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furk ♥

侵蚀

侵蚀 – 黑沼泽俱乐部

一旦扯起来,我连自己都停不下笔。我打斗剧情不会描述,不描述了。嘿嘿

复眼怪物,不知何时降临人间,也不知他们为何要降临人间?

唯一知道的,它给人类世界带来了无数的灾难,在人类恐惧中,他不断肆虐,而惨叫嘶吼早传遍半个世界。

乌云密布的漆黑天空,卷起了道道狂风,遮盖的云层隐隐闪动着,不时响起阵阵沉闷的雷鸣声,偶尔一道闪电划过,劈在了大地上,短时间内照亮了四周。

只见有两三只复眼怪物聚在一栋破楼脚下,如甲虫覆盖的躯壳从中生出了数条粗或细形状各异的触手,头上带有两个毛绒的触须感受到房里传递出的热量,便用这强有力的触手拍打着紧紧闭紧的大门。

铛铛铛……

窒息的声音在耳边不断环绕,伊菲尔紧绷的身体一刻也没有停息,看着眼前缝隙越来越大的大门,神情凝重的伊菲尔抬起了手中自动式步枪,深吸一口气道。

“别进来,别进来。”

“嘶嘶嘶……”或许这是怪物发出来的声音吧!他们从墙外传出,却能远远深入伊菲尔的脑海之中,刺激的她紧绷的神经。

“嘲讽吗?”

伊菲尔听不懂他们说的话,但这刻薄的音调就仿佛显得她如此的无知,愚蠢。

这怪物如同人类一样是站起来的,它们长得光滑无比却又极其锋利的黑色爪牙狠狠地抓在金刚混凝土所铸造的地面上,强有力的爪子尽将地面撕扯出三道凌角的痕迹,虽然从躯壳背后里钻出与之不符的巨大触手,但这两只利爪很深的插入了地面把自己身体牢牢固定,用的力气居然将石面抓的鼓起,裂开网型状的的缝隙。复眼怪物挥舞着这些触手,狠狠地拍打在这布满铁锈的大门之上,与此同时,疲惫不堪的大门再也支撑不住,被密集的触手有力的挥动着把大门连带旁边固定的钢铁器件全给拍打下来。

珰!钢铁铸造的大门被狠狠的拍打在地面上,震出一道道沉重的响声,回荡在空荡荡的黑色大楼里。

躲在一面墙壁后的伊菲尔在听到这一阵声音后,紧绷的神经更是被拉到了极致,整个脸颊都是青筋暴起,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这些怪物找到自己位置。而心中依道。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求求你们了。”

那如蜜蜂眼睛一样复眼怪物怎么可能会放过她,靠着头上敏锐的感知离伊菲尔所处的地方也是越来越近。他们舞动的触手不断向前探索,不管是桌子凳子还是什么,只要有所触及都会被触手一巴掌拍得粉碎,残缺的碎末片地都是。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伊菲尔暗道,“看来他们是不打算放过我了。”

拼死一搏这是最后的方法,大楼的后面早已被那些怪物给占领,只有前方的道路有一线生机,想到这里,伊菲尔握紧了手中的步枪,聆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

缓慢的移动,煎熬的时光,短短五六分钟,竟像有十年一样难熬,利爪与地板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就像猎人与动物的戏耍挑逗,所代表的不屑。

复眼怪物感受到这浓烈的人类气息就在前方墙壁转角外,从左边伸出的触手飞速的插去,晃荡一声,整个墙壁都被刺出一道细小的口子,而拉回的柔软触手毫无损伤。躲在墙后的伊菲尔听到了声音早就做出了反应,一个翻滚从墙旁边跳出。

伊菲尔看着怪物又想到后面,此时自己已经被逼入了绝境,不得不放手一搏,抬起枪对着这复眼怪物就是一顿狂扫,“砰砰砰……”猛烈的子弹涌然而出,被子弹卷起的尘埃引的房间里到处都是。

好一阵子

“这样就结束了吗?”伊菲尔看着灰尘思索道,可就在这时黑色的影子突然间从被子弹打着只剩下残渣废墟中钻出,没有等伊菲尔反应过来就将她狠狠的抱紧了。

伊菲尔喉咙被复眼怪物的触手紧紧的抱往抬起,忍不住剧烈的疼痛。

“咳咳咳。”

“快放开我。”

浑身筋脉胀起的伊菲尔拼命挣扎,双手扯动的这两根缠绕在她身上的触手,但他们就仿佛生了跟一样,紧紧的裹住她的身体,在她的剧烈撕扯下,没有一丝丝松动。

复眼怪物这时突然把自己的脸旁贴在了伊菲尔在脸前音调冷声道。

“你就是我的私人用品。”

伊菲尔听到这怪异的声音,又感受到这冰冷的触感,心中更是大惊,拼命挣扎呼喊道。

“快……快……放开我。”

但喉咙的触手越来越紧,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沉重,再也无力的支撑手臂,垂挂在了自己的身边。

“难道?我就这样死去了吗?”满脸通红的伊菲尔已经没有多大希望,流泪痛苦什么对她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多大用,这只不过就是死前对世道不公的叹诉,有与无都是一个样。但是,怪物最后把浑身无力的伊菲尔放了下来。迷糊间,仿佛有什么奇怪的液体?罐入自己的嘴里,而自己的嘴巴就伤不听使唤,被拉的很大,喉咙也被扯大吞入了这浓稠冰凉的液体。

复眼怪物的嘴巴就像螳螂的嘴巴一样,他两个菱角分开包裹着伊菲尔整个头部,张开圆形的充满毛牙的嘴巴,里面钻出了一条蓝色的水壶触手,他开始一股一股的就是像这种不知名的黄色液体注射到早已乏力昏迷的伊菲尔体内,似乎到达一定剂量,复眼怪物满意的点了点头,便将整个头部脱离了伊菲尔脑袋上,再将她的身体抱紧到了远处一艘从未出现过的隐形飞船上。

浩瀚无比的银河飞船,六只复眼怪物正紧盯着前面五彩斑斓的显示器上,所视目光久不远离。

“吱吱啾啾唧唧……”

团集在桌前的复眼怪物讨论一番后,似乎下定决心,从漆黑甲壳覆盖的背后抛出四条细长有力触手,浮空敲打着控制平台上复杂的令人眼花缭乱的半透明银色按键。

“怪物化,开始改造。”

银色的圆形飞船像得到了某种指令,嗖的一声,一个白色的实验室轰然张开,只见实验室中一位衣裳破碎大半的少女正昏迷的躺在一群恶心了蠕动触手群中,许许多多的触手带来潮湿柔软的质感引了她雪白胴体猛然的一顿颤动。

她浑然不知水母般柔软的触手正用白刺在她的身体里注射一种富有强烈性欲的药水。这药水不仅仅只是一种强烈的春药,他还能重组人类的基因。

要分段太多了,我就少发点。

+53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furk            

4 thoughts on “侵蚀”

  1. 基因飞升(×)
    断手飞升(√)
    (งᵒ̌皿ᵒ̌)ง⁼³₌₃

    +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