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now ♥

乳胶帝国系列【鸢】上集

乳胶帝国系列【鸢】上集 – 黑沼泽俱乐部

城上,独栋别墅;一位少女的闺房中此刻充满了乳胶特有的香味。

闺房里传出了悦耳的水滴声,和少女沐浴时浅浅的哼唱。

时间,回溯到一天前。

“拘束于里,任人宰割于外;君意何如?”

老者看着穿着全包乳胶衣,只露出她美丽面庞的少女问道。

“前者吧。”女子思索了一会儿,带着一丝惆怅的微笑着说道:“乳胶衣是我的挚爱,但任人宰割还是罢了;这种回忆我已经不想再添加了。”

“君之所求,可不像是舍后者而取前的姿态。”

老者摇了摇头:“只怕明日之后,君要二者得兼了。”

少女的秀眉露出一丝愁容:“您身为摆渡人,为什么不能再帮帮我呢?”

“摆渡人,只渡迷途者至关口,至于君为何到此,此间成败;老朽不会问,亦不关心。”

“好吧…至少你已经帮我取得了上庭辩论的机会…”少女叹了口气,她的乳胶身体随着少女叹息的起伏微微收缩着;在这月下,穿着乳胶的少女看上去美丽至极。

“回家,睡个好觉吧。”老者拍了拍少女的乳胶香肩,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似有似无的慈祥。

少女看着老者,良久之后,她点了点头:“…好。”

看着少女远去的背影,老者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真是年纪大了,这孩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思索了良久,老者终于扭头,缓缓离开了这条暗巷。天空中,想起一声鸟儿的悲鸣。

“哦,想起来了…”

鸢洗完了澡,擦干了自己白皙的肌肤后走到了一旁的换衣间。

那件完全按照她的身体倒模出来的天价乳胶衣此刻正平整的摆放在鸢的面前。

“这还不够…”鸢摸了摸面前滑溜的乳胶衣,有些安耐不住的兴奋。但她没有立刻穿上这件衣服,而是选择来到了旁边的一个密室里。

这个密室非常狭小,只有不足一平方米的空间;密室之中没有任何陈设,唯一的一个奇怪物体就是密室顶端的一整块肉色乳胶布料。

这块乳胶料被四面的机械固定在密室顶部,鸢看着这块和自己白皙肌肤几乎一样颜色的乳胶料子,有些迫不及待的舔了舔嘴唇。

“开始吧。”鸢闭上眼说道。

伴随着声控,密室顶端的乳胶料子被机械方框带着开始慢慢下降,很快的,料子接触到了鸢的脑袋;有趣的是,这块料子在接触到鸢身体的瞬间,就开始在它们接触的部位进行起了纳米级别的收缩和贴合。

“这种技术,明明可以在生物科技和医学领域上面取得大得多的成就不是么?”摆渡人曾经问过鸢:“君却只用来做乳胶衣的贴合材料,真的好吗?”

“我要追求的是,乳胶能够完全成为贴合肌肤的衣服,一点缝隙都不留。”鸢笑着回答摆渡人:“为了让自己,以最完美的状态让人们看到乳胶的美丽。”

“我要让人们接受它,接受我们穿着它。”鸢的笑容,透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苦涩和悲伤。

“君是想要,争取平权?”摆渡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君可知道,这有多难。”

“我知道。”鸢默默的埋下了头,继而悠悠说道:“但总要有人,为小众发声不是么?”

回忆闪过的这几秒,鸢的全身已经被肉色乳胶给完美覆盖。鸢的身体上没有任何遗漏,乳胶里面富含的纳米材料轻易的找到了她身体的每一个缝隙填充进去。此刻的鸢,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只乳胶人偶。

“连鼻孔都被堵起来了…”鸢有些意外,她明明设置好了要留下鼻孔的呼吸口的,此刻的乳胶却没有像程序预先设置好的那样为她敞开这个口子。

“糟糕了…我该不会窒息死掉吧…”鸢有些苦恼的扶着自己的身体,她的眼睛被乳胶纳米勾勒得完美无瑕,眼眶的轮廓和眼皮的起伏都完全被乳胶紧紧贴合;她根本无法闭上自己的双眼,值得一提的是,鸢眼眶这一块的乳胶内侧纳米很人道的为她分泌了一层透明粘液,这些粘液能够保证鸢的双眼即便被乳胶覆盖也不会产生过大的损伤,并且能让鸢被迫长期睁着眼贴着乳胶的不适感降低很多。但也正因为此,此时的鸢,看不见任何东西;自然也无法找到解开自己鼻孔被封住的办法。

“好难受…鸢不能死在这种地方呃…”鸢摸索着周遭的墙壁,她的乳胶胸口和腹部正强烈的起伏着,这种不自觉的呼吸状态让这位乳胶人偶看上去又多了几分柔弱和可爱。

“可是…鸢又没有什么办法..来脱困…好辛苦…呜…”鸢跪在地上,无助的用自己的乳胶双手拨弄着自己精致的乳胶脸蛋和鼻子,她有些绝望,又有些兴奋。

“意识…模糊了…鸢就到此为止了么…?”鸢的身体已经使不出任何力气,她绝望的跪在地上,乳胶身体无力的靠着一旁的墙壁。一些不自觉的抽搐和胸口时不时传出的起伏还在持续着,不过当这些征兆也停止以后,鸢就会因为窒息而完全死去。

鸢此刻,回忆起了她自爱上乳胶以来,一路成长中所遭受到的过往。

鸢是个倔强的姑娘,她自从喜欢上了乳胶以后,就坚持穿着乳胶衣。

鸢将自己曾经的衣物全部抛弃,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全包乳胶连体服;即便是日常的上学,家具,外出,运动,甚至睡觉鸢都只穿着乳胶衣。

这样的做法,在城上,是异类。

不可避免的,鸢被同学们排挤;被路人们指点,甚至连她曾经的朋友们都离开了她。

她无可辩驳,全包乳胶封闭了鸢的美丽口舌,让她无法在被人们奚落之时为自己辩解。不过鸢很清楚,即便她能开口为自己辩解,对于人们来说,她这位异类所说的话,根本就不重要。

少数派的道理,便不是道理。而多数派的胡言,也终究变成铁律。

鸢最终放弃了自己在城上优越的生活,她转学到了城下。

新的学校里,虽然也没有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人,但至少所谓的奇装异服对城下的人们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

至少对鸢来说,城下的人不会排挤她。

但,鸢当初没有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城下,不法。

鸢,在某一天放学回家的时候,被城下的流氓们围住了。

那天发生在鸢身上的事情,让她的世界观彻底破碎。

鸢意识到,人类,和兽其实没有区别。

鸢很坚强,她没有就此倒下,或放弃自己的乳胶的热爱。

她开始思考,想要为自己,和同样热爱乳胶的女孩子们争取一件事情。

争取,一份尊重。

从那时开始,鸢便立志投身到了法律和材料学的探索之中。在未来的几年内,鸢便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她们国家最高学府的双学位。虽然在这期间,鸢还遭遇了好几次的流氓性侵事件,但大部分时候鸢都用自己随身携带的防狼喷雾和电棍轻松解决了。但也不排除有些流氓的身手足够好,最终在鸢所有的反抗行为失败后也只能任由这些流氓摆布。

但这样的经历,让鸢一次又一次的加深了必须为自己争取到权利的思想。

终于,这个日子到来了。

在她研究出纳米乳胶的那个日子,城上最高法院同意对鸢提交上去的平权法案进行审核。

今天,就是鸢应该前往法院里进行法案辩论的日子。

绝望和不甘,最终取代了这些回忆,占满了鸢的脑海。

紧接着,她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当鸢再次苏醒,已经是一小时以后。

鸢很惊讶,她难以置信自己居然没有死去,并且就连她的鼻孔部分,此刻也已经成功的打开了两个供给呼吸的小孔。

“系统延迟了么…”鸢有些摸不着头脑,她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放弃了思考这个问题。此刻的她并不能看见任何东西,也就无法确定电脑里的程序是否准确了。

鸢决定不想那么多,她打算继续穿上自己剩余的乳胶衣,尽快赶往法院进行答辩。

鸢摸索着,慢慢走出了那间密室之中。这个举动,启动了鸢早已存储在纳米乳胶之中的一个程序:穿着剩余乳胶衣。

鸢的身体很快的被身上的乳胶纳米牵动起来,她灵巧的走到自己的桌子旁,轻轻拎起了那件黑色的全包乳胶衣。

衣服被鸢很娴熟的穿了起来,但一种强烈无比的紧绷感让鸢诧异了一下。

“怎么会那么紧…好难受…”鸢思索着,不一会儿,她想明白了,这件黑色乳胶衣本来就是按照鸢的身体倒模做出来的,但她忘了自己在穿这件衣服之前会先用纳米乳胶覆盖全身;这就导致了鸢的身体在穿这件黑色乳胶之前其实已经扩大了一圈。虽然这种扩大只存在于毫米级别,但对于那件黑色倒模乳胶衣的紧贴程度来说,却足够让鸢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紧致和束缚。

“没办法了,这个程序是不可逆的…”鸢有些无奈,只能任凭纳米乳胶继续帮自己穿着。

不得不说,纳米乳胶对鸢身体的孔洞照顾非常周到;她的下体,被纳米乳胶完美的勾勒了出来,而鸢的小穴,后庭和尿道也被这些纳米乳胶入侵,一直到她的体内约30厘米的地方才自动封闭,形成了三个绝对贴合鸢身体内壁的乳胶孔洞。

而此刻,鸢正在穿着的黑色乳胶衣同样拥有三个下体内套;虽然这些内套不如纳米乳胶一般贴合,但当鸢将它们塞入自己的乳胶下体之后,她体内的纳米乳胶立刻吸附起了这第二层乳胶,让它们尽可能的贴紧了鸢的孔洞,并且没有留下多余的空气。

很快,乳胶衣被穿到了鸢的脖子处,她停下了;鸢在思考自己是否需要一些别的道具。因为纳米乳胶并不是完全封闭了鸢的嘴唇,而是从她的小嘴深入进去,一直进入了鸢的喉咙深处,最终完美的包裹住了鸢的胃部内壁。这种纳米乳胶能够抵抗胃酸侵蚀,所以鸢不需要担心它遭到破坏,但可悲的是鸢在这个状态吃下的东西,就无法再消化了。

“看来嘴巴空空的还是不行。”鸢对极致填充和覆盖的要求非常高,即便嘴巴里完美的被纳米乳胶包裹了,她也还是觉得不够。

很快的,鸢对纳米乳胶下达了寻找喉咙填充物的命令,而纳米乳胶也依照着她的命令寻找来了一根粗壮的深喉口塞。口塞长达50cm,而且相比起真人的阳具要粗一倍。因为这个口塞的中间是镂空的,这样能够让鸢在被深喉口塞折磨的同时依然可以为别人口交。

这个设计相当不人道,鸢也是在某次心血来潮的时候从网上定制的这个口塞。但奈何其过于巨大的尺寸,鸢从没有胆量真正体验过这个阳具塞子。

但程序是不会照顾鸢的,她在含住这个阳具的瞬间就意识到了这根怪物是自己一直以来不敢尝试的那根深喉口塞,鸢立刻后悔了,她试图反抗和呕吐;但控制了鸢全身的纳米乳胶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因为下达过的命令是不可逆的,鸢根本没有办法让纳米乳胶住手;只能在百般挣扎无果后,被迫让这根怪物硬生生的塞进了自己的喉咙之中。

“好…痛苦…”鸢哭喊着,当然,此刻的她只能在内心哭喊。纳米乳胶最终还是完美的将如此庞然大物塞进了鸢的口腔,继而那件黑色全包乳胶衣的头套也牢牢的套入了鸢的脑袋上;头套的嘴部也有一个长长的内套;纳米乳胶将它稳稳的吸入并且固定;最终,黑色乳胶衣的拉链被拉上,并且在拉上的瞬间,黑色乳胶衣的拉链头发出了上锁的声音。

随着拉链的锁扣,拉链头也同时脱落;而纳米乳胶也从拉链的所有缝隙里稍稍渗出了一点,完全盖住了这些拉链。在盖住拉链的同时,那些纳米乳胶很快的开始变色,不一会儿就从肉色变成了黑色;此刻的乳胶小鸢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开孔可言。

“呼…从来没那么难受过…”鸢想要舒一口气,但深喉口塞和两层紧致无比的乳胶衣让她无法这么做;而此刻,纳米乳胶没有停止,它控制着鸢拿来了另外两件物品:乳胶束腰和束颈。

对于力气娇弱的鸢来说,在如此难受的拘束状态下穿上乳胶束腰和束颈是不可能的;但纳米乳胶却能够办到。纳米操控着鸢,将束腰和束颈分别拉扯到了最紧的程度;并且将这两件拘束道具的绳索完全覆盖封死;这让鸢根本没有办法凭借自己的力量脱掉它们。

呼吸,被极大地限制了,而以此虐待换来的,是鸢无比纤细的腰肢和性感的乳胶脖颈。

最后,鸢穿上了一件黑色的乳胶泳衣,以此来遮掩自己下体的乳胶内套;当然,乳胶泳衣也被纳米乳胶封住了拉链。而一双乳胶长靴也套在了鸢的腿上;长靴拥有18cm的高跟,这让鸢极为难受,她必须踮起脚尖着地;而纳米乳胶也很识趣的帮她填充了乳胶长靴内的一些狭小空间;让鸢的双腿能够完全与长靴吻合。

“好了…出门吧…”鸢,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

房门被打开,鸢迈着自信的步伐走了出去,没人看出,此刻的鸢正在乳胶的包裹里经受着无比痛苦的折磨。

未完待续

+11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now            

6 thoughts on “乳胶帝国系列【鸢】上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