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now ♥

乳胶娃娃叶卡捷琳娜 其三

乳胶娃娃叶卡捷琳娜 其三 – 黑沼泽俱乐部

拖着病弱的躯体,雪强迫自己醒了过来。

她清楚,若是客人来到,店长便没有了休息的时间。

雪有自己的宿命。

夕有些担心的跟着雪,她看着雪踏着高跟鞋,略带疲惫的步伐;不禁想要劝她多休息一会儿。

雪却扭头,她摸了摸夕的脑袋;坚强的笑道:“我,有我的宿命。”

此时的醉汉,早已躺倒在了大厅的沙发上。大量的酒精使得这个人的意识已经不可能再保持清醒,酒气伴随着呼噜声很快的传入了雪与夕两人的口鼻。

这大概是雪第一次,不太想踏入店铺的大厅。

雪叹了口气。

她还是来到了醉汉身边,伸出自己的乳胶小手按下了藏在沙发缝隙里的按钮;很快的,沙发的内部发出了机械声;伴随着一阵抖动,沙发逐渐变得平缓,大量的机械从其缝隙中伸展了出来。很快的,原本舒适的沙发变为了一张可移动的手术台。

“夕…麻烦你把他推到手术室吧。”雪试着推了推手术台;不过她很快发现以自己病体所剩的力气是没办法将醉汉移动的。雪只好略带抱歉的看向了夕。

夕很懂事,她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言语;按照雪的吩咐,推着醉汉再次返回了大厅的后方。

“记得先给他注射10个小时左右的梦境。”雪补充道:“今晚我不适合给他做手术。”

“知道啦。”

雪释然的站到了墙边。虽然醉汉算不上什么大麻烦,但雪很明白,麻烦的人是自己。

这种时候,她特别想念原店长。

你若是没走就好了。

我若还是当年那个女仆,就好了。

雪发自内心的这么想着。

她茫然的扫视了周遭一圈,继而默默的捡起了地上散落的几个空酒瓶丢到了垃圾桶中。

“酒气好难散去啊…”

雪皱着眉头,有些不舒服的捂着自己的小鼻子。

她推开门,伴随着乳胶衣清脆的吱呀声来到了店外;或者说,来到了人类的世界。

“无论如何,要给店里通个风才行。”

雪这么想着。

雪捋了捋自己白色的长发,她抬头,血红的眸子看向了满天的繁星与雪落,雪呆呆地注视了片刻,在这寒冬里,她竟有些开心的微笑了起来。

“空气真好啊…”

雪伸出手,接住了一片雪花。

“店长大人,店长大人。”夕这个时候也安顿好了醉汉,她回到大厅里才发现店门原来敞开着;夕看向外面,发现了独自矗立在白色街道上的乳胶小雪。

夕连忙跑过去问:“这么晚了,咱们还不打烊么?”

小雪扭头看着夕,眯着眼摇了摇头:

“今晚,店里还有一个客人。”

伴随着雪的话语落下,原本暗淡的街角被两道光源照亮了。

一台汽车,朝着小雪所站的位置开了过来。

第三章 宿命

“难以置信,你居然会从店里出来。”元帅从车上下来,看着前方的小雪问道:“店门就这么大开着,不怕被世人察觉到么?”

“您好,终于等到您了。”

雪看着元帅,轻轻对他鞠躬笑道:“图哈切夫斯基元帅。”

图哈切夫斯基摇着头笑了笑,继而走到了汽车另一边,温柔的牵出了那只乳胶娃娃;继而他有些炫耀似的对小雪晃了晃手里的项圈链子:“我给你带来一位这么好的姑娘,你不请我喝一杯吗?”

“我得先帮她换一套衣服…”雪凝视了一会儿眼前不断颤抖的乳胶娃娃,有些无奈的对图哈切夫斯基说道:“这样的拘束对她的现有肉体来说,有些过于严厉了。”

“就这样吧,你要想给她换衣服的话明天再说。”图哈切夫斯基摇了摇头:“我今天来,一是为了把她交给你,二是想好好和你做个告别。”

雪看着眼前魁梧的男人,她的眸子里淡然的掠过一抹失落。

又少了一个长期客户。

这年头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我明白了,请进吧。”雪点了点头。

她带着元帅和女人走向店铺,夕恭谨的低下头,伸手朝店内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雪感觉脑袋有些昏沉,乳胶小手时不时的会微微颤抖。

我老了…

雪有些无奈的自嘲。

她很清楚,她只是病了。

“茶,还是饮料?”雪带着两人来到吧台。

元帅耸了耸肩,有些难以置信的笑了一下;他站起身来走到雪的身后,似是挑逗的伸手摸了摸雪圆润的乳胶屁股道:“酒的选项呢?”

“元帅,这样不太好。”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不太想被揩油。

特别是今天这样不太舒服的状态下。

“以前你怎么不说这样不太好?”元帅没有罢手的意思;他伸出双手环抱住雪的乳胶细腰;即便是有着乳胶衣和束腰的阻隔,雪已然能清楚地感受到元帅强有力的臂膀。

“以前是…工作…”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想要朝一旁挪动脚步以避开元帅接下来更加过分的举动;奈何元帅的力气实在比雪要大得太多;这种挣扎显然是徒劳的。

又不能对客人动粗。

但自己真的很不舒服。

雪无助的看了看周遭,希望夕能来帮自己解围。

夕居然跑回手术室去了。

雪才想起来,夕不太喜欢元帅。

啧…

真好啊,不是店长,就可以回避自己不想面对的客人。

“求你了,我真的不舒服…”雪扭过头,用近乎哀求的语调对元帅说道:“我今天生病了,在这种时候,元帅也不想被我传染吧。”

刚说完这句话,雪就察觉到自己的愚蠢。

“那你,为什么不戴上头套?”果不其然,元帅挑了挑眉毛笑道:“你们店的服务,应该要让我满意才行吧。”

雪觉得自己好笨。

客人想要玩弄她,总会有更好的理由。

“元帅不要太过分了。”雪有些生气,她扭过头怒视着元帅,即便元帅已然抱着雪的腰,她也没有丝毫退缩。

“怎么,这眼神像是要吃了我一样?”元帅并没有因为雪的恼怒而住手,反倒是抬手捏住了雪的脸蛋:“客户有要求,按照规定,店长应该不能拒绝吧?”

“正是有元帅这种奇怪的客人存在,”雪努了努嘴,有些不悦的看着元帅却又无可奈何的回答道:“所以九成以上的店,都是男性店长。”

真是讨厌,我们又不是妓院!

雪想到这里,感到非常恼火。

不过雪要是在这里杀掉元帅,或违反店内规定的话;那这间店很可能就要被列入清算名单的。

嘛,虽然失去工作这件事对雪来说完全无所谓。

但她想要守着店。

为前任店长守着这家店。

即使,雪并不知道前任店长是否还会回来,雪的余生是否还会再见到他。

但雪总存着一丝幻想。

待他回来,店里有等他之人;他亦有可归之处。

“您,等一下…”

雪闭上了血红的双眸,仿佛认命一般停止了反抗。

元帅松开了手。

他是察觉到了雪的坚决,或雪的苦衷?

不得而知。

雪从不远处的小架子上拿过一瓶黑色溶液,她看了一眼元帅,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既然不能让您这位重要的客户被传染…”

“你要封住自己的呼吸?”图哈切夫斯基的笑容,开始兴奋了起来。

雪点了点头。

“我喜欢,你窒息的模样。”

图哈切夫斯基满怀期待的,来到了他的乳胶娃娃身旁坐下;;他一边把玩着乳胶娃娃的胸部,一边悠然自得的看着雪。

乳胶娃娃很难受,胸罩内的小刺疯狂刺激着她脆弱的乳房。

她在颤抖。

她不知道,其实颤抖的不止她一人。

雪打开了瓶盖,那瓶中的黑色液体仿佛拥有生命一般;迅速的朝着雪的脑袋上扑了过去。

伴随着雪极不舒服的呻吟,她美丽的面庞被包裹成了亮黑色的乳胶。

乳胶没有任何的遗漏,完美的填入了雪的脑袋。

包括她的口腔,已经喉咙,甚至是胃。

包括,雪的鼻孔,以及呼吸道,一直到肺。

所有的,都被填充,塞满,封闭了起来。

如果是人类的话,早就死了吧…

雪有些不舒服的摸了摸自己的乳胶小脑袋,与此同时,店里传来了一阵空灵的声音。

“现在您满意了么?”

是雪的声音。

元帅笑着吹了一下口哨,他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下雪已然有办法和自己交互。

真是,足够有诚意的店铺。

图哈切夫斯基满足的走向雪。

他猛地捏住雪的胸部和脖子,将她按在了墙上。

“好疼…”雪的哀鸣,几乎是在她被推到墙上的同时发出。

“真奇妙啊。”图哈切夫斯基眯着眼,饶有兴致的开始抚摸起了雪的乳胶身体。

“无论多少年过去,你总能给我惊喜。”

雪在被元帅爱抚的同时,她感受到了一阵强烈的窒息感。那是她在完全封闭了自己呼吸的可能之后,必然会出现的反应。

“好…辛苦…”

雪完全没有掩饰的,表达出了自己目前的状况。

“呼吸…无法…”

“开始就受不了了?”元帅有些恶毒的将脸凑到雪的乳胶耳畔,低声笑道:“我记得,你的乳胶下体,是有开孔和乳胶内壁的对吧?”

雪痛苦的颤抖着,她的乳胶胸口剧烈起伏,完全是一幅因为无法呼吸到氧气而在死亡边缘挣扎的可怜模样。

……

“是的…”

叶卡捷琳娜雪 作品原世界观 长弓地狱火公元往事

未完待续

+5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now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