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Rubbermask ♥

乳胶父子 第一章

乳胶父子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迷迷糊糊中孙鹏睁开了双眼,长时间穿着胶衣的身体闷得有些发痒,他慵懒的撑了个懒腰,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这不知道是第几次失眠,倒也不是因为全身被乳胶包裹着睡不着,而且因为工作压力太大,至于乳胶日常,他早已习以为常。从最开始的完全睡不着,长时间穿着过敏发痒,到现在的24小时全包完全像第二层皮肤一样,仿佛孙鹏就是为乳胶生活而生的,适应能力耐受力都无比的强。

孙鹏起身,去厕所,坐在了马桶上,尿液顺着金属内裤的排泄孔缓缓滴入马桶,小弟在里面待了快一个月了,虽然没有人帮忙保管钥匙,但孙鹏的自制力还是出奇的好。用他的话说,保持兴奋和期待,是对乳胶最真诚的态度。回到床上的孙鹏再也睡不着了,小弟也慢慢的软了下去。被头套包裹脑海里,想着家里的父亲,有些思念,有些内疚,农村出生的孙鹏,七岁时妈妈离开,不善言辞爸爸一个人抚养他长大,不说衣食无忧但努力的爸爸尽力让他拥有同龄人该拥有的一切,而年幼的孙鹏自从没了妈妈就变得越来越内向,懂事的他从小就懂得必须比别人更努力,才能走出山村。

争气的他考上了省城里的学校,中专毕业的他,选择了来钱更快的销售行业,面容俊郎肯吃苦肯努力,钱倒是来的挺快,只是这两年下来也没太多的积蓄,因为乳胶这个爱好,确实有些烧钱。更别提给家里的父亲多少经济支援了,想到这里,孙鹏心里更加的愧疚,拿起手机,给爸爸发了一条微信“下次放假,我回来住几天。”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这些年自己出来单干,团队培训的井井有条,也不用事事操心,孙鹏有点口渴,起身想喝杯水,倒好了端到嘴巴,呵,忘了带着全包头套,嘴巴舌头也被乳胶包裹着,项圈的定时锁八点才到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才能喝水说话,只有忍一忍,想到这里,孙鹏觉得自己又变态又贱,小弟弟在狭小的空间里逐渐充血,可惜又无法突破金属牢笼的屏障,全身的乳胶皮肤此时感觉更加的紧绷却又那么的舒适。冷静,告诉自己冷静,不能解开下面的锁,坚持坚持。

孙鹏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这些变态的玩意儿,只记得小时候看动画片的时候,电视里的奥特曼和超人总是让他目不转睛,心跳加速,爸爸骑摩托车的头盔自己也偷偷拿来戴过无数次,还有爸爸的手套,小时候这些日常东西就会让自己兴奋不已。而随着长大,无意之间接触到全包紧身衣再到胶衣,孙鹏的口味是越来越重,这些小物件完全不能满足他的爱好。

直到工作后自己出来住,孙鹏的小玩具整整一个旅行箱那么多,慢慢的再买一些国外的产品,几年下来,该买的,能买的,基本买齐了。卡里的钱也所剩无几,不过每次享受乳胶包裹带来的快感的时候,觉得这一切都值得,毕竟满足性欲,是人类最大的追求。小时候爸爸不善言辞,每天为了养活自己和孙鹏,干完地里的农活空闲之余跑摩的挣点外快,地里的农活从来一个人包干,只告诉孙鹏,你不用管这些,安心读书就行。

一个人在家的孙鹏,经常带着爸爸的头盔和手套,玩弄着毛都没长齐的小弟弟,还好,成年后发育完成的小弟弟能达到17厘米。这可能也是遗传吧,毕竟爸爸的那玩意儿也不小。两父子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隐私被撞见那也是极其正常的,那次,爸爸推开门,带着头盔和手套的孙鹏吓得从床上弹了起来,小弟弟撑起来的帐篷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塌了下去,爸爸惊了一下,愣在那里几秒钟说“你在干嘛?作业做完了吗?还不给我取下来”

孙鹏这个鬼机灵,瞬间想到答案“我在模仿奥特曼,作业早就做完了”说完解开头盔的带子,摘下了头盔,面色潮红。说道“哎,有点热呢”。爸爸见状没做声,孙鹏轻易的听到一声叹息,转身爸爸走了出去,边走边说“把手套脱了和头盔一起给我放回去,我去热饭,你去拿碗筷”。想起这些童年趣事,孙鹏噗嗤一笑,只不过因为乳胶嘴巴和舌头的原因,变成了“唔唔两声”。“滴滴”微信提示,爸爸回消息了,“到时候提前说,我给你准备好吃的,最近天气冷了,出门穿厚点,别感冒”,七点多,爸爸就起来了,一辈子早睡早起。

孙鹏心想,我穿得倒是厚实,里面还有一层乳胶打底呢。差不多也该起身了,孙鹏穿上西裤衬衣和西装,黑色的长袜和光亮的皮鞋,这时候定时锁的时间也到了,摘下锁,愣了下,好像这大冬天带个帽子围巾出门,也没人注意我带这个头套吧。犹豫了一下,就这样吧。这大冬天的一大早天麻麻亮,谁关心你怎么穿。披上风衣,带上羊皮手套。哆哆嗦嗦的走了出去,坐电梯来到车库,上车,一个人都没遇见,无聊!启动,开车,驶向公司,肚子有点饿,路边煎饼果子来一个,孙鹏把车靠边摇下车窗“唔来唔唔个”老板定睛一看,这人奇怪,车里还裹得这么严实便问道“来一套?加蛋不?”孙鹏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哪里还敢说话,用鼻子发出“嗯嗯”的声音,配合着点点头。

路灯下的车里倒不算特别亮堂,孙鹏此刻又兴奋又紧张,鸡鸡被牢笼禁锢得有些生疼。“好勒,你得一套煎饼果子好了,微信还是现金”,老板把早餐递了进来,孙鹏用带着两层手套的手接了过来,晃着手机,示意微信支付。“哥们你这里面带的什么面具?还有镜片,防寒用的?”老板打趣的说道。孙鹏没做声,这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嗯嗯两声作罢,付完钱摇上车窗开车走人。老板嘀咕“现在人真奇怪,哪有那么冷,在车里还包得像粽子一样,南方人吧,这么怕冷。

吆喝到,煎饼果子勒,正宗煎饼果子”。是啊,大城市里所有人为了生活行色匆匆,谁管你穿成什么样,孙鹏车开的很慢,一边回味刚刚的紧张刺激,一边又暗暗后悔,自己怎么这么变态。不知不觉到了公司停车场,依依不舍的解开后脑勺的绳子,松了松,慢慢的摘下了头套,后视镜里的自己,脸被捂得发白,嘴巴周围是口塞深深地勒痕,还好,为了穿戴头套方便,头发早就剪成了板寸,即使被乳胶包裹了十来个小时也不用担心发型被压变形。

时间还早,这样满脸嘞痕去上班也不是个办法,就在车上把早餐先吃了吧,先喝一大口水,渴死了此刻的孙鹏又饥又渴,赶紧吃早餐补充体力。吃完早餐脸上的嘞痕差不多也消了,头套顺手放进公文包,整理整理风衣,准备上班,身材修长精瘦,合身的西服锃亮的皮鞋,板寸发型和清秀的面庞,再加上手上贴手的羊皮手套拿着个公文包。

此刻的孙鹏倒不像是来上班的,像是个面试的平面模特。刷脸进入公司,一路上早到的同事一声声孙总早让孙鹏进入了工作状态,办公环境里的中央空调此刻让孙鹏有些不适,他一边走一边脱下风衣挽在手上,皮手套的光泽更加耀眼,员工嘀咕怎么孙总进来了还不脱掉手套。“你刚来你不知道,孙总冬天都不会摘掉手套,他好像是南方人,特别怕冷”一个老员工说道。

“原来如此,不过我愿意用我北方人的热情去温暖这么帅气的老板,哈哈哈”女孩子们哈哈哈大笑在一起团。是啊,这么帅气的老板,那个女孩子不心动。不过孙老板如此高冷,又是个工作狂,给人不好接近的感觉。看着他进入办公室关上门,亚历山大的一天又开始了。

孙鹏关掉办公室的空调,这两年自己出来单干,十几二十个员工的公司,说不上多大,但对于中专毕业年龄23岁的他来说,只有自己才知道走到今天多么不容易,压力也自然是很大,所以这些年孙鹏更加迷恋乳胶,因为只有长时间的束缚包裹,脱下的那一瞬间才会知道那一种放松是多么的久违,没人知道此刻西装衬衣下的他还被一层黑色胶皮包裹着,温度上升让他有些难受,别人都以为他怕冷,可其实,玩儿乳胶的人,谁不怕热?

他把办公室的门反锁上,带上头套,系紧后面的带子,打开电脑,开始处理文件,笔直的坐在办公桌前。最近是淡季,工作上的事情确实也不多,孙鹏思索着,干脆回家休息几天,他赶紧摘下头套,叫来主管们,交代了一下工作,开车回到住所,收拾一下装备,虽说回去待不了特别久,但习惯了乳胶日常的孙鹏,现在无论出差还是旅行,都得带上自己最爱的几样装备才行,万一精虫上脑的时候,才不至于索然无味的干撸。

收拾好行李箱,孙鹏想着,老爸说提前告诉他好准备好吃的,可今天这会儿都中午了,临时说他也来不及,算了,弄得他火急火燎的也不好,直接回去得了,驱车到老家,也就四个多小时的车程。走高速,头套就不带了高速车开得快,万一影响了视野就不安全了,头套扔在副驾,两个空洞的眼镜片望着他,嘴巴微微张开,唇红齿白,仿佛渴望回到主人的头上,包裹着他每一寸肌肤,每一颗牙齿。孙鹏看了看,嗯,安全要紧,晚上再带你。

+2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4 thoughts on “乳胶父子 第一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