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kty293 ♥

夜落俱乐部 番外篇

夜落俱乐部 番外篇 – 黑沼泽俱乐部

番外篇 巧手技师的一日

青柳正在检查设备。

这是个风和日丽的早秋,许多学生趁着课间的空档,到校园里晒晒太阳。对那些没在受罚的好学生们而言,女学院里的气氛比俱乐部轻松融洽得多。在六座教学高塔里的走廊丶连结高塔的石砖路,及校园中被精心修剪的花草围绕的小径,响起少女们高跟皮鞋的轻踏声,不时交杂悦耳的笑语。裙摆下系着小蝴蝶结的阴蒂,并不妨碍她们享受和煦的阳光,阴道里的朱砂尺偶尔随机震动起来,也只是令她们娇呼一声後继续闲谈。

可这些都与青柳无关。他所在的改造房,位於中央惩戒钟楼的阁楼。校园里的笑语传不到这里,这里的哭叫也无从被普通学生听闻。偶尔能听到地板下的七楼惩戒室传来声响,但最近学生们的表现似乎不错,五楼以上都是空的。

青柳眼前的桌上摆满各种奇异的器具,大多数有着黄铜或镀铬的色泽,有些形状像是人的骨头,有些是金属线交错缠结而成的弹性纺纤,也有的包含复杂的齿轮机件。旁边的地板上,伸出一条持续喷出高热蒸汽的铜管。那是从七楼延伸出来的,由於现代烙印女仆一般使用激光,七楼的传统炭火烙印室已经很少使用,他便接到楼上用以提供蒸汽动力。

他是个高瘦的男人,虽然只有三十出头,有点憔悴的面容使他看起来比实际上老得多,缺乏生气的肤色有点像僵尸。传奇调教师老莫退休後,青柳就成为俱乐部年终奖金最多的调教师,但他对这身份没什麽感想,更喜欢别人叫他“技师”。

他微弯着腰,从桌上拿起一根黄铜支架,用润滑剂轻轻地擦拭,动作缓慢丶优雅而坚定,像一名正在为名刀开封的刀匠,或是正在为钢琴调音的调音师。

这润滑剂不是机油,而是与人体关节囊中的滑液成分相似的人造关节液。研发部门有很多可生物分解的润滑剂,其中便宜又能安全放入体内的就有十种以上,但青柳只信赖成本较高的做法——抽取少量某人的关节液,以此作为配方,调配出的个人专属润滑剂。

而他手上这小罐润滑剂的“原主”,正在床上不安地扭动着身体。

少女名叫铃羽,芳龄十五岁,是从小受俱乐部教育长大的雏女。她赤身裸体躺着,制服与短裙整整齐齐叠好,与高跟皮鞋丶塑身文胸和刚从体内拔出来的朱砂尺一起放在门前矮柜上。上围发育得比较早,乳房因重力而微微向两侧分开,有如成熟的瓜果待人采撷。屁股像剥了壳的水煮蛋一样白嫩光滑,但没有胸部来得早熟,虽然已来过初潮,骨盆收窄标明她的少女躯体还没做好生育的准备。

正是让技师改造的黄金时期。

在完全发育後再改造,不需要考虑骨骼生长带来的影响,技术上固然较为简单,但青柳认为年轻的女孩可塑性更高,与植入物共同成长,心里适应状况也会较为良好。

青柳的桌上除了诸多仪器,还摆着一本近百页的册子。那是铃羽的女仆档案,是只在内部使用,不对会员公开的详尽版本,包含各种身体数据丶调教历程及更重要的,当责调教师对她未来的期望。

青柳从来不在改造过程中去翻阅档案,那会打断他的专注,所有关键资讯他都已经牢记於心,把它摆出来只是让铃羽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计画的,不是胡乱切割人体的怪医。

近年来,由於俱乐部的规模扩张,除了每月一次的活动外,部分女仆也可供会员租用,期间由一晚到数周不等。只有对俱乐部有独特贡献丶缴纳最高一级会费且没有恶意损毁女仆纪录的 VIP 们才能使用此项服务。铃羽就是要被调教成一名适合出租的女仆。

她被绑在床上,却没有完全固定。腰部的皮带没有束死,留出一点空间,手脚与脖子带着金属环,和皮带一样,内侧有一层防止受伤的软羊绒。金属环用链子和下方的桌脚连结,链子的长度被调节成让铃羽能稍微活动四肢丶转动头颅,但无法拳打脚踢的程度。

这样很好。青柳想着,改造过程中适当地挣扎,可以使术後复健快些。

阳光从窗户洒落,在铃羽裸露的小腹上投出长方形的光斑。虽然这情景挺美,青柳还是拉上了遮光廉,毕竟待会切开她的身体时,可不能因阳光刺眼而失手。

青柳检查完所有仪器,确认它们状况良好後,才开始例行的提问。

“我是俱乐部调教师青柳,人们称我为‘技师’,但妳要依规矩叫我老师。改造开始前,请先回答一些问题。”青柳的语调很温和:“妳是谁?”

“铃羽。夜落俱乐部的女仆。是雏女与处女。”她的声音很小,回答的内容完美符合规定。

“妳为什麽在这里?”

“为了⋯⋯让我的身体能更好地服从与取悦主人。这不是奖赏,也不是惩罚,而是我的义务。”

青柳点点头。虽然改造室位於惩戒钟楼,也确实常常进行惩罚性的改造,但不是每个女仆都是来受罚的。确认女仆能分清楚奖赏丶惩罚与中立的调教本身,是极端重要的教育。

“描述妳上一次的高潮。”青柳边说,边在左眼戴上改造视镜。这种头戴式设备外表与钟表匠使用的维修镜很像,但内部是电子仪器,放大倍率比机械式的高得多。

“我⋯⋯嗯⋯⋯”少女努力地回想,脸蛋红了起来。“是在一百七十五天前,先前我用 1000P 点数向导师申请了一次高潮,导师就让我在那天早上排尿时,可以用跳蛋刺激阴蒂。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五分钟,因为导师要求我必须在过程中达到高潮,因此我只能断断续续地放出,尽可能延长排尿的时间⋯⋯”

“我在射出最後一股尿液时,达到了阴蒂高潮。那次高潮的强度,比以前任何一次单用手自慰都强,但我没有潮吹,虽然双腿有点瘫软,仍能进行之後的清洁与梳洗,那天上课没有迟到。”

铃羽把头别向一边。当然,快半年前的事情不可能临时回忆得这麽清楚。在夜落女学院内,老师时常会抽考学生,除了上课的内容丶女仆的行为规范外,上次高潮的详细状态和日期也是抽考项目,因此铃羽已牢记於心,只是在陌生的调教师面前讲出来还是有点害羞。

刚才一番回想中,她的小穴已经分泌了一点汁水,但称不上湿透,阴蒂也没有完全勃起,仍像一粒小荚果埋在包皮内,只是露出的部分稍微变红了些。还算及格吧,青柳默默下了结论。

“妳现在感觉如何?”青柳又问。

“我很开心,同学们都没有来过改造室,这让我感到自己是特别的。”铃羽说:“可是⋯⋯我也有点害怕⋯⋯老实说是非常害怕。”

“害怕是正常的。”青柳严肃地说:“过程不会很快结束,也一定会很痛,但是痛都会过去,美好的变化会在妳体内留下。忍受痛苦会使妳成为更好的女仆,就像忍受禁欲让妳得到更美好的高潮一样。”

青柳没有刻意露出安慰的笑容,他讲的每字每句都是真诚的。铃羽还是很怕,但她紧绷的身子似乎放松了些。

世上有很多人把俱乐部女仆丶甚至是所有女人视为玩物,在俱乐部的员工与会员里,这种心态尤其普遍。

询问女仆的感受,让青柳能提醒自己手术床上的躯体,不是一具任他摆弄的精密玩偶,而是一名活生生的丶有思想与记忆的少女。一个人类。不只阴道里的嫩肉,连灵魂都是温润柔软的。

每当青柳在俱乐部讲出灵魂这字眼,很多调教师会报以看到疯子的眼光。可是他们想要改造自己的当责女仆时,还是会请他出手。

青柳拿起一个金属注射器,管身发出镀铬银白光泽,中间部分有一块玻璃让人能看见内容物。不是医院的塑胶针筒,反而像工业革命时期穿越来的东西,只是精致程度明显是现代产物。

“妳是个好学生,目前学院点数还有 641P。妳可以选择基本镇定剂,或花 500P 使用少量的麻醉药物。”青柳说道。

铃羽犹豫着。她已经半年没能高潮了,如果现在花掉 500P,恐怕这一整年都别想得到满足。可是,她也很怕痛,她身上连环都没穿过,不知道再来要进行在她身上的手术是什麽样子?嗯,可是可是,既然不花点数也能打镇定剂⋯⋯

最後她决定,比起逃避未知的痛苦,高潮已知的欢愉更重要。

“乖孩子,很勇敢。”青柳拍拍她的头,将镇定剂注入她的手臂。其实两种药物差异极小,这可说是对女仆逃避痛苦的一种惩罚,铃羽为自己省下了半个高潮。

镇定剂让她安心下来,像是身体被一层薄薄的棉花包围一样,有种不真实的抽离感。她的呼吸变得很缓慢,眼睛半开着,胸部起伏的节奏像是在沈睡。

她的嘴巴小巧,青柳稍微费了点力,才把颚软木装在她嘴中。这是一块胶泥,接触唾液後会稍微硬化,可以很紧密地卡在臼齿上,原本是设计给让未完全调教的素体女仆口交时使用,毕竟拔掉全部牙齿换成软胶牙比较麻烦,有些主人也喜欢保留真实牙齿的触感。

这麽一来,铃羽下颚无法完全闭合,不会咬到自己舌头,还是可以说话,只是有点口齿不清。

青柳拿起两根前端扁平的长银针,一根插入铃羽左大腿下方,ㄧ根则是小腿上方。她稍微抬起头,看到自己腿上的针有点惊吓,但出乎意料地不怎麽痛。

青柳把她的腿稍微抬起来,轻轻托着小腿。铃羽的小腿很纤细丶腿肚子很柔嫩,属於比较娇弱的类型,估计也不常穿上太高的跟鞋调教。青柳微幅左右转动着她的小腿,估量她筋骨的韧性程度。铃羽感到有一点痒痒。

然後他把两根针上下一扳,藉由杠杆原理施力,铃羽的膝盖骨就轻松与胫骨分离了。即使有镇定剂,她的尖叫还是震动了遮光帘後的窗户。

青柳从手术床下拉出两个固定环,让铃羽的左腿完全无法移动,其他三肢仍保持较松的拘束。

他开始专心地工作起来。切开表面让内部组织露出来後,青柳拿出一台迷你熨斗般的机器,接到地面的蒸汽铜管上,高温气体立刻从仪器的另一端喷出。当蒸汽通过机器内部的细小腔室时,会产生高频率的震动,也就是超声波。

“呜呜⋯⋯不要⋯⋯”铃羽开始抽抽咽咽,被链起来的小手不断挣扎,链子在手术台上敲得铮铮作响。就在上一秒她还是个和其他雏女一样,很期待能在技师的巧手下被改造成一具更美丽丶更适合侍奉主人的身体,膝盖被拆开的痛苦瞬间让她把受过的教育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别怕丶别怕。”青柳用两只手指温柔地夹住她的阴唇,安抚似地摸着。“老师在这里,妳会没事的。”

“老师,能不能不要做了⋯⋯”

“这是妳想要的吗?”青柳问,“妳很美丽丶很特别,孩子。妳想要只做一个普通的女仆,没办法发挥自己全部的潜力吗?如果我现在停止,以後也不会再帮妳改造了。未来妳会无数次想起今天,如果没有叫我停手,妳能成为多完美的女仆⋯⋯这就是妳想要的?”

两人沈默了一会,铃羽被抚摸着的阴部开始渗出爱液。

“⋯⋯不是。”她终於噙着泪水说。

“那我们继续吧。”

青柳将超声波熨斗贴在铃羽的膝软骨上,在不伤到其他组织的情况下把它震碎了,再小心地一块块夹出来。如果只做到这步就把表皮缝合,便得到一名行走时感到剧痛,但双腿肌肉仍能勾勒出良好线条的女仆,比切断脚筋的方式更受欢迎。

但这不是青柳今天的构想。他像是弹奏竖琴弦般拨弄着她的韧带,确认弹力充足後,置入了一块有“锁孔”的人工软骨。人工软骨比天然的更耐用,联邦许多有钱的老人或运动员,都装上了相同材质的软骨。不同的是,只要使用对应的“钥匙”,就可以卸开或装回她的膝关节,提供一种拘束具外剥夺她走路权利的方法。

钥匙会在出租铃羽时一并附上。“锁孔”并不是体表上的孔洞,只是一道软骨上的齿槽,正常姿势时看不到。将小腿往上方反折一点点,再用钥匙用力压住膝盖後方的凹陷,就能恰恰与锁孔咬合,转动内部的机芯。当然,要研发部门做个电子感应磁扣非常简单,但青柳喜欢老派的丶没有电子零件的机关。

这是现代与传统的结合,兼具先进材料科技的坚固耐用,又像老式的机器般容易拆解维修。更方便的是不用充电。

青柳又用砂轮抛光膝盖骨表面,再贴上一层吸震软胶皮,被磨得光滑的骨头很容易就和胶皮紧密贴合。即使长时间跪着,膝盖也不会受伤。

普通俱乐部女仆很少接受这种改造,毕竟她们除了受罚以外,顶多连续跪几小时。不过铃羽之後是要租出去的,主人可能把她一直塞在沙发内,只露出嘴唇与舌头,随时坐下就能享受舔肛服务,或是摆在厕所里当接尿的肉便器。能超长时间跪坐的膝盖对她很有帮助。

不过,这让她的膝盖有点太圆滑了,看起来像是木偶的球型关节,摸起来也太软了。他从胶皮右边削去薄薄一片,使其较不对称,再用先前的软骨碎片妆点了一下表面。创口复原後,外型与常人的膝盖无异,虽然触感还是软了半分,但不至於令人感到怪异。

当然,只是让骨头不受伤是不够的。青柳调整固定环,让铃羽的腿高高抬起,顺着大腿後方的肌腱,装上了两条金属纺纤,并根据她的生长板状态,预留了能再长高三四公分的长度。一端接到刚才的人工软骨上,一端往上延伸,与阴蒂脚(阴蒂在体内的部分,在大阴唇两侧内部)轻轻相连。

之後铃羽光是弯曲双腿,就能获得极轻微的性刺激。女仆的身体改造,一般都会让其本人知悉,以便更好地用新身体服务主人,但这小细节青柳不打算告诉她。她只会觉得自己有点微妙地喜欢走动,以及跪下服务主人而已。

随着她再长高,纺纤会被拉得更紧,这刺激也会变得较明显。她会明确感受到自己作为一个女仆的成长。

为了避免她变得太好动,青柳又在她的大腿骨与骨盆连接处塞了点填充物。这填充物是可以压缩的,换句话说她仍能大步行走,只是得比常人多费许多力气,青柳认为这样让她自然养成淑女的步伐,比直接限制角度更好。

青柳曾想过把小腿肌肉拉长一点,但又决定作罢,毕竟未来的日子里她有的是穿跟鞋的机会,如果裸足情况下拉得太长,穿上十五公分的高跟鞋後比例就显得怪了。於是他只在腓骨增加了配重,让她得微微侧着腿走才容易保持平衡,两腿对称加上後就能形成魅惑的摆臀步姿,弥补她相对窄小的臀部。

对於她的脚部,青柳就显得保守些。他原本要先顺便磨去一层角质,却发现铃羽的玉足已十分软嫩,那滑顺的触感握起来就像少女的柔荑。青柳暗自赞叹後,决定不要做多馀的改造,只是在脚跟和胫骨上打了很小的洞,用低磅数的弹簧连接,使她穿起高跟鞋更不费力,没穿高跟鞋时也会想踮起脚尖来走。

如果想让她完全无法以脚掌着地的方式走路,也可以直接摘除踝韧带,改用高分子材料或金属纺纤的人工韧带。但是否要走这种调教方向,一般是等到成年後再评估。

青柳工作得太投入,以至於没注意到铃羽的尖叫已经停止了。他赶紧查看状况,铃羽的脸上淌满了泪水,涎液也从无法完全闭合的嘴角流下,但她还在急促地呼吸,恐惧的目光直盯着天花板,不敢去看自己腿上的状况,显然只是叫累了而已。

幸好没昏过去,不然还得把她叫醒。青柳不禁庆幸,但还是以防万一,先将肛门接上铜管。

青柳熟练的动作,很快就将腿上的创口全部缝合,解开了固定环。“妳觉得如何?”他说。

铃羽勉强看着自己的腿,青柳为她擦掉血迹,以及眼中的泪水。她以为那里必然遍布丑恶的缝线,但青柳非常小心,尽可能做得不起眼,乍看之下竟然和自然双腿没多大差异。

“看起来还行,就是疼⋯⋯”铃羽的声音模糊。

“我知道。妳能动动看吗?”

铃羽抬起腿又放下,轮流弯曲膝盖及脚趾。“感觉很奇怪,好像体内有什麽东西,但动起来不困难,我觉得很快就能走路了。”

“好孩子,就像我想的一样,妳真的很勇敢。”青柳亲吻她的左边膝盖,感受着已不同於人类骨骼的触感。

“谢谢老师。”铃羽说,双手无力地垂在床边,接触手环内侧的部分都因刚才的挣扎而红肿。要不是有一层羊毛隔绝金属,早就破皮流血了。

“那麽,我们做另一只脚吧。”青柳说,把右腿固定起来。

这次他不得不将冰水灌入铃羽的肠道中,确认她完全清醒後才继续手术。


铃羽阴蒂上的,刚好是青柳一生中打的第三千个洞。

第一次在人体身上打洞是在他的老家。那年青柳十岁,几名抢匪轰飞了他父亲的头,又从工具箱里找到铁锤钉子,要他把姐姐的手钉在母亲当嫁妆带来的钢琴上,好方便他们强奸。

青柳没有反抗。那是他有记忆的第一次勃起。

十三年後,在俱乐部同僚们的帮助下,青柳找到了仇家。他们已经不做抢劫勾当了,老大在隔壁的帕提市,拿当年的赃款安安稳稳开了一间酒吧,生意尚算兴旺。

一天酒吧没有营业。老板招待朋友来个叙旧会,青柳则负责在每个人的脑门上用钉子打洞。

“喂,你搞好了没,条子快到了。”恶名昭彰的调教师狼皮约翰对青柳喊道。他一边把风,一边操着一个浓妆艳抹,刚才还在给酒吧老板口交的女郎——的尸体。

“那个只是妓女。”青柳说,“不是他们的人。”

“所以?”约翰射出一炮,把她毫无生气的身体像擤完鼻涕的纸团般扔到一旁。

“你杀了那麽多无辜的人,没有罪恶感过吗?”

“没有。”斩钉截铁。

青柳很羡慕,想成为狼皮约翰那样的人。可是他做不到。因此他成为了自己,一个打过很多很多洞的技师。

铃羽的阴蒂小小的,上面的洞也小小的。青柳拿了一个细环穿过,在指上拈了些白色粉末,细心地搓揉伤口,很快就止血了。

可这环虽然很细,里面竟然还有机关。他旋转其中一小段颜色不同的部分,表面便浮现两排密密麻的小突起,像是两片重叠的空心齿轮。穿过阴蒂的部分当然也是有齿的,不过由於齿很短,这个环仍然可以转动,只是转动时会刮擦她阴蒂孔内侧。

“放松。”青柳说道,又拿起注射器,在阴部打了微量肌肉松弛剂。毕竟铃羽还是处女,用扩阴器破坏了膜可就不太划算。

再来的部分才是挑战。他开启改造视镜的头灯,像是矿工用探照灯照亮洞穴一样,尽可能看清楚她未经人事的阴道内部。她的阴道虽窄,处女膜孔洞不算特别小,这省了青柳一点麻烦。

他拿出一盒复杂的机械零件,和一支很细很长的镊子,像是在组装精致的瓶中船一样,透过那不到一指粗细的孔洞,开始在铃羽的体内组合新的朱砂尺。

这新式朱砂尺和标准型外观上差异极大,功能却是类似的,是青柳没透过研发部门,自己从头设计出来。目前还没有名字,不过如果能在俱乐部里流行起来,他可能会取名为“打卡型”朱砂尺。

青柳不断摆弄着那些细小的零件,确认复杂的卡榫和齿轮全都紧密结合。他已经用铃羽的阴道 3D 列印模型练习过几次,但真实小穴的湿润感和脉动不是模型可以完全仿造的。

他不时拭去额上的汗水,铃羽也尽可能放慢呼吸,不敢乱动,生怕出了什麽差错。

“完成了。”青柳长吁一口气。时间抓得很完美,刚才那点松弛剂的药效也差不多退了。“妳缩紧看看。”

铃羽照做,她感到阴道上半部有东西,和以前被朱砂尺插入调教时有点像。这东西是硬的,和她的内壁相当粗细,因此稍一缩触感就很明显。

“再用力!”青柳要求。

铃羽尽全力向内挤压阴道。喀。那东西的表面往下凹陷,并震动了一下。她感到自己的阴蒂被人扯住了,娇呼出声。

“好了,放松。”

又是喀一声。青柳用镊子伸进阴道,夹出一张细长纸卡,上面有一个很小的圆洞。

“这就是妳之後打卡的方式,要好好记住。”

打卡型珠砂尺的原理不难,与老式的上班打卡机一模一样,只要按下按钮,就会在里面的纸卡上打出一个洞,并将其推进一格。只是这个按钮必须以铃羽的阴道内壁按下而已。轴心上方有个小管与子宫颈口相连,下方则用短链子穿过膜孔与阴蒂环相连,一方面引导经血排出,一方面按钮时子宫口会被摩擦刺激,阴蒂也会被用力地拉紧。

正式使用时,一张卡片没打完是无法退出的。主人可以插入不同格数的卡片,来规定每天缩阴训练的次数,如不能按时交出打好的卡片就施予惩罚。机件的声音被调整到能从体外听见,看着女仆一脸认真地打扫书房或冲泡高级红茶,下体却响起训练有素的喀喀声,别有一番旨趣。当然,也可以旋转调节螺丝来降低音量,以免扰人清梦。

喀喀喀。铃羽又多按了几下按钮,似乎觉得这新玩具有点好玩。比起有电击功能的标准朱砂尺,打卡型确实不算可怕。

从中央插入钥匙,可以把部件缩回核心,方便取出。不过再怎样也不可能缩得比处女膜孔要小,因此在被开苞以前,新玩具都会留在她体内,可能很快就没这麽好玩了。

再来就是尿道了。青柳在里面装上几片涡轮叶片,与阴道的组装相比之下简直像换灯泡一样容易。和水车磨坊的原理一样,这些叶片会在水流通过时转动,但要碾磨的对象不是小麦燕麦,而是铃羽娇弱的小蒂头。先前说过,她的阴蒂环是分成两片齿轮形状,这些叶片就是用来拉引齿轮,使其分别转动的。

以前,铃羽要花 1000P,才能换到一次在排尿中刺激阴蒂的机会。现在这完全免费,还是自动化的,真该好好感谢他才是。

完成这复杂的穴中机件後,青柳稍事休息,喝了几口水。虽然铃羽也已香汗淋漓,由於直肠粘膜能吸收水分,刚才才被冰水浣肠的她还不需要喝水。不过青柳还是再接上肛门铜管,这次改用常温的糖水,以替她补充体力。

後庭不是铃羽调教师设定的卖点,因此青柳不过多着墨,只是把直肠与阴道间的组织削薄了点,植入小颗的按摩珠,使得插入一穴时也容易刺激到另一穴,就将目光移到了铃羽的上半身。


“女仆租用方案研讨会”。投影幕上显示着这句标题。

会议室里空调开得很强,大约有二十名营运员工,一半是市场部门和研发部门派来的,一半则是调教师。一名女仆走了进来,她穿着黑底白蕾丝的俱乐部制服,乳头上戴着极少见到的铂制乳环。她推着一个金属箱子,走到长桌的主位上,把箱子放到桌上打开。

那是“日姬”。一个生活在维生装置中,没有四肢的人。她的身上接满了管线,原本该是肩膀与大腿根的部位,都被金属盘所覆盖,并用粗铁链连接在箱子内壁。双眼带着眼罩,外翻的阴唇非常大,但跟阴蒂比较起来又不算什麽——本该是阴蒂的器官像是一根勃起的巨大阳具,比在场的男士们都粗壮,马眼里插着一根钢钉。没有睾丸。

市场部门的代表们不自在地移开视线,连许多调教师都感到不安。青柳也是其中之一,他觉得这具身体实在缺乏美感。

不知道为什麽领导会把自己的代表打扮成这样。

日姬似乎是不能说话的。後方的铂环女仆代替她说:“请市场部门代表发言。”

“‘能不能把女仆带出场?我愿意出外面价格的十倍!’‘俱乐部的女仆那麽多,一个月只营运一天也太可惜了!’我们每个月都至少会收到十则以上这类的顾客回馈,我认为是该检讨目前政策的时候了!”

“俱乐部的传统不可偏废!而且带出去我们要怎麽防止会员破坏女仆?”

“这里有联邦性工作者的调查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被顾客伤害的风险其实比想像中小⋯⋯”

“你那是一般的性工作者吧?有针对接受过肋骨移除的脆弱女性,以及有施虐癖好的顾客调查过吗?哼,我想是没有吧?”

“隔壁市的莺鸾俱乐部提供出租服务後,营收上涨了 150%!”

“哦?这是营收,那净利润又上涨多少呢?有没有考虑到女仆损毁或未按时归还的成本?”

“这个⋯⋯”

“说到底,拿别的俱乐部和路边的妓女来比较,根本是贬低夜落俱乐部!你们这些人竟然堕落至此!”

“你什麽意思?调教部门就了不起吗?”

“比只会纸上谈兵的死宅有用多啦!”

铂环女仆——领导的代言人的代言人——说:“请大家保持良好的讨论态度,共同维护会议环境。”

她就只说了这麽一句,没有发表任何领导对此议题的意见。

“我,退席。”狼皮约翰听得不耐烦,径自走出了会议室。没有人拦住他,毕竟除了青柳,其他人都不想和联邦通缉犯共处一室。

青柳叹了一口气。老莫不在的时候,没人能主持大局,会议总是这样原地打转。

争执持续了数个小时,直到大家都口乾舌燥丶筋疲力尽,才勉强妥协出一套方案:

初期只选择一小部分女仆,试营运出租方案,若成功才考虑扩大实施。

只有无不良纪录的 VIP 会员可以租用女仆。

只出租成绩优异,心里已彻底调教的雏女,以免伤害客人。

只出租受过合理改造,不易玩坏的女仆,以免被客人伤害。

避免让出租的女仆装备研发部门未公开的丶超越市面性玩具水准太多的附件,以免被竞争对手模仿。

最後一点让研发部门松了口气,青柳却很头痛。不能用这些高科技配备,要怎麽改造才好呢?


“说‘啊~’”青柳说。

“啊~呃呃呃啊啊啊啊!!!”铃羽一张开嘴,青柳就抓住她的脸颊,把下颚脱臼下来。这样才方便拿出刚才的颚软木。

他摘除颞颚关节韧带,改成一条伸缩金属纺纤,能用在耳朵後方的旋钮调节松紧度。平常吃东西或说话时,铃羽只能微启樱唇,只有为主人吞吐玉茎时,才能把嘴巴完全张大。旋钮没有锁孔,任何人都可以操作,之後会训练她在把头发向後拨,准备口交的前置动作时,顺便把旋钮放松。

铃羽的双腿与膝盖,已经被改造成适合长久跪坐的样子。有了这条人工韧带,她的小嘴也可以长时间含着巨大的肉棒或口塞,没有下巴受伤的风险。

青柳打亮她的喉咙深处,发现声带有点红肿,毕竟在刚才的腿部手术中叫了许久。虽然让女仆在尽情尖叫而不是堵上嘴,对术後的心理健康有所帮助,伤到声带可就不好了。他在消炎药水中混合少量松弛剂,为铃羽点上几滴,清凉的感受使痛苦缓和不少。被放松的声带使她暂时无法大声尖叫,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

既然是以提供口舌侍奉为主,她舌头下方的系带理所当然要被切断。这使得舌头能伸得更长,被插入深喉时还能舔到睾丸根部,舔肛时更能深入一般女性难以触及的敏感点,是非常受欢迎的改造。青柳注意不要切得过头,人的舌头之所以能如此灵活,舌系带也功不可没,如果全切掉长度是够了,可不够灵动的舌头,无法提供最好的口交体验。

他从床底拉出一条杆子,横跨过铃羽的胸口,再把舌尖连到横杆上固定,尽可能地拉长,并插入一根喉管,与一个能把蒸汽转换成负压的机器相连,将手术过程中的血液抽出,以免进入气管造成呛伤。然後,他拿起一把长柄的小型刻刀,开始在铃羽的舌根上雕花。

说是雕花,也不是什麽龙飞凤舞的艺术图案,只是固定的连续图样而已。靠近舌头中间是像鱿鱼花的斜线十字纹路,两侧的舌肉是切出鱼鳞般的半圆形切口,最边缘则削出一些细小的不规则形状,并镶入六颗金属圆珠,圆珠很小且表面极其光滑,提供与温软小舌不同的坚硬触感,又不会刮擦到肉棒。女仆可以运用舌头上的不同刻纹,为主人带来有趣新奇的口交体验。

当然,要充分发挥这与普通女人大异其趣的口技,会需要特殊的严格训练,口交模拟器的程序也必须重新改写,这就是为什麽最好在学习能力强的少女时期就雕好舌头。无论如何,这是当责调教师该去烦恼的事,青柳只负责改造而已。

青柳用相同的手法把口腔上壁也雕了,纹路一直延伸到悬雍垂的位置。由於只雕在舌根和口腔内侧,且铃羽嘴巴张开的程度已被金属韧带限制,讲话除了一点点舌珠的反光,是不会看到这些纹路的。

铃羽的嘴唇稍微有点薄,颜色以俱乐部标准也不够鲜艳,虽然可以注射矽胶来丰唇和真皮层染色,青柳决定不做任何改动。她看似清纯丶有点病弱的小嘴,内部被改造成如此适合口交的性玩具,也颇有几分反差的乐趣。

剩下胸部了。以青柳个人的品位,他想把铃羽的乳房抽脂,缩小到C罩杯左右,与她较为瘦小的体型搭配,使整体身材更加协调。但他也明白大多数男人不这麽想,艺术与现实还是得妥协的。

他先帮乳头上夹,这乳夹不用打孔,而是用螺丝调节两片铁片的距离,可以夹得很紧,尾端则是个钩子形状。把刚才用以固定舌头的横杆调高,将乳夹勾在上面,如此乳房就被往上方高高拉成两个尖笋形,下乳与肌肉连结的部分也暴露出来,方便进行手术。

先将十几粒半透明的珠子,仔细地置入乳腺末端附近。这些小珠不是正球体,有着崎岖不平的表面,单独看很像非常小粒的金平糖。它们是结晶化的泌乳激素,表面的棱角轻轻扎着乳腺,与丰胸针灸有类似的效果;而在未来的几个月间,结晶会慢慢融化,不断释放极低剂量的催乳剂,和物理上的刺激双管齐下,温和而坚定地促使铃羽分泌香醇的奶汁。

青柳戴上隔热手套,拿出了十二根表面哑光的金属丝,放在圆盘里,以蒸汽喷嘴对着它们均匀加热。这是研发部门较早期的发明,被称为“女神之手”的乳房支架A型。金属丝由内外两层构成,内层是低温记忆金属,在可被加热到摄氏两百度左右,刚好高於记忆温度;外层则是隔热聚合膜,让内部能灼伤人的金属,变成只会让皮肤烫得发红的程度。

他将记忆金属丝的尖端,从乳房下方穿进去,但不是一下子硬是戳穿,而是用手指贴住金属丝的钝端,缓缓旋转并向上推,直到完全没入,在乳房内形成弹簧般的构造。同样的金属丝,一边乳房共从不同角度穿入六根,都是从乳根往乳头方向进去,就像是一只有弹力的爪子,从内部抓住了铃羽的奶子一样。由於是在高於记忆温度的状态下植入,之後就能维持目前的形状。

虽然铃羽的乳房目前还很坚挺,形状漂亮手感紧致,但年纪轻轻就长了一对大奶,即使平时穿着托胸塑身马甲,几年的玩弄下来迟早也不免下垂。女神之手能使乳房形状保持坚挺,乳摇时也会因为弹簧构造而晃动更久,不管是逆骑乘时在上方弹跳起来,或是被後入时随着腰部摆动,都会显得更加Q弹可爱。

A型与用应力凝胶制作的B型相比,多少有点不足之处,如果受到太强的外力,例如将奶子用两根横杆夹住,再像是杆面团似的把横杆往前推,藉此把奶全部榨空的挤乳玩法,就会扭曲女神之手,必须把乳房浸入热水二十分钟,或是通过 10mA 的电流,才能让它恢复原先的形状。好处是不像每次重新凝固都会咬住神经,为女仆带来撕心裂肺之痛的B型,A型一旦安装完成就只有些许不适,外界也有少数女明星和模特会使用类似的方式,以延长自己的职业生涯。

“谢⋯⋯谢谢老师。”铃羽忍受着乳房内部刺穿与炙热的感觉,感激地说道。

除非是刻意培养成胸部略垂的熟女风韵,大奶女仆们都会被植入乳房支架,被安排植入的是A型而非B型C型等可造成长期痛苦的型号,对铃羽而言有如女神的恩赐。

青柳做完两边後,解除了乳头的拘束。铃羽的奶子还是像先前一样,被重力影响而向胸廓两侧分开。并非女神之手无效,反倒是技师技术的证明——如果比女仆年轻时还坚挺,那就跟做矽胶假奶没有两样了。身上到处打洞丶穿入各种亮晃晃的饰品及链条丶奶子被扩大到非人的程度丶甚至把乳头做成一个可插入的穴口⋯⋯这样的女仆俱乐部当然也提供,但青柳更喜欢低调内敛的风格。

青柳把铃羽的身子翻过来,做了一些小修整,例如把脊突磨掉一点,让背反弓的曲线能更加弯曲,以及在骶骨打上三根铆钉,让俗称维纳斯三角的後骨盆三角地带更明显一点等等,都是一些锦上添花的简单手术。

最後,他在铃羽的腰椎脊髓植入了能监测她性欲状态的芯片,这是她身上唯一需要电力的装置。原本这是阴部朱砂尺的功能,但纯机械式的打卡型不可能做到生物资讯监测,这里还是得借助信息时代的力量。与通常的电击阴蒂方式不同,如果监测到铃羽试图违规高潮,就会放出电力暂时瘫痪她的下半身。

“完成了。”青柳长吁一口气,脱下手套,解开了少女的所有拘束。

铃羽想说些什麽,但她一发声就剧烈地咳嗽起来,青柳拍拍她的背。

“真⋯⋯真的结束了吗?”铃羽啜泣着说。

“嗯,妳是个好孩子,老师以妳为荣。”青柳将一小块糖糕放进铃羽的口中:“含着它,别吞下去了。”

除了体重超标或过度偏食的个案外,夜落学院没有执行强制性的营养管理,学生可以买到一些健康的低糖小点心,但铃羽很珍惜自己的点数,连今天手术都不舍得花 500P 麻醉了,那些贩卖机里的零嘴自然与她无缘。

青柳把糖块放在她舌尖上时,铃羽觉得自己这辈子没吃过这麽甜的东西了。不仅如此,随着与唾液混合後的糖水流入喉中,她感到精神清醒得多,刚才因哭叫而红肿的嗓子也不疼了。看样子糖里还加了一些止痛药物。

“妳今天很努力,想要一点奖励吗?”

“我⋯⋯我不敢想。”铃羽嘴里含着糖块,口齿不清地说。

“一次高潮如何?”青柳开始收拾,把一次性的器具全扔到一个袋子里,剩下的则用蒸汽消毒。“我想想⋯⋯妳可以选择喜欢的方式,用手或玩具都可以,不过刺激乳头时得小心,免得弄碎里面的结晶。”

“真的?”铃羽喜出望外,她本来以为顶多是几百点数而已。她想翻下床跪地感谢,却被青柳按住双肩。

“别动作那麽大!我才刚缝好呢,想让线裂开吗?”

铃羽的身体被压在床上,与青柳贴得很近,心里突然泛起异样的感觉。她红着脸别过头。“我可以选择喜欢的方式对吧?如果老师不嫌弃⋯⋯”

“我知道妳想说什麽。”青柳一手托住铃羽的赤裸的大腿,一手环绕她的肩头,用公主抱的方式将她抱起,换来少女的一声惊呼。

他踩下机关,地板嘎地一声分开,原来有个活门与七楼相连。下方的房间原本是水刑室,一个大型水槽被分成三乘四的格子,可以容纳十二名女仆同时受刑。但现在没有人在里面,中间的闸板都被除去,槽内装的也不是水,而是带着粉红色的药液。

“可是不行。”青柳把铃羽扔进了水槽。

铃羽大惊,挣扎着想游出水面呼吸,却发现其实没有必要。药液似乎托住了她,让她不需要游动,全身轻飘飘地浮在水上。原来这药液的密度比人体还高,就像死海的盐水能让人轻松漂浮一样。

“我只说方式是自己选的,没说时间。”铃羽听见青柳的声音从上方传来,逆光中他的面貌模糊不清。“就订在三天後的早餐吧,妳要在食堂宣读自己身体的改变,然後在所有同学面前自慰高潮。”

“是的,老师。”铃羽有点失望,但想到在大庭广众下,尤其是其他那些同样被长期限制,渴望高潮的女孩们前自慰,又多少有点兴奋起来。

“稍微游会儿泳吧,晚点医疗人员会来接妳。这药水可以促进新陈代谢,帮助伤口恢复,记得动作得缓一些。”青柳停顿一下,又补上一句:“到时候,我会好好看着妳的。”

说完他就离开了。他没说的是,药水里还有缓效的催情成分,这三天对铃羽而言将会十分难熬。


当晚,距离女学院十五公里开外,一间廉价的口交吧里,青柳正在喝酒。这不是夜落俱乐部的物业,连竞争对手也称不上。

他坐在高脚椅上,前方的桌子摆着一杯无色的调酒。说是调酒,其实也只是超商能买到的便宜辣口伏特加,兑水後加上全是化学香精和人工色素的所谓果汁而已。夜落俱乐部里的气泡水都比这贵多了,如果胆敢提供这种玩意给会员喝,恐怕会酿成公关灾难。

同样地,在桌下争先舔舐他的鸡巴的女人,跟夜落俱乐部的女仆也差了不只一个档次。

两个女人被锁在桌下,她们的前臂都被截去,本来是手肘的地方是个钉入肱骨的金属罩,用铁链连接到桌子底下。乳环的直径和管径都很大,表面做工有点粗糙,中间用较细的铁链连接,并且绕过高脚椅固定在地面的椅腿,将她们和椅子锁在一起。铁链长度设计得较短,两人的奶子都被拉扯到极限,乳头变成长长的一条,还有烟蒂烫过的疤痕。青柳可以看出,她们的乳房都在这样长期的拉力下受伤了,如果解开铁炼八成会变得松垮下垂。

她们浓妆艳抹下的容貌也只能算是一般。虽然少女时期大概都是美人,但长年的风尘生活在脸上留下的痕迹,不是紫色眼影和厚粉底能完全掩盖的。为了口交时安全,牙齿都被拔光了,装上替代的植入物来维持脸型,却不是使用专门按照原本齿模打造的乳胶齿,能看出一点不自然的痕迹。

不过谁又在意呢?除了青柳这种闲人,顾客们根本不会认真去看妓女的样子。她们都被锁在桌子下,并且染上了严重毒瘾,每个位子配备二到四人,只有当晚喝下最多精液的,才能得到一剂毒品,因此只要看到有客人坐下就会非常拼命地舔,青柳解开裤头露出肉棒时,她们的表情就像沙漠中快渴死的旅人看到水源一样。

和铃羽没有半点相似之处。青柳喝下一口酒。这样很好。

同一时间,铃羽正在宿舍的床上扭动着身体。她满脸红潮,双手紧紧抓住床缘,像是要把床单抓破似地;阴道一次又一次地收缩,按下打卡型朱砂尺的机关。虽然第一天的训练量只有五十下,但刚经过手术又被药液浸泡的身体虚弱而敏感,想完成任务还是不轻松的。

她的室友燐花在一旁协助,脸上的神情半是关心半是羡慕。她伸出修长的手指,搽上精致蔻丹红的指甲轮流逗弄着铃羽的乳头,使它们保持坚硬并促进催乳剂吸收;另一手则用拇指和食指按住一片簧片,悬在铃羽的小穴上方半公分处,准备当她忍不住欲望要高潮时,用力弹到阴蒂上来击退欲望。

午夜过了。喝下三杯劣酒後的青柳,终於在一名妓女的嘴里射精。她用力地吸吮肉棒,双颊凹陷进去,想尽量把里头的汁液吸出。另一名则舔着根部,希望可以多少分到一点从嘴唇流出的残精。他看那名没被口爆的妓女可怜,就在她的食道里解放了小便,方才结帐离去。

燐花已经睡下了,铃羽的娇躯却依然燥热不安,辗转难眠,被簧片弹过几次的阴蒂隐隐作痛。她想起今天经历的一切,老师的双手切开她的身体,安装上那些金属纺纤,在阴道里组装复杂的机械。她是如何在手术台上尖叫抽搐,被那池粉色药液包裹时又是如何地使人安心。她下定决心,明天起一定要加倍努力,学习使用自己比以往更好的身体侍奉主人,才不会辜负老师的期待。

离铃羽上次高潮已过了一百七十六天。离下次只剩仅仅两天。她怀抱着隐约的期待,逐渐进入了梦乡。

<< 夜落俱乐部 第四章
+47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6 thoughts on “夜落俱乐部 番外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