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amse ♥

二十八号女奴 第十九章至大结局

二十八号女奴 第十九章至大结局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九章 情所至,携子之手出牢笼

这次狂欢,办的非常圆满。大当家相当的满意,在这场蔚为壮观的群交之后,当即宣布了对徐静媛的任命。

之后几天,徐静媛的处境的确有了不小的改善。虽然还是要跪在展室接客,还是要被绑在集体卧室里自己的床上睡觉,但是服务员和打手们却已经明显的对她客气了许多。不敢轻易的碰她了。

虽然身体上轻松了不少,她的内心却开始了痛苦的煎熬。

一个星期过去了,王凯还是没有来。这种煎熬,恰似上小学的时候,急切的等待着父母实现暑期带自己回老家去玩的承诺。

‘难道是我估计错了?’她忐忑的想。

‘难道他被那边的事情绊住了?’

‘难道他出什么事了?’

‘难道…………?’

徐静媛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种快要发疯的状态,整天魂不守舍,坐立不安。

这天午饭之后,徐静媛正在苍白的劝说又有两天没有吃饭的张雅楠,小武匆匆来到她身边道:“徐主任,王总来了。在秋水等你呢。”

徐静媛的心猛地一紧,脸上不自主的露出了一丝微笑。猛然抬眼看到张雅楠正面露诧异的看着自己,似乎不明白面前的人脑子是不是有病了,竟然对接客这么兴奋。马上收起了笑容,安慰对方两句,急匆匆的走出一号展室,回到自己的位置补妆。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精心,这么细致的画过妆。简直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足足用了十分钟,才自认为比较满意的放下了化妆盒,捧起自己的小竹筐,跟着小武向秋水走去。

王凯坐在秋水房的沙发上,似乎在想着心事。人显得很疲惫,胡子茬都明显的多了很多。

“奴婢给爷请安。”徐静媛来到他面前,恭敬的跪下身子,伏在地上。

身后传来关门声,是小武离开的时候,带上房门的声音。

徐静媛回过头看了一下,确定小武不在房中之后,马上换了一副欢快的表情,向前跪行了两步,用脸颊蹭着王凯的大腿,讨好的道:“主人,您可来了。都把奴婢想死了。”

王凯伸手托起徐静媛的脸蛋,仔细的看了看,然后笑着点了点头道:“说的是真心话不是?真的那么想主人吗?”

徐静媛脸一红,赶忙低下头,喃喃的道:“奴婢说的是实话。这一个多月没见到主人,奴婢整天像丢了魂似的…………”说着,抬起头看了看王凯的脸,接着道:“主人,您看起来精神不太好,是不是生意上…………?”

“呵呵,没有。生意上很顺利,现在佳成被你玩得焦头烂额了已经。”王凯手插进徐静媛的秀发之中摩挲着道:“就是坐飞机累了。”

徐静媛温顺的道:“哪有啦。奴婢只是身在局外,胡乱一说,赶巧了,才出了那么个主意。要是主人心里没那么多事情,根本轮不到奴婢给您出主意的。主人,奴婢这么长时间没有伺候您了,就让奴婢好好伺候伺候您吧。”徐静媛说着,用牙咬住王凯的睡衣下摆,向上撩起。又轻柔的把他的下体含进口中,细细的舔舐起来。心里暗自兴奋:他下了飞机,都没做休息就赶过来了,看来,他对我确实是有情意的。

“主人这次来,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王凯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缓缓的道。

“主人,您只管说,奴婢一边听着一边伺候您。”徐静媛抬起头回答道,然后又把头埋进王凯下身。

“主人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想跟她求婚。然后一起定居到澳洲去。”王凯说着,顿了顿。感觉身下的徐静媛微微一震。只是微微一震,而为自己口交的动作却没有一丝的变化。

“但是,她的父母都在国内,而且还都有工作,肯定不能和我们一起过去。”王凯说着,把手中的烟捻灭,显得很为难的道:“你知道,主人受不了别人的拒绝。但是主人真的很喜欢她。你之前就给主人出过好主意,这次,主人还想问问你。你觉得,主人该跟她表白吗?”

徐静媛似乎没听见,依然默默的为他口交着。

“主人问你话呢,没听见吗?”王凯说着,推开徐静媛的头,托起她的脸追问道。

当徐静媛抬起头来,王凯明显的发现,她的眼圈儿红了。

“怎么?听到主人有了心仪的女人不开心了是吗?”王凯笑了笑道。

“没有。奴婢是…………是替主人高兴呢。”徐静媛吸了吸鼻子,强挤出一丝笑容,接着道:“奴婢觉得,主人…………应该跟她说出来。主人这么好的条件,这么优秀,怎么会有女孩子拒绝您呢?”

“呵呵,别拿这话甜格主人。你当初不就拒绝主人了吗?”王凯又旧话重提起来。

“回主人的话,奴婢当初不识抬举,请主人惩罚。”徐静媛明白,王凯又要借题发挥来虐自己了,自己当然要配合,于是又垂下头,恭敬的道。

“你真的觉得…………她应该不会拒绝我吗?跟我撇家舍业的去澳大利亚?”

“嗯。回主人的话,奴婢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徐静媛轻声道。

“好吧。”王凯喝了口茶,深吸了一口气道:“那我就去跟她表白试试。”

徐静媛跪在王凯面前,低着头,心中万般失落,泪水又不自觉的滑了下来。正自黯然,就听王凯幽幽的对自己道:“静媛…………嫁给我。”

徐静媛猛的抬起头,睁大了满是泪水的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凯,一脸的茫然,都忘了哭泣。

“嫁给我。”王凯重复道:“跟我一起去澳洲。你自己说的,不会拒绝。”

“奴婢,奴婢没想过。奴婢不配做主人的妻子。”徐静媛心中狂喜,呼吸也不由自主的急促起来。但是,却又默默的低下了头,哽咽着道:“奴婢被那么多的人糟蹋过,怎么配做主人的妻子?奴婢今生要是能有机会常伴主人身边,随时听候主人的召唤,尽心的伺候主人,就…………就已经是莫大的福气了。”

“傻瓜。你把我想得太迂腐了。我长这么大,破过的处也不在少数,她们怎么算?”王凯说着,又轻轻抚摸徐静媛的头,接着道:“人身体上的脏东西,洗两次澡就没有了。静媛,我要的是你的心,懂么?”

徐静媛呆呆的望着王凯,轻轻点了点头。那梨花带雨的娇美面容,叫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得不为之癫狂。

“答应我好吗?静媛…………”王凯表情凝重,再次轻柔的问道。同时,拿出了一柄瑞士军刀,挑出一片直刀,抵在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轻轻一划,在徐静媛“啊”的一声惊叫的同时,一股殷红的鲜血涌了出来。

徐静媛刚要伸手去按他的伤口,王凯却拦住了她。他轻轻抓起她的左手,用自己正在淌着血的伤口,在她的无名指上画了一圈,然后用极其温柔的眼神,定定的看着她。

“嗯嗯嗯,我答应,我答应!”徐静媛用力的点了点头,一下子扑进王凯怀中,把口鼻使劲的埋进他的胸膛,一声尖锐的娇啼,冲破了王凯身上那柔软厚实的睡衣,一霎时,像是把一生的委屈都倾泻了出来似的。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呜呜呜…………”徐静媛边哭边道。

王凯把徐静媛紧紧的拥在怀里,仰头望着天花板,思绪仿佛又回到了一个多月之前————

那天晚上,王凯从丽景酒店回到自己的住所,心情好到了极点。佳成国际的两位主设计师都应经答应了跳槽的事情,那个项目,呵呵…………早晚还得是自己的。

“徐静媛。这小丫头真聪明!”王凯坐进自己址。他还要再查一下后天的航班信息。

“猪鬃快乐器!”突然,一个念头在脑海中跳了出来…………

“她当时疼得浑身冒冷汗,有这么厉害吗?”王凯自言自语的道,手指习惯性的在搜索栏中键入了“猪鬃 乳房”两个关键词。

回车之后,一个个触目惊心的搜索结果一下子跳了出来…………

刑讯 酷刑 折磨女犯 剧痛 死去活来等字眼一个接一个的跳了出来。

看着看着,视线逐渐模糊了起来。他越来越心疼的感觉到了徐静媛在自己带上那个东西时候的苦楚。他不忍再看下去,仰起头,手指使劲的按在自己太阳穴上面揉着。

半小时之后,王凯猛的坐直了身体,抄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哥们儿,是我,王凯。呵呵…………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还打电话给你。嗯嗯,是呀,都忙…………忙到老同学都一年多没见了。那个,你还在省公安厅吗?哦…………还在刑侦科?嗯嗯…………太好了,有个事情想麻烦你一下,当然,对你也有好处。不是,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后天要去澳大利亚,估计得一个多月吧。嗯嗯…………对,等我回来再和你仔细说吧。好的好的,到时候好好聚聚,嗯,那先这样,挂了,白白。”

挂断电话,王凯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删除百度搜索栏中的关键词,重新输入他的航班号。

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拿起手机按下了重拨键。

“还是我还是我,那个…………常彬,还有个事儿忘了和你说。你听好啊,我刚才说的事情,挺严重的。我之所以要回来跟你说,是要亲自参与。我一会儿会写一个文档拷到u盘里,放到我家里的保险柜里面,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会写在里面。啊,呵呵…………我是怕万一飞机出事儿呢?哈哈哈哈…………。没事儿,我不忌讳这个。这件事关系重大嘛,要是我真出意外,你就到我家…………你先听我说。你就到我家把u盘取走。嗐,我知道没那么衰,只是以防万一。行啦行啦,咱下个月见吧啊。嗯,快休息吧,白白。”

再次挂断了电话之后,王凯打开了word文档,想了想,便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击起来:常彬你好。我和你说的这个事情,是关于x市的一所涉黑的逼迫大批妇女卖淫的案件,这个地方在市郊的鱼尾山。那里有一个聚富宫大酒店,我说的这个地方,就隐藏在那个酒店的地下…………

两天后,王凯按计划登上了飞往澳大利亚悉尼的飞机。

那边的事情真是很多,王凯心急如焚的拼命工作,每天工作时间都在十二个小时以上,就这样,还是折腾了一个多月才告初见成效。招聘了总经理之后,便又马不停蹄的飞回了国内。

回到国内当天的晚上,也就是昨晚,王凯便已经和常彬坐在了丽景酒店四楼的一个包厢里面。

“我说老王,你这是干嘛啊?刚下飞机怎么的?连胡子都没刮就过来啦?什么大事儿啊?”常彬急切的问道。

“别急别急。咱有的是时间聊。我从澳洲给你带了点儿礼物。”王凯说着,掏出一个红色的方盒,放在桌子上推到常彬面前。

“你这叫干嘛?咱老同学之…………”常彬说着,回过脸看向那个方盒,登时就愣住了,四个金色的箭头对在一起组成的像一个十字架形状的logo下面,是一行金色的外文:vacheron nstant

“我靠!哥们,你要我命来的?江诗丹顿啊,我们局长都不敢戴这么贵的表。”说着,连打开看都没看,直接推了回去:“我告诉你啊,这个我绝对不要。咱同学之间,甭整这事儿。你有什么事儿尽管说,能帮的我绝不含糊,帮不了我也不会给你说去!”

“嗐。这是给你买的?只是叫你送给嫂子的。你看看,是女款。”王凯说着,又推了回去。

一通推搡之后,常彬总算勉强收下了,看着王凯皱了皱眉道:“你小子这回是不是闯了大祸了?”

“嘿嘿,你还别说。我这祸闯得还真不算大,顶多关个一年半载的。但是,这个事儿对你可是大有好处了。”王凯故弄玄虚的道:“你知道这两年我们周边几个市不断有年轻女孩子失踪的事情吗…………?”

常彬听到这话,浑身一个激灵,睁大了眼睛,急切的道:“你知道?这个案子压得我们腰都折了!快说快说!”

“呵呵,你别急嘛,来,先喝一口。”王凯说着,端起了酒杯。

常彬耐着性子,皱着眉头喝了一口,又催促道:“你他妈快点儿,别卖关子啦!”

“嗯,事情是这样的。”…………

……………………

“你说,我有多大罪过儿?能判刑吗?”半小时之后,王凯已经把整件事情的前后经过讲述了一遍,附带问起自己的刑事责任。

“我跟你说。现在我们头儿正和分管交通的李科长争省厅副厅长的位子呢。你这一下子,算帮了他大忙了,你还能有罪过儿?至多意思意思罚点钱了事了。”常彬说着,喝了口酒,接着道:“不过,你还得再去一次。最好叫你那个相好的画一张内部图带出来,那样就更能保证人质的安全了。另外,叫她确定一下主犯都在的时间。”

“行嘞,包在我身上了!”

“你什么时候去?”

“明天上午出发!”……………………

三个月之后…………

帝豪大厦,是这座城市最高的建筑物。最高处的三层是四星级的宾馆。

8003房间里,徐静媛身着一袭洁白的长裙,在射进房中的阳光照射下,泛着柔和的光晕。长长的秀发像一泓乌黑柔亮的瀑布披在身后。亭亭站在窗前,双手抱着肩膀,静静的眺望着不远处的大海。

一段《套马杆》的优美旋律,打破了房中的宁静。

徐静媛翻开手机的上盖,向后甩了甩头,把手机贴在耳边。

“喂?您好…………哦?薇薇姐,你换号码啦?呵呵,嗯,嗯嗯,我马上储存一下…………嗯,嗐,你别总是这么客气,啊…………呵呵,我哪有那么伟大啊,你再这么夸我,妹妹要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啊,啊啊…………对,我当然记得,怎么了?…………啊?自杀了?她…………哎!她终于还是…………”说着声音哽咽起来,赶紧用手擦了擦眼泪,又接着说:“嗯,嗯嗯。好的,下星期一是吧?好的,嗯,东城陵园吗?我知道,好好…………不用,我自己去不带他。…………恩好的,那我们下星期一见吧。薇薇姐再见。”

收起手机,徐静媛黯然的长叹了一口气,仰起头闭上了眼睛。

梆梆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

徐静媛浑身一颤,急忙用手擦了擦眼角,跑过去打开了房门。

肖恒那熟悉的面庞映入眼帘。那张让她朝思暮想了一年多的面庞,带着一丝疲倦,虽然瘦了许多,但仍掩盖不住从骨子里透出的英俊之气。那双明亮的眸子里,满是关切。

徐静媛感觉嘴角有些发抖,原先准备好的话此刻却像是多余的一样,勉强对他笑了笑:“哥哥,你瘦了…………”话一出口,眼圈早红了,两滴清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静媛!”肖恒一把拉过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声音因为喜悦而发抖:“这一年多,你在哪里?把我急疯了都!”

徐静媛再也无法抑制,把头埋在他怀里嘤嘤的啼哭起来。边哭边用拳头捶着他的胸口,撒娇似的哭喊着:“臭哥哥!臭哥哥!这半年多把我想死了!你都不来救我。我恨死你了!呜呜呜…………”

肖恒心疼得像刀割一般,更加用力的把她拥在怀里,轻声的又问:“媛媛,好媛媛,不哭。告诉哥哥,这半年多发生了什么?”

徐静媛不理他,只是钻在他怀里一个劲儿的哭。仿佛埋藏在心中一辈子的委屈,全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肖恒不忍再追问下去,由着她痛快淋漓的在自己怀里哭泣。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徐静媛渐渐的安静了下来。抬起头,双手推在肖恒胸口,望着他的眼睛。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坏坏的抿嘴一笑,柔声对他说:“哥哥…………今天约你来见面,是因为妹妹有东西亏欠你的,想在这里还给你。”

“啊?”肖恒一愣,奇怪的问道:“媛媛,你没事吧?怎么说话怪怪的?你别吓我啊。”

“呵呵,傻哥哥,妹妹怎么舍得吓你?”说着拉起肖恒的手向房内走去“来,哥哥。妹妹亏欠你的东西,现在就给你。”

两人手拉着手来到床前,徐静媛一把将肖恒推坐在床上,转身按下放在梳妆台上的手提电脑的播放键。抬起手,轻轻解开了那雪白长裙的吊带。

丝质的长裙,轻抚着她缎子般柔滑的肌肤飘落在地毯上。因为里面没着内衣,她那亭亭玉立 曼妙欲滴 张扬着青春气息的胴体,一下子呈现在肖恒的面前。

肖恒惊得目瞪口呆,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正自手足无措之间,电脑里响起了两人曾无数次拥在一起静静聆听的旋律,是那首他最喜欢的《卡萨布兰卡》…………

而随着《卡萨布兰卡》一起缓缓地缠绕上他脖颈的,还有徐静媛那柔弱无骨,洁白细嫩的双臂。刚张开双臂抱住她芊芊的腰肢,她那热情似火的双唇已经压了上来。还没有来得及品味她香甜的津液,那光滑的小猫又调皮的从他臂弯中滑了下去,顺手解开了他的裤带,温柔的退下了他下身的衣物,张开小嘴,伸出香舌,随着漫漫的歌声,轻柔的舔舐着他高昂的下体。

看着她迷离的双眼,晕红的两腮,听着她的娇喘吁吁,喃喃的细语。肖恒的任何问题都问不出口了,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脱掉了上身的衣物,托起跪在地上的徐静媛,一个翻身,把她猛的压在了身下…………

一曲柔情百转的《卡萨布兰卡》完了,接着又是一曲叫人肝肠寸断的《奔放的旋律》,再接着是克莱德曼的《星空》…………

一曲曲柔美悠扬的乐曲,和着两颗久别重逢的心漫漫的呻吟,像两只盘旋缠绕的蝶,翩翩起舞在这城市的最高峰。此时此刻,全世界仿佛都停止了喧哗,太阳温暖的光芒,也只偏心的播洒在这两个圣洁奔放的天使身上。晶莹的汗水,颤抖的呼吸,缠绕的香舌,萦绕耳边的声声情话,像潺潺的清泉,像沁人心脾的花香,像甘甜醇厚的美酒…………

这一刻,这酒店,这城市,这世界,仿佛都醉了…………

这场叫人心醉的缠绵,终于融化在了《斯卡布罗集市》那忧愁的歌声中。两人却依旧紧紧的拥在一起,不愿分开。

“好哥哥,抱紧我,再抱紧些好吗?我怕你一放手,我就会永远的失去你了…………哥哥,我好爱你,真的真的好爱你…………”

“媛媛,你放心。再也没有人能把你从我身边带走。相信我。我以后天天这样抱着你。”说着,更加用力的抱紧了她,贴着她红红的脸颊,柔声说:“嫁给我,媛媛。明天就嫁给我,好么?”

徐静媛把头深深的埋进他炽热的胸膛,浑身颤抖,嘤咛一声哭了出来:“哥哥,谢谢你。谢谢你给静媛那么多美好的回忆。静媛这一生都是爱你的,你相信我。”

“媛媛,我相信。我相信!”

“可是哥哥。静媛却不能陪你继续走下去了。原谅我好么?”

肖恒猛的全身一震,腾地坐起身,一把抓起她的手,定定的看着她道:“媛媛。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告诉我,快告诉我!”

徐静媛苦涩的一笑:“哥哥。一定要知道么?”

肖恒不说话,紧紧的盯着她的眼睛,坚定的点了点头。

“唉…………好吧。哥哥你等一下,我给你看样东西。”说着坐起身来到床下,一边用手擦着未干的泪水,一边走到电脑前。几下点击,便展开了一段视频。自己则又坐回床上,面向窗外,双手抱着膝,默默眺向远方。随着电脑里视频开始的声音,两行清泪又默默淌了出来…………

“接下来,我们来看下一条消息:我市侦破重大强迫妇女卖淫团伙案件。北京时间今天凌晨一点左右,我市公安干警 武警及武警消防支队,在市刑警支队大队长王长友同志带领下。通过严密的部署和快速有效的突击行动,一举歼灭了隐藏在我市金鱼山金星大酒店地下的容留 强迫妇女卖淫窝点。涉案团伙全部落网,解救受害妇女二十四名。据悉,受害妇女年龄在二十一至二十七周岁之间,全部来自周边城市。此案由于是团伙作案,受害人数众多,影响极为恶略。省委省政府对此案高度重视…………”

后面的话,肖恒感觉完全听不到了。熟悉的新闻内容又一次出现在面前。三个月前,家在邻市的肖恒也听到了这条新闻。他不敢去推测,他的宝贝是否就在那‘二十四名被害妇女’之中?但他终究还是忍不住跑去徐静媛家门口,整整等了三天。但是只看到她的父母每天拖着疲惫的身子,紧锁愁眉的出去又回来。他不忍上前去问,问有没有她的消息,他不忍看她父母的尴尬和绝望的表情。

肖恒默默地转过头,看向徐静媛。良久,才颤抖着声音问道:“媛媛…………这是,是真的吗?”

徐静媛不说话,浑身一抖一抖的点了点头。

肖恒猛的跳起来,一下子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她,心像碎了,两行热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媛媛。我的好媛媛…………这一年多来,你受了多大的罪啊?都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好你。给我个机会,给我个机会好吗?让我用一辈子来弥补。”

“哥哥,我做不到。”徐静媛摇摇头,缓缓推开了他环在自己身前的双臂,擦了擦眼泪,回过身来,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哥哥,你听我说。静媛从小就知道,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有人救了静媛的性命,静媛唯有以身相许来报答他。你放心,他也爱我,不会叫我受委屈。”

“不!静媛。你告诉我他是谁?我去找他,我去求他。我可以把我的所有都给他,房子 汽车 公司,我…………”

不等他说完,徐静媛把手轻轻压在了他的唇上,又捧起他的脸,深情的看着他说:“哥哥。不要说了。他绝不缺钱,他要的是我。而我也已经答应了他。静媛不能做知恩不报的小人,那样我一生都会不安的。所以,静媛今生只有选择对不起哥哥了。”

“那你还来见我?还和我…………,说明你不是真心爱他的!对不对?”

“哥哥,你听我说。这是静媛对你的亏欠,要不了了这桩心愿,静媛一生都不会安心。”

“你就不怕被他发现?”

“不怕。他知道的。也同意了。”

肖恒沉默了…………是啊,那个人一定是爱他的,不然会有哪个男人愿意为了了却自己女人的心愿,而容忍自己的女人去做这样的事情呢?他又怎么忍心为了得到她,叫她一生都因为自己知恩不报而受到良心的谴责呢?

徐静媛平静的望着表情呆滞的肖恒,又笑了笑,继续说:“这件事情的细节,就由他来告诉你吧。现在,他就在楼下的咖啡厅里呢。”

“你要我和你一起去见他?”肖恒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是呀。”徐静媛说着,从枕头底下抽出一只米黄色的胸罩和一条浅粉色的内裤,回过头坏坏的一笑,又道:“他也有话要和你说呢…………”

帝豪大厦对面的上岛咖啡,二楼靠窗的卡位。

徐静媛低着头,一只手托着腮,一只手用搅拌勺在面前那杯早已凉透的炭烧里面画着圈。王凯坐在她旁边。对面是一脸怒气,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的肖恒。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的。”王凯说着,拿起面前的香烟,抽出两只,一只放在肖恒面前,另一只自己点燃吸了一大口,缓缓的吐出一团烟雾。

“你他妈的也是那些畜生中的一个!”肖恒狠狠的瞪视着对面的王凯。声音虽低,但是带着强烈的压抑的愤怒。

“肖恒,你不要生他的气。试想一下:要是他没去过那里,又或者他不去举报的话。静媛现在还在过着暗无天日的非人生活呢。”徐静媛抬起头,看着肖恒,平静的说。

“他在学校的时候就是个花花公子。你跟了他,我不放心!”

“肖恒,请相信他吧。就像你一直相信我一样。”徐静媛说着,顿了顿,苦涩的一笑:“在逃出来之前,我已经被那些魔鬼蹂躏得不成样子。他要是不爱我,会冒着被关进监狱的风险救我出来吗?”

“那…………”肖恒的脸色缓和了许多,拿起面前的烟点燃,猛吸了一口,仰起头,闭上眼睛,慢慢的呼出。就那样仰着头,用手使劲揉着眉心。

半天,肖恒才缓缓的开了口:“那你们…………有什么打算?”

“我们准备结婚。之后移民去澳大利亚了。”说着,她挽起王凯的胳膊“你放心,我们会过得幸福的。”

“王凯。”肖恒又坐正了身子,一瞬不瞬的盯着王凯道:“你给我发个誓,说你这辈子都不会对不起徐静媛!”

“呵呵,可以。”王凯淡淡一笑,举起了右手。

徐静媛要待拦阻,王凯轻轻推开了她按在自己小臂上的手,笑了笑,又转回头,表情严肃的看着肖恒,一字一顿的道:“老天在上,我王凯今后要是有对不起徐静媛的地方,叫我不得好死!”

肖恒定定的看着神色庄重的王凯,咬了咬牙,缓缓的说:“好!我就信你一次。但是王凯,你给我听清楚。要是你有对不起静媛的地方叫我知道了…………不用老天惩罚你,我好歹要去那边和你拼命!”

“好的好的。”王凯表现出很无奈的神态,转过头看着徐静媛笑了笑。

肖恒又深吸一口烟,向后一仰,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良久,才缓缓的睁开,深吸了一口气,向王凯伸出了右手:“我…………祝福你们!”

“谢谢!”王凯也伸出了手。

“那你们的婚礼,我…………”

“肖恒。”徐静媛打断了肖恒的话“我们没打算举办婚礼。这个星期五就去领结婚证。王凯已经有了澳大利亚的国籍,我这算嫁给老外了。涉外婚姻,可能还比较麻烦呢。”

“那你们有没有计划,什么时候移民?”

“估计怎么也得半年吧。”王凯接道:“澳大利亚那边也有手续要办呢。”

“定下来日子告诉我一声,我去给你们送行。”肖恒看了看窗外,语气显得极为颓废。

“哦。那我们走之前就不想再见我们了呗?”徐静媛调皮的笑了笑说。

“唉!你这鬼丫头!”肖恒怜爱的看着她,一阵苦笑,又道:“我没说就不见了。只要你老公愿意,我随时奉陪。”

“那好。”王凯一口气喝干了手中的摩卡,把杯具一推道:“相请不如偶遇,我看就今天吧。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喝几杯。”

“好!就今天。”………………

五个月之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登机口外。

肖恒和徐静媛面对面站着,相对无言。

“媛媛。”肖恒深吸了一口气,首先打破了沉默:“到了那边,给我来个电话,好吗?”

“嗯。哥哥放心,我一定记着。”

“还有…………QQ不要废掉。常常留个言给我,告诉我你过得好不好。”

“嗯。我知道。”

说话间,王凯神采奕奕的走了过来,边走边说:“行李托运完了。”

“王凯。那边的衣食住行都弄好了吗?”肖恒笑了笑说。

“都准备好了,你放心吧。到了那边,我们会打电话给你报个平安的。”

“那就好。”说着,肖恒表情凝重,双手扶在王凯肩上,一字一顿的嘱咐他道:“静媛就托付给你了。答应我,照顾好她!”

王凯笑着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她。你要是有时间的话,也欢迎来澳大利亚做客。”

肖恒如释重负的放开王凯的双肩,微笑着点了点头。

“老公。我想再抱一下肖恒,可以吗?”徐静媛又露出那坏坏的笑容。

王凯很绅士的摊了摊手,笑道:“请便…………你老公可不是吃醋的。呵呵。”

徐静媛说了声“谢谢”。踮起脚尖,轻轻搂住肖恒的脖子,眼泪哗的涌了出来,肖恒也伸出手环住了她的腰肢。

“照顾好自己,别让我为你担心,好么?”徐静媛在肖恒耳边轻声叮咛。

“放心吧媛媛,我一定…………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

半个多小时之后。一架国航的波音777-300ER,带着隆隆的呼啸声拔地而起。

肖恒站在机场外,抬头仰望着天空,泪水早模糊了视线。

“媛媛。”他在心中默默地念着:“我的好媛媛,你一定要幸福,一定要…………”

尾声

一年后,澳大利亚。悉尼纳拉滨湖畔。

一座白色篱笆围拢的三层别墅中。

女主人身穿一件浅黄色的t恤,下身穿一条紧身牛仔裤,脚上穿一双考拉样子的拖鞋,正在拖地板。

拖了一会儿,拄着拖把杆直起腰来,抬手擦擦额头上的汗,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上面显示下午六点一刻。

院中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

她赶忙提着拖把跑进厨房,向院中望去。只见一辆奥迪a6正在向车库缓缓倒进去。

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急忙扔下拖把,跑进卧室,迅速的脱下t恤,又解开牛仔裤的搭扣…………

忽然,她的手停住了。同时,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坏笑。马上提起正脱下一半的牛仔裤穿好,又重新套上t恤,向后一跃,把自己摔在床上。咬着下唇,一双聪慧的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

门开了。男主人抱着四只超市的大购物袋挤了进来。进门之后就是一愣,赶紧放下东西对屋内喊道:“人呢?”

她慌慌张张的从卧室跑出来,跪到他面前,垂首道:“奴婢恭迎主人回家。”

“干嘛呢?”他露出一副凶恶的样子道:“怎么不早一点跪在门口迎接?还穿着衣服?”

“回主人的话,奴婢睡觉睡得过头了,忘了起床…………”她低着头,怯怯的说。

窗外射进来的阳光照在地板上,折射出未干的水渍。

他看了看地板,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随即板起脸又厉声道:“什么?忘了起床?反了你了?说!该怎么办?”

“主人…………奴婢知道错了,求主人饶了奴婢这一次吧。”

“饶了你?不可能!去屋里赶紧脱光了,给我拿皮鞭过来!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嗯…………是,主人。”她说着,极不情愿的站起身,走进卧室中。

他换上拖鞋,走到客厅中间的沙发前坐下,双手抱在头后,微笑的看着卧室的方向。

不一会儿,她赤身裸体,自己戴好了脚镣和手铐的铐环。拿着一根皮鞭来到他跟前跪在地上,把皮鞭举过头顶,轻声道:“奴婢,求主人惩罚…………”

他一把抓过皮鞭命令她站起身来,把她的双手铐在背后。

“三天不打你就放肆起来了,真是贱货!说!该挨多少鞭子?”

“奴婢,奴婢愿意挨…………一百鞭。”她身体微微颤抖着回答道。

“好!转过去,给主人报数儿!”

“是!主人。”

“啪”

“呀!嗯…………一。”

“啪”

“二,嗯嗯。”

他手中的皮鞭,在她痛苦的呻吟声中上下飞舞着。

但是。

细看他的眼中。

却闪烁着温柔的 怜爱的光芒…………

三年之后,还是在徐静媛生活了十几年的这座城市最高的建筑,帝豪大厦。

肖恒穿着笔挺的西装,站在门口一块一人高的牌子旁边。牌子上贴着一副挂像: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身穿洁白的婚纱,手挽着一袭黑色礼服的肖恒。两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一辆出租车慢慢的停在了门口。

王凯从副驾驶走下来,回身拉开车门,徐静媛笨拙的在他手臂下钻了出来。浑身上下已经明显的臃肿了许多。右手扶在肚子上,被王凯搀着,走上了帝豪酒店门口的台阶。

“静媛!王凯?你们真的来啦?”肖恒眯着眼睛看了一下,兴奋的跑了过来。

“来哥哥,拥抱一个呗…………”徐静媛顽皮的笑着道。

“别别别,再把你肚子碰了,王凯还不得跟我玩儿命啊?”肖恒笑着摆了摆手,又道:“几个月了?”

“六个月。”徐静媛微笑着低下头,又摸了摸肚子,满脸的幸福。

“肖恒。我没叫你失望吧?看看你妹,现在是又白又胖啊。”王凯拍了拍肖恒的肩膀道。

“呦,这是谁呀?静媛!哈哈哈哈…………”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肖恒身后传来。

门口挂像上的那个姑娘,手提着婚纱的裙子,跑了过来,一把拉住徐静媛的手,高兴的道:“哎呀,还是这么漂亮。不愧是我们的校花。”

“小玲,恭喜你呀。有情人终成眷属啊。”

“呵呵,还得感谢你让步呐,要不我能把他追到手吗?”

“都老大不小的了,别尽瞎逗。来,见见我老公,看还认识吗?”徐静媛说着,把王凯拉了过来。

“那还能不认识?王大帅哥嘛。当初他追你追得可够辛苦的。你们也是有缘终能相伴哈。”

“好了好了,别闹了。静媛他们远道来的,一定累了。先叫他们去后面花园找个地方歇一会儿吧。”肖恒拉了拉妻子的手道。

“看看,到现在还这么体贴呢。也不怕人家王凯吃醋。”小玲说着,看了看肖恒佯装愠怒的脸,一吐舌头,拉起徐静媛的手道:“跟我来吧,先到后面歇一歇。”

“你慢着点儿,她怀着呢…………”身后传来肖恒不放心的叮嘱声。

帝豪酒店后花园的一只白色长椅上,徐静媛依偎着王凯坐在上面。周围是成荫的绿树和盛开的各色鲜花。

王凯的手机响了起来:“喂,啊,啊啊。嗯,到了。怎么?…………刚三天不见,又想主人了?好了好了,自己好好照顾自己,主人和你媛姐过十来天就回去。嗯,挂了。”

“安妮来的电话?”徐静媛抬起头问道。

“你怎么知道是安妮?”王凯抬起手,搂住徐静媛的肩膀问道。

“以美智子的性格一定不会这么粘你的。”徐静媛调皮的忽闪着眼睛道。

王凯开心的笑了,用手在她小巧的鼻子上一刮:“就你聪明!”

“对了。你觉得安妮和美智子她们哪个更好些?”徐静媛微笑着问道。

“干嘛?吃醋啦?”

“我是会吃这种醋的人吗?要连这么一点儿信任都没有,我会千方百计的给你找奴?”

“嗯。你知道我的心在你这里就好。”王凯拉过徐静媛的一只手握在自己手心道:“美智子是日本人,从小接受的教育让她的性格中,热情奔放的成分很多,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属于聪明活泼型的;安妮是中国人,相比之下更显得羞涩婉约些,属于内秀型的。说实话,她俩的优点加在一起,该算是第二个徐静媛了。”

“就你嘴甜!”徐静媛说着,在王凯的胸口轻轻锤了一下:“往边上坐坐,我想在主人腿上躺一会儿。”徐静媛坏坏的一笑道。

“你这样,也叫跟主人说话呐?真要被你反推了啊。”王凯边说边往另一侧挪了挪。

“老公。”徐静媛躺在王凯的腿上,轻轻闭上眼睛,幽幽的道:“记得我在那个地下魔窟中受罪的时候,曾经做了一个梦。”

“哦?说来听听…………”王凯爱怜的抚摸着徐静媛的长发,轻柔的问道。

“嗯。我梦见有一个人,被光环萦绕着,来到我面前对我说,他是我的主人,他会派他的信使来救我,带我到他身边。后来,你出现了。”徐静媛微微一笑,似乎在回忆着一段幸福的甜蜜:“你把我救出来,我的梦实现了。可是,我总在想,这个梦的预示到底是不是真的呢?要是的话,为什么只叫我看到了前一半呢?”

“然后呢?”王凯笑了笑。

“直到我怀孕,又给你介绍了安妮和美智子之后。我们不再有肉体的接触,我心中渐渐积累了对你强烈的渴望,我才明白了这个梦的寓意。我才发现自己好傻。其实,那个主人一直在我身边,在我的心里,我也知道了他的名字…………”

王凯用手指按在徐静媛柔软的嘴唇上,会心的一笑道:“我也知道,我不但知道他的名字,我还知道,你,我,安妮,美智子,我们其实…………都是他的仆人,对吗?” 徐静媛看着王凯俊朗的脸颊,脸一红,羞涩的笑了…………

(全剧完)

<< 二十八号女奴 第十五至十八章
+1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jamse            

8 thoughts on “二十八号女奴 第十九章至大结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