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olphin ♥

因为左脚先迈入房间而被调教的日子 第二章

因为左脚先迈入房间而被调教的日子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こんなこといいな できたらいいな あんな梦 こんな梦 いっぱいあるけど~”

老板哼着家乡の小曲,一边再次撕开空间,在里面摸索着。听着天真烂漫的童音,看着沙发上的项圈、手脚铐、按摩棒、皮带、绳子陷入沉思,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玩意,比如那个金属杆带个钩子不知道干啥用。

老板睡衣带着的粗大尾巴随其身体扭动而在沙发上扫来扫去,一副小孩子拿到新玩具的兴奋样。

“嗯,先这样吧~”

老板把其他东西丢回空间裂缝,留下一个带着链子的项圈和一对手脚铐,都是皮质护肤款,你问我怎么知道的,包装还没拆。

我习惯性地想翘个二郎腿,在右腿搭在左腿的一瞬间,下体因为被挤压而传来剧烈的疼痛让我浑身一个激灵,赶忙抬起腿。

“啊差点忘了,这次任务辛苦你了,来汇报一下吧。”老板收拾好沙发,看到我狼狈的模样,摆出一副社会老大哥的正经脸,翘起二郎腿。

“你想笑就笑出来吧,憋着对身体不好。”看着晃悠的小短腿,我没好气地回道。

为了工资,我忍了。

“她叫陈灵,和你感应到的一样,半步突破,只差契机。”

“嗯嗯。”

老板又躺了回去,歌是不唱了,手还在打着节拍,估计是切换到脑放模式。

“我刚入天阶,境界还不稳。这次战斗把积攒至今的存货全部用完了。老板你也能感觉到,法阵存储的灵力已经全部枯竭。”

“呜…呜…呜嗯!”

老板连着打了三个重音的节拍,从门后传来的呻吟随之上扬。

对于老板特地叮嘱的,不要给那个房间做任何隔音措施,甚至还要削薄墙壁,铺点扬声法阵这回事,之前装修的时候我还不是很理解,现在我懂了。

“差不多了。”

老板一个鲤鱼打挺,蹦蹦跳跳地走进陈灵呆着的房间。

上半身仍然陷在绳索中,陈灵修长如玉的美腿点着地板,止不住的颤抖,两腿之间泛滥成灾,口涎从小孔中徐徐流落到脚下。不过地上的那摊水估计不只由一张嘴提供。

见到老板开门,陈灵眼神像是风吹过灰烬中的星火,又燃起点点精神。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冲着老板呜呜叫唤。

“嗯嗯嗯,辛苦你了。做的很好,作为奖励,今晚就不用再高潮了。”

老板找了个小凳子,垫起自己把陈灵背上以及右腿上和天花板连接的绳结解开,再把多余的绳子一圈一圈从主绳上绕出来,最后甩甩手把缠在头发的绳子解开扔到一边。

失去支撑的陈灵整个身子直接倒在老板身上喘着粗气,老板抱着陈灵,盯着背后的绳路研究了片刻,伸手从手腕的绳结开始,基本反向沿着最初的路线破解,一会在背后双手间闪转腾挪,一会把陈灵推开一点,把绳子绕过腋下,经过双峰又绕回去。

每个人在专注的时候都会散发出独特的魅力啊。

不过这个聚精会神的小萝莉散发的魅力可能有点危险。

随着老板手中的绳子逐渐变长,得救的陈灵靠在老板身上,双手无力地垂在两侧,几根头发被汗水贴在眼前,脸上是充分运动而泛起的红晕,对,应该是充分运动。

该说不愧是天阶巅峰的肉体吗,勒紧的粗糙麻绳没有在手上留下半点痕迹,散发的淡淡体香在房间里沉淀。这种香味我和她肉搏的时候有闻到过,是一种带着山里的清新空气,混着植物芳香,还有一些女性特有的味道。

当时打起来感觉没那么明显,现在在香汗辅助下,房间内便充盈起她的味道。

“看到这个肉体强度了吧,我怎么玩也不会坏的哦?”老板舌头舔了圈嘴唇,又是在陈灵不停起伏的胸前揉捏,又是接过发丝放到鼻尖轻嗅,一副享受的样子。

陈灵头靠在老板肩膀上,只是感受到刺激也只是轻轻的呜咽了两声,似乎是精疲力竭了。

老板手在她上下不安分地动来动去,而陈灵在配合地象征性闪躲一下后,便不再反抗,任由其放手施为。

过了会,她甩了甩有些酸痛的手,朝我做了个要东西的动作。

机智如我,在她忙着的时候我就出了躺差,把她落在沙发上的手脚铐和项圈给捎来了,顺便给自己倒了杯白开,考虑到老板喜好,特地从冰箱里拿了瓶快乐水。

“乖,脖子伸出来~”

老板揉了揉她的头发,一脸慈祥。

陈灵神志清醒了一些,眼神复杂地盯着老板拿着的黑色皮质项圈。

包装的一些东西我不是很懂,反正看老板又是拆礼带又是开盒子的,盒子套盒子,而且外观也是清一色纯黑,一股冷酷的感觉。看上去蛮高级的。

我记得老板开过的包装好像都有生产厂家啊保质期之类的,唯独她的这些玩具没有,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对,三无产品。

按她之前的表现,现在已经乖乖戴上项圈了。然而相反,陈灵把头从老板肩头挪开,站在原地,默默闭上眼,气息在短时间内恢复平稳,整个人气质瞬间蜕变。

世界忽然变得好安静,不敢用力地呼吸。

我下意识地后撤,却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弹。

没有山河崩裂,大道磨灭,她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让我无法移动。

和她交手的时候也是这样,在我没开大阵前,光是走到她面前就费尽我浑身解数。

我甚至一度想放弃任务,回去叫老板自己动手。

当时我启动岛上的阵法还能和她对抗,而现在不光我体内灵力枯竭,辛辛苦苦攒下来存在岛上的灵力也在那一战中消耗殆尽。

她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刚回上来的一点灵力还被自己封印了,她也没有破除的办法,只能等老板解封。

但是她这种类似天人合一状态下的灵压实在太猛了,和灵力无关,那是来自灵魂的震慑。

仿佛在被天地挤压。四肢僵硬的我就算是想松手都做不到,只能维持这着给老板递东西的动作,顿在原地。

恐怖如斯!

和之前仿佛被老板调教成绒布球相比,现在是有几分我刚碰到她时的样子了,神秘,强大,不屈于一切的倔强。

用标签形容的话就是高冷御姐?好吧看着嘴边流出的液体也不咋高冷。

不过讲道理这才是正常的反应吧,刚见到老板就这么配合我不理解啊。

老板从我僵硬的手上接过项圈,淡定地摆弄着,就这么等着。

“呼—”

片刻后,她睁眼后露出有些茫然的眼神,对她而言似乎是过了很久很久。

还好这种状态来得快去得也快。

“想好了?”

老板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她点点头,又闭上眼,把头往前伸。

有点像书里写的等着被砍头的梁山好汉,可惜这里不会有人来一句”刀下留人”。

“好孩子。”

老板摸摸她的头,双手环过她脖子,将松紧调整成皮肤级别,就是紧紧贴着却不会勒脖子,好似本来就长在身上一般。

正常的项圈一般有扣子或孔洞可以调整固定,但老板手上的这个什么也没有,就黑的带子,中间有个圆环用来连着铁链。

老板调整完后,左手卡着她脖子用来固定,右手在项圈上抹一圈,太长而多出来的部分直接消失,剩下的部分两端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整体,没有任何拼接痕迹,看上去就是长在她脖子上。

地球科技已经先进到这个地步了吗?

“喜欢吗?”

老板放开她的脖子,微笑着看着她。

陈灵没回答,双唇含珠的她也没法回答。呆呆地瞅着项圈延伸出的铁链,抬手摸了摸脖子,又轻轻摇摇头,听得金属哗啦声,她的手无力地垂了下去。

此刻安静得落针可闻,我却感觉有什么东西轻轻地碎裂。

我不知道老板有没有感觉到,看老板满意的样子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介于你良好的表现,我就温柔一点啦。”

老板拿过两个脚手铐在她眼前晃了晃,见她还在发呆,便按着她肩膀示意她坐下。

我看着她眼睛还是有些无神,但也不是痴呆,还是顺从地鸭子坐在了地上,一头长发披散于她身后地板。

老板把小凳子放一边,蹲在她身旁,把她的左手左脚右手右脚对应铐在一起,两个环间隔堪堪允许其做点无意义的挣扎。

就在这个房间里,身材婀娜的女子只着洁白内衣,静静地坐在地上,一双吸睛勾魂美腿分开在两侧,双膝交错着,想要遮掩,却还是能看见中间渗着蜜汁液体的小内,勾勒出的半球型暗示着里面藏着一颗不知何时就会启动的小球。玉琢而成般的双脚平时穿着鞋而不得见,此刻裸露在外,最是引得人无限遐思,不过比起遐想,人们更愿意亲手去抚摸,用最温柔的指尖,感受这由脚腕延伸到脚踝,在脚尖折返,顺着脚背又回到脚腕的迷人曲线,触碰那葱白娇嫩皮肤,轻声聆听其主人羞涩地轻吟,已是天堂。

不得不说,老足控了。

她的双手软软地搭在脚腕,两对铐子将其固定。散发低头,看不清其表情,只能瞧见一滴滴香涎滴落在地板上。一条铁链脖子上的项圈延伸到另一位天真烂漫,笑容可人的萝莉手上。

感受到小兄弟又痛了起来,这倒是提醒我还有事要办。

“老板,事情呢你也都了解了,很明显我需要一个假期。”

我清了清嗓子,给老板递了瓶快乐水。

“好啊,那从现在起就给你放假,什么时候想干活了再说。”

“咕噜咕噜…啊~”

老板开盖猛灌半瓶,发出一声爽快的叫声。

“对了,你也渴了吧,要不要喝一点?”

老板蹲在陈灵面前,把快乐水往她嘴边送。

陈灵愣了一下,思考片刻后做出决定—身体后仰,双手撑地,挣扎着往后退。

“诶呀被你发现了呢~”

老板笑容逐渐奸佞。

陈灵的抵抗只是增加了老板的乐趣,对于结果没有丝毫影响。

往前走两步,托着她的脑袋,瓶口抵在嘴上,老板把剩下半瓶快乐水通过口球上的小孔强制喂她喝了。

陈灵呛了两口,喝完后一副生无可恋的绝望神情。

“看你们俩都蛮累的,不如我们去泡温泉吧!”

老板一拍手掌,元气满满地说。

“行啊,那我先回去洗澡,不过她怎么过去?”

我指了指坐在地上的陈灵。

“……”

“阿拉阿拉,你上过体育课吗?”

老板笑容逐渐失控。

“我是本地人,地球那边的课没上过。”

我摊开双手,表示没听懂老板什么意思。

但是同为本地人的陈灵好像听懂了,她表现出的恐惧是我从没见过的。我根本无法想象看起来什么都能猜到的她神态会如此失控。她用全身的力气呜呜大喊,同时爆发出惊人的求生欲望—先是手脚奋力往相反方向扯,企图把手脚铐挣开。尝试无果后以逃离瘟神的速度拼命往后退……可惜被老板一拉铁链给拽了回来。

“体育课上,会让你走…”

老板狠狠一拉,扯得陈灵重心不稳,身体前倾膝盖磕在地上承受全部重量,双腿被手脚铐连在手腕上,跟着被迫翘起,头被拽到老板眼前,眼看逃脱无望,她全身开始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老板拍拍她的脸,凑到她耳朵附近,先是咬了咬她的耳垂,而后贴在耳边,嘴唇开合,轻轻的低语,却如巨锤般重重地敲在她了心上。

“鸭,子,步~”

欢迎催更,回复可以显著增加本咕咕咕的更新频率

<< 因为左脚先迈入房间而被调教的日子因为左脚先迈入房间而被调教的日子 第三章 >>
+27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2 thoughts on “因为左脚先迈入房间而被调教的日子 第二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