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 第三部第二章

庄园奴隶 第三部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怎么!这样不行吗?我见女王时也这个样子,女王都没说什么!难道你们有意见!!”师傅也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变回了端庄典雅的样子。

“女王…”我和二姐对看了一眼,都吐吐舌头,女王啊,好大的帽子,我们可戴不起!

“不敢,不敢,我们哪敢有意见!师傅性情中人,令人敬佩!”二姐赶紧低头说。

“就是,就是,就算师傅这样,依然容颜绝丽,盖压群芳!!”我忙接上。

“你们!!你们还真是二口子啊,拍马屁都配合得这么默契!!”师傅无奈地说道。

“嘿嘿,师傅不生气了?”我试探地问道。

“我哪有生气,不过故事必须讲!!回去吧!”师傅正色说道。

“一定一定,保证让师傅满意!”我屁颠屁颠地跟着师傅往出走。

“到底什么故事啊,以前怎么不给我讲?”二姐跟在我后面,还小声地问着。气的我啊!使劲踩了二姐一脚,又赶紧指指师傅的背影。二姐看了一眼师傅,终于不说话了。

我这才跟上了师傅,看师傅一直匀速走着,似乎没注意我们的小动作,这才放心了。不过,怎么师傅的双肩一直在颤抖?

下午,师傅又和我们讲解了魔力和精神力的一些运用知识,不过对于我们这些初学者来说还用不上。再修炼一会魔法,晚饭时间到了。匆匆吃完,我和二姐分别去见爷爷,告诉爷爷我们明天要回去,并向爷爷辞行。师傅的事我们没敢说,离开时,我特异嘱咐爷爷,今晚别监视我们的房子。

…嗯,没问题,你和凯茜好好玩,我们这些老家伙一定不去打扰!!…爷爷笑着答应,只是笑声好暧昧!!

“爷爷,不带这样的!今晚我和二姐讲故事!!”我羞脑地说。

…嗯,对对,你和凯茜讲故事,讲一晚的故事,那我去找老东西讲故事,不打扰你们,哈哈…爷爷一副我什么都懂的语气,挂断了通信。

“爷爷!!爷爷!!我真的是讲故事!!!”我对着空气大喊着,可是已经没有回答了。

“你爷爷怎么说?”看我一脸郁闷地出来,二姐和师傅赶紧问。

“我说今天讲故事,别监视我们的房间了,他不信!!”我郁闷地说。

“嘻嘻….”二姐和师傅都笑了!!

“你们也不信我!!”我气愤地看着她们。

“哈哈…”她们腰都笑弯了。

“你们欺负我!!”我已经义愤填膺了。

“哈哈哈哈…”她们的笑声都变了!

“你们…”我绷着脸质问她们,不过很快我就忍不住了,房间里传来三个女孩的笑声。

良久,笑声终止,房间里传来我的声音。

“故事发生在南宋末年,金人侵犯边疆,而朝廷昏庸无能,整天歌舞生平,只苦了百姓惨遭兵祸之苦,怨声载道,而江南有志之士,却能忧国忧民。这天,临安牛家村中…郭啸天…杨铁心…”《射雕》我虽然好久不看,但内容还记得清清楚楚。有了之前讲故事的经验,还有金大大出色的文采,我更是讲得阴阳顿挫,绘声绘色。

其实,屋子里的景象是这样的,二姐和师傅横躺在床上,对着床尾全身赤裸的我,我这时除了乳头和阴蒂上的紧固环外,全身一无所有。双腿分开跪在床上,智能镣铐把我绑成后手缚,让我只能抬头挺胸地讲故事,而师傅则一边听故事,一边用不知那找的一根羽毛,逗弄着我的乳头。

开始我并没在意,自己乳头已经经历过各种瘙痒,一根羽毛能有什么作用?不过,没几下我就不这么想了,羽毛那种独特的触感,完全和配件不同,每次羽毛滑过乳头,都会让我嘴里发出一连串颤音,瘙痒并不厉害,但那种轻轻的触感却让我久经训练的乳头不住颤栗。

“哦,师傅,不要~~搔我痒了,我~~没法讲了!”我颤声请求师傅。

“这可不是搔痒,这叫羽搔,你和凯茜的打闹才叫搔痒!”师傅肯定不会停下羽毛了,因为她早就熟悉我和姐姐们讲故事时的各种招数了。

“啊?有什么区别吗?”我好奇地问。不就是挠痒痒吗?怎么还怎么多说道?

“当然有区别,区别大了!”师傅高深莫测地回答。

“咦?有什么区别?”二姐含糊不清地问。她这时正仰面躺在我身下,用嘴对准我的阴户,一边舔吸我分泌出的淫液,一边玩弄着我的阴蒂。所以说话不清楚。

“哎呀,怎么那么多问题,快讲故事啦!这些你们以后会知道的!”师傅不耐烦地说,还用羽毛在我乳头上重重滑过。

“哦哦…师傅…你不是说晚上欺负二姐嘛!怎么又针对我!?”乳头又一阵颤抖,我用发颤的声音抗议。我现在已经受不了了,鼻端都发出了微微的呻吟声。我现在能肯定,师傅的技巧绝对不比大姐差,甚至比大姐还强!!证据就是我给师傅讲故事坚持的时间,远远小于给大姐讲故事的时间。

“凯茜不会讲故事啊,我也没办法!”师傅装做无奈地说。可手中却使劲在我乳头上捏了一下,这下和真人揉捏完全没有区别,强烈的快感终于让我呻吟出声了。

“怎…怎么可能啊!英国就没…故事吗?不是…有石中剑,亚瑟王嘛!!让二姐…讲吧,我….受不了了!!”我一边呻吟,一边不服气地反驳。

“哎,快讲,别停,我正听得高兴呢,那个江南七怪真有意思,领头的居然是个瞎子,瞎子也能打架吗?难道和夜魔侠一样?再说,是师傅让我在这接你淫液的,我的嘴忙着,没空讲故事!”二姐接我的淫液,是师傅的命令,也算是欺负她吧。因为嘴对准了我的阴户,说话有点不清楚。可就这样,二姐的手还是在我阴蒂上使劲捏了一下,害的我又大声呻吟起来。

“英国是有故事啊,不过你觉得凯茜知道的,我会不知道吗?”师傅这时说道,手中的力道在持续加大,让我的呻吟声不断。身下二姐已经吸允出声了。

“嗯嗯…可是,这样…我…我…真没法讲啊…嗯嗯…”师傅和二姐这时已经让我的思维都乱了,根本无法集中精神!!

“你能抑制快感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师傅的手没停下,嘴里却无情地揭穿我。

“就是,就是,快讲!”二姐也在我身下,含混不清地揭发我。

“可是,痒不是快感,我忍受不了啊?!”我赶紧解释,我不是不能忍,而是这样更增加情趣,这是我和姐姐们玩习惯了的。

“哼!我可知道你的弱点哦!”师傅把羽毛移到的脖子,轻轻滑动。

“嗯?什么弱点?”我疑惑地问,不停扭着脑袋,但我没缩脖子,因为除了瘙痒外,羽毛还让我感觉很舒服,让我不舍藏起自己修长的颈项。

师傅没说话,用嘴做了个‘惩罚’的口型,然后看向了二姐。

“呃…好吧!”没办法,我只能忍下快感,继续讲故事,不知为什么,今晚我不想抑制快感,也许我真的把师傅当成自己人了吧,就像爷爷,二姐,和大姐一样。

讲了三个小时的故事,师傅终于放过我了,倒不是听过瘾了,而是我嗓子都有点哑了,这也不全是因为话说多,主要是我有点脱水。身下二姐又是满脸淫液,不是因为接不过来,而是听故事入迷,忘了接了!!

先把二姐脸上的淫液舔干净,再下床活动四肢。这时二姐都顾不上洗,跑着下楼去给我拿饮料了。

“果然有意思,光时开头就这么精彩,我很期待后面的故事!”师傅缓缓地说,还在回味着射雕的情节。

“师傅,这个故事需要了解中国的历史,听起来才精彩呢!这叫架空历史,就是把历史事件编进故事,和故事融为一体!”我和师傅解释道。

“哦,那我明天开始学习中国历史,网上应该有。”师傅真厉害,都知道网络了!!

“啊,师傅明天不是想看电影吗?”我故意气师傅,师傅的脾气我现在知道了,她就是喜欢淘气,捉弄人罢了。真奇怪,怎么从师傅的童年没看出来呢?

“没听过老小孩吗?我老了!自然会有小孩的心性啦!!”师傅瞟了我一眼,用魅惑的语调说道,师傅这一眼,可说是风情万种,看得我不禁在心底呻吟了一声。

“而且,以我的精神力,一心多用完全没问题,学历史,看电影,还能指导你们学习呢!”师傅继续用这种魅惑的语调对我说。

“师傅,别这样!我受不了的,而且还是只能看,吃不到!!”我无奈地说着,突然扑到了床上,可惜,只能从师傅的影像中一穿而过。

“嘻嘻,我吃的到!”师傅笑嘻嘻地说,又在我胸上摸了一把!我右边乳房立刻明显变形了,一阵快感传入了脑子。我忙用双手护住了胸部,委屈地看向师傅。

“没用哦!!想阻止我,只能用精神力!!”师傅说完,手势的变化更大了,这次我明显感觉到两边胸部都被揉捏着,而且力道加大了,护在胸前的双手一点用都没有。

“呜呜,师傅,不带这样的,你作弊!!”我的表情更委屈了,不过我的身体却在轻微的扭动,应和着师傅的手势,心里好喜欢这样。

“其实,我不止两只手哦!!”师傅一定感受到了我的内心,话语更加妩媚,眼波也更加流动。同时,我感觉阴蒂,还有阴唇也被揉捻着,脸上身上也有手指轻抚过的感觉。

“啊!师傅。不要,不要…”我两只手都不知道挡哪里好了,其实哪里也挡不住。只能更加剧烈地扭动身子,鼻端的呻吟也响亮了,嘴里只能胡乱地说着不要。

‘咦,对了,我这时候没穿三件套,可以扒在床上,用身子压扁乳房,这样师傅就没法揉了吧,下体也可以压住,让师傅没办法!’在快感淹没思维前,我忽然想到了这个办法。

‘可是,我不想师傅停下,我喜欢这样!如果师傅不揉了,我会很失望吧!’身体刚想有动作,却被自己制止住了。‘如果真这样做了,那师傅不是很没面子,要尊重师傅嘛!!’我给自己找到了借口,任由快感吞没了理智。

“嗯,挺聪明嘛,这么快就想到了,不愧是我徒弟!”师傅脸上露出了笑意,语调也不再魅惑了。

“啊,师傅,别停,别….”身上的刺激停止了,我不但没松口气,反而感觉好失落,本来护在胸前的双手,不自觉地开始揉捻起自己的乳房。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停下挑逗吗?”师傅看着我揉捏自己乳房的样子,却用郑重其事的语调问道。

“啊?为什么?不是为了欺负我吗?”我不解地回答。不过听着师傅郑重的问话,我的手也停下了。思维清明了一些。

“我是为了给你提供快感,好让你运行魔力,可你呢?一晚上运行魔力了吗?”师傅的话语变得严厉。

“啊!我…我错了,师傅!”我一下傻了,从被脱光开始,我早就忘了魔法的事,然后又要被欺负,又要讲故事,哪顾得上啊!!再说,让我运行魔力,怎么不早点提醒下,现在才说!!

咦?现在才说!难道…“师傅,真是让我运行魔力?”我试探地问道。

“当然,要不还能怎样?”师傅正色说道,不过我怎么听得有点心虚呢?

“难道不是…”我又问道,同时盯着师傅的眼睛。

“不是!”师傅色厉内荏的打断我。

“呃…我….”终于知道师傅是诈我的了。

“我什么我!错了还有理了!!”师傅都没等我开口,就一本正经地教训我。

“不是,我是说,我错了,请师傅责罚!”师傅嘛,总要给面子,咱们当徒弟的总不能得理不饶人啊。再说,师傅会怎么责罚呢?好期待啊!!!

“责罚什么啊?”这是二姐端着两杯饮料进来。她没听见前面的,张嘴问道。

“咦?二姐,今晚你是不是也没运行魔力啊?”我看二姐进来,灵机一动,赶紧问道。

“是啊!听故事听入迷了!”二姐放下托盘,拿了一杯饮料给我。

“呃…”喝着二姐的饮料,我忽然感觉太对不起二姐了,人家好心好意给你拿来饮料,我却要祸水东引,嫁祸江东!!

“嗯,心性不错,徒弟,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师傅这时在我背后说道。

“啊!师傅,你这时候还…”我无语了,只能幽怨地看着师傅。

“怎么了?”二姐疑惑地看着我和师傅,一脸不解。

“二姐,是我不好,我….”我赶紧把刚才事说了,然后解释了我想祸水东引。拖二姐下水的心思。

“对不起。”我低着头,羞愧得都不敢看二姐的眼睛,我怎么会对二姐动这种脑筋啊!

“什么对不起?我的确也没修炼魔法啊!而且我也很期待师傅的惩罚呢!师傅到现在都没好好欺负我!光看你爽了!!”没想到二姐听完,反倒更迷惑了。只不过听到惩罚后,却兴奋起来,转头对师傅说道:“师傅,想怎么惩罚? 这次我先来!!”

“二姐,重点不是惩罚,是我….”二姐没怪我,我却更羞愧了!手足无措下,我只能拿起一杯饮料,递给二姐。

“二姐,这杯就当我赔罪了,喝了就不要怪我了,好不好?”我诚恳地对二姐说。

“呃…喝了这一杯?这算惩罚吗?”二姐为难地接过杯子,苦着脸说道:“可我真喝不下了啊!刚才我一直再喝…”

“哈哈哈~”师傅在我身后笑弯了腰,笑得我愧疚里还满脸尴尬。

“你二姐早知道你的意思了,不过是不想让你尴尬才装傻的!而且也没怪你啊,你也有魂器,为什么不直接感受她的心呢。”师傅一边笑,一边向我解释。

“啊,对啊!”今天刚装上魂器,我还不习惯用,不过师傅一说,我内心却传来二姐的话语:“笨啊!还要师傅挑明了,咱们之间哪用得着那些!”说完,二姐放下杯子,给我做了个心心相映的手势。

“嗯,二姐真好!”我心下感动,刚想抱抱二姐,师傅又在一边说道:“讲故事时你二姐身上没有刺激,怎么修炼魔法!倒是你,上下都有刺激,却不知道修炼!!”

“哦,对啊。二姐没错,错的是我。师傅就惩罚我一个好了!”这次,我笑着回答师傅。

“啊?真要罚啊?师傅,其实喝三妹淫液时我也能产生快感的,我也该受罚。”二姐忙站到我身前说道。

“不,师傅,罚我!”我又站到二姐的身前,抢着对师傅说。

“行啦,你们都要受罚!”师傅打断了我们的说话,先对二姐说道:“罚你多做几种饮料。一会让我都尝尝。”

“没问题!”二姐飞快地跑了。

“至于你,罚你换床单啦!”师傅白了我一眼,说道。

“啊?是…是的。”我满脸通红地把床单扯了下来,我刚才在上面流了一大滩淫液。

“师傅,你那时候的那种内裤,还有吗?”我羞涩地问道。那种内裤能吸收淫液,还不耽误各种装备,我要是穿了那个,就不用这么频繁地换床单了。

“呵呵,有,不过要等你们魔力有成了才能拿到,到时候随你挑!!”师傅好像心情很好,笑吟吟地回答。

“师傅干嘛那么开心?”我好奇地问。

“因为我越看我的两个徒弟越满意!”师傅笑嘻嘻看着我说道。

“呀,师傅这么说,我会骄傲的!!”被师傅说的,我的脸又红了,赶紧抱着床单跑了。

等我和二姐端着5-6杯饮料进来后,二姐对师傅说道,“师傅,附我的体吧,还能讲讲饮料的做法呢,”刚才我说了师傅夸我们的事,二姐也很高兴,这时主动要师傅附体。

“师傅,附我吧,让二姐唱歌给您听,二姐的歌可好听了!”我接口说道。

“啊!这怎么行,我怎敢在师傅面前献丑啊?师傅贵为伯爵,什么歌没听过!!”二姐忙推辞。

“我还就想听自己徒弟唱的!!”师傅对我的提议很满意。点头同意了。

“二姐,其实是我想听了!”我这次是用心灵传音说的。

“哦,那我献丑了!不过一会你也要弹几首哦!”二姐没再推辞,开始轻声唱了起来。而我被师傅附体后,还是能欣赏到二姐歌喉的。

“歌好,饮料也好,对了,什么时候能吃到你做的饭啊?”师傅一边品尝着饮料,一边问我。

“随时为师傅服务!”我信誓旦旦地说。

饮料品尝完,我又拿出古筝,弹奏了几曲,二姐也合着曲调唱了几曲古词。引得师傅不住拍手叫好,兴奋的像个小女孩!

晚上的时间过得很快,二姐唱完一曲,忽然叫了起来:“哇,都过12点了,该睡觉了!”

“是啊,该睡觉了,快收拾东…呃,不对啊,好像我们不用睡觉了…呃…是吧,师傅!”我忽然记起,会冥想就不用睡觉了。

“是啊,你们困吗?”师傅点头说道。

“不困!”我们一起说道。

“还真不习惯呢!不过也该例行公事了!”我忙对师傅说。

“去吧!”师傅知道我说的是灌肠和洗澡,这个师傅可没兴趣,让我和二姐自己去洗手间。把自己打理好,我和二姐重新穿好三件套,开启刺激,运行魔力。刚才师傅虽然没真生气,但我们却把时刻运行魔力牢牢记住了。

“不用睡觉,我们要干什么啊?”三个女人在床上沉默了一会,终于让二姐打破了僵局。

“不知道,不睡觉还真不习惯!”我无奈地说道。

“要不,我们继续欺负三妹?!”二姐突然翻身,兴奋地提议。

“不要,我刚换的床单!而且为什么还是我啊!轮也该轮到你了!!”我立刻反驳。

“那也行啊!”二姐依旧兴奋地说,

“什么也行啊!你早就想了吧!”我说着就要伸手去瘙二姐的痒。

“好吧,我想!”二姐立刻高举双手,任由我瘙痒,嘴里咯咯笑着,扭动着身体,却不会躲开我的手。

“对啊,我还有好多没体验到呢!尤其是那个鞭子!”师傅这是也飘起身体,升到我俩上方,看着我们嬉戏。

“不让你欺负了,我让师傅欺负!”二姐突然跳下床,躲开我的魔爪。“师傅,跟我来吧!”三个人跑到9号房,二姐安装好那个鸡毛掸子,然后让师傅附身,体验鞭打的感觉。

“有点意思,不过,这个可没有真正鞭子的感觉!”师傅好像对这个鞭子很不满。

“啊?那真鞭子是什么感觉?”二姐好奇地问。

“从我那个时候到二战,鞭子也在不断变化,我记得那时候的鞭子上有金属刺或金属挂件,一鞭就能让你皮开肉绽!”师傅解释道。

“以后我会让你们尝试的!希望你们能喜欢!”师傅最后说道。

一晚上,我们尝试了各种刑罚,还有我们第二阶段训练用的装备。我们那么艰苦通过的训练,被师傅附体后居然4个小时就通过了。而且期间师傅还在不断尝试我们的各种惩罚,即使在痒刑时,师傅依然能控制阴道和肛门内的装备,让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要不是开始时师傅也频频受罚,我们就要直接把师傅当神了。

“这个有意思,尤其是那个软球。”师傅对这东西爱不释手。

“师傅,和三妹比赛拔河吧,这个我老输,替我报仇啊!”二姐最后提议。

“嗯,好啊!”师傅说着控制着两个赢球悬浮在空中,又控制鱼线把两个球系住。精神力居然比我用手还利落,看得我们心驰神往。

“这算什么!你们很快就可以了!”师傅指挥着小球飘向了我们。而我们也刚好把内裤脱掉。师傅附体二姐,开始和我比赛,结果比了10局,就第一局我赢了,剩下的全输!!

“师傅就是厉害!”我由衷地称赞,虽然我输得有点不明不白。

“知道你为什么输吗?”师傅离开了二姐的身体,问我道。

“不知道。是我技不如人吧!”我摇摇头,一脸沮丧和莫名其妙。

“那个球我才玩了几小时,技巧怎么可能比得上你?”师傅笑着看着我。

“那…是阴道的力量?不对啊,二姐的力量也不如我,为什么呢?”我疑惑地问。

“因为我用了魔力!”师傅给出了答案。

“啊?!魔力?这么大作用!!”我吃惊了!我们今天刚刚修炼魔力,才有多少能量啊,居然就有这么大作用!我好想也试试,可惜我还不会把魔力运行到特定位置。

“是啊,是不是决心要好好修炼了!”师傅正色问道。

“嗯,师傅放心,我一定努力!”我和二姐都坚定地点头。

直到天边微亮,我才想起明天要走,东西还没收拾呢!赶紧和二姐开始收拾。

“我帮你们!”师傅说完,也开始帮我们收拾东西,这时候我们才知道,精神力的能量有多大,一个柜子,师傅一次就能搬空。

有了师傅帮忙,东西收拾好后正好吃早饭,吃饭时,师傅给我们布置了回家后的任务。

“首先,你们要学习语言!”

“啊!咳咳!”听到这个,我差点呛到,没错,师傅当初可学了好多门语言呢!想到这里,我看向二姐,她语言上的天赋没人能比。现在就会好几种,中文都快比我溜了!而我呢,就会英语!

“没关系,我帮你!这不难!”二姐满嘴糊糊,说话都含糊不清。我向二姐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还有,就是武术,回去就教你们。”师傅继续说道。

“好啊!!”这次我兴奋了,就等这个呢!我的侠女梦啊,居然有实现的一天!

“再有就是射击,我可以教你们,但不知道现在怎么能找到枪,不知道你们爷爷能不能办到?”师傅继续说。

“什么?还有这个?”我脑子里有充满了枪战片!!小马哥!古墓丽影!我凌乱了!!好在这次师傅没查看我的脑子!

“爷爷有一个保安公司,里面出来的都是顶级保镖,在英国很有名!他应该有办法,我到时联系一下。”二姐回答道。

“那好,我只需要枪械和场地,射击我亲自教,有了精神力,射击会很容易。”师傅解释道。

“还有,你们对痛苦的尝试太少了!不过这不是必须的!你们自己选择!”师傅接着说。

“尝试一下也没关系!”二姐又嘟囔着说。

“是啊!”我也点点头。

“嗯,好在你们不用看那么多书!时间能节省不少。” 师傅好像在计算着时间。

“还有大姐呢!”我忙提醒师傅。

“嗯,回去就办!!”师傅马上说道。

“对了,昨晚爷爷说他的礼物快准备好了!到时会给我们个惊喜。”二姐这时抬头说道。

“是什么?”我忙问。

“不知道,爷爷没说。”二姐郁闷地说。

“算了,到时候就知道了!”我也没在意,现在我对钱已经没感觉了,真就是一堆数字。最关键的是,除了吃,我实在没什么花钱的地方!要不是二姐嘴馋,光吃糊糊我都不用花钱!!

回家的路上,我就联系了大姐,大姐说晚上下班后过来。我没说魔法的事,想给大姐个惊喜。

到家后,师傅就开始学习上网,看电影,电影当然是首选武打片,古装和现代的都有,然后就是中国历史。师傅真能一心多用,面前放了一台电脑和两个笔记本,一边浏览,一边看电影,还能不时和我们聊天,呃,聊天内容主要是如何操作电脑,当然,还有电影的背景资料。冥想完后,我和二姐去超市采购,准备为师傅和大姐准备顿丰富的晚餐,师傅则没离开过电脑,不光学习中国历史,还浏览现代知识。一天这这么忙碌地过去了,武功师傅没教,说等大姐一起。

晚上,我做好饭,大姐准时到来,吃饭时,师傅对我的中国菜非常感兴趣,没办法,我只好让师傅附体,因为二姐依然是没空。

“哇,三妹,你吃饭的样子什么时候和二妹一样了?!”大姐看到我吃饭的样子,惊讶地问。

“呃…饿了!”师傅替我回答,然后不好意思地恢复了正常吃喝的样子,师傅把每样菜都尝够了,才退出我身体,我就是奇怪了,师傅怎么会使用筷子的?期间二姐不住和大姐闲聊,以分散大姐的注意力,我才没再露馅。

“大姐,青春永驻,延年益寿感兴趣吗?”饭后,我横躺在沙发上,枕着大姐的大腿,郑重地问大姐。哎,师傅的饭量,真不是盖的!

“呵呵,三妹要讲故事了,我洗耳恭听!”大姐端着茶,笑着说。

“你先说想不想,才能听故事哦!”我故作神秘地说道。

“切,今天怎么神秘兮兮的!好好,我想,我想,哪个女人不想!”大姐看我一脸认真,忙说道。

“如果让你放弃工作呢?”我继续认真地问道。

“什么?你开玩笑?”大姐笑着说道。

“真的!”这时二姐洗完碗出来,插嘴道。

“真的,让你在工作和青春永驻中选一样,你怎么选?”我也急切地问道。修炼魔法可不能兼职,全天时间不睡觉还不够呢,所以只能选一样!

“你们认真的?怎么回事?”大姐感觉到不对了。

“你先说嘛!”我在大姐边上艰难地坐起来,抱着大姐的一条胳膊问道。

“就是,选一样啊?”二姐做到另一边,也抱住了大姐的胳膊。

“当然是青春永驻!还用问!!!”大姐被我们磨的没办法,只能回答。这个答案完全在我们的意料中。毕竟大姐年龄不小了,虽然很难看出,但仔细看,仍能看到大姐眼角浅浅的鱼尾纹。青春永驻对大姐的诱惑比我们大多了!!

“那就拿着这个戒指!”我和二姐同时把戒指交到大姐的手上。

“这是…”大姐没说完就昏了过去,我们知道这是师傅的考验,也不担心,就在大姐边上喝茶等着。

不一会,大姐动了一下,我们忙放下茶杯,关切地凑到大姐的面前。

“怎么样,大姐?”看到大姐睁开眼,我们连忙询问,不知道大姐通过考验没有。

“呜呜…”大姐睁眼看到我们,先楞了片刻,然后就抱住我们哭,死死地抱住我们,力量大得让我们吃惊。

“呜呜….你们没事,太好了,我刚才做了个梦,好可怕,梦到…”大姐一边抽泣,一边说。

‘不能说!她通过了!’这时师傅的话响在我们心中。

“大姐,别说!”我忙止住大姐。然后也抱住大姐,轻声说道:“没事,只是个梦,没事的…”

等大姐平静下来,我才对大姐说:“大姐,坐稳了,给你介绍个人,玛德琳·安塞斯塔伯爵!”

随着我的话语,一身火红衣裙的玛德琳伯爵出现在大姐面前。

“啊!”大姐尖叫着从沙发上蹦了起来,这反应很正常,谁看到面前突然多个人都会这样!

 “英国传奇女伯爵,玛德琳,我的师傅,哦不,我们的师傅,师傅,这是我大姐,海伦。”我拉住大姐,生怕她也跑,赶紧把双方介绍完。

“伯爵?师傅?怎么回事,她…她刚才一下就出现!!”大姐迷惑地问,不过我们在身边,大姐倒也没那么惊慌。

“玛德琳女伯爵是….”二姐兴奋地介绍着师傅的传奇。

“可是,我还是不明白,师傅又是怎么回事?她…她不是死了….”大姐听完二姐简短的介绍,也是吃惊不已,谁看到死了几百年的人站在面前,都会吃惊的,大姐算好的了。

 “你好,我叫玛德琳,见到你很荣幸!”师傅微微低头向大姐问好,仪态风情万种,语调高贵威严。

“呃..你好,我…我是海伦。”大姐和我们一样,立刻被师傅的仪态和容颜折服,说话都不利落了,不过她的表现已经比我们强多了。

“大姐,戴上这个,你就知道一切了。”我把一个红宝石安放在大姐耳后,大姐完全没有反抗,或者说都没听到我说的话,眼睛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师傅。应该还没回过神来。

“大姐!”我大声把大姐惊醒,“现在你看看师傅的经历,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闭上眼睛,放松!”我握住大姐的手,向大姐坚定地点点头。

“嗯,好吧!”大姐依言闭上眼睛,我感觉与其说是信任我,还不如说大姐现在不知所措了!大姐这个样子我可从没见过,真让人大开眼界!!

片刻后,大姐睁开眼睛,看向师傅的眼神更显惊讶了,我们识趣地去了卧室,关上门…呃…开始修炼魔法。让大姐和师傅单独交流。等待的时间比我预想的久,师傅和大姐才一起走过来,显然她们不光是交流经历,还交流了很多别的东西,不过收徒肯定成功了!

“恭喜师傅,恭喜大姐!”我忙站起来向两位抱拳拱手。

“大姐,是不是很惊喜啊?”二姐却向大姐眨眨眼睛。

“嗯,真是惊喜,是你的主意?”大姐问道。

“是…”二姐刚要回答,却被我抢着说:“是我们的一起的主意!”随后用魂器对二姐说道:“你敢得罪大姐!大姐整人的手段可不比师傅差!你忘了我和你被绑架的那两次吗?”

“啊,对…恭喜师傅,恭喜大姐!”二姐听完,一个激灵,也立刻站起来学我的样子恭喜二位。

“海伦,我先帮你种下种子,然后再教你冥想。”师傅在一边,和蔼地对大姐说。

“那我该怎么做?”大姐问道。

“选个舒服的姿势,然后放松,不要抗拒。”师傅回答。

大姐想了想,坐到沙发上,舒服地靠在后背上,还翘起了二郎腿。

“哇,大姐,你这姿势真优雅!”二姐赶紧怕大姐的马屁,估计是想弥补刚才得意忘形的过错!

“准备好!”师傅说完就消失了。师傅附体大姐了,我们赶紧关切地盯着大姐。时间不久,师傅又出现在我们面前,点点头。然后对大姐说,你先自己熟悉一下,一会教你冥想。

师傅说完,又到电脑前看片去了!

“师傅,不带你这样的!”我替大姐打抱不平,抱怨道。

“我相信海伦!”师傅头都没回。

“师傅,看什么呢?”大姐独自修炼得很平稳,我们也就放下心来,过去看是什么片子这么吸引师傅。

“哇,加勒比海盗4!!”二姐惊叫道!我忽然想起师傅和海盗那密不可分的关系,甚至还有点暧昧,自然对这种片子感兴趣。

“师傅,斯派洛船长真有其人吗?”我问道。

“嗯,就算有吧,不过这些故事是假的!”师傅解释道。

“真的?”二姐忙凑过来问。

“嗯,影片中那个英国国王是乔治奥古斯都,也就是乔治二世,基本在伊丽莎白女王死后100年,那时候我也刚刚离世,加勒比海盗王确有其人,不过只是个有点名头的海盗而已!比德雷克差远了!”师傅不屑地说。

“那么,电影中的那些魔法也是真的?”我问道。

“那不是魔法,是巫术!”师傅解释道。

“有什么区别?”大姐的声音传来,原来已经修炼完成了,看我们都围在这里,也过来看看,正好听到我们说话,于是不解地问。

“区别就是他们那些人不修炼魔力。”师傅按下暂停,和我们解释道:“他们或者借助献祭的力量,或者直接借助魂器的力量。”师傅回头说。

“说的明白点,就是他们想使用这种力量,必须自己先付出代价,力量越大,付出越大!这是一种损人不利己的能力,层次上就比魔法差远了。”

“我当初也遇到一些使用某些巫术和魂器的人,就算德雷克手中也有一件魂器呢,不过绝对没有电影中的那么神奇!还不死呢!我就没见过不死的!”这时师傅正色说道:“就算你们魔力修炼得再高,也绝对不是不死!要害被攻击一样死!!记住,不要自大!”

“是,师傅!”我们三个互看了一眼,老实地答道。

“那么,教廷呢?那又是什么力量?”我又想到师傅记忆里的教廷。

“那是信仰力量,信仰越坚定,力量越大。具体我也不明白,你知道,我们的关系可不友好!”师傅又继续看片了,然后不耐烦地说:“好了,让我看完电影,到结尾了,这服装是谁设计的,真烂!”师傅说完就不理我们了。呵呵,师傅这是把娱乐片当纪录片看呢!

打搅师傅的兴致可不明智,我们三个谁也没敢说话,只能静静等待,好在没多久,片子结束了,师傅起身教导大姐冥想,大姐第一次冥想用了2个小时,和师傅当年不相上下!

“大姐,恭喜啦!”大姐苏醒时,我和二姐把准备好的香槟递给大姐,我们三个相视一笑,然后一饮而尽。大姐应该是最兴奋的!毕竟大姐眼角已现皱纹了,她更知道青春永驻的意义,这简直值得用一切去换取!

“哦,对了,师傅,我们还有个四妹呢…”我忽然想到了四妹。

“她啊,没有名器,我不会收的。”师傅说道。

“哦!可是….”我刚要说话,师傅就打断了我:“要收你们自己收。她也不用通过我的考验。她的事情你们自己负责!”

“哦,没问题!”师傅这是允许四妹修炼魔法了,我的心也就放了下来。

“对了,你们快点修炼,要不去不了我的宝库!”这时师傅又说了一句。

“宝库!”我们三个一起叫了起来。

“是啊!魔法书在那里,进去需要魔力,我现在可没有!”师傅无所谓地说。

“是,师傅,我们一定努力!”我心里都乐开花了!宝库啊!!好期待!!会什么样子呢?鬼吹灯?盗墓笔记?我脑子又乱了!

“海伦,你的天赋虽比凯茜强,但比雪莉要差,而且她们两个会耍赖一样的共振!所以你才是那个最差的!记住,勤能补拙!”庆祝完,师傅就对大姐说道。

“我明天就去辞职!”大姐坚定地说。

接下来该我讲故事了。当我脱光衣服,绑好双手时,师傅忽然对大姐说道:“听说你整人的手段不比我差啊?”

“啊?”我一听就知道糟了,我和二姐的传音又被师傅听去了。

“哪有,我怎么比得了师傅,不过倒是有人说给我惊喜呢!”大姐不动声色地拍着师傅的马屁,还提醒我那些话她也听到了。

“大姐,手下留情啊!!”我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只能可怜兮兮地看着大姐。

“怎么样,交流一下?”师傅没管我,对大姐说道。

“还请师傅多多指教!!”大姐谦虚地说,我都不知道大姐还有这么虚伪的一面!!!

“都怪我!”二姐在一边同情地看着我,无奈地说。

“没事,我豁出去了!!”我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开始的故事。

可惜,我还是低估了二大高手的能力,这次没10分钟,我就受不了了,你们弄就弄吧,居然还一边弄一边交流,不停地变换手法,好像比赛一样,千变万化的挑逗刺激,居然连我抑制快感的能力都有些招架不住。故事是讲不下去,我只剩下娇喘和呻吟了!

“呃呃…师傅,大姐…饶命啊!!饶了我吧…我…我…啊啊….”很快,我连求饶都不行了!感觉要高潮了!除了呻吟,我只能尽力扭动身体,不是要逃避,而是尽量凑上去,希望得到更多的快感!我几乎要失去理智了。

“三妹,忍住,我帮你!”二姐看我这个样子,赶紧扶住我肩膀。

“放心,我就在你身边,我会一直支持你!你能行,你一定行!!”二姐的话语在我耳边萦绕,仿佛清泉流进了我的心田,我的神智居然一下恢复了,体内的快感也平复了。呻吟声停止了,呼吸平稳了,我只是静静看着二姐,看着二姐的眼睛。

师傅和大姐对我的变化也惊讶万分,不过她们没有停手,反而加大了力道,增加着对我的刺激,甚至都用出了全力。

然而,现在体内再多的快感也无法影响我的思想了,我的精神全集中在了二姐的眼睛上,从二姐的眼中,我看到了很多东西,看到了二姐的内心,也看到了自己的影子,这种感觉和我们高潮时的融合很像,我们能感应到彼此,感应到彼此的思想。

“我爱你。”我用心对二姐表达着爱意,也用心感受着二姐的爱意。我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忘记了身体的刺激,仿佛空间只剩下了我和二姐,刹那,或者永恒…

当我再次感受到周围,感受到师傅和大姐,感受到身上的刺激时,二姐仍在对面看着我,双手仍搭在我的肩上。

“师傅,好了没?我手都酸了!”大姐的声音传进了耳朵。

“好了,停下吧!”师傅和大姐停下手,却让我难受得扭动身体,两大高手同时带来的刺激让我依依不舍,这种体验真实难得一遇啊!好在理智还在,我忙问师傅:“刚才,我和二姐是不是…共振了?”

“是,没错,真神奇…”师傅赞叹道。

“天啊,刚才你和凯茜都没有冥想,但你们的精神力却有了长足进步!”师傅用夸张的语调感叹着。

“可惜,你刚才又没修炼魔力!!!!”师傅懊恼地说:“不然,我就能知道共振对魔力有没有影响了!”

“啊!对不起,师傅!”我这才感应到体内的魔力早已停止运行了,不过话说回来,刚才那种刺激,我的神智都差点迷失了,怎么可能控制魔力!!你们两大高手的服务,可不是谁都能消受得了的!刚才要不是二姐帮忙,我肯定完全丧失理智了!!

“而且,我们这次融合不是在高潮时!这样下去,我们在平时也可能融合啊!!”二姐这时也兴奋地说。

“是啊,我说她们作弊吧!”师傅苦笑地对大姐说。

“嗯,我开始嫉妒她们了!”大姐也苦笑着回答:“二妹啊,不知道我现在和你抢三妹,还来得及不?”

“来不及啦!!”我赶紧说,然后用头在大姐怀里蹭着。

“为什么是和我抢三妹,而不是和三妹抢我啊,我绝对给你机会!!”二姐不悦地说着,把我拉到了自己怀里。

“哈哈哈”师傅和大姐都笑了。二姐吃醋了!!

说笑完,她们居然让我在毫无刺激的情况下讲了两个小时故事,然后把二姐脱光,和我一样绑好,师傅和大姐以同样方式刺激二姐,让我们再次尝试融合,结果,这次失败了,二姐被折腾得完全失去了理智。看来,我们的融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还有,又要换床单,每次换床单,我都无比渴望得到师傅的那种内裤。

+1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ixiangzhe222            

One thought on “庄园奴隶 第三部第二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