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前传 第二章

庄园奴隶前传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等到玛德琳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还是躺在那间黑暗的地下室里。身上的衣服完好,手中还挎着玫瑰花的篮子。身上的疼痛也完全消失,刚才的经历仿佛是一场噩梦。玛德琳在黑暗中摸索到了油灯。刚才因为滚下楼梯时灯油撒了出来,打灭了火苗,灯油还有剩下的。玛德琳摸出身上的火镰,重新点燃了油灯。然后举起向四外看看,四外什么都没有,楼梯那里的门还开着。刚才是梦吗?我记得我是摔下来昏过去了,难道我只是做了个噩梦?

捡起洒落的玫瑰花,玛德琳小心地上了楼梯,从那个破败的小屋出来。树林中的迷雾消散了不少,四周依然是静悄悄的。身上没有了疼痛,饥饿马上就袭上了心头。好饿,还是去卖花吧,刚才一定是做了个梦,那个女伯爵死了都100年了,怎么还能出现呢?

玛德琳想着,向大路走去,这次很快就找到了大路。玛德琳辨别了方向,就向另外小镇的方向走去。这些镇子都建在山上,那个镇子更靠近山脚,于是玛德琳向山下走去。可是,还没走两步,玛德琳的头上就传来了剧痛,难道是天冷感冒了?玛德琳用手捂住了额头,又走了两步,头疼更剧烈了!

难道那个梦是真的?玛德琳恐惧起来,她试着往回走了几步,头疼立刻消失了!天啊!原来是真的!玛德琳想起了刚才的一切,忽然悲从中来,就跪在路的中央,大哭起来。这次有了肉体,玛德琳的眼泪一下像了开了闸的河水,奔涌而出。

可是,还没哭几声呢,玛德琳的头又疼了。难道连哭都不让吗?玛德琳虽然没停止哭泣,但也赶快从地上站起来,转身向山上走去。这一走,头又不疼了!

我被完全控制了!玛德琳更伤心了!想到那个残缺的灵魂,心里的恐惧更盛。可是,她现在连死都不敢,对方可是能控制灵魂的,就算她死了,灵魂也逃不掉那个女伯爵的手心。下场会更悲惨!

玛德琳越想,哭得就越伤心,可是脚下却不敢停。很快,她看到了小镇的灯火,那是她的家,可是,现在她还属于那个家吗?她现在属于那个邪恶的女伯爵!玛德琳咬咬牙,扭头向树林走去,城堡在山顶,只要向山上走就能到了。

这时玛德琳就是径直向山顶走。很快,玛德琳就看到了那片废墟,山顶更冷了,那一大片残垣断壁仿佛一只怪兽,在择人而噬!这是山顶反而没有雾气了,但玛德琳仿佛听到了阵阵鬼哭的声音,或者是野兽的低嚎?

玛德琳抑制着心中的恐怖,这很容易,因为对女伯爵的惧怕压倒了其它恐惧!她在乱石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这里全是城堡的废墟,还有一些巨大的石壁和没倒塌的围墙。玛德琳已经寻找了半天,可是还没见到接她的人,难道我想错了,刚才的疼痛只是巧合?

玛德琳试探着往回走,可没走两步,那种头疼又出现了,吓得玛德琳又赶紧回头,继续往废墟的内部走,果然是真的!废墟的面积很大,当玛德琳走到废墟的中心时,反倒没什么乱石了。

这里原来应该是一片广场,而这时,玛德琳手中的油灯突然熄灭!灯油本就剩下不多,这时完全耗尽了。四周一下陷入了黑暗。女孩子天生对黑暗的恐惧让玛德琳的身体一下僵硬在原地,全身微微发颤,慌乱地四下张望着。这时,她发现前面的一片乱石中发出了微弱的光亮,刚才油灯亮的时候看不到,现在四下漆黑反倒能看到了。

是那里吗?玛德琳颤抖地走了过去。果然,那是个洞口,有一条向下的阶梯。玛德琳慢慢走下了阶梯,阶梯尽头发出光亮,让玛德琳能勉强看到脚下的路。就要看到那个恶魔了!等待我的是什么命运呢?玛德琳越往下走,心里越不安。等到阶梯的尽头,玛德琳心里已经充满了不安和恐惧。

“戴上!”机械的声音吓得玛德琳啊地叫了出来。原来暗影处是那个骷髅盔甲,这时手里拿着一个铁制的项圈,项圈上还戴着铁链。

“你是主人来接我的人吗?” 玛德琳用颤抖的话语问道。

“戴上!”骷髅盔甲还是这句机械的声音。

玛德琳伸出颤抖双手,接过了那个项圈,撩开自己的长发,把项圈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种屈辱感,这是动物才会戴的项圈啊!项圈在脖子后面自动锁上了,玛德琳再怎么弄也打不开。奇怪,刚才没看到有锁头啊?玛德琳正在奇怪,突然脖子一紧,骷髅盔甲已经拉着她往里走了。锁链上传来的力量很大,玛德琳不由得被拉了一个踉跄。

“你要带我去哪?” 玛德琳向那个骷髅盔甲问道。没有回答。

“是去见主人吗?” 玛德琳又问道。依然没有回答。骷髅盔甲不紧不慢地走着,一点反应都没有。

只是个傀儡吗?玛德琳暗暗想到,不再发问,开始打量四周的情况。这里像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牢房,两边都是铁门,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而墙上可以看到火把,把道路照得忽明忽暗。渐渐地,玛德琳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呻吟声,哭喊声,惨叫声,在这昏暗的走廊里分外渗人,玛德琳又忍不住颤抖起来。

终于,玛德琳来到了一个类似大厅地方,这里有几个巨大的火把照亮,能清楚地看清这里的情况,天花板上垂下无数条铁链,四外都是各种千奇百怪的刑具,而且绝大多数玛德琳都不认识。中心是一个华丽的宝座,红衣女伯爵就坐在那里,慵懒地靠在椅背上,奇怪的银色光芒照在她身上,让女伯爵全身散发出无穷的魅惑。

骷髅盔甲还是不紧不慢地走着,直到宝座的前面,才放开手中的铁链,机械地说道:“到了。”然后像雕像一样站到了一边。

“奴隶见过主人。” 玛德琳被脖子上的铁链拉得身子向前一个踉跄,赶紧就势跪下,向宝座上的女伯爵说道。

“怎么这么久!”女伯爵说着,手上的鞭子就向玛德琳挥去。

“啊!”玛德琳下意识地用手去挡,可是那根鞭子却穿过了玛德琳的身体,一点感觉都没有。

“哈哈哈,这根鞭子是针对灵魂的,你现在是肉体前来,它打不到你的!”女伯爵开心地笑了。

“不过,以后再挨打,不许用手挡!这次是你初犯,我会从轻惩罚的!”女伯爵变得严肃,说道:“现在,把衣服脱光。”

“啊,不…”玛德琳还没说完,就被女伯爵的冷哼声打断了。

“哼!忘记我说的了?敢不服从我的命令?”女伯爵冷冷地说。

“哦,不,奴隶遵命!” 玛德琳听到女伯爵冰冷的话语,心里和身体都立刻打了个哆嗦。赶快脱掉了全身的衣服,好在面前那个是女人,玛德琳只感到有一点点羞涩,至于边上那个骷髅盔甲,玛德琳现在根本就不把他当人。

“真是青涩的小苹果。”女伯爵的手抚摸在玛德琳赤裸的酮体上,玛德琳只感觉到手指传来冰冷的触觉,甚至比室外的空气更冷。

“做到椅子上去。” 女伯爵急切的命令道。这间大厅里,好像只有女伯爵坐的那张才叫椅子?!难道要坐到哪里?

“主…主人是要奴隶坐到那里吗?” 玛德琳犹豫地问道。

“就那么一个椅子,还用问!”女伯爵好像迫不及待似的,“啪”地打了玛德琳屁股一下。

“啊”女伯爵的力道不大,屁股上也没传来多少疼痛,却让玛德琳的心里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下比鞭打轻多了,这个恶魔为什么打的这么轻?心里的那种感觉又是什么?玛德琳心里胡思乱想着,但不敢耽搁,赶紧坐在了那个宝座上。

我居然坐在这么豪华的宝座上了?玛德琳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宝座。

“把腿分开,别乱看了!”女伯爵迫不及待地分开了玛德琳的双腿。

“啊?!”突然被暴露出私处让玛德琳又惊呼了一声,可是她不敢反抗,只能顺从地任由女伯爵观看。13年中第一次让人观看自己的私秘地带,玛德琳的脸庞不禁感觉燥热异常,心里那种异样的感觉更强烈了。

“果然是名器!”女伯爵满意地说道,还不时用手拨弄着玛德琳的阴唇。

“嗯…嗯…”初次被拨弄私处的玛德琳不由得发出了低低的呻吟。

“嘻,还真敏感。”女伯爵满意地说道。同时用手拨开了玛德琳阴蒂上的包皮,开始揉捏起那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小豆豆。

“哦…哦…”身体最敏感位置传来冰冷的感觉,让玛德琳忍不住颤抖,但那里还传来了更强烈的感觉,玛德琳的呻吟更大了,双腿总想不自觉地合上。但迫于女伯爵的凶名和刚才经历的疼痛,玛德琳丝毫不敢违背女伯爵,只能用手使劲抱住大腿,阻止自己并拢双腿。

(这次我能清晰感觉到玛德琳下体传来的快感,女伯爵随手的拨弄,就已经赶上大姐的全力以赴,而且玛德琳下体传来的酥麻感非常强烈,尤其是被那么冷凉的手指拨弄自己温暖的私处,更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即使是我都没有这种经历。难道没有肉体,就不能产生快感?)

“感觉怎么样?喜欢吗?”听到玛德琳的呻吟,女伯爵好像玩上了瘾,用调笑的语调问道。

“好…好奇怪的感觉,好像…好像很难受,可是…我….我不知道!” 玛德琳羞涩地回答,嘴里还不住地发出呻吟。

“哼,还享受上了,起来!”女伯爵突然停下手,严厉地说。

“哦!”玛德琳正享受着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突然听到女伯爵严厉的呼喝,下意识地就站了起来,心中不禁升起一种不舍。

“你的资质不错,我决定传授给你黑魔法,还不快跪下谢恩!”女伯爵用高傲地语气说道。

“什么?!黑魔法?不要!!” 玛德琳从小就是听着黑魔法的大名长大的,各种恐怖的传说让她对黑魔法产生了深深的恐惧,这时候听到女伯爵要自己学习黑魔法,立刻惊恐得什么都忘了,赶紧拒绝。

“大胆!”女伯爵本来等着玛德琳磕头谢恩呢,没想到她会拒绝,立刻大怒,把手一挥,玛德琳项圈上的铁链立刻自动飞扬起来,连接到了天花板垂下的铁链上,把玛德琳吊在了原地,而铁链还在继续升高,直到玛德琳踮起双脚,只能用脚尖着地才停下。

“啪”女伯爵手中又多了一根短马鞭,抽向了玛德琳的身体,这次马鞭没有穿过玛德琳的身体,而是重重抽在了玛德琳的屁股上。洁白的屁股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红印。

“啊!”玛德琳的双手正抓着脖子上的铁项圈呢,屁股上突然疼痛让她下意思地用手去挡屁股。

“还用手挡!你没记性吗!!双手抓住铁链!!!”女伯爵更愤怒了!鞭子像下雨似的砸向玛德琳,还全是敏感部位,胸部,大腿,腋下。

“啊…啊….啊….主人,我错了,我学!!我学!!!!” 玛德琳惨叫着,求饶着,但双手再也不敢去挡了,只能死死抓住铁链,紧皱双眉,咬紧下唇,忍受着身上的疼痛。

“哼!好像我求你学似的!”女伯爵听了后好像更生气了,鞭子的力道也更重了!

“啊…呃…”玛德琳听出女伯爵的话语中的怒气,而且自己刚才说的话好像更让她生气了。怎么办?怎么才能让她的怒气消失呢?玛德琳忍受着身上的疼痛,心里完全想不出办法。

“啊…奴隶错了,奴隶不懂事,请主人使劲责罚!”玛德琳想换种求饶的办法试试。

“奴隶全听主人的安排,主人请饶了奴隶这次吧!” 玛德琳继续哀求道。

“奴隶真知道错了。” 玛德琳已经疼得哭了出来。

“哼!”女伯爵怒哼一声,不过手上的鞭子停了下来。

玛德琳身上布满了横七竖八的鞭痕,雪白的肌肤配上这些鲜红的鞭痕,给人一种凄美的感觉。玛德琳不敢大声哭泣,只敢低声地抽泣。身上传来火辣辣地疼痛,不过,这种疼痛,比起灵魂受到的鞭打,已经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主人,别生气了,您要是不出气,就继续打奴隶吧。” 玛德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但刚才被鞭打的时候,自己除了感觉到疼痛外,心里还泛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就好像被迫脱掉衣服时的那种异样感觉。

“哦?!”女伯爵向玛德琳投来异样的眼神,手一挥,吊住玛德琳的铁链松开,又垂落在玛德琳的胸前。冰冷的铁链摩擦着身前条条鲜红的鞭痕,除了传来阵阵疼痛外,也增加着心中那种异样的感觉。

“谢谢主人。”玛德琳一获得自由,赶快跪在了女伯爵的脚边,把脑袋伏到了地上。

“那你还想不想….”女伯爵的声音又变得高傲起来。

“想,奴隶想学,刚才,奴隶只是被吓到了,其实奴隶很想学。” 玛德琳马上说道。

“可我还不一定想教你呢!”女伯爵故意说道。

“求求主人,奴隶很想学,奴隶以后都会听主人的话。” 玛德琳连连磕头,恳求道。

“那我就勉为其难,试试看吧!”女伯爵用淡淡的口气说道。

“谢谢主人,哦不,谢谢师傅!” 玛德琳马上说道,但头还是不敢抬起来。

“啪”女伯爵又打了玛德琳一鞭子,厉声道:“你只是奴隶,还不配做我徒弟!明白吗?”

“是,是,奴隶知道。主人息怒。” 玛德琳赶紧又叩头。

“行了,起来,先办今晚的正事吧!”女伯爵站起来,对玛德琳说道:“跟我来。”

“是,主人。” 玛德琳赶紧站起来,跟在女伯爵的身后,两人离开了大厅,来到了过道的一扇铁门前,只见女伯爵一挥手,铁门就自动打开了,发出沉重的嘎嘎声。

“进来,看看你适合什么装备!”女伯爵说着,把玛德琳带进了屋子,屋子中间有几个箱子,她们在一个箱子面前停下。

“自己打开,不要乱动。”女伯爵站在一边说道。

“是,主人。” 玛德琳顺从地打开了箱子。

“啊!”看到箱子里物品的一瞬间,玛德琳就发出了一声惊呼,然后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惊恐地看了女伯爵一眼。不过女伯爵好像并不在意,反而很得意。

玛德琳在箱子里居然看到了一推蛇!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蛇。在打开箱子的一瞬间,这些本来懒洋洋的蛇立刻兴奋起来,都仰起头,嘶嘶地吐出蛇信。

“这些不是蛇,而且魂器,我的得意作品,很有灵性的,看来它们很喜欢你呢,别动!双手放在脑后,看看你能吸引几件魂器!”女伯爵在一边解说。

“是,主人。” 玛德琳的话语颤抖,但还是顺从地把双手抱在脑后。女人都怕蛇,玛德琳从看见的第一眼,身体就微微颤抖起来。

“嗖”一条蛇突然蹿了出来,围住了玛德琳的腰。

“啊”玛德琳还是忍不住叫了半声,就赶快忍住,但身体颤抖的更明显了。那条蛇在玛德琳的腰部围了一圈后,又从后腰穿过胯下,回到了小腹的位置,形成了T形。同时,蛇身开始变形,腰部变成扁平,同时变硬,形成了一个腰带。

而在肛门的位置形成了一个圆环,围绕在肛门的周围,阴户那里也分开,移动到了大阴唇的两侧,使阴户显露得更加突出,而在阴蒂那里也形成了一个小圆环,紧紧压制住包皮,把那个小豆豆暴露出来。

紧接着,这个内裤样的东西继续变形,所有绳状部分都变得扁平,腹股沟位置紧贴住皮肤,吞掉了阴部稀疏的阴毛,而前后T字的交界处形成了镂空的三角形,整个东西显露出精美的花纹,如同树纹,又如同蛇皮,显得精致异常。蛇头变小,就停留在阴蒂上面。

(这不是绳内裤吗?不过,样子好漂亮,我看到这个魂器的变化也惊讶万分。不过它留下了阴道和肛门,应该还有别的什么目的!)

还没等玛德琳自己感受下这条新内裤呢,又是两条蛇窜了出来,化作两道乌光,缠绕向玛德琳胸部。先在前胸和后背快速转了一圈,然后回到乳房,在乳房根部缠绕了一圈,勒紧了玛德琳刚刚开始发育的乳房,然后在乳房上又缠绕了几圈,最后蛇头咬住了两个粉红色的小乳头,蛇尾在双乳间纠缠在一起。

随后也是迅速变形,包裹住玛德琳的两个乳房,形成两个蛇皮乳罩,严密贴合在小巧的乳房上,同时还向中间聚拢。乳房根部和乳头根部都有明显的紧缚感。上面同样有奇异的花纹。

(加上束腰就是三件套了!我暗暗好笑,而且这些内衣还是刺激型的!因为内衣是活的,内侧的鳞片在不停蠕动,使乳房上总能感觉到异物的摩擦,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停摩擦自己的乳房和下体一样。这种感觉不是瘙痒,不是疼痛,而是一种复杂的触感。同时在乳头和阴蒂上还有轻微的刺痛感,若有若无。)

玛德琳自然也感受到了这些内衣的异样,但她不敢用手去摸,只能微微扭动着身体,体验着身上的新装备,这时,女伯爵又说话了:“这些魂器别人看不见,只有你自己和我能看见。过来,这些是别人能看见的。”

 女伯爵说着,又打开了另一个箱子,从里边拿出一个项圈,对玛德琳说道:“戴上。”

这个项圈是皮革的,像个装饰品,奇怪的是没有任何搭扣设计。

“咦,这个怎么和姬娜阿姨的一样啊?” 玛德琳拿着项圈看着,不自觉地说了出来。

“她?你认识?那也是我的奴隶!快点戴上。”女伯爵说着,挥手解开了玛德琳脖子上的金属项圈。

“哦”玛德琳不敢多话,赶快把项圈围在了脖子上,项圈自动在脖子后面联合在一起,一点缝隙都没有,就仿佛本来如此一般。项圈并不紧,仿佛就是一件装饰。而后金属项圈在女伯爵的指挥下,有锁在玛德琳的颈间。

女伯爵又拿出了一件束腰说:“自己扶住。”说着女伯爵把那件束腰围在玛德琳腰间。玛德琳赶快用手扶住,女伯爵在玛德琳身后一挥手,一跳很细的银链自动穿过了束腰的每个锁眼,自动在下面结合在一起,仿佛天然生成一般,这件束腰也是皮革的,前面没有搭扣,背后的银链自动收紧。让束腰紧紧束缚住了玛德琳的腰肢。

玛德琳能感觉到束腰越来越紧,腹部都传来了压力,心里有些慌乱,双手开始去扒束腰的边缘,希望能送一下。但束腰已经紧紧勒住了皮肤,完全插不进手,直到玛德琳感觉呼吸有些急促时,束腰终于停下了。

我能感觉到玛德琳心里很喜欢这件束腰,因为这是她长这么大,穿过的最昂贵服饰了。玛德琳用手抚摸着束腰,观察着上面复杂的花纹,眼中有种奇异的神采,这时她已经把束腰妨碍呼吸的事忘了。

(这下项圈和三件套全齐了!我暗暗想到,这时我已经猜测到玛德琳和组织一定有关系,那么现在看到这些东西一点也不稀奇,我就是好奇这些东西在目前这个时代,会有什么作用呢?)

“其他装备,要等你长大后再说,现在去看看你的课程吧!”女伯爵说着,带领玛德琳来到另一扇大门前,也是挥手打开大门,这里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图书馆,有个巨大的书架和一张古老的书桌。

“这些书包括了各方面的知识,虽然和魔法没有直接关系,但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必须尽快学完这些知识,否则你在魔法的道路上根本走不远。”女伯爵指着那一书架的书说道。

“可是,主人,奴隶不识字!” 玛德琳看到那些书时,眼睛立刻发出光芒,但随后又暗淡下去,低着头,局促不安地说。

“什么!哦,对了,你不是贵族,自然不认字!没关系,我会解决的。”女伯爵刚要发怒,但马上摆摆手,随后说道。这年代识字是贵族和教会人员的特权,贫民是没有权利认字的,这再正常不过,的确没什么好发怒的。

“好了,以后认字了要抓紧读书,尤其是那些绿色封面的,是草药学,对你很关键!” 女伯爵说完,就带头往出走去。

“奴…奴隶能…认字吗?”玛德琳的眼睛又亮了,激动得说话都颤抖起来!认字可是玛德琳最大的梦想,真没想到能有实现的一天。尽管代价是成为别人的奴隶,但这仍让玛德琳欣喜若狂。

“废话,我说话什么时候不算过!”女伯爵在前面走着,满不在乎地说。

“谢谢主人,主人你真好,以后,我一定全心全意地听主人的话,就算主人让我去死,我也愿意!!” 玛德琳突然跪在女伯爵的脚下,亲吻着女伯爵的脚,眼泪已经悄然滑落。

女伯爵被玛德琳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双手已经准备放出魔法了,但听到玛德琳真诚的话语,不由得呆了,嘴里喃喃地道:“我好吗?”大概在女伯爵的一生中,从没人说她好,或者即使有人说她好,也是在她很小的时候,玛德琳的话让女伯爵沉思了很久,才回过神来。

“起来,把我鞋都弄脏了!”女伯爵故意厉声说。

“经历接下来的事情你就不会说我好了。快走!” 女伯爵低喝。

“哦,是主人。” 玛德琳赶快站起来,跟上了女伯爵。

重新回到大厅,女伯爵对玛德琳说道:“作为我的奴隶,首先就要学会挨打,甚至喜欢上挨打!疼痛和快乐其实只有一线之隔,你最好尽快体会到其中的奥妙!如果你无法体会,那么你最终很可能真的会死掉!或者疯掉!!”

“喜欢挨打?这可能吗?” 玛德琳心中产生了疑问,但马上想到了自己挨打时产生的那种异样的感觉,难道,那种感觉…

“过来!想什么呢!”女伯爵来到了一个木枷前面,对玛德琳说道。这个木枷很矮,只到脚踝的高度,上面有四个洞。

“今天试试最简单的,打屁股!”女伯爵说道,抬手打开了木枷,说道:“站上去,脚在两边,手在中间。”

“是,主人!” 玛德琳没有对随之而来的殴打产生恐惧,她现在的心里完全被能识字的兴奋占满了。玛德琳顺从地站到木枷上面,双腿分开站到两边稍大的洞里,双手放在中间稍小的洞里。

女伯爵挥手关闭了木枷,这样玛德琳的手脚都被锁定在木枷上,不能移动了。不过蹲下站立还是可以的。

“双腿站直!”女伯爵命令道,然后手中出现了一个不知什么材质的拍子,“啪”的一下打在了玛德琳赤裸的屁股上。

“嗯!”玛德琳只闷哼了一声,不过大腿还是下意识地弯曲了一下,这只不过是人对疼痛的下意识反应罢了。

“不能躲,主人要打奴隶,奴隶就只能接受,还要应和主人的责打。”“啪!”

“就算要躲,也要躲得有技术,让主人生出继续打你的欲望!”“啪!”

“比如,你可以扭动屁股,假意地躲闪,但不能离开拍子的范围!”“啪!”

女伯爵一边打着,一边还教导着玛德琳。

“嗯,是,奴隶知道了!” 玛德琳努力挺直双腿,不让自己躲闪,但主人说的扭动屁股神马的,玛德琳就做不到了。‘怎么挨打还有这么多门道啊!不过这种疼痛,比鞭子好受多了!’忍受疼痛的同时,玛德琳还暗暗想着。

打了几下,女伯爵一扬手,从天花板伸下一条铁链,绕过玛德琳的腹部,吊起了玛德琳的身体,这样,玛德琳想弯腿也不行了!

“别光想着忍受疼痛,要感受疼痛!!”女伯爵固定住玛德琳后,又开始打玛德琳的屁股。

 ‘感受疼痛?是那种异样的感觉吗?’玛德琳心里想到,由于不用分心保持身体不动,玛德琳开始按主人的吩咐体会疼痛,还有那种异样的感觉。被这样赤裸地固定住,姿势还那么令人羞耻,玛德琳心里的那种异样感觉更强烈了。其实自从穿上那些怪异的装备后,由于胸部和下体的刺激,玛德琳就一直有那种异样的感觉,但因为学字的兴奋,玛德琳完全没在意,这时打屁股的疼痛,也让玛德琳想起了身上的刺激。

屁股上传来的疼痛,赤裸的身体,羞耻的姿势,以及装备传来的触感,都会让玛德琳心中升起那种异样的感觉,而且越来越强烈,这种感觉让玛德琳迷醉其中,连带着,连屁股上的疼痛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不知道打了多少下,女伯爵停下手,开始用手抚摸玛德琳被打得红肿的屁股。冰凉的手抚摸在玛德琳的屁股上,大大缓解了疼痛。而这种抚摸,使得玛德琳心中那种异样的感觉更强烈了,这让玛德琳不自主地扭动屁股,应和着主人的手。嘴里也发出了“哦哦”的低低呻吟。

就在玛德琳屁股肌肉放松下来的时候,女伯爵手中的拍子又重重打在了玛德琳的屁股上。

“啊!”毫无准备的玛德琳立刻痛呼出声,但心里那种异样的感觉却更强烈了。

拍子打在红肿的屁股上,传来更剧烈的疼痛,疼得玛德琳直掉眼泪,已经忍不住想躲开那个可怕的拍子了。不过心里那种异样的感觉也跟着增加,又让玛德琳痴迷。屁股无意识地扭动着,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想躲开,还是迎合。

“很好,你这么快就产生快感了,下面已经湿透了!”女伯爵再次停下手中的拍子,抚摸着玛德琳的屁股,同时用一种诱惑的语调说着。

‘快感?这就是快感吗?可姬娜阿姨说,不是只有弄那些地方才会产生快感吗?怎么打屁股也能产生快感?不过,这种感觉,怎么会让我如此着迷?又让我如此难受?’女伯爵诱惑的话语让玛德琳心里更乱了!

“啪!”“哦~~”突然的鞭打让玛德琳忍不住又发出了痛呼,不过这种痛呼中还夹杂着呻吟,让人无法分辨声音的主人是疼痛,还是快乐。

“不错,痛呼就是要这种声音,这种声音很诱人,能激起人的欲望!”女伯爵一边打,一边还教导着。期间拍子落下的频率变慢了,间隔也完全没有规律。让人猜不到下次打击会在什么时候落下。而现在玛德琳已经顾不上猜测拍子什么落下了。她只知道,每次拍子落下,都会带来钻心的疼痛,同时还会带来主人说的那种异样快感。

玛德琳现在已经完全沉醉其中了,她心中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疼痛,什么是快感,她只知道,自己喜欢这种感觉。

“好了,就是现在,跟着我做!”女伯爵突然停下手。把手掌贴在玛德琳的下腹。

玛德琳感觉到有一股奇怪的能量,从主人的手上传了过来,在自己体内以奇怪的线路运行。同时,体内那种迷醉和难受的快感,也顺着这股能量运行了起来。渐渐的,玛德琳的意识清明了,随着这股能量的运行,玛德琳只感到通体舒泰。

(我在体外还能看到,女伯爵的脸上也出现了享受的表情,而玛德琳的身体似乎泛起了微光,同时,玛德琳屁股上的红肿以可见速度消退着。)

片刻之后,女伯爵收回了那股能量,玛德琳感觉到那股能量离开了身体,但体内仿佛残留下那么一丝一毫的能量。同时,体内那种令人迷醉和难受的感觉也完全消失了。

“主人,这就是魔法吗?”能量离体后,玛德琳看向女伯爵,疑惑地问道。

“你很好,对我完全不防备,刚才那些就是魔法的基本运行路线,你记住了吗?”女伯爵的脸上还残留着享受的表情,满意地问道。

“奴隶记住了!刚才的感觉好奇妙,好舒服。咦?奴隶的屁股也不疼了!” 玛德琳扭了扭自己的屁股,说道。

“你的天分还真好,和我当年一样。最关键的是,你居然会完全信任我,不像其它奴隶那样,心中总害怕我,防着我!刚才那种方法,只有完全信任的时候才能使用!”这次女伯爵的话语中竟然带上了爱怜的语气。

“那,如果其它奴隶也能完全信任你,是不是也能学习魔法呢?” 玛德琳心里想到了姬娜阿姨,要是能让姬娜阿姨也学习魔法多好啊。

“哼,她们?她们想学也学不了!学魔法是需要天分的!除了我,你是第二个!”女伯爵脸上显出了回忆之色。

玛德琳没敢打扰主人的沉思,只是在体内默默运行着那种能量的运行,不过,没有了女伯爵的能量,光靠她自己,运行起来艰难无比,别看就是那么一丝一毫的能量,仿佛完全不听话一样,很难调动起来。

“哦。我们继续吧!”女伯爵仿佛从回忆中清醒了,手中的拍子又落在了玛德琳的屁股上。“啪!”

“啊!”玛德琳还沉浸在体内能量的运行呢,这下疼痛完全毫无防备,于是大叫了一声。

“叫的真难听,刚才是怎么叫的!”女伯爵的话又变得严厉了。

“痛呼声,呻吟声,闷哼声都是有学问的,应该…..”随着拍子的啪啪声,女伯爵也教导着玛德琳。

“嗯,奴隶知道,啊~~” 玛德琳的痛呼声戴上了颤音,不过….好像更难听了!

“真笨!再来!”“啪!”“啊~~” 玛德琳认真学习着,同时体内又升起了那种怪异的感觉。

“啊~~主人,这次怎么打轻了?” 玛德琳一边学习着如何痛呼,一边问着主人。

“啪”这次打的重了点。不过还是没有第一次重。“用你教我!”女伯爵气愤地说道,连续几下打在玛德琳的屁股上。

“啊啊啊~~”玛德琳尖叫着,声音中已经带上了一丝魅惑。‘主人好像还是手下留情了呢!’玛德琳心中同时想到。在那种沉迷而难受的感觉中,又掺杂上了一丝甜蜜。

玛德琳的屁股很快又红肿了,玛德琳的神智也迷乱了,屁股扭动的更加剧烈,嘴里的声音也带上了魅惑:“嗯~~主人,打重些,打….哦哦…”

(女伯爵的教导让我也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和大姐的教导相互对照,让我感觉受益良多。)

“就是现在,按照上次那样运行能量。”女伯爵终于停下手说道,同时手又放在了玛德琳的腹部。不过,这次她只放出了一丝能量,进入玛德琳体内。

玛德琳听到女伯爵的话,赶紧按照那个玄奥的路线,运行体内那一丝能量,这次有了那种异样快感的参与,能量终于能运行了,虽然还很艰难,但毕竟能运行了。不过,这次玛德琳体外没有发出那种微光。屁股上的红肿消失得也很慢,而且耗时更长,直到玛德琳体内快感完全消失,屁股上的红肿也没有消失多少。

“主人,为什么我的屁股还疼呢?”等到内体的能量完全不能调动后,玛德琳晃晃屁股,向女伯爵问道。

“刚才是我的能量,这次才是你自己的能量,刚开始学习魔法,怎么可能有那么强的效果!”女伯爵的脸上依旧残留着那种享受的表情,说道。

“哦,奴隶知道了,主人,继续打吧!” 玛德琳点点头,说道。

“你还上瘾了!?”女伯爵挥手解开了枷锁和铁链,让玛德琳起来,说道:“该教你冥想了!刚才那个是增强肉体的,冥想是增加灵魂的。”

女伯爵详细和玛德琳解说了冥想的要点,然后让玛德琳跪下,自己练习冥想。然而,冥想的要点就是排除一切杂念,玛德琳今晚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怎么可能排除杂念呢?

“主人,我…”许久之后,玛德琳实在静不下心来,抬头向女伯爵说道。玛德琳的话还没说完,“啪”一记鞭子就重重打在玛德琳的背上。“不许说话,也不许动,继续!”

“是”玛德琳赶紧低头闭眼,继续冥想,可惜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而且只要稍微动一动,鞭子就会落在玛德琳的背上。在挨了不知道多少鞭子后,玛德琳终于在恍惚间仿佛进入了冥想的状态。可就在这时,啪又是一下鞭打。

“起来,时间到了!”女伯爵的话语惊醒了玛德琳。

“哦,是,主人。” 玛德琳赶快从地上站起来,这时,她才感觉到双膝已经跪疼了。

“天亮了,你该走了。”女伯爵已经坐回到宝座上,对玛德琳说道。

“走?”玛德琳心中一阵放松,同时也升起了不舍。

“明天晚上午夜再来。但记住,你来月经的那几天不许来!”女伯爵继续吩咐道。

“是,主人。” 玛德琳恭敬地答应着,可就在这时,“咕噜噜”玛德琳的肚子叫了一声。在空旷的大厅里,这个声音格外明显。

 “对不起,主人,我….” 玛德琳立刻用手捂住肚子,不好意思地说。

 “你饿了?没吃饭?”女伯爵疑惑地说道。

“我…我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玛德琳低声说道。

“嗯,这好办。这个石头给埃尔伯。”女伯爵说着拿出一块黑色的石头,放在自己的额头。然后给了玛德琳。

“酒馆的老板埃尔伯?” 玛德琳惊奇地问道。

“你认识最好,你上午和他学习识字,也在他那里吃饭。”女伯爵说着,又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石头,同样放在额头,然后交给玛德琳说道:“这块交给姬娜,你下午和她学习技巧。”

“嗯,姬娜阿姨我也认识。” 玛德琳接过石头说道。

“魔法的事情不能和任何人说,任何人!!否则,你我都有危险!”女伯爵严肃地说道。

“是,奴隶谁都不说!” 玛德琳郑重地点头承诺。

“好了,天亮了,你走吧,项圈在洞口会解开,明天来的时候自己带上。”女伯爵挥挥手,示意玛德琳可以走了。

“主人再见。”玛德琳跪下磕了一个头,才站起身往外走。

来到阶梯口时,铁项圈果然自动解开,玛德琳把它挂在墙上,刚要穿衣服,忽然看到了篮子里的玫瑰花,赶紧把玫瑰花都拿了出来,反身跑回了大厅。宝座上空空如也,女伯爵已经不在了。

“主人?主人?” 玛德琳叫了几声,没有回答,只好把手上的玫瑰花放在宝座上,然后才转身离开。

回到阶梯口,穿衣服时玛德琳才感觉到全身都在疼,后背,屁股,还有膝盖。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屁股,好疼!玛德琳心里产生一阵异样的感觉!快速地穿好衣服,把两块石头放入随身的荷包,玛德琳拿起空篮子和油灯,迈步走上阶梯。

可刚刚迈步,玛德琳的双腿就是一软,刚才身体赤裸还没感觉,可是现在穿上了内裤,腿一动,那个被束缚裸露出来的小豆豆就会被粗糙的布料摩擦,下体立刻传来一阵酥麻,让玛德琳感觉到全身都酸软无力。玛德琳从没想过衣服会带给自己身体这么强烈的摩擦感。

‘怎么会这样,好难受,这可怎么走路啊?!’玛德琳心里暗暗想道,原来那里有皮肤包裹着,可现在穿上了那条奇怪的内裤,皮肤被压住了,那个小豆豆被裸露出来,玛德琳才知道自己那里原来如此敏感,只是上个台阶,就会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要不要把内裤脱了?!’玛德琳内心做着斗争。但最终,少女的矜持还是让她没有这么做。‘我能行,这是主人给我的,我一定要适应它!’玛德琳暗暗下了决心。艰难地迈步踏上了石阶。

平时能轻松上去的台阶,这次走得艰难无比,下体的酸麻让体内又产生了那种异样的感觉,玛德琳忍不住用手按住了自己的下体,以减少那种酸麻感。‘忍耐住!’玛德琳心里下定决心,上了几层台阶后,玛德琳放开了手,轻咬下唇,尽量以正常姿势走上台阶。‘我不能露出破绽,不能让人知道主人的存在!’玛德琳强迫自己不去理会下体的异常,加快了上台阶的脚步。

站在山顶,天已微亮,太阳还没升起,但东方已经发白,天边厚重的云层被染成的金色和红色。山顶是人们的禁区,没有人敢上来,玛德琳还是第一次在早晨站在山顶上,看着壮丽的景色,玛德琳心情无比激动,原来山顶的景色这么美啊!

空气更冷了,玛德琳打了个哆嗦。回想起晚上的经历,现在还有不真实的感觉。玛德琳回头看看那个洞口,咦?洞口消失了,那里只剩下一片乱石。趁着现在没有雾气,玛德琳四下观察了一下。认准了这个地方。

刚刚爬过碎石,四外又弥漫起了雾气。一想到今天就能开始识字,玛德琳心里就激动异常,连身上的疼痛和下体的酸麻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好想马上就回到小镇,找到埃尔伯大叔。

可是,下体的酸麻却限制了玛德琳的步伐,就算小步小步的走路,下体还是难受得不行,何况是小跑!玛德琳刚跑了两步,就不得不赶紧停下,改成小心翼翼地走路。

即便这样,当远远望见小镇的时候,下体的折磨已经让玛德琳心中充满了那种异样的感觉。而这时,玛德琳身上又出现了异常,下体的小豆豆出现了刺痛,而乳头的刺痛更明显。其实刚才从洞里出来后,就已经出现了轻微的刺痛,不过若有若无的,被身上的疼痛扰乱了,玛德琳也没在意。但现在却越来越明显,虽然远远比不上后背和屁股上的疼痛,但这种敏感位置的疼痛却让玛德琳感觉更难受,比皮肤上那种单纯的疼痛更让人难以忍受。因为那不光是疼痛,还会让自己心中产生那种异样感觉。

不知不觉间,玛德琳的双手已经不自觉地摸上了自己的胸部,开始揉捏起来。不知不觉间,揉捏的力度越来越大,由于那件乳罩的束缚,玛德琳的乳房好像变大了不少。而且这一揉捏,胸罩上的那些鳞片也好像活了,自行蠕动起来。这带来的不仅仅是摩擦感,更会把揉捏带来的感觉放大。

揉捏的确缓解了疼痛,但那种异样的感觉更强烈了,这种迷醉的感觉让玛德琳无法停手,嘴里已经发出了轻微的呻吟。手的力度越来越大,而且已经把重点放在的乳房中间的那两点嫣红上。

原来那两点更敏感,传来的异样感觉更强烈,随着自己的揉捏,那两点还会变硬!而且越硬,感觉就越强烈!让那些鳞片的摩擦感更强烈!

(咦,原来现在的三件套和我的不一样!它不会阻止手的抚摸!我不禁好奇起来。)

这种感觉让玛德琳感到舒服,却让她心里产生了一种难受的渴望感,希望发泄,却无从发泄。这种渴望让玛德琳更加用力地揉捏自己的乳房。但越用力揉捏,这种渴望感就越强烈。恶性循环之下,玛德琳的思想开始迷乱,呻吟声中也带上了魅惑。

就在心里的那种异样感觉让她感觉要发疯时,玛德琳终于想到了运行那种神奇的能量。这次运行,那股能量的调动仿佛更容易了一些。而且这次在运行能量的同时,玛德琳并没有停下揉捏乳房,因为她发现,越扭捏乳房,那种能量的运行就越容易。

本来,那种异样的感觉会很快消失,能量也就无法运行了。但这次,玛德琳在不断地揉捏着乳房,那种异样的感觉也在持续产生,使得能量运行的时间大大增加。当头脑完全清明,体内那种异样感觉完全消耗掉后,能量才停止运行。这时,玛德琳也停下了揉捏乳房的双手。身上的疼痛又缓解了不少。

可是,玛德琳刚要松口气,乳头上的疼痛又出现了,而且比刚才更强。不仅疼,还有一种奇怪的酥麻感。

“啊!”再次出现的疼痛让玛德琳不禁惊叫了一声,手又捂在了自己胸部。不过,这次玛德琳可不敢再揉了。‘原来越揉会越疼啊!主人的这件…衣服还真…奇怪!’玛德琳下了这样一个结论。

上身不敢揉了,下面可还疼呢!玛德琳的手又不禁伸向了下体,反正四下没人,玛德琳撩起裙子,手指摸向了那个被束缚而裸露出来的小豆豆。隔着内裤,手指刚刚按住了小豆豆,更强烈的酥麻感立刻像电流那样传遍了全身,让玛德琳差点摔倒在地上。‘原来,那里更敏感!’玛德琳稳住心神,又用手轻轻捏了一下那个小豆豆。

“嗯…”好难受,好奇怪,这种感觉,让我无法忍受,心中却又忍不住去尝试。玛德琳的呼吸粗重了,但手里却忍住不又捏了一下,酥麻的电流又立刻传遍了全身!

“嗯嗯嗯”玛德琳忍不住连续捏着自己的小豆豆,下体的酥麻感让玛德琳全身无力,必须用另一只手扶住身边的树木,才不至于倒下。‘好难受,又好舒服,让我停不下手!’玛德琳手上时轻时重的揉捏着。

小豆豆在玛德琳的手里慢慢变大,也变硬了。‘这里…这里怎么也会变硬?!嗯嗯,不行了,要运行能量了!’这次玛德琳没等精神恍惚,就早早开始了能量运行,揉捏小豆豆同样让能量的运行变得更容易!可由于开始的早,结束的也早,身上的疼痛好像都没怎么缓解。

“哎呀!”停下揉捏后,小豆豆上的疼痛也回来了,而且也增加了,‘原来这里和上面一样,也不能碰,看来只能忍着了!’玛德琳暗暗想到。定了定神,迈步向小镇走去。可刚一迈步,玛德琳就是一个踉跄,‘小豆豆硬了后,感觉更敏锐了!’玛德琳赶紧用手扶住了身边的树,弯下腰休息。刚才迈步的时候,那里的摩擦感更强烈了,酥麻感差点让玛德琳摔倒。

(原来还是不让摸,不过不是单纯的阻挡,而是用惩罚!不知道师傅现在有没有这东西,让我也试试呢?我能感受到玛德琳身上的感受,心中不禁跃跃欲试起来。)

玛德琳喘息了一会,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部,那两点已经软了,‘原来那里还能再软下来。’玛德琳今天对自己身体的了解,比以前所有时间加起来都多。试探着迈出一小步,感觉自己还能忍受,玛德琳才向小镇走去。听到了狗吠声,看到了房子上飘起的炊烟,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可是,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的!以后自己会是什么样呢?

玛德琳感慨着走进小镇,街道上还没人,各家的门窗也都没有打开,现在人们应该刚刚起床,还没出门呢。玛德琳悄悄溜回了自己简陋的家。再简陋,这里也是自己的家啊!进了家门,玛德琳油然而生一种安全感,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放下篮子,脱下了身上的衣服,玛德琳赶快生火,烧水。在这段时间,玛德琳才有时间仔细观察身上的奇怪装备,乳罩很软,皮革质感,可惜,里面也是皮革的,能产生奇怪的触感,乳罩向中间聚拢,使自己也产生了浅浅的乳沟。下体的样子没变,不过在自己阴户上好像产生了一层若有若无的膜,玛德琳试着把手指放在自己阴户上,完全没有阻隔感,可肉眼看就好像有一层透明膜覆盖在那里。用手试试脱下这条内裤,竟然是紧密地贴合在身上,完全无法褪下分毫,再试试乳罩也是一样。

‘这样要怎样尿尿啊?’玛德琳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赶紧找到夜壶,蹲下试试,下面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看来不影响尿尿,玛德琳松了口气。至于不能脱下来,玛德琳并不在意,主人给自己的装备,玛德琳才舍不得脱下来呢。

火焰让屋子里暖和起来,水也已经开了,玛德琳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趁热喝了几口。今天折腾了一晚上,玛德琳早就口干舌燥了,几口热水下肚,玛德琳感觉身体暖和了起来,就是肚子更饿了!可惜,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只能忍着。解决了口渴,玛德琳又把热水倒进了木盆里。擦洗自己的身体,在树林里跑了那么就,身上也出了不少汗。

擦好身子,又好好洗了洗头发,玛德琳匆匆换了一套新衣服,玛德琳只有两套衣服,都很破旧,但很干净。穿上衣服后,下体又出现了摩擦感,玛德琳只能强忍着那种难受的感觉,把旧衣服洗好晾上,匆匆出门向酒馆走去。

“德林大叔好!” 街道上已经有不少人了,玛德琳尽量让自己走路的姿势表现得正常,和路人打着招呼,平安走进入了酒馆。老板埃尔伯是个高瘦的中年男人,也是镇子上的一个怪人,平时沉默寡言,很少和人说话,对于进入酒馆的人也是爱答不理的。不过他的酒馆生意很好,原因只有一个,镇上就这么一个酒馆,人们只要想喝酒,就只能来这。

“现在不营业。”埃尔伯在柜台后面冷冷地对玛德琳说。

“埃尔伯大叔,我有东西给你。” 玛德琳有点怕这个人,只能低声地对老板说,然后从荷包上拿出了那块黑色石头。玛德琳立刻看到埃尔伯的表情僵硬了,甚至瞳孔都收缩成了针尖大小。

“跟我来。” 埃尔伯把玛德琳带到后面的一间房子里,才接过了那块石头,问道:“你见过那位了?”

“是的,主人她….” 玛德琳老实地回答。

“嘘!不要提起她的名字。”埃尔伯慌张地阻止了玛德琳。然后把石头放在额头。

“等着。”埃尔伯先和厨房吩咐了几句,才回来和玛德琳说:“以后你上午在这里和我学习,下午去姬娜那里,晚上可以在酒馆里帮忙。早餐一会就到。”说完就出去了。

不一会,埃尔伯亲自端来了早餐,放在了玛德琳面前。

“牛奶,香肠,鸡蛋,这是都是给我的?!”玛德琳怯怯地问。

“快吃。”埃尔伯说话还是那么少。

“谢谢!”玛德琳说着已经开动了。这些东西她可从没吃过!平时她只能吃到那种最粗糙的黑面包,哪里尝过这些美味啊!牛奶喝到嘴里,仿佛绸缎那样丝滑,还有浓浓的香气,闻着都让人陶醉。还有香肠,好香;就算是面包,也是软软香香的,还可以抹上甜甜的果酱!至于鸡蛋…呃,玛德琳都没尝出味道!

如同风卷残云一般,玛德琳把桌子上的丰盛的早餐一扫而光,惊讶的埃尔伯不由得多问了一句:“够吗?”

“够了。”玛德琳恋恋不舍地说。

“那就开始学习吧!”埃尔伯拿出书本,开始教导玛德琳认字,看着书本上的一个一个文字,玛德琳兴奋异常,完全忘掉了身上的疼痛。直到中午,埃尔伯把书本合上,对玛德琳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该吃午饭了。”说着带领玛德琳来到餐桌前。远远的,玛德琳就闻到了肉香,桌子上放了一大盘炖肉。

‘这就是肉吗?原来肉这么好吃?就是不知道是什么肉?’但玛德琳已经顾不得问了,她生平第一次吃到肉,已经狼吞虎咽地开吃了!就算有束腰的束缚,玛德琳还是把桌子上足够三人份的食物全吃光了!

“吃完自己去找姬娜吧!”埃尔伯实在看不下去玛德琳的吃相,转身走开了。

(小姑娘的吃相,和二姐有的比!我也暗暗好笑。)

从酒馆出来,玛德琳走路都费劲,这次可不是因为身上的疼痛,而是撑的。第一次有吃撑的感觉,小姑娘感觉无比满足,离开的时候,埃尔伯又把黑石头交给了玛德琳。

姬娜阿姨的家玛德琳很熟悉。很快就熟门熟路地找到了。

“咦,小玛德琳怎么来找我了?”姬娜可能是刚起,还有点睡眼朦胧,看到是玛德琳,笑着问道。忽然,姬娜看到了玛德琳脖子上的项圈,睡意立刻没了,赶快把玛德琳拉进屋子,颤抖地说道:“进来说!”

姬娜的脸上不止有惊慌,还有惊恐。稳定了一下心情,姬娜小心地问道:“你…你见过那位了?难道你也成了她的…..”

进来时,玛德琳也仔细看了姬娜脖子上的项圈,果然和自己的一样,听到姬娜的问话,赶紧回答到:“是的,我看到了….”

“别说出那个名字!”姬娜连忙低声阻止姬娜。然后沮丧地说道:“看来,你也是奴隶了。那么是昨天晚上的事?”

“是的。”玛德琳看到姬娜惊慌的神色,也不敢多说话。

“挨打了吗?快让我看看。”姬娜关切地说。感受到了姬娜的关切,玛德琳顺从地脱下自己的衣服。身上只剩下了束腰和项圈。

“真可怜!”姬娜抚摸着玛德琳背后的鞭痕,轻声说道:“你还没上药吗?”

“药?什么药?” 玛德琳疑惑地问。

“难道那位没给你药?等下。”姬娜说完,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瓶,用棉花沾着小瓶里的药液,轻轻擦在玛德琳的伤口上。

“这药是那位给我的,擦上后伤口两天就好了,可为什么没有给你呢?哦对了,你即便有伤,也不会让人发现的。”姬娜一边擦,一边说道。然后又问玛德琳:“那位让你多长时间去一次?”

“每天!”玛德琳弱弱地回答。

“啊!”姬娜手一哆嗦,赶紧停下了手中的药,歉声说道:“这么频繁,那我可不能给你上药了,别被那位发现。”

“没关系的,姬娜阿姨,已经不疼了。” 玛德琳赶紧说。

姬娜小心地收好小瓶,又问玛德琳道:“那你身上有几件?”

“两件”玛德琳指指自己的下面,又指指自己的胸部。

“天啊!我才一件!”姬娜指指自己的下体,然后说道:“你今天有过大便吗?”

“没有!”玛德琳老实地回答。今天早晨才吃过东西,虽然现在很撑,但一点都没有要排便的感觉。

“穿上那东西后,我们是没法自由排便的,以我的经验,只有我们产生了足够的淫液,让那东西吸收后,才能自由排便,我一个月才去那位那一次,每次回来因为身上有伤,不敢接客,只能吃很好的东西,要不那种无法排泄的感觉太难受了。

平时,我也只能努力地接待客人,不是为了金钱,不是为了欲望,是希望能让自己能拉出来!”可能是由于同命相连吧,姬娜不住地和玛德琳诉着苦。

“还有这个问题啊!” 玛德琳紧张了,今天她可是吃了不少东西呢!要拉不出来怎么办啊?

“你现在试试,没准你能行呢!”姬娜说着把便桶拿了出来。

“哦”玛德琳坐到了便桶上,肚子使劲。这一试才知道,原来内裤在肛门上的那个环,会紧紧箍住肛门,让自己的肛门完全无法张开。

“不行。”玛德琳自己也紧张了。

“哎,我就知道。那里只禁止从里面出东西,却不禁止外面的东西进去,完全就是折磨人用的!”姬娜怜悯地看向玛德琳。

“对了,姬娜阿姨,我有东西给你。”说着玛德琳拿出了那块白色的石头。

姬娜看到石头后,表情也是一僵,然后手颤抖地接过石头,按到了自己的额头。

 “那位让你和我学习。也好,我就帮帮你,尽快适应这种悲惨的生活吧。”姬娜无奈地说。

“悲惨,有吗?” 玛德琳奇怪地问道。

“以后你就知道了!”姬娜感慨地说,然后开始教导玛德琳。于是玛德琳知道了自己下体的小豆豆叫阴蒂,还有大阴唇,小阴唇….乳房上的那两点叫乳头,周围颜色不同的地方叫乳晕….姬娜为了说明,也把自己脱光了。

玛德琳还从姬娜那里知道,自己体内那种怪异的感觉叫快感,刺激女人的一些特别的地方就会产生。产生快感后,乳头和阴蒂会变硬,叫做勃起。阴道里还会分泌出粘粘的液体,叫做淫液。等快感聚集到一定程度,女人就会高潮。那种感觉,简直是美妙绝伦。

“可是,我们再也无法高潮了!除非那位允许。”姬娜痛苦地说道。

“为什么?”玛德琳虽然不知道高潮是什么,但还是问了出来。

“你的灵魂上应该有那种东西吧?”姬娜双手比了一个圆环形。

“嗯!”玛德琳点点头。

“在你高潮的时候,那东西会让你的灵魂产生剧痛,强行打断你的高潮!”姬娜痛苦地说道:“女人的高潮是由不得自己的,你想想,当你和男人那个的时候,体内快感达到了高潮,却被灵魂的剧痛强行打断,是多么痛苦!!”说道这里,姬娜一脸悲伤。

“姬娜阿姨,你真可怜!” 玛德琳还不能体会姬娜说的那种感觉,但看到姬娜脸上的悲伤,也不禁同情地说。

“哎,别说我了,你以后也会体会到的,现在先让我告诉你,怎么能产生淫液,解决排便的问题!”姬娜说着,让玛德琳分开腿,挑逗起玛德琳的阴蒂,一边挑逗,还一边解说。

“哦哦…姬娜阿姨,你那里不会疼吗?” 玛德琳的体内有升起了那种异样的感觉,哦,现在叫快感了!阴蒂上的疼痛消失了,又传来了酥麻和酸软的感觉。不过玛德琳想起早上的事情,赶紧问姬娜。

“有啊,但和无法排便比起来,那疼痛就不算什么了,还有这里被束缚住以后,穿内裤都会被摩擦得很难受,所以我现在很少穿内裤,反正淫液也不会流出来,接待客人的时候也方便。”姬娜说这些的时候,话语中还带了点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淫液是怎么被吸收掉的,你看!”姬娜说完,用手指在玛德琳的阴户上沾了一下,手指上拉出了长长的透明丝线,对玛德琳说道:“你还真敏感呢,才几下就有了,来,尝尝自己淫液的味道。”

“这…不要了吧…呜呜呜” 玛德琳本来就被姬娜挑逗得感到很羞涩,听到要尝自己的淫液,更是羞得满脸通红。刚要拒绝,姬娜的手指已经塞进了自己嘴里。玛德琳不自觉地用舌头舔了姬娜的手指一下,有点甜甜的感觉,还有点腥,说不清的味道!!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姬娜缩回手指问道。

“….” 玛德琳真不知道怎么说了。

接下来,姬娜就变着花样地挑拨着玛德琳的阴蒂,把玛德琳弄得娇喘连连。第一次让外人玩弄自己最隐私的位置,让玛德琳感觉娇羞不已,双手不自觉地推拒着姬娜的双手。

“你这样可不行。”姬娜说着,从柜橱里拿出来一个小巧的手枷,说道:“不要抗拒,既然那位让你学习,你就只能专心学习,不然,会有可怕的惩罚,相信我。”

看到那个手枷,玛德琳立刻就知道是干什么的了,惊慌地问道:“姬…姬娜阿姨,你怎么会有…有这些?”

“哎,不知道是不是那位的缘故,这里的男人都喜欢在干那种事的时候,把你铐起来或绑起来,我既然吃这碗饭,也只好顺从顾客的要求,准备这些东西了!”姬娜走过来把玛德琳的双手铐在了背后。

“其实,这样也挺好,感觉不一样的,你体会一下。”姬娜铐好玛德琳后,又开始挑逗阴蒂。玛德琳的双手被铐住后,下体的装备果然消失了。皮肤又覆盖住了玛德琳的阴蒂。让姬娜能有更多花样去挑逗玛德琳。

姬娜对玛德琳阴蒂的挑逗,使玛德琳的下体感受到强烈刺激,很快就让玛德琳欲火焚身,精神恍惚了。体内已经充满了那种让玛德琳又享受,又难受的快感,玛德琳心里很矛盾,想推开姬娜阿姨的双手,又不希望那双手离开,好在这时自己的双手已经被铐在了身后,不需要自己做出这种矛盾的选择了。

“嗯嗯…”玛德琳这时被阴蒂上传来的快感挑逗得有些迷乱,双手被铐在背后,更让自己无法抗拒外人对自己阴蒂的玩弄,只能被动地享受那种快感,忍受着欲火煎熬。

玛德琳的身体开始扭动,呻吟开始高昂,背后的双手也在剧烈的挣扎着。身体的束缚,让玛德琳感觉羞辱,但也让玛德琳心中感觉兴奋。

背后双手的挣扎,让玛德琳更清晰地感受到了身体的束缚,一股无助感油然而生,但这种无助不但没让玛德琳的快感消退,反而助长了快感的强度,玛德琳感觉自己就要迷失在这种快感里了。

就在这时,体内的那股能量运行起来,玛德琳终于忍不住开始运行这股能量了。开始时一直害怕姬娜阿姨发现魔法的秘密,不敢运行这股能量,但现在顾不上了,宣泄不掉的快感让玛德琳没有选择,只能运行这股能量。能量的运行,让玛德琳的神智清明了一些,但体内的快感却没有减少,或者说随着快感的减少,新的快感又在不断加入,反而越聚越多。

神智的清明,让玛德琳被体内快感煎熬得更加痛苦,除了努力加快体内能量的运行外,玛德琳还忍不住扭动着身体,双腿也不自觉地夹紧,互相摩擦着。也不知道是想阻挡姬娜的手,还是感觉姬娜的手对自己的刺激还不够,想用双腿的摩擦来增加这种刺激。

“哎呀,你这样我怎么弄啊!”姬娜只能停下手指。下体刺激的停止,本来应该让玛德琳松口气的,但玛德琳的心里反而升起了不舍,感觉好失落。感受到体内那种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快感在消退,玛德琳身体的扭动更剧烈了,双腿也不停地摩擦,希望自己能再产生那种快感。

“哦哦…姬娜阿姨,别…别停下…我…我…还想要….” 玛德琳这时已经顾不上羞涩了,呻吟地对姬娜说道。

“那你喜欢这样吗?喜欢手被束缚吗?”姬娜来到玛德琳身边,抚摸着玛德琳的身体。

“我…我….”姬娜阿姨的手和主人不一样,是那样温暖,那样柔软,给了玛德琳全新的感受。玛德琳从没想到,自己的身体也能这么敏感,每下抚摸,都能让自己的皮肤产生轻微的颤栗。而每下颤栗,都能来带一阵轻微的快感,这种快感虽然远远比不上下体产生的快感,却能让自己心中的渴望更加强烈。“我…我…不知道….” 玛德琳心中虽然很喜欢,但少女的羞涩实在让她说不出口。

“小丫头还真害羞呢!”姬娜又从柜子里拿出了绳子,把姬娜的双腿绑在两侧的床柱上。

“啊…姬娜阿姨,你做什么?” 没有了身体上的刺激,玛德琳体内的快感在迅速消退。而现在,自己的双腿又被强行分开绑住,让自己摩擦双腿都办不到了。

“给你加加码,让你能更好地体会这种束缚感啊?!”姬娜一边绑,一边对玛德琳说着。

“不能再弄那里了,再弄你就高潮了!你不希望体会那种灵魂的疼痛吧!”这时姬娜已经绑好了玛德琳的双腿。“得让你歇会,等快感消退了再来。”

自己双腿被迫大大地分开,私处完全曝露,使得玛德琳感觉很羞耻,但心中的渴望却更强烈了!体内的能量已经停止了运行,但渴望却不降反升。由于手脚都被束缚住,玛德琳连身体扭动的幅度都很小了!这下,自己完全没办法自行产生快感。心中的渴望,终于让玛德琳对姬娜羞涩地说道:

“姬娜阿姨,我想…想…继续学习。” 玛德琳想了半天,还是羞涩地用出了学习这个词。

“哦,学习什么啊?”姬娜明知故问道。

“学习揉那里,就是刚才那样。” 玛德琳更羞涩了。

“那里是哪里啊?我刚教过你的!”姬娜装出严师的口气。

“阴蒂…我…我的阴蒂。” 玛德琳感觉自己要羞死了,可是,说出这么羞人的话,却让玛德琳心里又兴奋起来,体内居然产生了快感!原来说这种羞人的话,也能产生快感!玛德琳忍不住又对姬娜说道:“…请教我揉捏自己的阴…阴蒂。”

“好吧,别光享受,注意学习哦!”姬娜坏坏地说道,手又开始伸向了玛德琳的下体。

“嗯…嗯…”快感再次出现,玛德琳又呻吟起来。由于手脚都被束缚住,让玛德琳只能徒劳地挣扎,而这种被束缚的感觉,更加快了体内快感的聚集。

“挑弄的频率和力度也很重要哦。”这次姬娜还不时变换揉捏的力度和频率,有时甚至停下一会。让玛德琳有时高声呻吟,有时又急切地扭动身体,嘴里发出急切地呼唤。这时,玛德琳已经完全屈从于姬娜的调教,屈从于自己的快感。身体也完全按照下体的刺激做出反应。时而兴奋地颤栗,时而难受地扭动。

“哦哦…姬娜阿姨,好舒服,用力…用力…”

“嗯嗯…别停,求你,姬娜阿姨….”

“呃呃…我好难受,感觉自己要爆炸了….”

玛德琳呻吟着,说着胡乱的话语。而体内的能量也早已开始运行,时快时慢地运行着,完全按照姬娜的手势而变化。玛德琳能感受到能量在增加,但不管怎么运行,都无法完全消耗掉体内的快感。而且随着姬娜调教时间的增加,玛德琳感到自己的阴道里出现了空虚感,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姬娜阿姨,我下面…阴道…里好难受….想…想….” 玛德琳无法形容那种感觉。

“想有什么东西塞进去?是吗?”姬娜放缓了手的动作,问道。

“嗯嗯…是的….” 玛德琳羞涩地说道。感觉到姬娜的手放缓了,又开始扭动身体。

“不行!你还是处女,那里不能插进东西,这是那位特别吩咐的!”姬娜立刻严肃地说。

“哦,我知道了。” 玛德琳听到是自己主人的吩咐,立刻答应。

“记住,那位的话可完全不能违背啊?!”姬娜叮嘱到。

“嗯,我知道,姬娜阿姨快点…用力点…”玛德琳感觉到下体的刺激减少,忍不住催促道。

姬娜听到玛德琳的催促,使劲捏了一下玛德琳的阴蒂,玛德琳立刻感觉到阴蒂传来了疼痛,让玛德琳“啊!!”地尖叫了一声。同时,她也感到一股强烈的快感传遍了全身,尖叫后立刻变为舒爽的呻吟。疼痛让玛德琳下意识地要并拢双腿,可被捆绑住的双腿分毫无法动弹,让玛德琳产生快感的同时,心里又产生了另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是一种无助感,而玛德琳已经对这种感觉产生了依恋。

“好疼,又好舒服…再来…再来…”玛德琳立刻就被那种快感迷住了。

“原来是这样…”姬娜又变换了手法,让玛德琳在痛苦和舒爽中迷失了自己。

“对不起,那位说要让你知道高潮的痛苦,我不得不这么做!”就在玛德琳再次达到爆发的边缘时,姬娜并没有停下手,反而加大了刺激的力度。

“啊啊啊….” 玛德琳又感觉到自己要爆炸了,但这次姬娜阿姨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停下,而是加大了刺激,玛德琳体内的能量运转已经达到了极限,但快感却不减反增,无从发泄的快感,使舒爽变为难受。而手脚被束缚,又让玛德琳没法做出任何动作,来缓解这种难受,只能不断增加呻吟的强度,希望能发泄下体内的快感。

终于,在姬娜再次使劲捏了一下玛德琳的阴蒂后,玛德琳体内的快感爆发了,快感全部升华为一种更舒爽的感受,一种仿佛要飞起来的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爽让玛德琳的身子僵硬了,头向后扬起,嘴里发出了连续的舒爽呻吟。

可还没等玛德琳好好体验下这种极度舒爽的感觉。突然头部传来剧烈的疼痛,就像在树林中的那种头疼,但比那强烈百倍。玛德琳舒爽的呻吟立刻变为痛苦的哀嚎。

(虽然声音上没什么变化,只是音调更高了一些,但里面从舒爽到痛苦的变化,让我这种有经验的女人轻易地听了出来。)

灵魂的疼痛让玛德琳立刻从高潮状态脱离了出来,僵直的身体也蜷缩了起来,可是双手被铐在背后,无法去捂住额头,而双腿的束缚也阻止了身体的进一步蜷缩。灵魂的疼痛是纯粹的,让玛德身子不住地颤抖,而且,这种疼痛还持续了一小会,才突然消失。等到玛德琳从疼痛中恢复过来,身上已经全是汗水,体内的快感也完全消失了。能量运行也已停下,不过,经过刚才那段时间,玛德琳体内的能量又增加了不少。而且后背和屁股上伤痕也完全消失了。

“对不起,玛德琳,阿姨不得不这么做,阿姨没办法….”姬娜早已抱住了玛德琳,愧疚地说道。

“姬娜阿姨,你怎么了?刚才那种感觉就是高潮吗?” 玛德琳还不知道这是姬娜故意的,所以对姬娜的举动莫名其妙。

“是的,那就是高潮,而那种疼痛,就是打断高潮的灵魂禁制。”姬娜爱怜地抚摸着玛德琳的头,解释道。

“这样啊…那种感觉,真美妙啊…可惜太短了。” 玛德琳回忆着高潮的感觉。

“是啊,没有那位的同意,我们再也不可能高潮了!”姬娜的话语中充满了埋怨。

“姬娜阿姨,能让我再体验一次吗?” 玛德琳心中充满了对高潮的渴望,至于那种疼痛,充其量也就是灵魂被鞭打的程度。玛德琳愿意用这种程度的疼痛,去换取那短暂的愉悦体验。

“什么?还来?难道你不怕那种疼痛?”姬娜惊讶地说。

“可是,我还想体验那种高潮,我从未感觉到那么快乐。”玛德琳的脸上出现了向往。

“那…最后一次!”姬娜勉强答应了。

这次,姬娜依旧挑弄了玛德琳阴蒂很长时间,才让玛德琳高潮的,短暂的高潮依旧被灵魂的疼痛打断,只不过,这次有了准备,让玛德琳更容易熬了过去。再次恢复过来后,玛德琳遗憾地说:“好短啊!好想再来一次!”

“说好最后一次的,快起来。”姬娜解开了玛德琳的双腿和手枷。拿来毛巾为玛德琳擦掉了额头的汗水。双手解开后,玛德琳的阴蒂和乳头又出现了疼痛,而现在,这种疼痛好像反而能给玛德琳带来轻微的快感。

“现在,该检验下你的学习成果了。”姬娜说完,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同样留下了束腰和项圈,没办法,这两件不是她自己能脱掉的。

“来,弄阿姨的,看看你学到了多少。”姬娜就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把双腿分开放在扶手上。

“哦”玛德琳从床上下来,来到姬娜面前蹲下,这是玛德琳第一次看到其他女人的阴户,‘姬娜阿姨的那里好大啊!’姬娜阴蒂外面的包皮也被压住了,有花生米大小,颜色有点深。大两片阴唇应该是由于那个特殊装备的束缚,显得特别肥大。由于双腿分开,里面的小阴唇也显露出来,粉红色的很好看。

“姬娜阿姨,你那个真大,比我的大多了!” 玛德琳羡慕地说,自己的才绿豆大小!

“你还小嘛,快开始吧!”姬娜好像迫不及待了。

“嗯,好”玛德琳跃跃欲试地伸出了手,捏住了姬娜的阴蒂。捏了捏,又按了按。

“哦…哦…不错,就这样…继续。”姬娜轻呼了几声,夸奖着玛德琳。

姬娜的阴蒂在玛德琳的拨弄下,很快变硬了,另一个女人的阴蒂在自己手上变硬,这对玛德琳又是一个新奇的体验。感受到手中的嫩肉由软变硬,让玛德琳心里越来越兴奋,而姬娜的呻吟,也撩拨着姬娜的欲火,让玛德琳的另一只手不自觉地伸向了自己的下体,轻轻地按压着自己的阴蒂。

 “嗯~~力度要适中,动作要连续。”姬娜一边呻吟,一边指导着玛德琳。

玛德琳的另一只手,也按照着姬娜的指导,在自己下体改进着技巧,分辨着不同手法所产生的不同感觉。而体内的能量也全速地运转着,保持着自己神智的清明。很快,姬娜的阴蒂已经变得很硬了,而且姬娜的呻吟也增高了不少,看着姬娜如同紫葡萄一样的阴蒂,玛德琳好奇地用手指轻弹了一下。

“啊!~~”姬娜突然惊呼了一声,然后呻吟地说道:“你…你…好坏哦,这…这招我还没教你呢!”

“啊,姬娜阿姨,我是不是做错了?”听到姬娜的话语,玛德琳惊慌地停下了手。

“没…没有…哦哦,没事,继续…弹的挺好…”姬娜的双手死死抱住自己的双腿,用颤抖的话语说道。

“你…你那里还小,我才没…没法弹的。你…你可以继续弹…弹我的!”姬娜继续颤抖地说道。

“真的吗?”玛德琳心里疑惑着,另一只手不自觉地弹了自己的阴蒂一下,“啊!”,玛德琳的身体收缩了一下,下体只感觉到指甲划在阴蒂上的疼痛!果然是太小了,‘好想快点长大啊!’

不过,自己的不行,姬娜阿姨的阴蒂弹起来的感觉好好玩!软中带硬,还弹性十足。玛德琳不禁玩上了瘾,毕竟才是13岁的小姑娘啊,爱玩是天性。不过,这下,姬娜可受不了了。

“停…停下,你…你怎么这么坏,比…比那些臭男人还…还坏….”姬娜呼吸急促得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

“呀,对…对不起,姬娜阿姨,我…我没忍住…”玛德琳慌张地停下手。

姬娜喘息了一会,才对玛德琳说道:“不是你的错,是刺激太强,我忍不住了,把绳子拿来,我把自己绑上你再弄,你弄的很好,不过要加上别的手法,别光是弹。”

“哦”玛德琳赶快把绳子拿来,姬娜接过来,熟练地把自己的双腿绑在了椅子扶手上。一边绑,一边和玛德琳说道:“被别人玩弄阴蒂的感觉,和自己玩弄自己那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种自己无法掌控的感觉,让人很陶醉。”

“嗯”玛德琳似懂非懂地应道。

“好了,这下你可以随便弹了,阿姨现在没法反抗,一切都交给你了!”姬娜绑好自己的腿后,用诱惑的语气说道。

“哦”玛德琳仿佛被催眠了一样,不自觉地就弹了姬娜阴蒂一下。

“啊~~”姬娜立刻一声长吟,然后用娇媚的语气说道:“讨厌,一上来就弹人家那里,你好坏哦!”姬娜已经不自觉地用上了对待客人时的语气。

而姬娜这种娇媚而诱惑的声音,也诱出了玛德琳的性欲,不管是在姬娜身上的手,还是在自己身上的手,都不自觉地增加了力道,很快,屋子里就响起了两个人的呻吟。

“哦哦….注意频率,这时候稍微停一下,效果会更好….”

“要注意对方的反应,适当的时候要加大力度,而对方需要的时候,反而要减少力度甚至停下,这样才能让对方欲罢不能,不住索取。”

姬娜很用心地教导着玛德琳。到最后,姬娜不得不叫停了,因为在继续下去,自己就要高潮了!姬娜可不想体验那种灵魂的疼痛。

+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ixiangzhe22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