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宵l夜 ♥

五毒战衣 第九章

五毒战衣 第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九章 铁蜈蚣 前传(上)

“学姐,跟我来。”麒源绷着个脸,轻轻接过她,快步走向实验室。

“保持她的呼吸和心跳稳定,接下来把她身体里的碎骨头全部取出。”麒源手忙脚乱的与白玦一起抢救这个少女,幸运的是,发现她的时间非常早,所以在几个小时的努力下,少女成功脱离了危险。

“但是她的脊椎全部坏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我知道,现在只能给她重新换一条了。”麒源叹口气,搬出一个铁箱子打开,里面立刻冒出阵阵白烟,当白烟散去,露出一只蜷缩着的大型机械蜈蚣。

“苏醒吧,铁脊蜈蚣王。”

于是,这只大型机械蜈蚣就成为了少女的新脊椎。

一天后,在特效药的恢复下少女的伤口完全痊愈,铁脊蜈蚣王也成功与少女的神经连接,一切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少女缓缓睁开眼睛,此时麒源和穿着白大褂的白玦正注视着她。

身穿病服的少女往后缩了缩,此时她躺在病床上无处可去。

“你叫什么名字啊?”白玦率先打破沉默,为了遮掩脸上的口塞她戴上了口罩,不过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还是很有亲和力的。

“我叫小可……蓝小可。”她只回答了这么一句,然后就安静的看着面前的两人,也没有问任何的问题。

“这个项链是你的吧。”麒源递给她一个塑料项链,那是一个小的透明夹子,里面放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少女和一个少妇的合影,两人都显得很幸福。

少女点点头,轻轻接过项链,然后紧紧的攥在手里。

“那是你妈妈吗?她现在在哪里?”

少女依旧只是点头和摇头,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好了,你在这照顾好她,我离开一下。”麒源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门外,凌若彤和凌若玄正焦急的等待着。

“安全了,你们可以去看她,但是要换身衣服,不要吓到她。”麒源从容的对她们吩咐完事情后,拐弯进到了另一个房间,锁上门。“哈哈哈,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麒源拼命压低声音小声笑道,但是笑着笑着就流出了眼泪,“可是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你?妹妹,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一定会的,不会再让你受伤害了,绝对不会……”他摊在地上,胸口一阵发痛。

实验室里,凌若玄在一旁给少女削苹果,凌若彤则在另一边找到了白玦。

“你来找我做什么?”白玦转头看向凌若彤。

“你对麒源了解多少?”凌若彤双手交叉,靠在门上。

“哦,你说他啊……”白玦回头又自顾自的忙了起来。“他年纪和我样大,都是天才少年班的学生,彼此认识了也挺久了,作为一个天才最后却落的如此地步,心里肯定不好受,而且他家里面也不太幸福,好像是母亲早逝,父亲贪污被判死刑,也许他当初走上这样的路是有原因的,未经他人恶,勿劝他人善,我果然还是不懂他。”

“你有没有觉得他在瞒着我们什么事?”

白玦沉默了一会,停下了手中的事。“我不清楚,但他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男人,一个值得信赖的主人,虽然有时做事比较离谱,但是我相信,他选择隐瞒,往往是在独自抗受压力。”

话毕,白玦走出房间。

就当白玦经过某处时,一双手从背后伸出把她拖入一个房间。

“主人!你干什么!”白玦认出是麒源,挣扎立刻停了下来,但是麒源的动作却更加快速,把她摁在地上,给她锁上一个由铁棍组成的三角形的锁具——双脚拷上一条中间有铁棍的脚镣,手腕锁在一起,并且胳膊先向外绕过过两腿间的铁棍再向内,这使得白玦的身体不得不向下倾,双腿向前弯,臀部向上翘,形成一个极度羞耻的姿势。

“学姐~嘻嘻嘻……过了这么久,有没有想念我的肉棒啊?”

说着麒源将手指划过白玦阴唇,她下身立刻一阵抖动。

“不太想念。”白玦回答道,可这时她的脸已经绯红一片,下身也湿了起来。

“是吗?你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不然,为什么会这样?”说着麒源拉起了紧绷的乳胶三角衣,露出里边被黑色舍宾丝袜包裹着的阴部,现在舍宾丝袜已经完全贴合了白玦的阴部,甚至连阴道和后庭都伸入了丝袜。

“这种饥渴的感觉会使你不断分泌淫水,使得丝袜不断贴合你的身体,而丝袜一旦贴合你的身体,又会给你别致的快感,刺激的挑逗,本来我给你设计这件衣服就是不用排泄的,现在看来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啊~想不想要?”

白玦害羞的点了点头。

可麒源却松手,将紧绷的三角乳胶衣弹回了她身上,再次深深的勒进白玦的股沟和阴唇。

“啊~啊啊~”白玦立刻就是一阵呻吟。

“你求我啊?”麒源则是一脸贱相。

白玦继续红着脸,低着头不肯说话。

“还是不愿意吗?”麒源说着又拉起了她的三角衣,从臀部提起向上扯,加大对她股沟和阴部的刺激。本来白玦身下的面料久没有多少,这下更是完全陷入了她的阴唇中,同时不断挤压着她口塞里伸出里气阀,每挤一下她的喉咙 都会被粗暴的顶撞。

“请主人~啊哈~尽情的享受白玦身体吧!”白玦微闭着眼睛,说话都要喘几下气。

“还不行,具体要怎样你也得说出来~”麒源此时已经露出肉棒,这怒挺的凶器此时正摩擦她的大腿内侧,而另一只手则把玩着她充满弹性的乳房。

“请主人将肉棒狠狠的插进白玦的身体,让白玦享受主人的肉棒吧!”白玦仰头叫到,下身又分泌出一滩淫水,为等下的享受做好了准备。

“还有呢?”麒源依旧不依不饶。

“还有请主人狠狠的揉捏白玦的奶子,白玦很喜欢主人这样做……呜呜呜!”白玦正说着时,麒源忽然关掉了她项圈的发声功能,现在白玦只能发出不明所以的呜咽声。

“我要进来了哦!”麒源松开紧绷的三角衣,用力的拍了拍白玦挺翘的屁股,撇开下身三角衣,将肉棒慢慢插进了白玦的阴道中,然后快速抽出,又快熟插入。

“学姐,真没想到你其实也挺淫荡的嘛~”麒源双手握住白玦的乳房用力向上挺起,将她整个人都顶了起来。

听到麒源这么说自己她则是呜咽了几声想要辩解,但是又什么也说不出口。此时她的身下已经积下了一滩淫水。

“接下来,让我猜猜你身体那些地方最敏感,像凌若彤是乳头,凌若玄是脚踝脚掌,每次一碰这些地方都能让她们快速而猛烈的进入高潮,你也想试试吗?”说着麒源的一只手松开了乳房,沿着她的身体向下滑行,停在了肚脐处。

不好!白玦在心里暗叹道,蜜穴则是条件反射用力缩紧。麒源见此露出了一个坏笑,越过肚脐,继续向下摸去。

我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种失落的感觉?白玦心想。

然后麒源的手忽然举起,扯开她胸前的开口,另一只手从乳沟中伸过,直接伸到了阴蒂处,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食指中指捏住阴蒂,大拇指扣住肚脐,用力一发力,白玦就紧紧缩起蜜穴,麒源甚至拔都拔不出。

“看样子被我给找到了呢?”麒源一边加大力度,一边在她耳边低语。

白玦此刻已经是满脸绯红,脑子里除了想高潮就没有别的东西,但是,麒源随即说的一句话立刻让她惊醒过来。

“接下来我准备给这个小女孩洗脑,让我们来商量一下相关事宜吧!”说着大拇指用力对白玦的肚脐一扣,在她的子宫里射出了滚滚精液。

“呜呜呜呜!”白玦出于本能的大叫道,但是自己出于本能缩紧的蜜穴让精液全都用力的撞击着子宫,也给她带来了一波极为猛烈的高潮。

“怎么样?满足了吧?”麒源缓缓抽出自己的肉棒,同时带出了大量液体。白玦此时一点力气都没有,一双大眼睛惊恐的瞪着他,看着他给自己解开束缚,然后被抱起离开。

……

这时凌若彤正在病床边照顾小可,根据自己之前作为特工训练出来的经验可以看出,这个少女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安,一定是长期生活在一个不安全的环境下导致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到现在她都很抗拒和任何人说话,心中没有安全感,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话说妹妹那边呢?主人找她有事,感觉他一定知道些什么。凌若彤心想,这时她的电话响起,打开传出了凌若玄的声音。

“姐姐快跑!把小可带走!主人要给她洗脑!呜呜呜……”

抱歉,这一次的内容还是有点多,所以,分成了上下部分写,毕竟讲好了一周一次的……

I have a dream,就是上一回本周排行榜第一,还差点本事 ,但是希望大家能圆个梦……或者让我攒够一百个赞?25个评论也行

<< 五毒战衣 第八章五毒战衣 第十章 >>
+36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宵l夜            

11 thoughts on “五毒战衣 第九章”

  1. 点赞诚可贵,热榜价更高,
    若为评论故,两者皆可抛!
    所以快在下面评论里猜剧情啊!再写一章就要填坑了,到时候肯定是一道惊雷。
    之前有读者说剧情太散连不上,确实有点,主要是为了先刻画人物性格,同时慢慢挖坑,等最后完结了其实不难发现整个故事没什么……甚至才刚刚开始!

    +4
    1. 楼主我很喜欢你的文,想订购,如果看到回复加一个QQ联系一下3375945736

      +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