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kty293 ♥

夜落俱乐部 第二章

夜落俱乐部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阴道秋千

在理纱的命令下,两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僕走到舞台中间,面对观众。她们香肩不住颤抖,两腿间流下一丝方才破处的血迹和淫液,一名待命女僕在她们面前蹲下,用舌头帮她们把小穴清理乾淨,并递给理纱一条马鞭。

后方的萤幕及主人们的平板电脑上,显示出两位女僕的资料,以及投票选项。

与先前对夜蓝的惩罚不同,这次节目的惩罚并不由主人们投票决定,但在人气投票中落败者,必须以不利的条件参加游戏。

“那麽,就让我们开始今天的节目吧!”理纱开心地说,一边用马鞭轻轻拍打她们的大腿内侧。

与柔若无骨的妹妹不同,理纱的手臂看似纤细,但由于主持时总是穿着无袖礼服,为了在举起手时腋下线条好看,上臂肌肉锻鍊得十分紧实,若她用全力鞭打,没有几个女僕承受得住。

当然,现在的鞭打并非惩罚,只是製造节目音效的方式。她的手法十分娴熟巧妙,打在大腿最有弹性的部分,被责打者只感微痛,悦耳的鞭声却能清晰地传到麦克风裡。

夜落俱乐部除了负责在每次活动中服务主人的一般女僕,还有五名负责在节目上表演的高阶女僕“五佳人”。五佳人各有不同专长,例如夜蓝专攻音乐,理纱则是擅长主持节目,不出场主持时,就在俱乐部内部兼任调教师。

一些受虐倾向较强的待命女僕,听到迴响在场内的鞭声,阴部都不自觉渗出爱液,暗自希望自己也能领教理莎的手法。

然而没有人会羡慕台上的两位女僕,毕竟在游戏中落败的残酷惩罚,是连以受虐倾向作为卖点的女僕也害怕的。

“两位‘嘉宾’请自我介绍一下。”理莎把麦克风推到两人面前。

左边较高的女僕止住了抽泣,率先开口:“我叫雪梅,今年十七岁,身高一米七四,三围 97/62/88,擅长的性——”

啪!理纱一重鞭打在雪梅的乳房上。人如其名,她的乳房雪白娇嫩,留下的红印子格外醒目。“谁叫妳说这个?这些萤幕上都写了,妳当主人们不会看吗?”

“理纱姐,对不起,我⋯⋯”雪梅又哭了出来,支支吾吾地说:

但她还没说完,右边的女僕就抢过话头:“我是可可。今天将处女献给主人后,清扫口交时不小心用牙齿碰到了主人的阳具,因此主人不愿意帮我穿环,赐予我身为俱乐部一员的证明。”

“非常好!”理纱捏了一下可可的乳头,以示鼓励:“听到没有?雪梅妳得学着点。”

雪梅欲哭无泪,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哪裡让主人不满意了,毕竟主人给女僕的评价,完全是依据个人的主观好恶,并没有一定的准则。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俱乐部的档案上,显示雪梅的阴道性交评价为S。也许是第一次登场太紧张,在走绳时没有进入状态,她的处女穴被主人插入时,并不是完全濡湿的。虽然蜜穴十分紧緻,阴道壁嫩肉上的沟壑也堪称名器,但按照俱乐部的标准,这样的体验只能算是A级。

所谓严师出高僕,当责调教师在内部评价时不够严格,往往反而害了女僕。

可可瞥了雪梅一眼,心裡暗自得意,起码在第一印象上赢了她。可是她没能高兴多久,理纱便接着问道:“那可可妳该怎麽办呢?”

“我⋯⋯我⋯⋯”可可不情愿地说:“我会在无麻醉的情况下,自己拔掉门牙,换成不会咬痛主人的软胶牙齿,以保证我不会再犯,并将拔掉的牙齿送给今晚的主人纪念。”

台下不少人拍起女僕的臀部,对可可这番自我批判大表赞赏。理纱也轻声笑起来:“说得很好!那麽今晚的奖励就是拔齿了!”

奖励?可可和雪梅对望一眼,一时间忘了自己是节目上的竞争对手。

“我没说错啊,这是胜者的奖励。”理纱俏皮地眨眨眼,妩媚的长睫毛轻轻颤动,“怎麽,妳们不会认为败者惩罚是可以自己选的吧?嗯?脑袋长在这吗?”

她用马鞭抬起雪梅的巨乳,台下一阵大笑。于是在两名女僕恐惧的颤抖,及理莎热情的宣告中,今天夜落俱乐部的游戏正式展开。


“那麽,请让我简易地说明一下游戏规则。”理纱说道。先前打在夜蓝身上的催乳剂,使得她的乳头不断漏奶,现在舞台上已经湿了一片,但她却像没事一样继续主持,语气一如既往地欢快。

附带一提,被龟甲缚后放置在角落的夜蓝,小巧玲珑的乳房已经肿胀起来,却没漏出一滴奶水。同样药剂在两人身上的不同反应,也是这对姐妹组合为人津津乐道的特色。

“游戏共进行三回合,每回合会有不同项目,有机会取得零分到十分的分数,总分较高者为胜。”理纱说明道:“如果其中一方在第二回合就赢超过十分,就视为完美胜利,不用被拔牙齿。另外,由于节目时间有限,平手时不进行加赛,而是由投票判定胜负。”

“说到投票,各位主人都投完赛前人气了吧?让我们来看看结果!”

萤幕上显示出双方的票数:雪梅 16 票,可可 33 票。原本以雪梅的傲人上围,在第一印象具有优势,但刚才自我介绍的环节让可可争取到不少支持。

“毫不意外的结果呢!”理纱笑道:“看来小雪梅得来点不利条件囉。”

理纱让待命女僕拿来导尿管和稀释醋酸,在雪梅的膀胱裡,毫不客气地灌入 500 毫升。雪梅的阴道能力出色,但膀胱容量只有 600 毫升,虽然比一般女人高得多,在俱乐部裡只能算是中下级别。

换句话说,她必须在膀胱超过八分满的情况下开始游戏——而这只是第一场而已。如果理莎的搭挡

是五佳人中最重视传统的银枫,可能会制止这种有失公平的玩法,但今天只有在角落被剥夺感官,努力忍受乳房胀痛的夜兰,也就没人能阻止理莎放飞自我了。

“如果节目过程中有人高潮或失禁,该项目就算零分,小雪梅得注意囉。”理莎用马鞭头轻轻抚过雪梅涨起的小腹,让她一阵颤抖,但姿势没有动摇。

节目的两位主角停止哭泣,收拾心情准备面对眼前的竞争。两人在舞台中央站定,除了一双十公分的俱乐部标准高跟以外一丝不挂,两腿微微分开,将背部反弓起,骨盆向前倾,并用手指分开大阴唇,好让摄影机进行特写。

雪梅有着雪白的肌肤和丰满的上围,一双G罩杯的巨乳几乎能和理莎分庭抗礼,上面微微浮现刚才被鞭打的红印。及腰的黑髮披散下来,有几绺髮丝落到了胸前,更凸显了一对雪乳的白皙。无毛的阴阜下,修长的手指将穴口暴露出来,能看到被调教得恰到好处的阴道,虽然没有插入任何东西,却在缓缓收放着,像是要迎合主人的进入。

她的面容细緻,皮肤光滑得看不到毛孔,额上却已满是冷汗,毕竟她正努力忍受膀胱裡的尿意。

一旁的可可则是眼神锐利,完全不像刚上台时哭哭啼啼的样子,似乎有了觉悟。她有着健康的小麦肤色,比雪梅年轻一点,脸孔还带着几分稚气,身材却已發育得相当不错,C罩杯的乳房在这台上有几分逊色,但纤细的腰身和修长的双腿足以弥补这点。

她的大腿与臀部不像雪梅般柔软滑腻,而是有着分明的肌肉线条,如果穿上短裤,完全就是女子田径选手的风范。只有俱乐部裡的人知道,在两瓣紧实的臀大肌中间,有一枚连浣肠时都必须苦苦忍耐以免不小心高潮的菊蕾。

一名待命女僕走上前来——她的双手被绑缚在后,乳环上吊着一个银盘,上盛有两根半透明、类似玻璃材质的棒子。与马鞭、导尿管之类的普通道具不同,这是俱乐部开發部门为了今天的游戏,特别开發的有趣玩具,因此必须以这种方式运送以示庄重。

理莎拿起玻璃棒,棒身上佈满一些微小的、肉眼难以辨识的起伏,拿起来触感有点怪异。在中心处有几片绿色装置,疑似某种计算机芯片。除此之外,接近棒子的两侧末端,还有一红一蓝两道刻度。

“大家久等了!”理纱拿起棒子对着镜头:“这就是今天的第一场节目,‘阴道秋千’!请两位参赛者把道具插入,红色朝外蓝色朝内⋯⋯嗯,我应该不用解释插哪裡吧?”

可可暗暗叫苦,第一关竟然就是比阴道,这对阴道评价S的雪梅自是大大有利。幸好她刚才赢了人气投票,勉强算是四六开。

两人照着理莎的指示做了。棒子大概一寸多粗,比男人的平均阳具细一点,插入后表面似乎开始震动,但比一般电动假阳具轻微的多。对俱乐部的女僕而言,用阴道夹住这种东西只能算是基本功。

“好的,请保持这个姿势不动,将它退出,直到能看见蓝色刻度为止。”理莎一派轻鬆地说。

两人继续照做——但立刻就皱起眉头,面有难色。由于刻度已经接近棒子末端,要维持能看到蓝色不动,能施力处就只有阴道裡一小段棒子末端。两人的大腿内侧都紧绷起来。

“现在把它往上吞回去,直到看不到红色刻度为止,这样就算一分,达到十分可以先休息。短棒落地扣一分,且必须接受十五秒的电击才能继续。妳们有十五分钟内可以争取分数,开始!”

萤幕上出现倒数计时及两人的分数,可可和雪梅的脸上则是充满不敢置信。一时间,双方看似没有任何动作。

这是当然的——既然要维持短棒不动都得用尽全力了,又怎麽可能把短棒倒着往上拉?就连阴道壁力量过人的雪梅,面对难题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等待时间一秒一秒过去,膀胱的尿意也一点一点上升。

雪梅姑且如此,阴道性交评价只有B+的可可就更不用说了,她的棒子不但没有往上,还在以非常慢的速度退出,很快就要掉出穴口。

眼看就要失去一分,她不顾一切地问道:“理莎姐,可以用腿夹吗?”

理莎举起马鞭,刻意戏剧性地等待了几秒,再重重打到可可的背上,这一下力道之大,把她打得重心不稳,向前跪倒在地,小麦色的背上立刻出现一道鲜红血痕。

可可双眼含泪,不只是因为痛苦,更因为她的短棒在刚才的冲击下已落地。

台下嘘声四起,萤幕上的分数即时更新:可可 -1,雪梅 0。

“小可可自我介绍时的表现不错啊⋯⋯怎麽就这样浪费了呢?我说‘保持这个姿势不动’是哪个字妳没听懂?”理莎扶起可可,轻轻亲吻她的乳头,然后接上电极。

在可可的惨叫抽搐中,时间又过了十五秒,游戏开始已经三分钟了,双方都还没获得一分。有些主人开始不耐烦了,开始骚扰那些还在走绳的可怜女僕,用代币购买和理莎同款的马鞭后,抽打她们的小腹直到失禁。

可可看着这番景况,心裡很是焦急,毕竟以负一分输掉,即使最终能获得胜利,之后的日子肯定也不会好过的。

雪梅则紧闭双眼,完全没在看台下,毕竟她要同时夹着短棒,还要对抗膀胱裡的尿意,根本无暇分心。

就在理莎盘算着找什麽藉口鞭打她们,好让比分起码动起来时,战况有了变化。

可可的短棒又开始缓缓滑落,她赶紧猛力一缩,却没想到这一用力,短棒没有被夹住,而是更往外退了出去。理莎开心地露出笑容,再次拿起电极。

可可 -2,雪梅 0。然而在乳头被电流穿过的前一瞬间,可可竟然也露出微笑。少数注意到的观众一时譁然,不懂到底發生什麽事了。

早在就在插入短棒的瞬间,可可就注意到它的触感和震动都和普通的假阳具完全不同,但直到现在她才想通裡头的机关。

短棒不平的触感,其实是大量的玻璃纤维,这些纤毛极短且有弹性,不会插入阴道的嫩肉裡,甚至都很难感觉的出来。

而短棒的震动,事实上是纤毛在变换方向——纤毛由中央的芯片控制,全部都会朝同一个方向倾斜,当纤毛往下时,阴道的压力会使得短棒往下滑,反之纤毛往上时才紧缩,就能将它向上拉。如果一直用同样的力道夹着,当然只会感到短棒上下小幅度震动,而无法真的移动它了。

这就是俱乐部最新的玩具“阴道秋千”,就像秋千只在最高点施力才能盪得高一样,不能一味靠蛮力,必须配合纤毛的方向来收缩或放鬆腟肉,才能使阴道秋千上下来回。

明白运作原理后,可可的阴道有节奏地收放着,很快秋千的红色刻度就没入穴口,取得一分。

“看来可可已经抓到诀窍了!”理莎大喊:“还剩八分钟,雪梅领先一分,但她目前还没取得过任何分数!比分会就这样拉开下去吗?”

现在萤幕上显示出广告,包括阴道秋千的三维模型、运作原理解说,以及开發部门的实验女体使用的影片。只要一千五百代币,就能把研發部门的精心杰作带回家!

“有点贵啊⋯⋯”“七个半处女?五十个特价女僕?”台下有些人开始抱怨。这其实只是参考标准的问题,不是玩具太贵,而是在俱乐部裡让女僕服务是天经地义的事,自然不能收太多代币了。

听到这些窃窃私语,雪梅骤然领悟了现场状况。她睁开双眼,转头看向后方的萤幕。

啪!理莎一鞭打在她白皙的美背上。“我不是说保持这个姿势吗?妳们怎麽都听不——哦!”

聪明的理莎立刻会意,雪梅从主人们的反应,知道萤幕上正在打这玩具的广告,因此冒着犯规的危险偷看,以获取情报。就连会被鞭打也在她的意料之中,因此已做好准备,没把短棒掉出来。

“啧啧,小雪梅蛮精啊⋯⋯我收回刚才的话,看来妳不是在用奶子思考啊。”理莎赞赏道,把拿起的电极又放了回去。

在双方都摸清门道的情况下,比赛的关键就是对阴道肌肉的控制力,即使膀胱已经快要满溢,雪梅还是比可可强上太多。

时间只剩下一分半,分数来到可可 3,雪梅 5。在秋千的刺激下,两人的下身早已汁水四溢,爱液顺着大腿流到地上。可可的阴道毕竟训练不足,在连续拿下五分后已是后继无力,而雪梅却是急起直追。

可可内心暗自诅咒,恨一开始刚才失了两分,否则现在起码是平手。更恨的是她的小穴,评价输给雪梅就算了,还在短棒纤毛的刺激下不住分泌爱液,使得摩擦力变得更低,得分也变得困难。

但可可不知道的是,表面上胜负已定,雪梅只要维持眼前的分数就好,却是有苦说不出。雪梅的阴道能拿到最高评价S,并不是性交技巧好或足够紧实就行了,容易高潮也是评鑑的标准之一。而饱满的膀胱使她的敏感点被挤压的突起,更是让她受到比可可更大的刺激。

此刻,她离绝顶只有一步之遥。如果继续夹紧短棒,再几秒她就会达到高潮而失去所有分数。于是雪梅鬆开了穴口。

短棒铿然落地,时间只剩下半分钟。比数变成可可 3,雪梅 4,但可可显然已无力再战,不可能在半分钟内拿到一分,因此雪梅还是惊险获胜⋯⋯

“妳是这样打算的,对吧?”理莎平静地说,将电极接在雪梅的下腹。

“咦,怎麽不是乳头⋯⋯”雪梅一脸困惑。

“我只说短棒落地要被电击十五秒,可没说电击的位置与强度,对吧?”理莎说:“节目效果嘛。”

“理、理莎姐,求求妳⋯⋯”

“好好忍住哦。”理莎嫣然一笑,开启电流。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雪梅的惨叫,她的膀胱彻底失禁,尿液与被灌入的醋酸激射而出,在舞台上喷得水花四溅。同时解放的快感也将她推上高潮,一起喷出来的还有潮吹的淫液。她早已无力维持原本的动作,但理莎温柔地托着她的身体,掰开她的阴唇,好让镜头特写她各种液体齐喷的盛况。

时间到。可可瘫软在地上喘气,脚边已经累积一摊汗水与淫液的溷合物,但跟雪梅的惨状相比,她是货真价实的胜利者。

“第一回合结果:可可 3 分,雪梅 0 分!让我们恭喜可可!”理莎高声说道:“两位参赛者都辛苦了,我们先进入特价时间,十分钟后再进行下一段节目!”

此时萤幕上出现讯息:特价时间开始。现在取下绳上的女僕来服务,只要三十代币而不是原本的一百。这是俱乐部的小小心思,由于节目过程难免出现空挡,此时就会启动特价时间,鼓励主人们多点几名女僕来玩。

虽然是对主人的福利,事实上还没被临幸的女僕都比主人们更期待特价时间——否则她们可能就得穿着极限高跟走上一整晚了。

一时间台下又活络起来,有些主人懒洋洋地享受着数名女僕的协力口交;也有些人方才已经充分休息,又再次抽插起新的女僕来。

理莎命令几名待命女僕上台,用嘴巴将已是一片泥泞的舞台清理乾淨,又拿来浸冰水的毛巾为可可和雪梅擦拭身体,清洁之馀也让她们亢奋的性慾冷静下来。

但十分钟真的很短,还没能喘息多久,第二回合的竞赛又要展开⋯⋯

我改变主意了,决定重新开始写这篇断头文
由于事隔较久,有些小细节可能接不上第一章,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 夜落俱乐部 第一章夜落俱乐部 第三章 >>
+3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One thought on “夜落俱乐部 第二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