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aiso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四章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寂静的实验室里,只有一处发出微微的响声,那是一张简易的手术台,上面有一个用无数皮带捆扎着的乳胶人形,和实验台绑缚在一起的乳胶娃娃正微微地扭动着,显然是有人穿着它,乳胶娃娃的面部有一个仿照俄罗斯套娃面貌绘制的陶瓷面具,面具上的面容栩栩如生,还有玻璃制成的一双大眼睛。这个面具是固定的微笑表情,略显得生硬。让人忍不住遐想被关在这个乳胶娃娃中的女孩又是什么样的表情。

乳胶娃娃中的女孩子是娜娜,她已经被锁在着身乳胶皮中七天了,今晚她就可以被放出来了。不过她自己并不知道,被关在这里面长时间的缺氧和不间断的性高潮让她失去了时间意识。

她不知道的是,这长期的缺氧状态让她的智力受到了不可逆转的损伤,她现在的知识水平只和小学二年级的孩子一般,她已经丧失了大部分的记忆,现在放她走,估计连回家的路都可能认不得了。这全在教授的掌控之中,笨一点就更方便控制。

刚开始的几天比较难熬,娜娜想着,因为教授不允许她用她习惯的夹腿去自慰,她双腿被一只乳胶束带紧紧绑着只能保持并拢的姿势,不过后来她学会了收缩阴道和菊穴去挤压插在她身体里面的按摩棒,于是她就一直享受着不间断的高潮,熬到了第七天。她可以熟练地控制阴道和肠道里的肌肉,让它们做出各种力度,不同频率的吸吮动作,娜娜用她比从前还要笨的脑子想着,可能这也是教授的意思,这样她的双穴会更淫荡,能更轻松地抚慰男人。

晚上的时候教授如约而至,他先是给娜娜松了绑,脱掉了缠绕她双腿的束袋。不过松开之后娜娜也无法动弹,笨重的乳胶娃娃里面灌满了人体改造用的黏液,只是抬起手臂就会让娜娜精疲力尽,更何况她一直处在高潮的状态,根本就动不了。

教授摘掉了扣在乳胶头上的陶瓷面具,这是他的收藏品,价值不菲。教授接着摘掉了她脖子上的项圈,又费劲力气推着乳胶娃娃,让娜娜翻了个身。

娜娜觉得自己被人调转了方向,此时她面朝下躺着,整个人都陷入了半凝结软乎乎的凝胶里。乳房里蓄满的乳汁也在这个时候喷射了出来,在手术台上射了一大片。前几天都是教授每天早上用奶牛用的榨乳器帮她排空乳房,今天因为要放她出来所以早上的时候教授并没有处理她积存在膀胱里的尿液和乳汁。憋了一天一夜的娜娜觉得两处都充盈地发痒发涨,现在胸口的压力解决了之后,膀胱处那种痒酥酥的饱胀感就更明显了。

教授拉开了乳胶娃娃的拉链,映入他眼中的不是女人光洁的胴体,而是一个浑身长满了长毛的怪物,这就是娜娜了,两周前她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因为在强迫调教的过程中一直在使用催化体毛发育的媚药,她现在的体毛比猿类还要丰满,介于猴子和啮齿动物之间。

教授小心地剥离娜娜和乳胶娃娃内壁的凝胶层,黏液很多都慎入了娜娜的毛孔,和她的长毛粘和在一起,不小心的话会扯伤她的。等到娜娜的大部分身体被剥离出来之后,教授打开了电子锁,然后将她乳头和贞操带上连接乳胶衣的部分分离,娜娜这才算彻底脱下了这件胶衣和媚药制成的监狱。

厚重的乳胶衣被推到了地上,娜娜躺在手术台上的一动不动,她的体毛被自己的乳汁和从贞操带中渗出的淫水打湿变成一绺一绺的,她现在全身上下只有两处地方没长出长毛,一个是她的六只乳晕处,另一处是她面中仅剩的一小块皮肤还是光秃秃的。

教授先揭开了紧贴娜娜口鼻眼睛的透明面具,把她嘴里的饲管拔了出来。七天了,娜娜终于又可以用鼻子呼吸了。

教授没有处理娜娜的还带着乳胶塞的乳房和依旧被封闭的下体。他拿出一只注射器,翻开娜娜的嘴唇,向里面注射了进去。

娜娜嘴里的假鸡巴是她被改造的一开始就带上的,又用粘合剂和媚药黏液牢牢地封住一直都没有打开,这次注入的是特殊的溶剂,可以融化一部分粘合剂。

娜娜刚从乳胶娃娃中脱离出来,视线还不是很清晰,她只感觉到教授的双手在她的脸上摆弄着,从她嘴里取出了什么东西。接着,一阵强烈的呕吐感来袭,被娜娜含在嘴里一个多星期的假阳具终于被取出来了。

深入咽喉的假阳具上有不少凝胶状的媚药黏液,还有娜娜的口水。一直被强迫不断练习口交的娜娜因为这个吐出的动作都获得了不少快感,她的舌头被一并拉了出来,因为习惯了含着假阳具的动作,她的嘴上一时使不上力,舌头就耷拉在外面,不停地有口水顺着她的舌头流出。

娜娜感觉嘴里不对劲,虽然很麻木但是她还是能觉出和被塞入假阳具之前的不同,她费劲的眯起眼睛,隔着厚厚的硅胶隐形眼镜,她发现自己的牙齿脱落了,正一个不落的粘在假阳具的口含上,原来现前注入她嘴里的粘合剂还有腐蚀牙釉质的效果,等取下的时候就可以几乎零痛苦的把娜娜嘴里的牙全都拔下来。娜娜并不感觉惊奇,因为布莱妮也没有牙齿,她带着一副软质的嵌入牙根的假牙,需要为教授口交的时候就摘下来。娜娜并不为失去牙齿而感到惋惜,因为她不再需要咀嚼食物了,并且,她现在满心里想的是要被教授奖励做爱的事,能为他口交的荣誉已经远胜过娜娜自己的日常小事和身体健康了。事实上,娜娜现在心花怒放,她用不正常的笨脑子想,原来教授为了能让她在改造实验里一直可以享受快乐,还花了这么多意想不到的心思。

接着,教授打开了娜娜贞操带上的电子锁,取出了里面的假阳具和尿道塞,几乎就在取出来的同一时间,娜娜失禁了,她弓起身子,方便下体用力,一股水柱状的尿液从她的尿道里喷了出来,同时,也有不少淫水从她的花穴和菊花里喷了出来。

娜娜改造过后的膀胱和尿道里有许多肉芽,并不适合这么多尿液一起喷出,于是娜娜的尿道又一次脱出了,肉芽挂在身体外面根本缩不回去,娜娜几次提腹都没有成功。教授也未置可否,也没有帮她塞回尿道口里。

接着,六只带有细长导管的乳胶塞也被教授从娜娜的乳孔里拔了出来,挤掉了剩下的乳汁之后,娜娜被教授带去实验室的淋浴间冲洗身体。这个洗澡的过程又让娜娜高潮了两次,因为她现在的菊花肿着,小阴唇垂在外面,尿道也脱出了一截,只要在冲洗下体的时候被水花打到,就又是不小的刺激。

她洗完之后教授也洗好了她的乳塞和假阳具,此时正和她的贞操带一起放在装满媚药的烧杯中润洗,这种媚药浓度更低一些,是她和布莱妮以后每日都要用的,用来保持她们时刻都有想要性交的兴致。

教授和娜娜自己一起吹干她身上的长毛,看着镜子里自己蓬松的毛发,娜娜第一次也由衷地感觉到了自己独特的性感之处,她从前只是想要性交才乐于被改造成多毛的模样的,接着,乳塞,和贞操带这些让娜娜想的不行的刑具又回到了她身上,接着两只硕大的假阳具也塞进了娜娜阴道和肠道的深处,几乎是一塞回去,娜娜就开始活动下体的肌肉,欲仙欲死地吮吸起两只大鸡巴了,最后又扣上了贞操带封闭的乳胶盖,塞住了通向外侧的尿道管,娜娜的下体又被封闭了起来。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教授拿出了六套闪闪发亮的小饰品,一套有六只,每件都由钻石和铂金制成,末端都是乳胶塞子并且每套的都粗细不同。教授说这是用来进一步开发乳孔的道具,在下一组改造方案实施前,他希望娜娜的乳孔可以扩张到合适的大小。说完,教授拿起其中最细的一组,塞进了娜娜已经被乳胶覆盖的乳头。这样一来,娜娜的胸前多了六只闪闪发亮的穗子,晃起来还有沙沙的响动声。

娜娜忍不住皱眉,虽然是最细的一组,可还是比已经埋入她乳房中的导管要粗,而最粗的那组比男人的食指还要粗了。这增加了她酸胀和瘙痒的感觉,不过它们太漂亮了,娜娜忍不住默默赞叹,她上学是借的学生贷款,从前根本就承受不起这种用昂贵材料制作的首饰。

接着,为了防止娜娜的乳房和私处再次溢液弄脏她的毛发,六只贴了乳垫的无肩带胸罩套上了娜娜的大乳房,下体也和之前一样,先是一条垫了五个尿垫的厚重纸尿裤,然后是一条黑色的乳胶内裤把她的下体封死。教授又为娜娜带上了象征她性奴隶标志的项圈,最后,一件类似于阿拉伯女人的长衫罩在了娜娜身上,包住了她的身体和脑袋,只漏出了她没有被长毛覆盖的眼睛,这样她走在街上,也不会有人看见她浑身长毛的身体和畸形的乳房,以及她穿着贞操带和纸尿裤时可笑的走路姿势。

时隔两周,娜娜终于从改变了她人生轨迹的底下实验室出来了,原来熟悉的街道在她眼里也变了样,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教授并没有取出她眼睛里的硅胶眼镜片,所以她能看到的东西都很模糊,只能快速地迈着鸭子步紧紧跟随教授。

教授驱车带着娜娜来到了一片高档住宅区,原来是到了教授自己家,娜娜记得这片地方的租金很贵,她都是每天早上做上半个小时的地铁来学校,不过她也忘了自己从前住在哪了。在这里能拥有一套房子肯定都富裕无比,娜娜现在根本就不关心自己从前的破出租屋,对能在这幢豪华别墅里成为教授的性奴隶而兴奋不已。

布莱妮和她的笼子早在娜娜被封进乳胶娃娃的时候就搬进来了,娜娜的笼子和她的笼子都放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房间里,两只原本用来关大型犬的笼子并排挤着,里面放着供她们排泄用的猫砂盆,焊在笼壁上锁住她们项圈,让她们只能趴在笼子里睡觉的铜环。以及两个像是放大版的仓鼠喂食器,一个装营养液,一个装水。

教授向娜娜讲述了她做性奴的规矩,在不为自己服务的时间里,她和布莱妮只能待在笼子里,要带着贞操带,不过排便是自由的所以没有尿道塞。每天早上他醒来之后,会为她们盥洗下体,重新用媚药润洗她们的假阳具。每个星期她们可以去后院里放一下风,不过不可以发出声音,所以要带上捅入咽喉的口塞假阳具还有封锁下体的纸尿裤和橡胶内裤,他不喜欢她们弄脏自己的草坪。

等到晚上的时候教授会提前告诉她们谁可以到自己的卧室里服侍自己,有这个殊荣的性奴可以整晚不用佩戴贞操带,还可以让教授吸吮她们的乳房缓解涨奶的痛苦。

房间里密不透风,像是用厕所改的,只有头顶一个小小的排气扇可以换气。布莱妮住进来之后就已经充斥着她身上的体味,和精液的骚味了,娜娜深吸了一口气,在这种环境里她一定会饱受性欲折磨的,一想到自己从此以后可以和教授做爱,还能让他吸吮自己的乳房娜娜就又忍不住的流出了爱液,下体又变得湿漉漉的了。

教授让娜娜脱下了她的阿拉伯长袍和橡胶内裤,纸尿裤。不过并没有摘下她的乳塞,看来除非被教授吸吮和清洗的时候,她是不可以自行排空乳房的,娜娜暗下决心,一定要让教授更宠爱自己多一点,这样才能享受更多的性快感。

娜娜被关进了自己的笼子之后她赶紧喝了些水,嘬了几口营养液,被调教的这些日子让她觉得这种精液味道的营养液更香甜了,她一天没吃东西,确实也很饿了。

她照教授的命令,把她的项圈锁在了笼子里的铜环上,项圈上的锁扣上去就锁住了,只能靠钥匙重新打开,她们睡觉就只能趴着,而想要尿尿的话,就要用脚把猫砂盆揽到身子下面,撅起屁股尿进去。

娜娜听见了教授洗漱的声音,过了没一会,只穿着内裤的教授进了她和布莱妮的房间,打开了娜娜的笼子解开了她的锁,领着她出来了。

教授的生活可以说是奢华无比,不只是学术上的成就,能在学校里有一整层楼做自己的私人空间没有财力打点也是不行的,教授的床上都是考究的真丝制成的床品,地毯毛绒绒的,绝对不是人造毛制品。屋里昏昏暗暗,唯一的光源是几个金质的笼子中装的香薰蜡烛,香味很高级,和娜娜从前和她的炮友们点的超市货有云泥之别。

娜娜走近了教授,按照他的指示挺起了胸口,把手背在脑袋后面分开双腿半蹲着向教授展示自己的性器官。只是从学校到教授家里的这段路,她就存积了不少乳汁,此时正一涨一涨的,而下体也很痛苦,就算是穴中的假阳具正在一前一后的交替抽插,可是媚药用多了娜娜根本就忍受不了带着贞操带的感觉。不能触碰外阴和阴蒂来手淫实在是太痛苦了。

教授先是解开了她下体的贞操带,两只假阳具就都带着混合了媚药的淫水掉到了地上,娜娜岔开双腿,给教授看自己大腿内侧的长毛和阴毛,这两处已经完全被淫水打湿了,而她分开大腿之间张开的淫穴也都一张一合,不断地吐出晶亮的爱液,顺着毛发和股缝向下流淌。

教授的手指在她的胸口比划了一会,最后选择了中间的两只乳房似的,拔出了乳塞和深埋其中的胶管,而对另外两对乳房不闻不问,娜娜有点委屈,可她想要做听话的好奴隶,所以也并没有问教授,不过她也说不出完整的句子了,她嘴里现在全是肉芽,最多只能和布莱妮一样,发出乌鲁乌鲁的含糊声或是从嗓子里挤出的嚎叫声。

教授先让娜娜躺在了床上,在自己腰底下垫一个枕头,最后抬起腿自己扶好,方便让他的阴茎插进去。教授先是用这种普通的传教士位操弄了娜娜一会,只是这样娜娜就爽到翻了白眼,潮吹了不知道多少次,而从前在她上大学之后,这种乏味的姿势就不能带给她任何快感了。

教授先在她的前穴里射出了一股精液,娜娜不断地收缩阴道,有点得意地发现自己的阴道竟然被开发的如此淫荡,收缩完之后她感觉有一股热热的液体落入了自己的小腹中,教授的精液她一滴都没有浪费,全让小穴给吃掉了。

而后教授让她转身,趴在床上,用后入式的方法再次与她性交,娜娜只觉得这次教授的阴茎变得更加粗大,更加火热,像要把她捅穿一样,娜娜忍不住的粗喘气,她又要高潮了,太爽了,小穴像要化掉一样,痒痒的热热的,好想再被中出吞下教授的精液。

可是突然阴道里变得空虚起来,原来教授拔出了肉棒,转而插进了娜娜的菊穴里,菊穴里水汪汪的,被插得发出噗呲噗呲的羞耻的声音。菊穴要比蜜穴紧一些,感觉也更强烈,娜娜刚要沉迷其中,可是教授又一次拔出了娜娜的菊花,插入了急需抚慰的蜜穴,就这样猝不及防的,娜娜又一次登上了高潮。

之后他们两人又换成了女上的姿势,不过和别人不同的是娜娜不可以坐到教授身上,因为他已经累了,他要娜娜蹲着,用蜜穴含住他的龟头慢慢吞吐,还要时不时地弯下腰,把乳头送进教授嘴里为他哺乳。娜娜要不断重复这个动作,直到教授睡着才可以停止。

等到教授闭上眼睛呼吸变得平稳,娜娜也精疲力竭了,虽然她高潮了多次可还是没满足,主要是因为她的乳房并没有排空,教授并没有喝下多少乳汁,所以她的乳房依旧鼓胀着,可没有教授的命令,她不可以自行挤奶。娜娜把屁股从教授身上抬起,再也支撑不住,翻下床在地板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娜娜被暴涨的性欲刺激而转醒过来,教授卧室里的厕所有水声,还有布莱妮的呻吟声,显然教授已经在为她做清洗了。

娜娜拿好自己被拔掉的乳塞,贞操带和两支震动棒,也进了浴室。浴室里布莱妮的鸡巴上塞着一只水管,显然是在清理她包皮里的秽物,不少豆腐渣一样的包皮垢被冲了出来,最后,一只注射器插进了布莱妮的马眼里,向其中开始灌注她们日常用的媚药,随后布莱妮的蜜穴,后庭也被灌满了媚药,多到她肚子都鼓起来了,最后她被塞上了生物电按摩棒,又用贞操带封在了她体内。

娜娜有点惊讶,她以为的日常用媚药和她来时一样只是用来润洗按摩棒,要是被灌上这么多液体,又不能和教授做爱的话,那她就只能挺着肚子,在小笼子里饱受性欲折磨了,不过她想想还是很兴奋,只要是被教授调教,她就很满足了,于是等布莱妮走后,她恭恭敬敬的奉上了自己的调教道具,让教授开始从此以后每天都要进行的清洗活动。

六只大乳房垂在胸前,娜娜是用尽了全部的意志力【尽管少得可怜】去阻止自己想要揉胸排解欲望的冲动。她感觉自己的子宫和直肠里逐渐充盈起来,而后穴中的充盈感则不断向上攀升,媚药像是被灌进结肠里了。娜娜像狗一样的喘息着,她作为人最后的理智也要被挤走了,好舒服,被灌肠的感觉太舒服了,肚子鼓鼓地也好舒服,像怀了教授的孩子一样。

锁上贞操带,带好乳塞之后的娜娜已经离疯癫不远了,她盼着晚上快点到来,她的性欲高涨,和发情期的母狗完全没有区别,只想着快点到晚上,快点和教授做爱。

她捧着鼓胀的大肚子,步履蹒跚地爬回了自己的笼子,把项圈锁在地上。她旁边的布莱妮也是如此趴着,两个人都开始不由自主地夹紧又松开双腿,让阴道和肠道里的按摩棒疯狂抽插,搅拌肚子里的媚药,用性高潮去缓解肚腹涨满的痛苦。这种情况下,撒尿也成了不可多得的自慰方法,两个人都不停的喝水,想要多尿尿去让自己达到高潮。

终于,娜娜感觉自己的膀胱充盈了起来,她迫不及待地勾过了猫砂盆,把贞操带上留给尿道的小孔对准了猫砂,一股暖暖的热流从身体里流了出来,好舒服好舒服,娜娜大声地呻吟,尿尿爽到什么都想不了了,身体也没有力气了。

尿尿时娜娜的两穴都不由自主的收紧,哪怕是已经尿完了两只按摩棒也在不停的快速抽插选择,娜娜不由得淫叫连连,这就是自己从此以后的生活了,无时无刻不处在高潮中,除了自慰和做爱什么都不用想,无比幸福的奴隶生活。

<< 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三章娜娜与残酷实验 第五章 >>
+1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