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amse ♥

二十八号女奴 第一章

二十八号女奴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引子

四号展室里,徐静媛和另外六个姐妹光着身子并成一排靠着墙跪着。她们都是双手反剪用一副手铐铐在背后,手铐的中间还连有一条短链,用登山钩挂在金属项圈后部的铁环上。由于铁链很短,为了不窒息,她们就只好尽量向上抬高被铐住的双手,并挺起胸部。姑娘们都跪在一块铺着海绵垫的木板上面,脚上带着厚重的脚镣,两只镣环被木板后方的卡箍牢牢的固定住。每人面前各有一个竹筐,里面放着诸如皮鞭藤鞭假阳具蜡烛等物。就这样跪着等待着被客人们挑选……

时间一小时一小时的过去,膝盖跪疼了,后来麻木了;腰挺得酸了,后来麻木了。

老板的新规定:客人来了一定要极尽所能的让客人满意的把自己挑走。每天晚上十二点之前,谁要是一次都没有被选中过,就要被毒打一顿;被客人投诉不满意的,也要当着客人的面被毒打,直到客人叫停,或者能够乞求客人接受再次服务,并使客人满意为止。连续十天没有被选中过一次的,或者连续四次被客人投诉不满意的,就会被当做新人的「活教材」——就是当着新人的面,被活活的折磨致死。这里的任何一个姑娘肯定都忘不了刚来的时候所看到的那种「活教材」被折磨致死的血淋淋的惨象。可是,每次被挑中,也等于扒了一层皮。姑娘们心里都明白:别指望客人能简单的在床上干了自己就满意了,来会馆的客人基本都是喜欢虐的。光是会馆提供的服务项目,就已经是极其折磨人的了,而客人们时不时还会想出一些新花样……

展室门外传来了隔壁的铁门关闭的声音,还夹杂着客服部张主任的介绍随着话音,张主任已经出现在四号展室的门口,右手拿着一条藤鞭,左手牵着一条铁链,一看就知道,那个「王总」已经挑到了一个女奴,他这次是想一主多奴啊。

服务员打开了四号的铁门,他牵着的那个女奴从后面爬过来,跪趴在四号的门口,长长的秀发摊在地上,一动不动。徐静媛像其他的姐妹一样垂着头,用眼角的余光看到,那是一号展室的七号冯薇薇。徐静媛刚被抓进来的时候,七号和十一号两个人中,要选出一个作为新人的活教材,当时已经决定用七号做活教材了,偏巧有个老客户打电话来点名要她伺候,她才逃过一劫,十一号却不幸替她做了活教材。估计现在来的就是那个老客户了。

「奴隶们,给王总问安啦……」

「奴隶恭迎王总光临!」七个女孩异口同声,并一起躬身行礼,然后直起身子,低垂着目光,等待客人的挑选。正这时,王总忽然「嗯?」了一声,径直走到徐静媛面前站住了。

张主任不失时机的介绍:「就是她,新到的货,您看看有兴趣吗?」

一声炸雷却在耳边响了起来:「是……徐大小姐?」

第一章 遭绑架,徐静媛身陷魔窟

这一年的秋天,天冷的格外的早。徐静媛穿着前几天刚买回来的白色羊毛衣,双手抱着肩 ,站在公交车站前。真是好冷啊,早知道今天直接把羽绒服穿出来了。正自焦急着为什么48路公交车还不来呢?一辆路虎从快车道并了过来,停在车站前…………

几个同样在等公交的女同学都不约而同的把头扭向右边,眼睛里满是憧憬。徐静媛看到一辆车子斜刺里向车站急靠过来,也不免多看了一眼,但是随后就又把头转向左边。她向来不缺有钱的公子哥儿追求。她人长得的确漂亮!而且清纯,像一朵一尘不染的荷花,身材也好。以她的自身条件来说,她要是想交男朋友的话,应该是在对方经济条件优越的前提之上,还要考虑对方的性格 长相 人品等多种因素的。

而且,她也已经有男友了。男友大她一届,叫肖恒。今年夏天刚刚毕业,男友家里虽不是家财万贯,也是衣食无忧的富庶人家。男友的父亲是一家传媒公司的老总,书香门第出身,睿智而且低调,举手投足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儒商做派,在业界,有着极好的口碑。母亲是一家外企的人力资源部长。肖恒毕业之后,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广告设计公司,他不想依靠父母,他要自己闯出一片天下来。这也是徐静媛喜欢他的地方——他自立,而且骨子里有着和父亲一样坚韧的毅力。以他的家庭条件,他要在毕业时找父母要一辆雷克萨斯之类的高档车,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他也只是和朋友合伙买了一辆二手的大众牌,用来接送客户。他曾经不止一次的提出过,要在她放学的时候来接她,但都被她拒绝了。因为她觉得这样一来会耽误他的工作,二来也可能引起男友合作方的意见。

徐静媛找男友看中的不只是对方的经济条件,自从上大学至今,被她扔掉和谢绝的礼物,诸如巧克力 玫瑰花 名表 戒指 项链 名牌化妆品 高档皮包加起来,都可以在市中心买一处不太豪华的住房了。所以,她是不会轻易的就被一辆好车吸引住眼球不能自已的。

她刚转过头去,那辆路虎却向后倒车,停在她的面前。她不由得又向那辆挡路的车子看去。“徐小姐,等公交呐?”副驾驶一侧的车窗滑下来,一张典型的帅哥面孔和麦克 杰克逊的舞曲一同探了出来“上来吧,我送你回家得了,这大冷天的。”说着,帅哥推开副驾驶一侧的车门。

车上的帅哥叫王凯,和肖恒是一届的校友,都是学国际贸易专业的。和肖恒不同,王凯是典型的富二代,人样子也帅,又多金,从刚到这所大学到今年夏天毕业,女朋友换了不下七八个。他在校的时候,一直和肖恒明争暗斗的追求徐静媛。

其实,要是只说外在条件的话,徐静媛对他倒不反感。只是因为他身上有那么一种令徐静媛反感的二世祖的轻浮气。叫人觉得没谱儿。尤其是他经常和徐静媛说的一句话:“你要是能做我女朋友的话,我现在这个马上分手!”

徐静媛礼貌的笑了笑,婉言拒绝道:“不用了,我不习惯别人送我回家。谢谢你的好意。”

“呵呵,要我说,你是怕肖恒误会吧?你多想了,你们家肖恒要是气量这么小的话,你干脆就考虑别人得了,你说呢?”

“肖恒不是那样的心胸,只是我不习惯别人送我回家,不好意思啊。”  他们在众多女生羡慕的眼光中这么一问一答之间,48路公交车进站了。徐静媛正不想和他多费口舌,赶紧笑笑说:“我的车来了,不聊了,再见。”说完,不等王凯还要说什么,随手带上了他的车门,随着拥挤的人群登上了后面的公交车。

王凯无奈,又加上后面的公交车一个劲儿的按喇叭,只好悻悻的开走了。

公交车上虽然已经没有座位,但是还不算拥挤。车刚开出没多久,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声。徐静媛拿出手机一看,心里不由得一甜:呵呵,是他来的短信。点开看,上面写着:宝宝,还生我的气吗?

徐静媛看着这条短信甜甜的笑了,思绪又回到了昨天傍晚…………

昨天是徐静媛22岁生日,肖恒等同事走了之后,在公司给徐静媛准备了一个浪漫的烛光晚餐。徐静媛还记得进门的时候,餐桌上首先映入眼帘的那一大簇盛开的玫瑰花,还有精致的蛋糕,肖恒亲手为她做的巧克力,和包在那颗小马形状的巧克力里面的漂亮的白金项链…………

当然还有甜蜜的拥吻。她发坏挑逗他,在他身上蹭来蹭去,以至于他终于控制不住要来解她的裤带了。呵呵,这个傻瓜。

但是,最后的底线她是不会逾越的,而且恶作剧的目的也达到了。她忽然一把推开他,佯装生气的说:“哼!你们男人都只想着这种事情吧?有点儿耐心好不好?就不能把最美好的东西留到最美好的时候么?”

他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似的,呆在那里,心里那个委屈呀,心想:要不是你蹭来蹭去的,我至于控制不住吗?但是在她面前,他永远处于没理的低位,只得连连的赔不是。不过说起来,他的这个古怪精灵的宝贝也确实有两下子,不愧是学工商管理学的,他的公司在运作方面,也确有很多得力于她的地方。她甚至不知从哪里帮他弄了一张可以反窃听的手机卡,使他轻易的避免了一次商业诈骗。

昨天她的恶作剧叫他一整晚都是在瑞瑞不安中度过的,今天一早他就想给她发短信了,可是又怕被嗔怪影响到她上课了,好歹忍了一天,估计她放学回家了,才赶紧发短信过来。

她幸福的笑了,也不忍心再恶作剧的吓唬他,随即拨通了那个甜甜的号码…………

“喂,媛媛。嗯…………这个,不知道你接电话方不方便,所以就发了个短信。那个…………,呃,那个…………还,还生气吗?”

“呵呵,哈哈哈哈。傻样儿,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小心眼儿啊?”

“不是不是,我们媛媛心眼儿可不小,不但不小,而且很大,嘿嘿…………都可以叫我开着我的破车穿过去了。对吧?”

“去死!油腔滑调的像个二世祖。”她佯装嗔怒道。

“嘿嘿,听说话这口气,算是原谅我了?”

“呵呵…………昨天逗你的,我还能真的生你的气呀?把心放在肚子里啊,好吃的给你留着呢,该给你吃的时候一定给你。”

“好吃的?什么好吃的?先给我说说行吗?”肖恒坏坏的问。

“呵呵,别看道德退化了,这装傻的本事可是越来越高了啊。好了,不和你说了,我快到站了,想煲电话粥晚上9点以后,乖,先挂了啊。”

挂断了电话,心还沉浸在暖暖的幸福之中。这时,公交车已经缓缓的进站了。

徐静媛的家离车站还有一段路,现在已经过了下班的晚高峰,路上车辆明显的稀少了很多,正走着,一辆别克商务车在她的旁边停了下来,副驾驶的车窗里,一个看样子有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探出脸来,用一口带有浓重的兰州口音的“京兰腔”招呼她道:“姑娘,姑娘,跟你打听个地方唦。”

徐静媛听见兰州方言就觉得很亲切,她出生在兰州,七岁那年才和父母一起来到这座城市,她对兰州有很深厚的感情,以至于虽然户口已经在这座城市,但是在填写各种需要注明籍贯的表格时,还是刻意的写为“甘肃省、兰州市”。

“你们是兰州来的?要打听哪里?”她显得很热情。

“家对,普通话佛的太差老沙,一开口人家就听出额似兰州人老,呵呵…………”说着,他伸手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个地址:新丽区 旭园路 旭日家园 3号楼 A座 1203。 “您知道只个小区怎么走吗?”

徐静媛一看这个地址,心里一惊:这不是我家的地址吗?她惊奇地问:“您找的人叫什么啊?”

“叫个徐经国,怎么?您认识他?”对方露出很惊奇的神色。

“哦,那是家父。您找我父亲什么事情啊?”徐静媛的父亲徐经国是甘肃兰州一家日用化学品公司的工程师。十几年前,公司在这个城市建立了分厂,徐经国被调动到这里工作,才带着妻子和刚满七岁的徐静媛举家迁徙到了这座城市。这些年来,兰州总部那边确实经常有人到她家来找她的父亲。所以徐静媛根本没有多想。

“怎这么巧啊?问路竟然问道徐工地姑娘老,哈哈。额们是兰州总部来地,给徐工送个样品,那边工程师休假老沙,这几种样品急着分析成分伲。额们晚上还得赶到北京…………”对方一边说着,一边推开车门钻出来“这样额们就不去你那了,你把样品给你大带回去吧。”说完回身拉开车后门,对后排坐着的一个小伙子说:“小宋,你把给徐工的样品拿出来,叫他姑娘捎回起,额们直接奔北京。”

后排的小伙子答应了一声,从一个厚厚的书包里拿出几只大塑料袋,每只塑料袋里有一份好像表格的文件和一个密封的小瓶子。

“您先拿着这个”后排的小伙子说话倒是很标准的普通话“您再帮徐工签收一下,留个底。”说着又拿出一个硬皮本,翻了几页,递给徐静媛道:“您等一下,我拿只笔。”说完在那只包里翻找着。

徐静媛站在车后门的门口,一手拎着那几袋样品,一手接过硬皮本。身后的那个小伙子又嘱咐她说:“小徐,这几个样品挺重要的,可不敢弄丢老唦。回家告诉你大,明天抓紧时间化验一哈…………”

徐静媛回过身点头答应:“您放心吧,我小心就是了。对了,您怎么称呼?我…………”话刚说了一半,忽然,她感觉左颈部一下猛烈的撞击,眼前忽的一黑,人已经软软的倒了下去…………

……………………

头沉沉的,脖子像断了似的疼。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前朦朦胧胧的,有光,有点声音,但是听不清楚,还有黑色的 一道一道的什么东西………… 很累,又闭上眼睛…………

“我这是在哪里?发生什么事情了?”

突然全身一个激灵!猛地睁开了眼睛——我被人绑架了吗?

周围的声音一下子清晰起来,那是女孩子低低的抽泣声。还有远处一个男人的说话声:“怎么样了?醒过来了吗?”

意识渐渐的恢复了,徐静媛想要坐起来,却发现手脚都动弹不得。一挣扎才发现原来手脚都被绳子牢牢的捆住了。她仰起头尽量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像是牢房一样的屋子里。地上铺着草席,对面是一整面的铁栅栏,上面有一扇铁条焊成的门,门外有两个男人背对着门站着。外面是一条灯光昏暗的走廊。屋子的墙角,还蜷缩着两个同样被捆绑着手脚的女孩子,正依在一起低声抽泣着,眼睛里满是惊恐的神色…………

“还没醒过来呢。好家伙,宋大师,您下手够黑的,打算直接把她的脖子打断是怎么的?”门外走廊里另一个声音尖尖的男人说。

“呵呵…………博士,真是不好意思。我这次下手是有点重了。可是这次下手的地方离咱这儿太远啊,我怕半路上她再醒过来,多麻烦?打昏了她之后我也嘀咕,还得麻烦您多费点儿力气。费了这么大的劲儿,别弄个死的回来才好。”

说着话,两人已经出现在了栅栏门外面。徐静媛也挣扎着坐了起来,怒目而视的对着门外的四个人大喊大叫:“你们是谁?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哈哈,醒了醒了。我还怕再要是昏迷上半天,就算她再醒了,也会变成痴呆了呢,嘿嘿…………”说话的是那个被称为博士的 说话声音尖尖的男人,他说着,示意一直站在门口的两人打开铁门。随着金属摩擦的声音,两人先后低头钻了进来。

徐静媛愤怒的瞪视着他们,大声喊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博士转头看了看宋大师,嘿嘿一笑说:“大师,我嘴笨,你给小丫头讲讲怎么回事吧。”说完也蹲下身坐在徐静媛对面摸着下巴坏笑着上下打量她。 那个宋大师也在博士的旁边坐下,掏出一包烟,抽出两支,递给博士一支,自己点燃了吸一口,用小指搔了搔头皮,似乎在组织语言。 他一进门,徐静媛就认出了他就是当初坐在那辆别克商务车后排的小宋。她的眼睛里要喷出火来,咬着牙死死的盯着他。

「咳咳!」宋大师清了清嗓子,笑了笑说:「首先呢,挺不好意思的,当时我下手太重了些……」

「呸,你少在这里假慈悲!快放开我!」徐静媛愤怒的大叫。刚喊了一句话,对方突然一伸手,掐住了她的脸颊,力气很大,徐静媛疼得皱着眉,啊啊直叫。下巴不能动,也说不出话来了。

「现在的小姑娘真是都娇惯得可以,一点儿礼貌都没有。」大师眼睛看着徐静媛,但是好像是在和博士说话似的「原来在部队里,下级要是敢跟上级插嘴的话,打不死你。」

博士嘿嘿一笑道:「规矩慢慢会懂的,过两天老大他们回来之后给她们上一堂课,马上就懂规矩了,你还是先和她把事情说说,老张和老冯那儿还等着开桌麻将呢。」

「听着,别插嘴。再插嘴我叫你好看!」大师说着放开了手,又吸了一口烟。徐静媛被捏得脸颊都麻木了,知道再喊再闹只能吃眼前亏,索性不再叫喊,狠狠地瞪着他。

「咱这里呢,叫涩奴馆驿会所。专门给富豪们提供性服务的地方,简单说,就是一青楼。有几位大人物你要记住,现在记不住没关系,很快你就会记住的了。这里有四个当家的,也是我们的头儿,也就是说,买卖是他们的,他们是老板;还有张主任,他是客户服务部的主任,专门给你们介绍客人的;然后是冯主任,就是昨天用兰州话跟你问路的那个,他是货源部主任;还有这位博士……」说着,他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博士,接着说:「他是咱这里学历最高的,医学院博士。以后给你们上课和体检都是他,把他巴结好了没亏吃。」说着又指了指自己道:「我嘛,是货源部副主任,小角色,说白了,就是给冯主任打打下手,干点儿力气活儿而已。大家开玩笑叫我大师,你们该怎么叫我,以后就知道了。」

大师说着,在地上掐灭了还剩下小半截的烟屁股,又抽出一支点燃,继续说道:「你可能还在想我们怎么就知道你那么多信息的呢?呵呵,这就要归功于我们的冯主任了。其实这里每一个姑娘在抓进来之前,都已经被冯主任调查了至少一个月,所以冯主任才可以在抓你们的时候轻易的骗你们上钩。告诉你,冯主任可不是兰州人,那一口京兰腔还行吧?那只是为了抓你才练了几天,啧啧,不服高人有罪啊……」说着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稻草「四个当家的去马尔代夫了,过几天就回来。到时候会由博士给你们上课,之后的事情到时到你们自然就知道了。好了,博士,咱走,别叫人家冯主任和张主任等急了。」说着,就要往外走。

徐静媛冲着他大喊着:「你把姓冯的给我叫过来,我杀了他!」大师回过头来哈哈大笑着说:「哈哈哈哈,你杀了他?拿什么?拿吐沫把他淹死吗?哈哈哈哈……好的好的,我转告他,叫他小心自己的小命儿啊。」说完也不管徐静媛大喊大叫,径直走了出去。

博士也站起来往外走,到门口的时候跟门外的两人吩咐道:「看好了她啊,明天我来给她们做体检。」说完也急匆匆的跟着大师扬长而去。随着铁门「咣当」一声重新被上了锁,徐静媛的心仿佛也掉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二十八号女奴 第二至六章 >>
+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jamse            

5 thoughts on “二十八号女奴 第一章”

  1. 我是作者,第二张5个月前就发了,还没过审,哎……挺刺激的

    +3
    1. 大佬你的第二章有点问题哦,是不是复制黏贴出错了?后台看的时候一个字都没有哦。

      0
    2. 你是作者?你还要点儿脸么?我才是作者唯美!我的扣扣1585496377。谁要原文可以加我。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