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五楼自习教室 第五章

五楼自习教室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其实这应该是第五章前面一小段+第六章的一部分,因此剧情上不连贯(不过两种性格的加藤是剧情安排,后面会有解释),但是翻译稿就这么多,姑且凑合看吧。

从这里开始直到本节结束,全程是加藤的视角。像第四节那样不断改变视角,对想看h戏的读者比较麻烦,为了方便大家,我把加藤视角全部集中在这里,这样把这一小节分成上下两篇。上篇是没有h的加藤视角汇总,下篇是有h部分的爱子视角汇总。单独读上篇读起来会让人很懵逼,因为这部分是推进剧情,不想深究剧情的可以跳过。

只需要绕开巡夜老师,进入空教室,然后睡一觉等待天亮就行。因为经常游荡在学校走廊,这种事不算困难。身上的衣服等明早再换。加藤从一楼绕开办公室走到前面鞋柜附近的楼梯,登上三楼。骚动已经结束了,也没有人回来。至少这段时间三楼是安全的。

加藤随便选了一间空教室。把两张桌子拼在一起当成简易的床。教室里暖气开的很足,晚上睡觉就算没有被子应该也不会感冒。加藤把书包枕在脑后充当枕头,多亏了加藤过人的适应能力,即使在坚硬的书桌上,也能很快睡着。 半夜,加藤被冻醒了。瑟缩着起身,第一个感觉是腰腿酸痛。

环顾四周,进入视野的不是熟悉的卧室,是教室。这时加藤才想起来自己因为心烦不想让家人打扰,跑到学校过夜。摸出手机,黯淡的显示屏上显示现在是午夜十二点半。教室里有些冷,还有不知从哪里钻进来的寒气。暖气似乎不热了,加藤下“床”检查发现供暖出了问题。虽然加藤因为睡意脑子不太清晰,但生物的本能告诉她这种微冷的环境里继续睡觉是会生病的。

没办法,换个地方好了。在坚硬平面上睡觉的后遗症让加藤浑身关节发出抗议,如果能有个床垫就好了。实在不行回家去算了。 加藤走出教室,借助走廊两头的长明灯昏暗的灯光移动到隔壁教室。话说这种老式白炽灯竟然还没走下历史舞台。学校也是够节省的。不过毕竟校舍也建了很久了,有这种历史遗产也很正常。

隔壁教室里温度并不更高,说不定整个三楼的供暖都出问题了,没办法只能凑合一下了。加藤走近暖气,把手放在暖气片上取暖。这暖气还很新,和自己教室里那种布满锈痕的暖气片和管子相比看起来新得多。这么新的设备竟然出问题,真是过分。 加藤困意上来了,靠着书包和暖气,打起盹。(注意,皮肤长时间贴着暖气会造成低温烫伤)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加藤脸上,但加藤没有像漫画里露营野外的特种兵一样瞬间起身。加藤隔着眼皮都觉得阳光变得刺眼以后,才终于活动起酸痛的身体,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众所周知,一月份太阳完全升起一般要七点,而要升到能照到睡在墙边的加藤,至少也是八点以后了。

加藤也注意到了这点,虽然还是困得不行,但她一手从书包里抽出校服准备换衣服,一手掏出手机查看时间。 三点五十八分,二十四小时制。屏幕上的电子表显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数字。手机坏了?不像,别的功能似乎没问题。应该只是时钟功能有问题。加藤把手机装回书包。看太阳至少也是八点以后。迟到了。这个教室是空教室,所以没人来,因此没有被发现,这一点还好。

但等等怎么跟老师解释呢?周一第一节还是那个死板的老头。不过那老头眼神不太好,或许没发现自己不在。要不干脆第一节翘课。但周一开始就翘课还是有些过分了。不过与其大摇大摆走进教室 说“对不起我迟到了”,然后被那个老头狠狠批一顿,还不如翘课来的轻松。 加藤终于穿好衣服,虽然思绪还没整理好。

人这一生,总会有很多瞬间,感觉自己正在做或者正在经历的的事在过去曾做过经历过,这就是被称为“既视感”的奇妙感觉。加藤走出空教室,走向自己的班级。就在此时,既视感产生了。溜到四楼,加藤看到几个男生拿着试剂瓶之类的东西从生物准备室出来。紧接着又有几个女生也走出来。 几个月前是不是也有这种事来着?那时候爱子被中泽差点强暴,多亏了架子上的标本瓶“掉下来”才阻止了中泽的暴行。

中泽现在已经连话都说不了了,应该不会再有那种事发生了。 加藤藏在楼梯间躲过这些学生,想了想还是走回三楼。第一节课的下课铃迟迟没响,无所事事的加藤只能不断在楼梯间踱步。 走廊上传来教室上课的声音以外的动静。某种奇怪的声音。一般来说这种声音是很少会在学校走廊出现的,但并不是说声音本身不常见。比较常出现的地点有,盥洗室,浴室厨房,没错,是水流的声音。 下课铃终于响了。一些教室的门被打开,大量学生走到走廊上。然后,“漏水了?”“哪里流出来的?”诸如此类的问句不断被重复。

此时加藤混进人群,走进自己班的教室里。没有人在意她第一节课去了哪里,所有人都在做自己放事,甚至没人发现她第一节课不在座位上。这种事也是常有的。 第二节课的上课铃响了,但是迟迟没有老师进来。教室里开始轻微有些骚动。骚动就像火苗,随着时间的推移,火苗越燃越大,最后整个班级像烧了起来一样。最后一个其他班的老师走进来,说:“三楼水管坏了,开始漏水了,供暖好像也出了点问题。

大家先自习吧。” 这可真是奇了,上学期才刚刚修理了水管,由于漏水还把地板都换了,结果这个学期开学还没多久就又坏了。日本的建筑业已经没落至此了吗。 既然是自习,加藤趴在桌子上,无所事事的看着书。虽然还是有点困,但也不太想睡觉了。 话说今天还没跟爱子打招呼呢。加藤转头看向爱子的位置。爱子端坐在座位上,没有注意加藤正在注视自己。罢了,现在是好学生学习的时间。

加藤和爱子在教室有别人的时候不会直接接触,这是两人的默契。所以一般是两人独处的时候才会说话。不过早上加藤起晚了,第一节课前没有来教室。 一整节课的自习结束,老师发布通知三楼的水管没办法处理了,因此要求全体学生收拾东西提前回家。学生们吵吵闹闹收拾东西,加藤看着教室里的人,早上就产生的既视感更加强烈。

去年那次是半夜管子漏水,所以一早就直接没让学生到校。所以明明没有经历过这种仓促收拾返家的事,却产生了一种不久前做过相同事的感觉。 既视感,这次更加强烈。 加藤压下不协调的感觉,当前最要紧的事是补充睡眠。加藤迅速把桌子上的东西塞进书包,以最快的速度回家里去。 回家路上的记忆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注意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房间的床上了。 算了,先睡会再说吧。

这里是爱子视角,其实不看上篇也无所谓,h部分集中在这里

爱子的处境非常糟糕,巡视的老师就在后面。而自己面前有一道长长的走廊。没办法直接到达那个教室,先藏起来吧。

爱子就近钻进一个没有锁门的教室里面,蹲在讲台下面。手电光似乎晃过,爱子听着脚步声接近又远离,待最后一点点脚步声也听不见了,才总算舒了一口气。

运气不错,没被发现。爱子探出头,确认巡夜老师走远。

终于到达了那扇门。走进熟悉的教室,爱子终于轻松一点了。室内温暖的环境让爱子得以休息。坐下来的爱子发现身上的芋绳似乎因为激烈运动已经松动了,可是因为出汗,芋绳又开始收缩。花了不少时间,爱子才把绳子从身上解下来。虽然身体几乎还是裸着的,微风拂过爱子裸露的肌肤,疲惫不堪的爱子开始萌生睡意。没有床,不过现在的爱子确信一定能睡得比在卧室里更沉。

突然,爱子发现了一些不对劲。这个教室窗外太阳高悬,不过窗户是打不开的,以前就已经试过了。可是爱子感受到某处吹来的风。门早就关上了,窗户又不能打开,风是从哪来的?

爱子环顾四周,就像办公室里的大象(谚语,指本来不平常的事却被习以为常,但这里应该就是用了表意),教室正中央不知何时多了一根柱子。柱子自然而然的坐落在那里,不显得突兀,也不显怪异。

这是什么玩意。多数人看到这根柱子的外形,第一个想法大概都会是这个。一根高约两米,粗细够两人合抱,通体乳白色,柱身布满蜿蜒虬曲的花纹,又有两根触手一样的分叉,一左一右向两边伸出。爱子好奇的摸了一下柱子,表面摸起来触感并不坚硬,松松软软的像是初冬时分刚刚落下的新雪。稍一使劲,就像是雪被压实了一样变得坚硬。用手指尖慢慢按下去,柱子的表面也陷进去,像是在雪地上戳了个孔一样。

印象里这个柱子貌似一直都在教室里。但是爱子的大脑开始质疑自己的记忆,这么奇怪的东西一直都在所以习以为常了?渐渐的脑子开始有些混乱,之前这个教室里确实有这个吗?为什么之前没觉得奇怪?

爱子一边思索一边按压柱子的表面。触感很有趣,用力压就会感觉像是发酵后的面团,柔软而又有韧性,并且弹性十足。柱子散发出令人安心的热量,或许是太累了,不一会,她坐在地上靠着柱子睡了过去。

爱子猛地惊醒,自己在课上睡着了。虽然是自习课,但课上打瞌睡仍然是不好的。

似乎做了个梦 ,但人类大多数情况是记不住梦的内容的。因此虽然爱子很在意,但也没有办法。今天还没有和加藤一起去那个教室呢。爱子偷偷转头看了一眼加藤,加藤在课上还是一副受惊的小动物的样子,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氛。爱子觉得加藤这个样子很可爱,本来加藤就是天生丽质的类型,和爱子不同,爱子为了让别人“觉得自己可爱”,花了大力气。

她在初中是个阴暗角色,到了高中,故意选了一个没有以前同学的离家远的高中,为了选择改变自己。首先是形象,为了维持靓丽外表,每天晚上十一点以前必定睡觉,睡前做拉伸,每周适量运动,吃饭计算卡路里,偶然和朋友们一起吃甜食,虽然表面上说着“热量无所谓”,实际每次吃完晚上都会跑步消耗掉多余的能量。

各种化妆品护肤品从不受到冷落,以至于存了好久的压岁钱三分之一都花在这方面。虽然大部分人看不出来,但爱子每天早上来学校前都会化个淡妆。仅仅是外貌还不够,爱子每天晚上都会花半小时阅读时尚杂志,为了能跟上班里其他女生的话题,不管是占卜,影视还是八卦,爱子全都有所涉猎。就连用手机发line的打字速度,爱子都专门做过练习。“你是不是也太过努力了。”加藤第一次知道爱子的努力时不由得惊叹。

通过这样日积月累的努力,爱子得以在班级的金字塔中占据较高的地位,名声甚至穿到其他班。可是她也开始感到厌烦,渐渐厌倦了这种生活,连带着也开始厌恶曾经孜孜以求这一切的自己。

虐待自己的身体的契机是一个偶然。某次晚上和学校里的小团体成员聊到喜欢的人,不知为何,话题转向了和男人上床的经历。爱子当然没有类似的经历,但气氛已经变成了不允许她说自己还是处女的情况了。于是她就像以往一样,选择顺着话题接下去,凑巧让自己的形象变成了一个“碧池”。

当天晚上,为了不让谎言被拆穿,爱子连夜查找男女情事的资料。或许是一直以来都没有正确的性知识,爱子误打误撞深入到重口味的硬核区,在得知何为真正的性爱之前,获得了sm的知识。从结果上来说,这个谎言圆得并不坏,爱子出色的学习能力让她第二天在小团体面前出尽风头,甚至差点吓坏了其他几人。不过同时,爱子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于是,从初级的自慰开始,渐渐从虐待自己之中获得了快感。爱子逐步成长为一个抖m。

胡思乱想期间时间通常都会加快流逝,下课铃响了一下,然后又一次进入沉默。加藤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向门口,路过爱子的桌子时,以常人不易察觉的动作留下一张字条。

“放学后 四楼平台”纸条上写着细瘦娟丽的字。这意思应该是让爱子放学以后到四楼的楼梯间平台去。几天前,爱子从学校里一个秘密的教室里,发现了加藤留下的笔记本。笔记本上写满sm题材的梦小说。这些涂写在劣质纸张上的小说完美贴合了爱子的幻想,于是爱子找到加藤,让加藤成为了自己的“主人”。可是几天过去,加藤完全没有搭理爱子,直到今天。

爱子兴奋的期待着放学时间,甚至提前给母亲发了短信说晚饭会在外面解决,晚上晚点回家。虽然同样是自习课,和上发呆的时间截然相反,期待时,时间流逝速度总会减慢不少。

放学的铃声还没结束,爱子已经提着背包走出教室门。她的朋友们本来在讨论去何处吃点零食,看到敏捷的爱子,只能表示惊讶。

加藤最后一节课压根没有回教室,她早就在预订的地点等待了。看到爱子马不停蹄的赶到,反而吃了一惊。

“我们的第一次是要做什么呢,主人?”爱子低头,看向比自己矮不少的加藤。

加藤看上去很不习惯被称作“主人”,她稍显羞涩的提出反对,但爱子并没有改口。

“那个,源同学,在学校让别人发现会很麻烦。”爱子接受了这个理由,于是仍然称呼加藤为“加藤同学”。

加藤并不打算在学校里和爱子上演五十度灰,约在这里见面纯粹是因为这里没人“不能让别人看到我们在一起。”

“源同学,今天你有时间吗?”获得了肯定的答复以后,加藤继续说道:“我……我也不是很清楚该怎么当你的主人,所以也想了很久。总之咱们先试试看吧,你看行吗?先回家换衣服,然后在外面找个地方好不好?”加藤支支吾吾的和爱子讨论去哪里碰面。随后决定到车站附近一个名叫“卡特”的咖啡厅去。

看来第一次的约会是要在外面。爱子听话地回到家,换了身哪怕被认作大学生都不奇怪的便服。母亲奇怪的看着爱子急急忙忙回家又出门。这也难怪,爱子之前才告诉母亲晚上很晚回来。

车站边那个叫卡特的咖啡店,明明地角很好,生意却出奇的差。原因可能是附近另有一家装修精致,物美价廉的咖啡厅。

不过这个咖啡厅有个很大的优势,二楼有不会被别人打扰的单间。

她进入店内,看到加藤已经到了。加藤坐在比较靠里的座位上,双手捧着白色瓷杯,慢慢啜饮着咖啡。或许是杯子中的咖啡太烫,加藤不断吹气。咖啡店黯淡的灯光照在加藤身上,给加藤蒙上一层虚幻的滤镜。走近后,小巧的加藤缩在座位上戒备周遭的姿态更加激起爱子的占有欲和保护欲。

好可爱。爱子心里冒出这种想法。好想把她抱起来。

一直在警戒周围的加藤很快注意到站在不远处的爱子。“那个……怎么了吗?突然有事还是家里不同意晚上出门了?”打招呼前,加藤抢先开始擅自解释,又擅自消沉下去,“我明白的,工作日晚上和像我这种人一起出门果然还是很麻烦。毕竟源同学是优等生。”

“不是的,妈妈,不,母亲没有说什么……虽然好像确实有话想说,但总体来说没问题。只是看到可爱的加藤有些看呆了。想说真不愧是加藤同学啊。”

“……可爱什么的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说啊。”加藤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额头。

加藤放弃了和滚烫的咖啡的斗争,拉着爱子上了楼。“我提前借了一个房间。”

踏上二楼铺着地毯的地面,爱子感觉好像到了另一个世界。没有窗户,灯光也是幽蓝色的,气氛变得无比诡异。加藤轻车熟路地带着爱子左拐右拐,最后来到一扇门前。

“那个,这里是不是有点奇怪啊。”爱子拉住想要推门进去的加藤,“要不今天就算了吧。”因为总感觉推开门会出现某些了不得的东西,爱子的原始本能发出了警告。

“这里没什么的。都已经到这里了,真的要回去吗?”加藤看起来有点委屈。这种可怜巴巴的样子直戳爱子心窝。于是加藤拉着爱子的手,推门进入。

房间并不大,而且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只有正中央有一个像是骑马机一样的东西和一个编织袋。温暖的橙黄色的灯光洒满房间,将外面幽蓝诡异的灯光和气氛全部隔绝。

“这个是凑巧弄来的。以前写过的小说里有提到过,前几天碰巧翻起以前写的东西,感觉你应该会喜欢它。”加藤指着骑马机解释道。爱子走近一看,骑马机的马鞍两侧各有两根皮带,看起来像是固定腿的,马鞍上安装着一根奇形怪状的棒子:“是要我坐在上面吗?其实,我还是处女的。”

加藤点点头:“源同学,用这个的话就不能回头了,这次肯定会失去处女的,并且以后会失去更多。如果你不想做这个,现在就走吧,将这件事当成一个梦,以后我们在学校里就当没有任何交集,好吗?”

加藤的意思很明显了,想用失去处女吓退爱子,以此让爱子自己退出。

爱子用行动证明,加藤的想法是多么天真。

爱子快速脱下裙子,当然也没忘了把内裤脱掉放好。然后把穿着长筒袜的腿跨过马鞍,用皮带绑住一侧,然后身体抬高,掰开小穴,对准那根棒子,腰一沉,十几厘米的棒子捅进爱子的小穴。破瓜之痛让爱子捂着肚子颤抖起来。这个棒子很长,恐怕已经钻进爱子的子宫内了。爱子必须尽力挺直上身,以此缓解疼痛。

“唉,那个,你没事吧?”加藤不安地问道。

“呼,额啊,痛……好痛……”爱子一边呻吟,一边试图把另一条腿用皮带绑好,可是因为无法弯腰,只能让加藤帮忙。不过也许是因为下体的不适引起脱力,爱子的身体有些摇晃。加藤扶住爱子,“还好吗?还要继续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加藤无言的看着爱子。爱子“骑”在马鞍上,喘了几口粗气:“请按照小说里的做法调教我吧,把我当成卑贱的奴隶,不管我说什么都别停下。”

“我明白你的想法了,我也会尽力做的。不过必须得确定一个安全词,或者暗号,当你到极限的时候,说出这个安全词我就会停下。”暗号很快确定下来,两人决定用来回左右转头三次当成终止暗号。你看,毕竟可能会把嘴堵起来。

加藤弯腰从地上的编织袋里拿出一捆皮带。爱子见状,立即配合地把手背在身后。

“手反绑着可能会不方便维持平衡,撑不住的话记得暗号。”加藤一边从编织袋里拿出更多的东西,一边嘱咐爱子。很快,塞口球和眼罩也装备在爱子身上。紧缚感,失去身体控制权的状态,和下体被马鞍上的棒子填满的充实感,让爱子受虐的欲望得到满足。爱子轻轻摇晃身体,感受着全身的拘束,拘束感转化为快感。爱子小小的高潮了一下。

“我要打开了。就先开十分钟试试。”

打开?爱子没明白是要什么。几秒以后,爱子听到了某种机器开机的声音。紧接着,马鞍开始前后上下摇晃起来,塞在下体的棒子也开始振动。

“呜呜呜呜嗯嗯——呜呜呜——”被固定在马鞍上的爱子随之晃动,棒子不断搅动爱子的小穴,疼痛取代了充盈感和满足感。由于身体不停晃动,身上的束缚似乎更紧了。之前小小的快感被痛苦所取代,由于一直要保持上身直立,否则过长的棒子会产生更大的痛苦,爱子开始腰酸背痛。就如加藤所说的,因为双手被绑在身后,要维持上身的平衡变得吃力很多,再加上马鞍摇晃的越来越剧烈,爱子的腰终于撑不住,无法维持受力状态,整个上身被前后甩来甩去。马鞍上的棒子随着身体的前倾后仰,迫使爱子的身体随着摇摆,爱子弓着腰,喘着粗气,然后进行又一轮摇摆。

塞口球上虽然有洞,但不断流出的口水也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爱子的呼吸,爱子开始慢慢缺氧。同时,因为皮带绑的太紧,爱子的小臂以下开始麻木,感觉就像有蚂蚁爬上手臂。

剧痛,压迫感,窒息感,爱子感觉一阵阵恶心。想要晕过去,可悲的是爱子一直保持着清醒。不行了,实在是受不了了,爱子把头左右转动三次,宣布投降。

机器很快停下来。加藤很快为爱子解下口球和眼罩,一边为为爱子解除束缚一边问: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很疼?不舒服的话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

“很疼,但没事的,这就是我想要的。我也想要一些更舒服的,但是没关系请继续吧。”

加藤没有同意爱子的请求,她把爱子从马鞍上放下来。其实爱子在逞强,这短短十分钟爱子的小穴已经被糟蹋得红肿到发紫了。手臂也因皮带而有些血液循环不畅。

“好了好了,第一次就用这个还是太过了。还是应该循序渐进啊。”加藤反思道。

加藤陪爱子休息了一会,待到爱子能自己站起来以后,送爱子出了咖啡厅。此时天已经黑透了。

爱子虽然要自己回去,但加藤坚持把爱子送到家门口。一路上两人的气氛有些尴尬。

“抱歉,我果然不适合做这个。”走到爱子家门前,加藤突然道歉。

“你做的很好啊?为什么要道歉?”爱子不解的问。

加藤低下头,让头发挡住眼睛:“我知道的,源同学没有感觉到快感的对吧。只是痛苦。没有人单纯喜欢疼痛的。我们就到此为止好吗?”然后没等爱子回答,转身就想要离开。

爱子抓住加藤的手:“不,等一下,等一下,我不知道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但我感觉没关系啊?暂时还没有快感是因为我还不习惯,这可是我的任性,你没有什么责任,在我说可以停止以前,你可不要中途退出。那些小说的内容要我背诵给你听吗?”

“不,不要,那个真的很羞耻。”

“对吧?总之我们应该算是两情相悦,别再说退出的话了。……我们明天去那个教室碰面再说吧。我会提前告诉你教室入口在哪。对了你要怎么回去?”爱子看到母亲已经站在窗前,仓促结束了对话。

“我会叫哥哥来接我。他应该在附近工作。”

“那要不先进来坐一下?”

加藤把爱子的好意留在原地,转身离开了。

走出街区的拐角,一辆汽车停在路边。加藤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的位置。

驾驶位上是一个眼神犀利的男人。

“信也,进展顺利吗?”

“你别管了,开车。”

“…… ……”

<< 五楼自习教室 第四章
+1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