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kty293 ♥

巡迴调教师 第一章

巡迴调教师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见面礼

这篇世界观稍微大了点,我保证每章都有肉戏,但前期难免有较多铺陈部分,感谢耐心阅读。

另外此处的主奴关係,可能会让人感到有些奇怪,因为在这架空宇宙中,虽然奴隶制度被普遍接受,不同地区、不同人的“奴观”却未必相同,不免出现一些特立独行的角色与观点,希望大家喜欢这样的尝试。

一艘不起眼的破船驶进了班卓伦港,码头上冷冷清清,除了负责引船入港的引水人老头外,没见到几个码头工人,连海鸥都稀稀落落。

数十年前,班卓伦还是知名的女奴贸易站,崔斯塔尼亚以开放的蓄奴政策闻名,尤其对半精灵、地精之类稀有种族的奴隶有特殊偏好者,每三个月在港口举行的大型拍卖会更是每役必与的盛事。

然而随着崔斯塔尼亚的经济没落,以及港口泥沙淤积、码头设备年久失修,班卓伦昔日的盛况不再,拍卖会也从三个月变成半年举行一次,再变成一年,最后终于在三年前永久停办了。

因此,当穿着异国服饰的一男一女从小船上走下来时,没有人认出他们的身份,更没有人能预料他们的到来,将对崔斯塔尼亚的奴隶贸易史掀起多大波澜。

男人的穿着尚称寻常,是魔导研究者常穿的深绿色长袍,其上的纹饰样式奇特,从一个圆圈中伸出无数複杂缠绕的弧线,与崔斯塔尼亚贵族强调简约的几何风格大不相同。

女人在旁并肩而立,远看似乎也是魔导士装束,但凑近一瞧便会發现大有异趣。长袍经过剪裁,在肋下紧紧收窄,显现出细得不可思议的腰身,又使上方饱满的胸部高高耸起。上半部的布料特别轻薄,显露出紫纱下雪白浑圆的乳球,及看不出有受到什麽刺激,却已隐隐立起的乳头。

而再往下看,长袍在大腿处两侧高高开叉,一走动就会将修长的双腿暴露出来,能看到她穿的高跟长靴及腿上几条皮束带;若她的步伐不是那麽小,还能看到在大腿根部,有着与男子袍子上相同的纹饰刺青。

两人结清旅费,又给了引水老头和同行的水手几枚分银作为小费。水手们高兴地吆喝,拿着钱买酒喝去了,老头却坚持不收。

才送走了引水老头,不远处有五六名穿戴不整的港务兵,大声叫嚷着朝他们走来。

“入关者,请报上姓名、出身与职阶。”看似队长的领头港务兵问道,身上酒气冲天。

“艾欧・塔斯辛。来自路德堡的三级魔导士兼调教师。”男人回答。

“呸呸,谁问你了?我是问这位美女。”队长大声说,旁边的港务兵哄笑起来。虽然说没问,一听到艾欧只是三级魔导士,他的态度立刻轻浮起来,眼光肆无忌惮地盯着女人的一对巨乳。

“玟奈。来自路德堡的女奴。”女人平静地答道。她的神色凛然,彷彿是在魔导研讨会上回答一个技术性问题。

“哦?”一听到女奴二字,士兵们立刻热烈起来。“外地人可能不太熟咱这的规矩,让我提醒妳一下,在崔斯塔尼亚,女奴被公民侵犯时可不得反抗。”

“正确来说,并不是‘侵犯’,因为女奴本就没有普遍法理上的权利,一切只来自主人的赋予。”玟奈说道,还是同样的平静,不带感情的双眼直视着队长,一时竟让对方有点语塞。

一名士兵看长官没说话,便接口道:“别担心,老弟,借我们玩几下就让你们入关。”说着就要掀开长袍。

“我劝你别这麽做好。”艾欧说。

听对方语带威胁,士兵稍微畏缩了一下,看向队长等候指示;他仗着人多,又见艾欧没开始咏唱,甚至没试图集中魔力,胆子大了起来:“咱偏要这麽做,你又想怎样?”

说完,一双大手抓向玟奈的丰胸——但也只是抓向而已,因为就在将要碰到的前一刻,这双手就和他的主人分家了。

“啊啊啊啊啊啊!”队长倒在地上翻滚,齐腕断面鲜血直喷。士兵们立刻拔剑出鞘,将两人围在中间。

“快散掉魔力,束手就擒!否则⋯⋯否则⋯⋯”最年轻的士兵警告,他显然没经历过几次真正的战斗,看到队长的惨况已经吓得有点语无伦次。

艾欧在心中叹了口气,这可是师父生前惦记的奴隶圣地崔斯塔尼亚啊,如今竟然衰败至此,连几个像样的军人都没有吗?

“我根本没运起什麽魔力。现在请让开,你们的同伴需要治疗,我也得赶去见梅瑟威伯爵。”梅威瑟是本地的领主,亦是知名的调教师,他此次前来便是受梅威瑟之邀。

调教师的门户之见很重,不同师承或家族间的调教师,都把自己对付女奴的独门手段视为机密,鲜有互相交流。为避免无谓的传闻,他本不愿透露此行来意,但继续升高冲突也不是办法,只好搬出他的名号一用。

听到自己领主的大名,士兵们面面相觑,手中的武器也放低了点。倒在地上的队长却在此时大喊:“你们傻了吗?还不快宰了他们!”

“可是长官,他们说是梅威瑟大人的⋯⋯”

“正因如此!让他们去向梅威瑟大人告状,咱还有命活吗?”队长激动地挥舞手臂,鲜血直流:“在这裡解决他们,谁会知道?”

士兵纷纷会意过来,举起武器收紧包围,五人一同突刺过来。

“姐姐,手下留情。”艾欧说,仓促间没人注意到这个称谓有多麽奇怪。

玟奈右手挥出,长袍袖子与两柄剑卷在一起,化解了朝向艾欧的攻击。轻薄的布料竟没被利刃砍断,只稍一用力,两人武器立刻脱手飞出;她闪过瞄准胸口的攻击,剩下一剑刺中她的侧腹,可是在长袍下似乎有某种硬物,剑刃刺之不入;她左腿在地上横扫,趁敌人一失去平衡踢其脖侧,转眼又放倒两人。

剩下一人正是那名年轻士兵,他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战况,令他讶异的并非同伴接连吃鳖,而是刚才他透过长袍下摆的缝隙,看见的景象:

玟奈大腿上的皮束带,竟然是左右两两相扣的,而她的两腿之间已泛出光泽,一道爱液流了下来。换言之,刚才的一连串体术是在她的大腿被束缚,还处在高度性兴奋之下,只用小腿使出来的!

年轻士兵还拿着剑,双脚却不住颤抖。自从被派来班卓伦港,他在队长的带领下,也干了不少次勒索旅人的勾当。有钱的交钱,有姿色的女奴便要求主人奉上。当然有些主人地位高实力强,他们不敢去招惹,但却从未见过女奴敢反抗,更别说在一两招间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不远处传来铮铮两声,一开始被扔出的两把剑,到现在才落了地。这声响击溃了年轻士兵最后的勇气,他把长剑一扔,丢下同伴逃跑了。

“这就是妳的手下留情?”艾欧摇摇头说。

“回主人,没有人的手脚再被砍断,因此奴认为是的。”玟奈淡然道,她又恢復了先前平静的神态,好像刚才的打斗没發生过似的。

“算妳有理。”艾欧有点好笑地说。他俯身走向队长,后者满脸惊恐地退后,双脚拼命推着土爬行。

突然有人一声暍道:“够了!”嗓门不大,却包含雄浑内劲,来者至少有一级武斗家的实力。然而艾欧转头一看,却只见到船入港时那位矮小的引水人老头。

“艾欧先生,这些小卒多有得罪,请饶他们一命。”老人恭敬地说,朝艾欧伸出手来。本来倒在地上歪七八扭的士兵们,一见老人出现,都挣扎着要站起来。

“请问你是⋯⋯”艾欧迟疑了一下。这老人刚才必然已见到玟奈的实力,仍依照惯例不向女奴打招呼,甚至连瞥一眼都没有。他伸出手与老人相握,并露出微笑道:“梅威瑟大人,劳烦您亲自远迎了。”

“呵呵呵呵!”老人大笑起来,“不愧是奥薇妮亚大师的弟子,看来我连自我介绍都省下了!”

艾欧环顾周遭的伤患,有点窘迫地说:“刚才有点误会,我下手不知轻重,还请见谅。”

说是他下手而非玟奈,并不是怕武功被自己的奴比了下去,而是女奴本无反抗的权利,若伤了外人,都得算在主人头上。梅威瑟点点头赞许:“没的事,这些渣滓败坏军纪,有辱梅威瑟家之名,若你没出手我也想教训他们一顿。”

真是这样吗?艾欧想道,刚才的情境在外人看来应该是十分凶险,梅威瑟不出手阻止,似是有意拿手下士兵的命,试出他二人的实力来。但他是以调教师的身份来此,又不是来应徵讨伐巨人族,试他们的实力干什麽呢?

正在空想间,梅威瑟已唤来两辆马车,要他们启程前往庄园。

“等一下,梅威瑟大人,还有件事没做完。”艾欧说着,又向断了手的队长走去。

“唔,作为赔罪,他的命你就拿去吧。”梅威瑟轻描淡写地说。

“你误会了,大人。”艾欧捡起断手,接在队长的断腕上,在他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开始咏唱治癒术。“我只是不想在谈正事前,就欠梅威瑟家一份人情。”

梅威瑟讶异道:“你是治癒术士?塔斯辛家不是以家传的攻击型元素魔法闻名吗?”

“有这样的奴,我还有必要练什麽攻击魔法吗?”艾欧看向玟奈,语气中不无得意。

玟奈微微欠身,一直冷若冰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若有似无的妩媚微笑。


梅威瑟乘一辆马车,艾欧和玟奈乘另一辆,车厢十分巨大,足以放下两张四柱大床有馀,一辆车就用了八匹马来拉。看到这只是普通的马车,没有传说中的美人马,艾欧感到有点失望。

一进车厢,他的失望之情便一扫而空,巨大的空间也立刻有了合理解释。

马车的座位很宽敞,后方还有相当空间,显然是有把椅背放下变成床的机关。而座位前方的空间,铺满了羊毛金边地毯,华贵的地毯上跪着两名美丽的少女。

少女约十五六岁,两人都戴着项圈,容貌身材相当近似,各自的气质却是相当不同。

左边的少女衣服白底蓝边女僕装,两手的上臂袖口很短,却又套上了长手套,只让一小段藕臂显露出来。似乎是与此设计呼应,短裙和丝袜间也仅仅露出一截白皙大腿。

原本她直立跪着,一见艾欧上车便低头伏地,扎成马尾的头髮和背后领口间,恰好能看到细长的、戴着项圈的后颈。

整体露出的部位不多,却像雪地中的点点寒梅,未必如其他花朵豔丽夺目,却处处勾动人的心弦。

而右边的少女身穿黑底红边的歌德萝莉装,双手用黑皮手套拘束在背后,皮手套又以金鍊与高跟鞋相连,使她无法站起。除此之外,皮套上和衣服上都有许多金色釦环,能按照需要把少女不同的身体部位束缚在一起。

她的腰上穿着极紧极小的束腰,腰间被束得只堪盈握,一直延伸到胸腔下半,让人难以想像她的肋骨如何容纳。她的身材和女僕少女差不多,却被这束腰被挤得更加前凸后翘,显得按一般标准已算大奶的女僕少女,倒显得清纯了些。

束腰的前方有一道折痕,恰好使得她能够弯腰——或者,艾欧心想——为了能让两人一致做出跪伏的迎宾姿势。

从艾欧进来开始,女僕少女一直低着头,歌德少女却缓缓抬起头来,望向艾欧。看见她酡红的脸颊与半是恐惧、半事反抗的眼神,艾欧知道她正处于一种特殊的调教阶段:身体已屈服,心灵却仍未彻底奴化的“未竟奴”。

在碎星大陆许多奴观保守的地方,这种女奴被视为失败品,调教师也会因此蒙羞;然而也有部分人士谓之珍品,愿意斥重金购买,甚至用精神性法术製造未竟奴。在崔斯塔尼亚,两种观点的人大概各佔一半,因此拿这种奴隶来会客,尤能凸显主人的观点品味。

就像一株盆栽裡的沙漠玫瑰,嚮往着广袤的自由天地,却只能在残忍的拘束中嫣然绽放。

“主人,需要奴负责戒备吗?”玟奈问道。

“不必,梅威瑟大人是师父的朋友,他应不至于加害我们。”艾欧沉吟道:“但无论待会如何进行,留着五分真元,以便随时反应。”说完对车厢施放了一个中阶守卫术,这是神圣魔法体系的警戒魔法,对侦测他人的“恶意”特别有效。

艾欧在座位上坐下,仔细玩味两名女奴的意趣,玟奈则在她们身旁跪下,展现作为奴应有的分际。在这个空间内,没有宾主之别,只有主人和女奴之分。

“抬起头来。妳们两个叫什麽?”艾欧问。

“奴名伊斯琳。”女僕少女说。

“伊⋯⋯伊秀娜。”歌德少女答。

艾欧以手势向玟奈示意,她轻解罗衫,脱去了身上的紫色长袍,像是整理床铺一样,工工整整叠放在眼前。

玟奈二十出头,比蓝红二女高一些,身材也更加丰满,黑色的长髮垂落下来,路德堡人特有的长睫毛和新月眉,与两名少女相比,显示出性感的韵味。

她的长袍底下,只穿着大腿束带及束腰。束腰泛出金属般的光泽,不像歌德少女的紧到极限,却也能让普通女子呼吸困难了。

其上有两道细小刮痕,正是方才打斗时被剑刺中所留下的。这束腰溷入晨星合金丝线打造,普通兵器难以伤之,不但可作为防具之用,更能让如玟奈这般内功基底较深的女奴,不至于在修炼时意外挣脱束缚。

玟奈的巨乳呈水滴型,上方是柔和的曲线,下方饱满坚挺,酥白细嫩的乳房中,乳头充血膨胀起来,像两颗饱满的红葡萄等待摘採。

当年她曾经冒着忤逆师父受罚的风险,在师门前跪了一天一夜,希望师父能亲手在这两粒葡萄上打洞、穿环,让她更符合普世的奴隶美学。

她还记得师父破口大骂:“是谁说妳不符合什麽见鬼的美学?让他们全都来舔老娘的屄!”而在木马上坐了三天,屁股上挨了七百五十鞭后,在她第三次昏死过去的刹那,师父在她的耳边道出了本门的心诀精要。

在成为艾欧的女奴后,玟奈终于将它修炼完成。现在的她无需借助任何外力,不需要乳环、阴环和按摩棒,更不需要淫纹或魔药,只要在心中想到主人,乳头便高高翘立起来,娇弱的阴蒂也会探出头来,小穴更是立刻濡湿,等待主人的临幸。身上的少量拘束具,半是艾欧的个人兴趣,半是为了融入崔斯塔尼亚的民情,对玟奈为奴的本质既不增添也不减少半分。

而身为一个称职的女奴,玟奈没有一刻不惦记着主人,因此她光洁无毛的嫩穴,也就无时无刻不濡湿了。

就在刚才,她一边以工匠般精准的手法叠着衣服时,若不以内力强行压制,光是感受艾欧朝她乳房投来的视线,就足以将她推上一波小高潮。

当然,没有主人的命令,她绝不会允许自己高潮。因此玟奈只能和两名少女一起跪在主人身前,让爱液兀自在两腿间流下。

艾欧十分满意。他能理解伊秀娜这种“口嫌体正直”的未竟奴有其独特魅力,但彻底心悦诚服,愿意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主人的奴,更符合他的奴观。

他舒服地靠在椅背上,两腿岔开,三奴立刻会意,保持跪姿爬到他脚边。玟奈解开他的裤头,露出她手掌般长的阴茎。

她将柔顺的长髮往后一拨,伸出小舌正欲舔舐,艾欧却摆手阻止了她。“伯爵准备的礼物,若不先收下未免太失礼吧!”艾欧笑着说。

玟奈恭谨地退到一旁,让出位子给伊斯琳和伊秀娜。伊斯琳揭开女僕装的前襟,两隻柔软白兔蹦跳出来,艾欧毫不客气地一把抓住,把玩那滑不丢手的凝脂。伊秀娜自个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战胜不了慾望,尽力挺起胸膛。她的双手缚在背后,只能这样唤起艾欧的注意。

艾欧捉住歌德萝莉服的领口,一把扯下,被高束腰推出的巨乳展露在眼前,不意外地,上面穿着与她服装上的扣环同款式的金色乳环。现在艾欧终于能看出,伊秀娜至少比常人少了四对肋骨。

艾欧将她两边乳头扣在一起,再伸手到乳沟中,享受被双乳挤压的触感。

两人很有默契,都等到艾欧充分玩赏过她们的乳房后,才伸出香舌开始吹箫。

少女先用舌头轻轻挑逗,时而在马眼上轻轻颤动,时而在龟头沟上仔细游走。艾欧向后仰躺,把玩着两人的浅色金髮,又摸着她们裸露的后颈及美背。伊斯琳的背似乎特别敏感,艾欧的手指滑过她精细的肩胛骨时,她的颤抖比乳头被玩弄时还剧烈。

伊秀那的舌头相当的长,大约能碰到自己的鼻尖,当然也是穿了环的,不至于刮痛阴茎,只是给艾欧不同于伊斯琳柔软小舌的额外刺激。

两女一左一右,像是要隔着肉棒舌吻一般,四瓣朱唇从两侧将茎管包复起来,两条舌头在中间纠缠,像是一对追打调笑的爱侣般,从尖端追到根部,又从根部闹到龟头。

两人舌吻得忘乎所以,在其中的艾欧当然也十分享受。然而这可苦了被晾在一旁的玟奈,她缓缓伏下身来,轻轻叩首于地。

“说吧,姐姐想要什麽?”艾欧笑说。

“请主人允许奴服侍后门。”玟奈说得不紧不慢,只有了解她所受过的调教、身上所负奇功的人,才明白这一字一句背后,是压抑了多久的慾望。

“那得看妳能不能说服我了。”艾欧说。

“遵命。首先奴推估这对女奴是一对姐妹,并有一定程度的魔法造诣。两人都已受过良好调教,一人是典型的崔斯塔尼亚束具风格,却未按照标准彻底调教;另一人的审美似带有黑湖堡一脉的影子。即使以主人的调教师身分,要玩赏到这样一对奴,机遇也是难得的。”

“若命一人舔肛,一人吹箫,则无法充分品味到其调教者的用心,而这裡并没有第四名合适的女奴在场。因此,让舌头亦久经训练的本奴服侍主人后门,能得到最大的乐趣。”玟奈说完一长串,额头未曾离开地面。

艾欧大笑。“好了好了,妳太会讲道理了!”艾欧想了一想,胯下两女的殷勤未曾停歇,“不如这样吧,妳先行二十次寸止礼,若到时我还没被这两个小妖精吹射了,妳再来服侍!”

“谢主人。”玟奈再次叩谢后,解开腿上束带,将两侧脚掌併拢,身体后仰,只靠脚趾和单手支撑平衡,另一隻手伸向两腿之间,双腿大大张开,将早已充血肿胀的外阴裸露在艾欧眼前。

所谓“寸止礼”,就是女奴先自慰到极接近高潮,又硬是在边缘阻止的调教。一般的做法,是让女奴用手或魔法道具自慰,当濒临高潮时,由主人或另一女奴泼冰水或责打阴部,来达成寸止的效果。

而针对空想都能轻易高潮的玟奈,艾欧设计了一种更方便快捷的方式:让玟奈散去部分内力,集中在一根手指之上。没有内功压制,玟奈的慾望很快就会临界高潮,此时再用手指猛弹阴蒂,以此强行压制高潮的冲动。

艾欧固然喜欢禁锢、玩弄女奴的慾望,但他的调教法门讲究赏罚分明。他本来就打算今天赐予玟奈一次高潮,作为港口边英勇对敌的奖励。玟奈行寸止礼远比一般女奴快得多,他评估伊斯琳伊秀娜的口技,料想自己不可能在完成二十次前就被吹射了,才给了玟奈这个看似挑战实为奖赏的机会。

然而,他错估了梅威瑟伯爵的待客之道。

两女改变方式,变成一人含住睾丸,一人将阴茎齐根吞没的上下深喉玩法。这本来也没什麽,但随着两人不断互换位置,伊斯琳的口腔竟越来越冰凉,而伊秀娜的则是越趋火热!

这自是“冰火九重天”的绝活,但两人并未准备冰块热水,而不只口腔舌头,连两人紧贴在艾欧大腿上的身子,也变得一冷一热,他不禁略运魔力,伸手在两人美乳上各抓了一大把,确认自己的感觉没错。

伊斯琳是二级冰魔导士,伊秀娜是二级火魔导士,两人的魔法修为皆在他之上!

这两人不超过十六岁,这麽年轻练到二级可算是天赋异禀,能找到一对姐妹,恰巧拥有不同的元素魔法天赋,刚好都是一流的美女,还得都是奴隶身份?这样的组合机率之低,找遍天下恐怕也没有几对。

该死的,梅威瑟,这是全碎星大陆最昂贵、最稀罕的冰火九重天啊⋯⋯而你竟然不留着自己享用,拿出来宴客?你不心痛,我都为你痛啊⋯⋯

就像少数暴虐的贵族,有顶级牛肉羊肉不吃,偏偏要去派人寻觅独眼巨人的眼珠、食人花的花蜜之类异食,并非这些食材有多麽美味或有什麽魔法奇效,只是因为那是牺牲许多人力物力换来的珍稀,一口吃掉几个农村家庭生计的挥霍,让暴君们欲罢不能!

同样的道理,并非两女的口舌技术惊世骇俗,而是全大陆唯二的冰火美少女组合,此刻正跪在脚下为自己吹箫,光是这尊荣感就足以让一个男人高潮射精!

“十六⋯⋯”玟奈忍不住呻吟起来。她仍以寸止礼的姿势撑着身体,双腿阵阵颤抖,本来就充血的阴蒂,被弹得更加肿胀起来,穴口不断开合收缩,每次合上似乎都能挤出水来。

她精緻的面容染上一层红晕,呼吸急促起来,不復先前的凛然姿态。在这麽短时间内十六次逼近绝顶又十六次落下,普通的女奴恐怕已濒临崩溃,玟奈的表情倒只像刚要兴奋起来一样。

两女继续卖力吹箫,只是交换的间隔渐渐拉长,在深喉中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艾欧抽一口气,暗运魔力抑制自己射精的冲动。

这是神圣魔法裡一门鲜为人知的用法,毕竟治癒类法术的本质在于復原,藉由不断把自己的阴茎復原到先前几秒钟的状态,就能持久不射。这招在不务正业的魔导士中,被戏称为“迷你復原”。

哒!“十七⋯⋯”玟奈手指弹在阴蒂上的声音清脆响起,刚才几下没这麽响啊?是她怕难以抑制加大了力道?

两女没放鬆攻势,喉道紧缩起来,配合舌头像是同时插入了两个不同触感的温暖小穴一样。哦,还有两个冰冷小穴。

虽然理论上可以永久不射,但过度使用“迷你復原”是很危险的——可能会不小心没控制好,復原成未勃起、甚至未發育的小儿阴茎,这就是它得名的由来。

哒!“十八⋯⋯”玟奈的双脚再支撑不住,一时失去平衡,但她在倒地前一刻,用有内力的那隻指头轻点地面,力道竟将整个人托上空中,像是耍杂技般绕了一圈,再次回到寸止礼的姿势。

两女突然鬆口,离开了他的阴茎。是吹累了吗?正常情况下,主人没说停女奴是绝不能停止吹箫的,就算舔到舌头麻木了,也要动起整个头继续服务。艾欧正想斥责,又觉得趁机休息一下也不错。

突然,伊秀娜深吸了一口气,将艾欧的阴茎齐根吞入;同时,伊斯琳掐住了她的咽喉!

“喂,妳们——”极为温热紧緻的包复感传来,加之她们出乎意料的举动,大大打乱了艾欧的集中力,他不敢在这种情况下使出迷你復原,只剩下赤裸裸的持久力比拼。

哒哒!“十九⋯⋯!”玟奈她闭上眼睛,不去看眼前的口舌战场,只专注着达到最后一次高潮边缘。

我到底是和什麽在战斗呢?艾欧心想,玟奈是他的女奴,如果没能在他射精前达成二十次,那也是女奴自己的责任,也完全无损他身为主人和调教师的威信啊。

他完全可以在伊秀娜的食道裡畅快地射精,用自己的精华灌满她那被束腰勒紧的胃袋。或是在最后一刻拔出来,射在伊斯琳的小嘴裡,欣赏伊秀娜放下自尊做窒息式深喉,却仍没能让他口内射精,那羞愤交加的表情。

他是可以这麽做的⋯⋯不过不知怎的,他并不想。

哒哒哒!“二十!”玟奈完成了最后一次寸止,本以为她会全身瘫软在地,没想到她一将内力灌入,四肢的颤抖戛然而止,优雅地起身,又恢復了一开始的跪姿。她用膝盖爬行过来,口中说道:“主人,奴⋯⋯奴完成了。”

艾欧把阴茎抽出,伊秀娜的眼泪立刻夺匡而出,捂着喉咙乾咳起来。当她再次抬起头来时,泪湿的双目充满恐惧,说话的语气却几乎可说是怨恨:“为⋯⋯为什麽?”

艾欧俯下身去,解开了伊秀娜束腰的最上两节,和她相扣的两边乳环,她莫名其妙地望着他。他伸手托住她的乳房下缘,轻轻揉捏起来。

考虑到对方可能存在天生的魔法抗性,他没使用神圣魔法,而是用了一套古老的秘术手法,戳、揉、拢、挑、捻,无一指不是摁在伊秀娜敏感点上,又同时刺激着她深处的穴位。在束腰的阻隔,这些地方已经很久没被温柔对待过了。

这套手法本来必须配合内力施展,艾欧虽无内功,但因为伊秀娜本是被调教成敏感体质,加之久经束缚的胸口稍经解放,在她甚至还搞不清楚状况时,阴道壁上的嫩肉就不受控地蠕动起来,喷出一股阴精,达到了高潮。

伊秀娜的脑袋一片溷沌,在绝顶的瞬间,她像是飞到九霄云外般畅快,但当高潮的馀韵慢慢散去,她却想不出来自己在做什麽、在取悦谁、以及明明得到了一直渴望的高潮,身体却还在害怕地颤抖?

艾欧叹了一口气。“妳们两个愣着干嘛?”伊斯琳闻言,赶紧再次吞吐起阴茎。玟奈也爬进座椅后方的空间,灵巧的舌头舔着肛门括约肌,等肌肉慢慢鬆开后,一次深入进去。

艾欧彻底放鬆下来,闭目感受来自阴茎与肛门的双重快感。两女知道刚才已经玩得太过猛烈,只用不快但有节奏的方式服侍着,慢慢疏导他的性慾。

在刚才的过程中,他已经摸透了伊秀娜接受的调教套路,是为了创造出身心矛盾的状态,使用增强敏感度的药物或魔法,再完全依赖肉体上的痛苦和欢愉来调教的类型。

虽然这确实是一种有效的方式,难免对女奴的精神造成损伤,尤其有魔法天赋者多半较常人纤细些,造成人格分裂也不意外。刚才的深喉中伊秀娜已经到了极限,只要再多让伊斯琳掐着一秒,就会昏死过去,如果在那种情况下被灌入精液,可能会直接窒息而死也未必。

可是,对死亡的恐惧,还比不上她深深刻在体内的,没能让主人射精而被惩罚的恐惧。这就是艾欧抽出阴茎后,她会是如此反应的原因了。

刚才有一瞬间,他想在伊秀娜耳边对她说,她今天已经很努力了,做得很好。但是他没有说出口,因为让一名由恐惧调教出的女奴感受到爱,哪怕是最短暂虚假的萍水姻缘,都会毁了上一位调教师的心血。

每个充分调教的女奴都是一件艺术品,而艾欧不愿做艺术的毁灭者,哪怕是一件他不懂得欣赏的艺术。

伊秀娜的神智似乎烧清醒了些,她爬到艾欧面前,等待下一步指示。

而艾欧没有说话,只是将她的束腰重新扣上,把大小腿、后腰、手肘的扣环尽可能用金鍊扣近,如此一来她就只能直挺挺的跪着,一对豪乳高耸挺拔,艾欧肆无忌惮地抓着,感到手上、阴茎和后庭都无比美妙,很快又有了射精的冲动。

此时伊斯琳的口腔逐渐升温,她是冰属性,本应只能降低自己的体温,但藉由从低温的状态逐渐回到正常,也能给艾欧一种温暖的舒适感。玟奈整个头埋入两片臀肉中,小嘴紧紧贴着艾欧的肛门,舌头灵活朝各方向捲起,务求充分刺激直肠内的每一寸肉壁。

他大力揉捏伊秀的雪乳,像是在捏麵糰一样,这种粗糙的手法,除非是特别针对乳房改造调教过的乳奴,否则是不会有什麽快感的。可是不知是否意识仍未清明,伊秀娜突然说道:“谢谢你,主人。”

艾欧精关一鬆,猛烈的浓精射入伊斯琳的口腔,一股接一股不停。幸好她在最后一刻又吞入深喉,否则这样的量在口中發射,她的小嘴肯定无法全部喝下。当精液流过食道的瞬间,伊斯琳也达到了高潮。

即使自己正在高潮,伊斯琳的口技仍不含煳,继续有节奏地吸吮,直到确定茎内最后一滴精液都已吸出,她才将其吐出,再次跪拜道:“谢主人赐精。”

现在,只剩下玟奈还没高潮了。她的舌头向着前方的肠壁按压舔弄,务求尽量延长主人射精的馀韵。她所受的调教,是只有在主人明令高潮时才能高潮,接触到主人的精液、肛门,甚至被主人抽插阴道后射精,都只是更多忍耐高潮的考验而已。

艾欧多享受了一下她的后庭服侍,然后才说道:“姐姐,你可以——”

忽得一声巨响,车厢往侧面翻滚,一时间分不清上下左右东南西北。艾欧的脑中闪过一个问题:

死在如此高规格的美人计下,算不算值得?

感谢你看完了这篇,如果能投餵一点我会更有动力!

这篇的标籤是没有“乱伦”的,女主不是主角的亲姐姐,至于为什麽这样叫,若能写到过去篇就会揭晓了。当然也不排除未来出现真正的乱伦情节啦⋯⋯

+55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6 thoughts on “巡迴调教师 第一章”

  1. 突然看到一个与我世界观志同道合的人,泪流满面啊+9999.
    一起讨论些情节吧,新手抱团( • ̀ω•́ )✧

    +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