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kty293 ♥

夜落俱乐部 第三章

夜落俱乐部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休息时间中,可可和雪梅四肢无力,摊在舞台上喘息,而理莎则是有点无聊地用马鞭拨动夜蓝的乳头。夜蓝的乳腺已因催乳剂的药效奶水充盈,她暗自希望姐姐能狠狠来上几鞭,至少挤出一些奶,稍微缓解乳房的酸胀,但理莎只是上下逗弄勃起的奶头,完全没有要鞭打的意思。

俱乐部的会场空间挑高,大约有普通建筑物三层楼高,在会场后方二楼有一些包厢,是给只想看表演,无意赏玩出场女僕的人租借。很少人会没事花大钱成为会员,却不享受女僕们的奉仕,包厢主要是让俱乐部的调教师们使用,让他们可以现场看看自己手下女僕的表现。偶尔也出租给其他外地俱乐部的调教师观摩,互相交流御女心得。

其中一个包厢裡,一男两女,以及数名穿胶衣的待命女僕,正居高临下看着整个会场。

男人的称号叫拉弥亚,是俱乐部的资深调教师。他大约三十多岁,穿着宽鬆的浴袍,悠閒地坐在躺椅上,上身半裸,露出凋像般精壮坚实的肌肉,胸口上盘踞着一条黑蛇刺青。

所谓的“躺椅”,是由三名待命女僕组成。一名四肢着地趴着支撑男人的臀部,一人以头扣地跪在面前,让他把双腿放在背上,最后一名则是站在他的后方,支撑他的背部,并将双乳放在他的脖子两侧。背后的女僕双手拿着瓷盘,一边放着一壶清酒,一边放着调教师用的平板电脑。

三人的全身被紧身胶衣包住,包括五官也被复盖而与外界隔离。胶衣是深黑色的,有一定厚度,乳房上的部分却是极薄的粉色乳胶,连皮肤下的静脉都能看到,乍看之下不像胶衣,反而像是除了乳房外都涂上了黑色的人体彩绘。

研發部门如果听到自己的心血被拿来和人体彩绘相比,可能会气得七窍生烟。这是经过多年开發才製造出来的“应力分布胶”,只要伸手把玩,就会發现这薄如蝉翼的设计,并不只是装饰品而已——乳房在胶衣的压力下被压缩,变得极具弹性,与天然的柔软脂肪触感大不相同。如果让这女僕坐在会议室裡,双乳往桌上一放,是会弹起来打到她自己下巴的。

而胶衣的妙处不只如此,它能吸收外界来的应力,分散到整件胶衣上。这使得喜欢下重手鞭打、甚至拿棍棒痛殴女僕的玩法也变得可行,更重要的是,它大幅简化了人体家具的製造流程。

人体家具是俱乐部的传统调教项目之一,在女僕背上放上玻璃平面当桌子,把女僕头下脚上捆着,在小穴裡插入烛台的自动滴蜡台,注入大量催乳剂后再把乳头以阀门锁起的加乳器等等,都是很常见的装置。然而,技术上的挑战却来自一个看似平凡的项目:椅子。

普通的少女,根本无法长时间支撑一名成年男子的重量,为了好好把女僕当椅子坐,俱乐部想了很多变通之道:用好几名女僕轮流替换、将两名体型相近的女僕捆在一起、植入陶瓷辅助骨架、以药物强化女僕的肌力等等。最后一项作法导致了灾难性的后果。


十年前,一名在俱乐部记载中称为“鸢”的女僕,对肌力增强剂产生了异样的反应。一般来讲,肌力强化最多也就是做到与普通青年男子相当,鸢在注射后昏迷了三天,醒来后竟發现自己拥有了超人般的力量:她只深吸一口气,就将穿在身上的金属马甲给扭曲了。

更不巧的是,鸢不是俱乐部从小培育的雏女,而是从外部诱拐进来的素体。此时她的调教历只有半年,精神上还没彻底服从俱乐部。

她编了个藉口,谎称马甲本来就是瑕疵品,假装自己的肌力只被稍微强化,骗过了当责调教师,并继续努力扮演好一张人体椅子的角色。凭藉着额外的耐力,她可以轻易忍受对一般女僕有危险的虐待玩法,尿道括约肌也被强化,能比别人憋更多更久的尿,收缩有度的阴道更是轻易在内部评鑑中拿到高分。

鸢很有耐心,在所有的项目都只做到比普通女僕强一点,完全不逾越正常人类的范畴,并擅长装出满头大汗痛苦难当的样子。调教师们都备感欣慰,认为她全心将自己增强的力气用“正途”,也就是更好地服务男人上。很快地鸢就从银环升到金环,甚至有人提出要打破五佳人必须是处女的传统,破例将鸢列为第六名佳人。

只有少数调教师抱有疑虑。在鸢的膀胱被灌入 1500 毫升,乳环上挂着铃铛,阴道中的硃砂尺缓缓抽动,驼着当责调教师在俱乐部的长廊上走过时,年轻的拉弥亚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硃砂尺是一种阴道调教用具,在俱乐部的历史中设计有过多次变化,但与鸢的故事无关,容后再提。

“前辈,这样真的好吗?”拉弥亚问。

“当然不好,我应该拿着一束花,邀请她去高级餐厅,在浪漫的夜景下共进晚餐,是吧?”调教师讽刺道,一脸横肉不悦地抖动。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拉弥亚脸红了。此时的他还只是个菜鸟。

“那你是什麽意思?你想说我太招摇了吗?前几天约翰那笔订单,竟然直接就在圣菲尔德校门口绑人,不知道很多会员都是校友吗?这叫他们面子往哪摆?那才叫他妈的招摇!”

拉弥亚叹了口气,他确实觉得俱乐部的调教师有时太急于表现自己了,他为了精进调教之道,放弃了许多人羡慕的金融业职位来到这裡,看到的却仍是争功诿过、派系斗争。

“我只是希望做个详细检查,你知道的,肌力增强剂还是很新的药物。”

“哼!我看你是眼红!”调教师用鼻孔对着他喷气,“你自己当责的那隻小雀,叫什麽淫空的,是哪天才能上场?”

“是银枫,前辈。”拉弥亚不卑不亢地说:“我对她很有信心,只是她太年轻了,情况也比较特殊⋯⋯”

“我的也只大她一岁,但是你看看!”调教师用马鞭轻拍鸢的外阴。

“谢谢老师。”女僕口中的主人是指俱乐部的会员,而调教师则以老师称之。鸢边说边扭动屁股,一滴晶亮的淫液滴落下来。

“妳离高潮还有多远?”调教师问道。

“大约在八成五左右。”鸢回答。拉弥亚打开手机应用,查看她的即时监测数据,慾望指数为 87%,可说是相当接近。

“如果让妳选的话,一次高潮和释放膀胱,妳想要哪个?为什麽?”

“高潮。”鸢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我的膀胱已经非常满,如果现在高潮的话,几乎肯定会失禁。努力忍住会是个很好的教育机会。”

“怎麽样?你能教出这种女僕,再来对别人的工作说三道四也不迟!”调教师说完,骑着鸢离开了,走廊上留下一道淫液轨迹。

那天稍晚,拉弥亚写了一份报告,表达他对肌力增强剂的担忧,以及针对像鸢这样强化过的女僕,不应依赖硃砂尺之类外部调教工具,还得在嵴髓植入电极来控制等建议。

而那天深夜,知道自己已经引起警觉的鸢,用她力道能扭曲铁条的阴部紧紧夹住了调教师的阴茎,要求他交出俱乐部的卡片及密码,否则命根子不保。

隔天早上,大家發现调教师倒在自己的房裡,下体血肉模煳。

而鸢却永远地消失了。


拉弥亚躺在女僕被乳胶包复的粉色双乳间,从回忆中回到现实。有了应力分布胶,女僕能轻易支撑一名男人的体重,主动施力时却还是只有少女的柔弱。人体家具的發展,在受到鸢事件重挫后,又重新因新發明的出现而兴盛起来。

即使有应力胶的帮助,当人体家具也绝不是什麽轻鬆活。当拉弥亚坐上去时,重量分布在各处,让整件胶衣往内收紧,再加上胶衣内部有着密密麻麻的小刺,等于是全身敏感带都被扎着刺激。

比起来,负责背后的女僕就幸运得多。她只要支撑上半身的部分重量,并且把双乳好好架在老师的脖子两侧就行了。这份好差事是金环女僕才有的殊荣,想到这裡,她的乳头便骄傲地翘起来,穿透胶衣后的乳环闪闪發光。

可是在这包厢裡,她金环的身份什麽也不是,连名字都不会被提起。因为除了老师外,还有两名地位远高于她的女僕在场。

矮个子的金髮少女穿着黑色皮衣,双乳裸露,除了沉重的金属项圈外,脚踝、大腿根部、乳房及乳头都有黄铜环,腿上的两两扣在一起限制了她能活动的范围,双乳上的则是紧紧勒住,让她D罩杯的乳房被箍的更加挺拔。一般人如果被这样束紧,皮肤会因为缺氧变成紫色,她的乳房却仍然白皙娇嫩,小巧豔红的乳头昂首立起,待人採撷。

她本来就很瘦,腰部被皮衣束起后更是不堪一握。手肘被弯向后方,锁在一根金属横槓上,而仔细一看,这金属横槓竟然是穿过了皮衣与她的后背,把整件皮衣锁死在她的身体上。

这就是所谓的“瘘”,是一种特技魔术手法,避开主要的神经血管,在身体的肌肉中慢慢鑽出一个“隧道”,长久下来隧道的壁上癒合后,能表演被剑或长针刺穿而不流血的戏法。

“那个婊子⋯⋯”她咬牙切齿道。

“注意用词,薄凐!这是在老师面前呢!”旁边的高个子女人喝斥。

她穿着绚丽的大红振袖,领口露出白内襟,黑色长髮在后方高高挽起,穿过一根有俱乐部标誌的镀金髮髻。与俱乐部中大多数女僕不同,她只化了素雅的淡妆,身上也没有其他金属製品或性玩具,连浅金腰带和脚下的软木屐都是正常尺寸,而不是细腰高跟的典型俱乐部风格,可说是刻意隐藏身体曲线的打扮。

不过,她超过一米八的高挑身材,以及即使在厚厚的腰带上方,仍显得相当突出的胸前布料,可是藏不住的。

“妳又懂什麽了,高龄处女!”薄凐回嘴道。

“真没礼貌,果然还是小孩子⋯⋯”

“好了好了,妳们两个!”拉弥亚笑道,并未因两人有失庄重的斗嘴而生气。

“老师、银枫姐,你们评评理,理莎刚才明显是偏袒啊。”薄凐想指着舞台上的理莎,但由于双手都被拘束在背后,她只能用眼神狠狠瞪着。

银枫心裡贊同薄凐,但没有说出来,而是转向拉弥亚:“老师,您认为呢?”

“也许有点不公平吧,但妳们看这个⋯⋯”拉弥亚拿起平板,调出了两位参赛者的资料。“雪梅有容易潮吹的体质,我想理莎是考虑到这点,才不想放过让她淫液和尿液一起喷發的机会。”

“嗯⋯⋯我承认视觉效果不错,可是⋯⋯”薄凐还想反驳。

“这是综艺节目,可不是搞升学考试,让会员看了开心比公不公平重要多了。”拉弥亚说:“何况,理莎为什麽要偏心呢?据我所知,在这之前她和雪梅可可都没有什麽交集。”

“那当然是因为她嫉妒雪梅的大奶!”薄凐不假思索地说:“那个婊⋯⋯女人以为奶大就可以为所欲为,看不惯比她更大的!”

拉弥亚轻笑了两声,银枫暗自摇了摇头,她是看着薄凐长大的,她的心思自然逃不过她的法眼。

薄凐原本是五佳人人气投票的常胜军,但自从理莎和夜蓝药物同调的特性公开后,理莎就以高达三成以上的得票率碾压众生,而薄凐只能和夜蓝争夺第二名的位子。她说理莎嫉妒,其实只是反映出自己的心态而已。

“算啦,下次看到理莎,老师帮妳好好赏那对奶子几鞭,好吗?”拉弥亚的语气不能再敷衍。

“啊——真是的,还把我当小孩子!”

“妳就是小孩子。”拉弥亚说:“现在我们要做大人的事了,小孩子不要看哦。”

说完他看向清酒壶。银枫立刻意会,拉开和服的前襟,将两团乳肉裸露出来。她一手将乳沟挤出适当空间作为杯子,另一手拿起酒壶,在胸前的乳杯中斟满酒,再凑到拉弥亚嘴边。

不用说,在最快十五岁就要献出处女,初步肉体调教更可能在第二性徵發育前就开始的夜落俱乐部,没有什麽未成年不能喝酒的规定,拉弥亚只是在拿薄凐寻开心。她鼓起双颊不说话了,只是看着银枫微微弯腰,服侍拉弥亚喝酒,白嫩的乳房和椅背乳胶女僕的粉色肉球互相挤压。


在三名乳胶女僕,以及穿戴众多拘束具的薄凐之间,银枫的装扮显得异常朴素。

她身上唯一的科技产物,就是和薄凐一样,阴道裡插着的硃砂尺。如果掀开和服的长下摆,就会看到一小节晶莹红色玉石,从她的穴口冒出头来,底端精细地刻着一组二维码,以及她的名字“银枫”。

最原始的硃砂尺,只是一根细长红玉,可以穿越处女膜中间的孔洞,并在顶端涂有使子宫口开放的肌肉鬆弛剂,用来在不弄破处女膜的前提下,测量新进女僕的阴道及子宫长度。

随着技术發展,开發部门不断改良硃砂尺,成为多功能的测量及调教用具。表面已经改成人造多孔树脂材质,只是刻意加工成玉石般的质感,而内部的计算机芯片更是极端複杂。硃砂尺的每一节都能分别缩放,可以在不破坏处女膜的同时填满整个阴道。配合放电功能,能要求女僕以一定节奏缩放腟肉,否则就会被电击惩罚。

它还能引导经血排出,检测女僕阴部的卫生健康状况,以及最重要的——离高潮还有多远。普通女僕平日受训时,是绝对禁止私下高潮的,当快感达到绝顶的 95% 时,硃砂尺就会發出警告音,如果女僕还不知悔改继续推向高潮,便只能来个从穴口到子宫的彻底电击,并将违规纪录回报当责调教师,待其發落处置。

最后,硃砂尺能将女僕阴道及子宫内的景緻投影出来,或扫描成三维模组档案。用这些档案製造的女僕倒模飞机杯,是俱乐部对外贩售的周边热门商品,让负担不起会费的芸芸众生也能过过乾瘾。

感谢现代技术及生产力,除了入会时第一次检查用的标准款,女僕平日配戴的硃砂尺,都是按照个人身体状况、阴道与子宫尺寸及调教师所选择的教育方向订製的,没有任何两把硃砂尺完全相同。

银枫的硃砂尺,至少据薄凐所知,没有什麽太特别的功能,只是上面的二维码和名字,不像其他女僕是用雷射刻字,而是银枫用芒凋的手法亲手刻上的。

至于薄凐本人的硃砂尺,那玄机可就大了。

她的硃砂尺在内部有三个钩子,两个勾住子宫颈,借助本身的重力,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扩张宫口,并将子宫往下拉,另一个则夹住最深处内壁,将整个子宫的方向拉正,另有额外的感测器,要求她稍微用力对抗子宫降下的趋势,以免被惩罚。

两年的配戴下来,其结果就是薄凐的子宫比常人低得多,与阴道成平行而非一般女性的角度,子宫口也被扩张到能让阴茎勉强穿过。得益于密切的监测与训练,她的阴道与子宫仍弹性充盈,和老化造成的子宫脱垂不同,只是位置被强制改变了。

而薄凐还是处女。换句话说,未来夺取她贞操的幸运男人,可以在第一下插入时,就同时将她的阴道和子宫开苞。

虽然用外科手术移动子宫,也能做出类似效果,但像薄凐一样慢慢改造出来,能给人更自然的触感,后遗症也较少,就像是天生拥有一个适合插入的子宫一样。更重要的是,她对自己心理所做的改造。

薄凐和理莎一样,身为五佳人兼调教师,在俱乐部内有许多特权,她不但可以对其他女僕的调教方式提出建议,在调教师每月的会议上有發言权,她还有权决定自己何时高潮。

硃砂尺内的钩子每隔三小时就会鬆开,稍微改变位置再重新勾上,以免长时间的拉扯让娇弱的子宫壁受到无法復原的损伤。而薄凐给自己的挑战就是:只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用子宫口的刺激达到高潮。

一开始这似乎不可能,事实上,在决定调教方针后的头一年半,薄凐没有获得任何高潮。假日时能自由高潮的金环女僕就不用说,即使是铜环,也偶尔能在出场服侍主人时被赏赐高潮,因此薄凐的日子是很难熬的。但不如普通女僕的处境,只会让好胜心强的她意志更坚定。

这半年来,她决定按部就班,先採用类似于处女女僕穿环仪式的方法,挑逗自己的阴蒂直到濒临绝顶,再用子宫口的痛觉达到高潮。对于她不算困难,但在成功一次后,她就主动封印了这种手段,毕竟,这与普通女僕同等级的做法,有失她五佳人的身份。

第二阶段是使用药物,先在硃砂尺上涂增强敏感度的药剂,再挂回子宫上。一开始很难抓准份量,把她痛得在地上打滚,但随着经验累积,薄凐慢慢能恰到好处地达成子宫口高潮。可是依赖药物仍不是理想的做法,因此她持续降低剂量,试着以心理暗示取代药物。

而上个月开始,她终于进入了第三阶段——完全不使用敏感催化剂,而是先进入深层的冥想状态,再逐步脱离,一边幻想着自己双手被锁死在背后,被主人威武的阳具插入,连续突破处女膜和花心,直捣子宫深处的情形。在意识完全被献出阴道与子宫双重处女的喜悦充盈时,硃砂尺开始动作,而薄凐被推上云端,达成了完美的子宫高潮。

她知道,离卸下五佳人这荣耀与重担的日子不远了。她已经在编纂一份名录,列出有潜力接替她的处女,以及她们可能适合的调教方案,等待俱乐部其他调教师审阅。

可是在那之前,她还有两件未完的事。一是从理莎——那个可恶的婊子——手中夺回人气投票第一的宝座,二是银枫的处女拍卖。


银枫已经二十四岁了。为了照顾不同主人的喜好,俱乐部提供的女僕包含至三十五岁为止的熟女,她并不算年长,但二十四还是处女?就算不是史无前例,在俱乐部裡也算是异常了。

薄凐和银枫常常斗嘴,但她们的感情其实很好,在调教艰苦得令人难以忍受的时刻,是银枫的鼓励让薄凐坚持,最后爬到了五佳人的地位。让薄凐主持银枫的处女拍卖,是她们两人心照不宣的愿望。

这并非薄凐能作主,而是银枫的当责调教师拉弥亚说了算。

银枫无疑非常漂亮,单论容貌可谓五佳人之冠,乳房只比理莎略小一点,水滴胸型浑然天成,即使不穿戴马甲也往上翘起的粉色乳头,更是令众女僕称羡。可是由于身高太高,加上俱乐部的会员多半是喜欢重口调教、改造女体的,以自然胴体登台的银枫,人气投票的成绩不尽理想。

他到底在等些什麽?薄凐不忿地想,难道还要加上年龄这个不利因素吗?虽然不知道银枫的想法,对薄凐而言,处女拍卖的金额就是到目前为止人生的价值,绝对不愿意见到银枫落了个低价。

银枫仍在服侍拉弥亚喝酒,她捧起双乳,缓缓地让酒流入老师的嘴中,刚好与他拿杯子喝的速率相符,因此不需要吸吮,也不会被呛到。银枫的动作轻柔而流畅,以她难以掌握的尺寸,要一手挤出合适的空间作为杯子,同时一手拿起酒壶添酒,是很困难的动作,她却没有一丝停顿,也没有洒出一滴酒来。

薄凐想了想,在踏脚的乳胶女僕旁跪下。因为双腿被环拘束着,她得先屈膝弯腰,然后再同时把两腿折成跪下的姿势,看起来有点笨拙。

“老师,请准许我精进自己的技巧。”

拉弥亚大笑。“怎麽,我们的毒舌女僕吃错药了?”

“什麽话!”薄凐有点尴尬,“我是调教师,但也是女僕啊,老师不想在这‘毒舌’上發射吗?”

“真是鬼灵精。”拉弥亚伸出一隻大手,摸摸薄凐的头,“以为我不知道妳图的什麽?妳想问我银枫的处女,对吧?”

这下薄凐的脸涨得通红,心思被识破的她看向一旁,银枫放下酒壶,斥责道:“薄凐!这不是妳该管的事!”

“呵呵,无妨。她话太多了,让这张嘴有点事做也不错。”拉弥亚拿起平板,扫描了薄凐的项圈,以资深调教师权限放鬆了她身上的束具——三秒钟,然后调得比原先更紧。薄凐有点怨怼地看了他一眼,但没再说什麽,用牙齿脱下拉弥亚的裤子,伸出小舌服侍起来。

下方的舞台上,理莎正宣佈第二段节目开始,但三人的心思早就不在那了。拉弥亚将手伸到后方,把椅背的两团乳肉调整一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又从银枫的乳杯中喝了一口酒,才慢慢说道:“这得从头说起了⋯⋯”

“妳们听过‘鸢’的故事吗?”

<< 夜落俱乐部 第二章夜落俱乐部 设定一 >>
+27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2 thoughts on “夜落俱乐部 第三章”

  1. 这是第二点五章,不知为何发布时被自动改成第三章了,因此之后可能会变成有两个「第三章」

    +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