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宵l夜 ♥

五毒战衣 第十章

五毒战衣 第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章 铁蜈蚣(下)

“什么!”凌若彤大惊失色,电话那边如今只剩下嘈杂的声音,她没有时间犹豫,立刻拉起小可的手,“姐姐带你出去散步好不好?”

可就当她们走到门口时,最终形态的凌若玄已经在等着了。此时她的双腿正被紧紧包裹在旗袍的下摆中,一条粗大的蛇尾挡住她们的前路。

“妹妹?”凌若彤不知所措的看着凌若玄,她发现此时凌若玄的眼睛已经变成金色,是她的第二人格在控制!而自己身上既没有武器,也没有装备,“可恶!”凌若彤抱起小可想往后退,却被她的尾巴摁在了墙上,然后从自己怀里抢走了小可!

“放开我!快放开我!”小可拼命的挣扎着,凌若玄也没有对她怎么样,就只是将她抱住,把头搂在自己胸里。而此时凌若彤还被高高的摁在墙上,焦急的看着这一切。

渐渐的,小可停止了挣扎,小脸贴在凌若玄裸露的乳房上,深吸一口气:“有妈妈的味道。”随后她抬起头,“带我走吧。”

“不!”凌若彤大叫道,她不明白小可为什么会这么顺从,她不明白麒源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想要阻止凌若玄带走小可,可她的蛇尾移动速度极快,一下就没了影。

凌若彤也跟着匆匆的往她去的方向赶,一推开门就看到小可正被拘束在床上,口里塞着口塞,头上戴着插满管子的头盔,时不时有气无力的挣扎一下。下身的小腹此时已经闪出了蓝光——那是一个蜷缩蜈蚣的淫纹!

两边站着的是白珏和凌若玄,中间是满脸冷漠的麒源,此刻他正回过头看着她。

“麒源!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啊!你到底要对她做什么!”凌若彤歇斯底里的喊道,此刻她的内心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

“对啊,她还只是一个孩子,我只不过是想给她一个孩子应该有的记忆!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她是邪良玉从小开始培养的杀手,就像凌若玄那样的,不过她还没有黑化就被残忍对待然后抛弃,现在她还活着,我不想让她以后的生活都活在阴影里,出不去,明白吗?”麒源的话语中透露着少许的愤怒,凌若彤明白他是认真的。

接下来就是死一般的沉默。

忽然少女身上的机器停止运转,麒源立刻冲上去为她解开束缚,“哥哥~”,少女顺势抱住了麒源的脖子,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麒源转过头给了凌若彤一个眼神,这下又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好了,现在让这个姐姐给你换上好看的衣服。”麒源离开少女的拥抱,走到凌若彤耳边:“现在她是我妹妹,就拜托你照顾她了,其他的事,晚上我会找你算账的!”

凌若彤听到这最后一句话,脸瞬间红了起来,下身甚至也变得湿润。

房间里,凌若彤打开麒源给的包裹,最先看到了一副贞操带和乳罩,都是铁质带锁的,上面还备有一张小纸条:“为了救她,我不得不给她刻上淫纹,考虑到其副作用,请务必给她穿上这些装备,钥匙由你保管,多谢。”

原来这家伙早就准备好了啊!刚刚我对他还那么失礼……她的心中突然对这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小伙子有了好感,有他在总是有安全的,就像一座大山一样值得依靠。我在想什么啊!凌若彤摇了摇头,让少女脱光衣服,将贞操带紧紧贴合她的下体,然后穿过腰部锁死。“啊~好凉~若彤姐姐,为什么这个内裤那么奇怪?”小可有些抗拒,但是自己的上身也被铁乳罩无情困住了,这东西还特意在乳头出留了突起,使整个乳房都能感受到冰凉的压迫。经过这一刺激,小可的脸已经泛起了潮红,每动一下都会感到轻微的快感,少女轻轻咬着嘴唇,发出微微的喘息。

“好了,接下来来穿上好看的衣服吧!”凌若彤也看出了她的变化,连忙开始下一个步骤,先是白色的连裤袜,套在小可纤细的腿上微微透着肉色更显粉嫩可爱,然后是黑色的无袖女仆装,加上白色的领花和围裙,以及女仆发夹,特别是长长的双马尾!面前的少女一扫从前的阴郁,无敌可爱!

“小可妹妹,你实在是太可爱了!”凌若彤忍不住赞叹道,心里突然很想狠狠揉捏她,简直就是引人犯罪啊~啊啊~但是这事如果让麒源知道了……她立刻打住了自己的想法。最后给小可套上长及肘部,盖住手掌的袖套,穿上闪亮的小皮鞋,凌若彤迫不及待的推着她走出了房门,想让大家都欣赏一下。

“慢点~慢点~”小可现在还不太适应下身和上身的铁器,每次移动那微微的刺激就让她小脸泛红,,交叉手指放在腹前,双腿也忍不住向内弯曲。

麒源看到这一幕眼睛直接直了!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太多的兴奋,而是拉住了小可的手,递给她一条只有手指粗细的铁蜈蚣,“这是哥哥送你的礼物,如果有姐姐欺负你,你可以这样……”顿时这只蜈蚣收起了腿,首尾相连卷住小可的手腕锁死,“然后再配合另外一只……”,两边手腕一碰,就再也分不开了。“然后你就可以欺负回她了~哈哈哈,喜欢吗?”小可点点头,麒源于是大手一挥,又弄出了许多机械蜈蚣,“喜欢就多送你几个。”纷纷爬进了小可的裙子内侧和袖套里面,藏的严严实实,仔细看也看不出异样。

“谢谢哥哥~”小可又是热情的抱住麒源的脖子,麒源则对着凌若彤露了一个坏笑的表情。

……摆脱了小可的纠缠,麒源离开众人进到了一个谁也没有发现过的密室,地上正趴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少妇,她的脖子上戴着项圈,被铁链拴着像狗一样,脸上戴着口枷吐出舌头,地上已经积累了一滩液体。双眼无神,乳头坚硬地突起着,还不时往外滴落奶水。

一见到麒源,她无神的双眼立刻变得欢快起来,透过眼睛仿佛都能望见爱心,“呜呜呜~呜呜~”麒源则用手掌握住她那硕大的乳房,肆意捏成各种形状,任挤出的奶水到处横飞,少妇发出动人的娇喘,直起身子希望主人能释放她的欲望。现在可以看到她的小腹刻着一个紫色的蜘蛛,一对前爪指向诱人的阴蒂和阴道,其他的爪子则伸向四方,非常威武霸气,再看她的阴唇,上面大大小小一共穿了八个阴环,前后左右彼此锁在一起,使她的阴唇大大张开无法闭起,里面塞着的震动棒给她源源不断的刺激又得不到解脱,只能痛苦的煎熬着。

“想让我解开吗?母亲大人?半年了,有没有想念外面的世界呢?”麒源用手指点着她红肿不堪的阴蒂,加大了她呻吟的力度,少妇甩了甩舌头,示意他加大力度。

“看看看看,肿成平时没少自慰吧?下一次真应该把你的手也锁起来,和你说过多少次了,这样没有用的,被淫纹侵蚀了一个月后你的高潮只能由我的肉棒满足,别的刺激对你来说,都是挑逗……”麒源露出自己的肉棒,少妇立刻贪婪的吞了进去,“虽然吞食我的精液也可以得到满足,但你就是想让我狠狠的操你,对吗?”

少妇点点头,加大了允吸的力度。“母亲大人,你当初不是还想杀我吗,你当初不是还不把我当人看吗?你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了什么样子!”少妇听见他的责骂,允吸的速度没有改变,但是眼角已经流出了眼泪。

“还有小可,我见到她了,要不是那个项链,我都不知道我还有这个妹妹。”少妇一听见小可的名字,立刻睁大了眼睛,想要吐出麒源的肉棒却被他紧紧按住脑袋,自己的舌头还是本能般的舔弄着。

“发现她的时候她的情况非常不妙哦~然后了救回了她并洗去了她之前的记忆,她永远都不记得你这个妈妈了!”麒源粗暴的顶撞着她的喉咙,少妇屈辱的吞下了他所有的精液,一时间乳头也喷出了奶水。

“啧啧,真是淫荡啊,我亲爱的母亲大人,现在请你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麒源解开她的口枷,她立刻流出带有精液的口水滴在身上。“小可是我的私生子,在我成为你的后妈之前。后来我奉家族的命令进入邪良玉,成为其中的高管之一,小可则成为了抵押的人质,他们应该有好好对待她,对吧?后来,我就成为了你的后妈……”

“嗯嗯。”麒源听着,同时伸出舌头允吸她的乳头。“真是可惜,你猜错了,小可差点因为你就这么失去她的生命!这就是你做母亲的样子吗!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以死谢罪,我会给你个痛快的,要么成为小可的玩具,永远陪在她身边!”麒源红着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几句话。

少妇也哭了,她梗咽道:“我……我对不起小可,请……请让我留在她身边吧……”

“很好,”麒源忽然解开了她的项圈,“接下来好好给你打扮一下,今晚带你去见其他人……好好表现哦~雾岛纱子小姐!”

……

晚上,凌若彤带着小可早早的睡去,麒源将门打开一道缝,凌若彤就睁开眼偷偷溜出去。

“小可她万一醒来怎么办?”

“放心,我可以控制她的睡眠时间。”说着麒源把双尾蝎套装扔在凌若彤脚下,“穿上吧,今天要好好惩罚你。”

凌若彤红着脸顺从的脱光衣服,先将腿伸进长筒皮靴,让光滑的内壁紧紧包裹着她的五个脚趾,脚掌,小腿,大腿,然后套上紧身短皮裙,勉强包住翘起的臀部,用腰带系紧。接着是紧身束腰,露出中间包括肚脐一大截光滑的肌肤,挤压出深深的乳沟,背后更是几乎完全裸露,自己再戴上那个有红色金属纹路的黑色项圈,戴上黑色的皮质手套,手臂处同样也用红色的收束绳收紧。“主人,请~”,麒源坏笑着把她手臂扭到身后,然后扣到脖子处,“咔”的一声,就被后手观音的姿势铐住了。

“张开嘴。”他小声命令道,手里拿着一团丝袜。凌若彤刚想问问这丝袜是哪里来的干不干净,麒源就不由分说的全部塞了进去。“呜呜呜呜~”,再戴上塞口球,麒源掏出两个粗大的假阳具在她面前晃了晃,在她惊恐的挣扎中插入蜜穴和后庭,又拉开她胸前的拉链,将乳环用一根链子连住,牵着她走向调教室。

好刺激啊~不知道他会怎么对我呢?

进到调教室,里面正被吊着一个人,大小腿叠在一起,两腿岔开,双手后吊,此刻正昏迷不醒。特别是她腿上没穿丝袜,凌若彤心中就默默猜到那就在自己嘴里。

那正是凌若玄!

“呜呜!(妹妹!)”

麒源于是把凌若彤的双腿也捆起来,如法炮制吊起她,紧紧贴着凌若玄的娇躯,两个项圈还锁在一起,丰满的乳房相互挤压。

“你妹妹水比你多,腰也比你细,可惜胸没你大,干起来也不够味啊~“说着麒源握住凌若玄的乳房去拨弄凌若彤的乳房。在麒源的刺激下,她睁开眼发现了被捆在前面的姐姐,立刻也呜呜叫了起来。

“姐妹见面,是不是有很多话想说呢?”麒源取出了凌若彤和凌若玄口中的东西,“主人,放过妹妹,有什么事就冲我来吧。”

“是吗?真是好姐姐呢,可我偏偏不。”说着露出肉棒插入了凌若玄毫无防备的蜜穴中,同时打开了凌若彤身上的假阳具。

“姐姐~啊~没事的,能得到~主人的惩罚~也是一种荣幸~”凌若玄一边浪叫着一边安慰姐姐,麒源却把她们两个的头死死按在一起,两条香唇紧紧相贴,凌若玄甚至霸道的用舌头侵犯姐姐的喉咙,刺激的她又是一阵呜呜乱叫。

这时凌若彤看见白珏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凌若彤就像发现了救命稻草一般向她求救。麒源看透了凌若彤的小心思,他拔出肉棒挥挥手。

“学姐,过来吧。”麒源让白珏转了个身,脖子处露出了一只发着蓝色光的铁蜈蚣。“这就是我送给小可的东西,作用可大着呢,吸附在脊椎上控制你的身体,无论做什么都要听我的命令。”他掀起白珏下身的裙摆,里面居然一前一后插上了震动棒,同时不断往外滴落着淫水,充满弹性的三角裤也凸起一大块,显得非常色情。

“学姐,感觉怎么样啊~”麒源弹了弹她下身的震动棒,白珏立刻发出一声呻吟,大大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水,不断向麒源求饶。

而麒源则完全没有想放过她的意思,又解开她胸前的纽扣,让她蹲下来给自己乳交,光滑的乳房被弹性十足的丝袜所包裹,夹着麒源的肉棒不断变换着形状,很快就射了白珏一脸。“好好反思吧。”

“接下来再给你们介绍一位好姐姐~”说着麒源牵出了一个穿着紫色性感暴露忍者服的少妇,她全身都是细密的黑丝网袜,只有阴部大大的裸露在外,脚上穿着特殊的护腿,像木屐一样从大脚趾旁穿过,包裹整个脚掌同时裸露出脚跟,小腿则是几根粗线交叉,显得无比性感;上身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忍者服,裙摆连大腿一半都盖不住,同时窄的只能遮住蜜穴与股沟,显得屁股特别肥硕挺巧,一条小小的腰带系在腰部,然后两条紫色丝带从腰部伸向脖子,只是盖住了乳头,上面又加了份特别的装饰——一只小巧的蜘蛛刺破衣服锁住乳头,伸出细长细长的爪子扣在乳根;双手也和双脚类似,首先是一件食指与中指穿过绳线,小臂处交叉,黑丝网袜包裹中的手指也变得很有诱惑。最后是头部,一条项圈锁住脖子,蒙面黑布盖住了脸和鼻梁,当麒源拽下后,才发现里面还戴着口枷,要不是有塞子堵着恐怕口水都要流一地了。

“这是小可的妈妈,同时也是我的后妈,邪良玉的高管之一,来自日本雾岛家族。”接下来麒源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中理清了所有的来龙去脉。

“我可是你们的主人,服从我的命令就这么难吗?看来我对你们还是太温柔了,要知道我可以给小可一个美好的记忆,也可以通过洗脑让你们变成只知道性爱的玩物,或者像她这样用药物一复一日的刺激调教,哪怕心里面再怎么抵触,对高潮的渴望都会驱使她服从我的命令,你们想怎样呢?”

“我必须对你们负责,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越来越困难,这样不服从命令,我又能怎么办!若是下次有人出事了,我又该怎么办!”

众人听了他的训斥都沉默不语,麒源见状直接把她们身上的机关都开到最大,一时间整个房间里都是淫靡的声音和味道,“不需要你们回答,给我记住!下不为例。”

然后麒源扔给雾岛纱子一个小巧的阴环,她拿着阴环小心翼翼的掀起自己身下的裙摆,那肥硕的阴唇已经穿入了八个阴环,彼此锁在一块,不断往外滴落淫水,然后对准阴蒂,狠狠的刺下去,同时通过项圈说道:“我对不起各位,如今的遭遇都与在下有关,日后请尽情的揉虐在下以些罪过!”

……

当麒源离开众人往外走后,胸口又是一阵发痛,他趴在地上慌张地掏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粒玫瑰色的药丸,那光泽极其耀眼。麒源犹豫了片刻,还是选择吞下。“就让我,陪你们一起堕落吧……下一个目标:攻打邪良玉,为你们报仇!”

总算是写完了,内容还是偏多,这次的信息要素也很足,不过应该没人能猜出我设想的结局(但还是猜一下吧)……下次更新就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要好好学习了……

<< 五毒战衣 第九章五毒战衣 第十一章 >>
+25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宵l夜            

10 thoughts on “五毒战衣 第十章”

  1. 诶……这么快就发出来了……
    已经写的要吐了,快安慰一下我(裂开)

    +7
      1. 我是做社会的,有时写这些看这些(小黄文)能得到不少关于两性的启发……最近又在搞女权的研究,同时保持更新真的是要精神分裂的那种……只能说各有各的选择,更多是基于自愿原则(无论是S,M都有男有女,所以人类还真是有趣),当然不排除有喜欢刺激的……同时也有内心的黑暗面反映,这部小说就是这类型的,个人还是不太喜欢强奸相关的,以及NTR……无论如何,我的作品都会有正确的三观(即使崩坏也尽量圆),还望大家多多指正

        +8
    1. 剧情是有些崩坏和黑暗,但是没有血缘关系……后面回提到男主的痛苦之处

      +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