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圣诞番外篇

娜娜与残酷实验 圣诞番外篇 – 黑沼泽俱乐部

在讲妮妮与娜娜和教授共度的第一个圣诞节之前,有必要讲一下教授的故事,以及,他为什么这么痴迷于虐待女性。

娜娜记不住的教授全名为:费尔曼.海因里希.冯.门德勒。海因里希是他父亲的名字,他的母亲则是英国人。

教授无比避讳的一件事是,他的父亲是战犯,是德国有名的贵族,因此也在非常时期相信了某种激进的宣传。而她的母亲呢,则是总部位于远东,某家臭名昭著的公司的资本家女儿。随着民族运动的高涨,母亲为了保护财产,转而远逃到当时相对保守的西德,屈己嫁给了当时年岁颇大,还在保释的父亲。

海因里希门德勒并不愿意伏法,他时常痛骂苏联人,嘲笑东德的穷人。在他老来得子之后,还经常对小费尔曼讲述什么用漂亮的犹太女孩做的人皮台灯,或是大屠杀这类的故事,每次说起,对这类残忍的事都是津津乐道,还不住地怀念自己从前意气风发的日子。

在旁人看来,门德勒一家并没有受过任何委屈,他父亲的贵族头衔尽管在所谓的魏玛共和国时期就已经不中用了,可他们家奢华,排场十足的生活方式和大宅依旧不断地向他人传递自己家是贵族的信息。

另一件让人们议论纷纷的是,费尔曼并不是他老父亲的亲生儿子,而是她母亲与他父亲年轻副官偷情生下的野种,可小费尔曼从小的脾气与他父亲一样,让人们少了嚼话头的资本。

费尔曼和他的父亲脾性一模一样,喜欢威严十足地对家里的佣人发号施令,却又善于讨好别人,像是他们家的基因中就饱含暴虐,表演型人格,狡猾,丧失人性的信息。费尔曼从小听他父亲的杀人故事从没有害怕过,甚至在他稍大点之后,他开始觉得有些无聊,觉得这种方式不够精细,不够优雅。

费尔曼觉得,如果想要凌驾于人类的生命,就需要对她或他的躯体进行彻底的掌控,之后,才能真正如恶魔降临人间一样玩弄他们的灵魂。而他父亲说到的做法,在费尔曼十四岁的日记评价上是,无聊,且粗鄙。

门德勒母亲带来大笔财产被用于投资,她投资了数家医院,福利院,显出了一副高尚妇女代表的样子,其实这些钱也全是用人命换来的。而门德勒呢,也跟随着父母的愿望为了继承家里兴起的私人医院事业,报考了医学院,以超高的分数毕业,之后又去攻读生物专业类的博士,同样也是轻松地,以好分数拿到了学位。

彼时他父亲已经去世了【海因里希是看了苏联解体的新闻幸灾乐祸心脏病突发去世的。】他母亲则为了回国扩展自家的医院事业和养老,与费尔曼一起回到了伦敦,费尔曼挂职了医院的院长头衔,这便是娜娜进行最后几场手术的那家医院了。而他主要的工作是在大学的生物系中担任教授,一边继承了父亲暴虐的人体实验衣钵开始钻研实验需要的技术,一边在大学里物色没有什么人际关系,适合做自己人体实验的年轻女孩。

这就是娜娜满心期待,想成为他的性奴的教授的故事了。她根本就不了解教授深沉,如凝视黑暗时产生的恐惧般的身世。一开始她虽然惊慌于教授过于变态的人体改造实验,可对她的改造刚开始,她愚蠢的本性就如教授预测的那般,很快就沉沦其中了。

彼时,他们正在教授位于德国的郊区大宅里共度圣诞节假期,教授的私人飞机,漂亮的古老大宅根本不会让蠢笨的乳牛性奴娜娜产生任何对教授家庭的好奇,她只是更沉迷于做性奴隶的感觉了。

此时,她和布莱妮都收到了教授的圣诞礼物,布莱妮收到的是一整只水晶制成的尿道塞,漂亮的切割让尿道塞上的棱角给予身体极大的刺激。给它们使用漂亮的性奴刑具,也算是教授的趣味之一。

娜娜的礼物是纯金的牛蹄鞋子,比她穿的普通金属的更紧,更小。娜娜兴奋地赶紧穿上了,脚被紧紧挤压的感觉让她坐在地毯上就高潮了,还好教授在她们出来前把下体的各处骚穴上塞紧了,并且套上了纸尿裤,不然这条昂贵的毯子就该毁了。

娜娜和布莱妮今晚被特赦可以不睡在笼子里,而教授今晚也不会和它们其中任何一个做爱,两个人的项圈都被拴在了客厅的圣诞树下,像真正的狗一样。

他们此行的真正目的是为教授投资的一家妓院进行圣诞的性交义演,所以教授希望他的妮妮和娜娜在表演开始前保持最饥渴,最淫荡的状态,以达到最好的表演效果。

这家妓院的妓女来源为臭名昭著的暗网人口贩卖,在教授的父亲死去的那天之后,无数的东欧女孩们就得到了无比黑暗的未来,她们的国家失去了大型的工厂,于是失业的父母们听信了人贩子的谣言,让他们的孩子去别的国家做起了贩卖身体的“工作”。

一般的妓院都只是皮条客和妓女的游击机构,可教授的投资的妓院却有用歌舞厅改造的漂亮会所,妓女们住集中宿舍,这样就可以把剩下的房租钱交给她们的父母,甚至他手底下的医院会为妓女们做免费的妇科检查和治疗。别的皮条客会简单粗暴的用毒品控制手底下的妓女,可教授深谙不成熟女孩们的心性,在这里,嫖客们不只是买酒,他们可以在免税店里买化妆品,漂亮的衣服,各种精致的饰品送给妓女。这些女孩来时都是初中刚毕业,不谙世事的年龄,哪怕有几个成熟的,也架不住这纸醉金迷的场所中的氛围,很快就拜倒在嫖客们慷慨的礼物中,甚至开始抛出自己辛苦挣来的钱去打扮自己。

教授另外一个控制妓女的方式则是诱骗她们贷款学习,做整容手术,以期能嫁给嫖客们。可每个女孩都没等学成,就欠下了巨额贷款,而熟知她们底细的嫖客们,又怎么敢娶这些女孩子。

这个甜蜜的陷阱还会有大型的活动,比如说娜娜和布莱妮这次要参加的圣诞义演,所有的妓女都必须和嫖客们一起参加。她们也都换上了自己最好的礼服,邀请了自己熟悉的客人前来一同观赏所谓的“母猪妮妮和奶牛娜娜的性交表演”。

先被推上舞台的,是两具和教授家地下室里一样的开腿十字架。年轻妓女惊恐的注视着,因为十字架上绑着两只怪物。

这两个怪物就是布莱妮和娜娜了,她们两人都穿着巴伐利亚传统的少女服饰Dirndl【一种由白衬衫,绣花托胸背带裙和蕾丝白围裙组成的三件套】。娜娜的白衬衫被剪开了,露出了她长满长毛的六只巨乳,鲜红色的乳头上则塞着乳塞和能插入其中穿透乳头的乳环,乳塞上的装饰闪闪发亮。而她的乳房自从改造手术结束后,已经成长到了G罩杯的尺寸,乳孔也要用最粗的乳塞才能塞住,甚至可以让人把整只手指插入其中了。

而布莱妮的裙子则被裁到极短,只能遮住她半个大屁股。她的扶她鸡巴,肿胀的蜜穴和菊花都露在外面,从观众席上可以看到她的菊花和小穴里都塞着粗大的按摩棒,正一缩一缩的从缝隙中喷出透明的爱液。而她的扶她鸡巴勃起着,支楞着裙子上的围裙只露出了龟头,而马眼上插着她的圣诞礼物。

娜娜的裙下风光也是如此,她们两人被一左一右推上舞台之后,舞台两侧就留下了长长的两道水渍,全是从她们的骚穴中流出的水。顿时,舞台上就充满了淫秽色情的骚味。

台下年轻的妓女们闻到这味,都捂起了鼻子,很多善于营业的,则挽住了自己身边嫖客的手,小声说自己老家的畜牧场给母猪配种的时候就是这种味道,然后又讲到自己生活的困苦来博得嫖客们的同情。而更多的妓女则是露出轻蔑的表情,来蔑视还比她们低一等的性奴。

这时,教授登台了,他穿着一身旧式的美军军装一样的表演服,做他助手的妓院鸡头则帮他推来了一个幻灯片机。这时,舞台黑暗了下来,也有其他助手取出了布莱妮和娜娜嘴中的口塞,在两只母畜性奴呜噜呜噜的呻吟声中,教授开始讲解娜娜和布莱妮的改造过程:

“大家请看,第一张是它们改造之前的模样,都是标准的盎格鲁撒克逊人。”教授的第一张幻灯片上,是娜娜和布莱妮的学生证照片。”两个人都有甜美腼腆的笑容,看上去无忧无虑。

“而如大家所见,它们现在是这副模样。”教授话音刚落,聚光灯一下子聚焦在了娜娜和布莱妮身上,两个人下体的阴唇都在飞快地抖动着,小阴唇一张一合,都在疯狂的吸吮下身的假阳具,而她们的猩猩丑脸上也都是涕泗横流,吊着白眼的痴呆淫荡模样。

“第一步,我改造了她们可以产生性快感的气官,比如阴蒂神经分离,分离后的肥大化和阴茎化,双尿道膀胱改造。又或是多乳房改造。”

第二张展示的是布莱妮的下体,在她硕大的蛋蛋之间,果然还有个阴蒂,长长的,肿大着,像是有两条肉棒一样。第三张则是娜娜的六只豪乳的照片,旁边还有她新的副乳的侧视剖面图,展示她的乳房是如何被改造,发育的。

“我在她们身上使用的药物有促进细胞分裂,加速伤口愈合和性器官再次发育的作用,并且毫无罹患癌症的隐患,不过我兴趣使然,并不想靠这个追名逐利。”教授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然后就切换到了下一张照片,是用窥镜拍摄的,娜娜和布莱妮阴道中的照片,里面看上去黏黏糊糊的,并且生满了肉芽。充满了病态的性感,不少妓女已经开始下体发热,情绪迷乱了。

“我觉得我不需要再讲下去了,它们究竟是怎么样的人,还请大家自己来看吧。”说着,台上光线大亮。助手和教授上前,解开了布莱妮和娜娜的束缚,只用拴在项圈上的铁链牵住了它们。

助手牵着布莱妮,教授牵着娜娜。布莱妮已经残废的脑子只想着获取更多的性快感,根本不知道表演是为何,她只能分开的双腿在原地迈着可笑的八字步,一心想往教授身上扑,可被铁链拉住,只能发出含混不清的嗷嗷叫声。

而娜娜呢,虽然被改造到也是无比愚蠢和淫乱,但她尚存的理智告诉她要帮助教授完成演出。于是,她微微佝偻着腰,以动物勉强直立行走的姿势,慢慢靠到了布莱妮身边,神魂颠倒地开始大力嗅她私处的腥臊气味,最后蹲在地上,一下一下小口地舔着布莱妮长长的包皮。

布莱妮受到了娜娜的刺激,原来欲求不满的嗷嗷叫声变成了舒服的哼哼声,布莱妮见她起了反应,马上又站起来,一下子把大屁股怼到了布莱妮脸上,用自己打湿的阴毛和湿漉漉的小阴唇恬不知耻地在布莱妮脸上涂抹着她自己的淫水。

布莱妮显然接受了她的挑逗,也懂了娜娜求欢的意图,娜娜看她的肉棒一抖一抖的对自己有了反应,马上抱住了教授的腰,发出了阵阵嘤嘤的娇喘声,只见她屁洞,花穴都大大地张开,从这两处脱出的嫩肉中,硕大的阳具被挤了出来,砸在了舞台上,接着,教授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小瓶药粉,和一支细长的小刷子。

娜娜并没有直接把空出来的蜜穴直接凑到布莱妮的阳具上,而是撅起屁股,把鲜红色的菊花,蜜穴对准了台下的妓女们。这时,教授也高举起手中的药粉,说道:“这是一百克高强度兽用发情剂,是给不肯与公牛交配,性情狂躁的奶牛用的,大家觉得娜娜能全吃进去吗?”

台下的妓女们一个个默不作声,大部分恐惧地看着舞台,有零星几个则羞红着脸,在她们的嫖客身边扭扭捏捏。反倒是男士们一个个兴致高昂,大声地讨论着。

“看她那么骚,肯定能。”

“得了吧,太松的穴怎么做性奴隶,跟处女一样紧才好玩。”

“她怎么样不知道,但我亲爱的娜塔莎从小就喜欢用拖拉机扶手自慰,她肯定可以!”

教授没有回应他们,只是用刷子捧起了一小堆的发情剂,刷到了娜娜的蜜穴上,瞬间粉状的媚药就被娜娜的淫水化开了,教授拿着刷子在娜娜的阴唇上均匀地涂抹了一遍。接着,又把刷子沾回到了药粉罐中,湿了的刷子蘸取了更多的药粉,这一次,刷子捅进了娜娜的阴道里。

娜娜发出了长长的一声呻吟,她的阴唇又麻又涨,好像找东西蹭蹭,她不安地扭动着屁股,只是细长的刷子根本满足不了她,她这么一来,刷子也在她的阴道里涂了个遍。

等到药粉全部化在了娜娜阴道里,教授又挂出了一大堆的药粉,这次他送到了娜娜的阴道深处,刷子直接全部没入了娜娜的阴道里,这次不止阴道,连宫颈都被涂上了药粉。好胀好痒,从肚脐一下娜娜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要烧着了一样,她觉得天旋地转,哪里有大鸡巴,快点插进来,快把贱畜母牛娜娜插到怀孕吧。

教授紧紧勒住铁链迫使已经站不住了的娜娜保持住撅起屁股的姿势,刷子一次又一次的捅进了娜娜的淫穴里,药粉也在一点又一点的变少。最后只剩薄薄的一层底的时候,娜娜的阴唇已经肿的老高,把阴道口给封闭了。

教授刮了刮剩下的药粉,涂在了娜娜穿环的阴蒂上,他像是在给娜娜的阴蒂打手枪一样,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娜娜肿到有草莓大小的阴蒂来回搓动,并用另一只手按摩娜娜肿起的阴唇,等待催情剂在娜娜的骚穴里均匀搅拌,发挥药效。

过了三十多秒,教授用两只食指勾住了娜娜的大阴唇,一下子把她本来闭合的阴道拉开了!一大股带有浓烈发情气息的淫水像失禁一样从娜娜的下体中奔涌而出,哗哗地流在了舞台上。娜娜不断地娇喘着,嘟囔着什么。

“我们的骚奶牛娜娜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可以和扶她母猪妮妮交配了,真期待她受孕之后会产出什么幼崽来啊。”这时教授故意模仿着德州的英语口音,故作幽默地说道。

“快去娜娜,快去吧。”教授弯下腰,在因为发情而癫狂地摇头晃脑神志不清的娜娜耳边说道。

听到了教授对她讲话,娜娜强忍住了刚经历的几近癫狂的潮吹快感,弯着腰。她套着牛蹄靴的脚走路也和牛一样,她撅起屁股,把小穴对准了布莱妮的肉棒,一口气就送进来最深处。

好大,软软的,臭妮妮的母猪肉棒碰到子宫了。娜娜的整个花穴都肿着。就算是布莱妮顶多只能半勃起的废物肉棒都插得她高潮了,娜娜不断地活动屁股,不断地刺激布莱妮的阴茎,而布莱妮从前只被刺激过尿道,还从来没体会过插女人阴道的快感,在娜娜的不断努力下,布莱妮体会到了用肉棒草女穴的快感,开始主动抱住了娜娜的腰,抽插了起来。

好软,热乎乎的,和教授的大阴茎不一样的感觉,尽管布莱妮的阴茎不够坚挺,却一样把娜娜送上了高潮,娜娜觉得有只大虫子在她的小穴里蠕动一样,有点恶心却又舒服极了,何况布莱妮的精量很多,只是先走汁就已经把娜娜的子宫灌得暖乎乎,舒服死了。

接着,布莱妮嚎叫着,在娜娜子宫射出了精液,而她把肉棒拔出来时,上面的尿道塞不见了。教授走上前,扒开了娜娜的阴道,尿道塞居然插在了娜娜的宫颈口上,而宫颈正一吮一吮的,像是有意识的,在吃什么美味的东西一样的吮吸着布莱妮的尿道塞。

教授“啵”地一声拔出了留在娜娜身体里的尿道塞,向观众们展示上面白花花的精液:“母牛娜娜已经成功受精了,下一幕请大家欣赏母牛产子和喂奶的过程。”

娜娜在后台被这样那样的摆弄完一番后,又被绑在十字架上推上了舞台。大家看到娜娜的身姿后,不由得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此时娜娜已经浑身湿透,就算是她的猩猩脸也能看出她模样憔悴,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折磨,正如临产前,经历阵痛的产妇。

而她的肚子也如产妇一样的鼓起来,并且诡异的蠕动着,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扯破她的肚皮跑出来。那个诡异的东西每蠕动一下,娜娜就声嘶力竭的呻吟一次。

可娜娜并不是像真正的产妇一样经历难以言状的痛苦,相反,她是在经历无边的性快感。刚才在后台准备时,教授用她腰上的神经接口模拟了一次性高潮,娜娜立马高潮到手脚酸软,接着,教授往娜娜的肚子里灌入了大量的媚药,甘油,还有许多用于表演的道具。她的子宫和阴道一样都被改造过了,生出了许多放大性快感的肉芽,这些东西的量根本比不上娜娜在地下实验室被惩罚时灌注的1.5升媚药,何况经过了数日的调教,她的子宫和阴道现在能灌入三升多的液体了。

此时娜娜被大大分开的双腿用不上力,肚子里的东西也不断地在震动,从身体里面由内向外的快感不受娜娜控制,爽得要死掉了。教授像是也无比兴奋的样子,娜娜泪眼婆娑的望向教授的背影,只要教授开心就好,我在为教授,生下让人们都开心的孩子……

娜娜肚中又是一阵剧烈的蠕动,她喘着粗气,努力的想要把子宫中的东西排出来,可灌满了媚药的肚子中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游走一样,她试了几次,都败给了子宫高潮的快感。

“不知道母牛知不知道人类孕妇的呼吸法,嘿嘿呼,嘿嘿呼。”教授这么说着,台下也有不少嫖客开始起哄,一起滑稽的模仿孕妇呼吸的样子:“嘿嘿呼,嘿嘿呼……”

娜娜跟着他们的节奏,开始这样呼吸,慢慢的,她的心情平稳了下来,开始真正的用力了。

大家先看着娜娜的阴户被撑得滚圆,只见一个肉色的东西从娜娜大大撑开的阴道口中掉了出来,那个东西掉在了地上还在不断地扑腾,教授捡了起来,原来是一个硅胶仿真胎儿按摩棒,这是教授为了娜娜的生产表演专门制作的。在胎头顶上,还有一个塞子,就是这个塞子堵住了娜娜的宫颈,造成了难产的假象。

可是娜娜的肚子还是高高鼓着,丝毫没有变小的迹象,假胎儿被取出来之后,许多微黄的液体也被排了出来,足足有一分多钟液体才全部流完,娜娜的肚子也小了许多。

不过还没结束,娜娜的肚子又抽抽搐了几下,一个黄色的,有男人拳头大的透明蛋被娜娜产了出来,这个东西是明胶制成的,摸起来滑滑溜溜的,而凝结明胶用的水则掺入了媚药。在给娜娜塞进去的时候,她就高潮了好多次。

五六个明胶卵先后被“分娩”出来,咕溜溜地滚了一地,教授拿起一个捏碎了。他装做惋惜的说到:“可怜的小母牛,第一次做妈妈却生出的都是死胎怪胎,可它现在涨奶一定很不舒服,不如大家喝掉它新鲜的牛奶吧,这只母牛知道自己给这么多人都喂了奶也一定会很高兴,大家都知道,她高兴的方式就是性高潮。”

说完,教授为娜娜专门调配的乳房用催淫剂被拿了上来,催淫剂被灌入注射器之后,教授拔出了娜娜的乳塞,捏着她的乳头一个一个从乳孔中注射了进去。接着,两个人又合力堵住了娜娜的乳孔,再一左一右的揉着娜娜硕大的乳房,让媚药和乳汁混合,帮助娜娜分泌乳汁。

一个探测针插入了娜娜脖子上的接口,和探测针相连的仪器可以观测娜娜的脑波活动状况,直观地让人们看见娜娜高潮的次数,只见娜娜被揉乳房揉的哼哼唧唧,很快的,一股淫水从她的阴道中射了出来,她已经高潮一次了。

等到娜娜的乳房涨得圆圆滚滚,一台兽用榨乳器被推上了舞台。教授拔掉了娜娜的乳塞和乳环,只是这个动作,娜娜就又抽搐着,淫叫着高潮了第二次。

“今天我们请来了二十位可爱的小姐,那么,娜娜能不能产出足够的牛奶,让大家都好好补充营养呢?”只见教授说罢,一个两升多的大罐子被连上了榨乳器。长长的虹吸管吸到了娜娜的乳头上,助手打开了榨乳器开关,娜娜的乳头被吸的拉长变形,噗噗噗的射出了乳白色的奶水。

随着娜娜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乳汁也越来越多,很快就超过了一升的线,而她喷出的淫水也没浪费,教授命人在娜娜双腿之间也摆了一个罐子去收集她的淫水,而她的屁股洞里则被插上了阳具,促进娜娜发情分泌更多的乳汁和淫水。

等到娜娜足足高潮了十次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她的乳房也彻底排空了。第一次完完全全排空乳房的快感她受不住,要不是还被十字架绑着肯定会掉下来的。

随后助手和教授清点娜娜排出的淫水和乳汁,一共收集了2.15升的奶水和1.45升的淫水。幸好在表演之前教授督促娜娜多喝水,不然今天表演完她的身体一定会生大病的。

这些奶水和淫水被混合在了一起,然后分发给了来观看表演的所有妓女,可怜的妓女们看着手中一小杯还带着娜娜体温的人奶无不频频作呕,可被鸡头看着,她们只能喝下这恶心的液体,其次这次的表演使得每个人都被震慑住了,如果她们试图逃跑,反抗,那么下一个在台上长出畸形肉棒畸形乳房表演难产和榨乳的人就会是自己的了。有少数几个不想喝的,也被鸡头和嫖客们按着头硬灌了下去。

喝完之后的妓女们无不感觉乳头发痒,下体发热,开始情不自禁的手淫起来,见状的男人们就拖着这些丧失理智的妓女,被鸡头引导着回了包厢,共度淫乱,美好的夜晚。

教授看着空空的剧院,他现在的心头事放下了,脸上禁不住地露出了可怕,阴险的笑容。这些妓女们就算是攒够了钱也不可能回到家乡了,尽管她们不会像娜娜和妮妮一样被彻底改造,可这一辈子就只能当不断泌乳和求欢做爱的淫荡妓女了。

分享性快感,也算是一种圣诞精神吧。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五章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六章 >>
+8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