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五楼自习教室 第四章

五楼自习教室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A

回到家的爱子发现自己还没把衣服内的龟甲缚解下来。妈妈在厨房做饭,看到爱子回来,就催着爱子去洗澡,准备吃晚饭。

“我去换换衣服。”爱子想先回房解开龟甲缚。那些绷紧的绳子摩擦着身体,让爱子今天已经饱受摧残的身体又兴奋起来。“你先洗澡去,热水快凉了,等会我还要打扫浴室。吃完饭再洗衣服。”爱子妈妈催促道。

爱子错过了回房间解下绳子的机会。只好进了浴室。

爱子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放在洗衣篓里,但身上的绳子不能也一起放进去,因为妈妈等下要洗衣服,所以肯定会进来收脏衣服。可是就这样拿在手里也不方便。干脆就这样绑着进去洗澡吧。

这样很糟糕,真的很糟糕,但是这个念头一旦产生,爱子就没办法控制自己了。对了,家里其他人还要泡澡,绳子被油浸泡过,会弄脏浴缸的水的。(日本很多家庭洗澡都是先在浴缸外洗净身体再进浴缸泡,所以经常是全家用一缸水。不过现在不少家庭也都开始以淋浴为主了。)

“妈妈,你们等下洗澡吗?”爱子用稍显颤抖的声音问厨房里的母亲。因为本来就不打算听到回答,只是想给自己一个停止愚蠢行为的理由。可是爱子母亲却回话了,看来碰巧从厨房出来听到了爱子的声音:“我之前洗过了,你爸今晚加班,住在公司。你洗完就把水放掉吧。家里燃气出问题了,我去自治委员会找人帮忙,晚饭得晚点吃了,你先洗澡吧,不用着急。”说着,爱子听到了玄关开门的声音。

这不是上天的意思吗?这下爱子彻底没有了阻止自己的借口。爱子用微微颤抖的手推开浴室门,坐在凳子上,先洗头发,洗完头发开始清洗身体。热水混着沐浴液的泡沫从身上流下,爱子先搓揉没被绳子绑缚的部分。很快沾水后的芋绳开始收缩,之前在咖啡厅,只是很少的汗水,所以收缩的不厉害,这次吸水量很大,收缩的程度和之前相比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绳头锁紧,绳索紧紧勒住爱子的身体,陷入爱子雪白的肌肤里。有一段绳子陷在爱子的细缝中,加藤还故意在那段上打了个绳结。粗糙的绳结现在不断摩擦着爱子,爱子只要一动,绷紧的绳子就会随之而动,进而摩擦爱子的私处。爱子抚摸着自己的身体,时而揉捏阴蒂,时而故意拉动能牵动绳结的绳子,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爱子坐在凳子上高潮了。只是一次,还不足以让爱子满足。爱子用花洒冲洗身体,然后跨进浴缸。将全身浸泡到热水里。芋绳收缩的更厉害了。爱子就这样一边扯动绳子,一边自慰。

整整三次高潮以后,爱子才从浴缸里爬出来 。因为高潮太猛,爱子的腰已经软了。现在身上的绳子带给爱子的不再是快感和刺激,变成了疼痛感。爱子把手背到身后,想把绳结解开。可是因为芋绳吸水收缩了,这个结变得难以解开。绳结又在背后,爱子看不到,所以更加困难。试了几次,身上的水都要干了还是解不开绳子。只能用剪刀弄断了。必须快点去客厅拿剪刀,如果加藤的母亲从自治委员会那边回来了就麻烦了。

爱子拉开浴室门,蹑手蹑脚地溜进客厅。虽然家里没有人,但赤裸着身子还绑着个龟甲缚在客厅乱逛让爱子的少女心接受不能。

剪刀就放在客厅的柜子上。没花多少时间爱子就找到了。赶紧把绳子剪开,绳子已经让爱子觉得疼了。尤其是大腿根和私处。还好胸部当时没有绑,要不还得加一个胸部。

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绳子很硬很坚韧,裁纸的剪刀完全不是对手。家里也没有更大的了。看来得用别的。

爱子想起自己房间里有一把裁纸刀,那把刀应该可以。正在这时,玄关传来开门的声音。糟糕,母亲已经回来了。而自己却赤裸身体,身上还缠满绳子站在客厅,如果让母亲看到,那就不是能一笑置之的程度了。

必须,马上藏起来。

B

加藤猛把车停在车库里,确认过加藤信也已经走进玄关了,这才取出手机,给某个人打电话。

信也并不知道猛的这些小动作。她有点累,所以晚饭也没准备吃,就这样回到自己房间,对父母关心的问候充耳不闻。

过了一会,打完电话的猛也回来了。见信也没去吃饭,便径直走向信也房间。

不用说,信也没让他进去。但是猛并不意外。反正第二天早上总能见到,那时再说也不迟。

A

爱子冲进最近的能隐藏自己身体的地方,厨房。不对,既然妈妈是去找人来帮忙修理燃气,那肯定要来厨房。自己藏在这里岂不是更无路可退。不行,绝对不能坐以待毙。让自己母亲看到现在的样子已经够可怕了,如果再被外人看到,自己就彻底没办法活下去了。只能从窗户翻出去了。可是身上未着片缕,不,片缕还是有的。可是这样更加糟糕。更何况现在是冬天,不穿大衣走到外面去只有疯子和想自杀的人才会做。爱子四下搜索能穿的衣服,时间已经不多了,妈妈在客厅招呼帮工,所幸他们要先检查门外的燃气管线,因此没有立刻到厨房来。虽然这样爱子多了一点时间,可是随时都有人可能进到厨房。

厨房门后挂着一条围裙和妈妈做油炸食品时会穿的大衬衫,先把这点衣服穿上再说,围裙折起来就当作是土著的草裙一样扎在腰间。接着爱子想起来壁橱里有自己去年做情人节巧克力时穿过的围裙。那件围裙更长一点。爱子把它反着围在肩上,像穿斗篷一样披在肩头。然后找了一段扎报纸用的塑料绳,把两条围裙捆扎在一起。又戴上隔热用的手套,虽然只有拖鞋,但是也没空去找鞋子了。刚刚准备完,就听到妈妈的说话声越来越近。老妈呀,你就不能再多检查一下门外的部分吗?没时间犹豫了,爱子从厨房的窗户翻出去。还好在一楼。爱子前脚出窗,还没把窗户关严实,妈妈后脚就带着人进来了。爱子匍匐着从窗下溜过,幸运的是没有人发现。

走出家门,接下来要去哪?肯定不能去一般朋友家,那么只有一个选择了,去找加藤。可是加藤家离着自己家有十站路,自己出来时完全不可能有时间回去拿钱包和手机,因此没办法坐车。虽然现在天色已晚,但路上人还是不少,自己穿成这个样子,很有可能被当 成流浪汉被带走。而且身上这些衣服本来只是用来蔽体的,根本没有御寒的能力。一月的石川县,寒风会快速剥夺人的体温。恐怕自己还没有走出街区,就被冻僵了。这样明天的石川县地方报纸头条的编辑就可以不必纠结是该放选举快报还是贴大联盟最新战况了。而妈妈恐怕也会尖叫着晕倒过去。

因此,必须找到别的办法。

或许,只有一个办法。(这里我要插入一句,石川县虽然位于北陆,纬度不低,但是实际受到洋流影响,冬季温度通常不低于零度。虽然最冷的时候还是会结冰,但并不会像我国同纬度的东北地区那样天寒地冻。这也是爱子下文中没有在寒风中暴毙的原因。感谢我的日本朋友科普。)

B

信也没有吃完饭,空着肚子躺在床上。猛来敲过门,但是信也根本理都不理。

和猛最后的对话悬在心头。爱子只知道自己是加藤同学,是她的同班同学,是sm的玩伴,是她所谓的主人。但是其他的呢?

窗外已经黑了下来。冬天的石川,白天总是很短。看着渐渐变暗的天花板,加藤的思绪也随着光影的变化而变化。

今天自己的这些努力,有帮到爱子吗?爱子虽然说自己很爽很舒服,但是实际上究竟如何呢?这是爱子真正想要的吗?躺在床上加藤开始胡思乱想。

自己真实的姿态,爱子能接受吗?倒不如说,她会相信吗?话说真的有必要和她坦诚相待吗?把她真正的调教成肉便器也是一个选择。房间越发昏暗,加藤的想法却比房间更加昏暗。

天色完全暗下来,加藤起身,随意抓弄了一把头发,算是做了出门的准备。听了听门外的动静,确定父母和猛都还在客厅看电视,于是拿起包,以尽量轻的脚步溜出家门。

要去哪呢?说来惭愧,加藤没有可以称为朋友的存在,爱子比较特殊。去网吧倒也可以,但是身上没多少钱。似乎只有一个地方能去。

去学校吧。从后门溜进去,找个地方待一晚。那个教室因为今天没问爱子,所以没办法知道究竟从哪个门进入,但是学校的空教室很多,只要小心晚上巡夜的人,是不会有人发现的。校服放在包里,明天起来直接上课就行了。

加藤丝毫没有意识到这实际上是非法入侵的行为。

同时没有意识到的还有一位。倒不如说这一位已经没有意识到的盈余了。

A

爱子的家离学校还算近,托了这一点的福,每天早上都不用很早起床。爱子忍受着刺骨的寒风和冰冷的地面,开始向学校前进。在那个四季如春的自习教室,即使不穿衣服也不会感冒。不过在路上恐怕已经感冒了。

在那里过一晚,等明早教室开门了就能去取放在教室里的运动服,穿那个回家去。此时爱子的思考能力已经快要归零了,当然也忘记了那个教室的时间流动速度只有外面的三分之一。现在是晚上七点多,明早教室开门是早上六点。相差十二个小时以上。而在那个教室的话,就会变成三十六小时。在寒风里走过两个街区,再以半裸的姿态等待一天半,想想都不是一个柔弱的女高中生能受得了的。可是就这样站在街上也不行。总之先动起来。

爱子开始向学校进发。地面粗糙又寒冷,因为严寒,爱子的脚已经没有知觉了,这至少让她减少了一个疼痛的来源。下体的绳结处不断摩擦,那里恐怕也已经充血了。每走一步都是折磨。爱子弯着腰,用手按住小腹,向学校方向努力走去。仰仗着天黑,行色匆匆的过路人没有人在意这个同样行色匆匆的女孩。爱子平安地抵达学校的后门。虽然已经浑身颤抖,牙齿打颤,但姑且也算平安。至少没有发生加藤的妄想小说里的事。

爱子努力回忆加藤之前告诉自己栅栏的缺口,终于在自己还有体力的时候顺利进入校内。和平时一样,不知为何自己就会知道的自习教室的入口早已存在于脑中。今天是三楼最里面已经不再使用的那个教工厕所门。

爱子刚刚登上三楼,一道手电光从楼下照到爱子身上。

“什么人!”是巡夜的老师,“谁在那里!”

爱子现在的姿态是万万不能被人发现的,可是爱子和巡夜老师只隔着一层楼,离教工厕所门有一段长长的走廊。爱子刚刚长途跋涉,又因失温头晕目眩,现在的身体情况是不可能从年轻力壮的老师手中逃脱的。这下可麻烦了。

B

加藤坐电车到达了学校的车站,在车站磨蹭了一会以后,走到了学校后门,从栅栏缺口进入校园。不知是不是心理原因,这个缺口好像不久前有人用过。

没有选择去前门换室内鞋,加藤直接提着鞋子走后面的楼梯。刚到二楼,加藤敏锐的发现楼上有手电筒的灯光。看来是巡夜的老师。这里应该预防他会掉头下楼,所以绕开比较好。

加藤蹑手蹑脚刚要转身下楼,炸雷般的喊声从楼上传来。自己被发现了?加藤没空多想,立即向楼下跑去。但跑到一楼,身后却没有跟来的脚步声。奇怪了。不,说不定刚刚那个老师并不是因为看到自己而发出的声音,恐怕这个楼里还有另一个入侵者。

真是巧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就让那个入侵者尽情吸引火力吧。

不过,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 五楼自习教室 第三章五楼自习教室 第五章 >>
+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One thought on “五楼自习教室 第四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