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uly15 ♥

伏神而堕 第二章

目录

伏神而堕 第二章

肉依然没什么进展,m单身久了非要写个甜甜的恋爱加狠辣的调教,也是绞尽脑汁,创作不易,打赏先呗

ps,不过副线可以开肉了,诸位有没有兴趣提供建议成为下一条副线呢?

朱珂芮第五次摸向口袋里的串珠。下身传来一丝酸胀,食髓知味一般。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十分懊恼。最终还是放下了想敲前面椅子的手。燥热的夏天和数学课一起让人昏昏欲睡,即使风扇呜呜的转着也带不来一丝清凉。不少同学趴在桌上用练习本扇着风。老师端起透明的罐头瓶喝了一口水,语重心长地说:“学习怎么能怕热呢?……”朱珂芮长长的叹了口气,将易拉罐贴在脸上企图降点温。老师还在进行思想教育,她盯着周柏霖搭在后勃颈上的手,脑子却想到了昨天那只猫。猫咪殷红的舌头和乳白的酸奶融合在一起,莫名有些旖旎的味道。她的舌尖微微勾起,轻轻抵住了上颚。

下课铃突然响起,已经是最后一节课。同学们一改上课时的萎靡不振,动作迅速的收拾好了东西。老师摇摇头,拿起水瓶和书本也走出了教室。很快,教室里又只剩下了朱珂芮一个人。她从口袋里掏出串珠,明明是和体温相差无几的,她却仿佛感受到了更加高的温度,还有湿润的触感。她把串珠放进周柏霖的书桌里,然后快步离开了教室。被遗忘的风扇还在咿咿呀呀转着,夕阳的余晖下,粉尘上下翻飞。

朱珂芮刚到教室就听见说要换座位,她看着那些女生叽叽喳喳的讨论想和谁坐一起,有些烦闷。换座位是在第二节课过后,班主任趁着课间操的时间指挥几个同学将桌子拼成了并排的两张。原来只是前后桌变成了同桌,原本兴奋的同学们觉得受到了欺骗。朱珂芮心头一颤,前后桌……真正在周柏霖旁边坐下的时候,朱珂芮还有点回不过神来。她抿紧嘴唇拿出下节课要用的书和文具,码得整整齐齐。

“让我进去一下”。

耳边突然响起声音的时候,她手一抖,刚刚码整齐的笔又歪掉了。好不容易再次码整齐以后,余光瞥见周柏霖手腕上眼熟的串珠,她更加坐不住了,腿心一阵阵的酸胀传来。

“你…手上……”周柏霖也很惊讶这个沉默寡言的同桌居然会跟他说话,他看了看同桌手指的方向,

“啊,这个,菩提串珠。之前不知道是被哪个小猫咪叼走了。”朱珂芮有些后悔还给他了。

下课铃刚响,朱珂芮甚至来不及等老师走就冲了出去,直奔洗手间。她把自己锁在隔间里,薄薄的粉色内裤上一团暗色,摸向腿心,还能挑起一丝银线。她咬紧下唇,先将手指润湿之后,缓缓往前滑动。在触碰到一个小凸起的时候停了一下,试探着稍稍用了点力摁了上去,她蓦然松开了下唇,张大了嘴。外面人声鼎沸,她渐渐加快了揉动的手指,一阵一阵的酥麻感涌向大脑。呼吸渐重,却又不得不分出一缕心神来控制自己不要发出声音。人声慢慢褪去,底下的小口翕动。

她突然想到了那只沾了酸奶的手,努力地伸出舌头,舌尖一下一下地勾动着。周柏霖看着身旁的空座皱了下眉,已经上课一会儿了,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他取下手上的串珠,一颗颗的拨动,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朱珂芮此时正在天台上。她坐在靠墙的一张废弃桌子上,前面是迎面吹来的风,背后是有些发烫的墙面。她用力搓着自己的手指。

脑海里继父的辱骂仿佛潮水般袭来,她仔细听清了其中的声音:“婊子”、“贱货”,最多的还是“去死”。另一个声音说:“他没说错。”。朱珂芮觉得自己和桌子融为了一体。她就像是一块腐烂了的木头,被摆放在这里,慢慢的失去了作用,在阴暗潮湿中长出一朵一朵白色的蘑菇。它们在啃食她的血液,吞噬她的生命。它们在恣意的嘲笑她的软弱无能。她在它们进食的咔咔声中渐渐死去。

7月8日

和他做了同桌。昨天串珠还给他了…今天在学校做了不好的事情。不过…我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吧。欲望和认知的对立令人感到痛苦。朱珂芮躺在床上突然想到了这样一句话。或许这样的痛苦再多一些,她也能成为一个哲学家。对立之后应该是选择,压抑欲望或者改变认知。朱珂芮又一次想到了那只手,她觉得压抑欲望的难度有点太大。认知该如何改变,她也不知道。天越来越热,考试也越来越近了。几乎所有的课程都进入了复习阶段——每天都是考试。朱珂芮被这一堆考试砸得头晕目眩,错题都来不及订正。又一次物理考试过后,她趴在桌上,文具凌乱的堆在一边。桌面上铺的试卷上写着刺眼的九十六。另一边,同桌的桌面上铺着的试卷上写着醒目的一百四十八,望而兴叹。

“怎么啦?”,周柏霖看了眼隔壁快成蘑菇了的女孩子,有点好笑。“又是九十六,每次都是九十六!”,朱珂芮哀嚎着,开始怀疑老师是故意的。怎么能次次都是九十六。

“不是吧,这么简单的试卷不会真的有人考不好吧?”朱珂芮扭头看了一眼,几个女孩儿阴阳怪气的看着这边。她仔细辨认了一下,好像是,王珊?

周柏霖突然笑着说,“这有什么难的,我教你啊。”

王珊显然也听见了这句话,脸色骤然变幻。就这样,朱珂芮的学习大计定了下来。学习大计定下后,两人的关系就变得熟络了一些,偶尔还能聊上几句。如果说原本在朱珂芮眼里,周柏霖是可望不可及的神明;那么现在,她终于走到了神明的神龛前,做了最虔诚的信徒。唯有献祭此心,胜过一切燔祭。

7月17日

考完试了,感觉还不错的样子。老师说要补课,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接着教我。应该会吧,想让他教……不会也没关系。补课的日子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周柏霖甚至还能呼朋引伴去打个篮球,满身大汗的回教室。不过也不至于会被同桌嫌弃,相反,同桌挺开心的。朱珂芮还是能经常看见那条星月菩提的串珠,渐渐的也习惯了。这天,周柏霖带了个水杯来教室,非常普通的那种透明塑料杯,教室里几乎人手一个,除了颜色不同。

下课以后,周柏霖又叫了一群男生去打篮球,不少女生也脸红着跟了去。朱珂芮不想去凑这热闹。教室里只剩下零星几个人,她头向里趴在桌上。周柏霖的水杯就在桌上,灰色的瓶盖也放在桌上没有盖上去。瓶口还残留着一点湿痕,是个唇印。朱珂芮猛得将头转向另一边,却看见王珊满脸厌恶的看着这边。她默默地转了回去。

灿烂的光影下走进来的少年们和披星戴月而来的英雄们一样让人着迷。朱珂芮抬头望着最后走进来的那个异常璀璨夺目的男孩儿。周柏霖对上朱珂芮明亮的双眸,笑了笑:“作业写了吗?”朱珂芮觉得可以先脱离神坛三分钟——还是一分钟吧。在作业和周柏霖双重折磨下,朱珂芮觉得自己离去世只差一步之遥。特别是被周柏霖问哪儿错了的时候,气氛有些微妙。不过好处是,在这样的刺激下,朱珂芮记住的题更多了。她甚至在脑子里给周柏霖打上了“每天一个学习小妙招”的tag。

头昏脑涨了一下午之后,终于暂时结束了这种非人的折磨。实在不能怪她不爱学习,要怨也只能怨周柏霖实在不适合做一个老师。他以后要是做了老师一定是A错了,B显然不对,D更加不可能,所以选C的那种。还每每传来威胁的声音:错没错,错哪儿了,嗯?照例朱珂芮是最后走的,只是不知道这次为什么周柏霖也格外的慢。其他人都走完了他才慢慢吞吞的背起书包往外走。等他出去小一会儿以后,朱珂芮准备走时才发现他落在桌上的水杯。水杯里还有小半杯水,周柏霖走之前刚喝了一口。朱珂芮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水杯仿佛长出了两只手在诱惑她。她犹豫再三,终于投向了水杯的诱惑。

她把唇小心翼翼的印在上午看见的水痕处,干燥的。水杯被缓缓倾斜,里面剩余的液体流动下去。水珠湿润了上唇以后,流过牙齿,滋润了整个口腔,下唇却感到更加干燥。她喉头滚动,兵荒马乱的拧好瓶盖,放下水杯。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门口晃了过去。朱珂芮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的小房间里,扑到床上,老旧的木板床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她翻了个身,眯着眼看着昏黄的灯光。部分墙纸已经脱落,露出了斑驳的墙面,一如她自己那般。

朱珂芮在自己洁白的房间中看见周柏霖的时候十分震惊,尤其是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穿着的粉色纱裙的时候,她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有一件一样的,腰上还有个大蝴蝶结,现在这件公主裙被拉长了,刚好在她的膝盖上一点。周柏霖坐在飘窗上向她伸出了手,飘窗是她从小就想要的那一种,可以整个人躺上去,丝毫不用担心会掉下去。她被压在飘窗上解开了腰间的系带,粉色的纱裙飘飘扬扬的落在地上。腰际的手轻轻点在肌肤上,似有似无。

那只手缓缓向上,从两乳之间划过,手掌摁压在胸前,然后再向上,覆盖了整个脖颈,迫使她抬起头来。蜻蜓点水般的亲吻落在唇上,干燥而柔软的触感。脖子上的手渐渐收紧,女孩儿紧闭着双眼,长大了嘴,企求得到一点空气。手又渐渐放松下来,一根食指点在了她唇上。她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手指又被收了回去。舌尖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就被拇指摁了上去,手指缓慢的摩挲着唇瓣,她的舌尖也跟着手指缓慢的移动。

几个来回后,终于努力将手指含了进去。嘴唇有些偏凉,口腔里是湿热的,舌尖轻轻的试探着舔了舔手指,然后从指腹到尖端,从指甲到关节。牙齿轻轻咬在手指上,舌头越来越用力,手指也用力的挤压舌头,相互角力。手指被抽出去时,舌尖也跟着冒了头,一根银丝被拉长后在空中断裂。然后是一个漫长又单纯的亲吻。直到,朱珂芮听见书桌上水杯四处蹦跶的声音……朱珂芮从梦里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回不过神,她呆坐在床上不太明白梦里那个张着手说“喝了我,你就是我的了”的水杯到底是什么。以至于去学校以后看见周柏霖喝水都有些莫名的恐慌。

周柏霖发现自己的小同桌今天有点不太对劲,他伸手探向同桌的额头,没发烧呀。然后敲了敲同桌的脑袋:“写题啦!”后桌的男孩子有些看不下去了,指责周柏霖没有人性,喜欢女孩子怎么能逼着她写题呢!朱珂芮觉得世界更加魔幻了。她决定自己从此刻开始啥也听不见,心里却有个小人儿坐在窗前,一笔一划的认真写道:“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嘛。”周柏霖看着朱珂芮,嘴里却在跟王凯扉——也就是后桌说:“别瞎说。”王凯扉有些不乐意,嚷嚷着问周柏霖,不是喜欢那干嘛教人家女孩子做题。

朱珂芮心里的小人儿也在蹦跶:“对啊,不是喜欢干嘛教我做题!”周柏霖只是笑笑,并不回答这个问题。

那边,在王珊看来周柏霖这是默认了,气鼓鼓的冲了出去。临出教室,还恶狠狠的瞪了朱珂芮一眼。朱珂芮控诉般望向周柏霖,他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也很无辜。等到放学,周柏霖弹了一下朱珂芮的脑门转身就跑,朱珂芮揉着脑门嘟嘟囔囔。她收拾完东西准备回家,刚出门就遇见了一群人,最前面的正是王珊。

“你能不能离周柏霖远一点啊?他就是可怜你,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你这样的!”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不会喜欢你。”被掐着脖子,后腰磕到桌角的时候,朱珂芮还在想,如果面前这个人是周柏霖,那气氛就不一样了。

第二天朱珂芮从床上爬起来的动作异常艰难,昨天才八分的疼在早晨被放大到了十分。镜子前,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看不出一丝异样,除了脖子上有点红痕。王凯扉坐在座位上百无聊赖,瞅见周柏霖进来立马兴奋的拉着人八卦。

“霖哥,霖哥,坐。诶,你听说了吗,昨天有几个校外的人进来了,想欺负个小姑娘。结果人小姑娘唰——掏出把刀,自己啥事没有。”

周柏霖看着王凯扉一边讲一边演示,不禁有点好笑,“这又是哪儿听来的,人家几个人,就算有把小刀能怎么办,扎自己啊?再说,哪有小姑娘随身带刀的。”

他看见朱珂芮走了进来,等到她坐下来再缓缓地接着说道:“防狼喷雾可能比较好用,也不占地方,女孩子随身带着还是要安全一点。”朱珂芮进来的时候正好听见王凯扉的最后一句,深深体会到流言的可怕,哪有什么小刀。王凯扉被周柏霖扫了兴,又来这边拉着朱珂芮讲。朱珂芮被他一支笔戳到了背上,疼得一激灵。王凯扉抬起双手看着周柏霖,一边疑惑自己没使多大劲,一边又感到愧疚。朱珂芮看他们紧张的样子再三解释说只是磕了一下,也不管旁边的人有没有相信,这事就算过去了。

朱珂芮原本以为,就算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也能持续一段时间。直到周柏霖被一个打扮精致的女孩子叫了出去。王珊有些得意的走到她旁边,拿笔挑起她的下巴,嘲讽般说:

“看见了吧,那才是他应该喜欢的人,人家不仅漂亮还成绩好,你有什么?”

朱珂芮只看了她一眼就挪开了笔,“那不是也不喜欢你吗?你得意什么。”

王珊气急败坏的走了以后,朱珂芮转头叫醒了王凯扉。“啊?有泪痣?长卷发……林雨楠?她啊,和霖哥是发小,住一个小区里的。”

朱珂芮转回去,悄悄在后腰上摁了一下,一阵尖锐的疼让她攥紧了手。周柏霖是下午回来的,回来的时候朱珂芮正趴在桌上睡觉。王凯扉在后面探头探脑,看见周柏霖出现在教室门口,连忙拉着他坐在自己同桌的座位上。然后右手挠头,脸都憋红了,扭扭捏捏的问林雨楠找他干嘛。周柏霖一早就知道王凯扉喜欢林雨楠,他要是毫无反应才奇怪。

“她考完以后去旅游了,刚回来,过来找我玩。”

王凯扉干笑两声,嘟囔着说:“她怎么不找我玩呢?”

周柏霖怀疑这两人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发生过什么。林雨楠大他们一岁,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考完以后就欢天喜地的去旅游了,现在才回来。周柏霖有理由怀疑她是来炫耀的。一个下午的时间,朱珂芮的头几乎没有从桌面上离开过。周柏霖几次想跟她说话都没有成功,不禁有了股怨气。就这样,两人开始默契的冷战。

等到放学的时候,周柏霖迅速的收拾好东西,然后踩椅子上翻到了前面一排,王凯扉在后面大喊:“霖哥,你跑这么快去干嘛啊?”

周柏霖先看了一眼朱珂芮,她还是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紧闭双目。“林雨楠还在等我。”

王凯扉张了张嘴,声音还没发出来脸先红了,呐呐道:“带我一起吗?带上我吧!爸爸!”

“快点,别让人等久了。”

周柏霖一脸看儿子的表情看着王凯扉,王凯扉抓过书包就跳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嫌弃周柏霖走得太快,周柏霖只觉得这是个不肖子孙。朱珂芮在他们刚出教室的时候就抬起了头,书包都没顾得上拿就跟在后面出了教室。一路躲在拥挤的人流后面到了校门口。

她看着周柏霖的书包消失在公交车门处,也跟着窜了上去。她刚上车,车门就关了。这时她才想起自己没零钱,因为一直不坐公交也没有公交卡。她窘迫的站在投币处,拽着衣角,不知所措。周柏霖轻轻叹了口气,从座位上走出来,给她刷了卡以后拉着她做到了自己旁边。他们坐在最后一排,正是放学的时候,车上几乎全是穿着校服的学生。大家发出友好的嘘声,朱珂芮的脸更红了。

周柏霖在她耳边吹了口气,她捂住耳朵一脸惊恐的看着周柏霖,仿佛这人被什么东西附身了一样。周柏霖贴着她耳边轻轻地说:“下午为什么生气?”朱珂芮沉默的掐着自己的手指。周柏霖拉着她的手,接着说:“我和林雨楠没有关系,就是好朋友,王凯扉还挺喜欢她的。”朱珂芮还是沉默。

周柏霖掐了一把她的腰,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却没想到朱珂芮疼得脸色都变了。他把书包放进朱珂芮的怀里,自己用身体遮挡住旁边的视线,小心翼翼的把上衣掀开了一点。入目是一片的青紫色,周柏霖小心的碰了碰,突然想到上午王凯扉戳的那一下。

他脸色阴沉着给朱珂芮整理好衣服,说:“到底怎么回事?昨天放学以后那个小姑娘是不是你?”

朱珂芮见他脸色不好也不敢再骗他,怯怯地点了点头。周柏霖知道现在问她是问不出什么了,借着书包和身体的遮挡,悄悄的把手伸到了她腰间,上下摩挲着。在手触碰到腰的时候,朱珂芮就哆嗦了一下,原本没什么血色的脸慢慢变得绯红。手上的力度并不重,偶尔摁到青紫处也只是略微有一点。朱珂芮绷紧身体,咬紧了下唇。

周柏霖在她耳边说:“松开,不许咬。”她放过嘴唇,感觉到身下一阵酸涩,有什么微微打开的感觉。甚至感觉到了一丝热流涌出,粘黏在内裤上,再触碰到就是一股凉意。朱珂芮低下了头,身下在一张一合着,连内裤都被含进去了一些,上面的小口也在一张一合着。周柏霖满意的看着她连耳朵都变红了,抽回手摸上她的后勃颈,拇指来回动着。朱珂芮突然就想到了那个梦,被他压在墙上掐着脖子,舌尖舔舐着他的手。身下更凉了。周柏霖贴近她的耳朵,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她又是一哆嗦。

周柏霖把她带去了那个喂猫的小公园。下车的时候朱珂芮还有点腿软,看见这个熟悉的小公园又有点心虚,当余光看见周柏霖手腕上的串珠时就更心虚了。

“它叫阿sir,因为黑白的像黑猫警长。”周柏霖坐在台阶上,挠着猫猫的下巴跟朱珂芮解释道。

朱珂芮觉得猫咪看她的眼神有些幽怨,突然想起上次说的十天火腿肠,头顶的小灯泡蹭的就亮了。她跑去旁边超市买了一跟超大的火腿肠,再噔噔噔跑了回去。周柏霖看见她手里的火腿肠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猫不能吃那么多火腿肠。”

“啊?那,我自己吃吧…我不知道猫猫不能吃那么多……”

“没事,我教你啊。”周柏霖揉了把她的头发,有点软,和想象的一样。

“可是我又不养猫。”朱珂芮坐在他旁边,咬开火腿肠一点点的啃着。

“阿sir,你妈不要你了。”朱珂芮愣了一下,低下头的时候嘴角忍不住上扬也没有反驳。周柏霖看着她坐在自己旁边,捧着火腿肠一点点啃,仿佛感觉到了有点疼。

“不许咬。”朱珂芮突然听见这句,捧着火腿肠抬头看了他一眼,还没反应过来。

突然瞪大了眼睛,鼓起嘴,脸上也变得通红。她眼神躲闪着低下头,一口一口泄愤似的咬着火腿肠。阿sir绕着她喵喵直叫,越叫越凶,气急败坏似的。朱珂芮还是有些心虚,她咬下一小块儿投喂给了阿sir。阿sir吃完以后翘着尾巴走到他俩上面一阶,躺在了中间。

“那个,你,不是和王凯扉一起出去的吗?”朱珂芮躺在台阶上觉得有点硌得疼,她坐起来搓搓手,还是没忍住低声问了出来。

“王凯扉被林雨楠拉走了。”

“诶?哦……”

被林雨楠拉走的王凯扉正在一条小巷子里。林雨楠拉着王凯扉的手,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轻轻地说:“哥哥,要乖哦。”

王凯扉面红耳赤的反驳:“你比我大!”

“哥哥不喜欢吗?哥哥不喜欢那我不叫了。”林雨楠放开他的手,低垂着眼。

王凯扉明知道她是装出来的,但看见她这样子还是心烦意乱。“我,我没有,喜欢……”从小巷子里出来旁边正好是一家宾馆,林雨楠拉着王凯扉径直走了进去。

王凯扉把房卡交给林雨楠的时候脸已经红透了,“我们还是学生!”“上次哥哥怎么不说还是学生?哥哥抱我上去嘛,腿好疼哦。”

林雨楠在王凯扉背上晃着腿拿手指戳他的脸,被放在床上以后,开心的脱掉了高跟鞋,白皙的前脚上一抹红痕格外显眼。她的手往后撑着床,到腰的长卷发在床上散落开来。她抬起脸望着王凯扉,翘起了脚。王凯扉看着她的动作,踌躇不定,上一次的经验告诉他现在应该跪下。

“哥哥乖哦,你知道要怎么做的。”林雨楠看向地面,地上铺了一层深色的长绒地毯,很柔软。

王凯扉用手捂着脸跪了下去,慢慢的上半身也趴了下去。整个人趴在了地上,手捧住了林雨楠的脚,伸出舌头小心的在红痕处舔着。林雨楠被他湿湿热热的嘴唇包裹着,脸也开始变红了。她另一只脚踩在王凯扉的后脑勺上,男孩儿短短的头发略微有一点扎,刺得发痒。“哥哥这样好像狗狗。”她坐直身体,双手撑着下巴看着王凯扉伸长舌头努力的舔过每一寸肌肤。被舔过的地方都泛着一层水光,她的眼睛里也是。林雨楠从男孩儿手里用力抽回了自己的脚,用脚尖挑起他的下巴。他还是不敢抬头看着她。

林雨楠撅了噘嘴,“哥哥,要亲亲。”王凯扉跪直身体闭着眼凑到林雨楠的面前,女孩儿舔了一下他的嘴唇,然后亲了上去,微微张着嘴,舌尖还在舔着他的嘴唇。王凯扉突然伸手摁着她的后脑勺,舌尖轻轻碰了碰她的舌尖,然后咬上了唇瓣。好不容易放过唇瓣,他又把舌头伸进了林雨楠的嘴里,追逐她的舌尖。林雨楠睁开眼就看见了面前男孩儿微微颤动的眼睫毛,她张开嘴探出一点舌尖引诱着王凯扉在她唇间攻城掠地。然后轻轻咬住了抵在她牙关的舌尖,缓缓用力。

王凯扉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可怜巴巴的望着她,乞求她放过自己。林雨楠狠狠咬了一口以后松开了他。他立刻缩了回去,双手捧着嘴,朦胧泪眼里满是控诉。“哥哥不乖。”林雨楠踩在地板上,站起来,乌黑的头发顺着她的动作垂在腰际。她抬起一只脚踩在王凯扉的肩上,让他整个人朝后仰着,腿部维持着跪着的姿势,手肘向后撑着地。林雨楠背对着他缓缓拉开后背的拉链,白皙的皮肤一点点裸露在空气中,然后是粉色的少女内衣,再一点点往下,纤细的腰肢,粉色内裤包裹着的圆润的臀肉,还有修长的小腿。仅仅是这样看着就让王凯扉下腹一阵阵收紧,还没有脱掉的衣服被撑起高高一片。

林雨楠转了过来,两团浑圆就这样暴露在他的眼前,随着女孩儿走动的动作一颤一颤的。女孩儿以这样的打扮又坐在了床边。地毯上的男孩儿还维持着原来的姿势,只是胯间高高鼓起一团。林雨楠显然注意到了,她伸出一只脚——脚趾上涂着嫣红的指甲油,与她的气质半分不配,却又莫名和谐——踩上王凯扉的胯间。由于这样的姿势,王凯扉自下而上,不可避免的看见了她两腿之间,粉色的蕾丝紧紧勒着小口,中间有一道凹痕,微微泛着湿意。王凯扉感觉下身更热了,甚至有些发疼。林雨楠隔着衣服轻轻的踩着王凯扉,时不时增加一点力度。他却没觉得丝毫不适,他的脸越憋越红,甚至眼神都失去了焦距。在他开始颤动的那一刻,林雨楠移开了脚。王凯扉嘤咛着哼出声,迫不及待的想去寻找能带给他快乐的东西。

“哥哥,乖,这是惩罚哦。”说完她又踩了上去,上下搓动着,等到男孩儿快要到达顶端时又停了下来。

“呜,求求你。”王凯扉腿跪直了,上半身俯趴在地上。林雨楠挑挑眉,翘起二郎腿,纤细的脚踝上戴着一根细细的银链。那片银白色就在王凯扉的眼前晃来晃去。“你?”王凯扉听见她戏谑的声音,脸顿时就变得通红,连头脑都清醒了一下。他支支吾吾了变天,林雨楠就笑嘻嘻的晃荡着腿看着他。他悄悄的瞥了一眼坐在床边的女孩儿,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我不想强迫你。”林雨楠放下了晃荡的腿,看着男孩儿头顶的发旋,轻轻叹了口气。“你不想就算了吧,我们像以前一样就好了。”

王凯扉猛的抬起头,之前涌起的兴奋已经悉数冷静下,眼圈却渐渐红了。他凑上前,小心的握住那根银链所在的地方。“不能算了!你要负责的!”“你知道我喜欢什么。你要是不能接受,我觉得很遗憾,但是我不强迫你。”林雨楠弯下腰摸了摸他的头发,稍微用了点力挣开了他的手,躺进了被子里。

“我可以!我…可以的……”王凯扉用力搓了搓自己的手,对上林雨楠的眼睛后又垂下了头。林雨楠拍了拍身旁的空位,示意他躺上来。给他盖好被子后亲了亲他的额头。“你喜欢什么可以告诉我,不喜欢什么也是。实在不喜欢我不逼你。”林雨楠蜷缩在男孩身旁,汲取着他的温暖。

“我没有不喜欢,就是,害羞……”王凯扉说出这句话脸又红得跟煮熟了的虾似的。林雨楠抬起头看着他,眼睛眨了眨。“那你现在应该说什么?”王凯扉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来声音

。他别过头咳嗽两下,清了清嗓子,“主,主人。”

“狗狗乖。睡觉吗?”林雨楠缩在被子里伸出一只手胡乱在他头上薅了两下。

王凯扉扭捏两下,脸还红着,小声说:“还不想。”女孩儿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还抽空把内衣扔了出去。王凯扉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细腻与柔软的触感,有些心猿意马。

林雨楠用指尖在他小腹上划着圈,“想要啊?想要求我。”男孩儿握住她的手,憋半天憋出一句

“求求主人”。

林雨楠用另一只手拍开他的手,在他乳头上掐了一把。他委委屈屈,身下却更兴奋了。“手借给你,弄脏了自己想办法哦。”

王凯扉牵着她的手来到顶端,透明的清液沾了她满手。他像教小孩儿写作业似的带着她握住那根炙热的肉棍,上下撸动着。林雨楠时不时故意蹭过他的顶端,或是在他耳边吹气,甚至舔上他的耳垂。在这种刺激下,他没忍住射了她满手。然后,在林雨楠的目光注视下,一点一点的舔干净。

<< 伏神而堕 第一章
+5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July1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