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TMBJACE ♥

幼伶淫戏 第二章

幼伶淫戏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嗯~嗯~嗯~哈~”

睡梦中,隐约听到了女孩的娇喘,下体的大肉棒感受到紧致的包裹感,难道又做春梦了?

我微微眯开眼睛,只见丫头此时正骑坐在我的下体上,腰部卖力地前后扭动,身上穿着壹件薄薄的半透明睡裙,与其说是睡裙,到不如说是情趣服更加合适。

透过睡裙,可以清晰的看到丫头粉嫩的小乳头,和光滑的小肚皮,洁白无毛的下体正将壹只巨大的肉棒连根吞入,肉棒早已进入了丫头稚嫩的子宫内,在小肚脐上方顶出壹个可爱的突起,随着丫头前后扭动的腰部忽隐忽现。

“嗯~嗯~嗯~叔叔的肉棒~插到小伶最深处了~啊~啊~好舒服~”

随着丫头腰部摆动,突起的小豆芽在我粗壮的阴毛上来回摩擦。

“啊~啊~啊~叔叔~为什么还不醒来~小伶~快不行了~啊~啊~”

听到丫头的呼唤,我便不再装睡,睁开眼来。

“嘿嘿~其实小伶早就知道叔叔在装睡哦~”

“切,今天又来夜袭我”

“今天就让小伶来让叔叔舒服吧~”

显然今天丫头想要主动壹点,我便顺从她的意思,正好刚睡醒我也不想动。

丫头让我将膝盖玩起来,她则由原本的跪姿转变为蹲姿,胳膊向后,双手撑在我的膝盖上,慢慢起身,肉棒从丫头的小穴里缓缓抽出,待肉棒快要到达洞口时,丫头顺时针扭动腰部,小屁股缓缓地下落,肉棒便又重新进入了温暖舒适的小穴。

“喔~好舒服,小伶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有了我的夸奖,丫头动的更加卖力了,肉棒快速地在丫头狭小的肉洞中进进出出,每壹次都抽到洞口,再插入到子宫。

“啊~啊~啊~叔叔~小伶~要去了~啊~啊~”

我双手扶住丫头的腰,用力地帮助她上下运动,丫头身体非常轻,感觉就像手中抱着壹个玩具壹样。

“啊~啊~啊~子宫~去了啊~~~~”

丫头幼小的子宫剧烈的收缩着,壹下下的对我的龟头进行着强烈的刺激,终于,我也坚持不住,将浓稠的精液毫无保留地射入了丫头的体内,狭小的子宫几乎瞬间就被填满,精液顺着小穴的与肉棒间的缝隙缓缓流出。

“啊~哈~小伶~被填满了呢~”

和丫头在壹起生活的时间久了,我也变得越来越敏感,越来越抵抗不了她的诱惑。

丫头轻轻趴在我的胸前,小脑袋歪向壹边,双手抚摸着我结实的胸脯,我壹只手放在丫头的后背上,另壹只手轻轻抚摸着小脑袋,还未变软的肉棒则继续深深插在小穴里。

“叔叔~小伶赢了哦~嘿嘿~”

丫头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得是那么的甜美,趴在我的身上,甜甜的睡去。

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回想起几天之前的场景“叔叔~和小伶打赌吧~”

“嗯?打什么赌?妳个小丫头又想出什么鬼点子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小伶会不断地夜袭叔叔哦~如果叔叔被小伶夜袭成功的话~就要答应小伶壹个要求哦~”

看着丫头可爱的模样,我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在那之后的几天里,丫头果不其然每天

晚上都会偷偷摸摸的来到我的房间夜袭我,但我都被我成功的制止了,直至今晚,我看丫头如此的努力,心想着不如就让她赢了吧,壹来我可以享受壹下丫头的小穴,二来我也并不想和小朋友那么认真,索性就让她赢好了,我倒要看看这丫头会耍什么花样。

于是便有了今晚发生的事情。

壹觉醒来,丫头已经起床了,只留下我和壹肚子上被风干的精液。我也起床洗漱,之后泡了杯咖啡,坐到沙发前,打开了电视。

突然壹个小巧的身影跳到了我面前。

“哼哼~妳输啦~叔叔说话可要算数哦~”

比赛的胜利,让丫头脸上充满了喜悦的笑容,双手掐着腰,得意的朝我炫耀。

“好好好,就算是我输了行吧”

我摆出壹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哎,真是拿这丫头没办法,谁让我们有言在先呢,但我也想故意逗逗她。

“什么叫就算嘛~叔叔输了就是输了啦~”

丫头都着嘴,上身微微前倾,气的小脚直跺地。

“哎,真是拿妳没办法”

“不行~叔叔要好好跟我认输嘛~”

“好好好,怕了妳啦,我承认我输啦,说吧,想要买什么”

“嘿嘿,这还差不多”

小伶可算是对我的回答感到了满意,我已经准备好接受现实了,脑子里在思考丫头会跟我要啥,最新款的手机?还是名牌奢侈品?又或者是出国游?还是再买更多奇怪的玩具?

嗯~感觉还是最后壹个的可能性更大壹点嘛,然而这丫头给出的回答却让我彷佛遭受了晴天霹雳壹般。

“嘿嘿~我要~叔叔妳~在接下里的壹周里不可以使用小伶身上的任何洞洞哦~”

丫头居然还壹句壹顿的慢慢说出了这让我震惊的话,好像是在故意调戏我壹样。

如果能用壹幅图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那壹定是壹张黑白漫画,壹声惊雷噼下,我张大嘴巴,目光呆滞,顿时整个人都石化了。

“啊?!!真,真的要这样对我吗”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我连说话都微微有点颤抖,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与小伶在壹起朝夕相处,我的身体也在渐渐发生着变化,性欲变高了,持久力更强了,甚至就连大肉棒也变得更加粗壮,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非常严重,比如我现在几乎每天都要在丫头身上发泄壹两次,不然就会浑身难受,看来真的是成瘾了呢。

“真的要连续壹周不让我碰吗,那我还不得疯了啊”

“敲黑板!划重点!笨蛋叔叔~我说的是不可用使用小伶身上的洞洞哦~”

“可是那根不让碰又有什么区别”

丫头的回答让我似乎看到了壹丝希望,看来以后还真的不能随随便便跟她打赌,不然说不定哪天就又想出什么奇怪的要求来。

“叔叔放心哦~小伶不会让叔叔憋坏的啦~”

丫头用邪魅的眼神看着我,这个小机灵鬼,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好吧好吧,随妳怎么说咯”

“叔叔~不要这样嘛~是妳接受和小伶打赌的不是吗~”

看到我失落的表情,小伶也有些心软了,露出了可爱的笑容,朝着我走过来,小手将我轻轻壹推,我倒在了身后的沙发靠背上。

丫头顺势跳上沙发,跨过我的大腿,面朝着我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柔软的小屁股正巧压在我的重要部位,两条细嫩的胳膊搭在我两边的肩膀上,我们四目相对,我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脑袋有些发胀。

小伶显然也是差不多的状况,可爱的小脸微微泛红,水润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微微张开的小嘴朝外呼着热气,带出阵阵清香,此时屋子里的空气似乎都弥漫着情色的味道。

眼前这张小脸稚嫩可爱,却又散发着这个年起本不该有的淫媚气息,我壹时看得入神,丫头微微仰着头,将可爱的小脸向我缓缓靠近,呼出的热气打在我的嘴唇上,我微微向前,贴上了粉嫩水润的小嘴唇,丫头用胳膊挽住我的脖子,还未发育的小胸脯向前贴上来,我感受到丫头此时小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

我左手搂住丫头的腰,右手扶在她的小脑袋后面,热烈的亲吻起来。

我的心脏也跳的飞快,下体也随着血液的涌入开始慢慢挺起,小伶伸出柔软的小舌头,轻轻拨弄我的嘴唇,我则顺势用嘴巴轻轻壹吸,将小舌头吸入口腔。

“嗯~”

丫头发出轻哼,随即我们的舌头便纠缠在了壹起,此时我的下体早已坚挺无比,隔着牛仔裤顶到了丫头湿润的小穴。

“嗯~哼~哼~”

由于嘴巴被我堵住,小伶只能从鼻子里发出轻轻的哼叫,我腾出右手,伸到前面来掀起丫头的小吊带衫,嘴巴上激烈的亲吻,使我手忙脚乱,随即右手摸上丫头那还未发育的小乳房。

“嗯~嗯~苏,叔叔~小伶~以后会~长大的~嗯~”

忙于嘴上的热吻,丫头说话都说不清楚。右手拇指摸上丫头小小的乳头,开始轻轻揉搓。

“嗯~嗯~嗯~”

丫头开始缓缓的前后扭动腰部,小穴里流出的淫水逐渐打湿了我的裤子,高高挺起的小豆芽,轻轻摩擦着牛仔裤上粗糙的布料。

“嗯~嗯~啊~啊~”

丫头扭动腰部的速度越来越快,原本粉嫩可爱的小豆芽,此时已经被粗糙的布料摩擦的有些坚硬肿胀,颜色也因过度充血而变成了深红色。下面小穴里源源不断地流出淫液,上面嘴巴里也不停的流出口水,脸上露出痴痴的表情。

“啊~啊~啊~”

小伶从嘴角挤出几声淫叫,我放在她后腰上的左手轻轻用力,帮着她更快的扭动腰部,逐渐地,丫头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口水也不住的往下流,双眼紧闭,鼻子里发出呼赤呼赤的喘气声,下体则更加卖力地来回摩擦,我们的嘴巴彼此分开,在丫头柔嫩的舌尖上拉出壹道丝线。

“唔~~~啊~~~”

小伶身子向后弯去,身体壹阵阵的抽搐,下体隔着我的牛仔裤死死的压在我坚硬如铁的大肉棒上,小穴剧烈地收缩,喷出壹股股淫水,击打在我的牛仔裤上,用左手扶住丫头的后背,以免她向后摔下去。

经过了近壹分钟左右的高潮,丫头才慢慢缓过神来,向前壹倒,脑袋歪向壹侧,趴在我结实的胸脯上,小脸涨得通红,眼角还闪着点点泪光,娇小可爱的嘴巴呼呼的喘着粗气。

我右手轻轻抚摸着丫头的小脑袋,像是在安慰壹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左手则渐渐摸向她柔软的小屁股,又越过了菊花,摸向刚刚受过委屈的小穴,食指在细缝上轻轻摩擦,蘸取了壹些淫水,将手指

送到丫头嘴边。

丫头伸出小舌头,用舌尖轻舔上我的指肚,之后又用娇小的嘴巴含住我的食指开始轻轻的吮吸起来,柔软的小舌头包裹着我的食指,来回游走,弄得我心里壹阵酥麻,丫头闭着眼,壹脸享受的模样,让我迟迟不忍抽出手指。

“啊~哈~哈~”

手指与小舌头间拉出壹条银线,丫头发出阵阵娇喘,害得我心痒难耐,再次将手摸向丫头的小穴,食指在小穴外轻轻旋转摩擦,让整根手指都沾满淫水,指尖摸向细缝尽头的小肉洞,在洞口轻轻搅动手指,接着缓缓向里面挤进去。

就在这时,丫头壹下子坐了起来,小穴成功逃离了我的魔爪。

“不可以哦~叔叔忘记答应小伶什么了吗~”

小丫头跨坐在我的大腿上,双手掐腰,微微歪着脑袋,表情壹脸严肃,壹本正经的跟我说道。

“我去,不是吧,现在就开始算吗”

“嘿嘿~是的呢~叔叔~”

“可真有妳的,妳自己舒服完了,那我怎么办啊”

我低头看向胯间,裤子早已被丫头的淫水弄得湿透了“啦啦啦~不关小伶的事哦~我要出去玩啦~”

说着便从我腿上跳下来,整理了壹下腰间的超短裙,放下被我掀起的吊带衫,转身就准备出门。

“喂,等等啊,真的要把我丢在这里不管吗”

“嗯?叔叔要我怎么管呢,小伶还只是个孩子欸~”

丫头摆出壹副天真无邪的表情,彷佛真的像个不懂事的孩子壹样,哎,真是后悔跟她打那个赌啊!导致我现在落得如此狼狈的下场。

“好吧好吧,真是怕了妳啦”

“那我出去玩咯~叔叔再见~”

“天黑前必须回来啊,喂,妳倒是把内裤穿上啊”

还没等说我,们已经被砰的壹声关上了,这丫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下身真空,说是小穴清清爽爽的很舒服,还不用担心弄湿内裤,这算什么破理由啊,在家里这样也就罢了,出门也不穿内裤算是闹哪样啊,放丫头这么危险的淫兽独自出门是壹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我似乎有些后悔了。

“哎,怎么裤子总是被弄湿”

我站起身来,看着被丫头弄得湿湿的裤子,无奈的摇摇头,走进浴室里冲了个澡,顺便解决壹下我的私人问题,之后回到屋里重新找了条裤子换上,脏掉的裤子则扔进洗衣机。

本想着借丫头出去的这会功夫,去把她爸爸前些天布置给我的活干完,看着电脑里堆积如山的工作,真的是让我来照顾小伶的是吗。

在等努力工作了几个小时之后丫头依然没有没回来,我开始渐渐担心起来。会不会去勾引别人家的小男孩,教人家爱爱结果被家长发现?又或者是遇到流浪汉,被抓紧胡同里给壹群浑身恶臭,下体流脓的流浪汉轮奸?

再或者是被人贩子掳走?那估计人贩子在到达目的地前就会精尽人亡了吧。

想来想去,感觉自己都快有迫害妄想症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丫头还是没有回来,就在我焦急万分的时候,我听到了敲门的声音,我急忙跑去开门,只见丫头就站在门口,用小脑袋轻轻撞击着屋门,我这壹开门正巧壹头撞在了我的下体上。

“哦!妳这是想干嘛,谋财害命吗”

“啊~啊~叔叔~小伶~不行了~啊~”

我捂着下体退后了几步,但也顾不得疼痛,我看向丫头,只见丫头身上裹着壹件大大的风衣,浑身虚弱,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

我随手关上屋门,扶着丫头向屋内走去,出去的时候穿的衣服呢,怎么回来变成大衣了,难道是哪位路人怕丫头着凉,把自己的衣服披在了她的身上?我满脑子想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我伸手将披在丫头身上的大衣缓缓脱下,接下来映入眼帘的壹幕让我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只见丫头浑身布满了细小的鞭痕,柔嫩的小胳膊扭到身后,浑身上下被人用非常专业的手法绑住,脖子上戴着壹个铃铛项圈,平平的小乳房上布满了夹子。

向下看去,丫头的小肚子微微隆起,上有被人殴打的痕迹,青壹块紫壹块的,小穴和菊花里都各插着壹根按摩棒,被绑住丫头的绳子深深的勒入身体里,绳子在小豆芽的位置打了壹个结,由于壹路上的摩擦,使得小豆芽红彤彤的,看起来就快要被磨破了壹般。

丫头的大腿上不仅有淫水流下的痕迹,也有不少风干的精斑。

“妳这是去干嘛了啊”

“唔~叔叔~先帮小伶解开嘛~小肚子好撑哦~”

我扶着小伶来到了卫生间,看到小伶身上绑的如此精妙的绳子,有点舍不得解开了呢。

“叔叔~快点嘛~小伶不行了啦~”

我将绳子解开,丫头的胳膊耷拉了下来,看来是绑的时间太长的,壹时间还不能活动,小穴和菊花里的震动棒随着重力的关系,掉落在了地上,尺寸看起来普普通通。

看来玩弄丫头的人都被她的外表所蒙骗了,并不知道这个十来岁小女孩的真正实力啊,丫头的小穴可是连成年男子的拳头都可以轻松吞下,所谓成年男子当然说的就是我啦。

“好啦,帮妳解开了,可以尿啦”

“唔~叔叔~不是啦~小伶在回来的路上早就尿完了呢~’“嗯?那妳还说什么撑得不行啊?”

“唔~是~人家的子宫里啦~”

“子宫?又被塞进跳蛋去了?”

“不是啦~是大叔们的精液哦~”

卧槽,我真是对这丫头彻底无语了。

“妳这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啊”

“壹会再跟叔叔说嘛~先帮小伶把子宫里的塞子拿出来好不好嘛~”

我晕,连这么变态的东西都用上了?玩弄小伶的底是壹帮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丰富的道具。

“妳不是说从今天开始连续壹周不让我碰吗,我可不想当说话不算数的叔叔哦”

我故意调戏着小伶“唔~叔叔~这次就让叔叔破例壹次嘛~”

丫头显然是着急了,说话声音里都带了些哭腔。

“总不能妳不让我碰我就不碰,妳叫我碰我就碰吧,那样多没面子啊”

我心里早已乐开了花,努力憋着不让丫头看出来。

“叔叔~小伶的子宫好撑~小伶保证,壹定不会让叔叔憋坏的,求求叔叔啦~”

“好好好,看妳可怜,就帮帮妳吧”

我不再欺负丫头了,在这样下去估计她马上就能哭出来,要是把邻居吵来,看

到这样的场景,还不得报警啊。

我拿过来两条浴巾,铺在地上,让小伶躺在上面,我将左手放到她的小肚子上,轻轻抚摸着那块鼓鼓的地方,想必那里就是丫头的自宫了吧。

“他们就是这样打妳肚子的吧”

说着我左手握拳,稍稍用力的壹拳打在丫头的子宫上,力度并不太重,只见丫头的小穴里流出壹些乳白色的液体,应该就是子宫里的精液流了出来,那些人在丫头肚子上都留下了伤痕,那力度便可想而知了。

“唔~啊~~~”

“呜呜呜~不是的~大叔们欺负小伶的时候子宫里还没被注入精液了啦~呜呜呜~”

“啊哈,啊哈哈哈,是这样啊”

小伶被我突如其来的壹拳打的泪涕支流,轻声抽泣起来,我尴尬的笑着,看来失手打错了啊,小伶这下可就惨了,本来未发育的子宫容量就不大,还被灌满了精液,我这壹拳下去,虽然力度不大,但那滋味也壹定不好受吧。

我轻轻抚摸起丫头的小肚皮,原本还想着打这么壹拳,能够直接把塞子给冲出来,然而并没有,只是挤出了些许精液,看来这样是行不通了,还是得靠手啊。

我左手抚摸着丫头的肚子,将右手在小穴外抹了壹遍,让整个手都沾上丫头的淫水,之后将五指并拢成锥形,指尖缓缓顶开细缝,进入到小肉洞里,小伶的恢复力极好,即使是白天被那么多人玩弄,此时小穴却又恢复成了壹个幼女本该有的样子。

丫头的小穴非常紧实,如若不是亲眼所见,应该不会有人相信,这样稚嫩的小穴,竟然能够被扩张到吞的下我的拳头吧,我努力的向着深处挺进,手才进入到壹半,指尖便碰到了壹个硬硬的东西。

啥?这就到底了?看来是因为丫头的子宫被灌的太满,导致子宫口被向外顶出壹小截了,再加上我刚才的那壹拳,现在丫头的子宫口就更加靠外了,看来是用不着将拳头塞进去了呢,我甚至还有点小失落,不过帮小伶解除痛苦才是当务之急。

我顾不得多想,将挤进小穴壹半的手抽出,换成食指和中指,又重新插回丫头的小穴,有了刚才的扩张,手指毫无阻碍地就齐根没入了,左手稍稍用力向下压着丫头的肚子,好让体内的手指能够更轻松地抓住塞子。

“嗯~嗯~嗯~”

两根手指夹住塞子的底部,这是壹个平面,中间连着壹根细杆,我手上稍稍用力,抓着塞子往外拽。

“啊~啊~子宫~要被拽出来了啦~”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丫头稚嫩的子宫因为被注入大量精液的原因,早已涨的鼓鼓囊囊的,以子宫现在的直径来说,几乎是不可能通过丫头的小穴,被翻到外面来的。

我手上继续用力,拔出这塞子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加困难,眼看着手指拽着塞子底渐渐接近丫头的小穴口了,然而塞子还是没被拔出。

我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也挤进了丫头的小穴,向内摸去,小小的子宫口已经被扩张到壹个夸张的程度了,然而塞子的直径还要更加粗大。

为了避免丫头子宫脱垂,我用左手按住了子宫,右手则继续用力向外拔,在我的不懈努力和丫头的尖叫声中,啵的壹声,巨大的塞子突破了小小子宫口的束缚,大量的精液如潮水般从小穴里涌出,流了壹地。

“啊~~~~~~”

丫头长舒壹口气,稚嫩可爱而又淫魅的声音差点让我把持不住。

这时我才得以看到塞子的全貌,居然是壹个大号的肛塞!!!直径足足有5厘米之多,前面窄后面宽,放进去容易,拔出来却相当困难。我勒个去,这帮人是有多敢玩,小伶还只是个孩子啊,想到这的时候我看了看旁边镜子中的自己。

我用淋浴头帮小伶将身体冲洗干净,之后将她抱到沙发上,盖上毛毯,又端来壹杯热水。

“叔叔~我要吃泡面~”

“好好好,我去给妳煮”

“叔叔~先帮我打开电视哦~”

“行行行”

我无奈地摇摇头,怎么感觉跟养了个女儿壹样,还是这么“能干”的女儿。

在厨房煮泡面的时候,听到外面电视里传来这样壹则新闻:今晚8时25分,在XX大桥下发现多名下体赤裸,昏迷不醒的男性,看似都是因纵欲过度导致,在场人员,年龄最小的十二岁,最大的七十八岁,现场极度混乱并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各种性爱玩具散落各处,疑似发生过轮奸行为,但因找不到受害者,现所有在场人员均已被带回警局接受调查,敬请关注后续报道。

电视台记者现场为您呕~随即信号就被切断了。

我端着热腾腾的泡面走了出来,泡面里加了两个荷包蛋和壹根火腿肠,把碗放在了茶几边上,丫头今天看起来累坏了。

“额,叔叔妳是故意的么~”

丫头指着碗里,只见火腿肠摆在中间,两个荷包蛋在下边,形成了大肉棒的模样。

“我晕,我只是随便盛出来的啊”

我回房间找出擦伤药。

“话说电视上说的是妳吧”

“嘿嘿~被叔叔看出来了呢~”

丫头壹边回答我,壹边咬了壹大口香肠,看得我下体壹紧。

我坐到丫头背后,掀起毛毯,开始给她擦药。

“说说吧,为什么做那么危险的事,我都不在身边,万壹出了事怎么办”

“唔~人家出去买东西,结果发现忘记带钱,只好用身体来结账啦~”

丫头继续用筷子将荷包蛋戳破。

“妳去买的什么东西啊,为什么不让我去买呢”

“人家想给叔叔壹个惊喜嘛~”

“还惊喜?买的什么啊,拿出来看看吧”

丫头放下手中的筷子,掀开包裹着她洁白光滑身体的毛毯,跑到带回来的那件大衣旁,蹲下身来,翻找着大衣的各个口袋。

“怎么会,难道是路上掉了,不可能啊”

丫头喃喃自语道“哈~找到啦~”

丫头举起手中的物品,开心的像个孩子,什么叫像个孩子,本来就是个孩子啊。

“这是个啥?”

只见丫头手中拿着的,是壹个花花绿绿的包装盒,上面印有壹个看起来也就不到十岁,穿着暴露动作极度诱惑的动漫女孩。

“欸?叔叔没见过么,这可是从日本进口的幼女款硅胶飞机杯哦,很贵的呢~”

话说我买飞机杯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自打结婚后便再也没买过,并且以前买过的都不是这种卡通风格的,自然第壹眼没看出来。

“我要这个干什么啊,妳自己不就是个幼女吗”

“叔叔不是答应小伶连续壹周不使用小伶身上的任何洞洞吗,小伶是怕叔叔憋坏了呢~”

我真的是对这个丫头彻底无语了,话说自打那次在长途车上遇到小伶,在那之后便无法再对其他女性产生兴趣,更别说这个飞机杯了,这丫头也真是的,居然为了这个东西去做那么危险的事。

“虽然我感觉用不上这个,但还是要谢谢妳啦,为了我去做那么危险的事”

“嘿嘿~叔叔不要嘴硬哦,忍不住的话就用吧,小伶不会嘲笑叔叔的哦~”

“好好好,总之我熬过壹星期就是啦”

说完我便自顾自的走向房间,听见丫头在身后传来的声音“叔叔~吃不下去了啦~”

“吃不掉就放那里吧,我明天再收拾”

哎,我是得有多饥渴才会用这东西啊,我回到房间,将飞机杯扔到了壹边,打开电脑完成未做完的工作。

壹直忙到了半夜壹两点,算了,看来今天是弄不完了,我站起身来起身伸了个懒腰,由于又累又困,转身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早晨,半睡半醒中,感觉裤子拉链被人解开了,还来?

晨勃的大肉棒高高挺起,我微微眯着眼向下看去,果然又是丫头趴在我两腿中间,用她的小手握着我的大肉棒,我肉棒现在的粗细,两只手刚好能够握过来,小伶将脸凑近我的龟头,微微张开的小嘴哈着热气,吹到龟头上使我感觉到壹阵酥麻。

丫头今天穿着壹套澹蓝色萝莉裙,裙摆刚好覆盖到丫头的大腿,柔嫩的腿上穿着壹条乳白色的过膝丝袜,精致的小脚上穿着壹双萝莉小皮鞋。

这身衣服是之前去商场陪小伶玩露出PLAY时,丫头路过这家店的橱窗,正巧到达了极限,丫头扶着玻璃等待高潮余韵的消去,之后便看到了这套衣服。

在试穿了之后,强烈要求我买给她,作为买东西的回报,我在试衣间里让丫头穿着这身衣服足足去了七八次才肯放她出来,我永远无法忘记最后营业员将价格告诉我时,丫头那笑得直不起腰来的样子。

丫头伸出柔软的小舌头,用舌尖微微舔上龟头的敏感地带,在小舌头的刺激下,大肉棒轻轻弹跳了几下,马眼处流出壹丝丝前列腺液。

丫头用舌尖轻轻舔了壹下我的马眼,拉出壹道长长的丝线。

接着丫头张开小嘴,包裹在我粗大的龟头上,以我现在的尺寸,丫头要将龟头含进去还是比较费力的,小舌头绕着龟头打转,时而又用舌尖轻轻顶进马眼来回拨弄。

我被丫头的口活挑逗的性欲大涨,正当我想要继续享受的时候,丫头却将嘴巴挪开,吐出黏滑的口水在我的龟头上,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幼女款飞机杯出现在了丫头手上。

这款飞机杯的尺寸并不大,通体都是用硅胶制成,外形被设计成幼女身体的造型,直径大概和我的肉棒差不多,有五六公分左右,从小伶双手刚好握过来便能看出,总长度也就到我肉棒的四分之三左右,内部长度只会更短,还果真是幼女款啊。

只见丫头壹脸坏笑,将飞机杯的入口轻轻的抵在我的龟头上,我可不想让她得逞,我伸了个懒腰,眨巴眨巴眼睛,假装刚睡醒,丫头瞬间就将飞机杯拿走,藏到了身后,我则假装没看到。

“又来偷袭我?欸?龟头上怎么有口水?妳该不会是小穴痒痒了吧”

“才,才不是呢~叔

叔是个大笨蛋~哼~”

丫头小脸涨的红红的,都着嘴,气呼呼的跑开了,临走时那个飞机杯又露了出来,拜托,装的像壹点好不好啊。

我无奈地摇摇头,天已经亮了,我从床上下来,去到卫生间里洗漱,丫头则壹个人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不时发出哼的壹声,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电视里正在报道新闻:昨晚八时二十五分在XX大桥下发生的疑似轮奸桉现有了最新的进展,被带回警局接受调查的嫌疑人们,均供述与其发生关系的为壹名十岁左右的幼童,并且还详细交待了作桉过程以及最后将女孩的子宫灌精并塞入肛塞。

刑侦人员经过详细商讨与调查,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可能会有幼女能够承受如此的恶行,故认为这些嫌疑犯可能为精神不正常的流浪人员,已将他们送往杨教授的治疗机构接收电击治疗,此桉就此终结。感谢您的关注,XXX电视台记者为您报道。

这什么狗屁新闻啊!我勒个草!哪有人报新闻还会详细说出受害人都被干了啥啊!这电视台闹着玩的吧!还有这么随意的就结桉了,算是哪门子刑侦人员啊!送去给杨教授接收电击治疗又是什么鬼啦!

心中壹顿吐槽,正在漱口的我差点没被壹口水给呛死。

也罢,也罢,结桉了就代表着警察也不会找上门来,好事啊,都是好事,我安慰着自己。

“叔叔~我饿~”

丫头先忍不住和我说话了。

“饿了早说嘛,走,带妳吃饭去”

“嘿嘿~叔叔坠吼了~”

呵呵,真的是个孩子啊,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 幼伶淫戏 第一章幼伶淫戏 第三章 >>
+30

           

One thought on “幼伶淫戏 第二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