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liuzeyu ♥

伪装约束 第二章

目录

伪装约束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穿戴好装备,月俪的考核也就可以开始了。

其实说实话,月俪身上的约束并不算太夸张,在家族里只能算初级约束,最起码月俪两条腿还是能动的,在家里里,高端点的约束是让你完全不能移动的,不过完全不能移动的约束一般是用来惩罚犯错成员用的,但凡经历过完全约束的成员都表示,再也不想经历那个东西了。

月俪的考核,在家族里叫做伪装约束,但看难度,并不算高,具体做法就是穿上约束,然后走三公里路,怎么样,乍一看是不是很简单?别急,注意考核的名字,伪装约束,这考核,精髓就精髓在这伪装两个字。明明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色情的道具,偏偏从外面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顶多穿的比较奇怪,当然,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些许不同的。这种内外不同而导致的刺激,很容易就让考生直接高潮了。

伪装约束的具体要求,是在“全副武装”的情况下,在规定时间内,通过规定的路段,这个考核,大致有两个难点,第一个是,在全身被约束的情况下,遇到突发情况该怎么办,拿月俪举例,她的上半身,被捆的死死的,还记得前面说的那个调教专用的约束衣吗,在考核开始后,约束衣会变硬,也就是说,覆盖在约束衣下的上半身,完全不能动,这还只是初级约束,稍微高级点的约束,月俪头也不能动,现在好呆脑袋还能转个向。试想一下,在全身上下只有两条腿能一点一点的往前挪,一旦遇到突发状况,该是怎样一种情形。

第二个难点,时间,在前面的约束中也能看出来,月俪穿的鞋是专门做过处理的,一共两层,第一层的作用是把月俪的脚掌摊平,通俗点讲就是让月俪一直垫着脚,这个处理是非常用力的,用力到月俪在穿第一层鞋的时候都会被疼到皱眉头,月俪可是疼痛耐受等级达到B的存在啊,这个疼痛耐受等级你就是拿刀直接砍了她的双手双脚她都不带眨眼的,结果在穿第一层鞋的时候月俪喊疼了!可想而知这裹的得有多紧,当然,裹的紧也是为了让月俪的双脚在等下的考核中绝对无法移动半毫,当然,裹的太久会出问题的,所以考核的时间是定死的,一旦到时间考核立马结束,不论月俪完成与否。第二层鞋就是套在第一层鞋上的伪装,这第二层鞋算是给月俪的一个考点,毕竟这鞋从外表上看就是一个情趣用品,这里和大家普及一个小知识,市面上正常卖的高跟鞋鞋跟最高是10公分,再高就要专门定制了,但哪怕是专门定制,一般也就14公分,超过15公分的鞋,就是专门的调教用品,而超过20公分的高跟鞋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再高人就穿不上去了,18公分的鞋人穿上基本就得垫着脚走路了,20公分的鞋得借助特殊的结构,就像月俪现在穿的那个,在鞋尖处会往前突一段,这个突出部是让穿鞋者借力的,没这个东西穿上鞋也走不了。

综上所述,月俪需要在规定时间内,穿上极端限制行动的装备,通过非常长的一段距离,还要保证行走的自然,不被人发现,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上半身不能动其实已经不算什么了,上半身固定的再死也只是影响下平衡,而两条腿上的约束是难点,众所周知,鞋跟越高,走起路来越费劲,像月俪这样直接两只脚竖起来的,别说走了,不训练一段时间连保持平衡都难,月俪虽说天赋异禀,可毕竟要在外面上学,白天要上课的,哪里有那么多时间练习呢?所以,别看前面月俪在装约束的时候嬉皮笑脸的,她还真没绝对的把握能通过这次考核,这还只是家族里比较简单的考核了,可想而知,剩下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当然,别看着考核难,这考核通过率很高,前面说过,这个考试要求是身穿一堆约束,然后外面披上一件外套,走在大街上,这就有个问题,容易暴露,对吧,别的不说,光月俪穿的这鞋,就能把她折腾的够呛,哪怕是训练有素的家族成员,穿成这样,走半个小时也得摇摇晃晃的往前挪,诶,有没有发现个问题,一个穿着奇怪的女孩,摇摇晃晃的走在大街上,上把非常的显眼?这个时候一旦有个热心人士跑过来询问你的情况,那是不是就直接暴露了?月俪的嘴可是被封住的,没办法说话,本身又因为穿的鞋和上半身被约束,平衡很难把握,一旦被人推一下,哪怕只是轻轻的碰一下,都会摔倒,而由于这些约束,一旦月俪摔倒了,没人帮忙她是绝对起不来的。所以才说伪装约束中伪装二字是精髓嘛!如何在全身被约束的情况下还不被街道上的人发现,这是所有考生必须要处理的问题,但这个考核容易通过也是因为这个。毕竟名字都叫伪装约束了,肯定是看你伪装的能力了,事实上这个考核从被设计出来到现在就没一个成员能真正通过的,最好的成绩也只是走了一般的距离然后就因体力不支倒地了。

因为考核的全程一共三公里,这个距离身体虚一点的人光走完都喘上一伙,哪怕身体健康,走完三公里也能明显感到体能的下降,更别说这些行动受到极大限制的考生了。所以这个考核的目的就不是让考员走完三公里,而是考察考生的伪装能力和临场应变的能力,当然,如果你真能走完这三公里,那不论途中发生了什么,成绩直接优秀。

正是因为伪装约束的随机性非常大,所以通过考核的标准也比较的宽松,在考生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开始计时,再考生到达第一个记录点后开始算成绩,而在通过第一个记录点后,只要能让一个陌生人看不出考生的端倪,就算你通过,在这个基础上,骗过的人越多,成绩越高。

所以看出来了吗?伪装约束这个考核,真的很看运气,运气好的话,碰到几个低头族,轻轻松松就过了,运气不好,碰到几个爱管闲事的,直接死在第一个记录点,基于伪装约束随机性太大,主人很仁慈的允许伪装约束考核失败的成员自由补考,要知道,家族里考核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每年都只是在固定的几个时间点进行统一的考核,这次没过只能得第二年和下一届成员一起考了,那像伪装约束,没过随时都能去补考,只要调教员同意就可以了。不过伪装约束的准备也确实简单,把人捆一段,披个外套就能考了。

身为家族中最为玄学的考核,真的有成员倒霉到一连十场考核没通过,为此家族中还专门有人开设仪态班,教你如何在全身约束的情况下保持行为举止的正常,后来调教员发现在其他很多改造中保持仪态正常是件很讨主人开心的事情,有事没事就让自己的调教对象去仪态班训练,到了现在,仪态训练员已经成为家族中最热门职业之一。

如果只是要通过这个考核,那么只要在骗到第一个路人后,立马摔倒就可以了,无论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一旦考员摔倒,考核自动结束,可月俪的目标是全优秀,要打到这个目标,她最少得骗过十个人,光十个人还不算完,她还得通过第二个记录点才可以,记录点每五百米一个,也就是说月俪最少得走一公里路才行,而且这还是运气好的情况才可以,要是运气不好,一公里走完了,人数不够,那她就得继续走,月俪自己私底下做过简单的测算,她目前最好的成绩是上半身无约束,穿上考核用鞋,走了1.3公里,再往后月俪就走不动了,可以说到了一共这个点后,后面的任何一步,都是在挑战生理极限,因为这个时候,除了疲倦外,还有双脚上那钻心的疼痛,可以说在1.1公里后,月俪的腿酸痛到她恨不得直接把两个脚砍了,这次能走多远,月俪真心没把握。

这里简单说下月俪此时双脚的受力情况,在正常情况下人走路是双脚脚掌支撑的,脚掌上肉多,缓冲大,走起来轻松些,而在装上约束后,月俪的十个脚指头被强行挤在了一起,这个时候月俪走路时支撑身体的是脚指头和脚掌前半部分的皮肤,受力部位的变化导致月俪走不了多久双脚就会开始产生疼痛,这里大家可以自己试一下,不一定要垫脚,用手也可以,五指伸直,往墙上硬怼,看下能坚持多久就可以了。一般情况下是十来秒手指就开始疼了。所以伪装约束到了后面是单纯的在拼意志力了,由于脚上神经总多,在穿上约束走一段路后,产生的疼痛真心比直接砍了双脚要大。更何况月俪的双脚还捆的非常紧,这里捆的紧紧的目的也是加大考生的痛感,在双脚极端充血的状态下,疼痛感会被放大。一个考核,既考验了意志力,又考核疼痛耐受能力,两全其美。

考核正式开始,直接月俪笔直的站在一条街道的阴暗处,做着最后的准备。伪装约束的考核地点都是随机抽取了,但不论怎么抽,考生开始考试的地点都是没人的,而且基本不会有其他的伪装约束考核在。这么做的目的也是为了保护考生,毕竟考生在进行伪装约束的考核时基本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一旦被不法分子发现连逃跑呼救的能力都没有,虽说考生全身上下被约束的死死的,哪怕真被不法分子发现也不会被怎样,但它恶心人啊,每一个成员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被高度洗脑,成为主人的死忠分子,换言之所有成员都有着极端的精神洁癖,除开主人外不允许任何异性接触自己的身体。有些甚至非家族成员都不愿意接触,月俪就是,别看她性欲高涨,在学校中她基本不和同学接触,最多也就闲暇时会去找家族接待员进行简单的调教保持身体状态,在学校中被称为冰山女神。

月俪的考核地点其实还算不错,处在老城区和新城区的交界处,老城区街道狭窄,灯光昏暗,这对于月俪来说是一个好消息,最起码到第一个记录点这段距离不会出现太多的意外,但比较麻烦的是从第二个接触点开始,月俪会逐渐进入新城区,还是一个商业街,哪怕是深夜也相当的热闹,如何骗过十个人会是月俪需要头疼的一个点。

月俪站在起点,静静地聆听,这次考核月俪的耳朵没被封上,算是给她放了水,聆听的目的是为了确保在出发后到第一个记录点这段距离不会有陌生人,月俪的耳朵很好使,听了一阵,没听到人,所以出发!

由于月俪的身上的约束,导致月俪不能像往常那样走路,正常情况下人在走路的时候有一个脚是做支撑用的,另一只脚往前抬,在到达位置后支撑脚用力蹬,给身体一个推力,使得身体向前进,可月俪上半身被约束,身体前倾的幅度不能太大,不然容易失去平衡而摔倒,双脚也约束,在身体不能大幅度前倾的情况下做不到支撑脚往前蹬,只能先抬起一只脚,然后膝盖微屈,使得抬起的那个脚能往前进,在前脚着地后,再用同样的方法把后脚移过来,这个走法有点像上下楼梯,但每一步不能走太大,不然容易导致身体失稳,直接摔到,还有个缺点是,每走一步都需要双脚往上蹬,会加剧双脚的疼痛。

“唔~”在刚踏出第一步时,月俪突然弯了下腰,发出一声痛呼,月俪的嘴巴被封住,但只是让她说不了话而已,发声还是做得到的。这次痛呼,是因为在月俪走出第一步后,考核正式开始,也就是说,月俪身上的振动棒开始工作了,前面月俪聆听时太过专注,导致她完全忘记了身体还有其他的约束,别看月俪身上几乎所有的动都插了东西,这些振动棒对于家族成员来说实在是太过常戴了,就像人穿衣服久了后很容易忽视身上穿的衣服一样,家族成员戴振动棒也容易忘记振动棒的存在。

其实对于月俪来说,阴道中和肛门里的振动棒都无所谓,毕竟阴道和肛门的空间足够大,振动棒再大能有婴儿身体大吗?女生阴道可是能容纳婴儿身体的,只是个考核用的振动棒简直不要太轻松,让月俪难受的是尿道里的振动棒,人头的尿道不像阴道那样有弹性,自身也不会分泌轮滑的液体,所以振动棒一旦动起来,那是特别疼的,加上月俪事先又没准备,疼的她差点弯了腰,好在月俪多少也算是身经百战了,很快便缓过神,控制住身体,不让上半身继续弯下去,要知道月俪现在全身都被约束的死死的,一旦弯了腰,下半身提供的支撑力不足以让她再起来,也就是说,只要月俪弯腰超过一个幅度,她铁定会摔,这考核才刚刚开始,要是因为被疼了个激励导致自己摔了,那月俪怕是要成员家族笑柄咯。

这边月俪在努力把身子摆回原位,那边振动棒可不理月俪现在是个什么情况,陆续开启,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振动的力度会加大,这个时候如果靠近月俪自信观察,会发现月俪的下半身和乳房在隐约的颤动,这就是振动棒的杰作了,当然由于约束衣的强大隔音能力,声音一般是听不到的。

好不容易缓和好身体,月俪开始艰难踱步,一点一点的往前挪,那速度,堪比龟爬,真的慢,一方面月俪高估的自己上半身的平衡能力,不敢迈的太大,生怕没保持住平衡直接摔到在地,另外一方面,月俪尿道中的振动棒让她特别难受,月俪什么地方都训练过了,偏偏尿道没怎么练,来自尿道的强力刺激让月俪不由自主的像弯腰用手去抚摸自己的腹部,这个疼痛月俪能忍受,可实在太刺激了,月俪哪里受过这刺激,就像一个新兵,刚摸了枪,就要上战场打仗了,肯定不适应。

虽说月俪很像就这么一点一点的挪到记录点,可时间不等人,月俪的体能也不允许她这么做,现在来自双脚的疼痛月俪还是能忍受住的,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双脚逐渐充血肿胀后,疼痛感会直线上涨,涨到月俪无法忍受的程度,所以月俪必须加快速度。

但加快速度就意味着节奏需要重新掌握,不能快也不能慢,快了容易摔,慢了身体抗不住,月俪只能是一点一点的探寻自己的极限,然后保持一个能接受的速度往前挪。

从起点到第一个记录点这段距离没什么好说的,一路上有惊无险,月俪在开始的时候聆听了那么长短时间不是没作用的,这段五百米的路程,月俪一共花了半个小时。

而在到达第一个记录点后,月俪并没有选择继续往前走,而是停下来,稍微弯下腰,浑身颤抖,像是在忍受着什么,原来,这个时候的月俪已经很痛苦了,尿道的振动棒振动幅度仿佛要把她的尿道撕裂,月俪甚至怀疑现在如果解开约束,尿道会直接喷出一股鲜血出来,而最要命的是,双脚的疼痛已经非常大了,大到月俪走着走着,都得停下来用全身的力气忍耐一次,等缓的差不多后,才能继续上路。

再到记录点的前小段距离,月俪像长跑后的冲刺一般,憋了一个劲,一口气走过来的,代价就是月俪的脚疼的受不了,现在月俪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把这该死的鞋子踢掉,然后好好揉一揉自己可怜的双脚,月俪的疼痛耐受等级是B,不是A,B级的疼痛耐受等级只是说能让月俪忍受绝大多数常人忍受不了的疼痛,不是说能让她享受疼痛,那是A级疼痛耐受等级才能做到的,而且再强大的疼痛耐受能力,也架不住这一波又一波连绵的痛苦啊!

现在的月俪,额头已经开始渗出汗珠,不少已经练成片随脸颊流下,月俪的身体被约束衣覆盖,开不出端倪,但不难想象,如果穿普通的衣服的话,月俪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虽说月俪想多缓一阵,只可惜老天不给她机会,来陌生人了!月俪的耳朵很好使,哪怕在努力的忍受疼痛,也很清楚的听到了脚步声,听声音,是两个人,月俪抬起头,发现不远处迎面走来一对男女在窃窃私语,仿佛在商量接下来去哪里浪。

“诶,老公你看,那边那个女孩,穿的好奇怪!”就在月俪努力调整姿态想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些时,对面那个女生突然喊道。月俪顿时心里一凉,心想这是被注意到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不就一长风衣嘛?你要喜欢,等下给你买。”

“哪有!人家才不要这么土的衣服。完全衬托不出人家的身材。”

“哦,看来我家宝宝又长大了,等下我可要看看到底是哪里长了,嘿嘿!”

“讨厌~”

值得庆幸的是,虽说女人看出月俪有些不对劲,但架不住男人有歪心思,一来二去的吸引了女人的注意,月俪算是有惊无险的骗过了这两个人。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这年头,主动往阴暗小巷里走的能是什么人?如果是男女同行基本是想找个地方鬼混,就算有人注意到了月俪的异样,也会很快的被他/她的同伴岔开话题,如果是独行的,基本是低头族,月俪算是有惊无险的通过了这次的考核。

当然,这次的考核也给月俪折腾的够呛,到了后面,月俪每走一步,全身都得颤抖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走下一步,走到后面月俪完全是凭意志再往前走了,眼泪混合汗水打湿了她的脸颊,路她是看不清了,腰也越来越弯了,那个时候月俪感觉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自己两个脚上爬来爬去,疼到完全感觉不到疼了,而且非常的麻,很冷,月俪知道,这是双脚充血过渡,开始失去知觉了,这个状态如果再保持一段时间,那月俪的双脚很可能就废掉了,所以月俪在最后关头,一鼓作气,抬着如同灌了铅的双脚,拼了老命往前跑。在看到第二个记录点后,月俪气一松,重重的摔到在地。

再次醒来时月俪发觉自己被固定在一张手术床上,浑身酸痛,身边站着的是她的调教员——阿丽。

“丽姐,我通过考核了吗?”月俪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啊!还真是不让人省心!”阿丽见月俪醒来,顿时没好气的说道:“身体是你的,你要怎么折腾我不管但我现在负责你的调教,别给我添乱行不,这次要不是我速度快,你这两个漂亮的小脚就保不住了,怎么,想现在就拥有随时高潮的权利?不想全优了?这么乱来。”

“谢谢丽姐!”月俪见阿丽嘴上说的恶狠狠,但声音听起来却很愉悦,知道这次自己大概率是通过考核了,不由得全身放松,任由阿丽折腾自己。

月俪被固定在手术台上,也不能抬起头看自己身体现在是什么样的,不过凭感觉,月俪知道她身上的约束应该全部被除掉了,如果没除那就说明这个约束月俪戴的太久了,已经完全习惯了约束的存在,至于说双脚,不好意思,月俪现在完全感觉不到双脚的存在,听阿丽的意思,应该蛮严重的,不过问题不大,就像阿丽说的那样,哪怕月俪的双脚真的完全坏掉了截掉就完事了,又不影响她全优,还能白得自由高潮的权利,现在想想,月俪还真的像砍掉自己一只手或脚玩玩的,反正疼痛耐受等级高,砍了也不怕,如果想恢复正常生活戴义肢就好了,反正现在家族里的义肢和真的躯体也没多大区别。

只可惜在家族里像截肢这种能直接改变成员生活的改造,都必须要在家族里预先进行申请才能做,而月俪现在还没成年,没有申请截肢手术的权利。

“算你还有点良心,这次考的不错,优秀!”

“是是是,都是丽姐调教的好!”月俪打趣道。

“油嘴滑舌,说吧,想要什么,今天过后,很长一段时间你就不归我管了,这次就破例,奖你个身体改造。”见月俪精神头不错,阿丽也笑了,在家族里,调教员和被调教者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月俪表现亮眼,阿丽在接下来的机械化中能得到的资源也就更多,把握也更大,自然也开心,加上前路风险巨大,万一失败,这可能是阿丽和月俪最后的一面了,阿丽也就像让最后关头,月俪能开心一些,多在月俪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到时候万一机械化失败了,在家族里,还能有个优秀的小姑娘,时刻记得自己。

“真的吗?太好了丽姐,等你这句话好久了,我想要做眼前纹身,颜色和你一样就可以了!”听到能进行身体改造,月俪欣喜若狂,当成说出自己想要的改造项目,看的出是想要眼球纹身很久了。

“眼球纹身?你确定要做这个?你不是还要在外面上学吗?做了这个你怎么见人?眼前纹身可不像普通纹身那样容易遮挡?”听到月俪要做眼球纹身,阿丽多少有些惊讶,月俪想要眼球纹身这点阿丽是知道的,但她没想到月俪会现在就做,按照她的估计,月俪怎么着也得等大学毕业后,回归家族了才会去做这个,毕竟就像阿丽说的那样,眼球纹身确实不好遮挡,只要你还在用眼睛看东西,就很难挡住,总不能到那都戴着副墨镜吧。

“就这个就这个,人家想要这个已经好久了,至于说遮挡问题这个就不用丽姐你操心了,我自有办法,丽姐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行行行,既然你坚持,给你做就是,剩下的我可就不管了!”说完阿丽便停下手上的工作,转身去准备眼球纹身的道具了。

“嗯嗯!谢谢丽姐!”

所谓的眼球纹身,其实严格意义上讲并不算纹身,眼球纹身有专门的名词,只不过那个名词是医学上用的,在人眼睛发炎或得其他病后,直接往眼睛里注射药水,加快药水的吸收,从而达到快速治疗的目的。把这个喊成眼球纹身,主要是好理解,所谓的眼球纹身,和普通纹身一样,是身体改造的一种,原理也和纹身一样,都是将颜料注入身体,达到改变身体某个部位颜色的目的,只不过纹身是把颜料注入皮肤,眼球纹身是把颜料注入眼球里,不过和普通纹身相比,眼球纹身是绝对没办法复原的,眼睛可是说是人体最为脆弱精妙的器官了,在这个地方动手术,一旦出事情,人可是分分钟失明的。

所以眼球纹身更恰当的说法应该是眼球染色,染色的部位是眼白,注意,只能染眼白,除非你想以后不论看什么都带一层有色眼镜,否则瞳孔部位是绝对不能动的。

普通的纹身和眼球纹身在做法上其实有和很大的区别的,虽然都是把颜料注入体内,但二者保持颜色的方法却不一样,普通纹身能不褪色是因为人体的免疫系统拿被注入体内的颜料没办法,排不出去,所以在伤口愈合后,颜料就这么永远的留在的皮肤上,也就成了所谓的纹身。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时间就了纹身颜色会变淡,因为纹身的颜料对于人体来说是外来物质,是绝对要排出去的存在,所以从颜料注入体内的那一刻,人体的免疫系统就会和这些颜料做殊死斗争,一般情况下颜料的颗粒太大,吞噬细胞咬不动,可吞噬细胞会日积月累的,拼尽一切的去排颜料,直到把自己累死在颜料旁边被其他吞噬细胞带走,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大的颜料在吞噬细胞夜以继日的攻击下也会变碎,然后被吞噬细胞带走。

现在市面上最常见的洗纹身的方法,其实也就是用激光把皮肤下的颜料轰碎,好让吞噬细胞直接带走罢了。而纹身一般都会纹到真皮层,也即纹身的针会扎穿表皮,把颜料留在真皮上面,如果纹的太浅,浅到连真皮都没扎穿的话,那么这个纹身等于白纹,因为表皮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代谢成为角质层,也即成为俗称的死皮,也就是说,留在表皮的颜料,不用免疫系统处理,时间到了自己就脱离人体了。

不过纹身不宜扎的太深,现在网络上一直有说纹身扎深了就洗不掉的说法,但其实这个说法是错误的,大错特错,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纹身去不掉这个说法,扎的深了,纹身是不好洗,但不好洗不代表纹身去不了,不好洗是因为颜料太深,激光穿透不行,轰不碎,可你要真铁了心去纹身,直接把有纹身的那块皮肤割下来,这纹身不就去掉了吗?

而且纹身扎深了是会出事情的,最容易出的事情就是增生,所谓的增生就是原本光滑的皮肤上出现一块一块的凸起,这个肉眼是能直接看出来的,难看不说,还容易导致皮肤病。而且如果增生的部位摸上去有疼痛感,就表示这块皮肤里面的颜料压迫到神经组织了,得赶紧去医院检查,看看严不严重,严重的话得做手术去掉,否则神经组织被压迫的时间长了是会坏死的。

眼球纹身的具体做法就是往人的眼球里注入特制的染料,从而改变眼球眼白的颜色,而由于人体是用晶状体也即是瞳孔看东西的,所以只要纹身师不和被纹身的那个人有仇,不扎的太深,手术完美完成,是不会对视力有影响的。

但这只是完美情况下,手术必须是在完全无菌的环境中进行,颜料也必须是特殊制作的,一旦眼球感染,那么做眼球纹身的那个人最好的结果也就是失明了,严重点直接摘除眼球了,可以说一旦出现失误,视力下降是肯定的,而且,要想改变眼白的颜色,颜料就得特制,最起码它不能被眼睛吸收,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颜料是会逐渐透过角膜,渗进眼球的,到了那个时候,眼睛就要出事情了,具体出什么事得看运气,好一点的就是视力下降,惨点直接失明,再惨点就感染,得摘除眼球了。

可以说一旦进行了眼球纹身,哪怕是完美的纹身,想要最后不出事,都得看运气,而这个运气很大程度得看纹身师。

由于眼球基本没有痛感神经,所以被纹身的那个人在进行眼球纹身时基本没有感觉,唯一难受的是纹身师,眼球纹身对纹身师的要求非常的高,一是要手稳,这可是在眼睛上动手术啊,一旦手抖了纹的那个人可就直接瞎了,第二得心态稳,只有心态平稳才能保证纹身时不出意外。

当然,由于在家族中进行眼球纹身的人数不少,所以针对眼球纹身的染料,家族是专门进行过设计的,染料是特制的,颗粒相对于角膜而言很大,能最大程度防止染料渗过角膜。

没过多久,阿丽便准备好眼球纹身的器具了,其实眼球纹身需要的东西不多,一个无菌手术室,一个注射器,少量特制的颜料就可以了,注意,注射器的口径不能太大,人的眼球很脆弱的,一旦注射起口径太大,容易导致内压过大,而内压过大的话颜料无法均匀散开,容易让眼睛发炎的。颜料必须经过特殊的处理才能注入眼球,否则就等于往人的眼睛里注射永远也去不掉的毒药,等于在害人。

“月俪,最后问你一次,你确定要做眼球纹身吗?”站在手术台旁,阿丽拿起充满颜料的注射器,语重心长的问道。

“确定确定,我都等不及了!丽姐,你以前不知这样的,以前你不是在确定一项改造后,直接动手的吗?一点反悔机会都不给我的,怎么今天婆婆妈妈的”再看到注射器后,月俪心中猛地狂跳,激动的不当得了,就像她说的,她期待眼球纹身好久了,加上这是她第一个由自己决定的改造,到目前为止,月俪身上所有的改造都是阿丽决定的,不论她喜不喜欢,她都得做,这种能掌控自己身体的感觉,让月俪兴奋不已。

“切,哪有婆婆妈妈,只是这应该是你第一个自主决定的改造,就这么交给眼球纹身也太掉价了吧,而且,要对这么漂亮的眼睛动手,老实说还真有点不忍心呢!”阿丽白了月俪一眼,打趣道,不过月俪的眼睛确实漂亮,黑白分明,闪闪发光,亮晶晶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杂色,仿佛两颗晶莹剔透的宝石,让人看一眼就会被吸引。可就是这么漂亮的眼睛,再过不久,就要被永远的遮盖在颜料之下,等做完眼球纹身,月俪的眼睛会变成什么样,谁也不清楚,等唯一能肯定的是,它再也无法像现在这样闪亮了!

“得了吧,丽姐,我身上能改造的地方都被你弄完了,我还要在外面上学,还有什么改造能供我选择呢?至于说漂亮眼睛,我的好丽姐,当年你的眼睛可比我漂亮多了,不野做了眼球纹身吗?说好的一起做的,结果你却背着我偷偷做了,哼,偷腥猫!”

“行行行,我给你做,我给你做,小妮子,谁叫你要全优呢?想有纹身还得等成年,那像我,就剩脸和舌头没刺青了,月俪,我和你说,刺青的时候感觉超爽的,只可惜我已经没多少皮肤能刺了,剩下这点皮肤,我可得好好选择图案才行!”

“哼,偷腥猫!”听到阿丽的话语,月俪嫉妒的不得了,她也想去做刺青的,只可惜没成年的她没有自主选择刺青图案的权利,而要想全优,刺青的图案就必须连贯,还得是自己设计的,所以现在的月俪,不能对自己的皮肤做任何的刺青,但普通的刺青不行,特殊部位的就可以,所以月俪身上唯二特殊的部位,舌头和眼睛,月俪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舌头她已经刺满图案了,还有个眼睛,现在,她的眼睛也要染色了,想想还真是激动呢!

“好了,别闹了,给你做纹身呢,眼睛往左看,能看多大幅度就看多大幅度,开始染色了!”前面的打趣除开调侃外,更重要的是阿丽得平稳自己的心态,眼球纹身不想其他的改造,一个不小心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所以阿丽必须保证自己处在一个绝佳的状态才行,就像月俪说的,阿丽她不是一个拖沓的人,心态平复好了,直接就开始做眼球纹身了。

听到阿丽的话,月俪积极配合,和阿丽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她门清,当即全力往左瞄。

“唔~”没多久,月俪的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刺进了自己的眼球,虽说眼睛上没多少痛感神经,可这不代表眼睛没有感觉,这可是一根针管啊,直勾勾的扎进自己的眼球诶!别提多刺激了。

“咚~咚~”整个房间静悄悄的,安静到月俪的心跳声清晰可见,现在月俪感觉自己马上就要高潮了,实在是太刺激,太激动的,这种身体的某一部位有一种状态变为了另外一种状态,而且还永远无法复原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兴奋了,月俪还是在外面上学的,知道眼球纹身会给她带来怎样的一种异样的眼光,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现在的月俪心跳加速,却紧闭着自己的嘴,月俪不敢吸气和呼气,生怕自己的呼吸会打扰到阿丽,从而导致手术的失败,可加速的心跳可紧闭的嘴逐渐让月俪大脑缺氧,这种窒息感让月俪更加兴奋了,仿佛随时都要高潮了,当然,这种刺激感,同时也夺去了月俪对外界的感应,现在过去了多久,月俪不知道,手术做的怎么样了,月俪也不知道,她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灵魂出窍般,进入了一个羽化升仙的状态。

“好了,左眼做好了!”不知过了多久,阿里的声音如重锤般狠狠地砸向了月俪的大脑,将月俪拉回了现实。

“呼~哈!”回过神来的月俪重重的喘着气,缺氧的大脑甚至让他一时间没想起来自己在做些什么。

“看下效果。”阿丽看月俪满脸的潮红,不由得想起了当年做眼球纹身时的自己,也和月俪一样,兴奋的不得了,微微一笑,拿出面镜子,让月俪看看效果。

哦,天哪,这是怎样一只魔幻的眼睛啊,深邃的瞳孔旁是同样深邃的,紫色的浪花,仿佛天上的繁星一般,一眼望不到底。

“真漂亮!”月俪盯着自己的右眼,痴了。

“你啊,算是赶上好时候, 给你的染料是最新款,现在是刚注入眼球,颜料还没完全散开,所以看起来有点浪花的感觉,等到颜料完全散开后,你的眼睛会变得像一颗紫宝石,晶莹剔透,闪闪发光,到了那个时候,你再说漂亮也不迟!”望着月俪呆呆的样子,阿丽笑了,还真像当年的自己,为一个简单的改造而激动不已,她给月俪眼球注入的染料是紫色,在家族里做眼球纹身一般选择红,黄,蓝,紫这几种偏多,家族又不像外面那些搞标新立异的人那样,做身体改造是为了吸引他人的目光,在家族里成员做身体改造唯一的目的就是为了取悦主人,搞的太夸张了反而不好。

在某种程度上,月俪和阿丽是非常像的,包括性格和爱好,都很相似,所以对外展现的神态也相似,所以和阿丽一样,月俪也很适合紫色,不过和阿丽不同的是,月俪的紫色没阿丽那么深,会淡一些,阿丽眼球里的紫,深到有一点发黑的样子,因为阿丽是调教员,对外要展现一点威严,所以外表上得酷酷的,可月俪不一样,她还在外面上学,外面的世界对身体改造的容忍程度是很低的,月俪又是在眼睛这么显眼的地方动手了,虽说月俪表示她能处理好这些,可阿丽终归是想给她降些难度。所以月俪眼球的紫色相对而言是比较淡的,这样比较好遮盖,当然,对外的表现里也就不如阿丽这么爆炸了,不过问题不大,等月俪成年后,有自主决定身体改造的权利后,想加深眼球的颜色也是很简单的。

时间有限,阿丽也就没给月俪太多欣赏自己的时间,反正等痊愈后,月俪想看多久多可以,现在还是赶紧把眼前纹身做完,有了第一个眼睛的经验,在做第二个眼睛时月俪的表现就比第一个平稳了许多,所以花的时间也就快了不少,两个眼睛,一套流程下来,一共花了四十分钟,算是快的了。

做完眼球纹身后,阿丽给月俪的眼睛滴了些眼药水,然后找了块布给她遮上,说道:“眼球纹身我给你做好了,你自己注意点,还有,在等待伤口恢复的这段时间,每天都得给眼睛滴药水,不然出啥事了我可帮不了你,对了,未来几天,你的眼睛可能会感到一股微弱的灼烧感,时不时的会流些带颜色的泪水,也可能会有点干,这都是正常的,当出现这些症状后,记得马上滴眼药水,然后闭眼,直到症状消失,眼睛伤口恢复的时间一般也就一个星期,最长不会超过半个月,所以一个星期后会家族检查一次,没问题的话没事了,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药水我给你放桌子上了,明天醒了自己记得拿,我先走了!”

“嗯~丽姐,谢谢!”被布遮住眼睛的月俪弱弱的说道,折腾了这么久,她也是真的累了,待到一切事物结束,彻底放松,月俪顿时感到深深的一股疲倦感。

听到月俪迷迷糊糊的话语,阿丽弯眼一笑,什么也没说,轻手轻脚的离开了,月俪只听到很轻的一阵开关门的声音,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 伪装约束
+23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liuzeyu            

4 thoughts on “伪装约束 第二章”

  1. 所以说图片是啥游戏?还是怎么做出来的?希望作者能告知一下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