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612 ♥

巫女之争 第一章

巫女之争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靠坐在木质的墙壁上,等待着时间的流逝,看不见也听不见,不能说话不能吃东西,身上穿的东西怪怪的,全身的触感告诉我我现在好像被它严严实实的包裹了起来,从头到脚,软软的很光滑很有弹性,我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透过蒙住眼的皮膜只能感觉到到光线的明暗,除此之外连外界的轮廓都很难看见。

更糟糕的是虽然我能动但我不能站起身来,我的双脚被牢牢挤压在一起,能感觉到除了身上紧贴肌肤的一层外面至少还有一层,像睡袋那样包住我的皮膜,里面似乎没有一丝多余的空气,更没有给我留多余的空间,手被什么反绑在背后,紧紧的被皮膜压在身上,在连动动手指头都是奢望。

从指间的触感告诉我里面这层和外面那层材质是一样的,唯一不同是里面的是像胶水一样包裹在我的皮肤上,这样的材质更没有透气一说,让人在这密封的环境闷热的难以忍受,但奇怪的是虽然如此但我还是能够呼吸到空气,不过却变得异常艰难,平时很轻松的事现在需要用力的主动吸气和吐气,如果我不这么做便会屏息,也是因此很多次睡着后被憋醒。

更令我害怕窘迫的是我根本无法排泄,下体裆部不止是紧包着甚至有向内的延伸,有东西深入进体内,直到将里面完全填满。膀胱的憋涨感已经到达了极致,纵使我如何挤压都不能尿出去哪怕一滴,这种无时无刻存在的憋涨感能把人逼疯。通过收缩肛门的括约肌能明显感觉到它们都会动,并且它们并不像身上的皮膜那样光滑有许多折磨人的褶皱和凸起,有些地方甚至有倒刺带给我针扎一样的刺痛。

最敏感的阴道内的那一根是最粗的,一直是保持着轻微的振动状态,由于包住身体的皮膜我不得不紧紧的夹住它,有愉悦感却又夹杂着被撑开的痛处,又无法逃避,而且这样的振动不足以让我到达高潮,却能让我保持在发情状态,一塞就是很久好像把我下体撑坏才会结束,它非常长,能感觉直接顶到了我最深处的肉壁还不算结束,好在它并没有顶进我的子宫,其实最开始并没有这么深入,甚至没有进入我的阴道,只是外面的皮膜包住我的阴蒂微微振动着,不知何时偷偷的转了进去一个椭圆形的物体,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点的变大变长,异样感越来越强烈,到现在已经顶在了最深处的洞口还没有停止的趋势,如果我再不逃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

伊奴失踪了。

“没有人能活着从那里出来。”艾瑞泽身上穿着蓝色德厚重骑士铠,头上带的圆筒盔,普通的佣兵战士装束。他的头一直低着,不断的唉声叹气,一副落魄的样子,像个瘟神一样坐在酒馆的木质楼梯上,窄小的房间里闷热又幽暗。

“你去过吗?”我问。

“也许吧。。”他点了点点头,又摇摇头,声音低得就好像是蚊子一样。“可是你不是好好的吗?”我不解的反问道,不相信他说的话。

“哼哼呵…”艾瑞达突然哼笑起来,好像那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往事,苦笑着说“你绝对是疯了,也许你妹妹早死了,这样做根本没有意义”。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不由得语气重了起来,他就像一个混球一样咒我的妹妹,如果放在平常,我一定不介意给他两拳。

我坚信伊奴不会就这么死的,她是被大教会认可的女孩啊,与她作对无异于招惹大教团,就算是皇室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更何况盗贼团几乎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他就是被吓破了胆,他甚至连地下城内部都没去过,”坐在一旁酒桌品酒的瓦尔突然插嘴,用他那自以为很绅士的语气,他身上穿着的是白色的礼服,那华丽的衣装与小酒馆其他客人显得格格不入,就好像是一个小丑,对于这一点,他居然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他起身走到我的旁边,向我弯腰做了个俗套的绅士礼,用他那百年不变的笑脸,笑嘻嘻地对我说道“美丽的执法官小姐,正如我之前所说的,只要你肯帮我救出馨月,我将如约带给你你妹妹地消息。”

“希望你说话算数…”正如他一成不变的微笑一样,从他的眼里更是看不出什么不自然来,反而是他身上散发出的香水扑面而来,让我刚想说点什么又憋了回去,因为那味道实在太讨厌了,化妆品店里的香味也没有这么浓烈,还夹杂着女人的味道,他一定在女人堆里打过滚,这点我毫不怀疑。

“要喝点什么吗,虽然这个酒馆不如王城的大,却有他独特的美酒”他轻声轻语的对我说,就好像是要讨好我一样,但很可惜他绝对不能在我身上讨到任何出格的好处,我非常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

“不用,我想我有更重要的事。”我冷笑一声回绝,也不想听他继续说话,飞快地离开酒馆,留下他一个人在原地干笑。

好半天艾瑞泽才慢吞吞的跟了出来,厚重的骑士铠甲踩在石板路上哐当作响,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要穿着这套全身铠甲,我也没心情问他,就如同他笨笨的外表一样,一根筋的个性也是我雇佣他的原因之一。

我虽然是执法官,却并没有权利管辖到帝国的地牢,我甚至连它的位置都不知道,因为它表面是帝国的却直属于教会。

瓦尔一点能用的信息没有告诉我,只是提到馨月在教会的地牢里,要想去教会的地盘,还得从教会的人入手才行,泽苦撒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是个和蔼的老头,虽然也是教会的人,却不受主教群的待见,这些我也是从传闻得知,我决定好好利用这一点,或许我能从他口中得知教会地牢的信息。

日落黄昏,我带着艾瑞泽回到了我们零时的落脚点,是一座破旧的驿馆,店主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人,我选择这里的原因是因为这里租金少得可以忽略不计,好在艾瑞泽并没有嫌弃,我自己倒是无所谓,相比于其他喧闹繁华的驿站,这里却反而显得干净整洁一些。

我嘱咐艾瑞泽两句就让他回自己的房间了,而我自己责去贫民区的市场用最后的钱买了一些食物,提着往驿站方向走去。

贫民窟的食物大多都是从活死人之地收刮来的,不算太好,却很便宜能填饱肚子,不过奇怪的是贫民窟的人都没有什么战斗力,他们是怎么在那种危险的地方弄到物资的呢。

一边走着,一边看着晴朗的天空,心情也放松了下来,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到了驿站外面。

驿站的门是关着的,看起来驿站老板应该出去了。艾瑞泽呢,艾瑞泽也出去了吗。

我手中提着食物空不出手来,用足尖轻轻踢了一下大门。门并没有锁,应声而开,

正想进屋,突然感觉背后有人向自己跟来,连忙向前一步,转身回旋踢向那人的脑袋。

“伊雯小姐,”黑暗中似乎是艾瑞泽的声音,我立刻收回了脚,仔细一看果然是艾瑞泽,而再往后的墙根阴影处,正事驿站老板。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艾瑞泽轻声轻语地说,好像是怕惊动了什么人。

“怎么了,你们在外面干什么?”我一皱眉,完全不明白他们怎么了,难不成惹上了什么麻烦。

“里面闯入了一群士兵,好像是来搜查逃犯的”艾瑞泽把我拉到墙后,再往驿站看了看确认没人出来才转身继续对我说道“是教团右卫,这个逃犯似乎身份地位不一般。”

“唉…没有什么身份,他们是来找我的孙女的”一旁的驿站老板突然出声,哭丧着脸摇着头,“一年前教会以选圣女的名义抓年轻貌美的女孩,我孙女也被抓了去,最近才逃了回来,哪知道这群人这么快就找了过来,可怜的娃娃啊,还在里面的地窖里没有出来,如果…如果…有个三长两短…”

“仅仅是貌美就会被抓吗,还有这种事?”我质疑地瞥向墙角的老头,大名鼎鼎的教会也会做这种事,但他伤心的样子好像真的不是演出来的。“不止是无缘由抓人,还折磨她,身上被透明的黑色衣服覆盖了全身…”老头说到这里开始哽咽着,好像说到了伤心处。

等老头说完来龙去脉我终于明白了情况,她的孙女刚成年就被抓去囚禁了起来,是因为神权和皇权之争波及。对于老头说的透明衣我倒是知道是什么,作为执法官我多少有所了解,不久前还看到过囚犯被强行穿上了它,那是教会的禁锢不听话的人的手段,是利用远古诅咒的力量让人或神永远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使用这样的东西,要付出的代价也仅仅只有囚犯,而掌握这种力量的只有教会,由于它的不人道性反而成为囚禁十恶不赦的恶徒的最佳之选,要知道在被封禁起来的人就算逃出教会,也会因为身体上不眠不休的虐待折反回去。

“你最好让她走,不应该让她躲在这里…”这点我非常肯定,那样的乳胶衣一样的材质会让她无法呼吸,包括无法排泄,无法性交,无法说话看不见东西,或许如果没有辅助设备的支持,最终还会憋死,这会变得更糟糕。

我跟老头说明了厉害关系,就算把人救出来情况也不容乐观,但又考虑到如果被送回去会受到惩罚,最后还是决定帮他救人,由于老头和艾瑞泽都不擅长潜伏,由我一人进入驿站查探,而他们责留在附近的落脚点等我,是老头的老屋子,平时不在驿站便在那里生活。

我将身上的包裹全放在落脚点后,不忘换上一套便于夜晚潜伏的衣裙,是一套黑色绸缎材质的连身短裙,手脚也不能太明显,穿上黑丝裤袜和覆盖到手肘的黑丝长手套遮挡,头发扎成马尾用丝质的黑围巾盖上,多余的地方环绕着头捂住口鼻,我可不想让教会的人知道我的帝国执法官身份。

看着镜中的自己还真有像个正经的刺客,不过是个美艳的刺客,婀娜的身姿配合上丝质衣裙让人不由得无尽遐想,在黑丝蒙面下会是怎样的美人,骄傲的挺了挺胸转了一圈确认没有什么不妥才满意的出门,不过期间我能感觉到艾瑞泽头盔下炽热的眼神,确认了这一点我给了他一拳才离开。

乘着夜色我很快赶到了驿馆,并且轻车熟路的翻墙爬上屋顶,从天窗进入到了驿馆内部,果然里面已经被打砸得不成样子,几个气急败坏的士兵正骂骂咧咧的翻找着密道还不忘收刮财物,他们清一色的穿着教会骑士铠,上面有着太阳鸟图纹,那可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装饰,信仰的力量让它有不俗的魔法防御。

那样的板甲我可不想用我的拳头击打它,尽量降低存在感几下从房梁翻身而下,轻巧落地,并且借助黑夜从阴影处轻松潜入到老头说的房间,里面只有两个教会骑士正拿着火把翻找,并没有注意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房间里乱糟糟的更加便于隐藏,等到他们分开悄悄的潜入到其中一个骑士身后,捂住他的嘴的同时用尽全力锁住他的脖子将他勒晕过去,还不等另一个骑士回神直接抄起地上的木长椅将他砸晕过去,做完这一切还不忘把他们拖到一个能塞下人的箱子里藏了起来,才松口气找到地窖入口爬了下去,通过一个狭窄的甬道进入到黑漆漆燥热的内部房间,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别说救人了,连人影子都看不见,不由得暗骂大意忘了拿火把。

“唔…嗯嗯…嗯…”黑暗中这时突然传来女孩的呻吟声,虽然知道这里有人也把我吓了一跳,而且这样的声音让我不由得想到了男女性爱,赤裸裸的骑在自己身上用肉棒插入身体进出的场景,想到这里瞬间感觉脸部发烧羞得无地自容,好在这里黑漆漆的再加上面纱也没人看得到我的窘态。

回过神来我才摸索着声音的方向探索者,随意呻吟声越来越大我终于摸到了一个滑滑软软的物体,温温的居然还伴随着轻微的震动,用手捏捏很有弹性,同时另一只手也摸了上去,这感觉很舒服,我知道我这是一个人,丝毫不意外就是老头的孙女,

不过意外的是她的呻吟声却更大了起来,好像我的动作刺激到了它,声音也不算大像是隔着一层遮挡很沉闷,这种低频的声音应该不会传很远吧,让外面的人听见可就不好了,慌乱之间我想去捂住她的嘴,可是又看不到她头在哪,一阵乱摸反而让她叫声连连,这好奇心使然我还是没有放过她。

摸索了半天我突然摸到了一个又硬又软还会动的凸起,那里的震动强烈得多,也是包裹在她滑滑的表皮内的,我好奇的按了按让它陷了进去,没想到的是突然一股大力夹住了我的手腕,我立马明白过来那是他她的裆部,为了确认这一点我还多摸了几下才确认这里有一条细瞒,用手指探却没有开口进入里面,而且能感觉到封闭的胶皮下还被塞了东西在里面,很明显不脱掉她表面的那层软软的表皮是不可能取出来的,真不敢想象她这样持续了多久,小穴被连续不断的扩张抽插还不能自己控制失去自由会是怎样的体验,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原来还有这样的好东西,她是从哪里转进去的,听她的呻吟声好像很舒服的样子,这样的震动是怎么做到的,如果她一直呻吟我怎么带她出去,肯定会被发现的,不如先爽一下再想好了。

这么想着便任由她的脚夹住我的手,好奇地摩擦按压着她裆部的凸起,这样的硬物有三个,根据位置我猜她下体都被塞入了东西,阴道尿道肛门一个都没落下,三穴齐入是什么感觉,我很快找到她的找豆豆位置的凸起,那里的表皮震动果然是最强烈的,也是紧紧的贴着没有一丝丝缝隙,随着我的按压,她果然受不了狂夹我的手,疯狂的摩擦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没有一个女孩能受住阴蒂的攻击,我也不例外,一只手悄悄的掀起自己的短裙将手伸进裤袜里,穿过小森林伸进摸索到质嫩的细缝处,没想到那里早就一片泛滥,潮湿得一下把我手套也打湿了,手指准确的找上兴奋的小豆豆,捏了一下。

“啊!”

瞬间升天的感觉如闪电般的涌入大脑,呻吟控制不住叫了出来,惊觉的我连忙抽出手捂住嘴巴,顾不上异味心有余悸的看了眼地窖入口,看没有动静好半天才敢继续动作,但我再也不敢自慰了,不过从女孩高频震动的阴部让我有了新的主意,小心翼翼的爬上了她躺的床分开她的腿,并且我也同样岔开腿和她交叉着,掀开短裙用裆部对着她的裆部贴了上去。

“噢噢噢…啊啊…”

突如其来猛烈烈的酥麻的快感侵袭全身,让我忍不住仰头闭眼叫出了声,一鼓鼓快感如同电流一样从阴部流向全身,强烈的快意让我下体一阵发软不知道该夹紧抗拒还是放松享受,这时女孩也配合的用脚夹紧我的身体,并且用阴部紧贴着我的下体摩擦起来,我的脑袋瞬间被阴蒂的舒爽感冲昏了头脑,只剩下快乐的感觉,然而这还没有结束,随着女孩的摩擦越来越用力,配合她阴部胶皮的震动,让我下体酥麻的快意越来越高,仿佛没有上限越来越强烈,像要把我吃掉一般吞噬我整个身体,身体莫名一种恐惧想要逃脱,却彻底软软的失去了力气,冲云霄的高潮让我脑袋一混,一片空白彻底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只剩下一阵阵猛烈的抽搐,忘我的高潮不知道持续了多久让我越来越呼吸困难,光出不进的呼着空气让我越来越缺氧却连吸气都忘了怎么做,最后头脑一混彻底晕死过去。

巫女之争 第二章 >>
+4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612            

4 thoughts on “巫女之争 第一章”

  1. 救人救到一半开始ghs还把自己搞晕了,这就是帝国执法官吗,爱了爱了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