次开口,带着一抹戏谑的口吻问道:“你让我穿上它,究竟是为了保护我,还是为了你自己的恶趣味?”

男人听到这里,站了起来;他身上的军装随着男人的立起而显得笔挺肃穆。军装的肩章上,苏联元帅(МаршалСоветскогоСоюза)的肩章泛着耀眼的光辉。“这次的危机,连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回来。”元帅走到女人身旁,伸出手摸着她冰凉而美貌的面庞:“保护你也好,恶趣味也罢;你要还在意我,就照我说的做。”女人用她钻蓝色的眸子瞪着元帅,两人面对面沉默了相当长的时间。最终,女人眨了眨眼;露出一抹悲伤的笑容:“好吧,我穿。”

第一章 元帅X女人

叶卡捷琳娜 雪作品 原世界观 长弓地狱火 公元往事

“你不只是,给我准备了这一件衣服而已吧。”金发女人坐在椅子上,一边给自己的身体涂抹着润滑油一边问道。 元帅坐在一旁,悠然的点起了一支雪茄,他看着金发女子前凸后翘,被润滑油映照得无比嫩滑的身体,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你了解我。” 金发女人的眼神变得有些悲伤,她默默的看了元帅一会儿,继而叹了口气:“拿给我吧。”

元帅,从座椅旁边拿出一个铁箱,箱子看上去老旧而精致,不难瞧出这是元帅一直带在身边用了很久的心爱之物。 金发女子接过箱子,她扫了一眼箱子边缘用金色烫印的一行小字:МихаилНиколаевичТухачевский,继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然的打开了箱子。

“这种时候,你还要这么对我么…”女人看着箱子里的东西,她的表情露出了一种毫不意外却绝望的神色:“我要把这些东西,全部装备到身体上么?” “是的,”元帅点了点头:“至少在今天,我还想多看一眼,曾经高傲的你,能为了我做到什么程度。” 金发女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箱子里拿出了一个粗长的乳胶阳具塞,有些落寞的抚摸着这根不久之后就将身处自己体内的怪物喃喃道: “好。”

金发女子开始了乳胶衣的穿戴,她仔细的将一双长腿伸进了乳胶衣的裤腿里,乳胶衣很贴身,金发女子从未穿过如此贴合身体的乳胶衣;虽然她很想问元帅是怎么弄到这身衣服的,但最终金发女子还是没有说出口。 这件衣服的脚部是乳胶五指袜,金发女子将自己的脚趾一根根对准袜子的洞口穿了进去;她仔细的抹平皱褶,慢慢的将腿部乳胶向上拉去。这动作优美而满含诱惑;就连元帅也忍不住直勾勾的盯着女人,不想移开自己的视线哪怕一秒。

很快,女人已经将乳胶衣拉到了自己的大腿处;她暂停了穿着,转身从箱子里拿出了刚刚那根粗长的乳胶阳具,还有另一根稍微短一些的阳具塞。 “这两根,都要塞进去么?”女人有些苦恼,她不确定自己得下体究竟能不能承受住这两根粗壮的怪物。 “不是两根。”元帅,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摇了摇头;他伸出夹着雪茄的手指了指箱子:“那里面,还有一根。”

金发女人皱了皱眉,她看向了箱子的角落,果然那里面还有一根细长的乳胶阳具。 “我会难受死的…”金发女子回眸看着元帅,语气似乎有点哀求。 元帅摇摇头,并不打算减轻她的装备数量:“当初你塞三根阳具的时候,我可没见你有这么犹豫。” 金发女人无奈,她咬了咬嘴唇,闭上眼开始塞起了那三根阳具。 不得不说元帅选择的阳具尺寸对于金发女人来说还是太大了;即便是抹了润滑油,她还是花费了几乎一个小时将那些远远超出自己下体尺寸的阳具们完全挤入了自己的三个洞口。

“呜嗯…”金发女人显然有些受不了这些巨大的异物在自己体内的挤压;疼痛和胀满感让她的眼眸里泛起了少许的泪水。女人忍受着痛苦,将乳胶衣拉到了腰部,她费力的喘息着,带着哀怨的眼神看向了元帅。 但即便是这样,女人在看着元帅的时候依旧没有从他兴奋的脸上看出任何怜悯。 女人明白,自己不可能博得他的同情;她现在只能继续下去。

接下来,女人从箱子里找到了自己下一件必须穿上身的道具:一组金属片。 “通电用的么?”女人问元帅。 元帅点了点头:“依靠人体热量充能的电极,能够持续不断的产生介于疼痛和酥麻之间的电流。” “你是怎么弄到这种东西的…”女人叹了口气,有些绝望的问。 “具体原理我也不清楚。”元帅摇了摇头: “纳粹的科学。” 金发女苦涩一笑,有些不情愿的开始在自己的腰部贴上这些金属片:“把敌军科技用在你的女人身上,真的好么?”

“我这是在救你。”元帅吸了一口雪茄,慢悠悠的说:“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即便是再痛苦的活着,那也叫活着。” 女人没有反驳元帅的话语,虽然她很排斥元帅现在对自己所做的一切,但女人的内心深处依然相信着他。 在贴好了一整圈的金属片以后,女人拿出了一个内衬遍布了小刺的乳胶胸罩。虽然从她的表情上来看,女人一点也不想戴上这个如刑具一般的胸罩,但她已经明白自己目前的处境;最终,在犹豫了片刻后还是将这件胸罩穿到了身上。

“好疼…”金发女子将乳胶衣继续拉至胸部上方,她带着一丝哭腔喃喃道。 “好美。”元帅,在一旁吐出两字;不知是在鼓励,还是笑话。 女人叹了口气,经过几分钟的适应以后,她决定继续。 她拿起了一根几乎长达一米的乳胶阳具,阳具末端镶嵌着一根拘束带;女子很快意识到了这根拘束带的长度和自己的头尾相当。借此,她明白了这根长长的阳具,是必须要吞下去的。 这次女人没有墨迹,将润滑油涂抹在了阳具上面之后,她含住了阳具的头部,开始努力的吞咽起了这根如蟒蛇一般的存在。

随着阳具的深入,女人的脖子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撑开,有好几次她几乎要呕吐出来;但最终女人还是忍住了。不久之后,随着卡扣的连接;这根阳具被她整根吞了下去,并且其尾部牢牢固定在了女人的嘴上。 这个时候,女人已经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她的眼泪早就已经因为喉咙和胃部的痛苦而不自觉的流了下来。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实在牵动着元帅的性欲。

但元帅,忍住了冲动。 因为此刻,不适合做别的事。 女人很努力的压制着自己体内的痛苦感,她默默的将乳胶头套捧到自己脸前;将两根鼻管慢慢塞入了自己的鼻孔里以保持呼吸的顺畅。经过一番整理,她盘起头发,终于将乳胶头套完全笼罩了自己的脑袋,乳胶头套顺从的,紧紧的贴附上了她娇美的五官。 头套上没有嘴部的开口,但在眼部留下了几个小小的,几乎用肉眼无法察觉到的孔洞;即便这样会极大的限制女人的视野,但她并没有对此抗议;毕竟女人也明白,在这个危险的时刻,能够保持她最低限度的视线,已经是元帅能够做到的,最大的让步了。 随着女人身后的拉链完全聚拢,元帅开始出手帮忙;他麻利的从箱子里拿出乳胶束腰,娴熟的为女人佩戴了起来。

女人感觉到元帅似乎没有打算让自己好受(即使现在她已经非常难受了),束腰被元帅收到了她几乎已经不能承受的紧致。伴随着她那纤细的蜂腰完美成型,她的呼吸也被极大的限制了。而元帅没有给予女人休息和适应的时间,一条乳胶束颈很快的如同束腰一般对女人的脖子做出了严重的拘束。 此刻的女人,不但无法扭动自己的头部,她脖子里的巨大阳具,也因为拘束而呈现出了更大的压迫;原本还能勉强承受那根异物的女人此时已经近乎绝望的哭泣了起来。 但乳胶头套,阳具和束颈的多层隔绝,让她的哭泣根本无法传达出来。

元帅对此很满意,他微笑着搓揉了一会儿女人的乳胶胸部以示自己对她目前状况的表扬;当然,女人在感受到自己的的胸部因为搓揉而产生了一丝快感的同时,还产生了因为千百跟小刺所按压而产生出的屈辱与痛苦。 接下来,男人拿出了一双乳胶芭蕾靴;靴子的内面和刚才的乳胶胸罩类似,同样遍布着小刺;女人一开始因为视野被极大剥夺的情况而没有发现。直到她的乳胶双腿伸进了芭蕾靴以后,她才才刺痛中明白了这双靴子的恐怖之处。

“呜呜呜…”女人想要摇头,但她突然想起自己的束颈无法让她做出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于是女人只好用她那滑溜的乳胶小手试图推搡元帅,希望以此表明自己对这双靴子的不满。 元帅,似乎早就知道女人会在这个时候反对;他没有愤怒也没有惊讶;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别乱动,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听到这句话,女人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继而她颓然的放下了自己的双手,任凭元帅继续为自己穿着这双可怕的靴子。

终于,在靴子的拉链被拉好后;元帅停了下来。接着,他从箱子里拿出了几个小锁;元帅将这些锁分别锁住了女人的一双靴子,乳胶衣的下体拉链,束腰的后拉链与全包乳胶衣脖子上的拉链。 最后,伴随着束颈的拉链也被锁上,元帅的工作也完成了。他看着面前苦苦站立在原地,忍受着全身折磨的乳胶女人,满意的笑了起来。 随后,在女人细碎的哭泣和颤抖下,元帅拿出了一幅手铐将女人的双手反铐了起来,接下来,元帅用一个金属项圈卡住了女人的乳胶脖子,他拉着项圈前方的链子,对女人说道: “出发吧。”

女人绝望的点了点头,在元帅有些粗暴的拉扯下,慢慢的从那间破败的诊所走了出来。 一辆汽车,早已等待在了诊所之外。元帅拉着女人上了车;对前方驾驶室的低阶军官吩咐道:“去那个地方。” 汽车开动,女人身体里的大量装备伴随着这种老旧车辆的抖动而愈发活跃的开始对这位女性的肉体肆虐起来;这让她苦不堪言。 如果能够哭喊,她一定想要尽情的哭一场吧。

车子很快,消失在了没有路灯的黑暗巷子里。这个时候,好几位穿着军大衣的人们从破诊所的暗处走出;他们的肩膀上,无一例外的带着一条红色袖章。 “就这么放他们走吗?”一位年轻的壮汉眯着眼问道。 一旁稍微年长的男人叹了口气,他从怀里摸出一瓶伏特加抿了一口道:“毕竟他还是元帅,主席不发话即便是政治保卫局(ГПУ,前身为全俄肃清反革命和消除怠工特别委员会,后演化为克格勃)也不能轻易招惹他。”

“不过那也仅限于此时。”另一边,一名光头军官走来;他带着一抹邪恶的笑容道:“图哈切夫斯基的元帅还能当多久,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年轻军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继而问道:“即便不能对他怎么样,可那个女人我们也不能动么?” “元帅很聪明,他把这女人打扮成了纳粹试验品。”军官无奈的哼了一声:“如果我们贸然抓捕,元帅很可能反咬我们一口说我们试图从他手里营救纳粹的人。”

“没事的,且让他们再嚣张一段时间吧。”军官说到这里,摆了摆手道:“等他倒台,无论是那个女人,还是他自己,都将被我们制裁。” 不久之后。列宁格勒东北部,一条寂静的街道末端,走出一位女孩。 确切的说,是走出了一位中国女孩。 她穿着一身紧致的,连着高跟鞋的乳胶衣。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别的衣物和装饰。

少女捋了捋自己银色的长发,她抬头,血红的眸子看向了满天的繁星与雪落,少女呆呆地注视了片刻,在这寒冬里,她竟有些开心的微笑了起来。 少女伸出手,接住了一片雪花。 “店长大人,店长大人。”少女身后的门,被另一位扎着短发,同样穿着乳胶衣的女人走出,她有些好奇的问白发少女:“这么晚了,咱们还不打烊么?” 白发少女,或者说,应该称呼她小雪。小雪扭头看着短发店员,眯着眼摇了摇头:

“今晚,店里还有一个客人。”

未完待续

不要质疑原创性,我就是小雪本人。(鞠躬)

+113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now            

14 thoughts on “乳胶娃娃叶卡捷琳娜 其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