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YD ♥

山田的故事

山田的故事 – 黑沼泽俱乐部

山田​是我上篇文章提过的接手一名姓小林的老绅士的旧书店的那个女人。因为听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传言,再加上我知道那个书店的一些内幕,于是就开了脑洞。如果你已经看过上篇文章,你可以直接跳到下一段,如果你没有看过,我将用简单的文字介绍一下山田和那个旧书店的情况。

去年我去日本时借住在一个朋友家,他家附近有个姓小林的老头开了一家旧书店。我跟这个小林聊过几次,得知他是一个老绅士,而且曾经也是个风流客。他的书店里还藏有好多很有年代的r18书籍,而且有的内容很过激。今年早些时候,小林去世了,他的女儿不善经营,便把书店卖掉了,山田就是接手书店的人。

下面的内容半数以上来自坊间传闻,加上笔者个人的猜测。简单的说,大部分都是杜撰。请勿根据现实人物对号入座。为了便于叙述,正文内可能插入笔者的注释或解释。

山田接手旧书店以后,原书店老板的女儿顺便”慷慨地”把所有藏书一并留给了她,代价是大约六百万日元。

这里得说明一下,在日本书籍的价格比中国人想象的更贵,尤其是一些精装书。顺便日本人很喜欢搞一些”限量版”的东西,有的书卖的好可能会印刷数次,但是出版社常常会推出一些限量版,可能只有五百到一千册,所以某些狂热粉丝会早早蹲点购买,如果发售时买不到,出高价从其他读者那里收购的事也常有发生。假如旧书店里有这种限量版的书,哪怕只有几本,其价值就可能超过六百万。山田知道小林的女儿不关心书店的情况,她猜测小林的书店里很有可能存在值钱的书。因此山田这算是一次豪赌。顺便一提,就我印象中那种常规意义上的值钱的应该是没有,因为那个书店其实真的很小(当然不排除我没看见的可能)。

山田接手书店后,花了几天时间打扫卫生,整理书架上乱摆放的书籍。她先清理出来两个书架,然后把散落在外面的书按照五十音的顺序排列在上面,书架一摆满,她就再开始清理另外两个书籍。按照这个顺序,第三天的时候,她终于开始收拾最里面的书架了。最里面有一个书架放得很不显眼,于是山田打算把它挪出来。她先把顶上两排的书籍搬下来,放在脚边的纸箱里,然后搬第三排的书。第三排开始,山田突然发现这些书似乎不是正经书刊,至少跟上面的《资本论》或者《从地球到月球》相去甚远。半数是杂志,另外一半则是类似绘本画册一样的东西。作为旧书店,有这些东西是很正常的,但是《激战!与冲绳女优的四十八夜》这种标题可不是非常正常。

“好吧,这就是所谓的私人收藏吧。虽然我听说小林先生是个做风正派,表里如一的人。但毕竟是男人啊。”山田还是坦然接受了。说归说,既然现在这些书已经属于山田了,她当然不会再允许它们占有一整个书架,于是她把这些成人书刊尽数塞进纸箱,丢可燃垃圾的日子没到,想要彻底处理掉它们,还得过几天。

全部的成人书刊加起来得有几十本吧,书竟然整整塞满了一个不大的纸箱。山田将书架清空以后,开始尝试移动书架。但是这书架就像粘在地上一样,任山田如何用力,竟始终纹丝不动。山田终于放弃了,打算过几天找朋友来帮忙。她一屁股坐在地面上,喘着气休息。虽然还是冬天,但店内供暖很足,山田不禁出汗了。她脱下防尘用的罩衫,拉开胸前的扣子,随手从旁边捡起一本杂志扇风。扇着扇着,她注意到被自己当成扇子的是一本小薄本。但是这本小薄本有些不同,这本的封面极其正经,是一个穿着睡衣拎着玩具熊的女孩,标题是《先爱¤自己》,也没有任何煽情的语句。看来是把正经杂志混在小黄书里了,山田想。反正在休息,干脆顺便看看吧。心里想着,她就翻开了杂志。

山田随便翻到一页读了起来,”……尽管已经是第二次见他了,我的内心不但没有平息下来,反而灼烧的更加厉害。我忘不了……”看起来像是一般的言情小说,山田向来对这种题材没啥兴趣。于是她继续向后翻。这本杂志不厚,只有二三十页,随便翻两下就翻到最后几页了。

这里还是要插入说明一下,日本以前有一些报纸是有所谓的成人页的。这些有成人页的报纸一般是单独购买,订日报的话都是全年龄型。所以会有家里明明订了日报,为啥爸爸还在车站附近买报纸这种疑问。当然,一些杂志同样会出现同一期有两个版本的情况。原因同上。这个豆知识也是小林老爷子告诉我的。只不过现在就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显然,让这本正杂志有资格位列仙班的原因就是最后几页的成人页。一整页的高清大图,一个裸女被绳子吊缚在天花板上。绳子和绳结绑缚着女人,在空中勾勒出一副凄美的图画。下面的注释小字介绍了模特山田小姐,和她的往期作品。因为被裸女吊缚图震惊到,山田甚至呆呆地看了一会,才想起把书合上。这个模特恰好也叫山田,就是不知道这是她的艺名还是本名。山田把杂志放进预定丢掉的纸箱。平复了一下心情,准备继续收拾其他的书和书架。

注意力投入到工作中的时候,时间是过得很快的。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山田把分好类的纸箱搬到库房,回到外面准备吃饭。山田早上准备了中午要吃的便当。其实主要也就是昨晚的剩菜。自己一个人住,吃饭也随意起来。想着应该反省,但每天早上起床都把前一天的反省抛到脑后,只愿多睡一会。离开家外出也好几年了,当年离家说要实现梦想的豪言壮语现在早已忘得精光,如果说这几年唯一让自己接近一点梦想的行动,那就是存够了钱买下这家书店。可是单单买下它就花光了自己几年来的积蓄,想要经营下去并不容易,可是自己再也不愿意回到那个黑心企业工作。一边想着,一边吃下冰冷的便当,山田感觉某种寒冷而沉重的感觉从胃逐渐扩散到全身各处。这种令人不爽的感觉,我们一般称为压力。吃完饭,山田决定休息一下,于是她到书店后面的库房里,在那里收拾了一下床,这张床之前就有,是小林为了让自己能有个地方躺一下随便搭的,山田换掉了床垫床单和枕头,因为她不想在睡觉的时候闻到老男人腐败的味道。山田关掉书店的大门,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其实就算她不关,也没人会进来,虽然最近似乎有人路过,但看上去应该是以前的老顾客,另外最近经常有老鼠的声音,山田并不想睡醒后和一只老鼠大眼瞪小眼。

每个人在承受压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都会有某些疏解压力的方法,而山田的方法,说起来有些难以启齿,那就是自慰。

​山田从国中时期得知自慰是何物以后,就开始沉迷于自己获取快感了。她也曾尝试着交往过几个人,但没有一个能够让她满足,身心两方面都是。

​搬过来以后,山田每天都忙碌着收拾书店,准备手续,忙前忙后也没正经休息,每天晚上回去倒头就睡,积压了不少压力。她的一只手开始隔着衣服揉搓自己的胸部,另一只手探进内裤中,不断刺激小豆豆。随着手上动作的加快,山田的呼吸也变得急促。可是这次,或许是内心有所顾忌,也可能是不够尽兴,山田迟迟未能达到高潮。山田粗鲁地脱掉上衣,并把裤子脱到膝盖处,继续抚摸揉搓胸部和阴部。连续的刺激之下,山田终于达到高潮。可是熟悉自己身体的山田很清楚,这样根本不算尽兴。身体的深处仍在发热。她想起预定扔掉的纸箱里还有一些绅士本子,”好吧,在丢掉之前就让我充分利用吧。”她从床上撑起半身,伸手去够那个装着小黄本的纸箱,但是纸箱离得太远,山田勉强从箱中抽出最顶上的一本书。这本书名叫《爱缚天国》,里面都是各式各样的捆绑类图片。有的图片里模特们被绳子或者拘束衣固定住,而塞在下体的震动棒或跳蛋把她们送上一个个巅峰。还有一些是带有解说剧情的连环画型的图片,穿着拘束衣的女优们肚子里被灌了大量的灌肠液,又被迫吃下利尿剂,但是她们不允许排泄,第一个忍不住的人会被处刑。她们在舞台上忍受着腹中绞痛,膀胱的胀痛,和大量观众的视奸。

终于有一个护士服的女优忍不住排了出来,淡黄色的灌肠液和尿液一起,顺着她被白丝包裹的腿流到舞台上,于是她将要被处刑。处刑台被推上来,一个高约一米的顶部开洞的木箱,还有几捆绳子。处刑官很快登场,他把被处刑的女优的束缚衣解开,但没有给她自由,而是用绳子重新把她捕获。女优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小腿和大腿折叠在一起,用绳索结结实实地捆好。然后之前那个木箱派上用场了,女优被塞进箱中,箱子随后被钉死,女优只有头部被留在外面。接下来她将被放置在舞台的一角,任何男人都可以用她的嘴巴来上一发。

连环画到这里就​结束了。山田恰好也在此处达到了高潮。山田两次高潮后,也是疲惫不堪,于是她满足地睡去。

大约二十分钟后,山田醒来,再次面对还没有整理好的书架和书籍。可是很快,她在发现那些小黄书的书架下找到了些不一般的东西。那个书架之前一直无法被移动,原来是书架的四个腿被钉子固定在地板上​。山田找来工具,撬掉钉子,结果发现移开书架后的地板是可以活动的,而地板地下有个暗格。拿开那块活动的地板,一个似曾相识的箱子安静地躺在暗格里。

这个箱子是不是有点像刚刚在本子里看到的那个处刑箱?这是山田握住箱子上的把手,把它提了上来后,产生的第一个想法。可是这个箱子有点不同,它的顶端不是开口,而是有一个活板门,虽然有点像那个处刑箱,但它不够大,而且外面的雕刻非常花丽。刚才提上来的时候听到里面有东西翻倒滚动的声音,于是山田打算把它打开看看。这个箱子外面的装饰很华丽,想必也可以用作储物柜。山田在边缘摸到搭扣,打开了箱门。里面存放着几根黑色的橡胶制品,形似男性的阳具,几副皮革制成的镣铐,还有一件完全由绳子和皮革构成的衣服。山田红着脸把东西举起又放下,在灯光下仔细观看。这些东西看起来是全新的,没有被使用过的痕迹,绳衣的皮革搭扣也显示它从来没有被人用过。”这些我可以拿来用吗……不,我在想什么。”山田努力打消了奇怪的念头。

如果说这个箱子​只是为了保存这些东西,完全是暴殄天物,它质地不错而且那个存放它的暗格密封的很好,因此它保存得很好,看起来是用了昂贵的木材,但却没有特别沉重,否则山田应该是没办法一个人把它弄上来的。它应该有别的作用。山田最终决定不再思考,继续整理店面才是当务之急。于是她把东西扔回箱子,把箱子拖进仓房,打算晚点再慢慢考虑。

下午的工作也很快告一段落,主要原因是山田急着弄清楚那个箱子到底是从何而来,以及用途如何,所以刻意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去便利店买过晚饭以后,山田迫不及待地回到仓房。迷之箱还好好的躺在仓房的地上。山田反复端详箱子的外表,可是除了雕刻的花纹做工精细意外没能得出任何结论。她再次打开箱子,除了之前里面就有的绳衣,镣铐和假阳具并无他物。但这次由于仓房里开着灯,灯光打在箱底,让山田看到了之前没有看到的东西。箱底有一些圆形凹槽,槽底有螺纹似乎可以用螺钉固定什么东西。这些凹槽不止箱底有,箱壁上也有。不同的是箱壁上已经装上了螺栓,看来箱底的螺钉是遗失了。山田在外壁寻找螺栓固定的地方,发现螺栓螺母刚好在外壁雕刻的凸起点,螺母与雕刻融为一体,不仔细看完全没有发觉。检查完箱子,山田的目光又落在箱子里的物件上。

那几个橡胶阳具最初因为羞耻感,山田没碰它们,所以没发现它们的底座都有圆形凸台和螺纹,原来是要把假阳具旋在箱底。而绳衣上的皮革搭扣也有一些预留的孔,最初山田不知道是干啥用的,现在看来,大概是用来穿过箱壁的螺栓的。而镣铐就不必说了,箱壁有两处吊环,大概就是用来把镣铐固定在吊环上。到了这一步,这个箱子的作用就很明显了,身穿绳衣的人进入箱内,下体插入固定在箱底的假阳具上,手脚被挂在吊环上镣铐禁锢,而身体则被用螺栓固定的绳衣支撑。

头部则穿过活板门留在外面,被迫成为他人的精液便所。投币式公共精液便所山田,一百日元一次……听起来不错。或许是小黄书激起了山田的受虐欲望,山田开始妄想起变成肉便器的生活。一边幻想,她一边开始把绳衣的皮革搭扣固定在箱子里,当她回神以后,内裤已经一塌糊涂了,而绳衣则像陷阱一样张开大口,静候猎物的到来。

山田把碍事的衣服脱下,只保留长筒袜,将左腿跨进箱子里,小心地迈进绳衣的空隙中,​接着又把右腿迈入。她把两只脚放进绳衣的两个环内,又弯曲膝盖,穿过下面的两只环,这样大腿和小腿分别被两个绳环绑缚,向两边打开。

“这动作真是下流,但接下来肯定更加下流”,一边说着,她一边蹲下身子,对准张牙舞爪的橡胶阳具,慢慢坐下来。巨大的假阳具缓慢地进入山田的小穴,下体带来的刺激让山田挺立上身,不行,太大了,山田保持着阳具半入的状态就受不了了。缓了两口气,山田并没有就此结束,她向前低头弯腰,拉起绳衣的上半部分,像穿衬衫一样,把身体的上半部分穿进绳衣。绳衣的上半部分附带了口枷和眼罩。口枷大概是用以强制口交,山田虽然不想给任何人口交,但是既然做到这个份上,就顺便戴上好了。

眼罩就放弃了,毕竟等下得自行解脱。她开始用手调整绳衣。可是无论如何调整,上半段的绳衣始终松松垮垮,无法完全贴合身体。山田有点焦急。这时,她突然发现脖子后面有一段拴在皮革搭扣上,原本预留出来的两段绳子。先前山田一直不知道这两段绳子是用来做什么的,现在看来就是用来调整松紧的。山田将左手背到身后,够到绳子用力一拉,然而仅有左侧略微收紧,她又用右手拉右边的绳子,结果仅仅是右侧稍微收紧,而且左侧似乎又变松了。那么两侧以前拉呢。

山田将两手背到身后,同时用力拉紧绳子,这次有效了,但太有效了。上下身的绳衣突然大幅收紧,腿上的绳环拉拽下身,让原本两腿打开,仅靠脚尖(和半入小穴的阳具)支撑身体的山田承受不住自己的体重,重重地坐了下来。二十多公分的假阳具冲进小穴,强烈的刺激让山田挣扎着达到高潮,这次高潮太过激烈,山田同时失禁了,淡黄色的尿液喷溅得到处都是,幸亏是在箱内,否则地板可就要遭殃了。山田仰着头大口喘气,她脖子处收紧后的绳子迫使她无法低头,但是不需要低头看也知道,自己的长筒袜肯定是惨了。山田想起那个本子里被处刑的护士服女优失禁时灌肠液和尿液顺着丝袜流下的样子。

满足了欲望后,身上这些横七竖八的绳子就开始变成给人带来疼痛​的刑具了。山田开始着手解放自己。但是她突然发现,想要拉开绳子,必须把脖子后的皮革搭扣拉下来。但是刚才拉紧绳子的时候,那个搭扣从后颈处被拉至后脑勺的位置,而自己的两臂则被拉紧的绳衣反绑在身后。山田自己无法够得到那个搭扣。

​山田开始意识到情况不妙,她把自己绑在箱子里,自己无法脱困,而且因为口枷的存在,她甚至无法开口求救。她突然想起小林的死因,由于背痛无法动弹,甚至无法求救,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几天,就这样活活饿死。而山田的情况可能更糟,这个状态她撑不了太久,虽然现在才发现有点晚了,这个姿势非常消耗体力,而口枷则让山田的嘴无法合上,口水不断滴落,也加速了脱水。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明天又是休息日,所以很可能至少等到两天后的早上才会有人发现自己,而那时山田很可能已经因脱水力竭死亡。就算有人发现了自己,那自己也会社会性死亡。所以无论如何,等待自己的都是悲惨的结局。

这个夜晚,山田煎熬着度过了,没有一点获救的希望,山田的眼泪已经伴随着力气慢慢流尽,山田开始濒临极限。

不要,我还不想就这样死掉。求生欲让山田再次获得了一丝力气,她用力摇晃着身体,希望绳索或者链接螺栓处的皮革断开。但是这次挣扎只让绳衣变得更紧​,又一次刺激到下体的巨大橡胶阳具,带给她痛苦的快感,也进一步扼杀了山田脱困的希望。

山田开始出现幻觉,并伴随着大小便失禁,整个屋子的气味开始变得不堪,同时大量的苍蝇被引来。有的肆无忌惮地停留在山田的脸上,因为它们知道,这个人类即将化为自己的餐食。纷乱的苍蝇有的落在山田乳头上,有的飞到肛门和小穴的穴口,山田半干的粪便和淫水成为它们的美食,窸窣窜动的苍蝇带给山田最后的一次高潮。

山田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哇,好臭,这里怎么了?”​

+3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One thought on “山田的故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