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五章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五章 改造完美结束,娜娜成为人工乳牛性奴

连着一个星期,每天晚上都是娜娜做教授的床伴,娜娜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抚慰,虽然每晚都会被操得筋疲力尽,但是这种快乐是自慰和假阳具无法带给娜娜的。

她现在的智商和情商因为先前的窒息调教而缩减到了只有小学生的水平。所以显出了种种幼稚,让人哭笑不得的行为。因为现阶段她正受教授宠爱,所以就瞧不起比她更笨,只能每天缩在笼子里自慰的布莱妮,每次她爬回笼子里的时候,都会向布莱妮趾高气昂地露出轻蔑的微笑。

布莱妮显然也很受她无法彻底发泄的性欲折磨,于是越来越显示出如同发情期的母兽一样的暴躁行为。娜娜也知道这一点,于是幼稚的作恶心使然,她每次被教授草的时候都叫的极其放浪,就是为了让隔壁的布莱妮听见。

可第八天的时候,娜娜正隔着贞操带玩弄花穴里的按摩棒,等待教授把她领出来时,教授却去打开了布莱妮的笼子。于是,娜娜只能忍受着布莱妮整晚的野兽嚎叫声,和母猪一样的哼哼声,一夜未眠。

第二天清洗的时候,娜娜注意到布莱妮身上有不少淤青,而她撅起屁股让教授用媚药冲洗她的菊穴的时候,娜娜看到布莱妮的两处骚穴都红肿着,阴唇大大的分开,想必是被教授大干特干,才变成这样的。娜娜幻想着教授也能这样草她,把她的花穴也操肿,而不是让她一个人用蜜穴去讨好他。这么想着,娜娜的下体又湿了,可除了快感,娜娜还感受到了嫉妒。

之后更长的时间,教授都只和布莱妮过夜,娜娜只能一个人趴在笼子里自慰,她的花穴,菊花,尿道都因为无法释放的性欲而鼓胀着,一阵一阵的发痛。

有一天晚上,娜娜因为实在忍受不住被性欲折磨的感觉了,她自行取下了塞住她乳孔的塞子,舒舒服服地排空了乳房里积蓄的奶水,教授一周多没吸空她的奶子了,现在她的乳房已经胀大到了f杯,每次她撅起屁股对着猫砂盆撒尿的时候,六只乳房就圆滚滚地坠在她胸前,看着就忍不住想让人好好揉捏一番,娜娜每次都忍住了,可她长时间无法排泄性欲,这次好好手淫到了高潮,也终于痛快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来领着娜娜去清洗的教授看见了娜娜笼子里喷洒的到处都是的奶渍马上勃然大怒,他揪着娜娜的头发和项圈,对她喊痛的声音不管不顾,一只把她拖到了地下室。

地下室里也被改造成了调教用的实验室,不过这里放的不是妇科检查椅,而是一座受刑用的十字架。

教授把娜娜绑到了十字架上。不顾她的求饶往她嘴里又塞上了阴茎状的口塞,并用生物胶水粘死。娜娜虽然感到恐惧,可是她已经对嘴里塞入阳具这一事产生了条件反射,她下体被改造过的三处穴里不断地流出骚水来,乳孔也不断地流出了乳汁。

娜娜感觉自己穴上的肉突然一紧,有什么东西被塞入了,她低头一看,原来是她的尿道,阴道和肛门里都被塞入了硬胶管,胶管连接着三个水泵,每个泵里都注满了媚药。教授显然还在生气她擅自拔掉乳塞的事情,他愤怒地告诉她因为她的淫荡行为,她的乳穴开发计划被打乱了,以后她会吃更多的苦,现在最好就开始体验一下记住这种痛苦的感觉。

说完,教授打开了水泵,媚药被源源不断地灌进了娜娜的骚穴里,娜娜尖叫起来,太多了,肚子好胀,子宫和膀胱都好像要被撑爆了。每个水泵里都有超过一升的媚药,并且是一比一与甘油混合,不少没有溶解的粉质就直接被送入了娜娜的身体,让她不断地发狂,痛苦与快感交替支配着娜娜的身体,让她死去活来。

等到三个水泵空了之后,娜娜的肚子也高高的怂起了。可显然教授觉得还不够,娜娜的子宫并未完全充盈,又有五百毫升的媚药被注入了娜娜的阴道和子宫,接着尿道塞和按摩棒塞住了娜娜的三个骚穴,贞操带又无情地把这三只刑具锁进了娜娜身体里。

肚子里面又痛又痒,想要蜷起腿抵消掉这种快感也做不到,娜娜疯狂地摇着脑袋,肚子好胀,媚药弄得肚子里面和小穴都好痒好痒,好想被大鸡巴草,只要有人草她她什么都愿意做。她挣扎的动作也带动她的大肚子笨拙地左右摇晃,发出了驴子喝饱水一样的叮咣声。

教授看着娜娜已经被折磨地开始发狂了,可他依旧毫无怜悯之心地开始了下一步操作。催乳用的媚药被灌进了娜娜的六个乳孔里,这些媚药直接代替了被娜娜排空了的乳汁,把她的乳房撑得更大更圆了。

教授取出了三副新的乳塞,这些乳塞和娜娜之前用的漂亮饰品完全不同,它们塞入乳头的一侧更长,更大,尺寸远超过娜娜本来应该使用的第二组乳塞,上面还有不少疙里疙瘩像癞蛤蟆毒疣一样的凸起。坠在乳头外面的一侧呢,则坠着一块沉重的砝码,上面还有类似于开关的装置,教授残忍的拿起了一个乳塞在娜娜面前展示,他摁下了开关,乳塞就开始不断地震动,那些凸起是配合媚药一起使用的,会加速乳汁分泌,刺激乳腺肥大化。

教授不顾娜娜被憋在喉咙里的惨叫声,一个一个有条不紊地把乳塞塞进了娜娜的乳孔里。因为痛苦的应激反应,娜娜分泌了比她高潮时更多的淫液,可她的下体被完全封死,留在体内的淫液把她的肚子撑得更加圆滚了。

娜娜快要晕过去了,流出的口水全都逆流进了鼻孔喷了出来,让她的整张脸看上去恶心又淫荡。这时她体内的按摩棒又开始工作起来,让娜娜开始在性快感的天堂和腹腔乳房饱胀的地狱之间反复摇摆。

突然,一阵剧烈的撕痛感扯向了娜娜的下体,剧痛硬生生的把娜娜从性欲的折磨中拖了出来。原来娜娜的双足是被分开绑缚的,而十字架的下段是分开的两块木板,有几关可以让它们开合,现在教授正在转动几关,让娜娜的双脚慢慢分开,一直到劈成一字马的姿势。

大腿被分裂的感觉好痛苦,娜娜的脸上开始结起豆大的汗珠子,被强行分开的大腿内侧可以看见贞操带被相连的假阳具带着微微震动,摩擦着娜娜私处的皮肤,一阵又一阵色情的骚味从那里传来,娜娜闻着自己身体上这种淫秽的体味,又陷入了恍恍惚惚的性快感中。

接着,教授松开了开合十字架的机关,娜娜的双腿一合拢,痛苦随之减轻而快感只配了娜娜的身体让她在一瞬之间就高潮了。

之后十字架又开合了数十次,娜娜被强制性高潮到浑身软绵绵的,奶子也因为媚药被封住的作用,奶水饱胀到几乎遮住了她的肩膀,乳头也被撑得圆滚滚的。被放下来的娜娜像瘫烂泥一样,毫无反抗的力气,经历了这次调教,她应该再也不会违背教授的命令了。

教授又为娜娜穿上了一件紧身的无包头乳胶衣,本来弹性极大的乳胶衣把娜娜处脑袋之外的地方全包裹严实了之后,一个抽气泵又从脖子的位置塞了进去,把仅剩下的一点空气也全部抽走,娜娜原本臃肿的身体缩小了一点,乳头外垂坠的砝码和贞操带的轮廓全都凸显在里黑色的乳胶衣上。

接着娜娜被塞进了一口铁质的女形棺材里,这是改造过后的铁处女,里面没有铁刺可足够狭小,锁上之后根本没有活动的余地,而这个铁处女也有六只乳房和硕大的孕肚,一看就是为了娜娜的惩罚性调教特意铸造的,而娜娜的铁处女棺材旁边,则摆放着一具有挺立阳具和阴囊的铁处女,便知这是为布莱妮准备的,两口铁处女棺人面的部位都绘制着垂泪,表情痛苦的圣母相,仿佛正在娩出硕大肚子里的孩子一样。

郊区

黎明时分,一辆殡仪车正在装运棺材,而送进医院的不是普通棺材,而是关押娜娜,有这硕大肚子和六只畸形大乳房的铁处女棺。

这家位于郊区的私立医院是教授名下的财产,并且要价不菲,就算是附近的许多富豪都没有实力来这里接受治疗,,而娜娜后续的一些外科改造手术则用到了先进的临床技术,大学里的实验室和教授私宅里的那些东西是远远不够的。

娜娜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从棺中放了出来,胶衣也被脱掉了,不过乳塞和假阳具尿道塞并未取下。她下体的阴道,菊穴和尿穴上用厚厚的医用胶布封住,里面的阳具还在震动不止,发出嗡嗡的响声。

胸口和肚子的痛感消失,娜娜只感觉到一种饱胀的快感,身体被灌满的感觉原来是这么舒服。教授的惩罚计划十分周全,娜娜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像是妊娠中的孕妇,所以她的身体为了适应而产生了大量的雌性激素,除了强烈的性快感,娜娜还产生了一种甜蜜的幸福感,这不是她的感情可以控制的。

“她现在的体内激素含量超过了临界值,大脑丘体也很活跃,”娜娜听见有人在她身边小声说话,这不是教授的声音。

一股冰凉,黏糊糊的东西打到了她的肚皮上,接着,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在她圆滚滚的肚子上滑来滑去,划过肚脐的时候娜娜又觉得自己蜜穴一阵阵的发紧,原来她的肚脐也成了一个敏感点了。

膀胱和子宫都已经充盈了,不过内壁还不算薄,还有进一步的开发空间。”

这次是教授的声音了,娜娜听着安心了不少。

“真是难得一见的好素材。”

这句话就让娜娜受宠若惊了,原来她的身体这么特殊,在教授的眼里,原来她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啊。可娜娜美滋滋的心情还没持续多久,她就又突然感觉失落,甚至还有负罪感。

正是因为教授对她给予了期望,所以才会对她擅自自慰生那么大的脾气。娜娜暗暗发誓,以后一定完全遵从教授的命令,做个最听话,身体最淫荡的好性奴。

“趁她现在大脑活跃,赶紧进行穿环吧,不用止痛药时的效果比较好。”

娜娜心里暗暗一惊,穿环?!她看到布莱妮身上也穿着环,可以让教授进行各种花样的捆绑调教。娜娜并不怕疼,反而十分期待,她的调教进度又赶上了布莱妮一大截,她幸福极了。

娜娜身边的机器被教授和他的助手推开了,娜娜躺在妇科椅上,她旁边的手术托盘里摆放着打孔器和十三只精美的金环,每一只都看着沉甸甸的,分量感十足。

娜娜大开的双腿之间景色十分的涩情,她毛绒绒,肉感十足的大腿中间塞着一个十分硕大的阴户,同样也是长满了阴毛,经过了昨晚的大腿分裂调教,她的阴唇肿的高高的,小阴唇也从大阴唇中间挤出来,耷拉在阴道口两侧。阴蒂因为用不停歇的性快感而始终挺立着,经过多日的调教,已经有五厘米长,像是一个没有阴囊的小肉棒一样。

教授拿剃刀剃掉了娜娜阴唇上的毛,不过不出一个星期就又会长出来的。接着,他拔出了娜娜的乳塞,几乎刚拔出来,娜娜的乳汁就呈喷射状的撒了一地,她身体上也全是自己的奶水,其中还有很多透明的媚药,喷完奶的娜娜乳房尺寸也没有缩小多少,说明目前阶段的乳腺肥大化改造十分成功。教授耐心的清干净了娜娜身上的奶渍,又命令助手把房间其他地方打扫干净。接着,教授又往娜娜的鼻尖,六个奶头,肚脐,大小阴唇和阴蒂上涂抹了消毒药水。被药水一刺激,娜娜更兴奋了。最后,教授又用炭笔往被消毒药水清理过的地方上点了要穿刺的位置,穿环的准备工作就完成了。

第一只准备穿过鼻孔的金环被装进了穿刺枪里,娜娜兴奋的喘着粗气,助手扶正了娜娜的头,接着,穿刺枪的前段刺进了娜娜的鼻立柱之间,只听见咔哒一声,粗粗的金环就挂在了娜娜的鼻孔之间,压住她的嘴唇了。

几乎不怎么疼!娜娜本来还挺害怕,可是被穿刺的兴奋感和挤压在身体里的快感胜过了疼痛。要不是娜娜的嘴里还塞着假阳具,她真的好想像牲畜一样舔舔自己的新鼻环。教授又依次在娜娜的六只乳头上打上了乳环,硕大的深红色乳头被沉甸甸的金环坠着向下,显得十分的色情。

被打上脐环的那一刻,娜娜爽到都要哭出来了,教授像是知道似的,还拉了拉娜娜的脐环,这一下娜娜更是爽到不能自已,又高潮了。这样一来,就算是娜娜肚子里的媚药被放了出来,肚脐被金环坠着也不会缩回去了,就像是在肚子上长了一个阴蒂一样。

之后大小阴唇和阴蒂被打上环的时候娜娜又各高潮了一次,医用胶布已经封不住她淫水泛滥的骚穴,不少骚气的爱液从她被阳具塞住的穴口缝隙里呲了出来。

助手和教授两人一起,扶着浑身瘫软的娜娜站了起来,娜娜的阴唇和阴蒂都被拉扯着,娜娜爽得一直呜呜叫唤,好舒服,阴唇和阴道热热的,好想再去一次,好想高潮。娜娜故意晃了晃身体,听着下体金环碰撞的清脆响声,娜娜又要高潮了。

更让她兴奋的是上半身的鼻环和脐环,这两支穿环给了她一种自己是性奴隶的实感,被穿环之后,她就是教授真正的乳牛了,娜娜越想越兴奋,好想产乳,好想交配啊,身体要承受不住了。

一只手术托盘被放在了娜娜双腿之间,接着,虚虚贴在娜娜三处穴上的胶带被撕掉了,教授和助手躲开,让娜娜用力,把身体里的按摩棒排出来。

娜娜双手抱头,岔开了双腿,接着只看她的菊花和小阴唇都不断地开开合合,不一会,两只硕大不断震动的假阳具就被挤出来了半截,上面挂满了不少透明的粘稠爱液,接着在娜娜的穴口摇晃了两下掉进了手术托盘里,发出来两声巨响,紧接着两股水柱带着脱垂的肛门和阴道被喷了出来,粗壮的水柱打在了铁质的托盘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呲起的水花溅地娜娜脚下直径一米的地方都是从她的穴中喷出来的媚药和爱液,这下这个屋子里都是腥臊味的色情气息了。

不过前段尿道的排出并不顺利,无论娜娜怎么用力,尿道口只漏出了一点尿道塞的头,并随着娜娜提腹和排出的动作在她的尿道口来回抽插,这让娜娜更兴奋了,随着她一声长长地呜咽,随着尿道的脱出,尿道塞也终于被排了出来,失禁的快感让娜娜再也忍受不住,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淫水里,在高潮中晕死过去了。

娜娜再次醒来时,她正侧躺着,小腹已经憋了下去,不过却让细腰上的肚皮不在紧致了,反而有点像生产之后的孕妇有点松垮的感觉,不过这样一来反而更加色情了,配合着她一身的长毛和硕大的乳房与乳头显得更低俗,更能调动男人的情欲。

她下半身木木的发疼,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正连接着自己的身体,让她感觉不到自己的下半身了,腰窝和屁股上的皮肤也有拖拽的感觉。

原来娜娜正躺在手术台上,她的下半身被无纺布遮住了,而她感受到的拖拽感则是一只留置针插进了她的腰窝里,正在为她实施硬膜外麻醉,这种直接作用与脊髓神经的麻醉术让娜娜的下身彻底麻痹,隔着无纺布她也看不到自己下半身的手术情况。她只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撕扯感。可就是这种感觉也让娜娜无比兴奋,她能感觉到自己脱出的小穴和菊穴还在不断痉挛,一阵又一阵喷出淫水。教授和助手的话也印证了这一点,因为助手对教授崇敬地说到不愧是教授才能调教出这么极品的女体,而教授则没有回话,只是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娜娜下身的淫水。

娜娜感受到了自己的皮肤正在被缝合,因为没有痛感,线刺穿皮肤的感觉酥酥麻麻的很舒服,娜娜忍不住轻哼起来,自己这幅样子真是淫荡,居然做手术的时候都有感觉。

下半身的手术似乎结束了,而教授并没有停止,一台大型的麻醉器被推进了娜娜躺着的手术台,看来是要进行全麻了。呼吸罩被扣在了娜娜的口鼻上,她跟着教授诱惑低沉的声音,随着他说出的数字平稳地呼吸着麻醉气体,很快便失去了意识。

娜娜不知自己睡了多久,醒来时,她第一眼就看见教授站在她床边,正看着手表,计算她醒来的时间。

娜娜并没有被绑缚,只有下体被塞住的感觉,娜娜向下看去,自己穿环的乳房上带着配套,可供乳环穿过的乳塞,涨涨地还挺舒服。下体则被纸尿裤包裹着有点点羞耻的感觉,不用说,此时她的双穴里一定也塞着按摩棒,一阵阵的快感正从这两处传来,舒服极了。

在往下看,娜娜不由得大吃一惊,她的大腿虽然还爆持着人类的原貌,可是小腿和脚却变得畸形起来,像是牛一样,而她脚趾则变得骨节粗大,长了不少,脚指甲也变厚变长了,还被涂上了艳俗的亮粉色指甲油。

不仅如此,娜娜还感觉自己的后腰和脖子上有两个硬硬凉凉的东西,深埋进了肉里,娜娜被手术改造的地方都被剃掉了毛发,贴上了止痛的吗啡贴片,难怪她一直没觉得有疼痛感。

娜娜坐起身来,把手像后背一摸,竟然是一个金属的圆扣一样的东西陷在了自己的肉里,好像是打入了肋骨和脊骨里面,根本拔不出来了,脖子上也一样。

娜娜想要下床,可新的双脚没有知觉,她又没有找准重心,刚要站起来就向前载倒过去。还好教授眼疾手快,把她扶住了。

见娜娜精神了过来,教授就像她讲解了她的手术过程,手术十分顺利,她的双脚被改造成了牛的样子,骨盆也被扩张了,这样她在做爱时进行后入体位也不会感觉到劳累了。

娜娜向自己的腰上看去,果然自己的胯和屁股变大了,原来除了腿,这也是她站不稳的原因。

教授接着解释道,因为扩大的骨盆,娜娜的子宫里可以塞入更大的东西,而排出时也不会有正常妇女分娩的痛苦了,就可以跟他进行有更多快感,更刺激的调教项目了,配套的,手术时肌肉萎缩剂被注入了娜娜的宫颈,虽然这样一来她丧失了生育能力,可用手术配合的话,她的肚子里就可以塞入固体的东西来模仿分娩的过程,并且只有快感而毫无痛苦。

娜娜感到了一阵惋惜,不过自己的身份是性奴隶,并不需要为教授生孩子,相反,教授暗示的这种生产游戏更让她兴奋,只是想想就湿了。

紧接着,教授拿出了一枚化妆镜,娜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从前的面容全毁了,变成了和布莱妮一样的凸嘴巴,塌鼻子,鼻环让这张脸显得更加淫乱无比,只有她那双蓝色的眼睛还是从前的样子,只不过带着厚重的硬质隐形眼镜也显得浑浊不看,简直就是兽人性奴该有的模样。

而她脖子和腰上的金属凸起则是两个直通神经的接口,配合插入式的电极,予以不同强度的电击可以直接对娜娜的大脑模拟最直接的性快感,教授说道,娜娜的性欲太强了,在他照顾不到她的时候,他希望电击自慰器可以安抚她。

娜娜听到此处,根本就不能思考这种改造手术有多危险,也不顾教授是否对她隐瞒了什么,教授为她考虑的这么细致周到,也让她马上想要试一试这种新添加到她身体上的改造。

在娜娜的强烈要求下,教授在她腰窝处的接口上插上了电极。接着,最低一档的开关被开启,一阵强烈的麻痹感先是只配了自娜娜肚脐向下的位置,接着,肚脐,阴蒂,肠道,菊花,子宫,阴道和大小阴唇都被热热的烧灼感侵占了,之后就转化成了巨大的快感直充娜娜脑门,这次高潮过后,则是挥之不去的痒,娜娜绞紧双腿,快感又一波一波地不断攀升,肠道和阴道还有膀胱则是开始不受控制的痉挛,娜娜分开了双腿,肉眼可见的,娜娜穿着的纸尿裤先是被娜娜喷出的爱液泡的胀大了,接着,吸收不了的爱液从她的双腿间和股缝里喷射了出来。

这种高潮太可怕了,娜娜喘着粗气,她刚才脑子里一篇空白,此时结束了才发现她又喷出了无数的淫水,有点丢人,娜娜的脸颊羞红,正好这时教授抱住了她,娜娜幸福地忘乎所以。

教授又对她说,她的身体略显僵硬,所以除了改造她的双腿,她的多出韧带和软骨也进行了改造,植入她身体的义骨和她身后的电击接口材料一样,都是造价不菲的钛合金,可以终身使用。

说着,教授搀扶着娜娜重新躺回病床上,在娜娜惊奇的注视下,她的腿被教授托举着向前压了下去,直到她自己的膝盖贴到了她的乳房上为止,令娜娜惊奇的是,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反而因为大腿拉开的动作挤压到了花穴中的按摩棒,让她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接着,教授又摆弄她的身体做了很多专业体操员苦练多年也做不到的高难度动作,教授说,就她现在身体柔韧的程度,塞进一只行李箱里也好不费劲。

娜娜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用了多少贵重的合金,或是她的身体如何,她开始想入非非,幻想自己就是一头人形的乳牛,而教授就是她的饲主,给她栓牛铃,让她睡在牛圈里囚禁她,牵着她的鼻环让她光着身子在大街上散步,让人们注视她无比美妙又淫荡的身体,还有用超强吸力的榨乳器榨干她的乳房,让她忘记人类生活的样子,幸福地做教授的乳牛性奴。她的牛脚,鼻环,变形了的脸和浑身的长毛也暗示她,她已经不是人了,她再也不能以人类的身份生活下去了。

教授见娜娜双眼放空,心领神会地不再讲下去了,而是锁上了病房的门,脱掉了衣服,把娜娜压在了床上,病房的隔音很好,无论娜娜弄出了多大的动静都不会有人听见的。

被教授的性爱抚慰过后,娜娜以愚蠢,又信心满满地态度投入到了所谓的“康复训练”中去了,她每天在病房里扶着墙壁走路,好尽早适应她的牛腿,然后就是像芭蕾舞演员一样,拉扯她的新身体让自己保持柔软。现在,还有一只新的行李箱送进了娜娜的病房,她身上的刀口彻底痊愈之后,她还经常钻进去看看自己能不能完全塞进去。

直到娜娜在教授面前表演了自己可以整个缩进行李箱里,并且教授可以轻松拉上拉链之后,教授就宣布她“彻底痊愈”了。

随后,教授递给了娜娜三份“出院礼物”,第一个是她的死亡证明,在她失踪近一个月后,警方搜寻无果,而从教授麾下位于欧洲的某家医院里开出了验尸证明,证明娜娜是逃学出国旅游遇难死亡了,另外一件是带锁的特制靴子子,靴子子做成了牛蹄的形状,毕竟娜娜的牛脚穿不上正常人的鞋子了,靴子的脚踝处是津贴皮肤的乳胶,多条锁扣和束带拉紧后,娜娜觉得自己脚被束缚的感觉妙不可言,好想让自己的性欲也变强了一点,鞋子很重,牛蹄状的鞋底是金属制成的,踩在地上哒哒地响,这让娜娜更觉得自己是一只乳牛性奴了。

第三件是乳胶假牙,娜娜的牙齿矫正器一直没用上,这次她不用教授说,自己就抢着把假牙带上了。假牙的牙根陷入了她光秃秃的牙龈里,咬在嘴里的感觉有点点痒,怪舒服的。娜娜张和了几下嘴,咬到了她嘴里的肉芽,一点都不疼,假牙做成了猩猩凸嘴的形状,娜娜现在畸形的脸带着正合适。

这些步骤完成之后,娜娜穿上了贞操带和纸尿裤,穿上了隔绝她身体气味的胶衣,被教授摆弄着身体塞进了行李箱里拉上了拉链,他就这么拖着娜娜离开了医院。

行李箱中的娜娜无比兴奋,下体湿的一塌糊涂,她终于彻底地成为了教授的性奴。黑暗中,她在涨奶,憋尿,无间断的性高潮淫虐地狱里享受着无尽的快感,她被性奴改造变傻的脑子根本就想不到以后等待她的悲惨命运。

再有一章正文和一篇番外就要完结啦,番外剧透一下,是扶她妮妮和娜娜的性交婊演,不知道大兄弟们都想看什么性癖婊演,只要我会写就会尽力加上,或者是对文章有什么意见,希望大家评论里告诉我!我都会考虑的,有可能的话会在之后开新坑,多写一写永久封闭乳胶衣的故事,这篇只能算是试水。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四章娜娜与残酷实验 圣诞番外篇 >>
+2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5 thoughts on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五章”

  1. 写得太好了啊,劣化和乳胶改造完美符合我的xp,大佬nb!

    +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