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孤独的风 ♥

幻想系列冷欣言篇

幻想系列冷欣言篇 – 黑沼泽俱乐部

幻想系列文章本系列均为重口猎奇向,如有不喜者,请勿观看。

新手写作,没有经验,又无人询问内心所想,所以内容略有借鉴,如有雷同,还请原谅。

凉爽秋日,夕阳西垂,光阴好似一条长河,滚滚而来,滚滚而去,永不停息。

晴空泛黄,孤云染红,一条长江撕开大地,奔向天际,波光潋滟,逝水悠悠。江岸的垂柳,黄叶纷飞,于秋风之中,依依翻腾。

位于江边众多垂柳之中的高楼,高大威严,巍峨壮观,因位于西岸,故称柳西楼。

楼顶层,二女子于石桌旁对坐,一人饮酒微醉,脸颊泛红,一人浅饮淡茶,恬然惬意。

饮茶女子眼神微眯,目视夕阳,神色舒适,似乎早已忘记周遭环境。

微醉女子趴于桌上,手拿瓷杯,注视着眼前饮茶女子,衣服散乱披身,梳好的头发有些已被解开,几缕青丝在鬓边舞动。

“公主,吴善已到,正在楼下等候。”一婢女走上顶楼,低下头,对着微醉女子说道。

“嗯~”微醉女子抬眼,看着婢女,“让他上来!”

“是!”婢女恭敬地退下。少倾,一个浑身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出现,在他的白净手里,拿着一个一米长,宽半米的黑色匣子。男子上来,并未行礼,也未说话。只把匣子放在地上,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反着亮光的乳胶衣物,塑料器具,拘束皮带,调教用具应有尽有,还有各类性感衣物,这都是这个世界不存在的物品。很难想象,一个小小的匣子竟能装下此些物品。

微醉女子看向匣子里面的物品,脸色红润,眼神迷离。她拿酒站起,摇摇晃晃走到匣子边,手摸着里面的物品,随后看向在一旁站立,看不清脸的吴善。

“本宫很好奇,你的这些奇物究竟从何而来?”微醉女子好奇地问道。

“呵!”吴善淡笑一声,声音有些深沉,略带有磁性,“天机不可泄露,不可说,不可说!”

“你信不信本宫立马杀了你!”微醉女子眼神微眯,但浑身气势突变严厉。

吴善没有丝毫动作,只不过一股更加凌冽的气势出现,然后突然消失。

“公主怕是在说笑了,杀了在下,于公主有何好处?不仅没有好处,反而有很大的坏处!”

“哦?嗯!”微醉女子似乎已经醒了,晃动的身子,凌乱的步伐已经平稳。女子坐回凳子,翘着腿,露出洁白长腿,“是啊,失去你,我到哪里去找这些奇珍异物呢。你,很聪明!”

微醉女子似乎没有感受到吴善不经意散发出的气势,倒是旁边饮茶的女子,眼神闪过一丝寒芒,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吴善的杀意。那一瞬间,她仿佛置身血海,无尽的冤魂撕扯着她,要将她吞噬。

在血海深处,一个人影站立。看不清面容,但在他的四周没有一个冤魂存在。

饮茶女子面色不变,继续饮茶,茶尽,随后拿起茶壶,又斟满一杯。

“公主谬赞了!不过,在下可以透露点点。在这片大陆的最北方,有一条长河,自天上流下,又归于天上。”

“既然东西已经送到,且在下有要务在身,就先行离去了。”吴善说着,隐藏在黑袍中的身体看不出任何的波动,随即转身离去。楼上,又只剩下了二人。

“想不到,冷月帝国的冷欣言公主也会买这等物品!”饮茶女子放下手中的茶杯,转过身来,看着女子在匣子中观看挑选。丹青色长袍着于身上,翡翠玉佩挂于纤细腰肢长发及腰,一股儒雅气势修饰周身。

“呵呵!”冷欣言起身,走到女子身旁,从后面抱着她,伏在耳畔,扬起一抹媚笑,

“迟梦,都这个时候了,还叫本宫的名字吗?”

“那你应该怎样自称呢?难道我没告诉你吗?”迟梦从石凳起身,眼神平静,语气平淡。

“知道了,主人!”冷欣言媚笑一声,慢慢脱下华丽的鎏金衣袍,露出洁白无瑕的身躯。随后解开头发,任其披散在肩上,把两个簪首印着荷花的发簪从樱桃般的乳头中穿过,一撮铃铛连接荷花中心,吊在胸前。冷欣言四肢着地,跪在地上,翘起浑圆的双臀,望着面前犹如巨人的迟梦。

“把那些东西戴上吧!”迟梦说着,慢慢脱下己身衣袍,最后只留下一件胸衣和渎裤。

“母狗想要主人亲自给母狗穿上呢!”冷欣言娇声道,一双丹凤眼饱含妩媚,性感妖娆的身姿微微摇晃,一身白皙皮肤在秋风中略微发红。在她神秘的私处,隐隐有些水珠流出,在夕阳中散发别样色彩。

“贱货!”许久,迟梦终于蹦出一句。然后走到匣子旁边,拿出许多的奇物,摆在石桌上。

“滚过来,贱狗!”迟梦大声喝道,同时拿出一双黑色丝袜。冷欣言快速爬到迟梦身边,躺在地上,抬起双腿,迟梦然后小心为冷欣言穿上,然后小心抚平修长大腿上的褶皱。

两个小电极片分别用胶带粘在冷欣言的乳头上,一个黑色乳胶项圈戴在脖子上。

然后把冷欣言翻面,让其跪爬在地上。把冷欣言的手臂折叠,手掌用胶带粘在肩胛处,大腿也是如此,脚掌粘在屁股处。四个肉垫绑在膝盖和手肘处,然后拿出十二个富有弹性的皮质圆环,分别套在冷欣言的四肢上,保证其不会松动。

“嗯!动不了了呢!”冷欣言娇声说着,“迟梦啊,要不答应我的那个要求吧!”

听了冷欣言的话,迟梦冷淡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没有说话,一阵沉默,但手上的东西仍然没有停下。

“你看,我懂你的身体,我知我的秘密,如果实现了书籍中的结局,你身体的问题可就永远不会有人知晓。你,不考虑考虑?”冷欣言趴在地上,注视着蹲在身旁给自己装扮的迟梦,带着诱惑的语气,鼓动迟梦。一股香甜的幽风自冷欣言口中吹出,铺散在迟梦的脸上。

迟梦仍然没有回答,面无表情,看不出内心所想。迟梦拿出一个粗大的肉棒,抬起冷欣言的脸庞。

“好大啊!又不能说话了,嘿嘿!”冷欣言满脸痴态,随后张大嘴巴。粗大肉棒撑开冷欣言的小嘴,进入喉咙,完全没入口中。巨物的进入让脖子大了一圈,项圈深陷皮肉里。迟梦拿出一个口球,让冷欣言含住。一个眼罩遮住了冷欣言的媚眼,头发被梳成马尾辫,放在背上,一个全包丝袜服装穿在冷欣言身上。

迟梦起身,脱下渎裤,分开双腿。令人惊奇的是,在她的胯下,不是女生的小穴,而是只有男性才有的肉棒,在肉棒与肛门之间,是一个小的可怜的小穴。迟梦,是一个扶她。

思绪翻涌,冷欣言知道的秘密,就是迟梦并非纯粹的女儿身。

迟梦,是冷月帝国第一家族迟家的长女,名义上的迟家的第一继承人。但是,迟家的第一继承人必须是女性,这是迟家的祖训。迟梦是扶她,虽有女性特征,却不会被家族长老承认,自然不可能继承家族,所以只能隐藏自己的身体秘密。

一天下午沐浴时,迟梦边洗边唱歌,冷欣言恰巧在迟家拜访,随后在路过迟梦房间时,被屋内歌声所吸引,于是悄悄打开房门,随后便看清楚了迟梦的身体。在迟梦杀人灭口的过程中,一本书从冷欣言身上掉落,迟梦眼疾手快,一把抢过,快速翻阅,于是也知道了冷欣言的秘密。

自此二人相互威胁,又互相妥协。冷欣言也用手段,让这个名满天下的才女辅佐自己,其实只是正好有个发泄性欲的人罢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迟梦,已经无法离开冷欣言了。迟梦多想离开,但是不能,她不能赌,也无法赌。

但是,冷欣言的性欲越来越大,口味也越发重口,但奈何实现不了。直到遇到了吴善,这个隐藏在黑袍下的神秘男人。在那个神秘的地方,他拿出了许多奇物,不仅让痴梦大开眼界,更满足了冷欣言的变态欲望。

时间流逝,冷欣言的性欲也越来越难以满足,最后做了一个决定,想要实现那本书籍中女主最后的结局,彻底沉迷在欲望之中。而吴善也说了可以实现,但是痴梦没有同意,她接受不了这种情况。

况且,一国公主,如果突然消失,这对于经常在公主身边的迟梦来说,绝非好事。

“今天,我决定换一个玩法!”迟梦笑眯眯的说道。抬起右手,使劲拍在冷欣言的屁股上。

“呜!”冷欣言浑身一颤,媚眼如丝,私处的水沾满阴毛。迟梦拿出一个绳子,把绳子连接到项圈上后,拴在石桌上。“哼,果然是个下贱的母狗,这就已经湿了!”

“我想,你的士兵应该没有见过这么下贱的公主吧,你说是吧,母狗!”迟梦扬起一抹邪笑,冷清气质突变,嘴角带着些许弧度。迟梦按下了匣子上的一个按钮,瞬间,匣子突变,内壁打开延伸,展示出更多的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物品,同时迟梦从冷欣言脱下的衣物中,找出了一个手册,放在石桌上。

随后迟梦叫来婢女,在婢女惊诧的目光中,让其叫来楼下守护的士兵。迟梦则坐回石凳,拿起茶杯,细品里面的韵味,眼睛也看向了渐半的夕阳,眼神又变得无悲无感。迟梦仿佛一个淡泊的人,细抿清茶,对周身事物毫不关心。

微风吹拂,茶香飘荡,迟梦眼神闪烁。她,到底要不要答应呢!真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呢!只不过丢了道德罢了。这个世界,道德沦丧不是经常的是吗。而且,我不说,又有谁知道呢!

答应,结束这一切,继承家族。不答应,继续这永无止境的无耻生活。

今晚,是个不眠夜呢!

侍卫上楼,一眼就见到趴在地上,仅着寸缕的冷欣言,士兵衣物上金属碰撞的声音,让冷欣言知道,士兵已经见到她的模样。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心头一紧,大脑一懵,浑身一颤,水流喷出,她在士兵前高潮了。

“迟大人,这……”士兵们的兵长脸上有些不可思议,语气都有些颤抖,他未曾想过,他们尊敬的公主竟是如此淫荡,下贱。

“她,赏给你们了!”迟梦慢摇手中清茶,淡淡说着。

“大人,属下不敢。今日之事,属下不知,也未看见,属下告退。”士兵中的兵长抱拳,带着士兵就要离去。

“如果你们敢离去,我保证你们看不到明日太阳!”

“大人,属下……”兵长跪在地上,满脸惶恐。

迟梦放下茶杯,拿起茶壶,倒满。然后起身走到兵长面前,俯视兵长。

“你们大可放心!只要你们同意,我保你们没事!”迟梦一脸漠然,转身狠狠踢了趴在地上的冷欣言一脚,雪白的屁股印上了一道红色的鞋印。

“唔!”冷欣言浪叫一声,浑身颤抖,口水直流,下体更加湿润。

“看!她现在不是你们的公主,只是一个下贱的母狗。我把她赏赐给你们,就当是犒劳犒劳将士。你们天天保护这个下贱母狗,她服务你们是应该的!”痴梦突然蹲下来,在兵长耳边悄悄说道:“而且,我可不能保证她能否见到明日太阳!”

“如果你们还不同意,我就只能杀了你们!意下如何啊!”

“这……既然如此,属下只得遵命!”犹豫半天,兵长权衡之后,点点头。

“甚好,旁边有用具,桌上有使用手册,你们随便,把她当做军妓就好。不要在乎这条贱狗性命,一定要让她满意,否则,你们性命堪忧!”

迟梦说完,坐回原处,不再理会身后之事。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月亮悬挂夜空。簌簌声响,回荡在这寂静的夜晚。

“属下领命!”

“公主殿下,对不起了!”兵长带着一众士兵走到向狗一样的冷欣言身旁,围城一圈,兵长解开冷欣言项圈上的绳索。

拿起手册,一会儿,兵长看完,传递给众人,一刻钟后,众人点头,都已看完,不过书中的描述让他们大开眼界,不过作为军人,自然要面不改色。

兵长拿起匣子中的一个特制烙铁,按下上面的按钮,仅仅几秒,烙铁就变得通红,散发令人发指的温度。

“啧啧啧!真是一双淫荡的巨乳!让我们好好拷问一下它!”兵长狞笑着拿起了经过高温加热过的特质烙铁,一只手拉住冷欣言的乳房,一只手把烙铁直接压上去。

“滋滋滋~”

“嗯?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冷欣言瞬间爽到失禁,双乳疯狂颤抖,乳头的发簪簪首吊着的铃铛击打乳房,发出清脆声响。哗啦一股黄色的尿液喷射出来,溅到兵长裤腿上,淫水也喷得到处都是,后肢的黑色丝袜沾满黄色尿液,被紧缚的身体疯狂地扭动,四肢乱晃。

兵长示意一个士兵躺在冷欣言身下,掏出早已肿胀滚烫的大肉棒,在冷欣言阴部摩擦一圈,粘上淫水尿液混合物之后,对着冷欣言阴部直接插入。

“贱狗,你自己看看你自己把这里弄得多脏。看来真的要好好惩罚你一下!”兵长看着冷欣言胸部上那鲜红血印和她仰头喘息,眼睛翻白,口水直流的淫乱样子,狰狞的面容得更扭曲了。

“呜呜呜!!!”一听到惩罚两个字,冷欣言便挣扎着不停地假意摇头,发出激动的呜呜声。

“哈哈,看到你这幺兴奋,我都兴奋起来了,那再来一次吧!”兵长拿起了另一个烙铁,按下另一按钮,烙铁开始出现字迹。

‘精液母猪’的字迹慢慢出现,又随着烙铁开始变红,兵长拿着烙铁,快速地压到那雪白的屁股上。

青烟冒出,发出滋滋滋的声音。

“呜~呜~呜~”

眼泪已经控制不住,涕泗横流。冷欣言摇着头,但脸色却更加痴迷。

冷欣言一边发出淫荡的呻吟声一边用臀部蹭着身后士兵的下体。两片丰满的臀肉企图夹住已经快爆出来的肉棒,上下不停地摩擦着。原本看到冷欣言那妖娆性感的身体已经硬的不行的肉棒,现在还被不停的刺激,士兵腰一挺,直接射进冷欣言的子宫深处。

“你这臭贱货,真是比军妓还贱!”士兵射完后,抽出肉棒爬出来,看到冷欣言痴迷的面色,不由得感叹。

话刚说完,一旁的士兵直接将其推开,爬进冷欣言身下,抱着魔鬼般的腰肢,正对冷欣言的蜜穴,直接掏出巨大的肉棒,双腿一把把冷欣言的两个后肢分开,对着那湿润无比的蜜穴狠狠一戳。

“唔!呜呜呜!!”肉棒的突然刺入似乎给了冷欣言很大的刺激,她直接仰起了头浪叫着,但口中的阳具阻挡了。兵长一看,略微皱眉,解开口球,抽出阳具。

刚闭上下颚,还未缓过神的小嘴,立马塞进其他士兵的肉棒。没有来得及的士兵只得拿出肉棒,开始手冲,阵阵精液渐渐铺满冷欣言的头发,全身。

兵长照着手册,拿出了一个带有催情剂和快速催乳剂的针管,直接插到冷欣言的屁股上。又拿出一个有半米长的珍珠串,书上说明,这个珍珠串遇水膨胀,直径可达十厘米。

兵长对着冷欣言紧闭的后庭,没做任何润滑,就强硬塞了进去。

一个士兵突然想到,冷欣言还有一个洞。他走到冷欣言身后跪下,掏出粗大肉棒,正对冷欣言尿道。

狭窄的尿道肉壁被慢慢地撑开,催情药也开始发挥作用。冷欣言的身体不由自主晃动,前后抽插,动作越来越大,随后开始高频率地抽插。兵长又从匣子中拿出一个小铁针。

兵长捏着冷欣言的挺立的阴蒂,拿着小铁针,直接贯穿。小铁针开始发热,滚烫,温度越来越高。

敏感的尿道产生着巨大的快感,不停地有黄色的尿液漏了出来。各种陌生的疼痛感、快感不停传给大脑,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这是她从未享受过的高潮。

“呜呜呜!!!呜呜呜!!!”尿道小穴肛门的三重夹击弄得冷欣言不停浪叫,仿佛堕入了高潮的地狱,脸上露出一副被玩坏的表情。

突然,兵长把涨大的珍珠串、士兵把肉棒同时扯了出来,哗啦一下一大股淫水、粪便和尿液喷了出来…

失禁的冷欣言,就像兴奋剂一样刺激着周围士兵。他们用力挤压肉棒,闭上眼体会身体的快感。还在冷欣言身边的士兵,又都狠狠地把肉棒插入,子宫被顶到变了形,喉咙被撑开。刚刚高潮完的冷欣言又再次被强制高潮,被肏得一个劲地流着淫水。

“听说人在窒息的时候比较容易高潮,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兵长说着,让插着冷欣言小嘴的士兵离开。他一边使劲地用匣子中的皮鞭鞭打冷欣言的乳头,一边坏笑地把一条匣子中的加厚黑色长筒丝袜套到了冷欣言的头上,丝袜口扯到了脖子上,冷欣言整个脸被丝袜紧紧包裹住了,一条重复一条。在布满精液丝袜上,印出了冷欣言被肏得扭曲狰狞的脸。

迟梦则在旁边,看着士兵们的玩弄。

“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冷欣言全身不停地痉挛,发出着淫荡的呻吟声,士兵抽出肉棒,哗啦一下一大股尿液混着精液又喷了出来,扑哧两道乳汁也喷了出来。现在冷欣言翻着白眼,在丝袜下不知露出着一副何等淫荡的表情。她现在已经完全不住自己,一波一波的高潮接踵而至,完全陷入了无尽闷绝高潮地狱。

“你们也别看着,都加入吧!”迟梦对着站在远处的婢女说着。

“她可是连屎都敢吃呢!别把她想的那么高贵,她呀,就是比母狗还下贱的东西。”听了迟梦的话,众人心中惊讶更甚。公主,还真是下贱。其中一个婢女深吸一口气,狠下心,直接走到冷欣言的面前,兵长这时候也很知趣地退下了。

婢女撩起车子,脱下渎裤,抬起冷欣言的头,狠狠按进了臀缝中,来回摩擦。丝袜紧贴屁股,一股丝滑蔓延。见到冷欣言没有反抗,反而很享受,婢女也放下了戒备,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

婢女把冷欣言的头放于地上,蹲在她的面前,分开腿,立于两侧,在冷欣言脸上的丝袜处开始拉了起来。婢女先是放了几个臭屁,周围的人闻到的屁味已经有点反胃。接着婢女的屁眼开始收缩,突然屁眼张开拉出屎来,喷射出像粥一样的稀屎。同时,黄色的尿液从婢女的尿道喷出。

婢女的稀屎和尿液像浇汤一样布满了冷欣言面部的丝袜,整个阁楼都是婢女大便和尿液的味道。婢女强忍着臭味,不让自已吐出来,完事后说:“果然是个贱货,你们看,她还伸出舌头舔呢!”

众人听了婢女的话,向冷欣言的头部看去。果然,在层层丝袜的缝隙中,依稀可以看到一条晃动舔舐的粉舌。这时,周围的婢女已经有些恶心了,开始干呕。

就算如此,也还是有许多士兵双眼通红,胯下阴茎挺立,而旁边立着的婢女也满脸通红,小手不停紧捏。这个情景,可以加一把火了。

“呵呵,如此情景,各位难道还要矜持吗?嗯?”迟梦品着茶,扬起嘴角,看着周围士兵和婢女。士兵们听懂了迟梦的话,对那些婢女露出极具淫虐的目光。

那些婢女先是惊讶,在思索一番后,心里也同意了。这些婢女,作为冷欣言的仆人,估计要永远禁欲。现在这个机会,也正好发泄一番。

士兵们走到顺眼的婢女们旁,快要失去理智的他们直接粗暴的脱下她们的衣裳。婢女们也不反抗,默默接受,或跪下,或趴下,各自用着身体各处的嘴巴含住肉棒。

方才的婢女用力的打了冷欣言两耳光,稀屎横飞,狠狠说道:“你这贱货,没想到如斯下贱。还装什么清纯,扮什么圣女。还公主呢!”

冷欣言的脸上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小穴由于婢女的语言羞辱和士兵的抽插,收缩更甚。

冷欣言舔着脸上的稀屎,吃着婢女的大便,心理的屈辱感、羞耻感不断放大,身体反应更为强烈,阴道剧烈收缩,不断流出淫水。冷欣言浑身一颤,再次高潮。今天晚上,她不知自己已经高潮了几次。此刻的冷欣言已经逐渐的失去了理智,潜意识开始主导身体。冷欣言本能的扭动身体,包住身体的黑丝沾满了尿液,精液,粪便,滴滴液体顺着四肢、乳头滴落在地。

婢女拿下冷欣言头上的丝袜,然后把屁眼紧贴冷欣言的小嘴。冷欣言也死命地舔了起来,舔干净了婢女屁眼外部的屎后,还努力用脸庞扒开婢女的臀瓣,把舌头尽量的伸进婢女屁眼的内部,好像要把婢女屁眼内部的屎也舔吃干净。

月色依旧明亮,楼上人儿愈发淫荡。在这场乱交之中,只有一身着丹青色长袍的女子坐于不远处,不染纤尘,远离是非,抿茶观看这一场盛宴。

夜灯闪烁,微风渐渐变强,一片泛黄的柳叶被风吹上了高空,飘飘转转,落进了迟梦的杯中。迟梦皱眉,目视着杯中柳叶。随后用杯盖把柳叶刮走,继续抿起来。突然,她好像明白了。抬眼看着还在对冷欣言施虐的婢女,心中有了决断。

月亮移动。夜,深了!

众人也已发泄完毕,在这个淫乱的场景中,最显眼的还是中间已经昏迷不醒的黄白黑相间的冷欣言。

她起身,整理好长袍衣衫。

“小翠,把这个贱货抱着,跟着我!”迟梦对着最初的婢女小翠说道。

“是!”小翠施虐完后,穿好衣服,用脱下的鎏金衣袍包裹住冷欣言,没有露出半分。

“兵长,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这局面!今晚的事,你最好忘掉,就当没有发生过!”

“属下明白!”兵长跪在地上,双手抱拳,但肉棒还在一个婢女的阴道里抽插。

“走吧!”

迟梦缓缓下楼,小翠紧随其后。下了楼,二人上了马车。车夫看到小翠怀中的大球,有些惊讶,但也并未说什么,他就是一个小小车夫。

“去梧桐居!”

“是!”

车夫扬起马鞭,马车向前驶去。夜色中,马车飞奔,穿梭于街道之中,最后,停在了一个梧桐居门前。月色减弱,到达已是凌晨四点了!

迟梦二人下马车,走到门口时,门自动打开,迟梦脸色淡然,倒是小翠眼中闪过惊讶。

门后,吴善早已到来,仍旧是黑袍着身,不清楚模样。吴善看着二人,带着她们走进了一个空旷的房间。

“废话不多说,你知道怎么做!”迟梦背手而立,看着吴善。

“好!条件不变!”吴善也不含糊,直接答应。

“好,不过,计划有些变化!”

“怎么说?”

“我需要把这个东西的皮移植到这个婢女身上,可否?我相信,你可以完成!”

“可以!”吴善点头同意。

“迟大人,这……”小翠有些惊诧,看着迟梦,不知如何开口。

“你只管答应就好!”迟梦冷冷说着,语气中带着不容置疑。

“是!”小翠低头,不在说什么。

“那就开始吧!”

“嗯!”

小翠把怀中之物放到屋中央,打开,露出里面肮脏不堪的冷欣言。在吴善的示意下,小翠脱下了所有的衣裳和冷欣言身上的布条。

“唔……”冷欣言幽幽转醒,睁开黑曜石般的眼睛,看清了周围的环境。在短暂空白后,缓过神来,看着不远处的吴善,冷欣言的眼神变得迷离。

“啊!就让本宫沉醉在里面吧!永不醒来!”

吴善抬手,一个红色法阵凸显,小翠二人四周也出现法阵。冷欣言的身体开始漂浮起来,身上的污物也开始剥离,四肢也打开,渐渐露出白皙的皮肤,展示出性感的娇躯。

此时,一条裂缝沿着冷欣言光滑的脊背出现,从后颈直达尾骨。随后裂缝处的皮肤上翻,开始远离肉体,无数的空气进入裂缝,在皮肤里冲撞,让其他的皮肤与肉体分离。皮肤开始鼓动,松弛,冷欣言闭着嘴闷哼,享受皮肤剥离带来的疼痛快感。气流冲击到冷欣言的后庭时,围绕一圈,直接割断肛门与直肠得连接,到达阴部时同样如此,直接剥离冷欣言的阴道,脱离肉体连接的粉嫩子宫倒挂,垂在冷欣言的胯下,点点晶莹的淫水滴在地上。

气流向上,在脸部时,直接让冷欣言的眼睛脱离。现在的她已经完全失明,冷欣言娇声喘气,呼出微微热风。最后,一个通红的恐怖肉体从裂缝中出来,肉体眼睛空洞,肛门滴着鲜血。

冷欣言的皮在吴善的操作下,慢慢飘到小翠的身边,小翠拿起皮,感受着皮肤传来的光滑。咽着口水,在迟梦的目光中,慢慢穿上。

穿好冷欣言的皮后,一道红光在裂缝中出现,缓缓修复裂缝。一会,裂缝消失,小翠突然浑身颤抖,不合身的皮肤开始变化,最后完美融合。小翠睁开眼,并非原来的瞳色,而是冷欣言特有的黑曜石般的瞳孔,一股凌冽气势蔓延开来。

小翠抬起手,观察己身,用玉手把胸上的秀发撩到身后,然后走出法阵,穿上鎏金衣袍,站在迟梦的身后。

“以后,你就是冷欣言!”迟梦看着法阵中颤抖的通红肉体,淡淡的说道。“你是冷欣言的贴身之人,我不希望有破绽。还有,你,很有胆量,也很聪明。以后,你就是我的内应。”

“是!”小翠用着冷欣言的语气说道,眼神有些闪烁,内心有些躁动。

“我劝你还是安分点,我既然能给予你这般,自然也可收回!”看到小翠不安分的眼神,迟梦冷冷一笑,“小人物,就该有小人物的自觉,别以为蜉蝣可憾天地。走吧!兵长应该已经处理好了!别让他等的太久!”迟梦转身离去,丝毫没看还处在法阵中央的冷欣言。小翠也紧随其后,踏着高贵优雅的步伐,离开了梧桐居。

还在法阵中的冷欣言完全看不见,只能通过听力知道二人已经离去。一股怪力让冷欣言的手臂和小腿折叠,一滩黑色的液体从吴善的黑袍下钻出,覆盖在冷欣言的身上,慢慢遍布全身。

“呜呜呜!啊啊啊啊!”强烈的快感传入冷欣言的脑海,黑色液体开始融合,一个黝黑发亮的皮肤出现,肛门子宫眼睛都一一出现,不过颜色全为黑色。同时冷欣言的身体开始变化,折叠的大腿开始变细,肩膀处的手指融入肉体,胸部变大。脸颊也变化,鼻子突出,嘴巴裂开,舌头变长。

少倾,法阵消失,红色光芒消散,中央,只有一个瘫软的浑身黑毛的女犬。

吴善抚摸着女犬头上的毛发,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这个世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过些日子,就该去下一个世界了!

吴善走出房门,坐在门槛上。月亮消失,天际泛起缕缕红光。

女犬醒来,温顺地趴在吴善的脚边,感受着主人温情的抚摸,浮想联翩。几小时前它还是人类,现在却是吴善的宠物了。

从这时候起,迟梦就没怎么见过吴善了。而她第一次碰见吴善的梧桐居,不知什么时候起,也已经消失不见,无影无踪了。不过,她需要关心吗?

或许吧!为了防止变故,她也曾派遣手下去寻找,但天下之大,又怎会如此轻松。最后,她放弃了,只确定吴善已经不在冷月帝国及周边的其他帝国。

现在的她,可是冷月帝国第一家族的家主,还掌握着整个冷月帝国呢!长公主,已经成功继位了。

年长的女王不知道,她的继承人,早已狸猫换了太子。她真正的大女儿,已经不知去处了。

一条碧波荡漾的长河中,一条小舟徐徐划过。不过,令人称奇的是,在这条长河河岸两边,每隔一里就有一座石碑。石碑把长河划分成段,每段河水尽不相同。在天上,太阳与月亮悬挂于两边,发出妖异的光芒。

小舟上,一个黑袍男子坐于船首,在他的旁边,趴着一条黑色母狗。身后头顶,是一个牌匾,上面写着‘梧桐居’三字。

黑袍男子手拿一缕青丝,默默注视,眼神专注,任小船如何起伏,也全然不顾。许久,黑袍男子回过神来,把青丝揣入怀中,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有九个格子。

其中的一个格子已经放了一个透明珠子,黑袍男子拿起珠子,对着头顶的太阳看去。珠子中,隐隐有一个人影晃动,细看之下,是一个女子在喝酒。

“等着我!”黑袍男子喃喃说道,然后把盒子放进口袋,看着河水前方。“三魂六魄,还差很多啊!”

在经过了一对石碑后,平静河水突变,汹涌澎湃,波涛翻滚,小舟也不停晃动。在黑袍男子的目光中,小舟缓缓下沉,最后竟沉入河水中。

河水继续流淌翻滚,小舟已不见踪影。

+48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头像            

2 thoughts on “幻想系列冷欣言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