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樱花草之花语 ♥

伪娘弟弟的调教计划 第一章

伪娘弟弟的调教计划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伸手敲了敲门,但门内没有任何的回应。不过我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在门口呆了一会后,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果然就和自己想的一模一样,姐姐正靠在床上带着耳机看着这个月的新刊杂志。

衣服被扔的到处都是,而且姐姐身上的衣服也穿的十分随意。上身只穿着一件吊带背心,而且有一边已经滑落到肩膀上,胸部……几乎快要暴露出来了。更过分的是,姐姐的下身就穿了一件热裤,拉链只拉了一半,那若隐若现的白嫩大腿根部……根本就没有穿内衣!

这个样子,让人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看嘛!

“啊……真是的,姐姐快点穿好衣服了!早饭已经做好了哦!”

我扭过头,尽可能地不去看向姐姐。

“欸,小墨已经把饭做好了吗?”

姐姐终于将视线从杂志中抬了起来,摘下耳机露出笑容说道。

“嗯……嗯,所以姐姐快点穿上衣服去吃饭吧。”

我依旧在低着头,但听到姐姐喊我的名字后,脸颊突然变得有些红。以至于说话也变得有些结巴。

“mua~小墨真能干!那么房间就交给你啦!”

冷不防的,姐姐突然亲了我一口,然后笑嘻嘻地跑出了房间。

“等一下,先穿好衣服啊,姐姐!”

我捂着脸颊大声喊道,但姐姐已经跑到了楼下的客厅。

算了,反正家里也没有其他人,就任由姐姐这样做吧。

我苦笑了一声,随后扭过头看向凌乱的房间,不禁又苦恼的垂下了头。

“真是的,姐姐总是把衣服乱扔。”

我一边说着,一边弯腰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衣服。虽然每次都是由我来整理姐姐的房间,不过……自己却并不讨厌这份工作。

我是一个十五岁的初中生,目前正在读初三,明年就要参加毕业考试了。目前是和两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一起生活。我的名字叫墨白,不过两个姐姐总是喜欢叫我小墨,但妹妹却一直直呼我的名字,明明比我小两岁,却总是不肯叫我哥哥。

是哪里惹她生气了吗,这一点我始终想不明白。

刚才跑出去的姐姐是秋姐,虽然只有十八岁但因为学习优秀已经跳级到大二了。真希望,我有一天也能像秋姐一样优秀,不过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我露出苦笑,但别看姐姐在家里是那副模样,在大学里却是担任着各种各样的职务,据说还是掌握着学校接近一半权利的学生会长。总之,姐姐在学校和在家里完全就是两个人。

但是秋姐却是最亲近我的人,而且秋姐一直很疼我,就算我做错了事也只是稍微念叨我一下而已。

想到这里,我不由露出微笑,用手捂住姐姐刚才亲吻的地方。脸颊好像又变得有些发红了。

我的第二个姐姐是小寒姐,只比秋姐小两岁。而且我也不太清楚小寒姐有没有在上学,和秋姐不同,小寒姐总是在地下室的实验室里鼓捣着什么,每天早上出来的时候也是顶着两个黑眼圈。真的让人很担心她的身体健康。不过每次想要劝小寒姐不要这样时,小寒姐总是摆着手说自己没事。

但我还是会忍不住去担心,有时候甚至想过在晚饭里放安眠药,但每次都会被小寒姐识破,然后再被狠狠地说教一顿。

但无论是秋姐还是小寒姐,都应该称得上是大美女了吧。

唔……应该是用这个词来形容的吧?我为自己脑海里一时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词而感到有些苦恼。

不过,每次周末秋姐带自己去逛街时,秋姐的回头率都是百分之百。乌黑的长发垂在身后,微微上扬的灵眸与那脸型十分相称,身材也超赞,腰间不仅没有任何的赘肉,36D的胸部也足以让任何女性留下嫉妒的泪水。

尤其是那双腿。匀称完美,用“美腿”一词形容也配不上这双腿,尽显了女人的魅力。

虽然和秋姐的魅力比起来,小寒姐还略有欠缺,胸部也不像秋姐那样雄伟。但无论从哪个地方来讲,小寒姐也都足以称得上十足的美女了!

最后,就是比自己小两岁的妹妹了。对于小雪,我一直都有些伤脑筋,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小雪和自己的关系就开始变得疏远了。而且因为小雪一直住校的缘故,自己也没有时间去缓和与小雪自己的关系。

不过自己是一直想要和妹妹变回以前的关系的。

等到暑假的时候,再找小雪好好聊聊吧。

想到这里,我稍微有些沮丧的内心又立马恢复了动力。开始抓紧时间收拾起姐姐的房间。

同一时间,姐姐已经坐在上餐桌上,有些惊讶的看着坐在桌子对面的人。

“还以为你不打算从实验室里出来了呢,你的研究已经完成了吗?”

“秋姐你说什么呢。”

小寒幽怨地看了秋姐一眼,接着抓起一片土司塞进了嘴里。

“不过我确实在实验室呆的时间太久了,等回过神发现自己快要饿死了。”

小寒一边咬着土司,一边说着:

“不过研究的话,已经完成了!”

说完,小寒从自己的白色大褂的兜里掏出一个小盒,里面装满了胶囊。

“就是这个东西,可是费了我不是力气呢。”

“不愧是小寒呢,这么快就做出来了。”

秋姐微笑着夸赞道,随后看向桌面说道:

“咦,早餐怎么多出来一份?”

“那个是小墨的,他刚做完饭就去楼上喊你了。”

小寒淡淡地回答道,然后伸手取出一个胶囊打开后将里面的粉末全部倒进小墨的粥里。

“这样啊,那早知道就让他先下来吃饭了。我还以为小墨吃过了呢。”

想到自己居然让还没有吃饭的弟弟去收拾自己的房间,秋姐的脸上不禁有些愧疚。但秋姐对于小寒将研究的药品倒进小墨的碗里这件事却没有任何的表示,反而还用汤匙细细地搅拌均匀。

最后,两人谁都没有再说一句话,静静地等待小墨从楼上下来坐到餐桌上。

“我吃饱了!”

我大声地说道,然后将碗放在桌子上,准备回房间打游戏。

“小墨,碗里还有米粒没有吃干净哦!”

秋姐突然在一旁提醒道,急着玩游戏的我快速地将碗里最后几粒米粒吃干净后,跑回了房间。

“那么剩下的就交给我收拾吧。”

这时候,姐姐也站了起来,将碗全部叠在了一起。但不知道为什么,唯独我的碗,秋姐单独放在了一起。

“嗯,那我回实验室做准备了。”

小寒姐点了点头,起身向地下室走去。

回到房间将光碟放进游戏机时,却发现屏幕怎么也无法显示。无奈,我只好向秋姐求助。

“姐姐,屏幕不亮了怎么办啊?”

“可能哪里坏掉了吧,你到客厅去玩吧。”

姐姐还在洗碗,没有回头直接说道。

于是,我将游戏机搬到了客厅,连接到客厅的电视上。果然,这次屏幕有显示了。

在我专心致志地打起游戏时,秋姐则是开始打扫起家里的卫生。这很奇怪,因为以前从来都是让我来打扫的。但因为现在正在专心地玩游戏,所以我也没有去想那么多。

“OK,小墨已经到客厅了。”

站在我身后的秋姐一边偷偷观察着我,一边对着手中的微型对讲机说道。

“嗯,果然只要让小墨没法在自己的房间里打游戏,就能把他引到外面来。”

对讲机里穿出来的,明显就是小寒姐的声音。

“话说你是怎么让小墨房间里电脑屏幕坏掉的?”

“没什么,只是拔掉了插头而已。”

“……小墨还真是笨蛋呢。那么,我现在去把小墨房间的门锁上吧。”

“嗯,这样的话,小墨就没有私密的空间了。剩下的,只要耐心等待就好了。”

“好的,收到。”

挂掉通话后,秋姐便来的我的房间门前,在门上挂上了一把新锁。

“这下的话,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姐姐低头看着手里的钥匙,小声地说道。

而这时,正在一直打游戏的我突然感觉到身体有些不对劲。准确的说,是变的有些奇怪。

小腹好热啊……

我用手轻轻揉着自己的腹部,但症状还是没有减缓。

不对,我终于意识到了,变奇怪的地方不是小腹,而是……更靠下的地方。

“鸡鸡……好痒啊,好奇怪啊。”

忍受不住的我将手伸进裤子里,准备挠一下。但手刚碰到小鸡鸡时,我差点没有惊讶地喊出来。

小鸡鸡变得好烫,而且硬了起来,顶在内裤上。我连忙弯下腰,并用力拉上身的衬衫,试图遮住自己的鸡鸡。

但是,这根本没有用!从外面看的话,还是能够轻易看出来的。

“讨厌……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几乎快要哭出来了,难道是自己生病了吗?

遭了,该不会是绝症吧,我不要这样啊……

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但最后还是忍住没有流出来。打游戏的心情早就没有了,抱着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想法,我关掉游戏直接向房间跑去。

但跑到自己的房间后,我却绝望地发现门居然被锁住了。没有钥匙,也不能直接撞开,那样一定会惊到姐姐的。

没办法了,我只好又跑到了厕所里。没错 这里的话,暂时还比较安全。

来到厕所后,我便迫不及待地脱下裤子。刚扒开裤子,就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小鸡鸡直直地挺立着。

虽然脱掉了裤子,但却没有任何的尿意,唯一的感觉,就是小鸡鸡痒的要死。

“为什么…会这样啊,呜呜……”

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悲伤的泪水不断流了出来,但小鸡鸡却完全不为所动,依旧直直地挺立着,仿佛在嘲笑自己是失败者一般。于是,我又哭的更伤心了。

另一边,通过在厕所安装的微型摄像头,小寒正呆在实验室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观察着小墨的身体。那挺立的小鸡鸡更是观测的重点!

“好了,数据已经采集完毕了。秋姐去把小墨带过来吧。”

小寒看着传输到电脑上的数据,开口对对讲机说道。

“已经收集完了吗?”

对讲机内传来秋姐惊讶的声音,可能她也没想到数据居然收集的这么快吧。

“嗯,那剩下的实体实验就交给秋姐了。”

说完后,小寒就中断了通话,而秋姐也摘掉了对讲机,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都已经这么大了,小墨还是那么爱哭呢。”

一边叹着气,秋姐一边走进了厕所。从刚才她就一直悄悄地待在厕所的外面,小墨在厕所发出的哭声也能清楚地听到。

“小墨,你怎么了?”

没有敲门,秋姐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我连忙拉起裤子,但小鸡鸡仿佛就是要与我做对一样,直直挺立着让我根本拉不上去。而在手忙脚乱中,裤子又突然掉了下去,自己的下面彻底暴露在了姐姐的面前。

“姐姐……我、我…呜啊啊!”

再也忍受不住委屈,我大声哭了出来。姐姐似乎也有些慌了,连忙跑过来询问发生什么了。

姐姐蹲下身不断帮我擦拭眼泪,我也努力地止住哭泣。接着,姐姐也发现了我小鸡鸡奇怪的地方。

“小墨,这是怎么回事?”

姐姐惊讶地说道,然后又用手指轻轻捏了两下,似乎想要测试它的硬度一样。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打着游戏,它就……突然立起来了,而且怎么也软不掉。”

我一边抽泣着,一边向姐姐解释道:

“姐姐,我……我是不是生病了?”

“怎么会,小墨才不有生病呢。这只是很正常的现象哦,这标明着小墨终于要变成大人了!”

“真、真的吗?”

听到姐姐的话,我顿时安心了不少。但心里不禁还是有些怀疑,难道这样就算变成大人了吗?

在我疑惑的表情下,姐姐又开口说道:

“好了,现在我们先让它变回以前的模样吧。”

“嗯嗯!”

我用力地点着头,但又有些疑惑地问道:

“可是,到底该怎么做呢?”

面对我的问题,姐姐突然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放心,交给我吧!”。

“总之,小墨先把裤子脱了吧,内裤也要哦!”

“欸……欸?”

“欸什么呀,反正已经被我看到了,你还有什么好害羞的啊!好了,快点脱掉了。”

于是,我被迫脱掉裤子站在姐姐的面前。因为害羞,我用两只手捂住小鸡鸡,但被姐姐用手拍开了。

“不许捂!”

“呜呜……我知道了。”

“现在,把衬衫掀开,不然遮住鸡鸡了。”

“哦……哦,听到姐姐的话后,我只好用手拉开衬衫,直到露出自己的肚皮为止。”

“好,就这样保持别动。”

姐姐一边说着,眼睛一边盯着我的小鸡鸡。

唔……好害羞啊!我几乎已经能感受到脸颊在不停地发烫了。但姐姐却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见姐姐突然取下花洒,对准我的鸡鸡。

正当我还不明白姐姐到底想做什么时,姐姐突然打开了淋浴的开关。

“好烫!”

水的温度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好高!(其实是秋姐刚才悄悄调的)

我下意识地想要躲开,但姐姐却紧紧抓住了我的小鸡鸡的根部,淋浴在滚烫的热水中。

“稍微忍一下,一会就好了。”

姐姐一脸严肃地说道,眼神一直还在盯着我的小鸡鸡。两根手指捏住小鸡鸡,用剩下的手指尽可能地褪下我的包皮,让龟头彻底暴露出来。我的脸已经变得有些发白了,只能紧紧咬着嘴唇避免发出太大的声音。

终于,姐姐的眉头舒展开,手指松开了我的鸡鸡。但热水并没有关掉,而是冲洗着我的下身。

不过,总比刚才的强。我不由得松了口气。

但是,有一些奇怪的是,姐姐在帮我冲洗时,总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将花洒对着我的屁股。有时候甚至还会扒开我的屁股进行冲洗。

讨厌,好烫!

那里实在太敏感了,我不禁发出哀鸣声。

“果然,还是要需要扩张啊……”

姐姐一副认真的表情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接着突然开口说道。

伪娘弟弟的调教计划 第二章 >>
+6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樱花草之花语            

12 thoughts on “伪娘弟弟的调教计划 第一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