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孤独的风 ♥

小音一定会反抗成功的

小音一定会反抗成功的 – 黑沼泽俱乐部

祝大家节日快乐!

放假了,心情特别好,就写花了一段时间随手写了一篇,估计质量也不咋地。见谅啊!另,创了一个群,956755376。诚邀各位志同道合的大佬加入,安全词:孤独。

“上官音,起来了,放学了!”

人头耸动的教室里,角落的一个男生用书轻轻拍打旁边正在睡觉的同桌。

“嗯……”上官音应了一声,咂咂嘴,眼睛慢慢睁开,一双澄澈的眼睛迷糊地看着同桌。“放学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快点,晚了就赶不上了!”同桌快速收着书,似乎有要紧的事,声音也变得有些急切。

“要紧的事?哦,靠,我怎么忘了!”上官音拍拍头,回过神来,连忙收拾桌面上的书,随后拿起书包,跟着同桌跑出了教室。

“哈,喝哈!毛银,咱们跑这么快干嘛,香寒学姐还有两分钟才下课呢!”上官音气喘吁吁地说着。

“打住,是还有一分三十秒,快点,咱们得找一个好位置。还有,别叫我毛银,叫我小毛,三毛,毛哥都行。要是你还叫,咱们断绝关系。”跑在前面的毛银头也没回,继续跑着回答上官音的提问。

“喂,不是吧!咱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你说断就断?”上官音实在是跑不动了,开始捂着肚子慢走。前方的毛银见到上官音没跑了,也跟着停下来。

“行!你要再叫我毛银,我就叫你小音!”毛银一脸的无所谓,他反正是不怕,从小被叫到大,脸皮已经变得奇厚无比。

“你,算你狠!”听了毛银的话,上官音咬牙切齿,最后签署了协议。他从小就讨厌小音这个称呼,因为这个名字太女性化了。

上官音是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因为长得十分清秀,甚至可以说是可爱,经常被孤儿院的其他孩子取笑。

他虽然说身高矮点,堪堪一米四,长得可爱点,可以秒杀大部分女生,声音女性一点,极其甜糯,除了这些之外,他可是个很man的人。

上官音二人蹲在校门口的大树后面,眼神四处乱瞟,如果不是同款的学校校服,估计二人早就被保安当成坏人给驱逐了。

“来了!”毛银碰了一下上官音,提醒他人来了,上官音也转过头,看着从教学楼里出来的一个美丽少女。

今天的她披着一头长长的乌丝,上穿一件白色衬衫,领口微微敞开,一根红色小领带若隐若现地挡住深邃的乳沟。下着一条黑色格子短裙,穿着一双过膝长筒丝袜,脚穿一双黑色圆头皮鞋。裙子之下,丝袜之上,是绝对的领悟。及腰长发点缀窈窕身姿,半透肉的黑色丝袜让她的双腿显得越加修长迷人。

精致的五官,冰冷的眼神,冷清的气质,让人望而生畏。

少女抱着书慢慢走着,微风吹起她的发梢,在阳光下,如此迷人。

上官音和毛银躲在树后,悄悄盯着这个浑身弥漫着高冷气质的少女,眼睛跟随少女的移动而移动,直到少女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啊!娄香寒学姐还是这么令人着迷!”毛银咽着口水,感叹道。

“啊,就是!”上官音点头赞同,不过他没有像毛银这么失态。

娄香寒,上官音的学校公认的第一校花,美丽的容颜,高冷的气质,完美的身材,让她在高一开始就备受关注。也因此有众多的追求者,但是没有一个追求者成功。作为娄香寒的两个小迷弟,上官音和毛银每天都会在校门口的树后面偷偷的盯着她。

每次看到娄香寒学姐从大楼里出来,二人的心脏就开始狂跳,好像心脏里面有一个小恐龙,在到处乱撞。当然,他们也明白,香 寒学姐是不可能看上他们的。

“好了!看完了,我先走了,我还有工作呢!”上官音拍了拍毛银的肩膀,准备走了。因为他是孤儿,他所有的钱除了奖学金就是做兼职赚来的。

“嗯!你去吧!”毛银看着娄香寒远去的轿车背影,应了一句。“啊,果然看美女可以延年益寿,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

“靠!见色忘义重色轻友!”上官音朝着毛银比了一个国际通用手势,然后头也不回愤愤离去,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家伙就是个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抽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上官音照照自己的面容,长长的蓬松头发几乎遮住了半张脸,说是鸡窝头也不过分。梳理一下自己的头发,戴好宽大厚重的眼睛,调整好自己的声线,确认自己各方面看起来不娘之后,上官音走向自己打工的地方。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满月悬于高空,冷风吹于地上,瑟瑟寒风,让人不由自主裹起衣服,步伐加快。

上官音结束了一天的打工生涯,收拾好后,恢复好原貌后,朝家里走去。路过一个巷口时,一阵急促的吵架声传来,出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上官音很高兴地走了进去。

巷子深处,在月光的照耀下,两个少女对立而视,还一个少女瘫软在地,不知是否有事。

“娄香寒,这个猎物是我先发现的,我已经标记了,你就放弃吧!”一个少女哈哈大笑,看着娄香寒,满面嘲讽。娄香寒紧捏拳头,想出手,但结果已出,出手已没有必要。最后她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

站在黑暗处盯着二人的上官音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在他听到了‘娄香寒’三个字后,心脏跳动开始加快。

竟然是香寒学姐,发生了什么,有人欺负香寒学姐?我要不要挺身而出,英雄救美?英雄救美后,学姐会不会因此而爱上我,等等,学姐会不会因此而爱上我?学姐会因此而爱上我!学姐因此爱上我!学姐爱上我!学姐爱我!!!

噢耶!

上官音高兴的差点要跳起来,激动的他连忙捂住嘴,压抑住自己的笑声,用了几秒平复躁动的心情后,上官音捏紧拳头。

上吧,上官音,下半辈子能否不用努力就看你这一次了!

“哼!我看谁敢欺负我可爱迷人的香寒学姐!”上官音黑暗中跳出来,缕了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跑到香寒学姐面前,把她护在身后,指着另一头的少女吼道。“香寒学姐不要怕,有我在,你放心!”

“哟!还有个还有个意外收获!不过我有手里的这个了,这个就给你了!”少女看清楚来人的面容后,严肃的脸庞笑了。上官音在跳出来时,把眼镜抖落了。突如其来的冷风吹起了他额前的头发,露出了那张令人嫉妒的脸庞。

“这,这……”看到少女不仅没有退缩,反而向前行走。看到少女向前走,上官音的面子有点挂不住,只能嘴硬,希望她能停下,“哎,我告诉你,我可是很厉害的,你可不要挑战一个男人的力量,我的力量你可扛不住!”

听到上官音的话,少女不怒反笑,她慢慢张开嘴,一副獠牙在她的口中渐渐显现,眼睛也有黑转红,一对翅膀在她的后背徐徐展开,遮住了赋予世界银色光芒的月亮。

“我日!”

上官音一下子瘫软在地,浑身发凉,一个普通人的他,何曾见过只存在于小说电影里的吸血鬼,他一直以为吸血鬼就是个噱头,没想到真的存在。

等等,她刚才说给你了?

意识到什么,上官音僵硬地转动脑袋,只转了一半,香寒学姐的脸就出现在他的侧边。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恐怖的獠牙,猩红的瞳孔,还有背后传来的狂风,只不过相对于另一个少女,香寒学姐多了一丝冷清的气质,高贵而优雅。

“我说,我只是个打酱油路过的,你信吗?”上官音尴尬地咧嘴一笑,不过这个笑容十分勉强,好像要哭出来一样。

“他就给你了,我不会再抢了!再见!”另一个少女抱起地上昏迷的少女,拍动翅膀,飞向高空,没入银色世界。小巷里,只剩下两个尴尬的人在尴尬地对视。

“你就是每天放学躲在树后面偷看我的那个人?”

“额,不是,绝对不是,那个人叫毛银,我叫上官音,不是同一个人!”上官音慌忙摇头,同时身体慢慢想后退去。

“呵!”娄香寒轻笑一下,忽然凑到上官音的面前,弯腰盯着他澄澈的眼睛,“那你喜欢我吗?”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独有的少女体香悠悠飘入上官音的鼻孔,刺激他的嗅觉。上官音咽了一口口水,颤抖地回答道:“喜,喜欢!”

“既然如此,那就成为我的小奴隶吧!”娄香寒突然抱着上官音,直起身子,尖牙缓缓刺入上官音颈部雪白的皮肤。霎时,一个微小的红色魔法阵在娄香寒轻吻处出现,缓慢转动。

“不,不要!”上官音挣扎着,无助的小腿在空中乱踢。娄香寒丰满的胸部紧贴上官音的胸膛,就算隔着衣服,在挣扎之余,也能感受其中的柔软滑腻。上官音可耻地硬了,直挺挺的肉棒隔着裤子顶在娄香寒的嫩如羊脂的小腹。

“小音音居然可耻地硬了,果然是个抖M呢!”腹部传来的感觉,让娄香寒停下转换,停在上官音的耳畔,妩媚的笑道。随后,转换继续,娄香寒用一只手抱住上官音,另一只手滑落在腹部,隔着上官音的裤子,轻轻抚摸,点弄。

“嗯呀!不,不要,你才是抖M,你全家都是抖M。”上官音极力克制肉棒处传来的快感,潮红的脸,微张的小嘴。泪水打湿的额前秀发,粘在白皙的皮肤上,露出那张完美的脸庞。

“还是个傲娇抖M呢!看来,冰寒亏了呢!”娄香寒拔出牙齿,松开手臂。上官音跌落在地,双腿发软,只能用双手支撑起上半身。娄香寒蹲下来,嫣然一笑:“小音音,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奴隶了哦!”

“滚,滚你妈的!”上官音轻轻地说道,嗯,用最柔弱的身体说着最硬气的话,就差一个中指了。身体渐渐无力,眼前也开始模糊,身体也开始传来难以想象的剧痛。在娄香寒的眼中,上官音的额头慢慢出现一个血色的火焰,这是娄香寒特有的标志,以后,上官音就独属于她一个人了。

上官音最终还是没有抗住,昏迷过去。娄香寒撩起上官音的头发,眼睛一亮。拥有要美少女身材和脸蛋,又拥有男子汉独特的气质,这个奇异的结合体,是当一个极品伪娘的好材料呢!

娄香寒抱起上官音,在在月光的映衬下,小巧鼻子,粉嘟嘟的樱桃小嘴,老旧的衣服。此时的上官音就如同一个坠入凡间的天使,可爱到让人怜惜,完美到令人嫉妒,美好到使人陶醉。

一个黑色身影在黑暗处慢慢出现,是一个穿着笔直西装的老者。

“我希望明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所有的一切!”娄香寒恢复了往日的表情,对着老者冷冷的说道。

“是!”老者点头弯腰,随后向后退去,最终没入黑暗。

“嘿嘿!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刚失去了一个小伪娘,就来了一个可爱的极品小伪娘。小音音,我吃定你了!”

不自主收紧手臂,生眼前这个小可爱逃跑了。娄香寒看着怀中熟睡的上官音,露出满足的微笑。血族生来就是王者,每一个血族都会找一个血奴,相伴一生,而她,已经找到了。

踏上不知何时停在巷口的黑色轿车,娄香寒把上官音小心放在副驾驶上,然后坐上主驾驶,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回到别墅,抱着上官音走向卧室,她要给上官音好好打扮一下。

小心把上官音放在床上,娄香寒开始脱下上官音的衣物。衣物一件件的滑落,掉在床边,而床上的上官音还在昏迷。

抱起上官音走到浴室,为了防止上官音突然醒过来,娄香寒咬上上官音的脖子,直至上官音微微晃动的手指彻底静止才停下来。

仔细清洗好上官音,不得不说,上官音有着很好的底子。白皙的皮肤,精致没有一丝赘肉的身材,美丽的脸蛋,不做女生真是可惜了。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小弟弟处的阴毛,娄香寒拿出剃刀,沿着四周,认真仔细地剃了干净。

洗干净躺在床上,娄香寒逗弄原本隐藏在黑色毛发下的小鸡鸡,不一会,上官音的的小弟膨胀成肉棒。二十多厘米的长度着实让娄香寒吃了一惊,没想到上官音人看着小,武器倒挺大。

娄香寒从衣柜中挑选出自己初中时候的衣物,然后又拿出一个装满透明液体的大瓶子,把这些衣物全部放到里面浸润。随后娄香寒拿着瓶子走到床边,爬上床,把瓶子放在上官音的旁边。

上官音渐渐的醒过来,微微睁开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的环境。

“嗯,好疼!”上官音想揉一下脖子,抬手时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绑在了床头,双腿也是,最最关键的是,自己没有穿衣服。

“靠,变态啊!快放开我!”上官音对着旁边捂嘴憋笑的娄香寒吼道。但是软糯的声音,没有听出丝毫的生气,反而有种撒娇的感觉。这个情况了,还管她是不是什么学姐。靠,处男之身就这样没了。果然,毛银说的没错,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自己当时怎么就当成笑话了呢!自己为什么犯贱要去看一眼热闹呢!自己为什么要跳出来多管闲事呢!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啊!小音音!看来你还是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呢!”娄香寒用食指指甲在上官音的肚脐处画圆圈,还不时滑在小弟弟之上,扣扣弄弄。“欢乐的时光要开始了哦!”

“靠!你快放开我!”上官音开始挣扎,但是手腕处的绳子完全不答应。娄香寒打开瓶子,放在上官音的旁边。

一股腥骚味传来,让上官音有些发呕。

“小音音可不能吐哦,这可是主人宝贵的淫水呢,主人可是囤了好久呢!以后,小音音每天都要与它为伴哦!”听到上官音的呕吐声,娄香寒连忙用沾满淫水的手指放在上官音的嘴唇上。

“学姐,你,你平时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么淫荡吗?平时的高冷,都是我装的呢,不然,会有好多人来打扰你的主人呢。而且,我才不要便宜那些臭男人呢!咱以后啊,只给小音音展示呢!”娄香寒缓缓说道,然后从瓶子中抽出了一双被完全打湿了的黑色长筒袜。

淫水一滴一滴滴在上官音的腿上,让他不自主晃动双腿。

“小音音的脚,可真是完美啊。剔透肌肤,胖嘟嘟的小脚趾,没有一点胼胝,让身为主人的我都有点羡慕呢!”娄香寒抬起上官音的小脚,不由得感叹。

“谁是你的小音音呐,你才不是我的主人啊。我叫上官音,是个二十一世纪的三好青年啊!”

“嗯嗯,马上就不是了!”娄香寒点头,用身体压住上官音的双腿,解开绳子,把湿漉漉的长筒袜从脚尖开始向上套。袜口慢慢向上,最后抵达了上官音的大腿根部。

然后娄香寒又拿出滴水的可爱的粉色胸罩和粉白内裤,如法炮制,穿在了上官音的身上。

本就让人感觉滑腻的衣物,在娄香寒淫水的作用下,多了些许的粘稠,有些淫水还沿着上官音的肋骨,滑在床上。

“滚蛋啊,快点给我脱下来啊!”

“小音音其实内心很喜欢的吧!”娄香寒咧嘴一笑,小小的白色虎牙配上浅浅的酒窝,在淫荡的表情下,怎么看怎么怪异。“小音音的小肉棒都鼓起来了呢!”

“谁会喜欢啊!”上官音羞红了脸,大脑快速接受身体传来的痒痒的奇怪感觉,“快点放开我,你这个变态S女。”

“小音音怎么能这么说主人呢,主人可是好伤心啊!”娄香寒假意悲伤一下,手却不停的抚摸已经完全勃起巨龙和胸罩下的小红豆。巨龙像一座笔直的山峰,直插云霄,小小的内裤只遮住肉棒下方的阴囊。

一股剧烈的莫名感觉突然出现,上官音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在一阵剧烈的颤抖后,上官音挣扎的身体停止了。啊,一切都是那么索然无味。

“小音音的精液,射到人家的丝袜上了呢!”娄香寒抬起脚,黄白的精液搭在娄香寒黑丝美腿上,还不时滴落在下方上官音的小腹上。娄香寒收回腿,脱下自己的长筒袜,团子一团,让精液充分充分与丝袜接触。“小音音别着急进入贤者模式呢,主人还没有开始呢!看来以后要好好调教一下了。”

“臭女人,滚呐,你这个,这个垃圾变态,唔,唔,呜,呜呜呜!”

“吵死了!”娄香寒脱下自己的内裤,塞到上官音的嘴里,然后用胶带封住。“这下看小音音还怎么说!”

说完,娄香寒从瓶子中拿出了一个蓝色死库水穿在上官音的身上,就算上官音的身体被完全解开,他发现,自己也干不过娄香寒,只能被娄香寒压在富有弹性的挺翘屁股下。

娄香寒拿出绳子,把上官音的双手背在身后使劲捆住,绳子紧紧勒进肉里。然后又把上官音的双腿并在一起,在大腿根部,膝盖处,脚踝处分别绑住。然后抱起瓶子,对着上官音倾斜而下。

庞大的水流打湿了上官音的全身,没有遗漏任何一处地方,就连头发也是。娄香寒把方才揉成一团的黑丝展开,开始从脚往上套,一直拉到脖子处。

“小音音别瞪着我,这个丝袜的材质可是特制的,虽说不能无限拉长,但是抱住你这娇小身材,还是绰绰有余的。”然后,娄香寒把另一只从头顶往下套,直达脚踝。

两只丝袜全部穿上,娄香寒拿出了剪刀,在上官音的鼻子和胯下剪了一个小洞,露出鼻子和肉棒。上官音还在挣扎滚动身体,但是他现在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

“全身都是自己熟悉的味道,真好啊!”娄香寒抱着丝袜全包的上官音,白稚小脸洋溢着满足。尤其是在看到这个黑白相间,骚气十足长条抱枕下方有一个长长的滚烫肉棒,娄香寒的笑容就更加变态。她,妥妥一个抖S痴女。

娄香寒一把握住上官音的肉棒,俯下上半身,撩起滑落的头发,在上官音的耳边轻语:“可爱的小音音啊,你一定会爱上主人的!正所谓,日——久生情嘛!”娄香寒摩挲自己淫水直流的阴道,挤压捏紧自己的小红豆,眼神也开始迷离。“那,主人就开动了!”

不顾剧烈颤抖的上官音,娄香寒张开小嘴,对准上官音粗壮的肉棒,一口含住。

小嘴被充满的感觉,好爽!

+74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2 thoughts on “小音一定会反抗成功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