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Alex ♥

女子酷刑监狱 第四章

女子酷刑监狱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四章 脚气刑

在参观完转生井之后,女囚们被按照姿色分门别类带到牢房中关押,等待着她们被拍卖的结果与被别人决定的悲惨的命运。很快其中一个女囚被挑了出来。

“这个女囚怎么样,脚又大,腿又长,身上还没赘肉,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选她一定能用很久。”

“好,那就她了,看看她能不能像你认为的那样耐用。”

决定后,两名工作人员就架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走了出来。“这美女这么多天没洗澡还是香的呢!”小个子轻轻嗅了嗅美女的锁骨惊讶地说。“体香嘛,有体香的美女虽然不常见,但我们在这里工作总会遇到几个的,而且是真正的体香美人哦,这里可没香水给她们喷。”较为强壮的工作人员说。“两位好哥哥,这是要去哪?告诉小雯可以吗?”女囚个子足有一米七六比看守其中之一要高,但还是故作娇羞,低垂着微红的脸庞,向他们询问道。“嘿嘿,一个好地方,能让你成天笑的合不拢嘴,并不拢腿。”“是要给哥哥们服务吗?小雯一定会努力的,嘻嘻。”女囚娇笑道,心想在这监狱里被人艹已经是最好不过的结局了。

闲聊着,三人来到了检查室,医生让女囚躺在妇科检查椅上,固定住,脱下了她的鞋,搬起她的一只玉足细细检查:这是一只41码的白皙玉足,在小脚趾靠近边缘的地方有一些被高跟鞋磨破皮的痕迹,还有在小脚趾缝的地方也有一些红肿破皮,那是曾经得过脚气的记号。再看看另外一只,也是如此。脚背上倒是白皙一片,可以看到浅浅的静脉,不过惊讶的是她脚底也是一片雪白,摸上去柔柔软软很舒服,没有一点老茧,这与她健美的,一看就知道需要大量运动才能形成的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反差,看来,她为了保持小脚的美丽经常为小脚进行磨皮等保养。“你经常给脚磨皮吧?”医生边爱抚这脚边问“啊~呼~”女囚享受着脚上传来的舒服的感觉,忍不住叫出了声,回答道“没有磨皮,我的脚天生就这样,啊~好舒服。”的确,如果经常保养,脚上就不会有破皮的痕迹了。“你们挑到宝了啊。”医生对看守说“她很合适,你们回去吧,这里就交给我了。小徐,你过来一下给她洗洗脚。”

在看守离开的同时,那名白色短发女医生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那盆水是淡蓝色的,像是某种消毒水,女医生戴上手套,用柔软的羊毛刷子饱饱地沾满药水,温柔地向女囚的脚上涂着。她把头凑近女囚耳边,她的发丝摩擦着女囚的脖子,女囚感受着脚上的柔软与脖子上的微痒“啊~”又不禁叫出了声。“呼~呼~”医生向女囚耳边吐着兰息说道“真的是好敏感的jio呢,也不知道这么敏感的jio是怎么撑起你那么高的个子的。舒服吗?要不要再温柔点呢?emmm,药水还有很多,你要多涂一点吗?”说着,她又把刷子向盆中的液体按了下去,把鼓鼓的刷子伸像了女的另一只脚。蓝色的水滴顺着白皙圆润的脚趾流下来,流过翘起的脚掌,流过敏感的足心,流过微红的脚跟,最后滴入盆中,发出清脆的响声,女囚的脚也因为涂满液体而反射着迷人的光泽。女囚忽然觉得脚有点痒,眉头蹙了一下,动了动脚,但因为小腿大腿都被皮带绑住,所以除了无助的摇动,她的脚做不到其他动作。“感受到了吗?有点痒吧,像是有小虫子在脚里爬的那种感觉对吧。”小徐轻轻说道。女囚脚晃得更厉害了“你。。。你给我下蛊了?”“安啦,那种像小虫子一样的感觉是你脚皮生长的感觉,你仔细想想,你伤口愈合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感觉?这个药水就是专门促进脚皮长大的,涂了这种药水,你的jio上会长出厚厚的老茧哦,你的脚心、脚底、脚背、脚指头都会有厚厚的雪白的老茧哦!”说着她用手指甲刮了女囚的脚心一下,痒得女囚的脚心猛的一缩“啊~”“记住这种感受吧,以后你可是会分外怀念它的。”说着,她又刮起了脚心,弄的女囚娇笑连连。

看着药水被吸收的差不多了,小徐又向女囚脚上涂了一遍,过了一会又涂了一遍。这时我们可以很明显看到女囚脚上角质层的痕迹了,但由于秘制药水的缘故,女囚的脚还是一片白皙,并不是老茧通常的暗黄色。女囚感觉脚上好似有无数个蚂蚁在爬,痒得不住摇头,小徐看着好似很难受的女囚不禁兴奋了起来,舔了舔她的耳朵说“呐,你是不是很难受呀,脚皮还要点时间长好,我们先happy一下,转移一下注意力。”她把女囚的衣服扒开,用一只手指在乳晕上转着圈,时不时舔舐一下粉嫩乳头。另一只手划过腰间,在肚脐上转了转,穿过没有赘肉的小腹,伸入宽松的裤子来到了潮湿的蜜穴口。手指刮擦着阴唇,在上面画着8字,在乳头阴部香足的三重刺激下很快女囚迎来了高潮。爱液如喷水一般流淌下来,大腿上的丝袜立刻被浸湿了。高潮的快感像电流一样冲进脑海,让她一下子「啊」的叫出声,然后失神品味着。小徐贴近她面前,张口含住了她的香唇,如恋人那样亲密地吮吸,用温柔的方式。舌头慢慢地探索着她口中的秘密,味蕾与味蕾摩擦着,品尝着味蕾的味道。“开心吗?让我更加开心点吧!”

小徐把手伸进了自己湿润的蜜穴,从里面掏出一把蜜汁,胡乱地抹在女囚脸上,她忽然感到了女囚在舔她手心,痒丝丝的,很舒服,于是彻底解开了自己下身的束缚,两脚跨坐在检查椅的扶手上,将蜜穴对准了女囚的口鼻部,蹲了下去,两手向前揪住了乳头,激烈地揉搓着女囚高高挺起的乳头。“啊~轻点,要死了”感受着女囚的叫声拍打自己的下体,小徐一阵酥麻“舔啊!让我爽,我也让你爽!”只见女囚轻揉慢捻摸复挑,舌头从肉核划过阴唇,又倏忽伸入蜜穴,味蕾的磨砂感别有一番风味。一进一出间蜜汁与口水混合着从女囚的下巴淌下,小徐觉得不够,蹲得低了些,用自己的屁股摩擦着女囚的脸庞。“咳咳,咳咳”一个多小时后小徐才将积攒已久的爱液喷入女囚的口鼻中,激起一阵咳嗽。“唉,我还以为你口技很厉害呢,没想到还是用了那么长时间才让我满足,那你就没得爽咯。算了,本小姐大人有大量,还是送你个礼物。”说着一根较为纤细的假阳具插入了女囚蜜穴,并给女囚穿上了贞操带死死地固定住了它。“这根小可爱上有纤细的绒毛会不断刺激你的性欲,让你的蜜穴永远永远湿润,但是它太细了,你是绝对不可能靠夹紧它获得高潮的哟!好好享受吧!哈哈哈”女医生心满意足地从充满呻吟声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而女囚在脚底的瘙痒与蜜穴的刺激下无神地躺着,等待下一步安排。

一天后,检查室门开了,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男医生皱了皱眉“小徐你又乱搞,罚你一个月打扫卫生。”“打扫你肉棒的卫生吗?好的呢。”“打扫我们检查室、手术室与实验室的卫生!下次要搞找个空房间,别随地发情,你是狗啊!”小徐也不恼娇笑道“人家就是一条随时发情的小母狗呢!”“我看你是小公狗!”两人上前检查了一下女囚的脚,发现老茧已经很厚了,脚已经足足大了一码。于是他们把女囚带到了另一个囚室。囚室里有两把铁椅子,每把铁椅子被四根锁链吊在天花板上,一把是空的,一把上已经有一个女囚,她穿着不透气的黑色长筒皮靴,小腿、大腿、手臂、身子上共有几十根皮带把她死死绑在椅子上,除了皮带,她身上没有穿任何东西,椅子的坐垫中间有有一个洞,她的下体正好对着这个洞,这样她的屎与尿可以直接通过这个洞排放到下面的便桶里,她的其中一个鼻孔里插着一个管子,管子粗的挤满了整个鼻孔,管子里还有黄色的不明液体,她的双眼无神,嘴角带着神经质的笑容,看上去格外惊悚,不似活人,只有她的头时不时拍打着后脑的垫子,才证明她还活着。

小徐走上前去,伸手摸了摸她下垂的乳头,说“哎呀,你又瘦了呢,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啊!告诉你哦,这样不行的,你只有好好吃饭,把身体养的棒棒哒,才能给我们生产出更加骚臭的袜子的。这顿饭就由我来照顾你吧!”说着,她一根根地解开女囚小腿上的皮带,把靴子脱了下来。

前方高能预警

顿时一股骚臭酸臭的气味弥漫了出来,比用榴莲与男生的臭袜共同腌制的臭豆腐的气味还要不可名状。只见靴子里面是被各种污渍染成黄黑色的白色长筒棉袜,就是在双凰囚室里见过的那一双,果然,小徐用两根戴了手套的手指拎着袜子的上沿把它们脱了下来,装进密封袋里丢给随行人员说“拿走,给那两只母狗去吃。”接着她又温柔地绑住了女囚因为失去束缚而胡乱挣扎的小腿,说“我们先泡脚,一边泡脚一边喂你吃饭,乖~”在女囚的脚被绑住无法挣扎后,小雯才看清楚她脚与小腿的样子。小腿的最高处是白嫩的皮肤上缀着一颗颗红疹,好似奶油上的树莓碎,下面一点开始出现了乳白微黄的皮屑,好似又撒上了一些核桃粉。再下面出现了点缀的樱桃,那是一颗颗红里透亮的水泡,再下面点缀多了起来,椰丝、草莓酱、芒果粒、橘子汁依次登场,皮肤的颜色也从雪白变成了暗黄,好似从奶油蛋糕的奶油层慢慢过渡到蛋糕胚层一样。最后目光落在了她的脚上,她的脚已经烂的不成样子,脚心脚背上都有黑色疮,疮里充满着腐肉,黄色的脓液,红色的血块到处都是,连白色的菌丝也被染成了不一样的颜色。偶尔出现的粉红色是因为脚皮被黏在袜子或者其他地方而撕破暴露出的肌肉层,虽然这些肌肉现在

还粉嫩嫩的,但是这些破口正是黑色烂疮的开始,如果没有烂疮,她可是能够享受更长时间的。小徐费力地从旁边搬出一个恒温水箱,里面是散发着恶臭的棕绿液体,她看了看温度表“36℃,刚刚好,又是幸福的泡脚时间。”小徐边说边操作着控制台把女囚慢慢下降,直到棕绿液体没过小腿的一半。这是女囚全身都挣扎了起来,碰得椅子哐哐作响“痒啊!痒啊!!啊啊啊!!!”在这种看着都觉得疼的情况下,女囚喊的却是痒,可见这盆液体里的细菌真菌的厉害。小徐忽然一笑,奶声奶气地说“我知道你和你的脚指头重逢十分激动十分享受十分幸福,可你也不应该叫的那么大声,我的耳朵都快震聋了。再说了,你的脚指头们是自己主动从你的脚上跳下来的,你再大声,它们也是不会主动回到你脚上的。

我们还是看看它们在里面泡的舒服不舒服吧。”说完俏皮话,她不知从哪掏出一个长柄勺向水箱里一捞,就捞出了五六根脚指头来,有几根已经白骨化了,她从里面跳出一根黑色肿胀的大脚趾,炫耀地说道:“看,你的大脚趾,它生活得很好,还长胖了呢!嘿嘿~你现在放心了吧,让我喂你吃饭吧,你可要多吃一点啊!”说着她把插在女囚鼻子里的管子连接上水泵——原来这个管子是用来鼻饲灌胃用的——向里面灌起足足一小盆的黄色不明液体来,直到女囚肚子微微隆起才停止。虽然这液体看起来像屎,但是小雯知道它是土豆牛肉黑豆白米粥,所以也不觉得恶心,只是觉得害怕。几十分钟过去了,装在密封袋里的袜子又送了回来,于是小徐又温柔地帮女囚穿上袜子套上靴子,将她高高挂起,而女囚又恢复了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木然地等着下一次折磨的来临。

现在轮到小雯了,她被剥的一丝不挂地放上了座椅,哦,一丝不挂并不准确,贞操带并没有从她身上取下。随后,她充满恐惧地看着自己的脚被放入了那个恶臭的大桶中,顿时一阵刺痒来袭,比之前体验的痒上百倍,顿时“痒啊!痒啊!!痒啊!!!”似曾相识的一幕出现了。但她全身受缚,除了脚疯狂地搅动以外做不到任何事。小徐品尝着她的恐惧刺痒与她因恐惧刺痒而颤动的耳朵,含混不清地对她说“这液体里有12种以上的真菌与30种以上的细菌都可以让你患上舒舒服服的脚气,你现在感受到的舒服是由多种昆虫的毒素造成的,这些毒素经过我们精心的配方之后不但失去了毒性作用,还能让没患上脚气的新人体会到脚气的幸福,让已经患上脚气的人更加地舒服。

而且还有一些其他的妙用,比如为了让你的脚气充分的生长,你的脚会长时间地被厚袜子压迫而血脉不畅,而毒素混合物就可以对你的脚进行活血,在短时间就可以让你的脚得到充足的营养。而你脚上的老茧就是脚气最好的温床,现在知道之前涂药水的必要了吗?那是为了你的幸福呀!小笨蛋。”摸着女囚丰满充满弹性的乳头,小徐继续说“你看见了吗,你旁边的大姐姐因为每天都在无所事事地享受这种快乐,最后快乐的连饭都不会吃了,要我用笨办法给她灌,一点都没有喂饭的乐趣,所以呢,我在你身上加了个装置,对~就是你下体的那根棒子,你要是觉得幸福的受不了呢,就试着用肌肉挤压那根棒子吧,把那种感觉想成我的手指在不停地玩弄着你,那样我就一直陪在你身边了。”“你还没吃饭吧,张开嘴,啊~对,乖啦,好孩子要把满满一桶都吃光哦!”

喂完饭,小雯被穿上了一条厚厚的白色长筒袜与黑色不透气的密封靴,随着铁链的升高被吊到了半空中。在黑暗中时间不断地流逝,她渐渐感到脚趾缝有点痒,她努力地动着脚趾,但是袜子在脚趾部分有着加厚处理,脚趾只能微微蠕动,这让她感到更痒了,她更加努力地动着脚,于是理所当然的,她的脚出汗了,脚汗让她的脚趾脚心小腿都感到黏黏糊糊地,随后她感到靴子里的脚的全部都痒了起来。“痒~痒死了”她叫道,她旁边的前辈瞥了她一眼,她感到了对方的目光,她问“你都这样了难道不痒吗?”“神经烂光了就不痒了。”前辈说完以后又陷入了呆滞状态。

随后几天,她的脚除了吃饭时会在恒温箱中泡上一个小时左右以外,其他时间都在厚袜子与靴子里被捂着发酵。她的脚上密密麻麻的全是红色的疹子,有一些开始变大,向水泡转化。在极度的刺痒下,她把嗓子喊哑了,但是毫无作用,丝毫不能缓解痒感。后来她学会了先憋尿憋屎用胀大的膀胱与大肠挤压阴道,再用力收缩阴道肌肉来从那根细细的棒子那获得高潮,因为只有这样她才可以有一段时间失去对脚的感觉。那时,她的小腿失去了天生的体香,在微生物与汗水的共同作用下变得越来越骚臭。而且她开始期待起来小徐的喂食,因为只有这个同性恋才会在喂食的时候抚摸她,亲吻她,将她送上云端,而那些男看守无论她怎么勾引,都对她无动于衷。两个月以后,她闻不到骚臭了。

她的脚气让她的脚上长满了白色的菌丝,软软的,像棉花似的。那时囚室里只剩她一个人了,而前辈的小腿已经和她每天要泡的汤融为了一体,每次泡脚时她感到了格外的刺痒,总有一种前辈的脚气在慢慢爬上她的脚的错觉。她感觉自己要在骚痒与黑暗中崩溃了,但人的意志总是意想不到地强大。何况每次小徐和另一个医生每次见到她都会夸她:“你的体质很好呢,比上一位好太多了,她那么差也享受了三年,估计你至少可以享受五年。”

在黑暗中,一位美女在一次次的高潮与无尽的瘙痒里循环着,这就是她最后的命运。而其他人也有着自己的命运。

<< 女子酷刑监狱 第三章
+2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6 thoughts on “女子酷刑监狱 第四章”

  1. 怎么说呢,我个人觉得,冰恋都没这个恶心,作者真t娘的是个人才

    +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