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奥特琳德之黄昏

奥特琳德之黄昏 – 黑沼泽俱乐部

根据吟游诗人和神殿学者在各地上古遗迹中发现的传说综合起来,这个世界在遥远的上古时代有一个极度繁华的盛世时期。

那时的世界上住满了神,他们遍布这个星球的每一个角落,能用神力建造高耸入云的通天塔,或钻进铁鸟的肚子里,一天内飞越大陆,能潜入最深的海底,一部分神临死时,可以把身体和灵魂一起放在尖细的塔里,飞到遥远的群星上去。

诸神们无须在田埂间劳动,世间的一切美酒和财富都附手可拾,一个的普通的神城比现在大陆上最大的城市还大上几百倍。

只是一场大灾变毁灭了这一切,在那场被称为诸神的黄昏的灾变到来时,从天上降下了火与硫磺,华丽的宫殿倾覆了,世界树在燃烧中枯萎,被无意从异世界召唤来的邪神给了神们力量,也使他们心智混乱而自相残杀,最终招致一切的毁灭。

从世界树的灰烬中幸存下来的是神恩赐的造物:人类,以及邪神的仆人和魔法之力。人类在灾变后的世界中艰难的努力生存下来,离开死之大地和永恒的黑暗之北地,向南找到了温暖而肥沃的土地,生生不息的繁衍至今。

据传说在世界的角落也有幸存下来的神祗,他们始终在暗中帮助着人们,同时与邪神的代理人斗争。只是神祗只会出现在被选中的人面前并展现神迹。而这个人将成为教国的最高领袖。

《上古神话史》第叁章第六节 “国立教皇图书馆刊印限定神学院内部使用”大陆中西部的尼希公国,主城。

北城门。骑士团广场。

“敌军的先锋已经开始突击了!”城墙上的观察哨兵传来了报告,其实不需要报告,感受着大地微微的震动,就知道敌人的攻城方阵已经开始稳步的向城墙进军。

目前的王国最高军事指挥官,女武神奥特琳德抽出腰间的佩剑,向着面前最后的350名精锐骑士大声说:“近卫骑士团,愿意和我一起出击的,请将剑出鞘,向前一步!”

所有的骑士不约而同的佩剑出鞘,整齐踏前一步:“我们一定要守住城堡!”

“誓死追随女神大人!保卫公国!”

在大陆上,寒冷的极北是终日被黑暗笼罩,人类无法生存的死之大地,炎热的最南端是船只无法通行的静止之海和海上被称为AERORING的风暴之墙。

只有在狭窄的温暖地带有人类居住。而经过漫长的征战和统一,形成了两个较大的国家:位于北方的一神制宗教国家以及南方的联邦王国,还有散布在两国周边的小公国以及领。位于北方的教国由于连年北疆收成欠佳,因此积极的向南扩张,并以讨伐异教徒为名义,多年征战。

尼希公国是个只有一个领的小公国,位于北方的乌坦教国与南方的联邦王国之间的在一片峻岭之中,领内的高山上有目前大陆上已知的最大上古遗迹,也是传闻幸存诸神居住之地,但是由于地形险恶而无人能到达。6个月前,由于教国的红衣枢机大主教在主持洗礼弥撒时被异教徒刺杀,随后教国以这是联邦王国在背后指使为由,发动了第五次对南方联邦王国的大举进攻,教国军事参谋本部制定的计划是分兵快速攻陷公国,然后从狭窄的山坳中通过,进入联邦王国境内,从王国的软肋插入一把尖刀。为此不惜冒着侵犯圣迹的污名。而在最后一刻才知道30万大军压境的公国,匆忙的组织防御部队,但是双方力量悬殊,主城的陷落只是时间问题。

一周半前,一名天使一般名为奥特琳德的女武神突然降临在主城,在国王和家臣面前,向老迈的国王传达了主神奥丁派遣自己下地上界保卫遗迹的决心,并展示了奥丁的神迹。心悦诚服的老国王立刻同意女武神统帅公国防御部队抵御教国的进攻。经过近一周的民兵艰苦作战,负责攻击公国的30万教国军推进速度已经大大减弱,兵马疲惫,但是实力尚存,因此在主将的率领下缓慢而执着的前进,终于推进到了主城的城墙下。今日是第一次倾尽全力的攻城,一旦城破,充满报复欲望的教国军可能会将一切付之一炬。

此时,女武神奥特琳德正在召集愿意参与反击的骑士。从她的外表看,是一名年龄大约24岁的俏丽女性,头戴两翼装饰着雪白羽毛的女神战盔,上身着装饰华丽金色花纹的女神铠甲,露出胸前和纤腰大片雪白的肌肤,腰间是华丽的佩剑和金属护腰皮带,下身有着高开叉镶着繁杂金边的蓝色直裙一直延伸到膝下,裙缘是一圈金吊坠。双腿是银质金边的铠甲下着,从裙缝中露出一段洁白的大腿。

胯下骑着一匹通体雪白的良驹。跟随她的士兵们都知道她在需要的时候能从背中展开洁白的光之翼,随后飞上空中。只是现在那雪白的后背被淡紫的长发所覆盖。

她秀丽的脸庞上炯炯有神的美目从每个骑士的脸上扫过。

“很好,妳们的心意我接受了,那么,见习骑士离队!其它人随我突击。”

“上马!”年轻的近卫骑士团长发出号令。

奥特琳德一拉缰绳,调转马头一骑当先。叁百多名近卫骑士列为两队紧随其后。

北面战线上,配合着守城部队的佯动,亲自带领骑兵部队展开反突击的奥特琳德,成功的利用敌阵左右翼不同步的间隙,深入攻击了对方的前线指挥阵,将坐镇指挥的副将毙于剑下。失去指挥的敌人先锋在公国守城部队顽强的防御下,放弃了对城堡的攻击。但是,反转过来的敌先锋部队和敌本队却形成了对这支骑兵的完全包围。不到叁百骑士被二十万大军团团围住,已经身陷死地。战场上四处是死尸和哀号。

“不要放弃!”奥特琳德带领骑士们试图找到一个突破口,尽管她发光的铠甲和佩剑使她毫发无伤的突入阵中,每次挥剑就有数十人高高飞起,但不管他们怎样不断的杀伤敌兵,占有绝对数量优势的敌人依然执着的用矛尖吸取着这支骑兵队的鲜血与生命,渐渐的,大半的骑士和战马一起倒下了,终于剩下最后的二十名近卫骑士,将奥特琳德圈护在中间,除了疲惫的奥特琳德,每人都已是遍体鳞伤。这样下去恐怕不可避免的要落入敌手。

“投降吧!把妳们的邪神交出来,宽宏大量的我神可以恕妳们全尸而死。”

暂时围而不攻的敌阵中,可以听到有人在喊话,看来这次的包围战已经早有预料,只是明知如此,这次为城解围的突击恐怕还是会进行。

“女神大人,开始冲锋前我们便有必死的觉悟,请您撤退,请求您将我们的战斗传诵给后人。”残存的近卫骑士们将剑举至平胸,表情坚毅的说。

“希望死后能有幸被您选中,在瓦尔哈啦继续奉侍于您的麾下。”

望着这些年轻而坚毅的面孔,奥特琳德不由得对不得不将他们带入了死地的自己感到悲哀。但是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赋予他们死的意义。

“感谢各位的奋战,妳们的英勇使妳们有资格成为神的战士。”奥特琳德举剑向骑士们行礼,“愿我们瓦尔哈拉见。”接着她展开背后的光翼,准备飞上空中脱离战线。敌人使用的普通弓箭对她是几乎无效的,只要飞出重围就可以回到城堡了。

看到女武神展开了背后的光翼,举着长矛的敌军冲了上来。

“为女神而战!”

“公国万岁!”残存的骑士们毫无畏惧的抛掉折断的长矛,举剑迎上,剑矛相交的一瞬间,外围的大半骑士便和爱马一起乱枪穿身,战死沙场。

“危险!女神大人!啊……”在黄昏的光照下,一名近卫骑士注意到敌阵中混杂的一名红袍高阶大祭司正对着奥特琳德,发出咏唱魔法特有的光芒,冒险转过身向着黛特琳德发出警告,随即被数只敌人的长矛贯穿了胸膛。

“利夫!?”奥特琳德听到部下的惨叫,随即感到背中一热,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

“呜……”

奥特琳德从昏迷中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阴暗的地下单人牢房中,墙上几盏昏暗的油灯照亮了墙角边和墙上形状各异的拷问刑具。她试图活动右手,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腕已经被褐色的皮带束缚住,用滑轮吊在天花板的正中央;身上的衣甲有些零乱,却依然完整。但是右膝屈曲着,右小腿和大腿被并拢着绑在一起,右踝的绳索和手腕的绳结绑在一起,只有左靴足尖可以触到地板,和被吊起的双手以及右足一起分担身体的重量。当她往身下的地面上望去的时候,不由得惊的花容失色。她的左足尖正踏在一个发出淡淡粉红光芒的小型召唤魔法阵中央。

来自神之国的她当然认识那个召唤魔法阵,是用来打开异空间通道的。而粉红色的光芒意味着它连接的界限是……想到这里,她的俏脸不禁泛起了几丝红晕。

但是这里的情况很奇怪?环顾四周,没有任何的人,也找不到可以窥视的地方,整个密封的牢房里只有她一个人,在这安静的夜里,隐约可以听到头顶远处地面上哨兵走动的脚步声。

奥特琳德的思绪飞速的转动着:敌人的目的?那些穿着红袍的神职人员?为什么这里没有人来拷问或监视?自己当时一定被什么魔法击中而麻痹了,看来装甲对地上人类自己开发的魔法防御效果不如预计的那么好。但是,首先……她习惯性的想挣脱束缚,但是惊讶的发现自己全身的力气正被地面的召唤阵不断的吸收进去,别说坚硬的皮绳,就连一般的麻绳她现在也挣脱不开。

“不好,这样下去的话……”奥特琳德的表情不再那么自如了,她开始努力试图进行以铠甲外观为伪装的轻型航空装甲的神经连接,但是装备却完全没有反应,也许是麻痹魔法的后遗症。

仿佛感应到祭品的苏醒一般,地上魔法阵的粉红光芒一下变强了,先是有数只细小的触手从魔法阵中出现。四处嗅探,碰到她的玉足就迅速的沿着腿甲滑过小腿的曲线,攀上大腿,接着捆住了她的全身限制她的挣扎。冰冷而粘湿的感觉使高傲的女武神有种战栗的感觉遍布全身。“不要……这种魔物……仁慈的我父奥丁,请庇护您的女儿吧,啊……仁慈的父神,咿……啊啊……好热,这样摩擦的话,那种猥亵的事情……”奥特琳德扭动着身体,无助的祈祷。

这是数十年前教国的秘密枢机机关里,一个接近精神错乱的审判官从古老的召唤魔术中开发的专门用于对异端使徒拷问的技术,如果直接用于普通的人类异教徒的话,只会得到一个神经被烧坏的废人而已。因此实际上用于普通人类以外的拷问,这是第一次。按照古老秘术记载,能够得到一个对施术者完全顺从的奴隶。当然包括头脑中所有的情报。但是缺点就是召唤法阵在运作的时候一个范围内会形成结界,结节内的人类如果停留的话也会受到一样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奥特琳德看不到一个人的原因。当然,那个开发这个技术的审判官最后因为对同事实验读心术,而被惊恐的同僚秘密杀死,间接的使读心术的秘密至今无人得知。

此时布下召唤阵的教国先遣军高级大祭司正在帅帐内一边耐心期待着实验的结果,另一面心里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回国后获得的功勋,以及如何把他的竞争者借机除去,好继续一举成为下届大枢机主教的候选。

地牢内,从法阵中央升起了一只成年公犬般粗大的红色触手,探入了她的裙下,触碰着那层华丽的丝绸内裤。接着耐心而执着的隔着丝绸在她下体的两片樱唇间摩擦,直到感受到温热的蜜汁从花径中渗出,和触手上用途不明的半透明分泌粘液一起将华贵的丝绸内裤浸湿至透明,才从旁边拨开薄薄的阻碍,侵入了女武神的蜜穴。

“咿……!”奥特琳德反射的咬住唇边的一束长发,忍耐着从下面传来的触电般的快感。下到地面界单独执行任务的这叁个月,需要维持女神高贵尊严外表的她,已经孤单一人渡过了无数难熬的不眠之夜,诚实的身体不受意识的控制,下身生怕对方逃走般紧紧的裹住侵入的异物,而胸前的两颗蓓蕾早经高高立起,隔着薄薄的布料摩擦着冰冷的盔甲。

“啊……啊啊……好热,呀”这支阳具般的触手动作起初轻柔,仿佛感受到蜜穴变得湿润而收缩一般,配合着奥特琳德的喘息慢慢加重加深,每一下都顶在她柔软的深处,而她也被顶的呻吟不止,充实的感觉从小腹沿着脊髓一边上升一边扩散到全身,仅仅几百下之后,女武神动人的身体就已经到了屈服的边缘。

“啊……要来了,要来了,要来了!呜呜呜呜”奥特琳德狂乱的扭动着腰肢,追求那一刻的绝顶。下一个瞬间……触手开始了最后抽搐般的冲刺。

“啊啊啊啊啊……啊……”奥特琳德的视线变成一片空白,随后脑海中的意识被高潮吞没了,她伸直的左足尖已经绷紧,而雪白的大腿根部微微抽搐着,触手在将她送上高潮后,抽出蜜穴口,将滚烫而浓稠的精液喷满她的小腹和前胸。

之后仿佛满足般的瘫软回到法阵中,过了几分钟,又有一条新的触手升起,沿着左足上升游走到两腿之间,开始新一轮的抽插。

“呜……呜……呜,啊”随着触手的抽插,一滴滴爱液沿着垂下的左足滴落到地面,法阵的光芒更加旺盛,更多粗大的触手争先恐后的从阵中升起,每条触手的顶端都外形各异,原来再她蜜穴中抽插的那只触手已经转为蹂躏紧窄的后庭,而一条公马般粗大,表面突起无数震动肉粒的触手接替了空出来的前面蜜穴位置,在每九浅一深的抽插了数百下之后,在奥特琳德的娇叫声中顶住子宫口射出浓浊的精液。她灌满精液的小腹微微隆起,触手每一次有力的内射都将前面积存的白浊精液挤出蜜穴口,顺着雪白的大腿和足上的铠甲流淌到地面,汇入法阵中央那一小滩精液池中。

淫荡的肉戏就这么持续着,在黑暗的地下牢房里,对昼夜更替完全没有概念,3天、5天?也许更长时间?墙上的油灯早已熄灭,但是牢房里有法阵放出的亮光照明。一直没有人进来。也没有任何人送来水和食物,也许他们知道这是不需要的。奥特琳德仅仅以伸入口中的触手的精液为食,而这些分泌的液体似乎也含有不明用途的成分。她的身体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只有一波波的快感传到她的意识中。被魔法加持以及触手粘液渗透的身体变得非常敏感,只要有轻微的触摸大腿内侧就能引发她的一阵哆嗦。而眼下她的后庭中旋转者一只表面布着螺纹的细触手,前方蜜穴中是两只中等粗细的触手在交替进出,带出的一滴滴爱液和精液飞溅到地上,被法阵吸收。而再往前方就是一只宛若柔软蔓藤一样光滑的纤细绿色触手,象吸管一样插入她的尿道,一边前后缓缓的抽插着,一边贪婪的吸着女武神的黄金水。她上身的铠甲被解开,胸前傲人的乳房被有着叁瓣肉唇顶端的粗大空心触手罩住,内侧的无数小肉须爱抚着乳肉,还有内部的两只粗糙的吸盘或急或缓的吸吮着顶端的蓓蕾。陷入爱欲中的奥特琳德只能随着触手的意志呻吟着扭动身体,接着被送上一个又一个高潮。换成普通的人类女性,此时无论身体还是意志,都已经到了崩坏的边缘。

但体质与普通人类女子截然不同的奥特林德不但没有虚脱,而去在先前战斗中身上的伤痕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从召唤阵中涌出的玛那渗入她的身体,力量又回到了四肢,皮肤和脸蛋似乎也因为精液滋润的变的白晰而更有光泽。事实上,现在以她自己的力量已经可以撕碎这些触手挣脱开来,只是渴求欲望的身体似乎不愿离开这个法阵,而她的意识也只有在高潮的间隙才能断断续续的思考。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难道就要这样成为触手的玩物而渡过一生……啊啊啊……又要来了……不行……好热”奥特琳德的神情已经变为恍惚,淡紫的发梢随着身体的摇摆轻拂着触手,它们由于这新的刺激而又一次兴奋起来。

这时,地下牢房的门砰的一声被巨大的力量撞开了,几名被放倒的守卫七歪八倒的堆在地道的一头,随后,一名绿色长发,身着着发出耀眼白光的华丽铠甲的女武神飞了进来,她的铠甲外观和奥特琳德穿的有些类似,但外观可谓加倍的华丽和复杂,里外四层的结构紧紧的覆盖着她的全身,背后不是用投影幻化出的幻影光翼,而是真正有空气动力学意义的优雅可变翼。她身后跟着一名看不出性别,带着密闭头盔,身着标准航空机械步兵装备的护卫。

来者正是受奥丁之命前来增援的第十叁女武神爱尔薇特(AILVIT“全知”)。

她一进牢门就开口用一种地上人听不懂,但是女武神之间明白的古老语言说话“奥特琳德……吓。”

爱尔薇特被眼前的光景吓了一跳,“居然敢对女武神……!”她只是右手隔空一挥便把触手全数斩碎,连同地上的法阵也和地面一起被劈成两半。衣衫不整,浑身沾满精液的奥特琳德终于从触手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还在高潮余韵之中的她倒在地上的精液池中,双目无神的喘着气。

“汉斯,我们撤退。”爱尔薇特抱起全身无力的姐妹,向着包裹在航空装甲内的护卫发出命令,随即抱着奥特琳德飞出了地道。而被称为汉斯的护卫在环顾了牢房后也跟着飞了出去。

外面是深夜,地面上的敌军大部还在熟睡之中,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在这一刻已经被提前画上了句号。在这个火药刚被边远蛮族使用到军事发明上的黑暗时代,天空还是不属于地上人类的。爱尔薇特带着奥特琳德一气飞上了云端,直到云层遮蔽了她们的身影,地面的人看不见为止。而在云层之上等着他们的是一艘飞行中的全长近1公里,拥有着六片优雅长翼的永久空中云船,这是有数百年舰龄,在大灾变之前由神之国使用失传的太古高度技术力建造的超弩级航空舰,自从在空中船坞建造后,就永不落地的在成层圈上飞翔,相当于女武神的坐骑,当她们通过神经链路直接连接时,巨大的云船就相当于穿在她们身上的一件铠甲一般自如。这艘前在上空待机的是爱尔薇特的座舰AILVIT(同名)。

沉睡的奥特琳德被放入了舰上的医疗舱。而站在舰桥上的爱尔薇特和那名摘下头盔的护卫站在水镜池面前。从4万英尺的空中,穿透云层的监视之眼将地面上教国军的本阵驻地一览无遗。

“看来要向我主奥丁申请,展示更大规模的神迹。”爱尔薇特分析了地面的情况后,得出了结论。汉斯很清楚她的意思,为了达成守卫圣迹的战略目的,也因为这次不成功的干涉介入的太深了,地上界干涉计划必须要有正确而果断的修改。“地上的教国军拥有我们估计之上的魔法力量。奥特琳德这次就是因为只使用了轻装备而被捕获。而其它几名姐妹们的舰船还要数百小时才能赶到。”爱薇陷入了沉思之中,这次的修正作战计划可能会史无前例的集中6名女武神。以这种规模的的战力可以毁灭一个国家,但她们的任务是影响战局,使之符合瓦尔哈拉的大计划,必须严格按神谕行事。

“那么,我们现在先向注定将战死的士兵们致以敬意吧。那之后……今夜还很长呢。”身高比爱尔薇特低了一头,相貌还有些稚气未脱,而眼神和语气却已成熟的汉斯口不对心的说,他的手已经攀上了爱尔薇特的纤腰,这一对看似姐弟般的恋人之间的关系,在过去共同航行的几周内,似乎发生了更加深厚的转变。

“呜……”汉斯一边吻上爱薇的玉颈,一边思考着两军的情况。但无论如何,有一件事是确凿无疑的。

明日,愤怒的奥特琳德醒来后,地面上的战况将会变的完全不同……

不错的文章,在网上偶然看见,感觉不错,搬运一下。

+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