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Liu_xing ♥

卡西米尔之耀 第一章

卡西米尔之耀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https://www.pixiv.net/artworks/81851948

本篇属明日方舟世界观的同人,包含大量OOC及角色崩坏。若有任何与官方设定相出入的BUG以及与未来剧情的冲突,算我失智了。

我老婆和我老婆贴贴有什么问题吗?

——by 某失智博士

凌晨四点,冬季的乌萨斯,大地上一片死寂,唯有暴风雪在咆哮。一座硕大的移动城市静静地停在干枯的河床上,城市外围的探照灯光柱下,无数细密的雪粒飞舞,打击在铁青的城市外层装甲上。

罗德岛,泰拉大陆上最负盛名的制药组织,其来历一直被隐藏在重重迷雾之中。不止有一个人,或者说政治势力曾经觊觎过这块诱人的肥肉,但所有主张对罗德岛采取激进行动的声音都很快地消失得悄然无踪。

谁也不清楚这座建造历史能追溯到哥伦比亚内战前的移动城市,到底伸出了多少根看得见或看不见的须根,扎在这片日益破败的泰拉大陆上。至少,稍微有常识一点的人都不会把那个公开露面的十四岁小姑娘看做自己人畜无害的女儿,也不会把这个“制药公司”真的当做一个手无寸铁的大号医院。

罗德岛的舰桥,联合战术指挥中心,刚换完班的凯尔希盯着眼前不断闪动的显示屏,若有所思。上一批值班干员和负责战术指挥的Doctor都已经回宿舍休息去了,但身处乌萨斯内战这场政治风暴中心的罗德岛,此时自然是要24小时保持最高警备状态的。

在外部风险较低的时候,其他部门是有轮休的,但舰桥里的气氛却从来没有放松过。更何况现在,两个泰拉上的超级大国,炎国和乌萨斯,即将相碰。

整合运动,在泰拉摇摇欲坠的秩序上,压上了又一根稻草。


前卡西米尔耀骑士,“使徒”团体成员,临光,结束值班后,刚从舰桥的指挥中心出来。

舰桥的综合战术指挥室里,实时汇总由各种公开或者不公开渠道汇集起来的消息,各地的突发事件都要第一时间由当值干员的判断分类归纳,交值班负责人批示后归档。虽然文书工作不是重活,但临光骑士宁可带队冲进整合运动盘踞的城邦去大战一场。各种代表突发事件的红色泡泡在巨大的地图上不停的亮起又消失,耀骑士的责任感使她面对那些人命关天的事件时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此时放下所有负担,临光骑士感到疲惫感正迅速将自己淹没,只想脱掉战袍,然后去浴室里放松一下。

淋浴,是她来到罗德岛后培养出的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在卡西米尔的时候,作为实权军事贵族家的长女,家族在精心培养之余自然不会怠慢她的生活条件,给她安排的仆人队里甚至有专人负责她的沐浴事宜,唯一的工作就是在大小姐吩咐的十分钟内准备好她那用细腻的星石砌成的私人浴池。

临光一直没觉得星石有多好看,只是让人把浴室里原本那些看起来碍眼的饰物都给撤了。后来她才知道,整间浴室里最奢侈的设施就是她每天在用的浴池。开采星石的矿脉地质特征非常不稳定,还与原石矿混杂,矿工的死亡率在泰拉世界里都算高的。为了大人物的享受,任何难得的原材料都能跨越千疮百孔的泰拉大陆运输而来。而这种矿物唯一用途,就是大人物家里的饰品,或者用贵族语言里的表述,“门面”。

罗德岛的设施虽然完善,但整座移动城市在建设之初就是按军事需求设计的,生活设施自然要让路。哪怕临光这样的精英干员,分到的宿舍里也没有浴室,想要洗澡的话只能到B3层去。

这里的设计师自然没有任何贵族气的讲究,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是热水直接从主动力室的废热循环里接出来的,温度很高,让岛上各种族的干员都能挑选合适的温度。

临光拧开水龙头,公共浴室很快弥漫了白色的蒸汽。她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蓬松的尾巴,让毛发能充分和水流接触。最近她总能感受到博士的目光扫过她的尾巴,虽然看似不经意,但耀骑士的敏感还是让她能立刻察觉到。作为库兰塔战士,她以前一直觉得身上的这部分用处不大,打理起来还废时间。但既然博士对我的尾巴感兴趣,是博士的话,下次要不要去博士办公室看书呢?博士一直没有固定的秘书干员,如果是我的话,如果是……

临光姐姐是我老婆!我要吸临光姐姐的尾巴和耳朵!金发马尾娘赛高!

——某失智DOCTOR

在卡西米尔的时候,觊觎这位在骑士竞赛里所向披靡的未婚小姐而绕着她转的“才俊”自然不少,为了争风吃醋甚至会“决斗”。可笑的是,他们粗浅的原石技艺,纯粹花架子的身法,让正主甚至没有下场教育他们的想法。临光有信心在五个回合里击倒任何一个对她展开“攻势”的追求者,他们身上的铜臭味更是臭不可闻。

临光小姐胡思乱想,右手却不由自主地伸向了下体。稀疏的毛发已经被热水打湿了。临光挤了一点沐浴露,细细的揉搓着,手指却有意无意地刺激这小豆芽。左手撑在墙壁上保持平衡,狭小的淋浴隔间里穿出一阵阵被压抑得极低的呻吟。

对一直以来洁身自好的耀骑士而言,骑士道自然不允许自亵,以往的她干过最“过分”的也不过是加紧双腿。这种行为是她被迫离开卡西米尔,在法律意义上已经失去骑士称号之后才敢尝试的。

今天一天和博士相处的点点滴滴飞一样地闪过,博士那神秘的面庞逐渐变得模糊,和自己祖父年轻时挺拔的身影重合在一起。她自己则成了博士身边的直卫干员,负责博士的安全保卫,还有,日常生活。每天都时刻不离,连食物都要经过她的检验才能端给博士。晚上,她在博士睡下之后缓缓爬到他的床边,然后朝着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临光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脸颊早已变成一片桃红,隔间里的呻吟声也逐渐便的高亢。

就在这时,一道冷淡中带着深深的厌恶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呦,我们的耀骑士大人也会发春啦?”

“谁!”临光大惊。

大意了。

在罗德岛内的临光很少会提高警惕性,一半是对同伴的信任,另一半则是对博士的信任。但现在,居然有人能在她没有发现的情况下靠近到这个距离!

临光迅速回过神来。此时浴室里弥漫的水蒸气比平时的要浓的不止一点,现在自己已经无法看清一米之外的东西了。如果说现在还没发现有人在浴室里动了手脚,那干脆辞职回卡西米尔当花瓶算了!

少女骑士下意识地想去拿战锤,可是她刚把手从墙上抽回来就发现自己的身体状态出了问题。

何止是出了问题,简直就是非常糟糕。四肢都异常酸软,现在连保持平衡都很勉强。下体处早已是一片池沼,水流都没法冲走浓浓的淫糜的味道。

冷静!冷静!这是在罗德岛的核心区域!一旦出了问题两分钟内值班的SWEEP就会赶到现场。临光后退两步靠在墙上,做出防御的姿势。

这时,那道身影居然又在头顶响起来。

“是不是在想博士呢?亲爱的耀骑士大人?”

袭击者居然不掩饰自己的身份,看似毫无防备地从隔间的上方探出头来。

这下临光看清楚了,是白金。

罗德岛干员的来历非常复杂,临光和白金都来自卡西米尔地区,但两人之间可谓毫无同乡之谊。不同的出身就注定了她们两个不可能走到一起。

临光家族代表的耀骑士阶层是卡西米尔政军两界的中流砥柱;而白金的出身,则是卡西米尔真正的统治者半公开培养的,专门用来制衡乃至威慑耀骑士集团的刺客组织,无胄盟。后者唯一的使命就是利用一切可能的条件,对在正面战场上强悍的耀骑士,一击必杀。

“你想干什么?”

白金居高临下地看着全身赤裸的骑士小姐,眼中一直以来倦怠的神色此时消去了一大半。哪怕是被逼到墙角的耀骑士也有强悍的战斗力,白金可不想计划出现任何失误。

就这样对视了几秒钟,白金缓缓抽出捆在大腿上的匕首,然后从上方一跃而下,左手格开临光已经软绵绵的刺拳,匕首柄准确地敲击在临光的颈部大动脉上。临光小姐引以为傲的抗打能力一开始就被原石药品散去八成,如此狭小的空间中更是对方的主场,在有心算无心之下,昏了过去。

白金迅速抽出皮绳,将临光四马攒蹄捆好后,又塞上了口塞。最后,将昏迷的骑士小姐整个塞进了布袋中,又在外面捆了好几道皮带。随后,提着袋子走向罗德岛深处。


临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全身赤裸的状态,四肢无力,身体的重量很大一部分由手腕承担。嘴里的口塞严严实实,丝毫没有松动的可能,眼罩丝毫不透光。很明显,对方没有给自己一个体面的意思

看到临光已经醒来,白金上去摘了她的眼罩。临光认出自己仍然在罗德岛内,这可能是下层被废弃的房间,四周堆满了杂乱的物资。自己的双手被捆在一根管道上,两腿用一根铁棍强制分开。此时的姿势可谓羞耻至极,可她却仍然被蒙在鼓里。白金绑架了我?白金绑架我要干什么?她为什么不逃离罗德岛?

似乎是看出了骑士小姐的疑惑,白金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她连平时穿的制服都没有换,一点掩饰的意思也没有。

“临光大人还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吗?”

白金的来历临光自然是知道的,对方上岛的时间还要晚于自己,两人一直没有什么交集。现在,白金作出这种可谓背叛的行为却没有第一时间撤离,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真的看不出博士对你的意思吗?”白金此时的语气里早已没有平时的漫不经心,临光甚至能听出对方语气中不掩饰的冷意。她下意识地扭动手腕想要摆脱束缚,可对方居然不管不顾,而是抄起皮鞭,狠狠地抽到了临光裸露的下体上。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临光失神了一瞬间,但疼痛感却如同石入古井般,沿着下体处密布的神经扩散开来。在药物的作用下,大脑中迅速分泌过量的多巴胺,将这种疼痛转化为慰藉感,乃至,难以言喻的快感。

快感,和疼痛,两股力量来回反复,迅速地,将高贵的骑士小姐推入到万劫不复的海洋中。临光小姐,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尿道括约肌。她在绑架者面前,失禁了。

临光小姐,在意识到自己在他人面前失禁的事实后,再也无法承受精神上的冲击,又一次昏迷了过去。

透明的尿液,汗液,还有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分泌的淫水,将临光的下体变成一片池沼。原本就不浓密的金色毛发,在打湿之后更加稀疏。蓬松的尾巴上,一滴滴浑浊的迷之液体正缓缓往下流淌。

临光小姐在最近的两小时内已经昏迷过去两次了,这在过去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但耀骑士严格的训练带给她充沛的体力,她现在又悠悠地清醒了过来。

只见此时绑匪小姐施施然地坐在她对面,手里正在把玩着一个小巧的蛋状原石装置。看起来没有任何杀伤力,然而此时能出现在这里的东西,怎么会简单?

白金眼见临光恢复了意识,便走了过来。她一手拿着那个体积不大的“蛋”,另一只手中拿的却仍是皮鞭。精致的皮鞭,如同原石技艺一样,准确地拍打着临光身上各处敏感带。身为无胄盟顶级的白金大位,怎么可能会不了解她一向以来最大对手的身体构造呢?

临光此时已经无力作出太大的反抗动作了。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如果没有口塞的话,自己发出的声音到底会是什么样。

“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白金一遍用手指捏着临光已经肿胀的乳头,她手上的蛋状物已经贴在临光的下体上。原本光滑的表面,在沾满了骑士自身的淫液后更是毫无阻碍狄突破了甬道口的第一道防线,顺利地沿着已经泥泞的甬道滑了进去。

“DOCTOR上次休息的时候陪安洁莉娜逛了整整一天,剩下的时间都在和小干员过家家。”白金的妒意似乎能化成实质。

说着,白金又一鞭抽打在了临光的乳房上。

骑士小姐的腹部肌肉下意识地收缩,却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还有那个小土拨鼠,她整天都想着怎么把自己往博士床上送!”

“整个罗德岛,不想着和DOCTOR发生点什么的就剩你这个铁憨憨!”

“而凯尔希居然让你负责他的贴身护卫!”

白金狠狠地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原石技艺的共鸣下,深陷临光体内的“蛋”在瞬间就接收到了信号,随即开始迅速地震动了起来。

库兰塔族的“甬道”相比其他种族而言,更加地狭窄且“崎岖”。泰拉大地上各种供权贵们玩乐的淫具都是按照种族特征专门设计的。而白金手上的这颗“蛋”,更是无胄盟技术的结晶。

可惜的是,这并不是供贵人们消遣的玩具。

这篇本来打算一次性写完的,但后来发现有大量设定和情节要补充,本人的技术也不够,因此只能分成几部分。不过这篇的大纲已经完整了,不会出现《小白鼠》一样的遥遥无期的情况。

这只是某人心血来潮的番外。我知道某人《小白鼠》的第五章写的很怪,下一章会“正常”许多(来这看书的有正常的人吗),但是什么时候发就真的不一定了(除非有人能用打赏把我砸死),只能说尽量吧。在此之前希望站长大大能高抬贵手把印象图集通过一下,能让大家对本作的审美体系(作者的XP)有一个概念。

+58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Liu_xing            

13 thoughts on “卡西米尔之耀 第一章”

  1. 临光在挨打时应该是分泌内啡肽而不是多巴胺,内啡肽偏向补偿而多巴胺属于奖励

    +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