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五楼自习教室 第一章

五楼自习教室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部分基本都是铺垫,没什么肉戏,只想看肉的可以跳过。

自习教室,是学生为了自主学习,完成作业或工作所常常光临的地方。空闲教室,图书馆休读区,乃至家庭餐厅的无烟区都可以变成自习教室。越是一流的学校,越是一流的学生,自主前往自习教室的人数越多。因此,加藤信也,高中二年级生,提着背包站在图书馆休读区门口,茫然失措。

是的,这个娇小的少女正面临着一大抉择,是硬着头皮钻进人头攒动的休读区找个位置坐下,还是立刻转身离开。

发生这种事其实是有原因的。两天前的晚上,加藤所在的学校三楼水管漏水,在这个寒冷的冬季,三层楼的走廊都变成了溜冰场。即使除冰已经结束,水管也修好了,但是地板已经完全没法抢救了,所以,为了重新铺设地板,学校仓促宣布放假三天。今天是放假的最后一天,但加藤的作业本上还只有无聊时画的涂鸦。因此她必须明早之前想办法解决作业。

但是今天一整个早上,加藤与漫画游戏和自己的爱好激烈搏斗了一个小时,不幸惜败,但加藤已经无路可退,于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从家里逃出来,准备找个自习室解决作业 。

那么读者,你可能在想,为什么不去朋友家,互相监督,互相帮助写作业呢?亲爱的朋友,这么说可能对本文的主角不太友好,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朋友的。世界上有这样一些人,对电脑屏幕说的话比对父母说的话多几十倍,而对父母说的话又远远多于对陌生人说的话。

因此,我们的主角加藤小姐,就这样走进图书馆,并且遇到了上文所说的难题。如果她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女生,在这个已经火烧眉毛的当下,一定会很自然的走进人满为患的休读区,然后找到一个空位,向身边的人为走动和坐下的噪声而(在心里)抱歉,接下来沉没在作业的海洋里。可是正如前面所说的,加藤小姐并不是普通的高中女生。当然不是说她的长相不普通,单看长相,加藤算是偏差值相当高的女生了,差不多应该在70以上吧,脸蛋当然无可挑剔,娇小的身材算是加分项,就算胸部有点贫瘠,但这也是一种需求。好吧话题扯远了。加藤很难同时在两个人面前说话,就算一个人是自己的父母,另一个是班主任也是如此。所以,上个月的三方会谈,怎么说呢,是场彻头彻尾的灾难。因此让她走进挤满陌生人的自习室,简直和杀了她没什么两样。

基于种种理由,加藤退出了这个地方。说来也是悲惨,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因同一个原因碰壁的场所了。

加藤抱着书包,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就这样在外面乱晃也只是浪费时间。干脆回家去,到客厅写作业,让妈妈看着自己应该就不会再忍不住看漫画了。

可能是加藤自己的潜意识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一抬头,竟然到了学校。对了,学校教学楼只是一到三楼地板要重铺,四楼和五楼还能用。四楼是会议室平时几乎都是锁着门的,但是五楼是许久没人用的旧教室,应该有不锁门的房间。加藤从学校后门的栅栏缺口钻进校园。这个缺口是高一时发现的,每次快迟到了的时候她都会从这里抄近道。因为是偷偷溜进来的,所以不敢去鞋柜那里换鞋,反正还在铺地板,穿着皮鞋也没关系吧。加藤这样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然后从后门楼梯走上楼。

三楼似乎已经完工了,但一楼二楼还能听见偶尔传来的噪音。四楼果然如加藤所料,会议室大门紧锁,几个空教室也打不开门。再往里走还有理科准备室和生物准备室,恐怕也都没有开门。再说就算开了门加藤也不敢进去。

于是继续登上五楼。一上五楼,整个气氛完全变了。一种难以名状的衰败感和压抑感笼罩了少女。这里真的许久没有人用过了,地板上的灰尘厚到即使穿着皮鞋踩下去也见不到地板原来的颜色。厚厚的灰尘上一个脚印也没有,就像新下过雪的道路。不知从哪吹来的风将一个灰尘和毛絮攒成的球从不远处吹来。明明只是相隔一层楼,这种衰败感真是叫人不愿意多走一步。加藤隐约想起以前听到的传言,五楼校舍因为一个女生在某个教室自杀,所以才荒废不用。加藤最初只是觉得这种传言完全是以讹传讹,废弃五楼的原因大概是少子化引起的生源减少。但是今天亲自上来看过以后,又感觉那传言似乎确有其事,至少也是空穴来风。

然而加藤即使感觉或许会有幽灵出现,但仍然决定今天就在这里解决作业,因为已经没有别的容身之所了。加藤慢慢走向教室的门,一个个检查,尝试拉开。没有一扇门能够打开。果然都锁上了吗?正当加藤将要放弃的时候,她发现最后一扇门,紧挨着盥洗室的教室的门,似乎能打开。这扇门上的玻璃已经脏得不透光,从外面看不见里面的样子,但是似乎是忘记锁门了,可以打开。加藤的心脏开始快速跳动,她轻轻的,竭尽全力不让声音传出,同时用力且缓慢地拉开这扇门。门后的教室,出人意料的干净整洁,所有桌椅好像昨天还有人用过一样,没有一丝积尘。门内门外好像是两个世界。上明媚的阳光透过干净的玻璃,照在地板和课桌上,黑板上画着没擦掉的板报,角落的落款指出板报的成品日期是十年前,作者是个叫7夏(7summer)的人。板报上正中央写着“时光如梭”,插画是花圃和猫。看得出来作者很用心,猫的毛发是一笔一笔画上去的,栩栩如生。唯一有点问题的是,花圃的一角有一个墓碑。在这样温馨的画面上加上一个墓碑,算是作者的恶趣味吗。

板报的问题先放在一边,加藤找了个看起来不错的位置,开始跟作业苦战。楼下铺地板的响声变得非常的遥远,间隔也变长了,变得不再吵人。这里隔音做得不错,加藤在心里默默表示感激。

不知道各位会不会有这种感觉,学习的时候,时间流逝的就特别慢。

写了两页作业,加藤看了一眼手表,发现才过了半小时。自己是九点半左右到达学校,现在才不到十点十分。可能是自己的效率提升了,这样肯定来得及。

两小时后,加藤体感是已经过了四五个小时,加藤终于做完了作业。平时需要一整天才能做完的作业,今天竟然两个多小时就完成了,对加藤来说真是个不小的惊喜。已经中午了,反正带了午饭,也早就跟家里打过招呼中午不回去,就算留在这也不会有人发现,不如干脆就在这里打发时间吧。而且,加藤还有个小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秘密——她是个,纯正的抖s,也是性妄想中毒者。是的,加藤信也,名字很像男生,但这是已经过世的祖父希望她能够像男孩子一样坚强、阳光而赋予的,饱含美好祝愿的名字。可是正是因为和名字完全不相称的长相,以及自幼体弱多病的体质,加藤从小没有朋友,缺乏和同龄人交流的她逐渐封闭自己的内心,只靠漫画和游戏填补空虚的内心,直到14岁的那年,加藤偶然间入手了一个涩情游戏。正常来说,身为未成年人不可能买得到r18的游戏的,但是就是这么凑巧,音像店的店员把自己的游戏光盘装进一个普通光盘的包装盒里,放在柜台上,因为一些急事没有收好,就那样放在那里。碰巧前去音像店买动画光盘的加藤误以为柜台上的光盘盒子是过时的二手光盘,就买下了,而那个店员的同事并不知道盒子里面的内容,并且也误认为这是二手盘,于是也就这样卖给了加藤。在这种种巧合之下,加藤获得了第一张涩情游戏光盘。然而问题不仅仅在于这是一个涩情游戏那么简单。如果是普通的涩情游戏,那可能只是让加藤获取了性知识,成为加藤性启蒙的教材(虽然这样也很有问题),问题在于这是一张面向进阶玩家的sm题材的涩情游戏。

人们常说,起点的高度决定能最终到达的高度,所以对于一个性知识缺失的十四岁少女,这款不适合充当启蒙教材的进阶向游戏,不但没让加藤受挫,反而替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发现,在游戏里凌辱女孩子会给自己带来一种难以言表的快感,而且面对着游戏里的角色,加藤那个不善言辞的设定似乎消失了,沉浸在游戏世界的她变成了一个语言暴力狂。后来的两年,加藤逐渐买了很多类似题材的游戏,甚至也写了一些自己身为主角的淫乱的sm题材的梦小说。手中的笔记本里记录着各种涩情的幻想。自己时而是一个有钱的富豪,用金钱强迫各色美女出卖肉体;时而是一个恶心的上班族,在电车犯下痴汉罪行;时而又变成晚上才开张的酒吧里的头牌女王,对客人做下这样那样的事。虽然身份不同,但是无一例外的,主角的名字都叫信也(这里的信也不是汉字,用的是假名)。当然这些小说的读者只有自己 。毕竟现实中没有一个抖m女友被加藤疼爱,缺少朋友的加藤也不可能拿这种黄色小说给父母看(就算有朋友也不会把这种小说给朋友看吧)。

今天加藤又来了灵感,校园题材不错,她打算借助这次溜进学校的经验,写一篇情侣在学校里幽会被抓住,男生被迫看着女友被凌辱的牛头人题材。而万恶的黄毛角色自然还是叫“信也”。

或许是因为灵感来了,加藤连无法也没吃,忘我地写作起来。

窗外的晚霞已经变得黯淡,加藤终于放下手中的笔,一篇一万五千字的短篇小说诞生了。加藤看了看手表,下午六点一刻。 今天一天真是非常累啊。加藤在心里叹了口气,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去。

一出门,楼下铺地板的声音还没有停止,甚至变得更加嘈杂,看来是快要赶不上工期了必须加班加点赶工。加藤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还好一路上没有碰到任何人。

回到家,跟父母打了个招呼,加藤又钻进自己的房间。回想着刚刚小说里的情景,加藤满足地笑起来。

“下次说不定应该用别的调教方法,对了之前买的一个游戏里有个玩法还不错,下次试试写进去。”加藤一边想着这些淫乱的事,一边面色如常地和父母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同时无视来自父母的关切询问。

“我吃饱了。”加藤把餐具放进水池,逃跑一般钻回卧室,只把背影留给叹气的父母。

危机总是不期而至。第二天,到了学校,加藤一边感叹做完那帮人赶工竟然真的做完了,一边走进教室。要交作业的时候,加藤发现自己的作业本消失了。如果只是作业丢了也没什么,可是一起消失的还有写满自己性幻想小说的笔记本。那两本昨天都带在身上,很大可能会掉在一起。笔记本上没有署名,所以就算丢了被人捡到,加藤只要装作不知道就行,这也是加藤一直用假名拼写主角名字的原因(日文里假名相当于中文的拼音,同音字很多,如果不用汉字写出来,是不能确定假名的确切意思的),但是作业本上写着自己的名字,如果两者在一起被发现,这就相当于告诉全世界那个笔记本是自己的。这可是大危机。如果被人知道自己写涩情小说,那还不如就这样死了算了。加藤跳起来,抱着书包窜出教室。老师则是无奈地看着跑得比兔子还快的加藤,在点名册上记下来她的名字。

昨天下午六点多的时候,自己从五楼的空教室出来,如果是忘记放进书包,那么作业本和笔记本应该还在五楼教室里,这样没有被别人看到的危险。就怕掉在回家的路上。加藤决定先去最近的五楼。

加藤避开在走廊巡视的老师,从后门楼梯走上楼去。五楼的样子和昨天几乎一样,只是地上多了两排脚印,这是昨天加藤自己留下的。加藤不想让灰尘弄脏室内鞋,更不想弄脏袜子,所以故意去楼下鞋柜取来了皮鞋。再次踏上五楼的地面,第一次来的时候的那种阴森压迫的感觉要好了不少,加藤径直走向最后那间靠着盥洗室的教室,伸手去拉门。但门纹丝不动。怎么回事,昨天明明可以打开,今天怎么就打不开了呢?难道有人上来把门锁上了?这不可能,后门楼梯口只有加藤自己一个人的脚印,前面楼梯口更是没有任何脚印,总不能是有人飞着来把门上锁了吧。

那么看来只能去教职员办公室去“借”钥匙了。拿定主意,加藤再次蹑手蹑脚地下楼。教职员办公室在一楼,原配的钥匙恐怕早就没了,只能从教工用的钥匙串里找,必须趁着没人发现拿出那串钥匙,去五楼打开门拿回笔记本再把钥匙送回去。期间不能被任何人发现。

突然变得像游戏情节了,加藤变得有点兴奋起来。加藤溜到一楼,藏在盥洗室。加藤的学校每天上午九点左右会开教职工惯例会议,会议大约十到十五分钟,没课的老师都要去,这期间办公室是没人的,可以趁这个机会去“借”钥匙。加藤看了看表,已经八点四十了,第一节课马上就下课了,在此期间藏在盥洗室的单间里不要被人发现就行。

加藤将自己的听觉发挥到极致,盯着手表,等待着下课铃响起,下课后走廊嘈杂声潮起潮落,上课铃响起,终于,等到办公室独特的推拉门开启关闭的声音。加藤等待最后一个脚步声渐渐远去,才从盥洗室出来,溜进办公室。钥匙就挂在门后。加藤抄起钥匙,飞奔上楼。会议室在四楼,路过四楼的时候,加藤刻意轻手轻脚走过。到了五楼,总算是送了口气,可事情还没完,从几十把钥匙里找出五楼那个教室的钥匙可不容易。一个一个试时间来不及。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真如黑板报上写的“时光如梭”。焦急的加藤突然发现,钥匙的排布是有规律的,每一层的钥匙都挨在一起,不同楼层的第一个教室钥匙都贴着贴纸,例如一楼的第一个教室上贴着(1-1)的字样。这是五楼,虽然不知道盥洗室挨着的教室应该是第几个,但这样搜索范围就大大缩小了。然后,加藤又意识到四楼理科准备室和生物准备室或许能确定排序的方法。理科准备室是从后门楼梯往前门楼梯方向走的第三近的教室,第一近和第二近的是两个会议室,会议室的钥匙形状和理科准备室钥匙形状不一样,理科准备室的门是铁栏门,锁是十字花锁,而其他的门的钥匙全都是一般的平型钥匙。因此理科准备室钥匙在(4—1)钥匙的从下向上数第三位,以同样的方法可以找出这个教室的钥匙。

这个教室从后门楼梯口数是第7或第8个,用这两把试试看。

加藤顺利用第七把钥匙打开了门。但是门内的场景却让加藤目瞪口呆。昨天来时看到的干净整洁的教室就像一场梦,面前的教室积满灰尘,窗户肮脏到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黑板上也没有精致的黑板报。昨天坐的窗边的位置上,也没有作业本和笔记本。

昨天看到的都是一场梦吗?

加藤怅然若失,但没忘记还得将钥匙还回去。不过,加藤把这个教室的钥匙取了下来。反正一共有几十把钥匙,又是十年来没人来的教室,少一把也不会有人发现吧。

这个教室的谜团等等再说,还有更重要的事。笔记本和作业本才是头等大事。

整个上午,加藤顺着前一天走过的路来回找了好几次,但并没有找到掉在哪里。

下午,加藤被父母拽回学校,向老师道歉。老师只能苦笑着看着焦急地父母和说不出话的加藤。

晚上回到家,因为作业丢了,加藤被迫重新写作业。晚上九点左右,门铃突然响了。楼下传来母亲应门的声音,声源逐渐靠近,加藤的房门被敲响。虽然很不情愿,但加藤还是打开了门。门前是自己的母亲跟一个陌生女孩。穿着同校的校服,可以认为是同学。加藤用眼神询问母亲,但母亲笑盈盈地将女孩推进门,然后下楼去,说要“准备点心”。

“你,你是谁?”(这里加藤用的句式是短句式,也没有用敬语,比较不礼貌,一般如果对方是陌生人,应该用敬语和长句式,比如:请问您是哪位)

“你好,加藤信也同学,今天来是因为捡到了你的笔记本和作业,所以想来还给你。刚刚因为刚一开口就被伯母误以为是你的朋友了,所以也没法开口,就这样被拉上来了。”说着,女孩从包里取出两本本子,“文笔不错,有几篇可以说是专业级的了。”

加藤脸上本就因不速之客来访而面色发青,这下更是面如死灰了。“你……你想要什么?”加藤颤抖着问出声,“我们家没有很多钱的,难道你是想要我的身体?但是我又没有多好看……内脏,是内脏吗?你想把我卖给黑市的器官交易商吗?”

“加藤同学真是可爱,我没想要你的内脏啊。”女孩笑着摇摇头。加藤颤抖的更厉害了:“那你是想把我曝光出来,让我没法活在世界上以此取乐吗?恶魔,你真是恶魔……”

“不是的,我没想这些……”女孩想伸手拉住加藤,加藤像被刺激到的刺猬一样,蜷缩起来,但嘴上却不让步:“恶魔,别碰我,你肯定在内心像看垃圾一样看我吧。”

“不,等一下,我并不打算把你写的那些小说公之于众,我只是想知道写出这些小说放的人是谁。我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可爱的小女孩。”

“我才不小呢,我和你同校。既然你说不会告诉别人,那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加藤稍微不那么紧张了。

女孩见状,开始解释起来:“说起来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源爱子,我们班还有两个姓源的同学,因此朋友一般叫我爱子,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叫我爱子。你昨天曾经进入过五楼的一间教室对吧?那间教室就像一直有人用一样干净整洁,你肯定很疑惑吧。你的作业本和笔记本就在那里。今天你再去的时候,是不是打不开门了?你想知道这一切的原因。”最后一句并不是疑问,而是陈述句。除了今天打不开门加藤去偷了钥匙之外,其他的都没错。

女孩,不,现在开始应该是爱子,爱子见加藤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既然你和我说同校的,那你肯定听说过咱们学校几年前曾有个女生在五楼一间教室自杀了,因此整个五楼的教室都被封锁了。那间教室就是女生自杀所在的教室。封锁的原因其实是,不管教室当天被变成什么样,搬动桌椅也好,在黑板上涂鸦也好,第二天早上起来第一个人进入教室以前,教室都会变回那个女生自杀时教室的样子。就算锁掉那个教室,第二天也会出现另一个教室变成那个教室的样子。整个五楼都被诅咒了,所以他们把五楼所有的教室都锁了起来。第二年开始,听到传闻的好事者想去五楼看一眼那个教室,但是那个教室却就此失踪了,再也没人找得到。本来这个故事应该就会变成一个没头没尾的校园传说,我也一直不相信这个传说,但是某天,我因为一些原因来到五楼,凑巧进入了那个教室。自此,我可以每天进入那个教室,虽然它的入口不固定,有时是理科准备室的门,有时是二楼厕所的门,但我不知为何总能找到。那个教室每天仅能进去一次。第二次再进去就会变成门被锁上,即使用钥匙打开门,也只是普通的门而已。而且,在里面时间流逝的速度和外面不一样,教室里的时间速度只有外面的三分之一。昨天晚上,我想去那个教室突击赶作业,不知道为什么,我无法进入那个教室了。我明明找到了那个教室的入口,却不能进入。只有一种可能,有人比我早进去了。今天一早,我起了个大早,去了那个教室,你的笔记本和作业就留在里面。我也是花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你的。”

“就算这样,你来找我只是为了还给我作业和笔记吗?”

“那当然只是目的之一。我看了你的小说,写的真的很好,当然我是指文学的角度上。说来惭愧,我好歹也是学校文艺部的副部长,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不,我还是不明白你来找我的原因,难道你是想对我做我小说里的那些事?原来如此,用这个威胁我,想让我当你的性奴隶。我这样贫瘠的身材也能让你兴奋得起来吗。看来你不光是恶魔还是个变态。”加藤又向后缩了缩。

“不是的,虽然我确实想让你做小说里的事,但不是你说的那样……”

“你竟然承认了,变态,别靠近我……”加藤更加努力地把自己缩成一团,“那种事就算写也是很羞耻的,而且我并不想被做,相比于被虐待我更想凌辱别的女孩子。明明只是妄想却被人发现了,我已经活不下去了,就让我死了算了……”

“等下,先别急着寻死啊,我是说,我不是想让你当被凌辱的对象,我希望你能凌辱我。能从你的文字里看出来,你想要一个能任你摆布的奴隶对吧?其实说来惭愧,我一直想要一个主人,能不把我当成人,而是作为一个奴隶或者宠物饲养我。但是因为家里的原因,我无法把这种欲望告诉别人,我的朋友也都不知道,我本来都打算放弃了,可是我突然获得了能进入那个教室的机会,所以我时常在教室里用绳子自缚,把自己捆得结结实实,然后用桌角摩擦自己的那里以此获得快感。可是这仍然不能让我满足,我渴望有个主人能调教我,能让我不是作为人,而是变成一只低贱的狗。这时我看到了你的小说。这些幻想也全都是我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幻想未来的主人会对我做的事。我本来以为你会是个男人,还在想只要我诱惑你一下,你肯定很快就答应成为我的主人,没想到能写出那样火热文章的是个女孩子,还是自己同校的同学。所以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向你坦白。这样说你明白了吧。”

加藤低着头,沉默了一会,爱子也不打扰她,两人就这么安静地坐着。

“你想当我的奴隶,不管我对你做什么,都能接受,对吗?即使我把那些写在本子上的幻想都在你身上实践也可以吗?”许久之后,加藤低着头问出声。

“是啊,你有兴趣吗?”爱子的眼睛亮了起来。

“我……我不能保证完全的安全,我会尽可能让你不受伤害,但是从结果上你仍然可能受伤,甚至是致命的伤害。而且我一旦对这种事失去兴趣,或者有人发现了我们的关系,就会和你分手。我是有这种准备的。你能做好这种觉悟吗?”这是很过分的要求了,但原本加藤就是想拒绝爱子,所以故意提出过分的要求让爱子知难而退。

“好吧,只是这样我没问题的。倒不如说,请尽量伤害我吧。”没想到爱子轻易就答应了,甚至说了些可怕的事。

“……虽然我没立场这么说,但是女孩子还是珍重自己一点比较好。你看,调教一个对所有要求都照单全收的人还挺无聊的。”加藤也有点无语了。

“是的,我明白了。小女子不才,还请您多多指教。”

“…多多指教。 ”

加藤的母亲准备茶点却一直不见踪影,这倒不是她很贴心的没来打扰二人的密谈,只是忘记了,用加藤的话来说,“她就是这么个人。”

各位绅士你们好。之前说的那个比较重口的暂且搁置了,因为本人日语水平不到家,里面的一些词汇很有年代感(毕竟是02年的本子),部分甚至已经成为死语词汇,查起来很难,等我回头找个日语大佬咨询一下再说吧。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我的友人,笔名叫中野的绅士二人组的百合本的译文。在下也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写作,所以身为作者之一,想必是可以标原创的。

全文总得来说肉戏不是很多(算是网站的一股清流了),以sm调教为主,口味比较清淡,全文很长,文本整整22页。我最近事比较多,可能更新会比较慢。如果大家能喜欢就再好不过了。

五楼自习教室 第二章 >>
+75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One thought on “五楼自习教室 第一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