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JokerGrander ♥

千秋岁的一天

千秋岁的一天 – 黑沼泽俱乐部

巳时末,临近了午时,千秋岁终于在万花楼高层的小舟上醒了。

一夜的疯狂,在印象中昨天晚上至少被十个客人搞了,即便是她这样的修行者也受不了。

揉一揉惺忪的睡眼,她乖巧地坐起,靠在掬了抔水洗漱完毕,然后呆呆地看着湖面上的春水荡漾。感受着自己这快要散架的骨头,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在疼的,自己只要稍微一动,还能感受到体内那些白浊的精液。

“这……昨天晚上我到底接了多少客人啊!十个?十二个?还是……呜哇啊啊!以后绝对不能再吃媚神药了!”

媚神药是一种非常烈性的春药,在服下之后会与修仙者体内的真气相互催化,使它们尽数变成世上最最强烈的催情剂,而越是强大的修行者,这种催化效果就会越发的明显。基本上只要一颗,再冰清玉洁的仙女都会变成娇媚可人的欲女,毕竟,那是一种自里而外,无法拒绝的快感。

从气海里散出,流经身体的每一条经脉,深深地渗透进每一个细胞,仅是冲着下体轻轻地哈气就能感受到近乎令人昏厥的快感,仅是稍微用力掐一掐胸前的小草莓,也会陷入无止境的高潮中。

这样一想,千秋岁不由夹紧了双腿,仿佛那里还有着客人炙热的肉棒留在里面。

“不行不行!不能再去想了,晚上还有客人……”

拼命地摇着头,想要把这种想法给驱逐出去。千秋岁坐着小舟上了岸,冲了个澡,而后朝公共的梳妆间走去,如果不着急,她还是喜欢坐在那里化妆,而非是在船上对着一个简单的小梳妆台糊弄糊弄就完事了。

“岁岁,你来了呀?”

推开门,千秋岁就听到了熟悉的招呼,那是一个坐在角落里的淡金色长发少女。

此刻她面前的桌上正摆着半瓶粉红色的黏胶状药水,高台起左臂,右手五指轻轻蘸起那些药水涂抹在了左边洁白粉嫩的腋窝下,很显然之前的半瓶已经被她抹在了右边的腋窝。

“茜桐,早啊!”

千秋岁说着,坐在了她的旁边,轻轻拿起了小小的瓶子仔细观察着。

“这就开始最后一个阶段的粉药了?你改造的进度好快啊……明明才一周吧,改造的这么着急的话,你别看现在没什么感觉,等这瓶吸收了,你就会后悔了。”

“呜……没办法啊,客人最近不知道哪来的奇怪癖好,喜欢腋交,还偏偏希望别人在给他腋交的时候高潮……”

茜桐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叹着气将最后一点药液抹在了腋下,然后对着镜子举起双臂,仔细观察着自己这对因为沾满了粉色粘液而意外诱惑的腋窝,忽然想起了什么。

“这些药能有多大的用呢?我抹了一周了,感觉也没区别呀,想起来那会诗筠把自己的脚抹了一个月,后来两个月时间都是在爬了,有这么强效么……”

秋岁对着镜子来回换着发钗,听了茜桐的话不由顿住了,略微想了想,然后面带同情地看着她,声音里除了怜悯悲伤,还有着幸灾乐祸。

“她之所以用一个月来改造,那是因为前二十八天都是在用银药和蓝药降低敏感度,防止用了粉药之后过于敏感,但现在,你只用了五天的银药和蓝药,怕不是……唉!等等!你一直都是直接用手抹的吗!?”

千秋岁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呆呆地问道,茜桐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然后骤然明白了她的意思,惊叫着扑向了外面的水池开始拼命地洗手。

千秋岁摇了摇头,只能在心里为她默哀片刻,然后便又转头,看到了一个正窝在墙角边画画的黑发女孩。

蹑手蹑脚地走过去,秋岁骤然跃起,一把从背后抱住了那个身材娇小的女孩。

“嘿嘿~舒莞又在画画了呢。”

“唔啊啊啊——!不、不要动……嗯啊!”

刚一被抱住,舒莞就发出一声妩媚的惊叫,身体一僵然后瘫软在了秋岁的怀中不住地痉挛着,双颊布满了绯色的云朵,迷离的眼角挂着泪珠,口中无力地喃喃着。

“完蛋了……完蛋了……”

“怎么了?”

秋岁莫名其妙地看着在怀里不住高潮的少女,转头望向其他人,却见旁边的人皆是一副同情的眼神看向舒莞。

“岁岁你可把人家害惨了,昨晚她被植了一个阵法,会被一直挑拨在临界点……如果她今天能在不高潮的情况下画完一幅画就能把阵法解开的……否则她今晚要被云情笔刻淫纹了……”

听着一个少女的解释,千秋岁不由地升起一股同情,但还没等她道歉,却见妈妈推门而入,径直走向了她。

“诶?正好岁岁在啊!来,腰封解开,把两条腿张开来,今晚有几个官老爷人指名你。快点自己动手,我还有急事呢。”

千秋岁顿时感觉自己头都大了,连忙向后退了两步。

“那个……玛姬妈妈……能不能先到里屋里去?这会大家都在看哇啊!”

话还没说完,秋岁便直接被玛姬给摁在了地上,强行扒开了衣服,用毛笔在小腹上画起了什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脱了衣服施加阵法,即便周围都是自己的好姐妹,但这也未免太过羞耻了。

少女的脸顿时涨得通红,用双手捂住脸,像是一只鸵鸟般逃避现实,但是更羞耻的事情还在后面,玛姬的笔是特制的,她所修的道也是特别的,仅是在小腹上轻轻画了两笔,千秋岁就感觉自己全身的欲望全部被撩拨了起来,一股股热流向那里汇集。

“不要……画了嗯啊啊——!停一停呜……”

少女极力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丢脸的呻吟,因为她是万花楼的头牌,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誉满天下的大才女,即便是在床上风情万种也能保持着完美的风度,可是偏偏……偏偏自己对老妈妈的调教束手无策,或者说,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抵抗得住她的调教。

明明已经在极力运气抵制这些蚀骨的快感了,可是身体却根本不听使唤,随着妈妈的每画下一笔,自己就兴奋地颤抖痉挛,自己分明瘫软到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却又无法控制的扭动起伏着,不住地去追寻笔尖的方向,去迎合毛笔的走势。

往日里高贵优雅温婉的外表被扯下,身为修行者的高傲与从容在欲火前被彻底击碎,从下体流出晶莹的液体湿漉漉地在她浑圆雪白的翘臀下积成了一滩小水洼。千秋岁咬着银牙,却在大声地呻吟着,泪水从眼角滑落,不只是因为过分刺激的快感而兴奋哭泣,还是因为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调教而悲伤难过。

“岁岁姐好厉害!居然可以留这么多水!”

旁边的少女们则是有点害羞却又有点好奇地红着脸观察着千秋岁在地板上扭动承欢的模样,不由地啧啧赞叹。

千秋岁此刻自杀的心都有了,但却根本无力抵抗,玛姬的技巧十分的奇特,仅仅是是每一笔带来的快感都要超过一次高潮,但偏偏这些快感一直在积累着,却又始终无法得到一次彻底的释放,欲望愈发的高涨,逐渐地吞噬了她的理智。

“呜……岁儿想要高潮……求求你了,让岁儿高潮吧……”

千秋岁哭泣着,渴求着,像是一条脱水的鱼一般扭动着,想要触及随时可以达到的高潮,但阵法还未画完,她就不可能获得高潮。

“好了,最后一笔了,做好准备哦~”

不知过了有多久,玛姬对完全沉沦在快乐中的秋岁轻轻地说道,然后重重地画下了最后的一笔。

刹那间,从未有过的快感涌向了她的全身,视野被染成了一片雪白,千秋岁盈盈一握的小蛮腰高高地向上挺起,仿佛随时可能折断一般,她那过着白丝袜的修长双腿骤然伸得笔直,脚背紧紧地绷着,十趾用力向内扣着,形成了绝美的曲线。

“咿呀啊啊啊啊——!”

少女惊叫着,下体的淫水飞溅着,如泄洪一般喷出。半息过后,她又重重地跌落回地板之上,身体不住地痉挛,而本人却早已经因为过分的快感而失去了意识。

“呼,好了。”

玛姬站起身来,收起了毛笔,看了眼即便昏迷却依旧在高潮不已的千秋岁,,然后对旁边的女孩说道。

“等她醒过来就告诉她,这个阵法是客人指明了要的,过了今晚就会消失,现在开始,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尿出来了,只有在高潮的时候,她才可以通过失禁漏尿。”

…………

……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千秋岁已经蹲了有一炷香的时间了,但是却始终得不到释放。

小腹鼓鼓的,明明膀胱涨得要死,似乎随时都会漏出来一样,但偏偏她无论如何努力,都始终没有一滴渗出来。

她捂着自己的脸颊,感觉快要哭出来了。

“嘛……秋岁,你也别挣扎了,妈妈刻下来的阵法岂是你能随便破掉的?”

站在隔间的外面,舒莞有些幸灾乐祸地笑着。

要不是因为这个混蛋千秋岁,她今天根本不用被云情笔刻淫纹,现在倒好,肚子上被刻了这个淫纹后,每时每刻都沉甸甸,子宫里永远在滚烫着,晶莹的液体抑制不住地沿着粉嫩的裂缝流下,这已经是她今天下午换的第三条亵裤了。

“哼……活该。”

舒莞嬉皮笑脸,反正自己已经足够倒霉了,被漆黑的愤懑与粉红的情欲填满的心灵已经彻底堕落了,她根本不想得到救赎,她只想秋岁混得比她惨。

“碰”的一声巨响,正当舒莞笑得没心没肺的时候,厕所的门被一股巨力撞了开来。

“额……你出来了啊……”

有些僵硬地转过头来,舒莞看向推开门的秋岁。

此刻这个一头黑发的少女满面羞红,乌黑的眼眸中噙满了泪水,她左手推着门,右手提起裙摆,露出了粉嫩如凝脂的花瓣,白皙的肌肤无比光滑,看不到一根毛发,而在下面是一双被香汗浸透了的透明白丝的美腿,亵裤被褪至脚踝处。

此刻紧紧夹着的大腿上密密的、满是细小的汗珠,这一切都表明了刚刚在这个小隔间里,千秋岁究竟尽了多大的努力,经历了何种的磨练,虽然到最后,她依旧失败了。

“帮我……”

“什么?”

舒莞一刹那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一天到晚拿她开玩笑作消遣的婊子,居然会求她?

然而千秋岁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双腿颤抖着,大腿并拢,向前迈了一小步,声音里满是哀求的哭腔。

“帮我啦~~~~!”

说着,她把舒莞向里一拉,把两个人都锁进了小隔间中。

“我也没法帮你呀……”

“我不管!我不管!你要不帮我把那里撑开来!”

已经完全顾不上面子了,秋岁坐下来,以极为羞耻的姿势向舒莞张开了双腿。

舒莞同样也害羞的要死,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要帮着千秋岁来上厕所,转过脸闭上眼,颤抖着双手,抓瞎一般伸了过去。

“咿呀——!不是那里!不是那个洞……嗯啊~~~上、上面一点……”

“这、这里吗!?”

“呀啊啊啊啊啊——!不是啊!那是阴、阴、阴……那是豆……”

“行了行了!别说了,我知道是什么了!”

舒莞的脸上冒着蒸汽,千秋岁同样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这也是她头一回指挥着别人来干这种事。

“哇啊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啊!不要再乱戳了!水都出来了——!”

“我不要——!太丢脸了!”

“我都不嫌丢脸了!你还害羞个屁呀!快点!”

再三的催促之下,舒莞只能强忍着羞意,半睁开一只眼睛,偷偷地瞄着,然后终于找对了位置,开始尽力帮千秋岁把那里扒大一点,看能不能漏出来一点。

“嘶——啊啊啊!扯得疼死啦!死舒莞!”

“我有什么办法嘛!你自己淌那么多水,滑的要死,不用点力根本扒不开来啊!”

“到底是谁的错啊——!你那几下,全戳在人家最、最那个地方了——!流一点点出来……很、很正常的吧……”

“你那哪里是一点点?根本就是黄河改道、长江洪灾、钱塘江大潮吧……算了算了!我不帮你了!”

舒莞噘着嘴收回了手,转身就要开门出去,但是秋岁却一把从后面拽住了她,精致的脸庞上写着“凶神恶煞”四个大字。

“我如果不解决完毕,你今天哪里也别想去!”

“松手!”

“不松!”

舒莞拼命地想掰开千秋岁的手指,但她这会仅剩这一根救命稻草了,说什么也不会放手,反倒是力气更大了。

舒莞看着此刻坐在哪里,冲自己张开双腿,“牵”着自己的手,浑身香汗淋漓,羞的泪眼汪汪的少女,不由地有了些许的同情,语气也软了下来。

“那你想怎么样?”

“你不是有杆毛笔嘛,拿那个……”

“不可能!你想都别想!”

千秋岁的话还未说完,舒莞就惊叫着开始拒绝。

因为那支毛笔是特制的本命笔,笔杆与她那里的肉壁感觉是相通的,平时握笔的几个借力点都是小穴内部最敏感的地方,而笔头的毫毛则是与子宫内壁触觉相连,至于笔尖最顶端的一小撮,则是她的小红豆。

她说什么都绝不会用自己笔帮千秋岁干那种事的。

“求求你了!就试试!试一下就行了!”

“不要!”

“我答应你一件事情!不管什么事都答应!好不好!?”

千秋岁彻底放下了自己的尊严,哭得梨花带雨,泪水自眼角滑过她的脸庞,显得煞是惹人怜爱。

“答应一件事吗……嗯,好吧……”

舒莞到底还是决定帮千秋岁试一试,当然,她是为了那个“什么事都答应”的条件才帮她的,才不是因为喜欢她……

说着,舒莞蹲下身来,拿出了自己的毛笔,刚一碰到笔杆,她就觉得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

“准备好了吗?要进去了哦……”

舒莞说着,拿起自己细细的笔杆向尿道捅去。

然而,不论笔再怎么细,终究是比少女窄窄的尿道要粗一些的,方才插进去一点点,千秋岁就已经咬着牙有些受不了了。

“呜……好涨……你慢一点啊……”

“嗯~~呀……你……不要,夹那么紧……”

自己的笔杆被秋岁尿道的肌肉紧紧地咬着,下体明明什么也没有,但是小穴的内壁上却传来一阵阵令她全身酥软的快感,那是一种极度违和的紧缚感,仿佛被温暖潮湿的肉壁给紧紧包裹住了一般,让她在转瞬间已经临近了高潮。

“不、不要……再用力了……”

“我也没办法啊……你快点把它推进来啊……”

“不行了……嗯……哈、哈、哈啊……我用不上力……”

从深处传来的甜蜜的快感流向四肢百骸,让舒莞软软地蹲在千秋岁的两腿中间,连一丝推笔的力气都使不出来。

“你快点啊……好涨的说!”

“我……我不行了……”

少女的喘息愈发的急促起来,她抬起潮红的小脸,双眼迷离地看向千秋岁,微张的小嘴里吐出甘甜的热气。手指软软地搭在笔杆上,几度想要用力,但刚一推笔,秋岁就紧张地缩紧了下体,随之反馈而来的快感便又让舒莞的娇躯一阵痉挛,仅是片刻,两腿间已是一片泥泞,透明的黏液湿哒哒沿着大腿与圆润的屁股滴落,流进了足下的高跟鞋中。

“啊啊啊——!你不弄就让我来啊!”

秋岁终于忍不了了,尿道里违和的酸胀感让她几乎要抓狂了,顾不上舒莞的感受,她抓起毛笔,一狠心,使劲往里一送,而后借力轻轻一撬。

“哇啊啊啊啊——!不要啊——!”

舒莞立刻发出了可爱的尖叫,双手死死地按住自己的裙摆,挣扎着想要站起,却骤然脱力,挺直了纤细的腰肢,身子以仿佛会折断般的幅度向后仰去,以膝盖触地的姿势跌坐在了地上,股间晶莹的淫液四溅而出,打湿了裙子与亵裤,而后在她坐着的地方缓缓地向四周扩散出水洼。

舒莞娇小的身体在最初的的激烈过后瘫软得像是一滩烂泥,不时地抽搐着,无力地靠在秋岁的腿上。而与此同时,千秋岁也发出了悲鸣。

“为什么!?为什么还是尿不出来!?”

明明应该已经失禁了才对,但下体却没有一滴尿液漏出。秋岁不由地悲从中来,愤愤地一把拔出毛笔,摔在了地上,然后,毛笔的笔尖戳在了坚硬的地面之上……

“咦咦咦咦????”

处在高潮的余韵之中的舒莞,此刻大脑一片空白,还未能理解发生了什么,宛若电击一般的快感便沿着阴蒂爬上了脊椎,让她再一次颤抖着攀上了巅峰。

过度地快感让她一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而后,便听到羞耻的“哗哗”声小小地响起——舒莞漏尿了……

看着面前妩媚地坐在地上,陷入高潮漩涡之中,吐着小舌头翻着白眼的少女,望着她身下滴落的爱液与尿液,千秋岁愈发悲伤地捂住了脸颊,声音悲伤得令闻者落泪。

“为什么……我明明只是想上个厕所……为什么会这样……”

时间在她的悲哀中缓缓地走过,不知过了有多久,舒莞的意识才逐渐恢复过来,茫然地环顾着周身,思索起刚刚发生了什么,就在这时,千秋岁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高潮会不会可以漏出来!?”

“等等……你在说什么……”

舒莞还没反应过来,千秋岁就一脚把她踹出了隔间,然后仔细酝酿了一下情绪,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股间。

“嗯~!”

仅仅是碰到尖端裹着包皮的小肉芽,秋岁的身体就猛地一个颤抖,发出了无比妩媚的呻吟。她虽然经历了众多男人的洗礼,但实际上自慰的经验几乎等同于零,手法生疏地爱抚着自己的下体,可越是挑逗,就越是把自己撩拨得不上不下,欲望越积越多,却始终得不到释放。

于是,门开了……

“帮我!”

刚刚有力气站稳的舒莞又被拖进了隔间里,稀里糊涂地还没弄清楚情况,就已经习惯性地靠着手法,帮助千秋岁逼近了临界点。

发觉到自己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地迎合着舒莞的动作在索取,秋岁既是羞耻,有时有些期待。

“终于……要来了……”

几乎快要哭出来的秋岁与舒莞相拥而立,两对裹着白丝的光洁的大腿上都沾满了对方的体液,有着说不出的淫糜与诱人。

“小红……给我……”

无意间喃喃着对方的昵称,秋岁的意识已经逐渐模糊了,然而,就在这时,门却突然开了。

“好啊!原来你们在这!”

随着一声怒喝,两个人被从隔间里扯了出来,原本只差一步就要高潮的秋岁恰巧卡在了情欲最为高涨,却最无法释放的时候,好半天才反应了过来,发觉玛姬已经站在了面前。

“不是说了今晚有客人的吗?不看看时辰,居然还在厕所里干这些事?现在立刻给我去接客!”

说完,连站都站不住的千秋岁便直接给两个人架走了,在被架着的途中,少女还在辛苦地夹着纤细柔软的双腿,不知是在憋尿,还是在妄图通过摩擦来缓解欲望。

“至于你……”

玛姬说着,转过头来盯着浑身上下仿佛是从水里拎上来似的舒莞,皱了皱眉头,命令道。

“拿好你的毛笔,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作为惩罚,今晚你陪千秋岁一起接客,且份子钱减半!”

“哎哎哎哎——!?”

原来是一篇没有写完的番外,放在读者群里的,但现在思考一下,还是决定放出来了。单独看可能有些突兀,但应该还说得过去……

+20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11 thoughts on “千秋岁的一天”

    1. 这个是篇正常向小说的番外,原文的话,可以去蔷薇后花园的《伪娘调教学院 第一章》下面看,有提到,咱就不再重复发出来啦,怕这样有种恶意宣传的嫌疑~

      0
        1. 作者在书客上连载的正经修仙小说番外,(信我)书名叫 神萌记 文笔描写着实不错,最重要的还是女主角太戳我xp了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