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Yog-Sothoth ♥

历史的一瞬

历史的一瞬 – 黑沼泽俱乐部

本文借用英雄联盟故事中恕瑞玛与艾卡西亚战争的背景,与游戏具体内容无关。

本文系本人原创,首发于黑暗船舱。

艾莉西亚的秋天,依旧是如此的寒冷。

恕瑞玛的入侵短促而有力,天神战士围攻下,法师王陨落在战场上,恕瑞玛的百万大军蹂虐了整个艾丽西亚,昔日的法师国度沦为了一片焦土。

莉莉本来是一位舞女,至少在战争开始前是一位舞女,以在酒馆中舞蹈和陪酒来谋生的。恕瑞玛的大军攻破城市后,莉莉被一队恕瑞玛的奴隶兵抓住,一整队的奴隶兵轮奸了莉莉,整整12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从小作为奴隶士兵而训练,没有接触过女人,一边又一遍的插入莉莉的小穴之中,不曾间断,不曾停歇的从正午一直干到天色彻底黑暗下来。

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场酣畅淋漓性爱,哪怕是现在,依旧希望在来一次在这样的轮奸,莉莉如是觉得。

之后,莉莉被士兵们寄卖奴隶市场,很快就被新的主人找到,如今已经是第七天了。

新的主人是过去有过节的落魄法师,这一回侵略中当了带路党,曾经不学无术的小混混这回因为带路有功,被恕瑞玛的太君们给了他很多钱和不小的权利,于是这位混混更加卖力的刮地皮和为恕瑞玛抓反恕瑞玛分子,艾丽西亚人对其恨之入骨。当了一辈子卖国贼的他最终在一次抓捕反恕瑞玛分子的行动中被用来准备对付天神战士的高能射线打成飞灰,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莉莉现在在地牢中,等待着第三次的改造手术。第一次改造,主要是纹身,现在莉莉身上,双手的胳臂在大臂上纹了一个黑色方块组成的环,双腿的大腿也有类似的环型印记。小腹上是一个恕瑞玛传统的粉色心形淫纹,在黑暗环境中会发出粉色的荧光;后背的脊椎骨上纹上长条的荆棘缠绕的图案,据说由于因为特殊染料,一旦受到气温到达零下,脊椎骨的处就会产生剧烈的疼痛;而左眼的左下角,也就是本应该泪痣的地方,纹了一颗粉色的五角星,并没有特殊用意,只是主人喜欢,便纹了上去。剩下的则是一些吃的和外用的药物。

第二回的改造,方向变成了穿刺,舌头上打上了舌钉,鼻子上打了鼻环,并且用细锁链连了起来;双乳的乳头穿上了D型环;肚脐也被开了空,肚脐环接上一个kilakila一个吊坠在肚脐中摇晃;阴蒂的包皮剥开割下,和乳头一样竖着穿的D型环;阴唇上打的是圆环,左右每边前后一边一个,一共四个。意想不到的还在会阴上进行了穿环,和普通的穿环不一样,并不像一般的环一样,直接传过去就完事了,而是向膨胀螺丝一样,先种上膨胀螺栓,然后把膨胀螺丝打进膨胀螺栓里,痛的要命,哪怕使用了麻药依旧难以忍受。而在会阴环上,调教师还装上了一个兔子尾巴,只要轻轻一扯,就会感觉到下体撕裂的剧痛。调教师告诉莉莉,在做爱中,只要随意扯一下莉莉的“尾巴”,她就会因为剧痛而夹紧小穴和菊花。乳环,肚脐环和阴蒂环也用细锁链连了起来,主人告诉莉莉,这就是她以后的衣服,再也不用穿别的衣服了。

第三次改造的等待似乎漫长,最近莉莉感觉身上总是十分的燥热,特别是下面那张嘴,自冲那一场酣畅淋漓的轮奸之后,莉莉就再也没有做过了。虽然疼痛也能缓解一下,但是随着伤口的愈合,再去扯动身上的环依旧不能缓解了,反而因为乳头,肚脐和阴蒂的联动,身体反而更加希望得到满足。过去作为舞女,去陪酒,隔三岔五的也会有客人会出手阔绰,与自己到房间中大战一场,虽然有的客人十分英俊且能力很强,也有的客人软趴趴的像一条没有骨头的虫子,那个时候是为了钱,但可真的是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但现在的自己现在依旧不是一个自由的人了,而是一个奴隶,一个物品,自己的生命和意志都要受到主人支配的物品。

莉莉不是没有想过用手去自慰,但那是调教师明令禁止的行为,莉莉可不想再一次的尝一尝恕瑞玛对于不听话奴隶的“管教”方式了。

“莉莉,莉莉”就在莉莉为积蓄身体的欲望无法发泄而烦恼,为曾经失去的自由而感叹时候,传来了调教师的打开地牢门锁的声音。

“我在,我在,”莉莉赶紧跑到地牢的入口,突然,恐惧,畏惧和悔恨的感情涌了上了,身体匍匐再地上,一边舔着调教师的脚趾,一边哭着道歉,“师傅,求求您慈悲,莉莉,莉莉都是莉莉的错,求求您慈悲”

短短几天的相处,莉莉现在已经失去了自由的心,失去了廉耻和勇气,面对调教师残酷的恕瑞玛惩罚,谄媚已经成了莉莉所余不多的态度之一了。虽然调教师也不过是恕瑞玛的太君门配属给带路党的奴隶。

另一方面,调教师也被打动了,虽然同为奴隶,也同为女人,但是另一个女奴隶匍匐着,舔着自己的脚趾这样的行为也极大的满足了调教师的优越感。

“放心吧,师傅也不会为难你的。可禁止就是禁止,主人命令你只许用你的名字(莉莉)做自己的代称,其他的方式一律禁止。”调教师慵懒又傲慢,从工具包中拿出一个前端带有弯曲的长条银色金属,莉莉已经填完一只脚,正在填另一只脚的脚趾“这一回,主人不在,那就不用正规惩罚了,你带上尿道塞,明天吃饭前不准摘下来。”

“还有,今天到了洗澡的日子了,现在到你洗澡的时间了”莉莉已经把调教师的十个脚趾都舔完了,接过尿道塞,给自己的尿道塞上。这些天莉莉明白,自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一旦表流出不满,就会受到更加残酷的对待,甚至是恕瑞玛惩罚奴隶的方法来惩罚自己。

“谢谢您的慈悲”莉莉已经带上了尿道塞,并为刚才的惩罚进行磕头感谢,最开始的莉莉并不服从,并且试图反抗过,直到尝试也一下恕瑞玛如何惩罚奴隶的方法。

莉莉随后来到,浴室,进行了清理,离开浴室前,浴室门口被水汽覆盖的镜子前,仿佛被不知名的魔力支配一样,用双手擦拭了镜子上的水汽。看见了现在的自己。

镜中的那是26岁的莉莉,金色的长发披在右肩,一直延续到下乳的位置;两颊因为欲求不满而不正常的潮红,粉色的五角星显得那双深蓝的眼睛更加迷茫且无助,鼻梁下来是一个金色的鼻环,,一条同样是金色的细锁链延申到微微张开的嘴里,连接着舌头上的舌钉,牙齿洁白却不那么整洁。

身体的线条还是那么的柔和,腰条依旧是那么纤细,双乳微微下垂,银色的D型环和肚脐的吊坠以及阴蒂的D型环用银色的细锁链连接到一起,kilakila的闪闪发光。以及水汽中隐隐约约的兔子尾巴。

洗完澡,在调教师的监督下吃了晚餐,当然,并不是入夜后或者傍晚时候吃的那一顿,而是一天中最后一顿的那一顿。自从成为奴隶以后,莉莉每天就从每天吃早餐,午餐,晚餐和宵夜的一日四产变成了每天只有正午和清晨之间太阳中间的早餐和离入夜前两个钟头的晚餐了。

今天的晚餐平淡无奇,和往常一样,半条鱼,一些豆子,蔬菜和肉末的粥,一小把艾丽西亚的水果和两杯调教师提供的草药饮料。

这样的饮食大陆对于地方的人们算不上是差,可以的说,只有在他们地区凡人富裕家庭中才能吃的上。甚至是恕瑞玛的奴隶,每天只有半块做成饼的干粮和少量盐。而对于富饶文明的艾丽西亚,莉莉的伙食明显是下降了。没有整只的烤鸡,没有布丁,没有蛋糕,没有酥糖,甚至连酒也没有。艾丽西亚再法师王的统治下,人民实现了极大富裕,生活水平非常高,整船的鱼源源不绝的从港口卸下,艾丽西亚的商品输出到全世界;牛羊和鸡鸭再养殖场中繁殖,可以供应人们只吃动物的舌头而保证动物们数量不减少;丰饶的原野上,作物和水果野火也烧之不尽,哪怕是莉莉这样的舞女兼陪酒,也可以每天都吃上蛋糕,酥糖和一大块的煎牛排或者烤牛排。但何乃这一切都随着法师王在天神战士围攻下的陨落而随之而去。

相比于平淡无奇的饮食,调教师提供的草药饮料莉莉并不讨厌,虽然味道有一些怪。喝下草药饮料后,会感觉有一种快感难以言喻,仿佛回到了过去美好生活,与永伴们一起歌唱,一起起舞,一起开怀畅饮;又仿佛置身于无垠花田之中,微风拂过面颊,温暖的阳光洒满全身;又好像是抚摸着自己的肌肤,用舌头抚慰自己的淫荡调情。虽然知道这些全是假的,全是幻想,但是莉莉并不讨厌。

伴随着因为不能尿道塞带来酸痛,草药饮料的奇异快感浴后的疲倦,莉莉再拿一方干草铺成的“床”进入了梦境。

就这样,平淡无奇的一周过去了。

调教师通知她进行第三次改造,并告诉莉莉,这回改造结束后,主人要见你。

调教师将莉莉领到了进行改造的手术室,莉莉被捆在手术床上,口和鼻都插上了管子。调教师告诉莉莉,本来应该用全麻的,但是因为一会主人会亲临,所以用的是半麻醉。

随后,调教师将调制好的麻药用巨大的针头分别打入莉莉的四肢,不一会莉莉就变得无法思考了。

随后调教师用止血带绑住莉莉的四肢,然后沿着之前纹身时,在胳膊上留下的环形纹向前切开皮肤和皮下组织,然后挑断筋膜,切断肌腱,顺着纹理切开大块的肌肉群,这个时候,可以看见血管明显的暴露,虽然被止血带扎紧,但依旧鲜血缓慢的流淌。

调教师的手法十分精妙,不可思议的奇妙巧手将动脉,静脉结扎,用止血钳紧紧的固定,随后切断神经,用据将看见白骨的手臂快速锯断,顺便还用锉子进行了修型后缝合。

这个过程不可思议的完成了,如果不是拿一只舞者的手。接下来右手也是如此迅速且完美的完成了。

大腿的工作相比纤细的手臂复杂一些,调教师选择在不使用止血钳这样的小工具,而是使用烙铁去完成。若是,痛苦将会击倒,但因为麻药,只模模糊糊的感觉到切肉,剧骨头和什么东西(烙铁)贴在创口。

接下来调教师用扩阴器打开了莉莉的屁眼,在屁眼因为调教师规划的饮食,里面除了肠液什么也没有。

调教师使用一个有着尖端有着反钩,反钩中有着凹槽的长针,配上高价购买的秘药。在屁眼内部的直肠中那么一钩,一个非常小的伤口,肉眼看几乎可以忽略不见。然后再次将长针沁润在秘药之中,使凹槽满满的携带秘药。

如此往复,直肠密密麻麻的一百多个伤口,每一个伤口深处都重组的沾到了长针凹槽的秘药,等到伤口彻底愈合,将会是莉莉的噩梦。因为每一个伤口都会留下一个凸起的疤痕,这样的疤痕相当敏感,只要轻轻的触及,就会又痛又痒,何况直肠中如此的数量,哪怕就是粑粑在直肠中,也会令莉莉欲仙欲死,何况是真正的阳物插入,怕是只要插入,就要举手投降,更不要说进行往复运动了。

哦,不好意思,现在莉莉已经没有手了。

现在手术基本已经完成,就剩下给莉莉装上用于爬行的义肢。

也就在这时,当稍稍从麻药中缓解,身体开始感觉到疼痛的时候,这座府邸的主人进入了改造的手术室。

曾经的落魄法师,如今因为带路有功,以及成为了为恕瑞玛镇压艾丽西亚反恕瑞玛分子的实权人物。汉奸虽然穿着恕瑞玛的贵族华服,依旧是当初的一副尖嘴猴腮的穷酸相。就是这样的汉奸,居然也是以恕瑞玛的贵族自居。

“好久不见了,美女。”汉奸一副笑嘻嘻的,但实际上确实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如果不算这次以外相遇,我们上次相见大概四年前了吧,说说你的感想”

“是的,我的主人”莉莉谦卑的伏倒在汉奸的脚下“当初的我是如何的愚昧……”

“不必再装了,我知道你内省并未屈服,更不是心甘情愿成为奴隶的,只是慑于灵魂痛击的痛苦”汉奸打断了莉莉的恭维“你要知道,我们恕瑞玛有技术完全可以一下子烧毁你的脑子,让你永久的成为我的奴隶。并不需要依靠一点一点的调教和折磨来消磨你的心智。而且烧掉每一个艾丽西亚艾丽西亚人的脑子,这既是一件毫无经济效益的事情,也是一件不具备操作性的事情。”

“我们不光需要艾莉西亚人蛰伏于恕瑞玛的强大力量,更要艾丽西亚人心悦诚服的作为恕瑞玛的奴隶,永远成为恕瑞玛的奴隶!”汉奸得意忘形,居然一副居高临下的智者嘴脸“你这么看,我的亲爱的第一个实验品”

“不,恕瑞玛终将归于黄沙,而艾丽西亚就是恕瑞玛终结的开始”当莉莉异常平静的说出这句话,没有人知道莉莉的内心到底是如何,因为莉莉马上就要死了

汉奸却是暴跳如雷,对着调教师大吼到,赶紧把这个艾丽西亚娘们给我拖出去整死。

调教师不敢怠慢,立刻开始了行动,不到一刻钟,调教师就把莉莉的人头带到汉奸的面前,但汉奸依旧怒火攻心,根本无暇顾及。

两千年后,艾丽西亚发动了反抗恕瑞玛的起义,恕瑞玛的大军在艾丽西亚召唤的虚空中崩溃,也拉开了恕瑞玛崩溃序幕,最终末代皇帝阿兹尔统治的恕瑞玛化为了一片黄沙。

+3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Yog-Sothoth            

2 thoughts on “历史的一瞬”

  1. 一片政治意义非凡的文章,表面是莉莉的不屈和身残志坚,其实,这更是莉莉的名族不屈的抗争。
    无人能够毁灭一个人的意志,唯一的,仅仅是看似沉浮的肉体奴隶。
    宇宙中最坚强的,是你得意志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