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now ♥

乳胶娃娃叶卡捷琳娜 其二

乳胶娃娃叶卡捷琳娜 其二 – 黑沼泽俱乐部

依旧是1936年,冬。

依旧是那一日,

不过是早些时候。

雪坐在店铺的接待厅里百无聊赖的发着呆。

店里的生意,自从那位叫做三界斋的前任店长不声不响的走了以后,便惨淡了下来。

“毕竟在可知的多元宇宙里,又不止我这一家店…客户们想要找那些比我有经验的店长做生意也是情理之中啊…”

小雪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透露出一种小无奈和小委屈。

同行们其实也比较照顾雪的店铺,时不时会在忙不过来的时候将客户介绍道雪的店里去;毕竟雪是个新店长,即便没有什么大本事,但雌性总是有那么一种能够引发同情的魔力。

雪捋了捋自己的白发,看向了窗外的初雪。她很喜欢这样的景色,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白发少女穿着一身亮黑色的乳胶作为打底,而外面则是一席看上去比较知性的乳胶裹身连衣裙,在高跟鞋的衬托下,雪的模样或多或少也有了那么两分店长应有的样子。

此刻,店门口的铃声发出了轻盈的回响。

雪的神思回到了现实,她眯起双眼微笑着,那是一幅典型的,不怀揣任何情绪的商业笑容;配上雪姣好的身材所摆出的迎宾姿势,这便是雪试图给所有初见的客人们,留下的第一个好印象。

“您好,请问是熟人介绍还是偶然路过呢?”

雪微笑着问完了这个问题后,她才开始正眼打量起这位入店之人。

那是一位,穿着破旧衣物的中年男人。

看得出男人的经济状况并不是特别好;啊,精神状况也是。

毕竟他手里的酒瓶几乎已经见底了。

“因为醉酒,导致精神桥接出现紊乱,所以在无意之中触碰到了本不应该被他开启的店门么…”雪打量着中年男人,在内心里想着。

“我,想出去。”此时,这位醉鬼说话了。

带着一阵让人感到非常不舒服的伏特加酒气的袭来,醉汉走向了雪;他的身体有些摇晃,继而打了个酒嗝,坐到了雪的对面。

真是没有礼貌的客户…

雪在内心这么想着。

不过,雪很清楚那适用于所有店铺的两条铁则:

第二章

只要能够走进店门的,都是客户。
店长没有拒绝客户的权利。

“您…能具体解释一下这个要求的意思么?”雪抿了抿嘴唇,耐着性子问道。

“嗝……”醉汉摆了摆手,又打了一个嗝;这让雪几乎当场就想拿过手边的虫洞吸尘器塞进醉汉的嘴里。

但雪没有那么做,只是耐心的,保持着笑容。

终于,雪的耐心等待换来了醉汉的话语:“我想隐姓埋名,去一个新的地方生活。”

雪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她稳了稳心神,再次用自己最灿烂的笑容面向醉汉问道:“知道了,请问您想要做到什么程度。”

“改头换面。”醉汉挠了挠自己许久未洗的脖子,打了个哈欠说道。

“您的意思是…”雪眯了眯眼。

“我要变成另一个人。”醉汉说:“完全的,从物理上变成另一个人。”

雪沉默了一会儿,继而再次露出微笑:“嗯,雪明白了。”

说到这里,雪歪着脑袋眨了眨眼,有些俏皮的思索了一会儿问道:“那么请问,您要变成男人还是女人?”

“男人。”

醉汉的回答让雪大失所望。

真是个写成小说都不会有人来看的无聊剧情。

“好吧,那么您对自己新生的年龄,人种,国籍和身材有什么初步要求么?”雪的提问变得有那么一点机械,似乎是在失去兴趣后还不得不继续完成工作的循规蹈矩的惯性。

不过男人接下来的回答,却让雪感受到了一丝怪异

“我要变成,你最在意的,那个男人的样子。”

“汝,是来调查雪的么?”

雪此时的强调,和刚才的温柔比起来完全是另一种画风。

她的脸上,已经失去了笑容;醉汉清楚的察觉到,雪那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是一种经历过千年冲刷,凝固于时间长河之中的,美丽的沧桑;就如同混沌的,永远没有变化的深渊一般。

恶寒。

醉汉的脸,抽搐了一下;一种恐惧刹那间流过了他的大脑,即便只有一瞬间,他却将眼前的乳胶少女错看成了长着血红犄角的恶魔。

但很快,不知是雪平静了下来,还是醉汉克服了自己的恐惧;他突然觉得眼前的白发少女又没有了先前那个瞬间的压迫感。

她到底,只是个女人。

一个,看上去柔善可欺的女人。

一股无名火,慢慢占据了醉汉的脑袋。

可笑。

自己怎么会被一个女人吓破胆?

想到这,醉汉猛地站起来,上前一把掐住了雪的乳胶脖子,将她按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这不是,你应该对客户说话的态度吧?”醉汉恶狠狠的说道。

醉汉很高,雪的双腿被抬离地面,她现在是完全悬空的,被醉汉掐着脖子按在墙上。

有些不舒服。

雪这么想着。

杀了他?

嗯…

不行…

新店,需要积累信誉和声望。

店长的脾气,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店铺能不能吸引更多的客户。

再忍忍吧…

雪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继而;她露出一抹略带歉意的微笑:“对不起…刚才的问话是我冒失了,请放开我可以么…”

“怪难受的…”

雪的微笑,是有魔力的。

这不是比喻。

雪的口红上掺入了少量的,从欲望依存症的生物体内提炼出来的病原体。只要雪愿意,她的微笑就能够短暂的吸收掉距离自己最近的人,当下最外露的意识。

雪面对这位醉汉,已经是第二次使用这个能力了。

第一次,        是她吸收了醉汉的酒意(即混沌意识),让他能正确说出自己来到店里目的的时。

醉汉终于放开了手。

他挠了挠头,似乎有些后悔刚才对雪的无礼举动。

“没事的,请坐吧。”雪看出了醉汉的尴尬,主动给了他一个台阶:“能请您仔细对我说说,为什么想要变成我最在意的那个人么?”

“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醉汉一屁股坐了下来,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只是觉得你这么个漂亮的亚洲女人,在意的男人一定很帅就是了。”

“正好我也不太想要斯拉夫民族的皮囊了,东亚人的似乎会不错。”醉汉补充完这句,喝光了瓶里的伏特加;满足的长舒了一口气。

别他妈的…喷酒气了好么…

一边想着,雪一边对醉汉开启了凝视。

嗯…这不算是什么超能力,所有的店长都会这招。

凝视,能够看穿话语的本质。

嘛,算是当店长之后的一些小福利而已。

通过凝视,雪确定了醉汉刚刚的话语之中没有隐瞒信息;她放下心来。

“我知道了…”

雪的微笑变得有点无奈;她最在意的人,已经长久的没有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了。

雪不太想回忆起他的样貌。

“对不起…”雪是真心觉得有些抱歉:“您可以换一个样貌么?”

“怎么?”醉汉似乎看出了雪的心事:“是个不愿意再见到的人么?”

“不是的!”

雪很着急的否认了这一点,紧接着,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不是的…”雪不自觉的埋下头,小声的重复了一遍。

雪还不是一个,非常合格的店长。

合格的店长,是没有心的。

“真是有趣的女人。”醉汉笑了起来,他再次站起身,走到了雪的身旁。他伸手抬起了雪的下巴,让她的双眸注视着自己。

“难道是,一个抛弃了你的男人?”

雪没有对醉汉无礼的举动反击,她只是用悲伤的眼神看着醉汉,一言不发。

不是因为她做不到。

雪很清楚,是自己的退缩,让醉汉敢于放肆。

责任在她,她不能怪罪在这个人头上。

“那个…我会按照你的意思办的。”雪努力的让自己恢复笑容,但她现在的笑容;却难以抑制的透露出无尽的伤感。

好在,醉汉没有更过激的行为。他只是伸出手,从雪身后的酒架上拿了一瓶伏特加,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喝了起来。

“那我…去准备一下,请耐心等待。”雪有些局促,她礼貌的向醉汉鞠了一躬,有些着急的快步走向了大厅的尽头。

尽头的拐角,是那位短发乳胶女孩儿。

或者说,是夕。

夕一直在角落里看着雪。

她很明显的,察觉出了雪的脸颊上,那莫名的惨白。

“店长大人,您还好吧?”等雪转过拐角,消失在了醉汉的视野范围外之后,夕才走上前来关切起她。

“我…”雪无神的扭头看了一眼夕,她伸出自己的乳胶小手,想要试图扶着夕;却在半道捶了下去。

雪倒在了夕的怀里。

抱着雪柔软的乳胶身体,夕有些讶异:

“您…发烧了…?”夕摸了摸雪滚烫的额头,有些惊慌失措。

这几百年以来,雪从未生过病。

今天这是怎么了?

……

夜幕降临,醉汉已经倒在了沙发上呼呼大睡起来。

而雪,则躺在自己闺房的床上,她依旧昏迷着;只不过从雪痛苦的呼吸声和她时不时传出的呢喃可以推断出,

雪似乎在做噩梦。

与此同时,在远离店铺的郊外,元帅进入了那间破败的医院。

医院里等待着他的,是一丝不挂的金发女子:叶卡捷琳娜。

叶卡捷琳娜 雪 作品 原世界观 长弓地狱火 公元往事

作者的话:初来乍到,小雪其实并不是很会使用本站的编辑系统;所以文章的格式和表现力有不恰当的地方还请各位包含。顺带问一下各位本站的读者或作者有交流群一类的组织么?

+4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now            

5 thoughts on “乳胶娃娃叶卡捷琳娜 其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