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原著 Nameless/翻译 zfk ♥

幻影病院 第一至四章

幻影病院 第一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仔细想想的话,前些日子身体就不太好了。
一开始只是想着会不会是感冒,没想到身体越来越差。
但是公司里有个很重要的开发项目,也没办法休息,只好强行拖着身体去上班,最后在公司里倒下。
当然被急救车救走,立刻住院了。
……我想说的是入院后不可思议的体验。
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判断那是现实,还仅仅只是我的妄想。
但还是说一些我所体验到的事吧。

一睁眼看见的不是自己家的天花板,而是纯白的天花板,周围挂着淡绿色的纱帘,还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过了一会儿我才意识到这是医院。
“啊啊~我倒下了么……”
不自觉地说出这话,第一次理解了我病倒了这一现实。但在我脑海中盘旋的却是对不起公司,明明是重要的计划,途中领导却倒下了……对此感到十分抱歉。做了件坏事呢。

正当我这般陷入自我厌恶的时候,一名护士出现了。
“啊,××桑,你醒了呢。”
视线望过去,一名美丽的女士站在那里。
那是一名就连对异性没什么兴趣的我也能感受到魅力的‘特别’的护士。(有基佬!这里有基佬啊!)
没有怎么化妆,头发长的很长,扎成双马尾。身体纤细苗条,穿着与洁白肌肤相配的纯白护士服。简直就是白衣的天使。
“啊,嗯……你好?”我不禁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眼前的护士小姐嗤嗤地笑了。

“嗯,你好。啊,我现在就去叫医生,稍等一下哦。”
看样子有要和医生说的话呢。不过也是,我可是在公司突然倒下,被急救车搬过来的人,说明情况之类的总要有的。
过了一会儿,看上去像是医生的穿着白大褂的人被先前的护士带了过来,稍稍有些吃惊的是那是名女医生。嘛女医生怎么说也是有的吧。女医生和护士一样,一样是美女,一样有着‘特别’的气氛。不过和护士比起来,身材更像是模特儿,胸部超级大,该瘦的地方很瘦,果然比起医生,更合适当模特呢。
女医生在我床边找了把椅子坐下,开始说明。

简单来说,我已经在医院里昏睡两天了。由于没有亲人,虽然是事后承诺,入院申请书什么的文件都要我签名。然后我的病症是由于过劳导致的衰弱和营养失调,可能还会有什么隐患,需要暂时入院治疗。
公司里的人说我醒了的话有书信给我。
我把文件都签掉后,拿到了书信,在一个人的时候打算看看。
本来是想立即拆开看的,但在之后还有身体检查,现在没空。
虽然没有说姓什么,护士告诉我这名女医生的名叫江崎,今后就用‘江崎’来称呼她吧。
将文件交给江崎小姐,跟着她开始行动。一开始要做的是血液检查。
听到这个,我忍不住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我有点…不,非常讨厌注射之类的。特别像是抽血,连直接看着针都做不到。我有自信一看见针就晕过去哦。
不过,一直这样犹豫也不是回事,我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伸出了手腕。

除了江崎小姐还有其他负责的护士在,这人也是美女。
……难不成这医院里全都是美女吗?心里产生的这个疑问立刻被接下来的血液采取给打散了。
手腕被绑上止血带,血管浮现出来,我背过目光,害怕的东西就是害怕,尽量无视吧。
由于紧张,也没注意到转过头后江崎小姐就在我面前。
“难不成害怕打针吗?”
负责的护士这样问我,我也一如既往地回答她:
“嗯……其实我满害怕打针的。”
听我这样说,护士小姐露出了温柔的表情
“那为了尽量减少痛苦,我会快点做完的。”
居然被像小孩子一样对待了,实在是太羞耻了。江崎小姐也是,有什么好笑的嘛。
接下来,在消毒液冰凉的触感之后,稍微有些刺痛传了过来。
眼前的江崎小姐还在那样微笑着。

……江崎小姐越看越觉得是美人呢,我忍不住这么想。虽然没有怎么化妆,但她一定很受欢迎吧。一定有了男朋友,不,已经有丈夫了也不奇怪。毕竟她就是那么有魅力嘛……嗯?我之前有那么注意过女性吗?一见钟情?不不不……我可是被朋友说绝不是这种人的。那这种感觉究竟是…..不过……还真是漂亮呢……

思考又被打断了。这是为什么?……嘛,怎么样都无所谓啦……
“××桑,结束了哟~”
好像已经结束了。
“那么接下来是下一个检查,请跟我来。”
我被这样催促着走出了房间,因此也没注意到,负责抽血的护士那妖异的笑容。
下一个检查室好像离的很远,需要花些时间。

走着走着,周围的行人渐渐减少,到最后只有我和江崎小姐两人了……嗯?医院会有那么少吗?我居住的城市里只有一些私人医院和一家市立医院。私人医院是进不去的,那这里应该是市立医院吧。但是市立医院一年到头都挤满了人,为什么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呢?……虽然有着这样的疑问,我却没有问出口。一定是偶然吧……对,一定是偶然。
接着,江崎小姐和我站到了一扇没有门把手的门前。江崎小姐把自己的名牌放在嵌在墙上的机械展示了一下,是认证式的门。被江崎小姐带领着,我进入了房间。正中心有一把靠背很高的椅子,在椅子上方有一盏无影灯……简单来说就是一间像手术室一样的房间。

里面有一名像是检查技师的女性和一名护士,也是女性。
两人都戴着口罩,脸虽然看不清,但总感觉也是美女。
我心中涌起了不安,但被江崎小姐‘没关系的哦’这样一说,不知道为什么,平白无故地又觉得无所谓了。
……好奇怪,这明摆着太可疑了。但是就连这微小的疑心也像放进热水里的砂糖一样溶化消失了。
“……那就拜托你们了……然后……”
江崎小姐和女性检查技师还有护士说了些什么,但声音太小听不见。
但感觉那一刻,两人的眼神变了。

江崎小姐出去后,变成完全密室的房间里就剩下我和两位女性了。

“那么,接下来要采取您的精液了。”

检查技师的女性说出了了不得的话。
“哎…………不……什……”
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的时候,技师和护士夹住了我两边的肋下。
我开始觉得奇怪,并全力抵抗,但根本无法挣脱。
一眨眼的功夫,我就被按在椅子上,让皮革带拘束了起来,
“等等!这是要干什么!”
我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但被两人无视了。
“稍稍失礼了。”
护士一边说着一边拿来了什么东西。
是封口球。
嘴里被塞进封口球,我现在连叫喊都做不到了。
尽管我还是没有放弃,奋力挣扎,但拘束完全没有松动。
“啊啦啊啦,这样乱动可不行哦……拜托你了。”
技师向护士要求了什么,后者从房间的角落里拿来了什么东西。
一个钢瓶和不知名的机械连接着一根黑色的管子,然后另一头连接着一个防毒面具。

我的身体因为恐惧而感到僵硬,挣扎得更剧烈了。
但是,这微小的抵抗毫无作用。我被套上了防毒面具。
“好了~请放松下来大口地吸气哦~”
护士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钢瓶的气阀,操作着机器。
感觉到有什么气体灌入了防毒面具了。我死命屏住呼吸,就算明知没有用也试图这么做。
“呼呼呼……还在做无用的抵抗。”
慌张中听见了女性技师开心的声音。
虽然我不愿屈服,但逼近极限的我还是不小心吸入了一些气体。
当我发现这种气体有一股香香的味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下一个瞬间,我的身体失去了力量。

与此同时我开始放开呼吸,甘甜的气味扩散开来,身体越发无力。
我试图挪动身体,但四肢完全不听指挥。意识还勉强保持着,耳朵能听的见,眼睛也能看见,但是恐惧心却消散了。
“那么,在药效过去之前稍微等一会儿吧~”
护士像安慰小孩一般抚摸着我的头顶,由于头部已经无法摆动,摆脱不了她的手,羞耻心渐渐涌了上来。
“那么失礼咯”

女性技师说着将我的裤子和内裤脱下,即使是把拘束打开了一部分,我的身体还是无法挪动。
……大约过了五分钟,我的身体已经陷入丝毫无法行动的状态了。
“差不多可以了呢,请把它脱掉吧。”技师让护士操作机器,把防毒面具拿开了,尽管呼吸到新鲜空气,我也已经无法挣扎,呼吸也如同睡觉时的节奏缓慢平静,脑袋里不安与恐怖的感觉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安详……不如说是终于结束了……这样的感觉。

“因为不停乱动的话会很麻烦,所以就让你吸入了药物。放心吧,这只是暂时的效果而已,嘛,即使这样也会有8小时左右无法行动吧。”技师说。
“那么接下来要做准备。稍等一下。”
技师和护士将放在墙角的金属推车推了过来。
上面放置着的金属圆筒里插着钳子和不知道有何用途的金属棒等物品。
而玻璃杯里则放着橡胶管和写了很多奇怪代码的机械。都是些不知道该怎么用的东西

将视线些微移动,发现技师和护士在房间里装着的水龙头那里洗手。虽说因为是病院,感染细菌的话就麻烦了,但为什么两人像在手术前一般慎重呢?
洗手,消毒,然后干燥。两人靠近过来。
开始套上比一般的要长上很多的手术用橡胶手套。
白鱼般纤细的手指完全贴合着拉伸的手套,看着白色的橡胶手套不知为什么感觉有些奇怪的兴奋感涌了上来。
就连调整橡胶手套发出的啪啪声都听起来感到淫猥。

两人似乎在故意给我看到一样仔细观察了完全贴合手指的手套。
“那么,接下来就要采取你的精液了。至少射出这个烧杯一半的量。”
技师拿出了一个小烧杯给我看。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射出那么多的吧。虽然我这么想着,但却无法发出声音,什么都做不到。
“检查开始。”

技师按下了装在椅子上的按钮。
随着嗡嗡嗡的声响,椅子动了起来。双脚被抬高,变成分娩台的形状后停下了。
尽管我感到羞耻涨红了脸,但身体无法动弹,声音也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的所作所为。
现在的我正处于‘敌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状态。
“那么首先用手让你射出来吧。“
护士说完开始触摸我的阴茎。
尽管隔着手套,被女性握住生殖器这件事还是几乎让我的羞耻心爆发了。
不过比起羞耻,涌上来的兴奋更为强烈。
护士啪啪、啪啪地以一定节奏地捋动着。

没过多久我就勃起了。确认我勃起后,护士以各种节奏开始了手交。
有时握住全体,有时只责备里筋
有时以极快的速度,时而则用焦躁地慢速。
有时猛烈快速地摩擦龟头,有时则慢悠悠地揉捏睾丸。
想要忍住这种攻击是不可能的。
“咕!”
biubiu~
“第一次采取完成,还没结束哦。”

明明身体连一毫米都动不了,一有即将射精时的那种感觉,我就射精了,
射精的同时,护士拿烧杯接住,技师则在我耳边呢喃。
小小的烧杯储藏着我黏糊糊的精液。
护士想要将阴茎里残留的精液绞榨出来一般挤压着。
正当我沉浸在射精的余韵的时候,护士突然又开始捋动我的阴茎。
虽然吓了一跳,但还是无法抵抗,甚至出声抗议都做不到。
“(求求你快住手!)”

我心里想着的事当然无法传递给护士。
猛烈的手交开始了。
“呜!!!”
扑哧。
第二发射精意外地早。
“好厉害呢,明明已经是第二回了,还是那么浓厚呢。”
技师说的话完全没进我的耳朵。

“那么接下来,就使用这个吧。”
技师从手推车上拿起一个瓶子。
里面好像装着什么透明的东西。
护士站起来,手在技师面前掬成碗状。
技师打开瓶盖,把瓶子倒过来挤压着。
咕啾~
伴随着声音一种极富粘性的液体滑了下来……是润滑液。
也就是说……
护士掬成碗形的手上垂下了润滑液。
咕啾!咕啾!咕啾!
技师不断挤压润滑液瓶子,将一半都倒入了护士手里。

“哼哼哼,××桑,仔细看着哦。”
护士坏笑着,像在洗手一样揉搓着手。
咕吱咕吱咕吱~~
润滑液发出了卑猥的声响滴落到地上,护士交叉起手指,让手指间也涂满粘液
……这在视觉上相当令人兴奋,下半身又热了起来。
护士松开密合的双手,‘咕啾’地拉出了粘液的丝线
“哎呀,已经‘梆梆’地勃起了呢。”

“看着在橡胶手套上涂润滑液就勃起了,××桑还真是变态呢。”
技师和护士的言语挑拨着我的羞耻心。我无法说出反驳的话,甚至为此感到了隐隐的快感。
……不,我才不是变态。
但心中也有一处隐隐想着,要是直接堕落,享受这样的状况的话,会有多大的快感呢……
“那,就进行下去了哦?”
护士又开始捋动我的阴茎。
阴茎上传来了冰冷的感觉,但立刻变成了快感。
咯吱!咯吱!咯吱!
护士粘满润滑液的手不停地捋动着阴茎。
润滑液的感觉、橡胶手套的感觉,双方带来的快感将我的意志力吹飞……然后……
停下了。
护士小姐停止了捋动。
“呼呼呼,这回才不让你简简单单就射出来呢。”
说完她又开始捋动。
然后当我即将高潮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本以为会为了让我感到焦躁而慢慢地捋动,突然以凶猛的速度手交起来,然后在射精的前一刻又再次停下。
技师温柔地揉捏着睾丸,护士抓着阴茎捋动,这样的寸止地狱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射了!!射了!!要射了!!!!”
究竟到达绝顶前一刻多少次呢?
(停下)
“哼哼哼……刚才有想这次终于能射出来了对吧?”
护士坏心眼地说。
一跳……一跳……
我的阴茎像在主张‘让我射精’剧烈地跳动着。
润滑液和我的前列腺液混合在一起,产生了白色的泡沫。
“一直欺负他的话会让他哭的哟,看上去感觉不错,差不多该让他射出来了吧。”
技师边说着边像称重似地将睾丸放在手心。睾丸已经红肿的不成样子了。
“那就让你尽情地射出来吧。”
护士小姐说完再次猛烈地擦动阴茎,同时揉捏着睾丸。
咕啾咕啾咕啾~~~
混合着润滑液和前列腺液的白浊粘液发出了淫靡的声音。
由于捋动的动作很大,白浊粘液四处飞散,弄脏了技师和护士的衣服,但她们毫不在意这些,继续用力责备着。

“差不多要出来了呢,好吧,我会一点不留地接受的,快点射出来!”
“吼啦,寸止2小时后的射精哦!全部都射出来吧!”
技师放置好烧杯,护士一口气揉搓起来开始最后冲刺。

“(要射了!要射了!射了!!!!!!!)”
这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次射精了吧。
噗咻噗咻~~噗咻~~!!!
“呜哇~好厉害~”
技师接下了像喷泉般大量涌出的精液。

被射精后的脱力感包围着,我的意识渐渐远去。

“哼哼,达到规定量了呢。这不是能做到的嘛。”

已经失去意识的我并没有听清技师在说些什么。
在这之后,失去意识的我不知何时回到医院的病床上睡着了。
“这家医院好可疑…必须逃走。”一边想着的同时又产生了“留在这里的话就能尝到那种快乐…”的念头。
到头来,我还是没有成功逃脱这家医院……不,应该说我逃走的念头不知不觉中如砂糖般溶于无形了。

第二章

第二天,由于昨天的行为的后遗症,我的阴茎一清早就勃起着。
“(可恶……兴奋冷却不下来。)”
难不成昨天被榨得那么彻底,今天又想尝尝那种快乐了吗……
不、不可能。
虽然自己这样告诉自己,阴茎的勃起仍然没有收敛。
喀喇喀喇,江崎小姐推着手推车走进来。
“××桑,早上好。”
我为了向江崎小姐询问昨天发生的事和这个医院详细情况,向她开口问道:
“那个……昨天究竟……”
话还没说完,江崎小姐‘蹭’地靠近了我。
距离接近到能感到对方呼吸的程度。
“(真是漂亮的人……肤色又白,肌理又纤细……好好闻的味道……)”
明明不是时候也忍不住这么想。
“是检查哟,没关系的,是检查嘛。”
听见这话,不知为何安心了下来。
是……么……是检查……
江崎小姐调皮地笑着把脸挪开了。
“那么进行早上的测量体温吧。”
江崎小姐拿出了温度计。
我把它放到肋下。
测量体温需要大约三分钟,在这期间,江崎小姐一直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莫名其妙地感到了恶寒。
哔哔哔……哔哔哔……
让人难熬的三分钟过后,提示音响了起来,江崎小姐拿回了体温计。
“没有热度呢~”

江崎小姐在病历卡上面写了什么。
“××桑,今天也有检查,吃完早饭过一会儿会过来接你,在这之前要上好厕所哦,那么,拜托您了。”
“嗯……好,我知道了。”
难不成像昨天一样……有种期待般地感觉升腾上来。
江崎小姐出去后房间里就只剩下一个人,医院里的喧闹也传不过来。这么大的病房让我觉得有些冷清。
从窗户往下看,应该属于医院的巨大停车场延伸到远处。
“嘛……上厕所吧…”
我虽然想去小解,但因为还在勃起,也没放出什么东西……
正感觉有点苦闷的时候,江崎小姐又来了。
“那么我来带你去检查室吧。”
她作为先导转过身走了出去。
不知为什么我没有丝毫想要逃跑的念头。

稍微跟着走了一会儿,来到和昨天不一样的房间。
墙壁和地面铺着瓷砖,被纱帘隔开,墙壁上装了淋浴器。
看上去像是住院病人用的洗浴室。
“接下来请把所有衣服都脱掉吧。”
虽然有点踌躇,但还是服从命令把衣服脱掉了。
但是脱下衣服后耻于还在勃起着的阴茎被看见,我用手遮挡着下体,涨红着脸。

“哼哼哼……没关系的,大家都会立起来的。”
被一脸坏笑的江崎小姐这样说了,我更加羞耻了。
“请做出四肢着地的姿势,要做准备工作了。”
虽然很羞耻,但还是做出了四肢着地的动作。
勃起着趴在地上的屈辱感带来了在这之上的兴奋感。
江崎小姐开始穿着了一次性塑料围裙。
穿戴完淡粉色的围裙后,江崎小姐套上了橡胶长靴,戴上白色口罩,然后是和昨天一样的手术用橡皮手套。
吧唧吧唧……

听见橡胶富有弹性的声音,我感到更加兴奋了。
我听见了哗啦哗啦的水声。
“接下来要灌肠咯~你以前灌过肠吗?”
江崎小姐的坏笑隔着口罩都能看见。
“不……以前没做过。”
我小声回答着,羞耻感和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期待所产生的兴奋感混乱起来。
“是嘛,那我会尽量温柔一些的哦。”
江崎小姐将一个装着甘油的瓶子里混入热水,装满后将瓶子放入了一个机器里,然后放进了第二、第三个瓶子。

再在机械延伸出的橡胶管管口涂上了润滑液。
“要塞进去了哟,请放松肛门的力气~”
咕噗。
橡胶管的前端塞进了我的肛门里。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难受。
“哎呀呀,意外简单地就塞进去了呢。难不成自己有偷偷开发过肛门吗?”
“呜!我才没……!”
“呼呼呼,开玩笑的啦。”
江崎小姐按下了机器的开关。
温温的灌肠液流了进来,让我感到一阵恶心。
随着机器嗡嗡嗡的驱动音,灌肠液被不断注入进来。

“首先灌一瓶吧。怎么样?难受吗?”
江崎小姐摸着我的肚子问我。
“好……难受……”
我勉强挤出回答的话。
“是吗,不过还必须要再灌进去多一点,加油忍住哦。”
她的脸上露出了虐待狂的笑容是我的错觉吗?
江崎小姐再次按下了机械的开关,驱动音响起,把更多的灌肠液打进来。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咕呜呜呜呜!肚……肚子!……肚子要撑爆了!”
我的肚子圆滚滚地鼓胀起来,好痛苦,好难受。
“加油~你看,只剩下一瓶了哟~”
江崎小姐说着又按下了按钮。
嗡嗡嗡嗡嗡~~
“不行……!真的……!肚子要……!要坏掉了……!”
“…………”
我苦苦哀求着江崎小姐,恳求她停下来,但是她只是权当没听见在注入完成前一直无言地看着我。

这段时间里,我看见了……江崎小姐的眼睛……
那眼神就像是在观察实验动物般,没有任何感情,冰冷的眼睛。
但是看着那双眼睛,我感到了刺痛般的兴奋感。
“嗯~真是努力了呢,那我要拔出来了哦,屁股要好好用力夹住哦。”
在说出这话的时候,江崎小姐又恢复成原来那种温柔的气氛了。
吱啾~

随着奇怪的声音,橡胶管被拔出来了。
但是排泄欲立刻涌了上来。
“那个……我要忍多久呢?”
在说话的时候我就已经到达极限了。
“稍等一下。”
江崎小姐居然拿来了一个蓝色的塑料桶。
难道说……要……
江崎小姐把塑料袋套在桶上,向这边递过来。
“好了,可以出来了。”
“哎…不…不…厕所…”

我拼命地说着,而江崎小姐坏笑的脸崩坏了。
“你这样走都走不了吧,别废话,快出来吧。”
她敲击着塑料桶催促我。
我用力压住肚子,做出觉悟蹲到塑料桶上。
“呼呼呼~这才对,屁股要对准哦。”
“江崎小姐走到我面前蹲下来,看着我排泄的样子。
被这种情景下的羞耻和兴奋袭击,我勃起状态的阴茎流下了前列腺液。

“咕……”
(排泄的声音,这段求求你们别让我翻译了吧TT)
我忍耐许久的灌肠液和坨坨一口气排了出来。
羞耻感和被江崎小姐看着的兴奋感使脑子里一片混乱。
“………………”
江崎小姐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看着我排泄的样子。
(还是象声词)
我终于把所有的灌肠液和坨坨排泄出去。
周围漂浮着坨坨的恶臭。
我就要哭出来了。
“嗯,全部排出了呢,那开始擦屁屁了哟。”
江崎小姐拿出纸巾擦起屁屁。

“可能还有宿便,这样可不行,再来一回哦。”
“哎……不……不要……”
江崎小姐说出了让我绝望的话,我只能拒绝。
“别逼我做些麻烦事,乖乖听话。”
江崎小姐的笑容没有变化,但眼睛里却寄宿着恐怖的光辉。
“呜!但……但是……”

我也说了不愿这样,至少让我去厕所…
江崎小姐一声不吭,走到墙边,操作着什么东西。
入口出突然走进来四名护士,全员都戴着口罩,和江崎小姐一样打扮。
“等…等等!!”
尽管我提出抗议,但一瞬间就被她们制服了。
然后被塞上了封口球。
“呒咕~”

我只能发出连话都算不上的声音。
“对不起呢,不过这都是不肯老实听话的××桑的错哦。”
江崎小姐一改温柔的态度,用冰彻的声音向我搭话,眼神也十分冰冷。
“不肯听话的××桑需要调教呢。”
江崎小姐和四名护士做了眼神交流后,站起来将我运进被纱帘隔开的洗浴室里。
揭开纱帘后发现里面的空间还蛮大的。

光线昏暗,但头顶上有盏无影灯。
地板和墙还是铺着瓷砖,中心放着一张像妇产科的分娩台一样的东西。但不仅仅是分娩台,上面装着皮质的拘束带,看上去能夺走身体一切行动能力。
拉上纱帘后暗了下来,但无影灯把分娩台照亮了。就像是聚光灯在照着舞台上的主角。
我被搬上分娩台,用皮质拘束带绑了起来。
“那就老实点吧,再做一次哦。”
江崎小姐指着一名护士拿来的已经准备好的灌肠机器。

这就像下达了我的死刑判决一样。
我拼命挣扎着,拘束却纹丝不动。
在这期间护士们却利索地进展着准备工作。
使用比刚才更多的甘油和热水,制作大量灌肠液。
“呼呼呼……是不是很期待呀?”
江崎小姐看着我的阴茎。
我的阴茎虽然刚才因为不安萎了下去,现在又像是期待接下来的发展站了起来。

“真遗憾~因为是惩罚,这里不会碰的哦。”
江崎小姐用手指弹了下阴茎。
仅仅是这样来了一下,我的阴茎像是触电一样,快感扩散到全身,忍不住憋紧了全身的力气。江崎小姐和护士嗤嗤地嘲笑着我。
“现在就让你四下飞溅,稍微等一下吧。”
飞溅?
抱着这样的疑问,江崎小姐把之前戴着的手套脱下,扔进垃圾桶里。再次戴上超过膝关节一点的长长的手套戴上。
再戴上透明的防护帽。
脸部和头发全部被隐藏起来,就像在做手术时一般严谨,小心翼翼。
“那就开始吧,要塞进去咯。”

咕!
“~~~!”
和之前温柔的做法不同,突然用力塞了进来。我痛的叫了起来,但因为封口球又把声音堵了回去。
嗡嗡嗡~
灌肠液随着声音流入肠内。
这次的量要比上次多很多。
没多久就变得痛苦起来。
“~~~~~!”
我闷声嘶吼着,但机械完全没有停下的势头。

嗡嗡嗡嗡嗡~
第二瓶被注入完,第三瓶立刻被接了上来。
然后第一瓶被装好新的灌肠液安装入机器,第二瓶的准备也即将做好。
再这样下去我的内脏就要破裂了!
迫于死亡的恐怖与这样的状况,我流着泪拼命的哀求。
但声音发不出来。
嗡嗡嗡……咔嚓。

好像知道我想说什么似的,江崎小姐停下了机械。
“什么?才灌了三瓶嘛,应该还灌的下哦?”
我哭泣着拼命摇头,真的撑不下去了。
“呼呼呼……真的灌不进去了吗?”
听见江崎小姐这么说,我又拼命点头。
“呼呼呼……那么……试试看吧!”
江崎小姐再次按下了机械的开关。
嗡嗡嗡!!!

机械再次启动,灌肠液又一次被灌进来。
“(死了!死了!真的要死了!)”
我扭动着身体,但状况没有变的更好。
我不顾羞耻,流下眼泪和鼻涕,拼命的发出无声的恳求。
江崎小姐和护士围绕我嘲笑着。
“……啊,差不多是极限了呢。”
江崎小姐和护士打了个眼神。
护士让出了右前方的位置。
江崎小姐把机械交给其他护士,将我的头扶起来,让我看到勃起的阴茎和从肛门延伸出去的橡胶管。
“出来吧,我会好好看着你流出来的悲惨样子的……”
护士中的一人突然将插进肛门的橡胶管一口气拔出。
啵啾

随着迅速拔出的橡胶管,我肚子里积攒的灌肠液也像决堤一样喷射出去。
(象声词==)
“咕啊啊啊!!”
和之前不同,没有合成树脂桶放在下面,我直接将茶色的液体喷向了眼前的墙壁和床。
护士小声地说着什么,但我已经没有余力去听了。
光是积攒的液体排放出去的开放感就够我好受的了。
刚才被注满肠子要破裂的量的液体,真正地意识到‘死’。现在这种感觉离我而去后,强烈的安心感舒缓开来,就算空气里飘散着恶臭,我也已经无所谓了。

“呼呼呼……被那么多人看着排泄感觉如何?”
尽管江崎小姐这样嘲笑我,我却因为能存活下来而感到安心,就算眼泪鼻涕黏糊糊地沾满了我的脸也无暇顾及了。
(不愿翻译的象声词)
长时间的排出后,排泄终于停止了。
咕扭
我的肛门又一次被塞进橡胶管。
“才做了一回,还没结束哦~”
江崎小姐指示着护士按下了机器的开关。
嗡嗡嗡嗡嗡~~~!
机械音比刚才一次还要剧烈,灌肠液以更快的速度灌注进来。
“~~~!!”
刚刚安心下来的我又一次被拉回了死亡的恐怖。
嗡嗡嗡嗡嗡…咔嚓。
但是大约到刚才那次一半的量的时候机器停下了。
“~?”
“哼哼哼……每次都一样的话,不是很无聊吗?……所以……这次要用这个哦~”
江崎小姐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我看。
那个是……
“呼呼……肛门塞哦~用这个把你堵住…嘿嘿……”
江崎小姐绕到我前面,在肛门塞上涂满了润滑液。
咕吱!
“~~~!”
一口气被塞进了肛门里。
“好了,接下来就要完全堵住了哟~”
江崎小姐向护士点点头,后者按下了什么遥控器的开关。
立刻传来了不舒服的感觉。
“呼呼呼……察觉到了吗?按下这个遥控器的开关后,肛塞会变得防止脱落,轻轻松松可拔不出来哦。”
我的脸一下子变的惨白。这也就意味着……

“没错,直到我允许,你就得一直忍下去。”
江崎小姐很高兴的样子,而我这边却完全开心不起来。但不知为何,自己感觉有些兴奋,被多名女性拘束,处于被动状态下的我感觉有些兴奋。
“那就暂时这么忍着吧。”
江崎小姐和护士们说着就掀开纱帘出去了。
留下的只有我和恶臭的坨坨。
“~~~!~~~!”

就算发出了不成声响的哀求,她们也没有回来的意思。在我哀求的时间里,排泄欲也越发高涨,然而我却无法排出。

“……那么接下来是……啊……等一下。”
纱帘外传来了推车咔啦卡啦的声音和江崎小姐做出指示的声音。
究竟已经过了多久了呢?也许只过了5分钟,也许已经过了半小时也说不定。
我全身涌出汗水,心跳加快,气息也慌乱了。
“呼~~呼~~呼~~”

在我慌乱的气息中混入了纱帘被掀开的声响。江崎小姐和一名护士走进来了。还有三人呢?
“哎呀呀,有好好地忍耐住了呢,真了不起。”
江崎小姐的语调充满温柔,但是眼睛却还是一如既往地冰冷,那是看着实验动物的眼睛。
“肚子也圆滚滚的了呢。”
江崎小姐轻轻抚摸着我的肚子。
“啊,怎么说这样也萎了呢。”
我的阴茎已经萎缩收小了。这也是当然的,拼命忍耐排泄欲,性的亢奋早就吹飞了。

“会不会是欺负过头了呢,让你排出来吧……但是在这之前……再灌一次肠,然后在你的肚子里搅动……”
江崎小姐说出让我堕入绝望的话。
我明明已经被排泄欲搅的乱七八糟了,居然还要在此之上注入更多的灌肠液……
我眼前一阵黑。
“失礼咯~”
护士走到我面前,在我的肛塞上连接了什么东西。
咔嚓地一声,一根橡胶管固定在上面了。
“这个肛栓还蛮高级的呢,可以就这样栓着直接注入哦。”
江崎小姐的说明怎么都好,总之快让我放出吧。
“那我就用高压把液体压入,一口气洗干净吧。”
江崎小姐在说话的时候,护士在一边装满了机器的内存。
“江崎小姐,准备完成了。”

护士说的话只能让我陷入更深的绝望。
“这是最后一次了,你要加油哦。”
江崎小姐按下了按钮。
呲啵啵啵!!!
伴随着高压,灌肠液注入了我的肠内。
“~~~!!!!”
就算我怎么发出无声的哀嚎,液体还是无情地涌了进来。
仿佛永远不会停止的注入突然停下了。
明明只有十秒不到的时间,我却感到永恒。
“嗯~那就让你舒服地出来吧。”

江崎小姐按下了遥控器的开关。
肛栓从我的肛门里收纳起来,一下子滑落出来。
(象声词)
(象声词)

伴随着这种声音,积攒着的灌肠液一口气喷出了。
茶色的液体伴随着恶臭弄脏了地板和墙壁。
完全排干净的我陷入完全的放心状态,身体移动分毫的力气都没有了。
“很好,这样就弄干净了呢。”
江崎小姐和一起来的护士出去了一下,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副担架。
“接下来还有后面的检查哦。”
我被两人抬上担架。
“我们要走了,打扫就拜托你们了。”
周围被我排出的茶色灌肠液弄的黏糊糊的了。
刚才没看见人的三名护士手上拿着高压喷水枪走了过来。
开始熟练地清洗我的排泄物。

我身体虚弱得无法动弹,只能被她们搬运至下一个场所。

第三章

乘坐在担架上被推入的下一个房间,是间放满机械的屋子。
房间里十分昏暗,各式各样的器械的显示器和按键的光是房间里唯一明亮的地方。
咔嚓咔嚓
停在房间中间的显示器前,车轮传来了被锁定的声响(应该是电视里看到的送急救病人的那种推车。)。

“稍微不好意思了呢。”
江崎小姐和护士一起将我用皮带捆了起来。
“因为之前欺负你过头了,虽然算不上是赔礼,这次来做舒服的事情吧。”
“说不定会因为太舒服了而哭出来呢…哼哼哼。”
江崎小姐和护士小姐在说些什么,但有一半没进我耳朵。
一段时间里房间里只有金属互相咬合的声音。
啪嗒啪嗒
胸口一阵冰凉,原来是像心电图用的电极贴在了我的胸口。
“稍微有点冷,忍一下哦。”
江崎小姐继续贴着电极。
与此同时,护士在我的脚趾、手指上夹上了像大洗衣夹的电极。(杨教授传人。)

“好了,请稍微等一下吧,过一会儿负责的人会来。”
两人说完就从房间里出去了。
“呼呼……真期待结束的时候呢。”
“说的也是,嘛,不过我觉的没问题。他一定能很好地完成的。”
虽然她们走的时候说了这种话,但我已经没有余力去理解了。

门关上后房间里变的更加黑暗了。
黑暗会使人不安,再加上刚才被那样折磨的异常情况后更是如此。
但我身体无法动弹,声音也发不出来,力气使不出来。
维持这种状态过了一段时间,自动门打开的声音将我的思绪引了过去。
同时头上的无影灯和房间的荧光灯同时打开,我的眼前一片炫白。看向入口处,一名穿着淡蓝色护士服的女性手拿脸盆站在那里。
“…………”

女性沉默着将脸盆放在了金属手推车上,并同时打开了放在手推车上的电热水壶的开关。
护士在热水壶前从脸盆里拿出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然后向脸盆里倒入了电热水壶里的热水,最后用纸巾擦干了溅在手上的热水。
“……………………”

仍然保持无言地护士从架子上拿出了一个箱子,上面用英语写着「Surgical Mask」,是口罩吧。
戴上口罩后,护士推着车来到我身边。
我向她投去“你要干什么”的目光,然而护士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
沉默地站在我面前的护士散发着一股让人背脊发凉的冰冷感。

护士蹲下来离开了我的视线,站起来时手上拿着一次性的橡胶手套。她戴上手套后拿起了放在手推车上的喷雾剂。
噗咻~
白色的泡沫被挤了出来。
护士无言地将泡沫涂抹在我阴茎周围的阴毛上。有点痒痒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想挪动身体。不幸地是,现在我连这都做不到。
泡沫被涂满后护士脱下了手套,换上了新的。
“………………”
沉默着向手推车伸出手,拿出了一把刮胡刀。
“…………那,我要剃了。”
第一次说话了,她的声音十分美丽,就像麻药一样令人迷醉。

唦啦唦啦~
毛被剃掉的声音很响。
唦啦唦啦~
我的阴茎周围的阴毛被渐渐剃掉,我忍不住害羞起来。
“…………”
眼前的护士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在干什么,只是默默地处理阴毛。
过了一会儿,包括长在睾丸上的全部阴毛都被剃掉了。
“…………结束了。”
“…………”

护士用热水冲净泡沫,用毛巾擦拭了阴茎周围,收拾了用过的东西后走出了房间。房间里关上了电灯又一次变暗了。

我在之后又被在黑暗里放置了15分钟,又一次听到了自动门被打开的声音。
这一次进来了三个人,同时房间里的无影灯和照明也都打开了。
虽然颜色不一样,三人都穿着半袖的手术服。
绿色蓝色和粉红色的三人都戴着与衣服同色的口罩。
三人的胸口都挂着自己的名牌…我看看……分别写着「愛川」「鈴原」「辻」。

顺便说一下,绿色的是「愛川」,蓝色的是「鈴原」,粉色的是「辻」。
在她们身后陆陆续续进来了穿着白色护士服的人,最后房间里挤进了十来个人。
三名穿手术服的站在我周围,护士服的则站在机器或是手推车边(男主快跑,你要被活人解刨了啊。)。
所有人穿戴手套完毕后,手术服三人开口道:
“那么××桑,要开始了哦。”
“请你放松下来。”

“啊啦?反应真平静呢。”
“看样子被江崎小姐折磨的非常惨呢。”
“那接下来先提高敏感度吧。”

三人说着向护士做出指示。
站在三人边上的护士中有一人走到我脚边。
“……失礼了。”
像机器人一样说着事务用语,护士用被橡胶手套紧密贴合的手包覆住我的睾丸。
“!?”
我忍不住跳了起来,这是能让我的疲惫冲走的刺激。
虽然只是握着睾丸而已,护士的手很冰凉,像是被不是人手的什么东西握住了。
咕扭…咕扭…咕扭…

她以一定的节奏按摩着睾丸。
虽然语气冰冷生硬,但她的手技的确具备了能让人兴奋的全部要素。
我能感觉到阴茎在慢慢的勃起,于此同时,我也感受到能忘却疲劳的兴奋。
(用力)
这次虽然用力握住了,但在即将感到疼痛的程度之前又放松了,然后再一次用上力气。
我的阴茎不断勃起,现在已经完全勃起了。
“很好,勃起确认。”
爱川说着,护士握住睾丸的手松开了。
“(哈…)”

似乎理解我有些失望,铃原小姐轻轻在我耳边低语:
“没关系的,还会再给你做的。”
我被这样说着感到了害羞,挪开了脸,但护士很快将我的脸扳向正上方。
“因为已经勃起了,就进入下一步骤吧。”
爱川小姐说完,辻小姐将什么细长的黑色容器拿给我看,一段是橡胶质的开口,另一端则不断收细,再从顶端延伸出橡胶管,橡胶管还连接着另外的器械,而这个器械还连接着一个大瓶子。
完全不知道有什么用途的机械。
铃原小姐在和其他护士们准备着另外的器械。
“呼呼呼……首先用这个套在你的阴茎上。”

护士在橡胶口上涂满润滑交给了辻小姐,而辻小姐则将这个黑色的筒套住了我的阴茎。辻小姐就这么握住黑筒。
“那么开始了哟。”
爱川小姐向护士点点头。
护士点头回应后按下了机器的开关。
啾啵
管子里一口气减压了。
这是…

“这个呢,是抽掉管子里的空气,让你强制勃起的机械哦!嘛,还同时附有其他功能,暂时保密吧。”
啾啵啾啵!!
在爱川小姐说明的同时,管子里也但不停地减压。我感到阴茎与之同时膨胀起来。
辻小姐将手里的管子交给其他护士,靠近了我。
“那么,再增加一些快感吧。”
铃原小姐说着给我看了看手里拿的东西。看上去和普通的没有区别,只是超市里随处可见的东西。
“呼呼呼……虽然只是刷毛,但根据使用方法不同,也是可以提高快感的哦!”
三人各自拿着毛刷看着我,难不成她们要…

唰~
突然间,我感受到电击一般的冲击。明明只是毛尖轻轻触碰而已,明明只是这样,我的全身都感受到了快感。
挲~挲~挲~
“~~!~~!~~!”
我每次被搔挠到就会绷紧身体,而三人固执的折磨仍在继续,乳头,脚底,睾丸,每一处都在被责备着。
哔库哔库~!!
我的阴茎激烈地做出反应,开始乱动。
“看上去感觉不错呢。”

铃原小姐向护士甩了个眼神,那名护士再次按摩我的睾丸。
咕扭…咕扭…咕扭…
快感越发高涨,我的阴茎流出了前列腺液。
啾啵!啾啵!啾啵!
我能感到伴随着声音,我的前列腺液被吸走。
液体随着管道流入了瓶中。
“哼哼,察觉到了吗?我们在采取你的前列腺液哦。”
铃原小姐指着连接着机械的瓶子。
“接下来要收集好多你的前列腺液……呼呼呼。”

……究竟过了多长时间?
被彻彻底底的焦虑play折磨,前列腺液不停流出,在减压状态下,阴茎一直勃起着。
快感逼近极限,似乎只要碰一下阴茎我就会射出来。
“看样子已经积攒了很多呢。”
“感觉不错哦,这样的话…哼哼。”
“那么要拿开阴茎上的机器了哦。”
三人让护士拿开了阴茎上的机器,取下的时候十分小心,故意用绝妙的力气不让我射出来。
噗啾~

我的阴茎终于接触到外界的空气了。
“呼!!!呜!!!”
明明只是接触到外面的空气,我的阴茎就好像立刻要射了。
“哎呀,没有吸走的前列腺液流出了那么多。”
“好浪费呢,不过也没办法。”
爱川小姐和铃原小姐这样说这,但我管不了那么多。我想要刺激阴茎,想要射出来,我用全身的力气诉求着。
“~~~!~~~!~~~!”
“呼呼呼…还不行哦,还不会让你射的。”
爱川小姐跟我说话的同时辻小姐拿着和机械连着的瓶子给我看。

“吼啦~你看,你的前列腺液积攒了那么多。”
辻小姐手上拿着的瓶子里储藏着半瓶我的前列腺液。
连我自己都没想到能流出那么多。
“呵呵呵…自己也吓了一大跳吧?我们其实很擅长干着个的哟?“
铃原小姐在耳边呢喃着。
“这些下次会用到的。”
辻小姐说着将瓶子交给身边的护士。
护士接过瓶子走出了房间。

“接下来做下一步的准备吧。”
三人向护士们做出了指示。
“失礼了哟。”
护士中的一人在我的头上戴上了什么头盔。
眼前变的一片昏暗,周围的声音也听不见了。
“我要按下开关了哦。”
爱川小姐的这句话当然我也没听见。
“!?”
正想着眼前怎变亮了,好像是映现出了一个像房间一样的空间。
同时还听见了一些声音。
“××桑,听的见吗?”

突然出现了和三人不一样的声音,一瞬间吓了一跳。
“这是最新式的映像、音声投影装置,能够做出像是直接看见的图像和像是就在耳边的声音。”
声音这样说明着。
“通过使用这个来煽动××桑的兴奋,因为包括生殖器一切都是模拟出来的,不会涉及到生命危险。另外,请你不要射精,周围的护士会一直监视着的。应该不会发生什么问题的…大概吧。”
之后就再也听不见那个声音了。
周围还有微弱的声响,大概是空调的声音吧。
卡嚓。
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眼前出现两名女性。两人都只穿着纯白色的内裤和胸罩。
“呜!”

我不自觉地屏住呼吸,其中一名女性有着洁白无暇的肌肤,毫无赘肉,优雅的体型。和肌肤完全相反,漆黑的长发如丝绸一般闪耀着光辉垂至腰部。眼瞳的颜色和头发一样是漆黑的,有着会把人吸进去的魔力。另一名女性和这位一样有着洁白的肌肤和性感的身材,头发也是漆黑的,长度算是肩长发吧。眼睛也是漆黑的,不过这位胸部还要再大一些。
是双胞胎么?两人越看长的越像。
两人转过身,手伸向柜子,从里面取出了纯白的护士服,两人就像是故意给我看一样,用魅惑的动作换起衣服。
沙……沙……
衣服摩擦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我对两人换装的场景产生了兴奋。
“呜…呜…”

我的气息忍不住慌乱起来。
阴茎勃起到让我疼痛的程度。
换好衣服,她们手上拿出了和护士服同样颜色的白色尼龙袜。
两人蹲下来,把脚伸出对着我,慢慢地将袜子穿上。
仅仅是在洁白的脚上再穿上同样洁白的袜子,我的兴奋就变得无法抑制。
““哼哼……””
这时,两人微微地露出了笑容,过于兴奋的我也没有注意到。
四只美足被洁白的袜子包覆后,这两名护士开始拥抱在一起。
两人的距离缩短到嘴唇能重合在一起的程度。
“呜嗯……”
护士发出的这种声音让我更兴奋了。

两名护士紧贴在一起,隔着护士服的胸部被挤压变形。
““嗯~啾。””
护士之间轻轻的接吻让我的阴茎现在就好像要爆发了。
“呼!!!呼!!!”
我急躁的气息漏了出来。
“呼呼……姐姐,××桑好像要高潮了呢。”
“呼呼……没关系的哟,周围的人们会仔细控制不让他射出来的。”
“!?”
我听见了她们说的话。也就是说…我现在的样子正在被别人看着?
“哼哼…慌张了,慌张了…那接下来就做××桑最喜欢做的事吧,姐姐。”
“呵呵……小心不要让变态桑射精哦,嘛反正是绝对射不出来的吧…哼哼。”
两人说着从纸袋里拿出了橡胶手套,故意给我看着戴了起来。

吧唧…吧唧…啪叽!
光是听见橡胶的声响我的阴茎就开始震动,于此同时前列腺液也流了下来。
“姐姐,变态桑有反应了哦。”
“呼呼…××桑是会对橡胶手套兴奋的变态呢。”
两人的言语让我更加兴奋。
“那……要是用上这个的话会变的怎么样呢?”
“啊哈哈,姐姐,说不定只是看到他就会高潮呢。”
两人中被叫做姐姐的长发女性手上拿了个瓶子。
这瓶子…好像在那里…
“这是从你这里采取的前列腺液哦。”
“用上这个的话…呼呼…”
(黏糊糊)

从瓶盖上延伸出的细管流出了我的前列腺液,短发的女性用戴着极薄的橡胶手套的手接住。
“呼呼…变态桑,仔细看着哦,你听。”
咕啾…咕啾…咕啾…
短发女性的手每次握住张开,橡胶手套包裹的手就会伴随着淫猥的声音拉出前列腺液的粘丝。
“你看,拉出了那么长的丝哦。”
食指和拇指伸到我眼前,张开,闭合。
泛着淫猥光泽的丝线被拉长。
“吼啦,也让姐姐我来乐一下吧。”

长发的女性说着让短发女性拿着瓶子滴下前列腺液,充分濡湿自己的手,然后像在洗手一样揉搓着。
咕啾……咕啾……咕啾……
“(不行了!明明只是听见声音而已……要射了!!)”
我的阴茎一跳一跳地震动着,随时都可能射精。

…………于此同时,在我的周围,
“心跳速度上升,阴茎出现了剧烈的痉挛。”
“脑内快感物质,分泌量增加。”
“已经逼近射精了,再着样下去…”
护士们站在我的周围的机器边,报告着眼前这名男性的状况,而这名男性却听不见她们的声音。
“还不行,注射射精抑制剂。”
爱川小姐向护士做出指示,护士用注射器抽取药物,靠近不知什么时候被刺进手腕里的点滴管。
“射精抑制剂,50,开始注入。”

护士一口气将注射器里的药物都打了进去。
“抑制剂投放完成。”
“射精数值降低。”
“心跳仍保持高速的状态。”
“脑内快感物质持续分泌。”
“检测到前列腺液的大量分泌。”
护士们做出了机械性地报告,爱川、铃原、辻三人不断做出指示。
“吸取前列腺液,小心不要让他射精了。
“接下来的准备做好了吗?”
“收集到的前列腺液还有用,要好好保存哦。”

“嗯,××桑接下来终于能射精了哟,一定会舒服到脑袋里一片空白的呢…”
“呼呼呼…可别坏掉了哦,××桑。”
“没关系的哟,毕竟是江崎小姐看中的男性玩具嘛。”

第四章

…………从那以后究竟过了多久呢?
我已经什么都思考不了了。
只是想要射出来,脑海里只有这个念头了。
卡咻…
我的头盔被取下来了。
“呼呼……××桑看上去感觉不错呢。”
“已经成为出色的精液制造机了呢。
“啊啦啊啦,一副想要射精的表情。”
我无法理会她们的对话,只是胡乱挣扎着身体,向她们恳求让我射精。
担架被摇晃得咔嚓咔嚓响。
“呼呼呼……就这么想要射精吗?”
我拼命地点点头。

“让你射到是没问题,会彻彻底底地榨干你,这样也没问题吗?”
“舒服的只有一开始,之后就是无尽的快乐地狱哦?”
“就算是潮吹了,晕过去了,也绝对不会停止的哦?”
三人虽然这么说,我还是不停地点着头。
“呼呼……那就如你所愿榨干你吧。”
爱川小姐这么说着,附近的护士开始行动起来。
手臂上传来些微的刺痛感。
似乎是被注射了什么药物。
嗡~

我躺着的担架床有了什么动作,将我的上半身撑起,脚被左右分开,我的阴茎没有什么遮挡了。
“…………”
护士中的一人手上拿着连着细线的电极贴在了我两边的睾丸上。
仅仅是这样些微的触碰就要让我射精了。
手推车咔嗒咔嗒地推过来停在我的周围,上面放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其中一辆推车上放置着润滑液,自慰器,串珠等东西,让我性欲更加高涨。
想要被…榨干…

现在的我真心这么想。
“好,那么开始吧。”
“呼呼……一开始会温柔地对待你的。”
爱川小姐站到我面前,她身边的护士手上拿着牙医用来吸取唾液一样的器具,器具上连着
一个软管,但这种事情对我来说怎么样都好。
我的阴茎早已硬硬地勃起,像是在说‘快碰我’一样一跳一跳震动着。

“…………”
爱川小姐沉默着向身边的护士做出指示,护士小小地点头。
碰。
确认回应后的爱川小姐用被橡胶手套包覆的如同白鱼般纤细的手指触摸了我的阴茎。
这一瞬间,我感到快感如电击一般四下奔走,但尽管逼临极限,但在爱川小姐绝妙的手技下,我还是没有射精。
“呼呼…就算允许你射也不能太早哦。”
爱川小姐开始慢慢地捋动我的阴茎。
捋动……捋动……捋动……
这次用手完整地包裹住阴茎,加以手交。
“呼呼…××桑的前列腺液黏糊糊的发出了下流的声音哦。”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爱川小姐戴着手套的手上折射了照亮前列腺液的反光。
“~~~!~~~!”
我被想要射精却不让射精的绝妙手技折磨到了极限。
“差不多…准备吸引吧。”
咻啵!!!!咻啵!!!!!
爱川小姐向护士做出指示,护士踩下脚边的踏板,手上的吸引机发出了吸入空气的声音。
“(要射了!要射了!!)”
我全身绷紧,像虾一样躬起身体。被不断焦躁玩弄的欲望团块终于排出来了,与此同时,护士将手肘的吸引机的前端对准我的铃口,并踏下踏板。

咻!!!!!!
“!!!!!”
比射精更加强烈的吸取带来不要说是精液了,连睾丸都会被吸走强烈快感。
被快感袭击,我的眼前一片空白,意识被吹飞了。
咻咻咻……啵咻~
射精终于结束,尿道里残留的精液也全部被吸走后,吸引机拿开了。
“好厉害啊,量和质都是极上成的呢。”
铃原小姐看着吸引机瓶子里储存的精液这么说,而我根本没气力去听了。

“啊啦啊啦,因为快感脑袋里一片空白了吗?嘛,反正和我没关系。”
辻小姐拿出什么器具开始调整。
我在吸引结束的同时软绵绵地倒下了,这是伴随着从来没有体验到的快感的射精。
也许这是一生都再也体验不到的强烈快感吧。这次射精就是这么的猛烈。

“××桑,还没有休息的空闲哦。”
爱川小姐将被前列腺液弄得黏糊糊的手套扔掉,拿出了新的橡胶手套戴上。
然后握住粉红色的自慰杯,自慰杯的上部也连接着一根软管,大概也有着吸引的功能吧。
“阴茎还在勃起着呢。”

铃原小姐说着望爱川小姐手上的自慰杯的开口里注入了润滑液。
咕啾咕啾咕啾
爱川小姐捏了下手里的自慰杯,润滑液溢了出来。
“那么接下来使用这个吧。”
辻小姐拿了一根细细的皮带给我看,带子上也连着一条电线。
辻小姐将皮带穿过我还在勃起的阴茎根部,比我的阴茎粗度稍窄的程度扣起来加以固定,将多余的部分剪掉。
“哼哼……很好奇这个是用来什么的吗?嘛××桑肯做个好孩子的话这个就用不到了。”
辻小姐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字里行间的都透出一股期待着使用这东西的瞬间的味道。

“那么请你射出第二回吧。”
“~~~!”
爱川小姐毫不在意地将我刚刚射精,变得敏感的阴茎插入了自慰杯。
我拼命的摇头,这对刚射精的阴茎来说是想象以上的刺激。
“啊啦啊啦,这么用力地拒绝,不过我不会停下的,因为之前××桑拜托我们这么做了嘛。”
“再不乖的话就要被辻小姐惩罚了哟。”
铃原小姐展示给我看辻小姐很开心地拿着的遥控器。
看上去遥控器上有很多按钮,
“比起说的,还是实际操作一下能让你理解更快一些呢。…拜托了。”
辻小姐这么一说,一名拿着金属棒的护士走了过来。
“这个东西……要这么用!!!”
哔叽哔叽哔叽!

辻小姐按下按钮,护士两手拿着的金属棒之间出现了蓝白色的电流。也就是说…
“呼呼呼……明白了吗?没错,这是让电流流动的装置哦。绑在你阴茎上的东西也好,贴在睾丸上的电极也好全都是这个。嘛,安心吧,姑且没有生命危险的,不过作为惩罚的话倒是正正好好呢。”
辻小姐说出了令人战栗的话。
“那我们继续吧。”

精液连同意识一起被吸走。
“啊哈哈哈!!出来了!被强迫着吸出来了,××桑的精液射出了好多!”
爱川小姐似乎很开心地笑了,而我则因为第二次强烈的吸引而失去了意识。
啵。
自慰杯从我的阴茎上拔下,润滑液沾满了整个阴茎。
“哎呀呀,××桑,晕过去还太早哦。辻小姐。”
爱川小姐看见我由于过强的快感翻起白眼,昏厥过去,向辻小姐搭话。辻小姐露出一副‘就等一这句话’的表情从护士手里拿过心脏起搏器贴在我的身上。

“把电压降低,只是要叫醒他而已。”
辻小姐指示护士操作机器。
嗡嗡
听见起搏器充能完毕的声音后,下一瞬间,辻小姐毫不犹豫地按下了什么按钮。
我剩余的微薄意识瞬间被唤醒,眼前突然一阵灼热燃烧的感觉。
“呼呼……要晕过去还太早哦~××桑。”
“接下来使用这个吧。”

铃原小姐把手里拿着的东西给我看。
这是金属制的前列腺按摩器。
涂完润滑液后,铃原小姐将前列腺按摩器塞入了我的肛门里。因为之前被灌肠的原因,按摩器没花多大力气就进去了。
“真不愧是江崎小姐呢,居然那么简单就塞进去了。”
听见铃原小姐的话,我为了哀求住手而摇摇头。
“啊啦?明明自己先说想要的,现在又像停下来了吗?真是坏孩子呢。”
“坏孩子不能不让辻小姐来惩罚呢~”

爱川小姐和铃原小姐的对话让辻小姐一脸坏笑,按下了手里的按钮。
吧唧吧唧!!
我突然感觉到被烧红的铁烙按到的感觉。
眼前火花四散,阴茎像烧到一般疼痛。
电击只有一瞬间,但我却觉得过了很长时间。
“呼~!呼~!”
“哼哼哼……坏孩子被这样惩罚是最合适了呢~”
我气息急促,辻小姐那么满足地表情说出了什么话,我也没听见多少。

“吼啦,××桑,别停下要继续咯~阴茎还硬着呢。”
爱川小姐再一次将我的阴茎插入了自慰杯里。
“刚才插入的前列腺按摩器像这样…呼呼。”
铃原小姐往刚才插入肛门的前列腺按摩器连上电线。
“这次要一边用自慰杯捋动阴茎,一边用电流责备你的前列腺哦~”
“××桑,其实呢,这种润滑液是良导体呢,没关系的,我们是专业的,假如你的心脏停止的话,立刻就做心脏苏生哦,呼呼……”
爱川小姐拿着自慰杯开始捋动阴茎。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润滑液的声音响起,我的阴茎在人工阴道里被上下滑动着。
“呼呼呼……电流前列腺责备……你能忍耐到什么程度呢~”
铃原小姐说着将机械的电源打开,我虽然紧闭眼睛做好准备,电流却迟迟不来。
瑟瑟发抖地睁开眼睛,却发现铃原小姐哦开心地看着我。
“啊啦啊啦?就真的那么害怕吗?呼呼呼…”
铃原小姐虽然笑了,我这边却完全笑不起来。
“啊,对了对了,要是阴茎萎掉的话怎么说也没办法榨精了呢,如果你萎掉的话我们就住手吧。”

也许是注意到我抱有的微小希望,她接下来说出了令我再次绝望的话语。
“嘛,不过你是不可能萎掉的吧。一开始给你注射的药品,是让阴茎一直维持勃起状态的药物,所以说才没有那么简单就让你的阴茎缩小呢。要是想停下来的话就萎缩给我看看吧。”
面对着露出笑容的爱川小姐,我的眼泪流了下来,然后哀求着她们停止,拼死地摇头。
“啊啦啊啦,还没搞明白吗?真是不听话的坏孩子呢。”
爱川小姐暂时停下了捋动。
辻小姐按下了遥控器的按钮。
吧唧吧唧吧唧!!

「!*★△!■!!∵!」
我只能发出已经连言语都不算的惨叫。

一瞬的电击让我筋疲力尽。
“惩罚!”
吧唧吧唧吧唧!!
“惩罚!”
吧唧吧唧吧唧!!
“吼啦!做了坏事的话要说‘对不起’吧!真是个坏孩子!惩罚!”
吧唧吧唧吧唧!!
“啊哈哈哈!!!翻白眼了!但是没有说‘对不起’的孩子还要继续惩罚哦~吼啦!惩罚!”
吧唧吧唧吧唧!!

「!*★△!■!!∵!!*★△!■!!∵!!!!」
我的身体一跳一跳地痉挛着,口中吐出白沫,但辻小姐完全没有要停下的样子。
“吼啦,做了坏事要说什么呢?吼啦,说来听听?”
辻小姐再次发出提问,而我却连回答都做不到。
「~~*★~△」
发出的声音根本称不上语言。
“嗯?听不清哟~?果然调教还是不够呢?惩罚!”
吧唧吧唧吧唧!!
经过长时间的电击后,我的头耷拉着,嘴角滴下口水,眼睛也翻白了。
“哼…嘛,这次就这样原谅你把,但是下一次再这样的话就要严厉地责罚你咯。”
辻小姐终于停止了电击,我已经像坏掉的人偶一般狼狈不堪了。

“辻小姐,做的太过分的话,他可是会坏掉的哟~?”
“呜…对不起,他是在是太可爱的了,一不小心…”
被爱川小姐一说,辻小姐些微反省了一些。
“不过不愧是辻小姐呢,在他晕过去前一刻停手了。”
铃原小姐像是在强调‘这回该轮到我了’般,开始提高前列腺按摩器上的电压。
像低周波按摩一样,一定频率的脉冲传达至前列腺,后者一跳一跳的对脉冲做出了反应。
爱川小姐捋动着我的阴茎。
明明电流拷问没有带来快感,我感觉爱川小姐和铃原小姐的责备比之前带来的快感更加强烈了。

我到底是怎么了?
就算产生了这个疑问,也立刻被打消了。
“差不多又要射了呢,第三次能射出多少呢?”
爱川小姐如同进入高潮部分,高速地上下套动自慰杯。
咕啾咕啾咕啾咕啾!!!
“哼哼……那么这边也…”
铃原小姐转动机械的按钮。
哔哔哔哔!
前列腺的电流传达过来。
“!!!!!!”
啵哔!!!!
前列腺被责备着,被自慰杯玩弄着,我到达了第三次绝顶。难以相信的是,明明是第三次了,但射精的量还是很多。
噗咻咻咻咻!!!!!

自慰杯像是要把我的精液连根拔起般吸引着。
白浊的精液被吸走,流入了机械连着的瓶子里。
“这是第三次了呢,射出了好多哦。是不是最多的一次呢?”
“被自慰杯捋动着,前列腺被电击哔哩哔哩地玩弄着就真的那么舒服吗?”
我已经完全无法理解三人在说什么了。
连正常的思考都做不到了,
失去意识还更轻松一点,我这么想着,晕了过去。
…………意识完全堕入黑暗时,似乎听见了江崎小姐的声音。

间话

我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看见了一个走进手术室的人影。
那人毫不犹豫地冲到我身边。
正当三人中的辻小姐准备再次使用心脏起搏器的时候,那人向她搭话了。
“你们几个,干的太过火了呢。”
“哎、江崎小姐。”
三人中,爱川小姐最先注意到了江崎小姐的存在。
““呜!!””

三人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并且都或多或少流露出了恐惧。
“虽然我的确说了要‘绞榨’他,但同时也说了要‘温柔’对吧?”
江崎小姐虽然笑着,但眼神却十分冰冷。
“那…那是因为…”
“啊,不用说了,反正我也没打算听你解释。”
爱川小姐正要开口,被江崎小姐挥手打断了。
“总之先把这孩子弄干净,送回病房吧……拜托你们了。”
江崎小姐一说,护士们开始行动,将眼前的男子放在担架车上推了出去。

男性和护士们退出去后,房间里就只剩下四人了。
“那么…我想说什么…你们都有数了吧?”
“对…对不起…因为他太可爱了…”
铃原小姐拼命解释,另两人则‘嗯嗯’地点头。
“太可爱…呢…”
江崎小姐慢慢地说着,三人像恐惧着瑟瑟发抖的小动物一般。
“我知道他很可爱,毕竟是我瞧上的猎物,可爱是当然的。但是,不听我话的部下还是要好好调教呢。”
江崎小姐一说,三人立刻露出了要哭的表情。
“等…只有惩罚室…”

“不行,没有听我话的部下要好好地教育一下。”
面对辻小姐牙缝里挤出的话语,江崎小姐斩钉断铁地拒绝了。
这次三人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那么,走吧?啊,要好好换掉护士服哦,换衣服的时间还是会给你们的。
江崎小姐慢悠悠地离开了房间。
三人垂头丧气地走向更衣室,接下来的行动没有选择权,如果逃跑的话会有更恐怖的事等着她们。

………地点变换至医院地下。
沿着作为书库使用的房间里的秘密通道往下,有一个很少有人能进来的区域。
和上面的医院部分不同,混泥土外露的通道顶部的白色荧光灯散发着无机质的光。
最深处的房间的门上,写着‘惩罚室’三字。
里面传出了哗啦哗啦的水声。
之前的那三位被反躬着用拘束带捆绑成虾形,放进了巨大的水槽里。
旁边站着展现笑容的江崎小姐。
和平时穿的护士服不同,江崎小姐现在穿着黑色的紧身皮衣,长筒靴一直包覆到大腿。
“………………哼哼。”
江崎小姐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

机械的驱动音响起,三人被向上抬起,从水槽里露出了脸。
“呜咳咳咳咳”
“呕、哈、哈、哈…”
“咳咳咳呜…呕…”
三人浮出水面的同时渴求氧气地剧烈呼吸着。
“三人都有好好反省吗?”
江崎小姐提问道,但三人因为呼吸慌乱无法回答。
“没有反应呢……教导没用的部下还真辛苦呢。”
“及…江崎小姐…求…原谅…”
“不行。”
爱川小姐乞求原谅立刻被否定了。江崎小姐再次按下按钮。
三人再次落入水中。
哗啦地一声后,三人落入噗噜噗噜地吐出空气,拼命地挣扎着在水中剧烈翻滚。

“呼呼呼……再做下去的话可能会死呢。”
江崎小姐再次按下按钮,三人浮上水面,并送到她的面前。
三人头发紧贴着额头,纯白的护士服被水浸湿,贴在身上。
水滴答滴答地落到地上,形成了小小的水坑。
“三人都喝了好多水呢。”
江崎小姐的视线移向三人微微鼓起的肚子,想必是喝了相当多的水吧。

“吼啦,爱川小姐,往这里看。“
“呜呜…“
江崎小姐抓住她的头发提高她的视线。
“爱川小姐,反省了吗?违反我的命令就会这样哦?很讨厌的吧?”
像是对待幼儿的温柔口气,但爱川小姐只能拼死地点头。
“铃原小姐和辻小姐也讨厌这样的吧?”
剩下两人也点点头。
“那,就要确认一下你们有没有反省了呢。”
江崎小姐使了个眼色,走进来几名护士,和江崎小姐的相反,她们的紧身皮衣是纯白色的。
包裹全身的皮衣的胸口标记着红色的十字,所有人都戴着头套式的防毒面具,看不见她们的表情。
女性们两人一组,走到三人的身后。

“呼呼呼…接下来你们说出十次‘对不起‘就原谅你们。如果半中间停下来了话,就追加一次从头开始哦……呵呵。”
江崎小姐说话的同时,白色胶衣护士们拿起了粗大的管子。
咕啾咕啾……啾~~
胶衣护士中的一人在管子上涂着bb霜一样的东西,涂完后一口气塞进了三人的肛门里,并用固定器具加以固定。
“““!?”””
“呼呼…怎么了?说出十次‘对不起’就原谅你们哦?嘛,也不会简单地让你们说出来呢。”
“““对…对不起…”””
三人一开口,江崎小姐就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
啵啵啵啵
“咕啊!”
“不要!!”
“肚子被!”

三人不自觉地叫了起来,江崎小姐露出了坏笑。
“吼啦吼啦,怎么了?不说十遍的话肚子就要爆炸咯?”
三人的脸色发青,而对肛门的注水还在继续。
“对…对不起!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呜!对不起!对不起!”
三人虽然都拼命地反复喊着对不起,但由于被持续注水,连连续说五回都做不到。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江崎小姐看着三人狼狈的模样露出了嗜虐的笑容。
“吼啦吼啦,怎么了?只是让你们说十遍而已…是不是反省还不够呢?”
“噫…原谅我…肚子要裂开了~”
“咕…这样…要坏掉了…”
“呜唉唉~”
三人的肚子都充满水变的鼓胀,就像是即将爆裂的水气球。
“呼呼……水已经灌满了呢…把注水停下吧。”

江崎小姐按下了注水停止的按钮。
“但是,不听~话的坏姑娘要好好惩罚呢~”
哔…嗡嗡嗡嗡嗡….
江崎小姐再次按下按钮后,
三人被翻身正面朝上。
“…呼呼呼”

江崎小姐将遥控器放在附近的推车上,顺手拿起其他东西。
那是经常在马戏团里见到的,用来调教动物的长长的鞭子。
三人的脸色刷地一下变白了。
“没关系的哦,我…还满擅长这个的。”
手腕挥动,伴随着空气被切开的声音,啪地一声鞭子抽击到了地面。
这种声音还真的满恐怖的。
“那,开始调教吧!”
江崎小姐抬起手腕,一口气挥下。
‘啪!’
伴随着空裂音,鞭子击中的声音响起。
三人的身体僵直着,却没感到疼痛。畏畏缩缩地睁开眼,却发现江崎小姐笑盈盈地站在她们面前。

“呼呼呼呼…害怕吗?”
面对开心地询问着的江崎小姐,三人已经哭了出来。
“这种表情看着会让人兴奋呢。”
江崎小姐看着三人露出陶醉的表情。
“…那么…”
江崎小姐突然挥下鞭子。
啪!
恐怖的声音响起。
三人条件反射般绷紧身体。
“有着没用部下还真辛苦呢!”
啪!
“吼啦!鞭子的味道如何呢!”
啪!
“肚子也变的硬邦邦的!”
啪!

“““!!!!!!”””
三人摒起力气的一瞬间,插入肛门的管子一起拔了出来,液体和排泄物一口气喷射出去。
(象声词)
“啊哈哈!好臭~”
三人因为羞耻脸上染地通红。茶色的排泄物还在向外流出。
“…呼呼,排泄终于停下了呢…但是我讨厌臭臭的哦,要洗干净。”
江崎小姐使个眼色,胶衣护士走到墙角,手伸向了什么东西。
是红色的消防栓。
她在灭火器上装上粗软管,交给了江崎小姐。

“求…求求你…要…要死了…”
“救…救命…”
“我…我再也不会违抗你了!”
虽然三人拼命地哀求,江崎小姐没有停手的意思。
“不行,就这么脏兮兮的话太恶心了。”
这么说着,胶衣护士将水闸完全打开,同时江崎小姐将手里的杆掰开。高压水喷射出来。
受到高压水枪的直击,三人痛苦的挣扎身体,在无法呼吸的情况下,只能承受着痛苦和窒息的恐怖。
“啊哈哈哈!!这样就冲干净了呢!哈哈!!”
三人在渐渐失去的意识同时,加强了对江崎小姐的服从心。

+3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