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olphin ♥

因为左脚先迈入房间而被调教的日子

因为左脚先迈入房间而被调教的日子 – 黑沼泽俱乐部

透过客厅的窗,能看到星河璀璨的夜空。

最近怎么木的月亮了?

话说一般这种情况下我是不是点根烟比较好?

“不准东张西望。”老板又慵懒又幼嫩的声音从沙发上传来。

我有些僵硬地扭过头。客厅的沙发被一个穿着恐龙睡衣的萝莉占据。额,听他们说这种身材的女孩应该叫萝莉。

本该扎成双马尾的小长发被睡衣自带的恐龙帽子卷起。稚嫩的身体侧卧在沙发上,配合交错的短腿确实有着几分妩媚的气息。怎么说呢,给这样的老板打工我是愿意的。

就在老板躺着的沙发前,一位身体上下只有片缕遮蔽的女子乖巧地跪坐着,在她身边,原本衣服被整整齐齐叠放在地板上。双手搭着沙发,双眼被眼罩蒙住,身体前倾,把自己的头和胸往沙发上送。

头发散开盖住背部曲线,两片丰润的臀瓣压在脚踝上,露出白皙的足弓,脚趾时不时因紧张而弯曲。

老板一手托着原始帝城……咳咳,一手托着脑瓜子,另一只手伸出食指,饶有兴趣地在她口中搅动,还时不时左一下右一下,把她的嘴巴戳得鼓起,她脑袋随着老板手指摇摆,一副任君玩弄的样子。老板看上去玩得差不多了,就用食指抵住她的上颚,往自己这边用力,做了个勾手的动作。感受到指尖传来的命令,她便配合地撅着屁股,把头向前挪。

老板一脸谜之微笑,对着她的耳朵轻轻道:“跟我说,啊—”末了还对着耳廓吹吹,把热气精准地送到耳道里。

食指微微用力,很轻松地就把她嘴巴撬开,或者说是她配合老板的食指张开嘴。

老板看已经不能张得再开了,便用食指点了点她的舌头。

老板是不是趁我出门给她打工的时候偷偷找女人玩去了?

抱着这样的疑问,我看着老板把她的舌头慢慢拉出来,然后松手,她就这样保持着舔空气的姿势,等待下一个指令。

老板像霸道总裁一样端着她的下巴,感受到老板视线,女子目不能视,口不能言,双手虽然放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但从她脚上的小动作我能看出来其不安的心情。毕竟萝莉的身体挂着想把人吃干抹净的笑容,害怕是可以理解的。

“叫一声听听。”老板突然冒出来这一句。

叫啥?叫老板吗?

我正疑惑呢,眼前的女子却如遭雷击,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内衣也挡不住胸前的晃动。

“舌头缩回去,叫一声。”托着脑袋的手有点酸了,老板索性起身盘腿坐在沙发上,看她没有反应,催促了一下。

女子做了个咽口水的动作。“喵……喵…”微小的猫叫声里带着畏惧。

“听不见。”老板双手从下往上插进内衣,揉捏着两团丰满。

“嗯啊……喵—”老板的手法一看就是有操作的,乳房根部用大力,对娇嫩的乳头重点照顾,在轻轻揉搓下,她的喉咙里不由自主地发出勾人欲望的喘息。

声音不错,可惜了。我捂着自己下面隐隐作痛的小老弟。她跪在老板面前有多乖巧,之前打我兄弟的时候就有多狠。现在的我是无欲无求,属于看破红尘,与佛有缘的那种。

“叫的不错,可惜我现在不想养猫呢。”

“呼—”明显地,她松了口气,隔着眼罩也能猜出她劫后余生的心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喵两声就算渡劫。

感觉到面前身体的放松,老板露出了恶趣味的笑容,加大力度。

“啊……”一声娇吟,来自胸前的刺激让她回到现实。

“主……主人?”

“emmmm主人就算了,和镇坤一样叫我老板吧。”听到这声主人,老板的笑容突然变得符合外表年龄,这从调戏良家妇女到纯情小天使的变化给我整得一时有点愣住了。

“毕竟我还要叫他主人呢。”老板双手从她内衣里抽出来捂着脸,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我当场停止思考。

与我相反的,她再次松了一口气,臀部落回脚掌上,她似乎对老板的后半句话一点也不感到诧异,反而是对自己又渡过一劫感到庆幸。

“虽然你表现不错,但该做的事情还是不能少的,知道吗?”

一阵灵力波动,空间被老板撕裂出一道口子,把手伸入漆黑的空间裂缝里摸索片刻,拿出了几捆绳子和两个小球。

诶这题我会,我在老板的书上见过。

老板把绳子放在早已做好接东西准备的她的双手上,取下她的眼罩,随手丢进空间裂缝里,停止灵力输出后被撕裂的空间自然恢复原状。重返光明的女子看着裂缝缓缓恢复的场景露出了羡慕的眼神,又看了看手上的东西,叹了口气,起身朝着一扇门走去。

“……诶走这……”思维忙于分析目前为止的事情,当我想起来提醒他去哪个房间的时候,她已经自己关上了门。

怪了,她怎么知道这间房是老板自己装修的空房?

难不成老板真的趁我不在把女人带回家玩了?不会啊,按老板的性格怎么会不通知我一起玩呢?

不行,得问清楚。

“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老板反而先开始问起我来了。

“???不是你让我去杀的她吗,你还问我名字?”

“我确实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姓名,不是只给了你地点吗?”世界真奇怪,老板居然还理直气壮!

我以为老板是在学小说里话不说全的高手,说什么到某某地就知道了的鬼话,合着是自己真不知道啊!

等一下,既然没见过那她怎么一副被你调教过的样子啊?

“为……”

“我知道你问题很多,你先去看看她把自己弄成什么姿势再说。”老板对我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指了指那扇门,“后手观音加金鸡独立,不要兽性大发哦。”

带着满脑子问号,我急匆匆的打开房门。

“呜……嗯……”

一颗带孔小球被带子稳稳地固定在女子口中,戴上的时间不久但地板已经有少许液体,顺着液体滴落的轨迹溯源可以看到口涎从球的孔洞处流出,她咬着小球想尝试制止却被这个小玩意剥夺吞咽能力,只能乖乖看着其一滴滴落在地板上。

手肘手腕各被两道绳索缠绕,将她手肘各自折叠,双手手腕相碰,手掌在脖子处合十,一道绳子专门将其连接起来,并打了个结。胸口绕出的绳子将其丰盈的双乳衬托得更加挺翘,绕到背后再将其双臂牢牢固定在背上。

绳子绕过她的右腿,在脚踝上方和膝盖处用力捆紧,使其被迫小腿紧贴大腿,一根绳子与其背上的绳结连接,穿过老板特意装在天花板上的环,再固定到她的右腿上。高度被调整的堪堪能让她脚尖触碰到地面。头发也通过环的绳子捆好,拉紧的绳索使让她想低头看地板都做不到。身体无助地扭动,也不知道是在挣扎还是在享受。

嗯……之前看到老板给了她两个球来着。看着她腰上的绳子,以及已经开始湿润的内裤,我大概能猜到穿过她下体的绳索镇压的是什么玩意了。

面色潮红,气息不稳,眼神迷离,不知道跟着谁的节奏有规律地呜呜呻吟。我现在她面前却完全无法从她无神的眼里看到自己的身影。这才多久就被玩成这样了,我也没看见老板下药吧,这耐力难道是第一次?

不过倒真如老板所说,她把捆成了右脚吊起,双手背后观音的样子。更绝的是,现在的她灵力微弱得如同普通人,这是把自个儿给封印了?那她想解开这身装备不是只能看老板脸色咯?

行吧,那你先嗨着。

我转身关上门,这样的场景已经让我有点反应了,问题是我小老弟痛的要死,最近很需要静养,这些东西还是少看为好。

“真的和你猜的一样,你是怎么……”

老板又示意我别说话,右手扬起,做了个升档的动作。

“呜哦!”房里的音量立刻增强。让我们隔着门也能听到她美妙的声音。

得,老板怕是给她的震动小球动力拉满了。

“不对哦。”老板摇了摇手指,“他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她自己操控的,我没有分毫干涉。”

“啊?”这下,我是真的懵了。

因为左脚先迈入房间而被调教的日子 第二章 >>
+3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4 thoughts on “因为左脚先迈入房间而被调教的日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