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五楼自习教室 第二章

五楼自习教室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写在前面

大家好,在更新之前我先有几个事要说一下。我的用户名是个163邮箱这没错,但这并不是只有我自己用这个邮箱,这个邮箱有其他人也在用,我只是顺便用来网站注册。请不要发一些无关紧要的邮件。第二,有人发邮件说我抄袭。请你睁开你脸上那两个窟窿看清楚,凡是我转载的文章我全都标转载了,知道原作者的都写上了原作者的笔名,而且在文章前端都明明白白的说过哪篇是转载,哪篇不是。就你知道这是本子的剧情?你是打算搁着跟谁对线呢?nt也不带这么不长眼的。第三,我完全是无偿给大家发译文,谁都没给我工资,而且我也没以任何形式求你们打赏,喜欢的点个赞就行。还有我是开服装店的个体户,所以闲工夫多,跟你们这些人上人比不了行了吧。

两人聊完,已经十点半了,最后一班公车早在半小时前就开走了,而爱子的家离加藤家隔着十站的距离,这么远的话走夜路很危险,最好还是留下来住一晚吧。加藤这么提议道,但爱子执意要走。

“不行,这是第一个命令,今晚留在我身边。还是说第一个命令你都要违反?”变成抖s状态的加藤强硬了不少。

爱子脸红了:“好吧。但是我换衣服的时候能不看我吗?”

“这还用说吗,等等,不行,我想看。”变成抖s的加藤也渐渐放开了,“怎么,难道你的内衣很涩情?别害羞,以后我们会做更羞人的事,这种程度就害羞怎么能行。”

爱子额头上开始渗出汗水,并且有点害怕:“怎么感觉你像换了个人一样,你刚刚那副样子是装出来的吗?你原来是个粗鲁的涩情狂?”

一句话把加藤变回原形:“不是,你不要误会,我这是,塑造角色,对,塑造角色,只是把自己当成小说里的抖s那种。”

爱子算是接受了这个说法。然后她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终于留下过夜了。

两人一夜无言。第二天早上起来,加藤首先开口道:“那个教室,能两个人一起进去吗?如果两人进去其中一人先出来,另一个人还能出来吗?”

爱子回答说她也不知道,之前还没有其他人能进入那个教室。“早上一起去试试就好了。”爱子这么回答。

一大早,两个人赶在比有晨练活动的运动部还要早的时间,进入了学校,当然并不是从正门进入。

“今天入口在四楼的废弃不用的那个教职工厕所。”爱子和加藤从鞋柜取来室内鞋,一路小跑(室内请勿奔跑),找到了那个教室入口。心跳的有点快,这是第一次两个人同时进入这个神秘教室。

加藤伸手拉门,有点阻力,但还是拉开了,里面就如二人记忆中一样,整洁干净。今天只是测试,于是两人先走进去,并关好门,然后加藤先行出来。走出来后的加藤回头去拉门,但那扇门纹丝不动。加藤只好在原地等待。几分钟后,后出来的爱子竟从楼梯口走出来,她说出口连接到楼下的教室了。至少证明了两人进入教室分别离开是可行的。

进入教室的权限今天已经用掉了,所以调教什么的从“明天开始”。

还有一个小插曲,加藤惊讶的发现,爱子竟然是同班同学。“说起来还真是,自己班里确实有三个姓源的同学。”加藤暗自思忖。

新的一天的清晨,太阳还没彻底升起,加藤就早早到达学校。这怕是最近几周里最早的一次到校了。可是就算这样,还是有个人早就等在教室里。不必说,那就是爱子。

见到加藤,爱子迎上来打招呼。可是加藤已经转换成抖s模式了:“没有让主人久等,这点还是得表扬你。走吧,离第一节课有一个小时,当然对于我们来说是三个小时,让你寂寞的身体好好伺候我。”

从校舍后面的仓库的门进入那个教室,还没等门关严实,加藤从后面踢了爱子的小腿一脚:“狗怎么和人并肩行走?”

“是的,主人。”爱子立刻趴下,但表情没有一丝不情愿。

“你可以再不情愿点,不过算了。今天就从简单的项目开始好了。先把外衣脱了吧,裙子也脱掉。”加藤下达了第一个指令。

室内温度不低,外面是冬天,然而这个教室似乎一直维持着刚刚好的温度。

爱子听话地将外套和裙子脱下,衬衣和内裤遮挡不住的大片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加藤拉来一把椅子,让爱子坐下。然后从包里取出一个眼罩,为爱子戴上。“在我说可以之前,不能取下来哦。”说罢,便不再出声。

十分钟过去,加藤仍然不出声,只是坐在远处。爱子开始有些焦急了:“主人,你在吗?该不会把我扔在这里离开了吧?”但是她并没有摘下眼罩。

加藤还是冷眼旁观。又过去了十分钟,这十分钟内爱子反复呼唤加藤,但是仍然没有取下眼罩。

又一个二十分钟转瞬即逝,爱子的呼喊已经开始带有委屈的味道了,加藤从呆立了四十分钟的角落走出来,用手指触碰了一下爱子的后颈。爱子颤抖了一下:“主人可以了吗?”“啊,可以了,摘下来吧。”

取下眼罩的爱子,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加藤摸了摸爱子的头,表扬道:“好了好了,你很努力了,一直没有把眼罩摘下来。”

爱子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但是我又不敢取下来。”

“如果我真的出去了,你会一直坐在这里等我回来吗?”“我……我会等,虽然我想这么说,但是因为还要上课,而且没有我,主人也没办法找到下一次入口开启的门对吧,所以我也许没办法等到那时候。还有,第一次就玩放置play还是太过分了,再说放置play应该先把我挑逗到兴奋起来再放置比较好吧。”

“你说得对,下次我会更注意的。今天就先这样,去上课吧。我们错开时间出去。”

两人错开一点时间离开了自习教室,回到班里,时间还很早,只有零星几个同学到校。没人注意到两人的动向。两人在学校里也装作不在意对方。只有加藤偶尔能感觉到爱子会在四下无人时注视自己。

加藤清晨起床,看到窗外阴沉的天气,叹了口气。石川县的冬天和所有北陆城镇的冬天差不多,漫长寒冷,有时会连续数日天空布满阴霾。

加藤所在的学校校规很严格,特别是针对服装的要求,就算再冷,校规也不允许女生在裙子下穿运动裤,就算有晨练的体育社团多次上书要求修改规定也至今未果。因此女生为腿部御寒的方法就非常有限了,只能穿紧身裤或裤袜。加藤很不喜欢穿紧身裤,因为她觉得有一种压迫感,所以往年即使再冷她也不会主动去穿。

可是今天可以,因为今天她想到了一个不错的玩法。

前几天加藤已经让爱子在自己面前自慰,把爱子高潮的表情印在脑海里了。今天她想换个方法。

到了学校,已经来了不少同学了,但爱子不在座位上,看来还没来。不过并不影响,前几天加藤已经和爱子交换了邮箱地址,早上爱子发了邮件告诉加藤入口的位置。今日在体育仓库。加藤决定先到体育仓库门口等待加藤。虽然外面冷,但体育仓库在体育馆后面,算是个避风的地方,不算很冷。这样比较保险,避免让别人看见自己和爱子一起出去。在体育仓库门口等了十分钟左右,爱子急急忙忙地跑来了。

“进去吧。”加藤一句话都没多说,两人开门进入了那个教室。

后脚进门的爱子刚关好门,加藤便让爱子把衣服全脱掉。

北陆的十二月脱光衣服,就算是在室内也太冷了点。不过这个教室的温度完全不像是冬季的温度,恐怕春天的天气也被固定在这个教室里。加藤以往都只是让爱子脱掉裙子和外套,但这次,却让爱子全脱掉。

“这么简单的指令都做不到吗?”加藤看起来有的愠怒。爱子也只好压下疑问,一件件把衣服褪下叠好。

“好了,趴在这。”加藤指着地板。爱子听话地趴下。“啪”的一声,加藤的巴掌招呼在爱子光滑的屁股上。“唔嗯。”“爱子,这是之前教你的吗?”加藤的眼神比十二月的寒风还要冰冷。

“是的,第一次,谢谢主人!”

“好!很有精神!”说着,巴掌再一次落下。

“第二次,谢谢主人!”

……

整整十一下,爱子的屁股彻底变红了,眼泪也早就从爱子的眼眶里落下。

“十次是对你让主人在寒风中等待的惩罚,最后一次是对你哭出来的警告。回答呢?”

“是,谢谢主人调教。”爱子趴在地上,默默忍住眼睛里的泪水。

加藤抬起爱子的脸,用舌头舔掉爱子的眼泪:“好了,惩罚就这样吧。起来吧。记住自己的身份。”

爱子站起身,因为是全裸的姿态,爱子不好意思地想遮住胸部和下体。然而想起刚刚加藤说“记住身份”,又把手放下,可是羞耻心又在作怪,爱子的手就这样不知所措地扭动。加藤在旁边看着觉得好笑。

加藤故意说道:“这位可爱的小姐,在这寒冬里连蔽体的衣物都没有,真是可怜。”爱子红着脸说:“还请主人开恩,让小女子能着衣御寒。”

加藤说道:“不开玩笑了,话说爱子你似乎不常穿裤袜,是不喜欢吗?”爱子回答:“也不是不喜欢,只不过如果裤袜被弄湿,不是很显眼吗?”

“……你平时在学校里都在干啥?”

“主人想知道吗?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趁教室没人用桌角摩擦自己的那里,或者午休的时候在厕所用手……”

“够了。今天很冷,这样吧,我把裤袜借给你穿好了。你的腿这么漂亮,万一生了冻疮可怎么办。”

“……漂亮,主人第一次夸我漂亮……”

加藤按了按太阳穴:“你还在磨蹭什么。拿去。”说着加藤递给爱子一条还温热的裤袜。

这是我刚刚穿着的,放心,是我早上新换的。加藤露出笑容。

爱子红着脸接过裤袜,伸手想去拿内裤,但另一只手伸出来抢先夺走了爱子的内裤。“直接穿上,今天你的内裤我就保管了。你就这样过一天试试看吧,当心不要让人发现哦。好了,回去上课吧。”不留给爱子反对的机会,加藤转身离开了教室。

爱子羞红了脸,可是为时已晚,只好穿上衣服也返回教室。

没有内裤总感觉下半身凉飕飕的,可是有一种莫名的解放感,再这样下去爱子恐怕要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走在走廊上,爱子小心翼翼压住裙角,避免哪里吹来的风让爱子的下半身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总算回到教室了,爱子看到加藤趴在桌子上装睡,虽然想马上去找加藤要回内裤,但是自己一直和加藤在学校里装作陌路人,现在自己去找她可能留人话柄,再说同学已经到了不少,在这么多人面前要自己的内裤,实在是做不出来。

还在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的爱子,被朋友搭话了。这下彻底失去了上课前要回内裤的机会。

“爱子今天穿丝袜了啊。”说话的是山本,爱子的朋友之一,也是班里的现充代表之一。

“啊,嗯,今天太冷了,所以穿裤袜来。”

“哎~明明我以为会穿长筒袜的,爱子的美腿和绝对领域prpr”山本的头凑上来。

“够了,你没看爱子很难办吗?”推开上山本的大头的是另一个朋友,武田,和山本不同,她是爱子一年级在文艺社认识的朋友,二年级刚好同班。她和山本不对付,但姑且也算朋友。不过最近爱子感觉两人的关系应该是变好了,有时候下课时还能看见两人说悄悄话,有一次还看到武田将她价值千金的笑容展示给山本。但只要守着爱子,两人就表现得水火不容。

“好冷淡,奈奈的心好痛。”

“谁管你啊。”

“好了好了,不要为我这种女人而争斗啊。”

武田和山本沉默下来,一时气氛变得尴尬。“我,我说错了什么吗?对不起我只是想这么说一次而已。”

山本一下又恢复笑容:“没啊,只是看你最近闷闷不乐的,想让你打起精神。”

“嗯。”

真是感谢你们二位,但我没精神并不是这些原因。爱子在心里这样说,但话到嘴边就只剩下前半句。

就算有朋友安慰,可是没有内裤这种事并不是心情好就能解决的问题。还好上午几节课都不用移动教室,爱子只要安静的坐在位子上就行。因为尽量不喝水,上午也无需去洗手间。中午吃饭自带了便当,因此也不用去挤食堂。看来能平稳度过今天。

到了下午,也一切顺利。今天没有体育课,这样结束今天的课程,去文艺社打声招呼,然后马上回家,就再好不过了。可是上天偏要给平静的生活带来些许变数。下午最后一节课是物理。爱子很讨厌物理课,同时物理课也是所有同学最讨厌的课之一,原因不仅仅是物理很难,毕竟只要是选择理科的学生方向一定会做好心理准备,主要原因是教物理的老师——中泽老师(中泽是作者之一的姓氏)风评很差。他是老教师了,在这个高中执教已经近二十年,但他的风流传闻却比前几年来学校的帅哥体育老师野田(这是另一个作者的姓氏)多得多,而且听说他还曾不止一次骚扰女同学,传言还有女生因为受不了他的骚扰而转学。

这节课并没有讲课中泽让学生自习,然后带着几个同学去四楼的理科准备室整理仪器。坐在前排的爱子被叫去了。意外就在此时发生。

年关将至,圣诞节假期也近在眼前了。当然横在假期之前还有名为期末考的沟壑。为了应对期末考,几乎所有学生都在见缝插针地学习。可是既然说是“几乎”,那么还是存在不在意考试成绩,自习时偷懒的人。那个人就是加藤。加藤的成绩不能算差,但也绝对不是排前列的学生。可是她本人觉得这样就好,平时也没做出不交作业或者考试不及格的事,偶然翘课也不会被人抓到,所以老师也拿她没办法。这节课,老师带学生整理仪器不在教室,加藤就自然而然地翘课了。

加藤在安静的走廊里乱晃,就这样走到四楼准备室附近。此时,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中泽让几个男生先去盥洗室洗刷空着的试剂瓶和试管,让爱子和另一个叫稳音的女生清点药品。清点工作很快就结束了,中泽看了看,说:“你去帮男生们洗试管吧,洗完后把试管和瓶子放到隔壁生物准备室,然后带他们一楼的办公室,找小林老师,她会给你们分配工作。源同学留下帮我打扫一下地面。”

稳音应声出去,留下爱子和中泽在理科准备室。爱子对中泽老师的传言早有耳闻,因此也难免紧张起来。不过转念一想,这个教室随时有人可能回来,中泽老师再怎么大胆也不可能此时对自己动手动脚。

清点的收尾工作很快结束,中泽递给爱子扫帚,自己拿起抹布擦桌子。两人无言地打扫着。爱子很快将地面扫完,想问中泽需不需要自己去倒垃圾,一抬头却发现中泽正站在自己面前,眼神火热地盯着自己。门不知何时被关上了。

“老师?”爱子有点心虚,问出声来。中泽一句话也不说,将肥胖油腻的手伸向爱子的肩膀。“老师,你在做什么?”爱子后撤一步,拉开距离,但中泽紧追不舍,一把抓住爱子的手腕:“源同学,老师本来以为你是个认真的好学生,考试成绩也名列前茅。但是呢,有天中午,对了,让我想想,是上个月三号吧,我在教室看到你用桌角摩擦自己。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学生。老师真是非常失望。”

爱子的冷汗浸湿了后背:“老师你在说什么,我不是很明白。”

中泽继续说道:“然后是上个月的九号,你在体育课时因为低血压去了保健室对吧,那天我又看到你在保健室做些不好的事。这种事如果被人发现,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不过老师的口风是很紧的,你明白吧。既然源同学也想在学校快活一下,不如让老师帮你,让老师好好指导你怎么样?对了,如果担心综合评价或者升学的话,老师也可以帮你写推荐。老师在不少国立大学都有朋友,只要有他们帮忙,你的升学是完全没问题的。”

“老师,你这算是性骚扰了。请自重。今天打扫的工作我不能继续做了,请原谅,我还是回去自习了。我不会告诉别人今天发生的事的。请让我回去。”爱子想要甩开中泽,但中泽的力气很大。

“哦?看来你完全是不懂啊,你今天不也没穿内裤吗?难道不是想有人干你吗?长着一副骚到不行的婊子样,却还想装清纯。我都知道你们家的情况,看样子你老早就把处女卖给哪个大叔了吧。”中泽撕破了伪善的面具,一把将爱子推到在地,爱子惊叫着想要抵抗,中泽一个耳光招呼上去,把爱子打得晕头转向。

中泽压住爱子,一手把爱子双手抓住按在头顶,另一手解开腰带,掏出自己丑陋的老二。爱子哭起来,但中泽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直接扯破爱子的裤袜,把泛着腥臭味的阳具顶到爱子小穴门口。“这可是四楼,平时根本没有人上来,不可能有人知道的,你就不要浪费力气了。吼?毛刮的很干净啊,果然是早就做好准备了?”说着就要挺进。

话分两头,加藤在学校里乱晃,逛到四楼,看到可能是同班同学的几个男生拿着一大堆试剂瓶和试管走向生物准备室的水池。加藤下意识的躲起来,待到几人走远,又溜出来。要不,再去楼上看看?这么想着的时候,又一个女生从理科准备室走出来。话说这些人都出来了,那爱子去哪了?大概还在准备室里吧。刚好去找她玩会(调戏她一下)。没想到一开门正好看到中泽准备强上爱子。

人类在极端情绪下,肾上腺素会大量分泌,大脑会变得不清醒,进而做出某些令人后悔的事。等加藤回过神,中泽已经倒在血泊里,头上血流如注,自己双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只剩下半边的标本罐。

爱子还倒在地上,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这一切。

加藤努力做深呼吸,想要冷静下来。但是两手因为刚刚用力过猛,还在不断颤抖,一起颤抖的还有爱子的全身。

“爱子,你还好吗?”加藤竭力装成冷静的样子,询问爱子。爱子也受到了惊吓,自己差点被老师强奸,同班同学破门而入用标本罐把老师砸的头破血流,对一个普通高中女生来说冲击太大了。加藤很想蹲下抱住爱子,但是当下的情况很复杂,加藤把手里的标本罐残骸随手扔在地上,随手把一旁的架子拉倒,架子上的东西乒乒乓乓落在地上和中泽身上。爱子仍然一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加藤对爱子说:“听好了,我只说一遍这里发生了什么,你要牢记在心。我和你在这里被拜托整理仪器,我出去一趟,在这个时候中泽想骚扰你,而你要抵抗,我回来以后看到这一切,愤怒地把中泽推开,结果他撞在架子上架子倒了,上面的东西砸到了中泽,他的头被罐子砸伤倒在地上。现在我们去一楼办公室喊人求救,记住了这就是事实。等等任何人问起来你都要这么回答。”

加藤将爱子扶起,让爱子把裤袜脱掉,换上内裤。两人这才慢吞吞地下楼。

急救人员很快到来,中泽被送上救护车。学校的老师和治安管理人员分别询问了加藤跟爱子,两人的供述如出一辙。由于中泽一直以来的骚扰行径众人都是有所耳闻,所以没有人对这个说法产生疑问。治安管理员对这次伤人事件的判定也是正当防卫。虽然似乎还有人有些疑问,但因为中泽真的不招人待见,所以这整件事就这样随着圣诞节和期末考的临近被淡忘了。中泽后来变成植物人,这是后话了。那么两人圣诞节假期过得怎么样。这是另一个故事,暂且按下不表,马上要说的是两人新学校开学后所做的第一件事。

有的人可能发现了,这段中泽性骚扰的剧情看起来很突兀又有点奇怪。这是因为两个作者在这里发生了分歧,中泽老师想写牛头人的剧情,但是野田老师不能接受,因此这段剧情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以这种方式收尾了。这一小节算是一个败笔吧。这段肉戏仍然很少,基本算是日常和感情线的推进。下一节会有一些。

最近的话店里生意也有点起色,明天开始我要去外地几天,20号回来,这边估计暂时停更,等我回来再恢复更新吧。

<< 五楼自习教室 第一章五楼自习教室 第三章 >>
+4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10 thoughts on “五楼自习教室 第二章”

  1. 1分钟避免傻逼骚扰。

    进入后台 – 个人资料 – 改昵称,不要用邮箱 – 公开显示为:新昵称

    +10
      1. 没通过审核要不就是小编或者我太懒,要不就是写的实在太烂。
        标签不用管,写完我来弄。

        0
  2. 开服装店?那是不是有那些涩气的衣服啊
    【奇怪的知识增加了】

    0
    1. 没啥涩情的衣服,是很普通的外贸服装店,虽然内衣也有卖但不是主营业务。有点兴趣使然的感觉,今年的生意惨淡。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