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Sixiangzhe222 ♥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三章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哼!枪声会引起别人注意,我看还是用刀好~~”我马上就想到了问题,大姐怎么可能用枪对付我!?这枪有问题,所以大姐不怕。

“啊?!”听到我的话,‘劫匪’终于露出恐惧的眼神,惊呼了一声。

“站起来,老实点!”我退后了一点,让出地方,冷冷地说。

‘劫匪’老实地站起来,我转到‘劫匪’身后,用枪顶住劫匪的后腰,衣服真厚,完全感觉不出来里面是不是穿了三件套!!

能看到大姐恐惧的眼神也值了,该谢幕了!我用最无情的语气说“向前走,该为你的罪行付出代价了,现在很后悔吧?”

“大姐!!!!”最后我说出这两个字!屋里一下安静了。连二姐也不呜呜叫了,都睁大眼睛看着我。

“你…你…怎么知道…?”‘劫匪’惊讶地问道。

其实我并不能完全肯定,毕竟是个男人的声音。我就是诈诈‘他’,不过现在肯定了。我得意地说:“你破绽也太多了,我早看出来了,不过陪你玩玩而已,你说,你都骗我几次了!!!”

这时‘劫匪’自己摘下头套,露出‘部分’大姐的脸,眼周和嘴周明显化了妆,颜色和纹理有明显变化。然后大姐就开始脱衣服,一边脱,一边说:

“真可惜,给你准备了好多节目呢,都没法演了,这身衣服真变扭,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这时忽然想到那三次惩罚,心理涌出了委屈,把枪丢在一边,蹲在地上呜呜地哭着说:“你们都欺负我!!!!”

“哎呀,哎呀,都是大姐不好,大姐给你陪不是了。”大姐一边说,一边给二姐解开枷锁,现在不演戏了,二姐也就没必要绑着了。

“别解开她,让她多跪会,谁让她和你一起欺负我!!!”我一边哭,一边还指挥着,我这大部分是装的,不能继续被调教了,还好容易得理了,总得让她们好好哄哄我!

“好好,不解!”大姐来到我身边,要把我扶起来。

“你还没脱光呢,脱光了再过来!”我哭着说道,刚才大姐就脱了外衣,裤子和皮鞋还没脱呢。

“哦哦,成成!”大姐赶快坐到沙发上,开始脱裤子…

“三件套也要脱了!呜呜呜….”我哭的好辛苦啊,现在我只想笑,但必须使劲憋着。

“都依你,成了吧!”大姐很快把自己脱光了,大姐的下体也有不少淫液流出来。大姐过来,蹲在我身边,摸着我后背,轻声说道:“妹妹别生气了,都怪大姐,要不大姐把自己淫液和你那摊都舔了?当做赔罪!”大姐说着,还指了指我留在茶几边上的那摊淫液。

“讨厌啦…..咦?大姐你的声音怎么变回来了?”我突然意识到大姐的声音刚脱衣服时就恢复原状了。

“是这个啦!”大姐拿过一个像透明胶布的东西,说:“这东西贴在咽喉上,就能改变声音,是你四妹给我的。”

“啊,这里头还有四妹的事啊!”我这次真是吃惊,四妹怎么没和我说过!她们策划了多长时间啊!!!

“没有,没有,四妹不知道这事,她这个东西也不是为组织发明的,不过我问她时,她就给了我这个。”大姐赶紧解释。“哎呀,妹妹终于不哭了,快点来沙发坐吧。”说着过来扶我。

我刚才因为看到新鲜东西,把哭给忘了,这下大姐提醒我,我赶快又呜呜呜地装哭,不过眼泪怎么也出不来。我坐到沙发上,二姐在那里呜呜叫着,使劲扭动身体,大姐陪我坐到沙发上,指着二姐问我:“你看…..”

“先把她口塞打开,看她怎么说!”我说道,大姐依言把二姐的口塞解开。

二姐嘴自由了,赶紧扭头和我说:“妹妹,这不怪我啊,我是被迫的!!”说着,看向大姐。

“什么!哦…哦,是,是,是我强迫把二妹绑上的,好让她配合我演戏,妹妹啊,你看,我这不是也为了给你个惊喜嘛,你看,能不能饶了大姐啊?”大姐陪着小心说。

“不行,我可委屈了,我太伤心了,我…..不对啊!”我忽然想起来,刚才二姐给大姐打眼色,我可看见了,而且今天应该二姐要给我惊喜,肯定不是被迫让大姐绑上,她肯定是主谋!

“你还骗我,你也欺负我,呜呜呜呜….”我又用手捂住脸,哭了起来,主要是没眼泪,要遮挡一下。不过这下二姐着急了,对大姐说:“大姐,帮我打开,给我戴上颈手铐和脚镣,我要给妹妹赔罪!”

大姐知道我是装的,但看二姐这么着急,也乘机问我:“三妹,你看….”

“嗯,不过脚镣就算了!”我还在装,心里已经乐开花了。

大姐给二姐换了镣铐,二姐双脚一自由,就立刻跪在我的腿边,头重重向地上磕去,“嘭”的一声。

我本想让二姐求求我,满足一下的,但二姐这下把我吓得赶紧也跪下,紧紧搂住二姐,然后用嘴紧紧堵住了二姐的嘴。几个月的分离,几个月的思念,一下全爆发了出来。我的手从抱着二姐的身体,换到二姐的头部,摸着她的秀发,嘴里疯狂地索取。二姐也疯狂地回应着我,两人都留下了泪水。

我们的嘴疯狂地粘在一起,仿佛要把几个月缺失的吻都补偿回来,知道我感觉到自己要窒息了,才不得不放开二姐。大家都知道,热吻时是无法呼吸的,要不气体喷到对方脸上,多破坏气氛啊!只不过人家热吻时有机会分开换气,而我一刹那都舍不得离开二姐的唇。

“不许用这种方法赔罪,以后都不许,换一种!”我热情稍缓,坐到沙发上,装着气呼呼地说。死皮赖脸地要二姐求我。

到这时我都没注意到,身体的刺激和疼痛早已不翼而飞,我这时只能感觉到幸福和喜悦,远超高潮的幸福和喜悦。这种感觉不会让我失去意识,不会让感觉自己飞起来,却能让我感觉到整个人都升华了!升华到神仙一般!!

二姐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过来用脸蹭我的腿,央求着:“妹妹,二姐错了,我本来想给你个惊喜,才拉着大姐演戏的,你要怪就都怪我吧,不要怪大姐,你怎么惩罚我都行,别生大姐的气了,妹妹,其实刚才我就后悔了,原谅二姐吧,呜呜呜…”二姐一边蹭着我的腿,一边哭着说。

二姐一哭,我心一下软了,赶紧把二姐拉起来坐到沙发上,刚想说原谅的话,立刻想起来大姐还没道歉呢,话就没出口。嘴里只“哼”了一声,眼睛看向大姐。

大姐立刻也知道了怎么回事,也赶紧跪在我的腿边,把脸贴在我的另一边腿上,说道:“三妹啊,也饶了大姐吧,大姐也任你惩罚,三妹就原谅大姐吧,呜呜呜呜”大姐哭的好假,我还是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我赶紧把大姐拉起来,说道:

“一点都不诚心,快去把你的妆卸了,真难看!”我这么一说,大姐好像才想起来脸上的化妆,赶紧站起来走向洗手间,边走边说:“笑了就是不生气了啊!”

“才不是呢,我好伤心呢!”我不依不饶地说。

我这么一说,二姐倒是信了,又用脸蹭我的胳膊,说道:“妹妹,我知道我错了,一会你惩罚我吧,只要你能消气,怎么打我都可以,电击也可以。”

哎,二姐的话让我装都装不下去了!我一边用手挑逗着二姐的下体,一边说:“那就罚二姐给我唱歌吧,我好久没听了!怎么肉麻怎么唱!”我说着,嘴又和二姐的嘴粘在了一起….

“喂喂喂,我还在这呢,注意响应!”大姐从洗手间出来时,我和二姐的嘴还没分开呢。

“我这是罚她呢!”我放过二姐的嘴,嘴硬地说。

“哦,那也这么惩罚我吧。”说着,大姐也把嘴伸了过来。

“才不呢,你不能这么罚,把你弄脏的地方收拾干净,看你把饮料撒的!”我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

“冤枉啊,我才是被迫的啊,都是你二姐的主意!”大姐赶快辩白。

“胡说,你刚才都招了!”我抓住大姐的小尾巴。

“那不是为了哄你嘛,我们好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这次真是你二姐的主意!”大姐一边收拾,一边说:“要收拾,你二姐也要收拾!”

“二姐绑着呢,怎么收拾啊,还是你绑的呢!”我赶紧说。手上还不停地挑逗着二姐的下体,二姐已经呻吟出声了,没时间和我们说话。

“那不是你让绑的嘛,怎么赖我了?”大姐收拾着抱怨:“你知道我多紧张吗,你知道你刚才的样子多吓人吗?”

我感觉二姐要高潮了,赶快起来蹲在二姐腿前,开始用嘴为二姐的下体服务,我好久没尝到二姐的淫液了!这次要吃个够!

等我满意地咽下最后一口二姐的液体,才对大姐说:“我什么样子吓人啊?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我用枪指着你的时候,你的样子好吓人,我怕死了!”大姐后怕地说:“还有你是怎么打开手铐的?”

“那是妹妹的狂化,还不算最厉害的呢!我当时好后悔演这出戏,真怕妹妹做出什么傻事!”这时二姐高潮过去了,对大姐说道。然后又对我说:“妹妹,先把我解开吧,我帮大姐收拾,完了再让你绑上!”

哎,二姐的话让我完全没脾气,只能把二姐解开,这时大姐问我:“你是怎么发现的啊?我现在还纳闷呢,快说说,一会我也让你那么惩罚我!”

“说到这个啊?我口渴了….”我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我给你拿饮料去!”二姐手解开了,抢着说。

我拉住二姐,说道:“我要喝大姐拿的!”

“好好,我去拿。”大姐放下抹布,走向厨房。在厨房就听见大姐喊:“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你怎么把手机放厨房了?!” 大姐拿来饮料给我,问道:“难道你早知道我们会有这么一出?”

“我哪知道啦,我是…”我刚想说实话,但想起来好容易占理了,怎么也要占够便宜啊!“我那是为了学做菜,还不是为你们学的,你们居然这么对我!!我好委屈啊….”我装出要哭的样子,用眼睛看着大姐,想要大姐哄我。

没想到二姐先扑了过来,跪到我腿前,抱住我的大腿,哭道:“都怪二姐,都怪二姐,是二姐不好….”二姐已经哭得说不出别的话了!

我这感动的啊,二姐对我真是真心真意啊!!赶忙拉住二姐的手,忙说:“二姐,别这样,注意,抹布,脏!!!”

这时大姐过来把二姐拉起来,对她说道:“我的傻二妹啊,你三妹这么明显的瞎话你也信?”

“啊?”我奇怪地看向大姐,怎么就识破了呢?

“你刚回来都没进厨房,怎么可能把手机放厨房啊?”大姐笑道。看来大姐刚才也是紧张,都没注意我进门时放手机和书的动作。

“我没带手机不行啊!”我嘴硬道,其实就是承认了。

大姐没和我计较,拉起二姐说:“刚才你三妹是对我说的,和我撒娇呢,你啊,快去收拾吧!”

“哦,三妹不生我气就好。”二姐这才起来,破涕为笑。

大姐做到我身边,把我搂在怀里,一边抚摸我的乳房,一边说:“三妹别生大姐的气了,大姐给你赔不是,大姐帮你服务赔罪如何!”

乳房被揉捏让我好舒服,但我却赶忙从大姐怀里挣扎出来,弄的大姐一愣,我连忙对大姐说:“大姐,不行啊,我不能高潮,我给自己设了惩罚,会被电击的!”

“啊!!”大姐也吓了一跳,“那你刚才….我说你今天的高潮这么怪呢!我还以为是因为紧张害怕呢!”大姐一把我把搂在怀里,哭了起来,对我说道:“大姐错了,大姐不知道,你打我吧,我心里好难受!”好在这时二姐去洗手间洗抹布了,要不让她听到,还指不定怎么哭呢。

我也抱住大姐的腰,轻声和大姐说:“我没事,我喜欢这种被惩罚不能高潮的感觉,所以才会给自己设定惩罚,不怪大姐。”我想把大姐的手拿开,这样被压着乳房,好像也很刺激啊,尤其是大姐的这么大….

但大姐还是死死抱着我哭。我轻轻在大姐屁股上打了一下,说道:“我打过了,大姐别难受了好不好。”

大姐终于破涕为笑,但还是紧紧抱住我,哽咽地低声说:“打重点!多打几下,我心里还难受。”

这时二姐出来了,看到我们这样,说道:“哎呀,我都不哭了,怎么大姐倒哭了!”这时大姐才放开我,擦了擦眼泪,说道:“好吧,我知道你怎么解开镣铐的了,快说说你怎么识破我的。”

“哦,这个啊!”我拉着大姐坐到沙发上,也把二姐叫过来坐下,拿出我说书的劲头,侃侃而谈:

“1. 二姐不会那么不小心,能让劫匪跟进屋来。我也不相信二姐能在路上露出什么破绽!

2. 我进来的时候二姐是脱光的,但我没看见衣服和三件套,难道劫匪把二姐脱光后,还能把衣服都收拾了?

3. 大姐你做劫匪太不专业了,能被我吓成那样,太假了啊!”

 “我当然不专业了,我又没这方面的经验!”大姐说道:“不过就凭这三点,你就知道是我?”

“哪能呢!这些只是让我怀疑,但我还是把你当成劫匪呢,你还有好多破绽!”

“啊?好多?快说说!”大姐忙问。

“4. 你把腿放在茶几上的动作太习惯了,很容易看出来。”

“5. 你没碰我和二姐,我估计随便哪个男的,看到我和二姐这样的美女,肯定等不及直接就直入主题了,可是大姐你还进行了那么多前戏…..”

“6. 当你抓着的我乳头时,我没看到你色眯眯的眼神。虽然你的声音很色,但你的眼神没有,这种色眯眯的眼神我可见过不少了!”

“7. 还有,你没有像苍蝇那样鬃着我,你在沙发上的时间比在我身边的时间还多,让我都怀疑自己的魅力了呢!”

“哇,有这么多破绽啊!”二姐都听入迷了。

“这些好像还不能就确定是我啊!”大姐疑惑地说。

“当然,这些只是怀疑,关键的还在后头呢!”我眉飞色舞地说道。

“8. 你让我舔你的鞋是最大的失败,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两位姐姐一起问。

真配合,我得意地说:“我闻到了大姐的味道。”

“哎,我已经极力掩盖了,没想要还是被你闻到了!”大姐叹息道。

“主要是因为大姐的味道好闻嘛。”我恭维着大姐:“你的味道已经很淡了,我也不能确定就是你呢。”

“那是为什么啊?”大姐忙问。

“9. 那个杯子,我对大姐嘴里的味道也很熟悉哦!”我得意地说。

“对了,哎,我没想到这个,我就是没擦自己唇膏,还有化妆,没想到…..” 大姐一脸沮丧。

“再说了,你说你都骗我几次了!我还能不知道啊!”我抱怨道。

“什么几次啊,加上这次不过才两次而已!”大姐嘟囔道。

“嗯,那我考试的那次呢?”我板起脸问道。

“那次是组织的任务….好好,算算,三次,三次!”大姐看到我的脸色,赶快改口。

“好啦,我去做饭,晚上再惩罚你们!”我站了起来。

“啊,不是吧!刚才的不算啊!”大姐说道。

“刚才就是收拾,还是你撒的,怎么能算惩罚?”我明知故问。

“好吧,反正明天休息,我今天就交代给你了!”大姐任命了。继续去收拾。

“嘻嘻,妹妹,随便怎么惩罚我都行,不光今天,今后永远都是!”二姐过来悄声和我说。看看二姐这觉悟!!

晚饭吃的很晚,二姐来了我很高兴。可惜戏没演完就让我识破了,还逆袭了一把,饭桌上我们聊了好多,喝得更多。我把德文和图书馆的事和姐姐们说了,逗的姐姐们哈哈大笑。

晚上,我把俩姐姐都绑起来,轮流着挑逗她们,但就不让她们高潮。弄得俩姐姐不住娇喘着哀求我。虽然我能听出姐姐们都是装的,在特意逢迎我,但能看到两个美女在我手里婉转呻吟,真的感觉很过瘾。

等到洗澡时间,我身上的刺激终于停了,惩罚的时间也就到了。因为是每天任务,我必须保证睡眠,所以睡觉时没开刺激,没有刺激,惩罚也就没必要了!多亏了如此,让我终于能加入姐姐们了。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我们洗完澡,继续三国演义!今天的战斗好激烈,床单让我们三个弄得和水洗的一样。

惊喜的是,我发现肛门也能给自己带来快感,而且很强烈。事情是这样的:

当时俩姐姐已经高潮好多次了,我让她们休息,她们就和我继续喝酒。然后姐姐们撒酒疯,让我把她们绑在床上,双腿分开拉到床头,露出自己的阴户。

随后姐姐们让我用短鞭打她们的阴户,直到打高潮了才能解开束缚。说这是惩罚她们的!这个难度太高了!而且我刚才惩罚半天了,怎么还让我惩罚啊!何况刚才因为‘惩罚’她们,自己都没高潮!现在都快被欲火烧糊涂了!谁知道两具美妙的酮体在你身下娇啼承欢有这么折磨人啊!

“大姐,别难为我了,这个你没教过,我不会啊!”我哀求大姐。

“我也不会啊!怎么教你?!”大姐很光棍地说。

“要不大姐咱俩换换,你来打我们吧!”我继续请求,好像自己躺在那里,让姐姐为为所欲为。

大姐很痛快,用绑着的手那手机解开束缚,然后在手机上操作着,我心里这个美啊,终于流到我了!就在我准备过去,躺到大姐的位置时,大姐自己又躺下了!身体重新绑上,然后和我说:“好了!我设定了程序,不高潮无法解开束缚,而且半小时没高潮有惩罚!”

“啊?”我算明白了,俩姐姐高了!

“妹妹,快点啊,我下面好痒!!”二姐等不及了,扭动着屁股催我!

“唰~唰~”我手持双鞭,在空中舞动了几下,感觉自己有点像呼延灼。“啪”鞭子轻轻打了俩姐姐一下。

“哦”姐姐们同时娇呼,两个大屁股扭动着,让我目眩神迷。

“啪”我打的稍微重了点,嘴里抱怨道:“每次你们俩都和这么多酒,真是的!”

“哦,妹妹,怎么还替你主人心疼酒呢!?”二姐娇呼地说。

“啪”我用鞭子打断了她的话。

“哎呀,好疼,我不说了,妹妹饶了我吧!”二姐用最诱惑的语调说着,一听就是假装的,刚才几下就不是真疼!

“啪”我加重了手劲。

“嗯,三妹,这样不行,打重点!别老打阴唇,打阴蒂!”大姐终于忍不住了!

“我说过我不会嘛!啪!”我无奈地说着,轻轻打了二女阴蒂一下,我不敢使劲,这可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我舍不得打。

“三妹,没什么是天生就会的,你就当鞭子是手的延伸,那些技巧同样能用,你要自己琢磨!”大姐继续教导我。

“嗯!”我忽然茅塞顿开,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妹妹,别用别的,我们宁可受罚,也不愿破坏规则!”二姐太了解我了!居然猜到我的心思,把话说死了!我本来就没想用鞭子解决问题,不就是30分钟高潮嘛,我有的是办法。但现在不行了,我只能认真对待。

“啪”黑色的鞭捎落在二女嫣红的阴蒂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有一种凄艳的美感,我没有抬起鞭子,而是顺势下滑,略过二姐的阴户,鞭捎陷入了二女的阴唇,还翻转了一下。“啊,哦~~”二女发出了一连串娇呼和呻吟,屁股微微颤抖,我知道这回是真的,我也太了解她们了。

 “啪”“啪”我越来越有心得,动作也越来越流畅,二女的呻吟和娇呼几乎连起来了。而二女的阴唇和大腿内侧也被我打红了,阴蒂更是娇艳欲滴,被我打得越发充血勃起。

我知道疼痛也能引发快感,而且这种疼痛和快感的混合难以描述,至少能让我们这类人深得其三味,迷恋沉迷。同时我也深知大姐和二姐对疼痛的忍耐力不同,所以现在我对女人的鞭打也不同,二姐打的多些重些,大姐更多的则是挑逗拨弄,尤其是拨弄她那娇艳的小豆豆,总能让大姐身体一阵阵乱颤。

结果只有10多分钟,我就让她们先后高潮了!而且都叠浪了一次。要不是同时伺候两人,应该还能更多!毕竟疼痛引发叠浪很容易。等二女高潮结束,我放下鞭子,趴在大姐的胯下,观察着她的阴蒂。虽然大姐的阴蒂我以前见多了,但基本都是在意乱情迷的时候。而刚才我是清醒的,而且由于要想办法让二女高潮,我很注意她们的这些位置。所以看的很仔细。

“咦,你看什么呢?”大姐恢复过来时本来想解开束缚的,看到我奇怪的举动,停下问我。

“大姐,我发现你的阴蒂很好看!”我痴痴地说。

“是吗?让我看看。”二姐一听也来了兴趣。

“有什么好看的!”大姐的话难得点不好意思的感觉。不过她把二姐解开了,却没法自己解开,就这么让我们观赏她的阴蒂。刚才是大姐设定的程序,所以只能用大姐的手机打开。

“嗯,才注意到,是很好看!”二姐凑过来说,还剥开自己的包皮,和自己的对比着。

“大姐等等啊。”我说着找来紧固环,把大姐的阴蒂束缚住了。

“嗯~”大姐轻吟了一声,刚才的鞭挞让她的阴蒂太敏感了!不要也不至于出声。

“我离开的时候一定要解开啊,我上班可不能分心。”大姐没有别的反抗,只是嘱咐我。

“我没锁,你随时能开!”我知道大姐是医生,上班时可不能开玩笑。

“哎呀,大姐这么说,就是想让你锁上啊!”二姐说着用自己手机把大姐的紧固环锁上了。

“鬼丫头!还是你精!”大姐说着二姐,没有一点嗔怪的口气。

“不过,大姐,你的阴蒂为什么和我们的不一样啊?”二姐说着还用手摸着大姐的阴蒂。“嗯~~不~~~嗯~~~知道”大姐呻吟的都没法说话了,二姐本来是无心的,但听到大姐的呻吟,立刻就变成了有心。我看着心痒难耐,却插不上手,阴蒂的位置太小了。

“啊!”大姐最后让二姐揉高潮了!二姐也不为己甚,等大姐高潮消退就离开了手,这给我了机会,终于轮到我了!先轻弹了大姐阴蒂一下,然后继续揉~~大姐叠浪了!我和二姐轮流着让大姐叠了好几次,才不舍地停下。因为我不知道刚才的鞭打会不会造成暗伤,现在怕揉坏了,但很明显,鞭打让大姐的阴蒂更敏感了。

“呼~”大姐缓了半天才能移动,把自己放开,然后对我们说道:“你们真狠心,我那里还疼着呢,就又被你们弄,折腾死我了!!”

“啊?大姐,那里没受伤吧?”我一听也紧张了,赶紧询问。

“怎么会,我挨的更重都没受伤,大姐就更会不了,你放心吧。”二姐接口说道,也给子戴上了紧固环。

“死丫头,就你明白!”大姐溺爱地点了二姐脑袋一下。

“对了,大姐,下午时你们还有什么节目给我啊?”我赶紧岔开话题。其实我特希望躺下,让大姐也打我阴蒂,然后再拨弄它。但我阴蒂上有笼子,虽然刺激停了,但也不能解下来,要等整个任务结束才行。所以只能放弃。不过我也必须把话题拉到我身上!我还等着高潮呢!

“哦,这个啊…”大姐沉思地问:“你是想让我们说呢?还是让我们做呢?”

“做做。”我高兴得跳下床,拿来颈手铐交给大姐,然后背过身,双手放到了背后。

“你终于着急啦!”二姐一边调笑我,一边也去拿东西,

“能不急嘛!”我说着已经被锁上了,双手高吊在背后,胸部高挺,仅仅是这样都让我有种满足感。

“下午是大姐不好,现在补偿妹妹,一定会让妹妹满意,但过程就不演了啊!”大姐说着把穿戴式假阴茎穿到身上。

“啊?真是这个啊?可这样不就暴露了吗?”我本来不同意,想让她们加上表演的,但一想都识破了,再表演也没意思,就没坚持。

“用这个。”二姐的话从身后传来,然后我眼前一黑,眼罩被套到头上。

“呀,阴蒂好敏感,大姐,咱们可没想到这个呀!”二姐应该已经穿戴好了,在我身后给我带眼罩时,我感觉有东西碰到我,应该就是假阴茎。因为二姐的阴蒂被束缚着,假阴茎带动了护带去撞击阴蒂,才会这么说。这样她在抽插时自己的阴蒂也能受到刺激。

“可假的能和真的一样吗?我不就发现了吗?”我配合着二姐的动作,把眼罩戴好,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了。

“切!”大姐接过我的话说:“你见过真的?”

“呃…没有!”我老实地说。

“那你怎么知道不一样?”大姐调笑我。

“哎呀~大姐!”呃不好意思了!现在想想,如果眼睛被蒙上了,还真应该发现不了。

“哎,设计了那么久,居然被识破!以后再也不干了!!”大姐应该也穿戴好了,来到我面前,拨弄着我的乳头。

“哦~~是我不好,大姐,以后可别…哦~~…别不干了啊,挺有趣的!”大姐每拨弄一下,我都娇呼一声,虽然乳头带着笼子,没法揉捏,但整个拨弄还是可以的。我本来就积攒了大量欲火,这下更是被烧的难以忍受了。

“免谈!每次我都没好下场,这事没商量。”大姐立即决绝地说。

“呃…哦!”我没话了,还真是!不过想想也是,要是下次我真伤到大姐就不好了,这次就差点。

 “对了,大姐,哦~你怎么有枪的?”想到下午的经历,我忽然想到那把枪,不怪我现在才想到这个问题,有两个大美女当前,谁能想到枪啊!

“假的,高仿,看来你真没摸过枪,拿到居然都不知道那是假的!轻多了呢!”大姐笑着说。

“哦?大姐摸过枪?”我忽然抓到重点了。

“是啊!我在美国有枪的。但来英国就没了,毕竟法律不一样嘛。”大姐无所谓地解释。“大姐,你骗我!!迷宫时你说没开过枪的!”我气愤地说。

“啊?那么久的事情了你还记得?那事不是过去了吗?”大姐哭笑不得地说。

“大姐,你怎么…哦~~有枪的啊?”我忽然好奇了,大姐一直在拨弄我的乳头,一直不进入正题,我快忍不住了,只能找话说。

“送的。”大姐解释后我才知道,枪是大姐父亲送的,她父亲是警察,所以送闺女的礼物都这么特别。这时我更佩服大姐的主人了,警察的闺女也敢收做奴隶,美国人真有作死精神啊!!

“咦,二姐呢?”我们说了半天,都没听见二姐插嘴,我有点奇怪。其实我是着急啊!怎么还不开始!!

“呜呜”一边传来呜呜声,是二姐,她把嘴堵上了,怪不得不说呢。

“你二姐现在和你一样绑着,嘴堵着。理由嘛,就说你这样性感,所以我也同样绑她了。”大姐解释着,拉这我的乳头,让我跪在床上。

“这样缺了好多情趣呢,哎,我临场发挥吧!”大姐绑我摆好后,抱怨道。

“都是我不好!大姐,我的嘴要不要也堵上啊?”我赶紧转移话题,这样的确不伦不类的!没法融入感情啊!看来很难体会到感情融合了。我心里遗憾,但也没办法,毕竟就算我当时不解开自己,知道了大姐身份也没意义了!

“啪”我正想呢,屁股上就挨了一鞭子,打得好重,我一下就有了感觉,娇呼一声!

“臭奴隶,想把嘴堵上,那有这么便宜的事,我要让你为自己的冒犯付出代价!!”大姐的话语忽然变的严厉。

“大姐好棒!啊!主人,奴隶错了,奴隶再也…啊!不敢了,饶了奴隶…啊~~”我赞了一句,赶紧进入角色,心里佩服大姐,居然一下就想出剧本了,这下感觉真实多了!!

“哼!饶你!想得美!”大姐的鞭子不停落下,我兴奋的已经浑身颤抖了!

“你的话太多了!”大姐说完,我就感觉嘴被什么东西顶住了。还没等我有什么感应,自己的两侧脸颊被手捏住,力量很大,我被迫张开了嘴,然后一个东西就伸进了我嘴里。

“呜呜!”因为嘴里有异物,我只能发出惊讶的呜呜声,我知道自己嘴里的是假阴茎,我也口交过多次了。我惊讶的是,这个假阴茎居然滚烫!刚进嘴时还真让我惊讶了一下呢!我这时才想起来,真家伙是有体温的,肯定比假阴茎的温度高!但我根本想不到这个,如果当时不知道是大姐,我肯定以为这是真的。何况还有这种滚烫的感觉!

“哼!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大姐又打了我一下。

“呜呜”我疼得呜呜叫着,心里奇怪,大姐怎么动了两下就不动了啊!

“舔我!”大姐下令,然后不等我动作,又接着马上说:“还敢反抗!你忘了教训吗?”我正奇怪呢,耳边就传来二姐“呜呜”的叫声,叫声很尖,感觉很痛苦!

“呜呜”我赶紧开始舔。我看不见,不知道大姐和二姐是假装,还是真的,但我不敢赌,也不能赌,为了我自己也要如戏啊!同时我也佩服二姐,如果是假的,这叫声装的也太真了!

“笨蛋,你是狗吗?舔得这么差劲!!”大姐怒道,然后我又听到二姐的呜呜声。这次我知道二姐是装的了,因为从二姐的声音判断,大姐够不到二姐的!而且我也没听到鞭子声,大姐这时总不至于用手机惩罚二姐吧?

“这是警告,如果你不好好干,你姐姐会知道我厉害的!”大姐厉声说。

“呜呜。”我着急了,我不会啊!!大姐教导我们的都是对女人的,没对男人的啊!!我想解释,但头刚后仰就被大姐抓住了头发。

“你敢吐出来试试!”大姐厉声说。

“呜呜”我微微摇摇头,不敢动了。

“用舌头,包裹住龟头,转圈!嘴张开点,让我看见你的舌头…”大姐居然开始教导我了!

“对,就这样,围着冠状沟….”

“嗯,那个就是尿道口,舌头伸进去….”

大姐的教学没太久,但我已经把大姐惊为天人了,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啪!”屁股上又挨了一鞭子,然后大姐骂道:“笨蛋,学都学不会,看来要给你点教训!你,过来,干她屁眼!”

“呜呜”二姐叫着。我乳房忽然挨了一鞭子,好疼啊!“照我说的做,你不希望她为你受苦吧?”大姐威胁的话语,应该是对二姐说的。

我是跪着的,但因为口交,上身是直立的,这时后背挨了一鞭子“把你淫荡的屁股撅起来,让你的好姐姐干你!”

“呜!”我赶快反弓后背,撅起屁股,嘴仍没离开假阴茎。肛门传来异物感,然后一根滚烫的假阴茎插了进去,好粗啊!这时二姐特意选的?!

好烫,好粗啊!肛门传来撕裂感,但不严重,接着是饱涨感,直肠被胀满了!

乳房上又是一鞭子,“动啊!这是警告,下次我不会提醒,直接开枪了!”大姐的话说完,我头上被什么东西戳了戳。应该不是枪,枪还在客厅呢!应该是鞭把吧?我正想呢,身后的二姐动了,肛门被抽插的让我呜呜叫了起来,不是难受,而是舒服的!!

俩姐姐的表演太真实了,我的欲望完全被钩了起来,早已欲火焚身,不能自已了。但舔那个假阴茎无法让我产生快感,现在肛门的抽插终于有快感了,而且是非常强烈的快感。我从没想到自己肛门能产生这么强的快感,不同于阴部的快感,这是一种钝涨但强烈的快感。异样的快感让我满足地呻吟起来。

“谁让你停下了!?”我正享受呢!大姐的责问传来,同时身后传来呜呜声,应该是二姐又受到责罚了。我赶紧再次运动舌头。

“还是那么笨!算我,我自己来!用嘴唇包裹住我的家伙,用力!”大姐说着,抓住我的头发,嘴里的假阴茎一下捅进了我的喉咙。

我紧紧用嘴唇包裹住假阴茎,假阴茎的进出让嘴唇发麻,而喉咙的感觉更强烈,好久不练了,又出现了呕吐感,而且我发不出声音了。虽然口交不能让我产生快感,却能我出现强烈的受虐感,这同样让我享受!

“笨蛋,收起你的牙齿,再让我感到硬东西,我就爆开你姐姐的头!”

“你这懒奴隶,没吃饭吗?用力点,我要每次都听到你撞击她淫荡屁股的声音。”

“对,狠狠干她,快点,再快点…”

“你感觉恶心吗?你要是敢吐出来,应该知道我会干什么!”

大姐不时喝骂着我和二姐,我身上不同地方不时传来鞭打的疼痛。而在这期间,我的肛门和嘴不断被抽插,力量都非常大。俩姐姐的动作一致,身后二姐把我向前撞,身前大姐把我向后撞,她们同时的撞击,让我的身体只能一缩一缩的,随着她们的节奏摇动。而我双手被缚,无法用力,完全控制不了自己身体!

肛门的抽插让我快感聚集,虽然聚集得不算快,但加上大姐话语的刺激,身上不知何处会受到的鞭打,都让我迷失其中。这种舒服的感觉让我想呻吟,但喉咙里的假阴茎让我叫不出声,加上恶心感,头部被控制来回抽插的屈辱感,这些强烈的刺激如同催化剂般,加速着下体快感的聚集,让我很快就意识不清了。

以前意识不清后很快就会高潮,但这次持续的时间很长。我虽无法思考,但能有更长时间感受这多姿多彩的刺激,我心里在呻吟着,舒服的呻吟,享受着这一切。肠道里出现了便意,我下意识地收缩肛门,收缩腹部,想缓解这股便宜,但毫无作用,便意反而越来越明显,这种感觉让快感更加强烈,也让我意识更加模糊!

终于,我感觉自己就要高潮了!我要为高潮做准备,我想仰头,但被抓住的头发阻止了我!我想叫喊,但嘴里的假阴茎阻止了我!我想绷紧身体,但前后的撞击阻止了我!只能双手握紧,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

就在这时,嘴里的假阴茎忽然拔出去了,头发也放开了,我刚想叫喊,脸上忽然感觉道有滚烫的液体。像被滋水枪射到我脸上的热水,力量很大,一股股的!唯一区别的脸上的液体粘粘的!

颜射?!我刚有这么个念头,自己就高潮了。高潮很强烈,虽然我没失去意识,但仍迷迷糊糊的,而且没了头部的控制,我尽情地仰头呻吟着,享受这难得不被打断的高潮!

一天的欲望不是一次高潮能解决的,高潮刚过去,我就呻吟着:“我要…”继续索取。于是刚张开的嘴里立刻被塞进了东西,前后夹击继续….第二次高潮时,前后夹击没有停止,我发不出声音,身体做不了反应,除了背后的双手不停开合,什么动作也做不了。然而,这仿佛能加强高潮的强度,让我身体出现了微微抽搐!

第三次高潮来了更快些,因为便意更强了,那种无法宣泄的便秘感让我体验到了无力感,而肛门和喉咙都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更让我感受到强烈的受虐感,更多感情的混合,让高潮更强烈,我失去了意识!

清醒时耳边传来大姐的声音,“休息会吧,我们累了!感觉怎么样?”

“嗯,感觉很好!大姐演的真好!”我称赞着大姐,同时喘息地问出心里最大的疑问。“大姐,真家伙这么烫的吗?”

“哎呀,你应该屈辱的不说话,或者屈服的恭维我!这么问出这种话!真不配合!不过我也不知道,我也没碰过真家伙啊!”

“啊?那大姐还能这么厉害?”我惊讶之下没多想,话脱口而出。

“假的一样练习啊!”大姐气得重重戳了我脑袋一下。

“对不起,大姐,奴隶错了,请继续惩罚!”我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入戏。

“哼!看你给你教训还不够!”大姐说着,把我放开,然后牵拉我被笼子套住的乳头,笼子能保护乳头不被揉捏,但对牵拉就无济于事了。

“啊!疼!”我叫着,疼痛迫使我跟随着牵拉的方向移动身体,然后感觉大姐仰躺在床上,自己则跨过了大姐的身体,骑在大姐身上。然后阴道感觉被异物顶开了!我坐在了大姐的假阴茎上面。

“自己动,这个你应该很擅长吧?给你2分钟高潮,不然我会电击你二姐,我拿着手机哦!”大姐的话传来,我不知道真假,但已经开始上下耸动了,身体的欲望依然强烈,我需要发泄,自然抓住每个机会,大姐会不时拍打我的乳房,或是弹下我的乳头。结果我提前完成了任务。

“果然很淫荡啊!这次1分半,开始!”

“这次1分钟,开始!”

“这次半分钟,开始!”这次我失败了!我都连续高潮3次了,半分钟跟本不可能嘛!

二姐的呜呜嚎叫传来,我还没来得及心疼,自己乳头就被大姐抓住了,向下拉去!我被迫俯下身体,几乎贴到了大姐的身体,

“笨蛋,真没用!你,过来,替我教训她,干她肛门!”大姐的话传来。

“不,不,”我赶紧摇头拒绝,因为这时我仍坐在那根假阴茎上,由于身体俯下,阴道里的假阴茎向背侧顶起,已经让我难受万分了,这时要是肛门在进来一根,那他们还不撞在一起啊!

我的拒绝注定没用,我直接感到了肛门被侵入,然后是剧烈的抽插,我能感觉到两根假阴茎在我体内不停地碰撞着,引起阵阵疼痛。这次我嘴里没阻碍,发出了大声呻吟。

“不许叫,咬着!”我感到嘴边有东西,虽不愿意,但也必须服从,我咬住了那个东西,是短鞭,我横咬着短鞭的杆。这东西不是口塞,不能阻碍发声,顶多给我个提醒。我只能自己忍住,不发出声音。

然而,自己阴蒂的笼子忽然被弹了一下,突然的刺激让我“啊”地叫一声,身后马上传来二姐的呜呜声。

“你以为这么简单吗?刚才是警告,记得闭上嘴!”大姐说完,我下体又被弹了一下,这下我记住了,没叫出声。然而这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下体被连续弹击,一阵阵快感的电流冲击着我的神经,我忍不住了,想躲闪,但阴道里的假阴茎如同钉子一样,牢牢把我固定住,分毫移动不得!

我拼命地摇头,但没用,乳头仍被拉着,我直不起身,身体无法移动,躲不开大姐魔鬼般的手。这还不算,那只手忽然改变了方式,捏住了我的阴唇,用力的拉扯,“啊!”我终于忍不住叫出声了!二姐发出呜呜声,鞭子又塞进我嘴里。

“真没记性!”大姐不屑地说,手指更加不老实了,不是阴蒂,就是阴唇,甚至还伸进我的阴道,从假阴茎的缝隙硬挤了进去。我拼命忍受着各种挑逗,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已经没经历去管体力的快感了,于是高潮降临了!

等高潮过去,我终于摆脱了固定我的那根假阴茎,嘴里的鞭子也没了。然而大姐的话再次传来:“真够淫荡的,既然这样,就让你姐姐帮帮你吧!”

“你,干她阴道!快!!”大姐对二姐下令。

“呜呜”身后传来二姐呜呜声。

“你敢拒绝?”我的双乳传来疼痛,被大姐打了一鞭。然后两个乳头被聚拢到一起,一只手拉着我又趴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而这时我也明白二姐为什么拒绝了!她那根假阴茎干了我肛门很多次,上面不知道粘了多少屎,现在居然要用这个来干我阴道?!!

“你是希望我杀了她吗?还是你想死?”大姐冷漠的声音传来。

“二姐,来吧,来干我!”不知怎地,我就说出了这种话。不知道是出于对大姐的信赖,还是出于对二姐的维护,亦或是我欲望太高,不顾一切了?!

阴道终于被插入,快感传来的同时,我也意识到那根假阴茎上沾着自己的屎,而现在这些屎正在我阴道里摩擦!我忽然感觉自己好脏,心里升起悲哀。这是一种新的感情,同样快速融入了快感,这让我的悲哀感越来越强,快感越来越多,这次高潮是最剧烈的!

等我清醒过来,眼罩已经摘掉,身体在余韵中痉挛着。我在大姐怀里,我能碰触到大姐胯下的假阴茎。二姐在我对面,没有口塞,没有捆绑,手里拿着两个假阴茎对我晃呢!!

“我们演的还行吧?”大姐嬉笑着说道。

我想了想说:“哎,我后悔了!”说完二姐笑声传来,我才意识到,这句大姐说过。

“我是说,我不该识破你们的!”我赶紧解释。

“后悔是没用地,我们一会再多补救几次就可以了!”大姐用老年人的话语说道。

“对了,你们是怎么做的?”我知道二姐刚才都是假装的,但其他的呢?

“张嘴!”二姐说着吧手里的东西指向我,我就感觉一股热流射入我嘴里。尝了尝,是糊糊!

“这是….”我看向二姐的手,她拿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糊糊,有一个小孔,挤压时就会喷出糊糊柱。

“用那个加热就好了!”二姐指着地上一个洗脸盆说。

“哇,你们真聪明!”我赞叹道。

等我恢复了,大战再次开始。我们一直折腾到天微亮,等大家都筋疲力尽了,才洗浴睡觉。反正今天休息,我们决定睡到自然醒!为此我们把叫醒电击都关了。睡觉时我们给大姐全身装备好,绑在床上,身上的刺激随机开启,就这样让大姐睡觉,估计大姐会很喜欢这次睡眠的。而我和二姐和大姐一样装备,再把两个人绑在一起,大家在二姐的歌声中入睡了。从此以后,我又喜欢上了肛交。

当我睡得朦朦胧胧时,忽然被身上的刺激惊醒了,乳头和阴蒂的刺激让我挣扎了一下,才发现被绑着呢!这才想起我还有任务呢!现在应该是任务开始的时间。

“怎么了?”二姐被我弄醒了,模糊地问我。

“嘘,小声点,别吵醒大姐。”我小声说道。大姐能多睡会也好,没准什么时候刺激一开,就睡不了了。然后悄声告诉二姐身上刺激的事。

“哦!昨晚玩的太累,我都忘了这事!”这时大姐的话传来。

“对不起,大姐,把你吵醒了!”我不好意思地说!

“不是你,是…是刺激开启了!!”大姐说话时已经开始呻吟了。

“哦,那大姐好好享受,我们不打扰了!”说完我们就在大姐美妙的呻吟中入睡了!那天我们一直睡到天黑。那天我们都没睡好,大姐的呻吟声每次都把我们吵醒。那天我居然在刺激下睡着了,一直在做梦,春梦!

+2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Sixiangzhe222            

One thought on “庄园奴隶 第二部第三章”

  1. 太好了又更新了,作者大人您辛苦了要注意身体健康,保持这个更新量就可以了。红心不知什么原因点不上

    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