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Alex ♥

女子酷刑监狱 第二章

女子酷刑监狱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冰美人

第二间屋子与其说是监牢,不如说是橱窗或是冷柜,因为里面放着的是一座冰雕——以一位美人为内核冻结而成的冰雕。只见她长发及肩,半卧在浴缸中,脸色绯红,琼鼻两翼微微张开,小嘴微合,双眼迷离地望着前方,双臂斜向上举起,双手向中间半弯,像是想要去拥抱着什么,手指晶莹剔透,依稀可见里面的血丝,同样是鲜红的,并不是常见的青色。

乳头更是红的发紫,像两颗紫葡萄似的在洁白如玉的乳房的衬托下分外显眼,而且乳头似乎刚刚被人挑逗过一样,整一个地大了一圈。美人两条玉腿微微曲起,左腿搭在浴缸边沿,右腿微微抬高悬在了半空中,脚尖脚背微微绷紧与脚腕小腿一起构成了诱人的弧线,好似正是在刚要出浴的时候突然被冰封的。

但是美人的腿上穿着粉色的半透明丝袜幽幽地闪着微光,表明似乎美人不是在洗澡时被冰封那么简单——如果是单纯的洗澡怎么可能穿着丝袜嘛。而当女囚们看向浴缸时发现了更神奇的一幕,蜜穴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下盛开着,隐隐约约好像喷出了什么,但是因为波光闪动看不清楚,这么乍一看好像女子刚好沐浴完毕正要走出浴缸。要不是橱窗冒出的寒气冷的大家直打哆嗦,几乎所有人都要以为橱窗里的人还活着,差一点就被这栩栩如生的冰雕骗过去了。

旁边的电视正介绍着冰雕的来历做法:这位美女原本是被毒枭包养的女学生,19岁的年纪就和毒枭一起被抓了,她生前最喜欢洗澡给毒枭看,用丝袜美腿诱惑大佬。于是买下她死法的人决定让她永远定格在最美那一刻,于是我们绞尽脑汁才想到合适的处理方法:

首先在零下十几度的冰库中放上一个浴缸,接着把美女脱得只剩一双粉红色的丝袜,再向美女的体内注入烈性春药,私处同样涂满烈性的媚药膏,全身涂满厚厚的催情油,油光水滑的皮肤摸起来好似锦缎一样,看起来也反射着淡金色的光彩,煞是迷人。然后再对她的乳头进行挑逗抚摸,直到乳头充血挺立,像葡萄一般大小。接着美女体内被注入了大量的毒品——就是她大佬卖的那种。

于是在毒品的作用下她很快地出现了强烈的幻觉,在五分钟之内已经分不清虚幻与真实,她在迷迷糊糊中见到了深爱她的父母、暗恋她的同学以及已经被执行死刑的大佬。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过程中由于多种烈性春药的作用她的蜜穴已经流水不止,但由于我们小心翼翼地避免给她蜜穴直接的刺激,她并没有一次潮吹过,性欲在她体内炙热地累积着,等待着爆发。

两名穿着厚厚的防护服的大汉提着只穿着一条丝袜的她走入了零下十几度的冰库,很快她的全身都变得的绯红,分不清是冷气的作用还是春药的作用。但她沉浸在与大佬的相逢中,丝毫不在乎寒冷。大汉将她放入了她熟悉的浴缸里,她顺势在浴缸里如鱼得水地卖弄着性感的躯体,尽管这个浴缸里根本没有水。

接着两名大汉从角落里提来了两个又大又厚的保温瓶,每个保温瓶里足足有十升零下四十几度的液态甲苯。两名大汉紧张地盯着美人,权衡这美人的姿态是否充满美感,于是在美人将要在幻觉中与大佬拥抱的那一刻,两名大汉不约而同地将瓶中的甲苯倒向了美人全身。甲苯顺着美人的身体向下流淌,从琼鼻到脖子到锁骨到乳沟……终于蜜穴接触到了甲苯,那一刻巨大的温差给予了机体极大的刺激,欲火爆发了,大小阴唇向外翻开好似花朵盛放,大量的爱液从阴道中喷涌而出,随即又被超低温冻结形成了一簇簇冰凌记录这最后一次的潮吹,她奋力地想叫出声,抒发自己的快感与喜悦,但已经冻僵了的嘴巴与胸膛只能让她发出无力的呜咽,很快连呜咽声都消失了。

在二十秒内美人的体表就被冻瓷实了,凝固成这一充满诱惑的体态。甲苯也在浴缸中没过了美人小半个身体,构成了“美人出浴”冰雕的“水面”。这唯美的画面,仿佛在宣称着“艺术就是永恒”!

友情提醒:吸毒毁一生,请远离毒品。

舞者

正在女囚们变得越来越惊慌失措时,她们被赶到了下一个囚室,下一个囚室足足有五六十平方,它的两面墙都是用镜子做的,地面铺满了实木地板,地板被漆的可以倒映出人影。在地板上有一个靓丽的身影在跳着芭蕾舞,她穿着一双高筒软底红舞鞋,在时快时慢的旋转中,由白色纱裙遮掩的蜜桃臀若隐若现,上身穿着的是是白色短袖贴身背心,背心上的亮片点点闪光令人目眩神迷。她的脸上展现的是高贵温和的笑容,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不由让女囚们不安恐惧的心平静下来,并渐渐沉浸在优美的舞姿中,事实上舞者轻闭的双眼也显示她也同样沉浸其中。

旁边的电视照例介绍着她的来历,她是监狱从人贩子手里买了的,如今是她在这里的第九个年头(虽然她并不知道,因为囚室里不见阳光,也没有任何计时工具,至于放风,呵呵呵呵)她被拐前就是一个芭蕾舞天才,仅仅十岁就考出了芭蕾业余九级证书。后来来到了这里,她拥有了充裕的时间练习芭蕾舞(每天十六个小时)也观看了许多名家的录像,现在如果把她放出去参加比赛绝对能获世界金奖。

事实上她现在正在进行的项目就是芭蕾舞点播直播,虽然价格高昂,但暗网上的老板们依旧不吝点播,这一点也从侧面证明了她的价值。当然她的价值斐然不仅是因为她的天赋异禀,也与我们对她的细心呵护、严格要求、以及一些小小的道具有关。

她十岁刚被卖进来的时候,还是个粉可爱粉可爱的女孩子,女孩子在这种年纪本应该在阳光下露出天真无邪灿烂的笑容,可惜进入这里怕是一辈子也见不到阳光了,而且她也没有笑容,一天到晚哭着喊着要爸爸妈妈。我们都觉得很可惜,虽然让她见到阳光的确不现实,但是让她露出笑容嘛,我们寻思着还是能做到的。

于是每当她哭出来的时候,我们就给她无微不至的呵护——挠痒痒,用羽毛轻抚她的脖子,用毛刷舔舐她的足心,十指流连于她的肋间……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感受过我们的呵护,绝对当得起无微不至。起初她对我们的呵护并不适应,她的确笑了——但是笑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比哭还难看。于是我们总结了经验教训,给她观摩了各种各样的笑容:有灿烂的、欣喜的、天真的、高雅的、甜美的、乖巧的……也给她更加细致的呵护,没过多久她就领会到了我们的关爱,露出了由衷开怀富有感染力的笑容。

后来,我们发现她似乎离不开我们的呵护了,因为当我们呵护以后,她练舞才会格外的专注、精神、充满活力,离开了呵护,她的舞蹈就少了些神韵。但是我们总不能在她跳舞的时候也呵护她吧?经过试验,我们发现了一个权宜之计,只要在她起床帮她穿鞋时向她每个脚趾缝里撒上一点点痒痒粉,我发誓只有一点点,她就能绽开如花的笑容,充满激情与活力地练上十六个小时的芭蕾,直到晚上准备睡觉时我们把她舞鞋上的锁打开,帮她清洁脚上的污渍与汗液,涂上具有杀菌消炎、机体修复、美白除臭等多种功效的神奇药膏才结束。

她的激情与活力是多么旺盛啊,以至于她能把一盆一日三餐万年不变,其他囚犯都吃吐了的土豆牛肉黑豆白米粥,迫不及待、三口两口地在一分钟之内吃的干干净净,接着又风风火火地投入芭蕾练习中。我相信她的内心也是同样充满欢乐、满足与感恩的吧!

这样的练习生活过了五年多,小女孩的身形已经长开,基本定型了,二八年华的少女足够称的上一声小姐姐了,她的舞技也接近大成。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在暗网上开设芭蕾直播,还有既然身形已经长开,可以对她的身体进行改造,给她一些永久性的装备了。

于是过了几天我们骗她说今天是她十八岁生日,叔叔阿姨要给你一些生日礼物,少女十分开心跟着我们一蹦一跳地走入了人体改造室,她将和一批囚犯一起进行改造。先是脱毛收缩毛孔的处理,由于带着假发跳舞不便,所以秘制药剂只涂到脖子,其他女囚也是一样。房间里躺着大几十人,只有她一个是面带笑容安安静静的,其他女囚都因为浑身的刺痒而哭着笑着,大声地叫骂着,她转过头去久久注视着那些行为粗鲁的女人,虽然嘴角还是带着迷人的笑容,但她眼神里的羡慕却是她在这个年纪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接着她转过头来面对那个在她身上上下其手涂抹着药物的叔叔,面带温暖关心的微笑说:“叔叔你的橡胶长袖手套可要戴结实一些,要是不小心把药剂沾到皮肤上……可是会……毛发可是会再也长不出来了。”因为她身材很好所以不用做抽脂之类的处理,所以我们直接按照商量每个人依次在她身上安装上永久的阀门肛塞、阀门尿道塞、阀门乳塞,可以定期更换的烈性春药植入剂、蜜穴震动棒、阴蒂跳蛋、降噪无线耳机(开启后只能听到耳机发出的声音,无法直接听见外界的声音)、花纹美丽但十分模糊视线的隐形眼镜(三米以外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腋下锁骨与腰肢带有向内软刺,外表却十分正常的贴身舞蹈上衣(各自颜色款式都有足足好几十套)每当一个人安装完成,她就向那个人露出甜美感恩的笑容,用着愉快的声线说:

“谢谢叔叔/姐姐,你的礼物我非常、非常喜欢呢。”哪怕最后因为春药而脸色通红,因为眼镜而认不出是谁,因为耳机而很难听清楚回答(因为没开开关所以不是完全听不到),她的笑容依旧那么甜美,声音依旧那么愉快。后来我们集体送了她一双粉红色的长筒软底舞蹈鞋,这双鞋完全按照她腿的倒模制作,绝对合脚,内置的锁扣让其穿上以后除非穿烂否则绝对脱不下来。

而特殊耐磨的航空材料让鞋子穿烂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也许只有神才能在不伤害里面的腿的情况下暴力打开这双鞋子。每只鞋里面有一千多根电动软毛,均匀分布在脚掌、脚背、脚心、小腿等各个部位,软毛们由锂电池供电,一次充电能连续运行七十二小时,而事实上它们只要给小姐姐十六小时如父母般无微不至的呵护就能得到充电。

鞋子还带有特质的外接阀门用于不脱鞋的足部清洁、保养,这样就免除了由于脚气等原因造成的对脚的伤害。小姐姐穿上舞鞋以后舞鞋的所有功能就启动了,她咯咯笑了一会,显得十分开心,还下床跳了一段舞,虽然由于不太适应装备,跳的有失水准,但因为女囚改造早已完成送出了改造室,所以观赏舞蹈的只有我们自己人,我们还是报以小姐姐热烈的掌声。

她说:“我十分感谢哥哥姐姐叔叔阿姨抚养我长大,也十分喜欢今天大家送我的生日礼物。其实我还想要一件生日礼物,不知道大家能不能送我?”“说说看,合理的话可以送你。”“我忘记我的名字叫什么了,大家能送我一个名字吗?”我们相互商量了一下,最后由装备部的领导拍板“你就叫小舞吧,跳舞的舞。”就这样,小舞的“十八岁生日”结束了。

后来直播开始了,我们与小舞约法三章,暗网老板会点播舞蹈,她每高质量地完成一支舞就给她记上一些信用点,信用点可以换取食物,也能换取服务,比如说开启震动棒与跳蛋来缓解由春药引起的欲火,开启尿道与肛门的阀门来进行排泄,或是进行足部的清洁与护理之类的。

刚开播的时候生意不好,但是有些服务却是刚需的,所以小舞欠下了许多的信用点,于是我们决定允许小舞以增加身上道具的形式来获得信用点,同时如果要减少身上的道具必须扣除双倍于增加而获得的信用点。后来小舞适应了身上的道具,她的舞姿也越来越优美,她的双目含情脉脉,充满层次的瞳色令人迷醉,不知道真相的人丝毫看不出她的半盲;她红唇微嘟,巧笑嫣然,勾起观众无限的情欲,观众却不知道由于春药的作用她内心的欲火是他们的千倍万倍;乳头上新挂的铃铛随舞姿摇动着,发出清脆悦耳的铃声,却不知铃铛夹着乳塞把她的乳头磨的又红又肿;小舞扭动着腰肢舞动手臂挥洒这青春的活力,丝毫看不出每一个动作都会对她的腋窝锁骨与腰间软肉造成巨大的折磨,只有衣服下摆流淌出的汗水诉说着她的辛苦;舞鞋里的软毛无时无刻都在爱抚小舞的皮肤,督促着她要时刻保持完美的笑容,为了回报软毛的辛勤劳作,小舞一醒来就迫不及待地跳起了芭蕾,将吃饭、上厕所等无关时间压缩到最短,好似这样做软毛就会停止督促一样。

由于小舞适应了道具舞技恢复了水准,加上一天十六个小时的表演,直播突然火爆了起来,小舞很快赎掉了所有增加的道具,并且连原有的道具都要拆掉,那时是小舞舞跳的最有神韵的时候。后来,我们想了个办法:给小舞过节,小舞第一次在我们这里过上了国庆节、感恩节、圣诞节等等节日,几乎每一星期就要过一次节,过节时我们把小舞拆掉的隐形眼镜、烈性春药、束腰等道具作为礼物再次送给了小舞,并贴心的帮她装上。

收到礼物后小舞笑的十分开心,用甜甜的声音感谢了我们的慷慨,只不过那段时间小舞使用的被子常常有几块湿痕,我们疑心是尿塞肛塞漏液,却丝毫检查不出问题。再后来,我们发现小舞的芭蕾似乎失去了神韵,直播热度也降了下来,最终小舞还是拆掉了束腰,但保留下了所有我们送她的“生日礼物”直到现在。

也许那一天,才是小舞真正的出生日吧。

<< 女子酷刑监狱 第一章女子酷刑监狱 第三章 >>
+65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6 thoughts on “女子酷刑监狱 第二章”

  1. 小舞(小武)是你么?看了光与影,忍不住吐槽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