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Meteor Umbrella ♥

初次加入 第一章

初次加入 – 黑沼泽俱乐部

其实我本不想写引言的,自然是我根本不会写。但还是有话想说。

这我第一次写长篇故事,也望大家多多指出错误,提出建议,在下不才,病句与错别字冗多,但欢迎批评。

我是粗略地浏览了大家之作,后萌发了动笔的念头。头一章废话长,到了末尾才会出现点“兴奋”,到第二章才会有些好转,主要是想弄点剧情顺带演绎一下主人公的性格特点。

闲话少说,又一辆列车即将到站。。。

第一章 铺好了床,准备入睡

第一节

天的东边己几抹上了几笔淡黄色墨迹。虽手机上显示白天气温不低,但破晓的空气却似外热内凉的陌生人,初见很上心,但总觉略带着刺骨的寒而不适,应是快入秋了。

伊已经醒,一对棕染白的宝石嵌在小巧带有微尖下巴的脸上,这双眼的周围似被黑水笔涂了一圈黑。是的,对于她来说起得过早了,就算为了追番,狠心一点也是6点多,刚翻起来拿床头柜上的手机看天气,顺道瞄了眼现才4:53。不怪她,刚进大学才1年的她,刚脱离”学生护盾”快步入社会的她……看到那一幕……近12小时的脑海画反复重复与思索,心一直剧烈地上下缀。但就算她不存认,心跳的快的原因除了初次的惊恐,还有隐隐约约那异常的兴奋。

昨日,清晨的天被几道早霞划破,到了午后便有些闷热了。伊快到中午才起来。如今正值暑假末,像伊一样在大学城与同级生同租了一房且好学的,颇有名气的Z大学是欢迎他们来校自习与研究的。伊一般下午去Z大图书馆自习,然而她上午一般与闺蜜一块逛街。晚上是追番,即使有朋友call她去外玩,她也会笑着拒绝的。难得一次睡到自觉醒,伊刚坐起揉揉眼,挠挠蓬松的短发。手随发舞动至后颈,顺着颈从前随之落下。

伊每次起床都会发上一两分钟的呆,若不是同居的青欣敲她卧室门,她定会再冥想一会儿。不过这天,青欣意外被同伴邀了出去。伊一就是神一回,才脱下红白格交替的睡衣。尽管青欣不在,伊也一定会穿戴整才开房门去洗漱。个子不高的她,细手臂,有锻炼过而肌肉微紧却较细的腿,再有一张小巧红润的脸。初见定能搏得他人的好感,但青欣总跟她和不来,伊总觉青欣有意躲着自己,很无奈,尽管同住快半年,她与青欣仍不是朋友,虽一起在9平方米的厨房做过饭,近25平方米的客厅漫谈过。

是夏末,为节约点空调一般关上除非朋友来玩。但伊耐不了热,睡觉时不穿胸衣,但睡衣扣得很紧。起床便穿好胸衣,脱下的睡夜整整齐齐摆至床边。这天要换洗,伊想青欣也不在便扔置床上。穿上一件浅蓝胸前夹白箱褶边的连衣裙,再套一双白袜,便穿上托鞋右手随带上睡服,打开睡觉前锁好的房门,走到卫生间洗漱,随手将睡衣扔进洗衣机里。洗漱完毕后,伊拿起梳子稍微梳了下一头发。

“短发真讨厌!嗨,什么时候会长长些呀。”

其实对伊来说短发挺好,露出白窄的脖子与弯微细的眉,显得清秀,似颗经温水洗润刚出水的草莓。

洗漱完毕后,伊走进厨房,正犹豫午餐吃什么,突发现靠墙的榆木微黄小方桌贴着一张醒目的翠绿色便利贴,上面写着清秀的字体:今早蛋炒饭炒多了,够你中饭吃了。我放冰箱里了。伊笑了笑,心想晚上要好好谢谢小青便走向斜对面打开冰箱门,左手端出了用保鲜膜包好的一盘有黄瓜丁和切块的火腿肉的蛋炒饭,右转身,右手带上关上冰箱门又撕掉了保鲜膜,便放进了微波炉。

“诶,微波炉通好了电耶……小青做事很认真的,不会。。。呀。”

热好后,伊端出盘子,顺手关上了微波炉的电源,拿上青欣已洗好放边上的勺子,坐到方桌上。打开了手机,QQ里青欣留了一条7:47的“拜托了”,伊轻哼一句“知道了!我会早点回来做晚餐的啦!”便开始吃早餐和中餐了。微信里与伊同科的亦是朋友的佸璞发的信息——

“下午图书馆,老座位见!我有劲爆消息等着你,是你绝对感兴趣的!”,伊吃过饭才看到,“肯定又看中了某位师哥之类的吧……恋爱啊……与我还真有点句距离呢……”

伊是从小生活在较偏远普通三线的城市,若不是伊一心埋头学习,不正好赶上国家政策,与这所知名大学,这个繁华大都市是无缘的。可能正因如此,她现对异性莫产生好感。喜欢看青春故事的她,并不欣赏各各角色。不同心智之间微妙碰撞擦出浪漫烟火般的色泽,使伊感兴趣。

第二节

下午一点左右,伊挎上带金边的雪白提包,穿好一双红色白底的运动鞋便出发去学校了。从公寓到图书馆,是一条较宽的几年前翻新过的柏油路,汽车几乎从不在此往来。一路上种满了参天碧绿的大樟树,透叶的光线引来了蝉鸣与学生的欢笑。

伊走着,心想今天该查阅资料,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和充满活力呼喊声。

“李伊!李伊!哈哈,赖了一上午的床吧,是不是?呵呵!”

“唉,陈䨬!啊!为什么你……”伊略仰起头,用冒着疑问号大眼地看一位着白印黑纹紧袖口式女衬衫、宇宙黑花边运动式短裤,一双令人羡慕雪白的腿下套浅灰色有点根的凉鞋,微锥水润的脸上眨着看自己的眼的女孩,一头内卷外蓬阳光的抚摸下略发棕秀发,内着黑色胸衣若隐若现……

“嘻,怎么说呢,感觉平时约你出来,头发梳的会匀称些……”

“呀,我,你,可……”伊说着胡乱用手顺了顺头发。

“额……你想,一般早些起来会更清醒点,打理会没那么随意,何况没……约……”䨬吐了吐舌。

“哦!”伊稍稍加快了步伐又侧点身注视䨬,突看见霖右侧裤口袋露出明显两张红色头的纸片“欸?”

“小䨬,要邀他去看电影?好明显的暗示喔!”

“他大大咧咧的怎么可能看得出来呀,这……”

“哦告诫何菽玲她赶快放弃他?”

䨬垂下头右手死死掐住电影票,使劲往里塞。“我会被认为是怪女人吗?好像太明显了哎。”

“是安慰自己吗,小䨬外看起来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其实这是为不想被人看低而“打扮”的吧……”伊想,“可爱便是不怯者的游戏,不过,我不……有资历讨论‘爱’吗?”

正并排走着,伊突然转身面对䨬,双手搭在她肩上,双眼坚定地看向她“我支持你们,支持你,他一定深爱着你的,不管你做什么⋯”

“呵呵,我只是随口问问吔,别较真啦。”边说䨬笑着轻推开了伊,即便谈起了吃喝玩乐的话题,时不时向伊打趣,问着俏皮的话。伊也一路微笑着走,“怪女人,这词若不是别人说过,或曾在那看过丶听过而有过感触,也不会说出来吧……小䨬.…”伊想。

走过绕满爬山虎的铁杆门,右侧便有一座足球场大小气派十足的大楼。大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走进。两侧种植上百年的树枝繁叶茂,原现是座小楼,某位好读书的商人捐的,后保留了前门与窄院,只在后延建。太阳累了,天阴下来,铃声响起,大家安静下来。

第三节

伊和䨬轻声细语地说笑着一起进入图书馆,迎面衣兰绿背心加黑色车褶短裙,包着尼龙双肩包,左手插细却壮实的腰,挥舞着右手,似瓢水淌水般笑着女孩跑了过来。“佸璞,Hello!”伊笑着也向她挥挥手,䨬点点头也向她招了招手。

“李小伊儿,我们走,单身狗一块聊么,不打搅陈䨬儿的幸福青春了”璞牵住了伊的手往右向自己身边拽。

“王佸璞!伊会有自己幸福降临之时,你不会.…不也会…大家都有的吧?”䨬刚来劲地说,忽反问起,目光不自觉垂了下来。

“哈哈,你怎么了,会安慰我?和往日不同也,这算新的教导法吗?听得超变扭的,陈老师。是坏心眼吗……哎哟!”伊轻踢了一下璞,又面向䨬轻歪脖微笑着说:“谢谢,一定的,加油哦!下回见啦。”随即弯肘作出加油的动作。

䨬笑着摇摇手说了句“拜拜”便向左转离开,璞右手挠了挠头,低声支吾句“什么啊”,不过又向䨬说:“再见儿,唉……抱歉儿…”䨬停下脚步回头也向璞微笑摇手。

“会察气氛,或许是现在社会很重要一种能力吧,不过要是再敏锐点就好了,就不会觉得拙劣了不是?”伊望向璞心暗暗地想着,她们便与䨬分道了。

书本是白纸,转身成烙印人思想的载体,就变得有了灵气,当它们像这样分门别类整齐摆放在板栗色木纹架上,总给人庄严神圣感。故若有点思想,又打扮得很有气质的人,一定会受人敬仰的吧。这里冷气开的适宜,窗都紧锁着。

在靠里的书架是浅灰金属搭的,这里摆放的是专业书籍,且毎向对书架中间摆了两张长桌,桌左侧都有一张较窄的窗,此处供此专业学生学习,也由本专业学生定期清理,故此处外人止步。

伊和璞来到熟悉位子,找好了书便坐下来了。伊等笔记本开机时,翻开书阅览着,璞在对面把书和电脑一摊在桌上,便向前移动椅子,脑袋伸向伊说:“嘻嘻!等不及了吧,想知道么?”

“我不对帅哥感兴趣啦,之前我……”

“这什么什么话,帅哥很……咳咳……不要说我不了解你啦,是关于恋姐的……”

“恋姐?林煍恋姐?她……”伊停下打字。好奇发着光的眼睛看着自己,璞高兴的心在尖叫。

“哈!嗯嗯,对就是‘辣个’专科考试高分,受教授们喜爱,又好看的知性美女,也是我们社那位社长,嘻当然也是我们李小伊儿最喜欢的人……”

“小璞!只是很崇拜!”“那不都一样……”“不!不一样!她怎么了?”伊也向前伸脖子。

“我听说她是个受,喜欢玩点变态游戏,还……”

“小璞!别胡说!恋姐怎么可能是M……”“哈我们亲爱的伊儿小天使,竟知道这么多哈哈!”

“不是!不是啦!讨厌……你套我话吗……不理你了!”伊红着脸继续看起书。

“小伊儿生气模样真可爱。”璞想嘴道:“别!别!我开个玩笑!”说着皱皱眉,摊摊手,“我也听说的呀,这个怎么说来着?道……道……”

“道听途说!”“对!对!伊儿真聪明!”“哼!”伊没好声道。

之后璞连连道歉并向伊发誓不再外传,伊才愿和好。再后来璞说与别人约了去锻炼便离开了,“就为了看我笑话才来学习的吗?伊心想,“哦,我真傻,在她发来那条微信时就应注意到了。”叹了口气,伊接着又埋下头去了。

第四节

天似削去了外皮的苹果,渐渐腐烂,变得难看起来。雨在云层中滚动,似上万匹想冲出围栏的骏马,很快云被撕破,胜利之声响彻人间。远处雷声,打扰了伊,她侧头看看,窗外水沿玻璃水草般滑落,到底哪边的天使在流泪?

“啊,下这大的雨!明天起床,一定要看看天气。伞……家里好像只一把了……唉,好像上去社团……放了一把在私人柜子里……好像社团下下周才有活动……”

伊在青梅的欣徵强烈邀请下加入了有关“演戏”的社团,伊不喜欢演戏,不过这个社团学分不低,而且要求出席达次数不高,加入后伊交许多朋友,如璞,且在得知前任社长毕业,敬仰的恋姐成为了社长后,伊也情愿了。

4点40左右,太阳露面了,雨失去了势力。伊想起了和青约定,便开始收拾,放好书,伊向图书馆后头走去。走过一层宽楼梯,后步过电脑教室旁白墙的走廊,再旋转有青色扶手的楼梯下一层,右拐顺数第三间的便是伊她们的社团活动室了

伊到了。教室对面是用社费买的带锁的天蓝色柜子,每个社员一个,实际上没什么人用,不仅使用空间不大,而且摆在走廊上隐私感不好,屋里也有放物品的架子。有些昏暗,像至于深海。伊摸索到自己柜子,打开,一把墨绿色黑柄折叠伞。伊右手取出伞,左手关上柜门,正想锁上,右手中的钥匙滑落,坠地。伊左手交换右手的伞后抚裙,弯膝俯身,右手捡起钥匙她缓了下,觉后背有些寒意,转身后看。

“嗯?临走前不是绑好窗帘了吗?为了给人参观看……”左窗窗帘未太紧,伊向前从中缝看去。

中央三股绳上端紧扭成一柱系于天花板一大金属吊钩。下端两股,一细分反扣双手手掌外于两大拇指困一圈后在直臂分一单位一绑一死结直至肩膀,另一分俩根先同绑一周大脚后分绑左右大小腿,同似手小腿共四大死结,束于脚腕。最后一股分六小细从脖绑至胯于阴核,绳紧捆两胸,看得出原现胸器雪白色中点梅红色乳头,现已血红色,整身也极红。中又一绳前绑脖后捆小腿,绳粗而短,在窒息的威胁下,被迫向前看。

远观,偌大胸,细腰,肥臀,完美型双脚着灰黑色络网格丝袜,黑长无力沾于已汗湿的后背,全身发着金微光,十分诱人。若是近观,可见戴眼罩,口咬红色口球,后庭深插深蓝色振动捧,阴道则为浅红色,周围空气在振动并变得湿润,身正下方两块水迹,前较透明后明是乳白与微黄液体混成,正看着上方依有液体在下滴着。

伊双手紧捂着嘴,伞与钥匙摔在地上。其实她已经失声了,惊恐的眼神看着,想起刚才…空白的世界被铃声打断,伊转身飞奔离去……

活动教室里左侧角落里,一位长得像精灵般可爱,不高身材穿上了一件橘黄色侧边中后白布花领的连衣裙,有白色筒袜的脚穿着白色平底鞋的女孩。她小巧的脸蛋着锁眉头,走到门前打开门,捡起了地上的伞和钥匙,拿在手里看着。“干的……”她转动伞柄,在柄头盖上有用浅蓝色记号笔写的“L.Y.”。

“嘻嘻!”女孩顿时笑了,弯腰将它们放回原处,走进教室。快步哼着小曲儿走近中央吊着的女孩,用手在她小穴处摸了一下,微笑着用手将刚才得到的蜜汁涂在被绑女孩的红唇上,又靠她耳朵轻声说:"你刚才被看到哦!哈哈!”这甜美的声音与内容让被暴光的女孩抖动摇晃起来,“哦哦!我知道你还想要对吧?我知道哦!放心哦!”小女孩说完便从口袋掏出两个小遥控器,将频率降到最大。随后又轻声道:“你很快就不会再孤单了哦!很快……大概就是明天呦!”

伊跑出学校,到小道时,伊便开始慢慢移动脚了。到了家,开门看到青欣已经回来了,正系着围裙在厨房做饭。青欣那双大眼看着她开口“抱歉,我朋友突然有事,所以比计划提前了些回来……你还好吗?怎么……”

“没事……我吃过了……小璞……陪请我……的……我有点……课题写……我进去了……”伊脱了鞋便直进了房间,还不等欣青开口,伊就关上了房门并锁上。伊将包退到地上,便扑倒在床上。

夜的出现拉上了帷幕,仔细听仿佛可以听见远处一塘死水里有只青蛙在鸣叫。

写完第一章后细读,发现自己水平真不足,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之后现提到的都会加入调教的行当,还包括另一位。对此大家有什么好建议?欢迎留言!另外鄙人涉足不广,也希望大家能推荐些素材

+29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3 thoughts on “初次加入 第一章”

  1. 建议给你的小说起个名字,再怎么说《初次加入》也不太适合当小说的名字。

    +5
  2. 还不错,作为正常小说来看,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

    +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